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七十六章 亮瞎!这才是迷阵!

布阵本应是一件极其慎重的事情,最起码要再三演阵,要护法,要道具齐全,就好比一个装配精良的武器,私下准备好所有的零部件,阵师要做的就是组装好这些零部件,然后按动开关启动阵法,可王紫这所有的步骤都是当场完成的,众目睽睽之下,一直对演阵院抱有看戏态度的众人,在看到王紫那一个个复杂的禁制打出,一个个繁复的阵纹在嘈杂的环境当中诞生的时候,渐渐的演武台周围整个都寂静了!

王紫只一心一意的布阵,其实就是直接用十二面*阵她也未必布不出来,只是需要更多的时间推演而已,十二面*阵本是五阶中级阵法,放在这样的比拼中还是太过扎眼了,综合考虑之下她才将十二面*阵降低了一个品阶,演变为现在的四阶中级阵法,但道理大多一致,此时用十二人个人代替本来固态的禁制,反而更加冒险了些。

十二面*阵环环相扣,那她就必须让这十二个人完全听从她的指挥,不能出现丝毫披露,不然一个环节出错,就好比的坏了零件的武器,威力再大也坚持不了多久了。

不能用五行灵力布阵,速度慢了很多,王紫变换着位置,将阵旗内打入一个个禁制树立在特定的方位,布阵中的王紫极其认真,那行云流水的动作即便只是看着也是一种享受!

而随着布阵的进度一点点推进,评委席上的气氛也相当诡异,战文石双手垫在脑后,看似漫不经心,那双眼睛却是紧紧的跟着王紫的每一个动作,他自从走上修习阵法的道路也有几百年了,首次见到天分如此高的修士,那份布阵的从容和一切掌控于心的态度,让他仿佛看到了当年他的先生、五行圣人的影子!

井缘和百里城互看一眼,都暗暗心惊,今天本是来凑热闹的,却发现了这么一个天才绘符师!符箓和阵法本就有相通之处,都少不了必要的禁制,禁制的绘制无疑是符箓和阵法共同的难点,看着王紫以灵力代替笔墨绘制出的一个个禁制,那复杂程度绝不亚于绘制一个玄阶高级符箓的禁制!当日在对战血神蛛时就隐隐知道这女子是个天才,但没想到还是个符宝天才!更让他二人捶胸顿足的是、这么一个天才竟然流失在了演阵院!

丘高义停下了悠闲的抚须动作,心中有些久违的激动,让他这个修身养性多年的人也不敢相信,若是王紫真的拿出意想不到的阵法,战文石因此重拾演阵院,那不论今日输赢,演阵院重新回归长天八院、甚至重入门派大比也不在话下!阵学需要新鲜的血液推动,如果真的有希望辉煌再现,长天派一定会鼎力支持!

演阵院出去拿十二个人之外的所有弟子都看醉了!这么多眼花缭乱的禁制,他们什么时候也能做到这个程度?一开始不相信王紫,现在却只能羡慕的看着那十二人,然后说服自己好好护法,最起码自我安慰自己还是出了点力的。

等一百二十八枚阵旗全部落在相应的位置时,王紫站在阵法外围轻轻呼出一口气,确定没有需要再补充的时候,王紫飞身落入阵中,位于十二人的中央。

看到王紫的阵法已经进入尾声,众人更加屏气凝神的等着接下来的变化。

“她这是什么阵法?只要十二个人就可以了吗?现在十二个人的方位我们都已经牢记于心,就算她打入的禁制再厉害,也不可能挡得住我们,她是太自信还是太幼稚?”田武皱着眉看着王紫这一系列的举动,虽然也惊讶于她对于布阵的熟悉,但他总不能跟别人一样,沉醉在对手的手法中,这些步骤都是在他眼皮子底下完成的,还有什么优势?

“田武莫要大意,就算我们观看了全程的布阵,你知道她所布何阵吗?”闻人阔沉声开口。

“……或许只是她故弄玄虚。”田武沉思了半晌,却还是不相信的开口。

“她要启动阵法了,先看着吧。”赵元蝶说道。

“你们可都准备好了?”王紫在神识中问十二人。

“准备好了!”戎沛白说道。

“早已准备好。”邪彤道。

“没问题了,只是……小师妹,你完全不用灵石辅助吗?你是阵眼,你的灵气能支撑多久?”司空长歌有些顾虑的说道。

“这个你不必担心。”王紫只道,她既然敢担任阵眼,就会把这些想到。

“那好,且看我们如何戏耍道兵院的人,王紫小师妹,快开始吧!”旗子轩有些期待的说道。

“你们务必听我指挥,你们决不能离开禁制的范围,一旦有人入阵,这个迷阵就交给你们表演了!”王紫再一次强调,十二人慎重的答应。

却见王紫双手抬起,掌间聚集着浩大的灵力,越聚越大,半晌,王紫将那灵力猛地打入脚下,一层云雾一般的灵气从王紫脚下极快的向四周扩散蔓延!路过的阵旗发出阵阵白光,一个个复杂的阵纹在阵旗上显现出金色的线条,阵旗之间像是通了电一般极快的联系在一起,构成一大片让人眼花缭乱的线条!

而此时阵内风云变幻,云起雾动,狂风肆意,转眼间就模糊了视线,再看时阵内哪里还有那十三人的身影!而阵法的变化还在继续,众人大张着嘴看着这一系列惊人的演变,只觉一阵刺眼的白光轰然炸开,众人心中明了,这是阵法已成!

评委席上的战文石猛地坐起身来,同时丘高义、欧阳侨几人也极力的让视线盯着白光还未散去的阵法,想要看看阵法成了之后是什么样子,然而又是一波白光冲击而来,众人心中齐齐一震,这分明是又一个阵法!

王紫竟是同时布了两个阵法?或者这本来就是双阵?!

白光散去之后,演武台下聚集的几万长天派弟子拥挤着朝前看去,对此阵的好奇已经达到了顶点!然而众人揉着自己的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演武台,就在刚刚布阵的范围,哪里还有一顶点阵法的影子!

风吹过演武台,留下些许萧瑟,演阵院护法的剩余弟子还在呈半圆形分布在原来的位置,可是现在怎么都无法相信刚才还风云变幻的阵法如何凭空消失了!

“别过去!”有弟子忍不住想上前查看时,另有冷静的弟子即使喝止。

“我们退开,这才是王紫小师妹布的阵法,小心入阵!”一个弟子沉声说道,缓缓后退,众人一听,血液渐渐开始沸腾,压抑着激动齐齐后退,直退到评委席下才站定。

“……演阵院阵法已成,道兵院派人破阵!”就连丘高义都被王紫这一手惊的顿了几秒,这才有些后知后觉的向道兵院的弟子下达破阵的命令。

“她隐藏了阵法,现在阵法内有没有发生变化,我们还不知道。”赵元蝶慎重的呻吟响起,认真起来的模样颇有几分女子英豪的气场。

“就算再变,阵法的主体还是那十三个人,田武带人先去,入阵之后随机应变,但切记不要分散开来,遇到那十三个人要逐一击破,就算不能破阵你也要全身而退,我们必须知道这是什么性质的阵法。”闻人阔直接做了决定,他曾是演阵院的弟子,也是战文石的学生,在道兵院也颇有建树,是三人之中资历最老的弟子,也是三人推选的总指挥。

“既然是试水,我不好带太多人去,但必须是有些经验的,我带上届的六十名弟子前去如何?”田武点头,对于让自己打头阵这件事情再满意不过,他认准了王紫这只是表面看着华丽实则不堪一击的阵法,六十人已经相当谨慎了,而且都是上一届的弟子,对付十三个人绰绰有余!

“也好,给你半个时辰的时间,若是你出不来……”闻人阔斟酌着说道,虽然不太相信这个可能性,但却是不得不考虑到的。

“我一定能出来!”还不等闻人阔想出后续之法,田武就信誓旦旦的拍着胸脯说道,随即转身,一阵调兵遣将,选出六十人列阵出战!

“六十个人!只用六十个人破阵是不是太狂妄了?”演舞台下的众弟子看到道兵院已经派出了人,不禁相互讨论。

“照我说他们一定还摸不清演阵院葫芦里卖着什么药,才派一队人前去试探,但是看那阵法刚才的动静,阵成之时的威压根本不像是花架子,估计这六十个人得栽在阵法中……”另一人说道。

“谁知道演阵院这阵法到底是不是如咱们见到的那么威风?你看见道兵院带队的那个弟子了吗?在战院长还没有撒手不管演阵院的时候,他就是战院长的得意门生,跟司空长歌同是演阵院的宝贝,结果后来他自愿转去了道兵院,听说他的阵法造诣要远高于司空长歌,由他坐镇指挥,定不会大意为之啊!”有人看着闻人阔说道。

而此时田武已经待人接近了阵法的范围,却见田武祭出了一个阵盘,挥手扔进空中,打算试探一下阵法的虚实,最起码从这一点看,田武的确对阵法有些了解,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那阵盘在空中旋转了半晌,却是没有丝毫指示,那结果显示的意思便是、这地方根本没有阵法!

“闻人师兄?”赵元蝶不禁上前一步,惊讶的问身边的闻人阔,她也看到了田武阵盘上的显示,为什么会这样?田武的阵盘是个下品神器,至少能测出一个五品中阶阵法,可为何却对眼前的阵法没有反应?她绝不相信那是一个高于五品中阶的阵法!

“外围应该有一个辅阵,用以掩饰主阵,田武的阵盘无法测出辅阵的存在,那主阵的难度就可能真的很大了,我们还是大意了。”闻人阔也眯了眯眼,没想到演阵院真的多了一个劲敌。

“要不要叫田武回来?”赵元蝶征询道,既然他们的估算出现了错误,那要不要重新布局?

“不,想要尽快破阵就要先知道这阵法的虚实,以田武的能力,应该可以出得阵来,不至于一直陷在阵中,破阵的时间没有限制,我们可以慢慢来,料它阵法再厉害,也不可能将入阵之人一概困住。”闻人阔说道,并不改变主意。

赵元蝶点点头,不再说话。

而那边的田武,疑惑中也收回了阵盘,既然不能用阵盘破阵,那便由他亲自闯一闯吧!身后事道兵院弟子们震天的助威声,田武扫去了心中那微小的不确定感,伸手祭出了长剑,随即跟来的六十个弟子也同时祭出法器。

“我再说一次,进去之后不要分开!看到那十三个人也不要擅自攻击,一切听我的指令,你们听到了没有?”田武再次嘱咐身后的六十人。

“听到了!”那六十人扬声答应。

“好,我们进去!”

田武喊了一声,率先迈步进入了记忆中阵法的范围,而在田武谨慎的走了五步的时候,与他接触的空气中荡开一层像是水波一样纹路,田武的身影顿时消失了一半,像是卡在另一个空间中,田武顿了顿,即便这样也看不到阵法内的情况,现在退后是万万不可能的,随即长剑一横,挡在了身前,另一只脚也跟着上前,整个人消失在了原地,那能量波动也好像没有出现过一样,阵法恢复如初,像是等待下一个不明情况的猎物!

见田武已经进去了,剩下六十人交换了一下眼神,干脆的上前,很快,六十人齐齐消失在阵法中。

“啊……”

能清晰的听到演舞台下众人的感慨之声,只因那阵法掩饰的太绝妙了,六十个人消失,一点动静都没有,众人屏息凝神的等待着阵法中如何地动山摇的打斗,可在几秒钟、几分钟、一刻钟之后,那些人好像真的被传送到了另一个世界,完全没有声响!

闻人阔摩挲着指腹,面上淡定的看着前方,心中却也多少有些着急,田武还不出来,这是他没有想到的,阵法也没有因为六十人的进入而露出该有的破绽,若是半个时辰过去还是这样,那这试水的六十人岂不是白白搭进去了?

人手他们是不缺,可这刚一交手就错了一步,接下来的战术岂不是没有了参照?

且说田武一众人,尽管闻人阔和田武在入阵之前都强调了几次入阵之后不能分散,可是在刚刚踏进阵法之中,众人在白茫茫的大雾之中还没有看清环境的时候,只觉身体不由控制的离开了原地,田武也在其中,等田武明白了一进阵法就被迫分散的时候,咒骂已经无济于事了!

“呼……小师妹,我做到了!”戎沛白深吸一口气,在禁制中看着已经分散开的六十一人,她负责十二面的交叉传送,将刚刚入阵之人分散开是她的第一个任务!

“冷静下来!你现在是禁制,不要泄露你的真实气息!”王紫却沉声说道,戎沛白一顿,似乎能看到王紫那双眼睛中不容置喙的命令,心中一凛,知道自己有些兴奋过头了,深呼吸一口,凝神观察着阵中的变化。

“邪彤,锁定好田武的气息,第一时间将田武的位置通知我,戎沛白将田武引入司空长歌所在的面,司空长歌你来对付田武,要在一刻钟内拿下田武,剩下的人分批清理出阵!”

“是!”

“是!”

“是!”

三声应和,分别是邪彤、戎沛白、司空长歌。

田武本是被传送进了一片轻烟环绕的竹林,翠竹依依,清香拂人,田武站在那一望无尽的竹林之中,虽然布置的不错,但田武也只冷哼的一声,竟然是这么低级的竹林迷阵!

田武在竹林中走了许久,确定这只是一个单纯的迷阵而非附加了陷阵之时,才挥手释放出灵力,以此探查迷阵中的方位,直到此时他还在想,一个单纯的迷阵,他竟然浪费了那么长时间,果然是在故弄玄虚!

然而,田武眼中的不屑还没有散去,就突兀的转为震惊,本该是轻易测出灵力方位的他,却好像置身一个不存在五行的世界中,无论他怎么试探都得不到结果!而还没有等他想清楚缘由,又是一阵天旋地转,再睁眼是已经身处另一个地方!

原来是在田武气息出现的同时,邪彤已经将他的位置通知了王紫,王紫命令戎沛白控制着传送阵将田武传送到了司空长歌的面内!

“司空长歌?!”田武刚刚落地,惊讶的看着面前的司空长歌,如果只是见到人而已,田武本应该是高兴的,因为他终于找到了十三人中的一个,按照闻人阔之前说的,抓住一个突破口全力攻破,然而让田武惊讶的是、他见到的不只是一个司空长歌、而是几百上千个!

司空长歌会分身术这是长天派知道司空长歌的人都知道的,但司空长歌的分身术最多只出现过十八个,当初司空长歌就是以这虚虚实实的分身术完胜了一个高出自己一个境界的师兄,可现在,这立体的空间内到处都是司空长歌的影子,他连看都看不完还怎么下手?

“田武。”

似乎是出于礼貌,司空长歌淡笑着应了一声,然而几千几百个声音像是不断回响的魔咒,钻入田武耳朵的时候,直弄的田武神识一阵动荡,田武捂着耳朵在地上猛的转了几圈,视线中无一不是司空长歌的影子,田武咒骂了一声,紧闭着眼睛低下头深呼吸,竟又是迷阵!

田武封闭了听觉抬起头,努力让自己的神识放空,他太清楚,既然此迷阵是以司空长歌的分身术为基础,那他必须要在这些人中找出司空长歌的真身并且打败他,才有可能离开这个迷阵!

“先打了再说!”

田武咬牙道,意识到自己根本无从下手的时候,干脆随便找了一个方向攻了上去,长剑在那无数的司空长歌中肆无忌惮的横扫,然而令他惊异的是,司空长歌每一道攻击都是实打实的反弹回来的,并不像他想象中的只是影子!

本来是想投石问路,没成想让自己陷在阵中了!田武跟司空长歌的修为相当,现在却要让田武以一当百、以一当千,这显然不现实!在田武打了三十几招的时候就已经力不从心了!

司空长歌却是微微笑了笑,虽然他不介意再陪田武玩玩,但是王紫的命令是要在一刻钟之内拿下田武,接下来面对的人会更多,他必须将更多的精力用在准备接下来的战斗!

司空长歌加快了主动的攻击,直到将田武打倒在地,再封印了田武的灵力,这才将结果告知王紫,再由戎沛白将人清理出阵。

一刻钟的时间到了的时候,是个面内已经陆续传来清理任务完成的报告。

“你们抓紧时间恢复灵力,不要自满,这才是刚刚开始!”王紫在神识中向十二个人警示,不希望他们中的任何人因为第一场遭遇的胜利而忘乎所以。

“下一个闯阵的人应该是赵元蝶,戎沛白直接将赵元蝶传送至邪彤所在的面,接下来一定要速战速决,不要想着试探这个迷阵!”

半晌,王紫再次下达命令,众人也再次应下,同时心中佩服王紫,总是在他们念头刚起的时候就出口警示,好像他们心中想什么都瞒不过王紫一般,不过众人也明白此时大意不得了,经过了首次遭遇的胜利,他们更想看到接下来一路凯歌!

“田武陷在阵中了……”赵元蝶沉声开口,此时距离田武入阵已经快过了半个时辰,道兵院的弟子不停的要求再次入阵,围观的人情绪也很高涨,此时不仅是对这场比拼的好奇,更好奇那悄无声息的阵法,如若不是人家正在比拼中,他们真的很想亲自入阵见识一番!

“既然主阵被掩盖了,我带人入阵牵制主阵的力量,你尽快破了辅阵。”见闻人阔默不作声,赵元蝶思索了半晌开口。

“我想,让你先进去也只是消耗了我们的人而已,也许对方打的就是这个主意,他们的人数有限,阵法的容量一定也有限,不如……”闻人阔却否定了赵元蝶的提议,反而眼睛一眯,看向赵元蝶道。

“你是说我们一起进去?”赵元蝶秀眉微皱,对方只是十二个人的阵法,他们一起进去就算破阵了也会被这几万弟子称胜之不武的!

“怎么,你怕看到司空长歌输吗?”闻人阔突然道,本来冷静的面容牵起一抹刻薄的笑,破坏了那份沉着。

“闻人阔,你何必在这个是时候找事?”赵元蝶清冷的面上浮起一抹红晕,不知是因为气的还是因为羞的。

“我只是怕你在遭遇司空长歌的时候失去理智,这关乎道兵院的声誉,我怎能不看着你?”闻人阔盯着那张漂亮的脸看了两秒,才在神识中说道,只是语气仍旧带着刻薄。

“闻人阔,不冷静的是你,道兵院推举你我做这破阵的指挥,现在还不清楚阵法的情况,你却要跟我同时入阵,若是同田武一般情形,我们岂不是在第一个阵法上就输了!”赵元蝶深吸了一口气,努力让自己平静的跟闻人阔讲道理。

“我也再跟你认真的说一次,我们打了逐个击破的主意,对方又岂不是还以分瓣梅花的计谋?恐怕你进去也是有去无回,我只能等半个时辰后同样一无所知的踏进阵法!”闻人阔收起了那无缘无故的刻薄,沉声分析道。

“你是说对方料准了我们的战略?”赵元蝶诧异的问道。

“很显然。”闻人阔点头。

“……那我们,带多少人入阵?”赵元蝶暗自心惊,但不愧也是长天派的风云人物,很快就冷静下来,转而问道。

“闻人师兄,我们不尽快入阵吗?还要等到什么时候?”

“只是一个阵法而已,我们一起进去,就算什么都不做也能撑爆它了!”

“田武已经陷在阵中,时间拖的够久了,我们总不能一直拖着吧?”

“……”

道兵院的弟子纷纷建议,已经不愿意再等下去了,闻人阔皱了皱眉,田武的失利让本来从容道兵院竟然紧张起来,虽然还仗着人多的优势,但闻人阔深知这些人已经不冷静了,竟然还没有破阵就先涣散了人心!这是兵家大忌!

反观演阵院的弟子们则是一个个兴奋难当,抓紧时机动摇道兵院这里的人心,顺便为长久以来被这群道貌岸然的人小瞧的演阵院出口气,效果很显著,道兵院的弟子现在不能跟演阵院的弟子上演舌战,只能催促着闻人阔和赵元蝶早点破阵,他们好扳回一城!

“所有人安静!地玄期的弟子出列!”闻人阔扬声道,此时才意识到,道兵院人多反而是累赘了,他虽然在道兵院拥有不小的声望,却终究不是呼喝一方的人物,现在想要让这一万弟子全部按照自己的意思来谈何容易?

“地玄期的弟子出列!现在还在破阵,你们吵有什么用?既然推举我二人指挥,就请你们服从指挥!”赵元蝶运气将声音传出,身上的威压也一并释放出,虽然不比授课先生和院长的威压来的震慑,但赵元蝶也已经是地玄期四层的修士,还是让人群暂时恢复了安静。

虽然道兵院在场的弟子有一万余人,但地玄期的弟子也不过两百余人而已,因此很快就集合完毕。

“就带这二百一十四人破阵!”闻人阔在无数双眼睛的注视下宣布了最终的决定。

“由我待人破阵,你留下来安抚剩下弟子的情绪,不要擅自入阵。”闻人阔转向赵元蝶说道。

“你更适合留下指挥,若是这两百人也陷在阵中,你必须主持接下来的事情。”赵元蝶不赞同。

“元碟,这两百人是道兵院修为最高的人,我带他们破阵,无论是修为和人数上都应该是绰绰有余的,但这两百人如果也陷在阵中,那就代表着……我们输了,还需要主持什么?”闻人阔眼神盯着赵元蝶,突然轻笑了一声说道,虽然说着可能会输的假设,但似乎还很轻松。

“那我跟你一起去。”赵元蝶不假思索的说道,却见闻人阔笑的更加开怀了,那双一向带着刻薄的眼睛也被笑意取代,好像极为满意赵元蝶说的话。

“我的意思是说……我可以跟你商量着来,我是、为了道兵院……”看到闻人阔那样的笑,赵元蝶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自己的话有些歧义,好像一个不放心丈夫奔赴战场的妻子一样,赵元蝶微微尴尬的解释。

“我知道,但是你必须看着道兵院剩下的弟子,一个时辰,已经是极限了,若是一个时辰我们还不出现,这个阵法恐怕再进多少人都、破不了了……”闻人阔正色说道。

“好。”赵元蝶微一思考,重重点头。

“你们理应是道兵院修为和心性出类拔萃的弟子,不论入阵之后见到什么,若是我们被迫分散开来,你们随机应变,道兵院此次能不能破阵就看这一次了。”在入阵之前,闻人阔只简单的说道,这些人中很多都是跟他修为相当的,修真之人只服强者,就算他强调的再多,这些人恐怕也不会听,或许他们根本就认为他没有这个能力指挥他们。

果然,众人只敷衍的点头,他们更想尽快见识见识这到底是什么阵法,还有靠自己的力量破阵。

闻人阔心下冷笑了一声,若是输了,道兵院的弟子自恃甚高也是不可忽视的原因之一……

不做多想,闻人阔走进了阵法中,先是回头盯着所有的人都入阵来才观察阵内的环境,视线中是无边无际的大雾,好像阵法中的空间要比外界布阵的范围大出很多很多,可是进来的几分钟内,他并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地方,除了这将人的视线遮挡的严严实实的大雾……

闻人阔向前走了几步,两百修士也稍微散开,警戒着向前,戎沛白已经凝神等了很久,脑门上渗出点点汗珠,这次传送的是两百个高阶修士,要万无一失的将两百人都引入主阵,难度绝对不低!

戎沛白一遍遍的给自己打气,她可是信誓旦旦的答应了王紫不会出错的,她也不允许自己出错,好不容易主导一次如此大型的阵法,她必须给自己一个完美的交代!

戎沛白屏气凝神,直到那两百多人走进了传送的范围时,极快的启动了传送阵,同时按照王紫预先的安排启动了辅阵中的机关,几十个不同属性的能量攻击朝着那两百多人打去,使得那些人在应付攻击的同时延误了跳出传送范围那极短的时间!直到两百多人尽数消失在辅阵中的时候,戎沛白才缓缓松了口气,给了自己一个大大的微笑,还好这一步没有出错!

道兵院那两百多修士,包括闻人阔,怎么都没有想到即便自己再小心谨慎,还是中了对方这出其不意的一招,那传送阵好像凭空出现的,即便他们的反应再快也难以躲过!

闻人阔站在白茫茫的一片旷野中,一片白光笼罩下来,让站在其中的人不由得心平气和起来,闻人阔疑惑的站在原地,这是什么花样?可是在这样的环境中他怎么都生不出警惕之心,心中好像有一个声音轻柔的安抚着他,让他只想尽情的享受这样安静的环境。

闻人阔散漫的神经突然绷紧!他竟然差点被牵着鼻子走,这显示迷阵!竟然有这么不着痕迹的神识渗透,就连他一个地玄期的修士都没有察觉到!

暗中的辛烁隐隐有些着急,他所在的面中现在有八个修士,虽然这八人处在绝对鼓励的八个区域,但只要在这个面内,就是由他的能力的操控的,八个人都是远高于他修为的高阶修士,要让他施展神识渗透,这种不言而喻的难度让他很难不紧张。

“辛烁,你只管继续,你的神识现在并不亚于他们,禁制会将你的神识放大至少十倍,你继续,不要中断!”王紫及时告诫辛烁。

“……好。”辛烁心稳住咚咚急跳的心脏,已经有三四个人相继从他的神光安抚中醒过神来,这是他现在知道最高阶的功法,也是他能施展出的最佳效果,因为不想做那个出漏洞的人,所以才更加紧张

“光属性的法术他们还克制不了,用梵音。”辛烁紧张的心还没安抚下来,神识中再次响起王紫的声音。

“……好!”

辛烁不由的睁大了眼睛,心中深深的震惊,王紫能够知道他是光属性的灵根已经的很不可思议了,竟然知道他会梵音?梵音本是一种神识治愈术,但若是吟唱者加以引导,这梵音变成了催眠之物,一旦被梵音催眠的人,除非是施术者亲自解开,否则那人就会永远沉浸在冥想中,这些、王紫又是怎么知道的?!

可辛烁只是重重的点头,神识中答应了一声,这一次明显自信了很多,他一开始并没有想到梵音,是王紫提醒的及时。

十二面*阵中进行的如火如荼,外围焦急等待的众人却是好奇的巴不得闯进阵内一看究竟!他们本来是观看道兵院和演阵院比拼的,可是看现在的样子,演阵院却好像是布下了一个天罗地网,然后悄无声息的将道兵院的人消灭在内,那他们想看的热闹呢?

道兵院的人躁动的厉害在,因为时间已经又过去半个时辰,两百多个地玄期修士啊!那代表了道兵院最高的战力!若是全部输给了这个阵法,那么道兵院以后还怎么在长天派立足!他们输给了一向被他们视为一群废物的演阵院,无论如何他们都过不了自己那关!

赵元蝶已经控制不了道兵院的弟子了,无论她如何劝说,道兵院的弟子只一心想着闯阵!

“道兵院的弟子都安静!”一个浑厚的声音穿过重重嘈杂的声音进入道兵院众弟子的耳中,同时一阵慑人的威压也从高处笼罩下来,众人心中一凛,是丘高义!

“所有人不许再入阵,等待结果,若是这一轮无法破阵,那么道兵院此轮比拼就是输了!”丘高义扬声说道,让道兵院的弟子都不服气的扬起了头,但迫于丘高义的威压,都不敢提出多余的意见。

丘高义看着安分下来的道兵院,却没有再坐下,而是眯着眼睛看着还没有动静的阵法。

“战老头,老夫的道兵院真的被你演阵院摆了一道啊!”丘高义说道。

“怎么,不服气啊?”战文石不知什么时候也站起来说道。

“不是不服气,你这个天才王紫还不是老夫帮你挖出来的?只是战老头,你能把这阵法说出个一二三来吗?老夫在这等了可有快三个时辰。”丘高义一笑,打破了面上的凝重,他现在只想知道道兵院栽在了什么阵法上。

“丘老头,你还想考我?”战文石斜睨了丘高义一眼,拆穿了丘高义的用意。

“这只是其一。”丘高义抚须,并不否认。

“哼,让你输个明白也无妨,有阵名叫十二面*阵,又叫骰阵,顾名思义,构想取自两枚六面骰子,十二面立体的空间,别看只有这么点范围,十二面*阵却是创造出了一个全新的立体空间,每一面都是一个迷阵,除非破阵,否则进来多少人都是处在绝对独立的空间,这才是十二面*阵的可怕之处。”

“外围是一个刚阵,用以掩饰主阵的变化,再告诉一点吧,主阵只有四品中级的阵法,这辅阵却是五品中级阵法,因此你的弟子才连连在辅阵上失利,从而一步错,步步错。”

战文石双臂环抱着,吊儿郎当的开口,看着越来越疑惑的几人,心中的得意更浓,王紫啊,真是让他也不得不双手竖起大拇指!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