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七十五章 十二人齐备,布阵

定点传送阵,无论是在阵法的鼎盛时期还是现在的没落之时,都是一个阵师追求突破的阵法,不仅用于传送,更用于关键时刻的逃亡,让传送阵一直都是受世人追捧的阵法,可如今,定点传送阵的相关知识太少太少了,三百米的传送已经是极为罕见的了,别说是如此精准的定点传送了!

更让众人震惊的是,这对于王紫好像是挥手即来的事情,再正常不过!就单凭王紫刚才那一手,就足够一个阵法大师自惭形秽了!

“将天地灵气融汇于五行灵位之中,再以灵力绘制阵纹,同时将演武台的方位封印在阵纹之内,这一切的一切只在两息之内完成,作为一个地元期五层的修士,她将灵气运用的简直登峰造极,更有着远超于修为的神识,她具备了一个阵师所有的品质,并且赋予了一个阵法新的生命,丘老头,我捡到宝了!”

战文石保持着站立的姿势迟迟没有坐下,眼睛焕发着前所未有的光彩,心中也是几十年不曾有过的明朗,一天之内,变的岂止一点点?

“阵法说穿了就一个字——变!若是循规蹈矩,那终其一生也不可能在阵法之上有所造诣,只一个天梯迷阵,一个定点传送阵,已经能看出王紫对阵法无与伦比的掌控能力……”战文石缓缓的落座,眯着眼睛说道。

“你的意思是说,她之所以能过天梯迷阵,是因为她已经对天梯三百多迷阵变幻规律了如指掌了?可她才走过一次啊!”丘高义抚着胡须,惊讶的问道。

“刚才她已经说了,一次见性明心,二次她已经知道天梯迷阵的道理何在,只是我们都会意错了而已,她已经告诉我们,天梯迷阵早被她看穿,只是我们没有往那个方向想而已。”战文石双手垫在脑后,放松身体靠在椅子上,心中万分期待接下来王紫要带来的表演。

“呵呵,丘院长,按战院长所言,你道兵院今日岂不是很有可能栽在演阵院手里了?”欧阳侨收回审视王紫的视线,玩笑着跟丘高义说道。

“哈哈,破阵的人数并没有限制,如若我道兵院的弟子判断不利,只要输一局就会谨慎许多,难度可能增加了不少,但若论胜负,还是不好定论的。”丘高义抚恤一笑,客观的说道。

欧阳侨则不置可否的点点头,自昨日开始,王紫给他的惊讶太多,站在客观的角度,丘高义说的的确没错,可感觉上,他心中的天平已经开始倾向王紫,这个毫无背景的仙界女子……

欧阳侨笑眯眯的眼睛有精光闪过,越是没有背景,她身后的关系可能就越是复杂,本来选中王紫给予特别关注是打了对仙界之人敲山震虎,也是对世外域的弟子鸣钟示警的主意,没想到他这一棍子好巧不巧打在了虎头上,到底是山震虎还是虎震山,这之中又会发生什么意外的事情,不得不让他仔细琢磨,再三盘算了……

“的确有点本事,但这里不是在比传送阵,你们还是留着点灵力布阵吧!出场再华丽,最后输了一样是摔个狗吃屎,怎么着,不赶紧布阵吗?别让爷爷们等的太久好吗?”

经过半晌的惊讶,道兵院的人也纷纷回神,虽然对王紫高看了几分,但仍然不觉得这对比赛本身有什么影响,顶多只是证明了她的确知道点阵法知识而已。

演阵院的人忍不住想要出口对骂,却被司空长歌拦下了。

“王紫小师妹,现在要开始布阵吗?”

司空长歌看向王紫,众人见司空长歌这一副唯王紫之命是从的样子,就连司空长歌都打算低头去听王紫的,这对演阵院众人的引导性太强了,经过战文石的安抚、王紫证明自己能力的一手,现在再加上司空长歌的认可,众人默了,暗中告诉自己,不管能不能赢,且听王紫的!

“嗯。”王紫点点头,眼神看向了偌大的演武台,这个演武台,足够同时布置多个大型的阵法。

“那可以说说是什么阵法吗?或许师兄能够帮到你,或者,你需要我们做些什么?”司空长歌淡笑着问道,商量的语气也充分的凸显出司空长歌对王紫的尊重。

“就布迷阵,至于是什么迷阵,要布出来才能说。”王紫说道。

“迷阵?”司空长歌有些疑惑的重复,迷阵是用来迷惑入阵之人以达到困住其身的目的,但若要遇到心志坚定的人,破除迷阵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他们只有三次机会,第一次机会就用在迷阵上吗?

“对,迷阵。”王紫肯定的强调,手腕翻转见却是幻化出一对骰子!司空长歌看着王紫的举动,更加疑惑了。

“王紫小师妹,你就别卖关子了,直接告诉我们怎么做吧!”旗子轩忍不住上前说道,现在把大家的心吊到嗓子眼了,可王紫愣是只东看看西瞅瞅,难道王紫只需要看看就知道怎么布阵了?

其实还真被旗子轩猜对了,王紫就是在神识中布阵,这要是说出来,没有人会相信的,光凭神识布阵,处理的信息太过庞大,他们绝不信王紫已经打到这了这样出神入化的境界,也亏得王紫记忆力超群,不然让这些人一次次的打断,还布什么阵?

“是啊,小师妹,骰子什么时候不能玩啊,你该不会这个时候想赌骰子吧?”高思源万分不理解的看着王紫,而王紫现在正一心一意的抛着手中的两枚骰子,高思源的眼神也随着那筛子转来转去,最后忍不住甩甩头,不知道是被那骰子转晕了,还是被王紫摸不着头脑的举动弄晕乎了。

“我只需要十二个人。”在大家等的望眼欲穿的时候,王紫终于说话了。

“只要十二个?”池天翰有些惊讶的问道,演阵院七十八个人,他们唯恐人少了,王紫却只需要十二个?

“对,只要十二个,你们无需惊讶,我要的十二个,演阵院所有弟子中也不一定有。”王紫转身,停下了不断抛掷的骰子,墨眸扫过眼前的一双双眼睛。

“需要什么条件你尽管说?”修皇笑着问道,欣赏的看着王紫的气息变得像个久经磨砺的上位者,一言一行竟有种牢牢抓住众人思维的魔力。

“是啊,需要什么条件,小师妹尽管说。”司空长歌亦道。

“赫连师姐,你是不是学过声波攻击?”王紫走道队伍外侧,站在比自己身体大了好几倍的赫连妹身边问道,虽是在问,语气却是肯定的。

“是。”赫连妹连连点头,面对王紫慑人的气息也来不及去好奇她是怎么知道的了,下意识的等着听从王紫的命令。

“旗师姐,你学过媚功。”王紫又走在妖娆的站着的旗妩月面前,这次是直接用了陈述的语气说的。

“对。”旗妩月纤细的眉毛妖娆的挑起,魅惑的眼神中亦露出些许诧异,却也点头承认了。

“高师兄,你是木属性灵根?”王紫从右侧的队伍一直往左侧走,停在高思源身边问道。

“是。”高思源点头,他早上泡茶的时候用过木属性的法术,当时好像完全不在他们那个世界的王紫竟是记下来了,就是不知道此处能有何用?

“池师兄,你是变异雷灵根?”王紫接着问道。

“没错。”池天翰点头,瞳孔却是微缩,前几个人或许还有蛛丝马迹,王紫知道也只能说她心细如尘,可她是如何知道他的灵根属性是变异雷灵根的?这太不可思议了!

“戎师姐,我给你一个传送阵,你能否在规定的时间下切换它的方向?”王紫停在戎沛白面前问道。

“这……多少个方向?多长时间切换一次?”戎沛白本是有些担忧的,因为早上她还在跟王紫炫耀她的传送阵,可在刚才见识到王紫的传送阵后,她下意识的觉得自己无法胜任这个任务,但看着面前等着她答复的王紫,不自信的话怎么都说不出口,在王紫面前,她不自觉的想要拿出最高的姿态、最多的自信、和最大的勇气!

“十二个方向,三秒钟切换一次。”王紫道,对于戎沛白能问出这样的话,她已经知道,戎沛白能够胜任她的任务了。

“能,并且我会尽最大的努力。”戎沛白深吸一口气,认真的说道。

随着王紫一个个的询问,演阵院的众人奇异的安静下来,眼神和思维都在随着王紫的移动而移动,她似乎在布置战略,但即便这样云里雾里的听着,竟也有种如临战场的冲动,隐约觉得这些人会是被王紫选中的人,众人不由得从一开始的茫然到现在的期待,期待自己也有资格成为这十二个人中的一个。

道兵院的人嗡嗡的议论着,都在猜测着演阵院的人怎么光说不练,这时间已经过去了一刻钟,演武台下聚集的长天派弟子也越来越多,都想要观摩这场看似毫无悬念的比拼,长天派的日子可能真的是太枯燥了,有这么一场趣味比拼,众人当人热情高涨的等着看。

“丘院长、战院长、欧阳副堂主,在路上就听说这里有大事,弟子们疯了一般往这赶,害得我这个本该上课的先生用翘课来看啦,哈哈哈……”而评委席上,一个身影飘然落下,清俊的脸上有些调皮的笑,先跟几人施了一礼,这才说明了来意。

“是井缘啊,快坐快坐,欧阳副堂主就在这里坐着,你竟敢把翘课挂在嘴上,真是胆大包天哦!”柯雅志笑着说道,只是笑的不那么真诚而已。

“诶,柯副院长此言差矣,正是因为欧阳副堂主再次在下才要坦白啊,也还望欧阳副堂主从宽处理啊。”井缘笑道,又香欧阳侨拱了拱手,虽然面对的是刑堂的副堂主,但井缘并没有多少担忧。

“哈哈,不就是身为代课先生翘一次课嘛,按照规矩扣除一个月的灵石而已,我与井缘如此亲近的关系就无需那些规矩了,所以井缘啊……越过那些繁琐的程序,将灵石交予我便是,也省了你在专程跑一趟刑堂了。”欧阳桥笑眯眯的开口,眼看着井缘的笑有些龟裂,欧阳侨笑的愈发戏谑了。

“哈哈哈,井缘啊,你带着弟子来此处观摩学习也不通知我一声,还好我从弟子那知道了立马赶来,没错过了精彩时刻啊,哎呦两位院长、欧阳副堂主,百里这厢有礼了!”在井缘被欧阳侨一番话说的语塞的时候,百里城笑着出现在评委席上。

“哦!是井缘的错,是井缘的错啊,百里凶快请坐,我也是因为这课程变更的突然,不是还没有来得及通知你呢吗?哈哈,欧阳副堂主,刚刚在下就是开个玩笑,翘课什么的,怎么会是我井缘的作风啊?”井缘恍然大悟的请着百里城落座,又笑呵呵的跟欧阳侨说道,刚才被欧阳侨一番戏弄刚好被百里城化解了。

“呵呵,井缘啊,欧阳副堂主怎么会惦记你那点灵石,你就把心放肚子里吧!”高蕴笑着开口,顿时几人都笑了,只有柯雅志皮笑肉不笑的看了一眼惬意的几乎半躺在椅子中的战文石,吸引的人越多,他今天的面子就丢的越大,柯雅志心中冷哼,无论如何都不信演阵院能三阵赢了道兵院。

不论这短短的时间内这场比拼吸引了多少人,王紫这里还在按部就班的布置,修皇挥手布下了几层结界,司空长歌又在外围加了几层,隔绝了越来越嘈杂的环境。

“还怕我们听到他们部署吗?哼,料想也拿不出什么好阵法!”道兵院的弟子不屑的哼哼。

“元碟师姐,这次好像不是司空长歌布阵。”道兵院的一个弟子说道,看向已经被确定为这次破阵的指挥人员之一的赵元蝶,赵元蝶一身白衣道袍,清冷的眉目多了几分冰清玉洁之感。

“是那叫做王紫的新弟子,昨天在报名处,欧阳副堂主就曾特意招待过她。”另一个男弟子很快说道,急于在赵元蝶面前表现一番。

“听说她还有几个朋友,都是仙界来的修士,她的朋友都在我们道兵院,只有她去了演阵院。”见赵元蝶的眼神往这看了一眼,那男子忙不迭的说道,并且努力让自己表现的玉树临风。

“长歌会听她的指挥,说明她的确有几分本事,闻人师兄、田武,第一个阵法谁先去破?”

赵元蝶却也只是看了那男子一眼,并未追问王紫的那几个朋友是谁,那男子眼中的期待落空,已经到了嗓子眼的信息也只能再次咽了回去,失望之际却突然觉得背脊一阵发凉,像是被什么极为危险的毒蛇盯上,那男子警觉的回头,身后是浩浩荡荡的道兵院弟子,各个都在无聊的等着演阵院那边的动静,任他一一看过也没找到让自己冷汗直冒的源头在哪……

“王紫殿下要布什么阵啊?一会我们要不要放水啊?”卫子楚烦躁的说道,柯雅志和战文石水火不容,道兵院和演阵院的关系也紧张的很,他真担心这样的针锋相对才只是开胃菜,真烦真烦!

“小紫不会给你放水的机会的。”玄武道,卫子楚总是这么急躁。

“小紫紫比你冷静多了,她不布阵则以,要布阵就会是针对道兵院所有弟子的阵法,任谁都破不了,包括我们四人。”慕千厷狭长的凤眼看着那边冷静指挥的王紫,真想听听她在说什么,这个时候听她的讲话,一定也是一种享受。

“也对!我怎么忘了!反正我们现在也是新弟子而已,会不会派去破阵还两说呢,要是去了,也正好见识见识王紫殿下的阵法啊,哈哈!”卫子楚马上笑道,觉得自己真是杞人忧天了。

“邪彤,你能追踪到特定入阵之人的气息吗?”无论外界如何,王紫这里的人员安置已经接近了尾声。

“能。”邪彤笑着点头。

“在不暴露你身份的情况下?”这一句是王紫在神识中补充的,邪彤的煞气本身就是隐藏性极高的法术,只是不知道邪彤会怎么用。

“没问题。”邪彤长眉一挑,思索只是一瞬,肯定的说道。

“修皇,你应该……可以调转阵法内的五行方位?”王紫点点头,转向修皇,却是直接在神识内问道。

“可以是可以……”修皇先是一愣,随即左边的唇角高高的掀起,冷硬的面部线条顿时充斥着难言的邪气,就连双眸中都带了笑意,王紫能猜测到这一点,修皇想,他该全盘重估王紫了。

“但是?会暴露你的身份?”

王紫问他的难言之隐,其实王紫也是冒险了,这世上能将调转五行方位的,除了同样以五行灵力对峙,以打乱五行方位在一定范围内的序列,再就是魔界的法术了,魔界的法术能够混淆五行方位,这是很少被修士利用的一点,王紫这一问一来是试探,二来是的确需要这个能力,她的五行灵力暂时不能暴露,但若是魔气,她可以在阵法上做些掩护的手脚,绝对不会被人发现。

至于她是如何发现修皇是魔界之人的,说来奇怪,她似乎对魔气有着特别敏感的直觉,在六界镜虚之内她曾轻易的打败了魔界的幻境,之前见到的南阙她也在第一时间发现对方是魔界之人,虽然修皇的掩饰很高超了,但她总觉得怪异,怪异之余又觉得熟悉,直到邪彤无意间提醒她,她才锁定了他是魔界之人,因此才有此一问。

“那倒不是,只是,你知道了我的秘密,未免我在长天派遇到不测,你甩不掉我了。”

修皇笑言,这话说的一半真一半假,王紫多半已经猜测到她是魔界之人,他想过遇到长天派的副掌门或者掌门的时候该怎么办,也想过遇到世外域的高阶修士时怎么办,唯独没有想到、第一个看穿他身份的竟然是这个小丫头,说什么不测他是万万不怕的,只是这个神秘的王紫,他却是在任务之余不会放手了!

“我对你的身份不感兴趣,今日布阵之事你只听我指挥便是,不会让你泄露了气息。”王紫沉声说道,不管他信不信,她只说她的。

“我听。”修皇笑着点头。

“司空师兄,你是不是会分身术?”王紫转而问司空长歌。

“是。”司空长歌顿了一下,点头称是,王紫给他的惊讶,一点都不比在别人那少。

戎沛白几乎是看偶像一般的看着王紫,昨天到现在她几乎一直跟王紫在一起,这之间从未有人向王紫提起过司空长歌,她也只是说了个名字而已,分身术是司空家族的天阶法术,也是司空长歌当年一战成名的法术,记忆中他最多的分身是十八个,虚虚实实让人分辨不出,王紫是从何得知的?!

“辛烁,你是不是变异光属性的灵根?”王紫走在那清秀少年面前问道,这已经是第十二个人了。

“是、是。”辛烁有些愣愣的说道,没想到第十二个人会是他,而且也没想到王紫是如何得知的,因为他灵根的特殊性,长天派并没有将他的灵根录在铭牌之上。

“嗯,刚才我点到的十二个人,我需要你们守阵,具体怎么做我会在布阵的时候告知你们,现在你们跟我来。”王紫看了看那十二个人说道。

“我们呢?我们做什么?”剩下的弟子中有人不禁问道,突然间没有了他们的事儿,竟有些怅然若失。

“你们、或者掩护我布阵,或者可以赌一下,谁输谁赢。”王紫顿了一下,又抛了抛手中的两枚骰子,总是意思是,随便他们了。

“……”

众人集体语塞,这不是他们希望的吗?怎么现在倒失落起来了,看着那十二个跟着王紫前去布阵的人,怎么就那么羡慕呢?连只知道吃、睡、吼的赫连妹都去了,他们怎么就不满足这条件呢?众人你看我我看你的过了几秒钟,竟呈半圆形围住了王紫布阵的范围,护法吧,现在他们无论如何也拿不出闲心去赌什么骰子。

“这个迷阵要用到你们的能力,这本是一个灵石阵,我却用人来充当一部分禁制,因为现在没有那么多时间绘制禁制了,我会作为阵眼掌控整个迷阵,你们的神识要暂时跟我达成对接,听我指挥。”王紫布下结界,跟十二人说道。

“我没问题!”戎沛白第一个举双手赞成,她现在相当兴奋,用人做禁制啊,这可是阵法中相当高超的技术成分,王紫已经说了,她会作为阵眼出现,那么他们只需要全权听从王紫的指挥就行了!

“没问题。”邪彤亦道。

“没问题。”修皇道。

……

“没问题”

十二个人陆续表态,王紫满意的点点头,神识跟十二个人达成对接,接下来的所有步骤都会在神识内一一解释。

“此阵是我自行演变而来,并非本源阵法,本名为十二面*阵,又名骰阵,由十二个特殊的禁制组成,现在我将你们十二人的能力放在这十二面中,再加以附加的禁制放大,你们只需将本面的事情做好,无需管其他面,你们可明白?”王紫把玩着手中的骰子,这时候才说出自己选人的用意。

“十二面*阵!那本是五阶阵法啊!演变之后是几阶?王紫小师妹,莫非你本来就可以布出原来的阵法?”高思源忍不住惊讶的问道,这十二面*阵他们也只是听说过,一个五阶的迷阵,王紫竟然说改就改!

“思源,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王紫小师妹,照你说的做,你且先布阵。”司空长歌按回了高思源,对王紫说道,尽管心中也是万分好奇,但现在一切只能看王紫的了。

“好,你们十二人按照这个方位站好。”王紫说着,用灵力在空中画了一个方位图,十二人点头,身形一闪,只一瞬间已经按照王紫的布局站在了相应的方位。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