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七十四章 小露一手

时隔一天,王紫再次站在了狮占峰的演武场,此时烈日当空,长天派群山之中雾气也散去不少,让整个门派清朗了许多,各大院派上午的课程都已经结束,中午有短暂的休息时间,下午以实践训练为主,而下午的课程,除了各自院派内设置的演武场,这狮占峰是另外一个绝佳的地点,因此在道兵院的人浩浩荡荡来到狮占峰的时候,已经到了的修士也没表示出惊讶,但在看清演阵院也在其中的时候,这才好奇万分的看了过来。

道兵院好演阵院的人分区而立,人多势众的道兵院和一眼就能扫完的演阵院,这样看似对峙的架势让所有人一头雾水,演阵院会集体出现在狮占峰,这简直是天上下红雨、绝对没见过的啊!

别说是其他人好奇着,就连演阵院的弟子也没搞清楚状况呢,山门前本该是轻松落幕的事情,到最后丘高义和欧阳侨两人笑呵呵的你来我往商量着,加上柯雅志的煽风点火,道兵院众位先生的毅力赞成,战文石随你们怎么折腾的磨人,于是乎,一场主旨为‘活跃门派气氛、加强院派交流、增进师徒了解’的临时性比赛就这么敲定了!

然后就是火速的不容质疑的转移场地,来到了这专为比赛而建的狮占峰演武场,瞧着那清理场地的刑堂人员,很快狮占峰居中最大的演武台就被清理出来,演阵院一众人站在演舞台下大眼瞪小眼,这可不是看热闹,而是让他们亲自上啊!问题是比什么啊?不带彩排的吗?

于是,瞪了半天眼睛的众人心有灵犀的‘唰唰唰’的看向王紫,丘高义可是因为王紫而改变主意的,虽然把他们演阵院的人都拉出来了,但其实想遛的只有王紫,而且丘高义的话他们还记得清清楚楚,人当时是这么说的‘听说你想玩玩,道兵院的弟子基本上都在这儿了,你或者演阵院的弟子都想怎么玩,老夫命令道兵院的弟子奉陪,如何?’。

人话都说道这份儿上了,让她玩的时候还没忘了带上他们这帮演阵院的其他弟子,人话都说道这个份儿上了,这明摆着把自家的弟子放在王紫还有他们这群人手上折腾啊!这要是放在平时,他们指不定怎么欢腾了,可现在问题的关键是、人一万多人!他们七十八人!将近百分十一百三的比例,他们玩得转吗?!

丘高义是把主动权交给演阵院了没错,可是道兵院的那些弟子难道是软柿子?就这么随便让他们捏圆掐扁了?别逗了,看道兵院一个个想把他们生吞活剥的样子,自家的院长向着别人,现在卯这劲儿想要扳回一城呢,想玩道兵院,那难度只有更高没有最高!

“王紫小师妹,所以我们怎么玩啊?”

旗子轩抽了抽嘴角,开口问仍然冷静如初的王紫,他就奇了怪了,别管一上午发生了什么事情,王紫的气息始终没有出现过变化,没有因为胜了司空长歌而喜,也没有因为受到道兵院的挑衅而忧,这哪是一个十九岁的女子应该表现出的镇静?尤其是此刻,在演阵院所有弟子都胡思乱想的时候,王紫却好像胸有成竹运筹帷幄的样子,如此对比之下,愈发让他暗自心惊,道兵院到底收了一个什么样的弟子?

“我们是演阵院,自然玩的是阵法。”王紫看了看旗子轩,这一次却是清楚的说道,事已至此,怎能再失了这点先机?

“阵法?!”旗子轩惊讶的出声,声音有些不可抑制的放大,但也顾不了那么多了,他们这些人什么时候学过阵法啊?如果他们真的会阵法,也不用这么长时间默默无闻了,真要让他们布阵,还不如直接打,论修为,一对一的话他们还能撑一段时间,不至于输的太狼狈!

“王紫小师妹,你今天刚来,不清楚状况,这阵法啊,演阵院会的那道兵院基本上也会,要想靠阵法取胜,这……”戎沛白有些犹豫的声音响起,虽然她也很想用阵法把道兵院打个落花流水,但这太不现实了,能做到这一点整个演阵院估计只有战文石了,就连司空长歌,也撑不了多久的。

“是啊,小师妹,丘院长虽然许诺了此次比拼由我们出招,但若以阵法开路,我们恐怕在道兵院手中走不过半个时辰,道兵院的人修习排兵布阵也不少,除非是别开生面的阵法,否则条件多么优渥,到时候输的还是我们。”池天翰也沉声说道,希望王紫能够清楚眼下的情况,不要擅自做主。

“司空师兄,你认为有没有阵法可以克制道兵院?”王紫听着你一言我一语的劝告,大多是不信她的,应该说是不信阵法的,王紫将众人的忧虑记下,无非是不想输而已,转而问司空长歌。

“当然有,丘院长、战院长还有欧阳副堂主正在商议比拼细则,肯定不会在人数上为难我们,至于阵法,如果是一个富含奥义的阵法,不论品阶高低,别说对方出与我们相当的人数,就算是一万人都上,在一个好的阵法面前,也只能缴械投降。”司空长歌冷静的说道,演阵院中,除了王紫,还有深知王紫能力的邪彤,还有现在几乎是无条件支持王紫的修皇,就只有司空长歌还是那冷静从容的模样了。

“所以啊司空,关键是我们没有这样的阵法,如果是五行圣人还在,这样的担心根本就不存在,关键我们还都是一群门外汉,而你们也应该不会忘了,道兵院的田武、闻人阔、赵元蝶三人对阵法也颇有研究,甚至不在司空师兄之下,要想以阵法胜出,谈何容易?”池天翰皱眉说道。

众人皆点头,经池天翰一提醒立马也意识到了,田武本身就对阵法了解不少,这是大家都知道的,闻人阔这人就更熟悉了,曾也是演阵院的弟子,但在二十年前就闯过了刑堂苛刻的要求转至道兵院,赵元蝶的名号就更响亮了,不仅是因为她年纪轻轻就已经是地玄期四层的修为,更因为她可是道兵院九大美人儿之一,也是长天派美人册上的风云人物,追求者无数。

赵元蝶曾与司空长歌在此处、也就是狮占峰对演过阵法,当日观摩者无数,两人变幻无穷的阵法也让观摩的众人大呼过瘾,来来往往二十几个阵法,最后以平局落幕,也因此赵元蝶和司空长歌似乎私交甚好,不少人猜测着这两人什么时候结成双修道侣,只是这都十几年过去了,两人竟然迟迟没有进展。

“小师妹,你……”司空长歌自然明白池天翰的顾虑,本想征询一下王紫有何想法,因为他拿不准王紫如此冷静是因为根本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还是因为她真的成竹在胸、能够布出奇阵?

“哈哈,王紫啊,这么半天,可有什么想法啊?”司空长歌的话被一个满是笑意的声音打断了,却是欧阳侨。

“在等你们的游戏规则。”王紫看了看欧阳侨,见战文石和丘高义也施施然走来,王紫才道。

“哈哈,既然这样,丘院长,你直接宣布吧,再晚一点我担心有人会撂挑子不敢喽……”欧阳侨一笑,侧头跟丘高义说道。

“也好,尽快开始吧。”丘高义轻抚胡须,臂上的拂尘一甩,话落人已经飘然而去,旋身落在偌大的演武台上,黑白八怪图案的道袍衬得那人愈发道骨仙风,离得远了也似乎多了许多威严,这才像是一个道兵院的院长。

“今天道兵院和演阵院的弟子同在此处聚集,大家也猜到七八分,我长天派内的道术交流平日很少有之,尤其是这般大规模的,今日既然要来一场,那就请大家务必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认真对待这次交流!”丘高义站在高处,用相对官方的口气说道,虽然平淡的开口,声音却让台下的人听得清清楚楚。

“本院直接再次宣布此次比赛的规则,这次的比拼由天梯迷阵引发,今日比拼的主题就是阵法!由演阵院的弟子布阵,道兵院的弟子破阵!人数不拘一格,根据演阵院所布阵法,道兵院可在估量了阵法的规模之后酌情派出破阵人数,阵法且定为三个,道兵院破其二便为胜!”丘高义抚了抚白须,继续说道。

丘高义这规则一出,演阵院和道兵院弟子的神情各有不同,道兵院的弟子几乎是立刻就投来了势在必得眼神,只因他们根本不相信演阵院能拿得出三个让他们为难的阵法!而演阵院的弟子则是一愣,刚才还在争议要不要以阵法跟道兵院的人比,丘高义就直接这样宣布了!再看战文石,战文石还是那吊儿郎当好像什么都不在意的样子,这样的结果是三人一起商量出来的,当然也包括战文石的认可!

“次规则由本院以及战院长、欧阳副堂主三人一起商议得出,你们可有补充的意见?”丘高义眼神掠过所有人询问道。

道兵院的弟子对这个规则满意的不得了,怎么可能会有意见?巴不得早点开始好让演阵院的人在长天派再一次颜面扫地呢!

演阵院的人则显得有些颓丧,似乎也对这场比拼不抱什么希望,甚至有的人开始怀疑王紫的狂妄和自大,这样的事情,连司空长歌都不敢擅自揽下,王紫竟然一意孤行!他们几乎可以预见,明天的时候,长天派最热的话题或许就是‘道兵院一路高歌,演阵院狼狈败北’了……

王紫环顾了一周演阵院的人,这样直接的怨气,几乎在针对她释放的一瞬间她就能感觉到,王紫不动声色的垂下眼帘,不管他们信不信,今天的比拼她都一定要赢……

“有!高院长,弟子有一事补充。”就在丘高义准备宣布比赛开始的时候,却见一个女子上前几步,扬声说道,众人看去,却是邪彤!

“哦?你有何事补充,尽管说来。”丘高义扶着胡须问道,对于敢在这个时候站出来说话的人抱着十分的兴趣,尤其是他早已注意到这女子是跟王紫走的颇近的一个女子。

“既然是比赛,就一定会有输赢,既然有输赢,没有点彩头,何以让大家全力以赴?”邪彤笑了笑,却是说道。

邪彤的话几乎把道兵院的人逗乐了,不少人直接笑出了声,觉得今天演阵院的弟子一个个都疯了,竟然敢一而再再而三的提条件!邪彤却是没理道兵院此起彼伏的嘲笑声,眼睛看着丘高义,等着他的回话。

“既然都比了,没有点彩头怎么可以?”丘高义还没有给出回应,竟又有一人附和,正是修皇,演阵院的人奇怪的看着修皇,这人也是新弟子,却基本上没有被大家注意到,竟然在这个时候成功的找到了存在感?

事实上演阵院的大多数人已经还是有点梦幻了,接下来要怎么做好像已经完全用不着他们什么事了,因为有一个王紫,将演阵院推到了风口浪尖,他们想退都不行,他们倒要看看,王紫怎么将一个个的筹码用的淋漓尽致,还能赢的盆满钵满……

“也对,这一点本院倒是没有想到,既然是演阵院的弟子提出来的,你们可有想好要什么彩头?”静静看了一会众人的反应,丘高义才点了点头问道。

“王紫小师妹啊,你到底想干什么?你有把握赢吗?”

趁着邪彤走开的这会儿,戎沛白蹭上前揪了揪王紫的袖子,不确定的问道,实在是王紫真的玩的有点大了,除了对比赛的担忧,也有一些对王紫的担忧,虽然王紫的脾气有点让人捉摸不透,但是她对这个新的小师妹印象还是不错的,要是事情真的到了不可挽回的地步,王紫今后在演阵院也待不下去了……

“你怕吗?”捕捉到戎沛白眼底的担忧,本来打算沉默的王紫却问道。

“啊?当然不怕,就算那啥……也就当是玩了,师姐每天窝在月阴山自己琢磨,今天有人陪练怎么能不好好玩一次,只是……”低了王紫半头的戎沛白微仰着头笑道,清秀的脸笑起来的时候有些傻兮兮的。

“那就当做是玩,玩的时候哪管输赢?”不等戎沛白把剩下的顾虑说出口,王紫就淡淡的说道。

“……”

戎沛白有些愣愣的看着王紫,王紫的视线并没有放在她这里,她却努力的捕捉着王紫眼中名为从容的东西,那是她学了好多好多年都没有学会的东西,却在王紫这里看到了,这一刻,戎沛白清晰的感觉到心脏处‘咚咚’急跳的声音,不管周围有多少人,不管周围的声音多么混杂,她似乎认准了王紫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

池天翰也诧异的看了看王紫,又皱着眉看向司空长歌,司空长歌朝他笑了笑,示意他稍安勿躁,且看王紫怎么做,池天翰微微点了点头。

“众所周知,两个月之后就是长天派的院派大比,而据我所知,演阵院不在其次,若是今日演阵院胜出,那两个月后的院派大比要加上演阵院的名额,这边是我演阵院提出的要求,还请高院长、战院长、欧阳副堂主慎重考虑。”得到继续发言的许可,邪彤先是笑了笑,才扬声说道,只是邪彤说的再自然不过,却是人群中一瞬间炸开了锅!

丘高义抚须的动作一顿,眼神眯了一瞬,心下也惊讶不小,玩完没先到邪彤会提出这样的条件!长天派大比三十年一次,所有的规则都是七个副掌决定的,就算他是道兵院的院长也无权发言,演阵院被门派大比排除出列已经有两届,这一次也不会有意外,演阵院的弟子竟然借此机会重新提了出来!

要知道门派大比之所以将演阵院派出在外,并不是排斥演阵院,而是演阵院着实没有那个实力参加门派大比,几乎在首轮比赛中就会被淘汰,演阵院堕落已久,要让演阵院的名额重新出现在门派大比之上,也要让七个副掌门相信演阵院有重新回归的实力!

如果,演阵院今天胜了道兵院,这的确是一个值得重新估量的时机,但是他们可能赢了道兵院吗?丘高义心思不停的飞转,眼神掠过处变不惊的王紫,他深知阵法的威力无穷无尽,若是王紫真是一个千古难见的阵法奇才,就算演阵院的弟子实力再强悍,败给演阵院也有可能……

“你既然知道长天派的门派大比,应该也知道门派大比之事决策权在七位副掌门手中,并不是我等的权限范围,若是今日之比演阵院胜了,本院只能答应你将此事原原本本告知七位副掌门,请七位副掌门重新斟酌让演阵院加入大比之事,至于结果会不会如你所愿,本院不能保证。”丘高义释放出威压,迫使嘈杂的人群安静下来,随即回答了邪彤的话。

邪彤挑挑眉,其实她还真不知道这一茬,她只想到门派大比生出之人能够进入长天派最神秘的兵器库还有面见掌门宇文华的机会,只是没想到这事情的决定权在七个副掌门手里。

“院长,演阵院已经提了他们的要求,是不是该轮到我们了?”一个道兵院的弟子上前几步问道。

“稍安勿躁,演阵院你们的彩头是否要更换?”丘高义示意道兵院的人安静,又一次问演阵院,让道兵院的人看了直气的两眼都快发红了,丘高义明明是他们的院长,却三番四次的把演阵院的利益考虑在前!

“换一个吧……”

“这么大的事情,我们不应该商量一下吗?”

“丘院长根本做不了主,就算七位副掌门重新考虑,演阵院也不会重新进入门派大比。”

“我们能不能赢还两说呢……”

演阵院这边的意见层出不穷,说白了多数人认为所谓的彩头根本就是多此一举……

“回丘院长,我们不换了,若是演阵院赢了,还请丘院长记得今日承诺,一力保荐演阵院重回门派大比!”邪彤稍作考虑,不管演阵院已经有些纷乱的人心,拱了拱手说道。

“好!本院定当兑现诺言。”丘高义亦道。

回到人群中的邪彤收到了各种各样的视线,大多是不理解的,早上还众心捧月的邪彤和王紫,现在估计把那点大家对她俩好感都用完了,邪彤牵了牵嘴角,笑得邪气,真是无知……也亏的他们是演阵院的弟子,王紫才顺带着带他们玩这一场,不然他们以为在这场比拼中,胜负的关键会是他们吗?真是可笑之极……

她只帮王紫达到对她有利的,至于这些人怎么看,她又怎会在意?

在几乎所有人不理解的同时,也有几人富含深意的看了一眼邪彤,这之中包括战文石,包括司空长歌,包括池天翰,包括戎沛白……

“我们没什么要求,但既然演阵院的弟子都说了,没有彩头真的不合适,既然如此,如若我们赢了,那么司空长歌要离开演阵院来我道兵院!”终于轮到道兵院的人说话的时候,那人扬声说道,然后挑衅的看了一眼演阵院众弟子。

“你们别欺人太甚!”

“这也能当做彩头吗?司空是我们演阵院的人,永远都是!”

“道兵院的人都死绝了吗?惦记我们司空这么长时间!”

“……”

那人的话刚落,演阵院的弟子就忍不住赤红着脸叫嚣,他们太明白道兵院此举的用意了,并不是他们多稀罕司空长歌,而是想羞辱演阵院而已,司空长歌可以说是演阵院的宝,拿司空长歌做彩头,一来是想挑拨他们之间的关系,二来,若是他们输了,到时候羞辱的不只是演阵院,还有司空长歌,这样,就算司空长歌进了道兵院,所有人都会在司空长歌的名字前加一个长长的前缀‘道兵院完败演阵院赢来的彩头’,司空长歌今后在长天派算是毁了!

王紫看向司空长歌,却见司空长歌只是眉头微微皱了皱眉,淡然的眼中露出些许惊讶,但也只是惊讶而已,并没有向别人一向愤怒,好像被拿出来当做彩头的那个人不是他一样。

“怎么?既然赌得起,难道输不起吗?”道兵院那人有恃无恐,挑衅的对着演阵院的弟子们说道,看着演阵院的弟子们失控咒骂的样子,心下更多了几分嘲笑。

丘高义高深莫测的抚了抚须,道兵院这要求的确有些欺负人了,但若要就事论事,这个彩头也是能成立的,如何定夺,他倒要斟酌斟酌了……

“大家都安静,比赛还没开始,留着点力气放在比赛中嘛,既然他们要的是司空长歌,何不问问他本人的意见?”欧阳侨看了半天戏,终于站出来安抚着说道。

“就算司空同意了,我们也不会同意!”一人怒尤未平,直接呛声。

“王紫小师妹,你有把握赢吗?能做个彩头也算是一场新奇的体验,只是,前提是你可别把师兄给输了,呵呵。”司空长歌看向王紫,恰巧迎上王紫还没有收回的视线,一如往常淡然的笑,紧张的氛围中竟还绅士的开了个玩笑。

“不会输了你。”王紫顿了一秒,没有想到司空长歌如此镇静,而且他似乎并不介意将这场比赛的主导权放在她手中,这种镇静一定不是建立在对她的信任之上,司空长歌也不像是那种会冒险的人,那是因为什么……

“呵呵,那就好……司空没有意见,还请丘院长宣布比赛开始!”司空长歌轻笑,这才扬声朝丘高义说道,不论别人怎么劝,他都只是淡然以笑之,并不改变主意。

“那好,既然双方都提出了彩头,那接下里我宣布、比赛开始!”丘高义满意一笑,长袖一拂,正色宣布。

丘高义身形展开,向评委席掠去,评委席比演武台还要高出五六米,设在演武台后方,欧阳侨笑着留给王紫一句‘期待你的表现’也跟了过去。

“怎么着,现在都怂了?”战文石这才晃着来到演阵院弟子面前,看着一个个精神远不如刚才的弟子们,满不正经的开口。

“文石老怪,我们输了那不是输你的脸啊?”高思源离得近,翻了个白眼问道,这个时候竟然也不装样子了,文石老怪直接叫出口了,虽然这称号战文石也知道,但面对面的时候他们也知道收敛的,现在嘛,战文石一点战术都不交代就让他们去打,心里对比拼的烦躁直接迁怒在战文石身上了。

“嘿!你小子吃了豹子胆了?敢这么称呼本院!”战文石一巴掌拍在高思源头上,恶声恶气的训斥,但也看得出虽然说得重,但并没有真的生气。

“哼……”高思源挨了一巴掌,鼻子里哼出一声,直接不说话了。

“我说你们,让你们上去玩一圈怎么了?一个个要赴刑场似的,你们就那么肯定你们不是道兵院那群莽汉的对手?”战文石好像很理直气壮的说道。

“文石老怪,你要是传授给我们点阵法,我们至于现在这样吗?您那恨铁不成钢的语气不能收收啊。”

另一人也不管了,冷哼了一声说道,这是三十年来,第一次有人直截了当的把战文石的过错摆在台面上说,有人想阻止,但也来不及了,看到战文石突然变化的脸色,众人心中又有些不忍,连那说话的男子也有一瞬间的后悔,但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他只能死撑着。

王紫墨眸扫过众人的神色,看来战文石不管演阵院其中还有别的故事……

“……嘿,越说你们越来劲儿了是吧,竟然敢挑剔起本院了!今天你们要是能过了这一关,本院会重新制作演阵院的课表,你们悠闲自在的生活结束了!”

战文石的气息几变,就在众人以为战文石会当场发飙的时候,却见战文石单手叉腰,另一首恶狠狠的指着众人,好像故意报复一般说道,只是战文石的话却让所有人直直愣了好半晌!他、他的意思是说,要重拾阵法,重振演阵院了?!

想到这一层,刚才还萎靡的众人顿时兴奋的有些难以自恃,这算是一个意外收获吗?在他们以为演阵院永远就是这样的时候,战文石打算重新教授阵法了?!

“呵呵,呵呵,院长啊,您说的是不是真的啊?您老都要屈尊给我们上课了啊?”高思源讨好的笑了笑,往战文石身边蹭了蹭,那样子别提多狗腿了。

“是啊,不亲自把你们整的水深火热,实在难消本院心头之恨呐……”战文石一副‘我就是以权谋私你能奈我何’的样子说道。

“是是是,是我们不对,是我们错了,院长您有气尽管朝我们撒,让阵法来的更猛烈些吧!我们一定不敢有半句怨言啊!”另一个修士也配合着说道。

“哼,你们给本院听好了,今儿你们都听王紫的,把今天的比赛给我比好了,别把司空……那什么来着,哦不准把司空长歌给本院输了!”战文石哼了一声,转而沉声说道。

“听王紫小师妹的能赢吗?”高思源趁机问道。

“让你听你就听!哪那么多废话,你的脑子呢?不能赢的话本院会让你听吗?”战文石又是一巴掌拍在高思源头上,绕口令一般说道。

“哦哦我听明白了,听王紫小师妹的就能赢,就不会输了司空师兄!”高思源揉了揉两次被打的头,很认真的说了一遍,虽然王紫一直没有吭声的,但战文石这一番出场好像很快就帮王紫把涣散的人心收拢了回来,众人多少相信了王紫,不、是相信了战文石。

“你们冷着干什么?还不给我上去!”战文石叉着腰大喊,又嫌弃的看着众人一眼,好像再说他那么聪明怎么会有这么一群笨弟子,然后也不管他们了,如灰色的身影一闪,再看时已经是身在评委席上了。

“王紫小师妹,我们也上去吧。”司空长歌道,道兵院的一万多人都已经站在了演武台上,反倒是他们该布阵的人还站在这里没动。

“你们别动!”王紫扫了一眼众人,竟是用命令的语气说道,随即很快的看了看七十八人所在的范围和演武台的距离,好在众人还记得要听王紫的,都没有动,不知道王紫要吩咐什么还是要做什么。

却见王紫水平着在面片拂过,像是展开一个犹如实质的卷轴,而众人也惊讶的发现,王紫其实是在身前画出了一幕能量板,而后,王紫一手伸出,食指和中指并拢,灵气从指尖均匀的涌出,一道连贯的细线极快的在那能量板上形成越来越复杂的符文!

王紫这竟是在画阵纹!

这一认识让所有人都惊呆了!王紫竟然在如此嘈杂的环境下气定神闲的画阵纹,而且看那阵纹的复杂程度,他们竟是没有见过也铁定画不出来的!而王紫却行云流水,好像只是书写一个笔画很多的字而已!

刚刚落在评委席上的战文石,回身一看时,竟发现王紫在画阵纹!虽然知道王紫一定对阵法了解不少,但这样直接的呈现她的能力还是让他吃了一惊!而此时,他更好奇的是,没有到达场地,王紫要画什么阵纹?

一开始是王紫吩咐众人别动,现在确实众人惊讶的忘了动了,而王紫几乎在两息之内就画好了那个阵纹,却见王紫双手抬起那阵纹,猛的一挥,那阵纹好像是知道方向一般,顿时笼罩了演阵院所有的弟子,而一阵白光过后,哪里还有演阵院弟子的身影!

再看时,已经整整齐齐站在那巨大的演武台上的人,不是演阵院的弟子是谁?

在先行一步的道兵院还在整顿人马的时候,演阵院竟然已经后来居上了!演阵院的弟子不敢置信的看着王紫,她刚才分分钟竟是布了一个传送阵!

此时众人心中一个个争先恐后冒出的疑问,你见过不用灵石布阵的阵法吗?你见过不测定五行方位就布阵的吗?你见过两息之内完成一个三百米的定点传送的吗?!

战文石那双浑不在意的眼睛陡然一亮,甚至亮的发光,如果之前还是抱着试探的态度,那么他现在完全肯定,这场比拼已经没有悬念了!

“定点传动,站老头,你做得到吗?”丘高义幽幽的问道,也被王紫这突如其来的一手惊的不小!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