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七十七章 意想不到

“说的这么玄,你怎么肯定那就是十二面*阵?”丘高义问道,这阵法可是自开始就没有露过面的。

“我可没有说这是十二面*阵。”战文石一笑,颇有些无赖的说道。

“战老头,不就是赢了一场吗?你这么得意干什么?这阵法也不是你布的,诶我就好奇了,把你扔进去,你说你能不能全身而退啊?”丘高义略有不爽的看着战文石。

“我只说有这么个阵法叫十二面*阵,可没说王紫的阵法就是,十二面*阵是五阶高级阵法,岂是那么容易就布出来的?据我猜测,王紫是自行演变了十二面*阵,现在的阵法应该秉承了十二面*阵的原理,但阵内具体什么情形,我也猜不到。”战文石看似很不负责任的说道,让竖着耳朵听的众人一阵气结,等了半天就等来战文石一句不知道啊!

“自行演变迷阵?这跟创造一个迷阵有什么区别?再者,能在原阵法的基础上演变,说明王紫本来就对十二面*阵了如指掌,这可绝对不是巧合吧?”井缘疑惑的开口。

“呵呵,还有两个阵法,是不是巧合很快便知。”欧阳侨倒是笑呵呵的说道。

“或许是一个阵法呢。”战文石却幽幽的说道。

“哼……”战文石的话刚落,柯雅志就冷哼了一声,但被大家选择性的忽略了,柯雅志万万想不到第一局的比拼就这样几乎没有悬念的输了,心中憋了一团火,却也知道现在发不得,没有继续出言讽刺就够好了,别指望他有好的脸色。

“演阵院第一局用了迷阵,接下来一定不会继续用迷阵,只要不是藏头露尾的阵法,想让道兵院连输第二局,战院长觉得可能吗?”柯雅志似乎是受不了战文石那副春风得意的样子,想提醒他不要高兴的太早。

“是是是,柯老说的在理。”战文石嬉皮笑脸的说道,这样不反驳的应承,反而让柯雅志更气,这让他觉得战文石根本就是在敷衍他。

“雅志,只要是比赛就会有输赢,你身为道兵院的副院,何必如此不镇定?”丘高义笑着开口,眼神却是没有看柯雅志。

“是,是雅志糊涂了。”

柯雅志心中一凛,拱手说道,别看丘高义如此谈笑间开口,柯雅志却清楚的很,丘高义从不说重话,如此小小的劝告已经是相当于警告的话了,警告他不要一再将道兵院副院长该有的风度忘得一干二净!

“再拖下去已经没有什么意思了,不弱开始下一场。”丘高义点点头,似在跟自己说,也似在通知道兵院其他授课先生,话落,身影陡然消失,再看时已经出现在道兵院众弟子前方,道兵院其他先生明了丘高义的想法,也飞身离开评委席,院长都下去了,他们怎好继续站在这里?

碍于丘高义方才的威压,道兵院的弟子颇有不满也不敢再制造混乱,此时见丘高义亲自下来了,身后还有一应道兵院的先生,众弟子立马安静了。

“两个半时辰已过,道兵院弟子没能破演阵院弟子所布阵法,本院宣布,第一局,演阵院胜!”丘高义顿了几秒才扬声开口,浑厚的声音足够让在场所有道兵院、演阵院、围观众弟子清晰的听到。

丘高义一宣布完,人群中顿时炸开了,各种各样的声音都有,演阵院的人用尽力气欢呼着、发泄着,有多久多久没有过这种激动人心的时刻了?那种热血直冲脑门的感觉,他们几乎忘记了!可是现在,现在他们赢了!演阵院赢了道兵院,今天回去后,他们睡着一定也会笑醒的!

“丘院长、战院长,可否让我们一睹演阵院阵法的真容?”

“此阵如此玄妙,两百地玄期修士亦陷在阵内,可否让我等见识见识?”

“张院长,可否让我等入阵一试?”

“……”

演武台下观摩的众弟子则是此起彼伏的要求着,道兵院就这么输了,可他们还完全不知道演阵院布的是什么阵法,这让他们如何淡定?要是战文石不答应,他们非得让心里的好奇心折磨的不能好好练功啊!

“丘院长、战院长,弟子也请求一睹阵法真容,就算宣布我们输了,也要让我们输的心服口服!”赵元蝶上前几步,亦拱手向丘高义和战文石要求,然后是道兵院众弟子整齐的附和声。

“所有弟子稍安勿躁,本院和战院长都知道你们好奇,在这里等了三个时辰,胜负已分,本院又岂会不满足你们如此合情合理的要求?本院已经于战院长商量妥当,稍后战院长便为大家解开这阵法的面纱!”丘高义抚了抚须,安抚的向众人说道。

“多谢战院长!多谢丘院长!”

经丘高义这么一说,众弟子眉头一松,有些激动的说道,就等着战文石接下来揭秘阵法的关键时刻。

不知道什么时候也飞身下来的战文石叉着腰斜了丘高义一眼,他们什么时候商议妥当了?丘高义啊,表面道骨仙风,实则是不折不扣的老狐狸一枚!

“战院长,请吧……”丘高义呵呵一笑,一甩拂尘,转身做了个请的手势,示意战文石该去破阵了。

战文石没有跟丘高义客气,晃悠着超前走去,反正是丘高义先算计他的,他没有当众拒绝已经是他心情极好了。

“战院长啊,你要破阵吗?”井缘上前问道,笑的有些讨好,如果战文石入阵的话,他也想跟着进去看看啊。

“你猜啊……”战文石吊儿郎当的丢出一句。

“这、战院长您行事有别于我等庸俗之辈,在下怎能猜得到啊,还请战院长示下啊!”井缘一顿,随即笑着说道。

“井缘啊,你也老大不小了,怎么还这副油腔滑调的口舌?”战文石嗤笑一声说道。

“亥,修道之人哪在乎年龄大小,战院长您还是告诉我这阵法怎么回事吧,不然我总不能问王紫那小丫头吧,十句话能哄的她点个头都是好的了,您可得满足我这颗对对阵法求知若渴的心啊!”井缘也不‘在下在下’的自称了,因为战文石的一句笑言变得轻松很多,战文石平时老没正行,但绝对是个不拘小节之人,你越是在他面前循规蹈矩,他越是不会搭理你。

“阵法的变化无穷无尽,会变的人才会赢,王紫选择十二人布阵,打败道兵院的并不是十二人本身硬性的实力,而是被十二面*阵放大了这十二人的能力,不出我所料的话,王紫是用这十二人代替了阵法的主禁制,被放大的十二种能力就是这阵法的十二面迷局。”战文石边走边说,井缘眼珠子缓缓的转着,用人代替禁制……怎么个代替法啊?果然阵法是门深奥的学问,他这个门外汉只能浅浅的听懂一部分。

众人止步在阵外,看着战文石接近阵法,大家都等着大开眼界看演阵院的院长破阵的时候,却见战文石叉着腰在阵法前大大咧咧的一站,做了个深呼吸的动作,而后只见战文石仰天一声大吼!

“王紫啊!可以出来了!丘院长已经认输,这一局我们赢了!快打开阵法!”

众人一口气卡在嗓子里,脑门上‘呱呱’的飞过一只只乌鸦,就连丘高义也抽了抽嘴角,他就说战文石怎么乖乖过来了,果然不会如他所愿,这么不在乎自己院长形象的人、也只有战文石了,他还想用激将法迫使战文石露一手,果然是、想太多了吗?

王紫自然听到了战文石的喊话,她作为阵眼,可以感知阵内和阵外的环境,现在时间也差不多了,王紫凝神,十二面内的人还没有清理干净,但既然道兵院的人已经认输了,继续下去也没意思了。

王紫变幻着手决,首先要解开跟外围刚阵的联系。

“有变化了!”

“那阵法动了!”

阵外,众人惊喜的发现那阵法出现了变化,外围亮起一个庞大的阵纹,很快,那阵纹凭空消失,众人争相看去,阵纹散去后的阵法中却是一片浓浓的大雾,大雾在以极快的速度消散,而众人在渐渐看清阵中的情形时,都惊讶的大张了嘴巴,口中无意识的发出惊叹的声音。

“这就是、十二面*阵?”丘高义也是一愣,站在战文石身边说道,看着个鬼斧神工一般的阵法,从渐渐散开的浓雾中看去,那好像海市蜃楼一般的场景,让人怎么都想不到,一个阵法竟然能够营造出这样的效果!

欧阳侨翻手变出一对骰子,放在与视线齐平的位置,又眯着一只眼看去,微微调整了一下骰子的位置,两枚骰子中只有一个顶点相接,立在空中,从欧阳侨的视角看去,却正好投影在了那巨大的迷阵之上!

却见那迷阵正如欧阳侨所持骰子的形状一般,是两个立体的空间,十二个面,中间只有一个顶点相接,十二面上到处都是复杂的阵纹,再细看时,却见十二个面内各有乾坤!

一面绿竹清脆,一面雷光电网,一面圣光普照,一面重影叠叠,一面红纱轻扬,一面声震碎石,一面赤火燎原,一面冰雪封山,一面满目黑沼,一面繁花似锦,一面黑雾弥漫,一面阵纹重重。

而奇怪的是,每一面都好像并非肉眼所见的范围,好像是无边无际一般!可不待众人看清楚,那让众人看的如痴如醉的十二面竟像被风吹散了的幻境,只一转眼就消失的干净!

十二面*阵的阵纹亮起,四周的阵旗也现出原型,很快,当阵纹消失的时候,阵旗也扑簌着散去了灵力,阵法由王紫控制着破了!

而当浓雾彻底散开的时候,众人更是难以置信的看着阵内的情况,却见演阵院的十二人双手掐诀站在最初的位置,竟始终没有变化过!而那两个两个立体的空间相接的顶点处,正是王紫所在的地方!

十二人陆续放松,惊喜的彼此对望,而于他们形成鲜明对比的却是一大片一大片狼狈的在东倒西歪的道兵院修士!

田武带的六十人早已被清理在外围的辅阵中,只是被封印了灵力,捆住了手脚,后来进去的两百多修士中有一些还在阵中挣扎的,在突然间脱离了阵法时还有些反应不过来,只是一个个形容憔悴,像是经历过一场可怕的战斗,若不是阵法突然间消失了,这些人也挺不了多久了!

“冷着干什么,还不把他们扶回来?”柯雅志低吼着朝身后的弟子说道。

道兵院的弟子也没想到会是这么狼狈的场景,田武和闻人阔陆续带去的将近三百人几乎是道兵院实力最强悍的三百人,现在竟然输的这么彻底!刚才发热的脑子突然间就有些冷静了,地玄期的人进去尚且如此,那他们进去岂不是分分钟就被秒杀了?

现在似乎才真正直面这场比拼,直面这个阵法,他们对演阵院的看法几乎根深蒂固,在他们的认识中,演阵院是烂泥扶不上墙,从一开始就不觉得演阵院会玩出朵什么花来,现在才忽然发现,就是因为这个认识,让他们彻彻底底的输了!

刚才那十二面*阵的震撼还在心中久久挥之不去,每一个面都是天罗地网,别说十二面,就算你再强悍,十二面轮番折腾你,不把你折腾死根本不会停!

众人心中的想法大多一致,都默不作声的快速帮助被困的弟子解开束缚和灵力封印,却尴尬的发现在,有人似乎还没有醒过神来,有的人面目祥和,口中像是吟诵着什么,却是他们无论如何都无法唤醒。

“把这些人集中起来,只有我能唤醒他们。”这时,青涩的声音响起,众人看去,却是一个清秀的少年,那少年有些腼腆的笑着,众人却一眼就认出了这少年,正是刚才十二人中的一个。

众人默默点头,将人集中在一处,那少年神色郑重的张口吟诵,只是声音含在嘴里,并没有让人听清楚,那少年掐诀的手中溢出一圈白光,很快笼罩了众人,离的近的人明显能感觉到那白光给人安抚的力量,好像很想在这样的白光中静静的冥想一般。

“好啊,这样的人都被你收去了!”

丘高义真的不淡定了,几乎吹胡子瞪眼儿了,光属性灵根的人何其珍贵!竟然这样悄声无息的选择去了演阵院!丘高义快速的找到了闻人阔的身影,却见闻人阔在不远处自行恢复,只是从他深深皱起的眉头和惨白的脸色还是能看出他的疲惫,刚才闻人阔就是落在了辛烁的迷面中,跟辛烁的梵音对抗了那么久,他现在神识疲惫之极,没有被催眠已是万幸!

“这等运气岂是你能羡慕得来的?”

战文石其实也吃了一惊,他并没有研究过演阵院新来的弟子,因此辛烁是变异光属性灵根的事情他也不知道,包括骆雨看似柔弱却是收服了地煞火,而她的同胞妹妹骆晴竟是变异冰灵根,邪彤用毒不着痕迹,恐怕那恍若天堂一般的迷面中无一不是致命的毒药,那修皇似乎是变异风灵根,一手寒风萧萧、石影重重使的出神入化,这样可怕的大型杀招,还好修皇有所收敛,不然今天的重伤的人太多可就不好跟丘老头交代了!

‘莫非真该是演阵院有此转机?’丘高义若有所思的想道,演阵院总共才新来五个弟子,每个人的能力却都是罕见的,尤其是以王紫为主,刚刚开始演阵院第一天生活,就这样一鸣惊人!

“子轩,你那点本事竟然可以这么用!怎么样?把他们打得落花流水的感觉怎么样?”

“哎呦妩月,从今天开始你绝对火了!看看那一个个看到你就流鼻血的修士,你快说说,你到底做了什么啊?”

“高思源,你种茶种出如今这么大阵仗,以后这‘茶思源’是不是就名副其实了?”

“哈哈哈胖妹,你以后绝对会多一个称号,就叫‘赫连吼’!看那些见到你就捂着耳朵跑的人就知道了!”

“……”

演阵院的弟子激动的围在那十二人面前七嘴八舌的说道,那十二人更是骄傲的昂着头,这一场胜的太爽了,他们从未觉得自己可以真么‘有用’!在上阵之前众人多少是不自信的,若不是王紫一次次的洞悉他们的心思,并且多次给予安抚,他们也不可能从头到尾镇静的完成手头的任务。

正在想着王紫,却感觉神识中与王紫的对接突然断开了,十二人同时看向王紫,这次合作已经结束了,现在竟是有些不舍了,却见王紫没有回到他们这边的阵营,而是走向道兵院的一人,众人看去,却见是一个男子、一个剑一般的男子!

那男子一身冷傲的气场,冷硬的面部线条,一双鹰眸嵌在那深邃的眼窝中,那样让人望而却步的气场,却在王紫接近的时候奇异的将王紫收拢在内,鹰眸看着王紫似乎也露出别人难见的柔软,王紫不知问了句什么,那男子轻启唇瓣回答了,二人的气氛却是出奇的和谐。

“那是谁啊?”演阵院的人不由的问道,好奇王紫怎么会主动走进这样一个人。

“他是王紫小师妹的朋友。”赫连妹说道,昨天报名的时候他们都见过的。

“他闯过了八个迷面,要是时间再长一点,不知道他会不会是第一个走出十二面*阵的人。”戎沛白说道,她负责迷面之间的传送,对这个人的印象很深刻。

“八个?很厉害吗?”一人问道。

“闻人阔只在辛烁小师弟的迷面中就差点栽了,你说他厉不厉害?”戎沛白眼睛看着那边,口中却道。

闻人阔带去的第二批人都是地玄期以上的修士,就连王紫也是在李战入阵之后才知道李战如今的修为竟已经是地玄期了,李战的身体和神识都在快速的继承白虎的力量,他成长的速度简直惊人!而且李战本来就是心如磐石之人,再加上现在他的神识愈发强大,迷阵在他身上很难起到效果,只要给李战足够的时间,他从这个十二面*阵走出来几乎是没有问题的。

“那是邪君?”李战在神识中王紫,虽然玄武有所猜测,但他必须从王紫这里得到准确的答复,不然他难以放心。

“唔,她是我的朋友。”王紫点头,明白李战问这个的用意,只是担心她而已。

“他是谁?”李战鹰眸看了一眼修皇,又问。

“修皇。”王紫道,心中疑惑,莫非李战看出修皇是魔族之人?

“魔界的人会出现在这里,你小心一些。”

李战鹰眸看着王紫,那双专注的眼睛中虽然依然冷然,王紫却能捕捉到其中特有的关心,李战一向很少干涉王紫的事情,似乎相信王紫能够处理好所有的事情,他只需陪着她、在她需要的时候出现就够了,只是现在他身在道兵院,才不免对王紫身边的人多加留意。

“我会的。”王紫点头,突然觉得身边嘈杂的人群很是碍眼,她只是跟李战说了几句话而已,议论声四起,各种各样的眼神也朝着二人看来。

“我先走。”李战伸手按在王紫的眉心,轻声说道,王紫抬眸,却见李战眼中极其细微的心疼,他不忍王紫有一点不适,哪怕是一点点。

李战转身走向了道兵院的阵营,王紫愣了愣,看着李战笔直的背影,突然有点讨厌这样分立阵营的感觉。

“他很不错。”一个声音在王紫身边响起,是修皇。

王紫收回视线,没有理会修皇为什么说出这样的话,径直走向演阵院那边。

“既然这么舍不得,干嘛不报名在一个院派?”修皇跟在王紫身后,却不打算放弃这个话题,王紫仍旧没说话,修皇挑了挑眉,侧头看了看已经远远离开的李战,他对王紫的影响力那么大吗?

修皇左边的唇角勾起,面上露出几许邪气,李战最后所在的迷面正是他的迷面,真是让他惊讶,一个人类修士会拥有那么强大的力量吗?逼的他不得不使用了魔气,若不是因为现在还在长天派,他倒是不介意跟李战大战一场。

李战应该已经察觉到他的身份了,本来以为因此他必须费一番力气,现在却觉得,李战或许根本不屑在他的身份上做文章。

修皇看着前面比他低了一头的王紫,这样时刻能看见她的距离,真是妙极……

“王紫小师妹,我们……”

演阵院的弟子自动给王紫让开一条路,簇拥着王紫回道演阵院的弟子中间,竟激动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除了激动,还有惭愧,他们从一开始就没有相信过王紫,到最后王紫却带给他们这样的惊喜!

久违的胜利!久违的热血!久违的期待!

“王紫小师妹,谢谢你!”

高思源破开人群,站在了王紫面前,王紫疑惑的看着高思源几度欲言又止的表情,却最终只用非常郑重的声音说道,王紫本想说这没什么,却见刚说完画的高思源背脊一弯,冲着王紫深深的鞠了一躬,不是礼仪,不是规矩,而是单纯的感激!

王紫退后一步,同时只手上拂,想用灵力托起高思源的身体,这样的感激太重了,她并不觉得自己有此功德,然而高思源却暗中用了灵力抵去了王紫的力量,愣是没有起来!

“王紫,你让我把话说完,我高思源,曾经最大的梦想就是在阵法上做出一番成就,三是年前,即便阵法已经被大家集体放弃,我还是报名了演阵院,就如演阵院的师兄弟们所说,我高思源平时就知道翻腾翻腾花草,泡泡茶,赌赌骰子,打打小架,却没想到自己的能力可以用的如此淋漓尽致!”

“三十年,就连家族都快忘了我高思源这号人物的时候,就连我自己都快相信,我就是块吃喝玩乐的料子,哪天没有了家族的庇佑,没有了长天派的光环,被一伙不知道是人是灵兽的人送入轮回的时候,你却唤醒了我,是你让我知道我高思源其实也不是个废物!”

“今天八十九个修士进入我的迷面,修为最低的也比我高出两阶,可无一例外的栽在了我的迷面中,你值得我最郑重的感谢,今天就是我高思源重生的时候!我高思源再此发誓,一誓,毕生研讨阵学,二誓,领王紫启示之恩,永世不与王紫为敌!若违此二誓,天地同诛!”

这一番话说的震惊的不只是王紫,还有经历过一系列打击的观众,眼看着那紫色的‘禁’字从天而降,高思源的誓言真的成了!

“我戎沛白亦在此起誓,一誓,毕生研讨阵学,二誓,领王紫之人,永世不与王紫为敌!若违此二誓,天地同诛!”

而在高思源的誓言刚刚结束,戎沛白就紧跟着发誓,紫色的‘禁’字再现!

“王紫小师妹,思源说的没错,你值得我们这样的感谢,今天是演阵院重生之日,我们都错了,当年战院长被逼停止了教授阵学,我们将如今一无所成的错误归结在战院长身上,却从来没想过我们自身的错误,就连我们自己都相信我们就是一群废物,一群垃圾,又怎么有资格怪怨别人?”

“三十年浑浑噩噩,只一朝涅槃重生,谢谢你小师妹!”

池天翰双手握拳,声音沉重的看着王紫说道,说完,却也深深的弯下了背脊,认识池天翰的人都知道,虽然池天翰大大咧咧,跟大家打成一片,却是最不服人的一个,他能在王紫面前做到如此地步,足以见得感激之情深重,王紫对他们无形中的影响竟是如此之大!

而在继高思源、戎沛白、池天翰之后,演阵院七十几人竟齐齐深深的弯下了背脊,王紫皱眉看着眼前一个个深深鞠躬的人,她只是布了一个迷阵而已,她有自己的考量和算计,可是却收获了如此多的信仰!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