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七十三章 你想怎么玩

战文石站定,还是那吊儿郎当的样子,只是帽檐落下一层阴影,柯雅志没有捕捉到那一瞬间他的眼神是什么样的,二人对峙着,柯雅志料准了战文石进退两难,想看他出丑的样子,战文石却是几秒钟都没有给出回应。

演阵院的弟子有些躁动,柯雅志欺人太甚,如今已经有了结果,他非要逼着他们再来一次,已经有人在低声咒骂了,却是没有指名道姓的骂,柯雅志要不是什么劳什子副院长,他们一定一人一脚上去把他活活碾死!

柯雅志找茬已经不是一两次了,这一次却着实有些卑鄙,没有问当事人就先通知了道兵院的院长和刑堂,让演阵院的人进退维谷,到时候不比也得比!

在柯雅志说完那番话之后,王紫几乎立刻看向柯雅志,墨色的瞳孔转暗,她是这场比拼首当其冲之人,柯雅志或许想算计的是战文石,她却是最直接被利用的人,本以为解决了一件事,却没想到更麻烦的事情紧随而至!

王紫眼眸扫过还没有动静的战文石,只等战文石如何回应……

“柯老啊,一个天梯迷阵,比来比去多没意思?我的弟子用两刻钟的时间过了天梯是这么多双眼睛看到的,再比一次也不会有意外,莫非,道兵院还能找出个打破这个速度的人?如果不能,柯老何不适可而止,若是到时候面子下不来,可别在本院面前恼羞成怒啊……”

战文石换了个姿势,环抱着双臂,曲折一只腿站着,战文石的个子比柯雅志高出半头,即便这样站着,柯雅志似乎也矮战文石许多,加上战文石说话从来不仔细看着对方,而总是一副爱答不理的样子,让柯雅志看着无端的火气直冒,二者一比较,倒是战文石从容胜了几分。

“哼,你也承认天梯迷阵无聊吗?本副院是替你考虑,选了你演阵院擅长的‘阵法’!如若选择别的,你认为你这一群乌合之众、会是我精锐之师的对手?”柯雅志冷笑一声,竟毫不遮掩的说道,在提到‘阵法’二字时,语气中的讽刺愈加明显。

“柯副院长还请您注意措辞,我们都是长天派的弟子,您身为堂堂道兵院副院长,竟然污蔑我们是乌合之众,为人师者不先自重,不知您是如何教育弟子的?”

“柯副院长,您对我们演阵院颇有微词,何不直接上报七位副掌门说明意见,哦,弟子想起来了,你曾经找了些所谓的联名上报七位副掌门要求解散演阵院,可演阵院至今仍存在的好好的,既然七位副掌门意见一致保留演阵院,柯副院长现如今屡次为难于我等,莫非是不服七位副掌门的决定?”

“五行圣人对长天派的贡献至今连掌门都感念三分,您却恨不得除演阵院而后快,您如此对待曾经的副掌门五行圣人,是不是也会如此对待所有有恩于我长天派的先人?”

“柯副院长的作为真是让我等打开眼界啊!”

柯雅志气愤之时说出的话,立马就引起了演阵院所有弟子的不满,几个弟子先后挺身上前,冷冷的反唇相讥,牵扯的也越来越远,一顶顶高帽子使劲儿往柯雅志头上戴,直说的他好像是忘恩负义、有心谋反、无视长天派规矩、肆意妄为之人,说的柯雅志的脸一阵青一阵紫,想来也是气极了。

“柯副院一时情急说了不好听的话,他也是忧心演阵院一直以来纪律散漫,恨铁不成钢的心意希望大家能够明白。”一个道兵院的先生上前安抚着说道,生怕柯雅志再说什么不可挽回的话,柯雅志本就不是个易于隐藏心思的人,现在更是碰到了他的宿敌战文石,更加不冷静了,当然不能任他在这个时候说话了。

“平日各个院派各自忙于修炼,切磋交流很少有之,演阵院与道兵院既然在此山门前遇到了,择日不如撞日,不若各自派人出战,我们切磋一场,互通有无也好啊。”另一个道兵院的先生紧接着也说道,柯雅志已经把事情弄到了现在只能进不能退的地步,他们只能尽可能的让演阵院的弟子心甘情愿的接受比拼,不然道兵院的院长和刑堂的人到了,又是一通是非。

演阵院的弟子纷纷不屑的哼出声音,这话说得轻巧,‘互通有无’,多么冠冕堂皇的借口啊,道兵院的实力和演阵院的实力不比都知道,再说人数在那放着呐,道兵院一万多人,演阵院整七十八人,所有的条件都不在公平的基础上,要怎么个‘互通有无’法?

“依本院看呢,互通有无就算了,道兵院乃是长天派第一大院,无所不学,学无不精,哪需要跟我小小演阵院切磋?”战文石晃悠着朝前走了几步,话说的算委婉了,就算事情到了这一步,他也不打算接下这一招。

“你们这帮小兔崽子,刚才说了让你们打道回府,怎么着,本院说话不管用了是吧?一个个翅膀硬了是吧?”战文石晃到演阵院的阵营前面,用土匪老大的口气训斥道。

“是是是,院长大人,我们这就撤!”众人一愣,才反应过来战文石这是让他们直接跑路,对于战文石这一赖皮的做法,虽然有失院长风范,但这事情放在战文石身上好像就见怪不怪了,而且,让他们真的跟道兵院的人比,到时候他们岂不是单方面被道兵院的人虐了?还不如先跑!

“战文石你!”柯雅志伸出一指指着战文石,气的两眼发红,这世上怎么会有这种人,没脸没皮到了一定的境界!

“柯老,请你注意措辞,本院是演阵院的院长,你是道兵院的副院长,按理说,你应该恭恭敬敬的行礼,再称呼一声战院长,你不会连这些都忘了吧?”战文石身后拂开柯雅志指着他鼻子的手,声音一如既往的不正经,眼睛却是从柯雅志身上扫过,一并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几个道兵院的先生。

被战文石眼睛扫到的几人,纵然一直都是这样的态度,但被战文石这样明确的说出来,几人心中还是有一瞬间的心虚,但也只是一瞬间的,让他们对眼前像个乞丐一样的院长示以尊敬,别说心里不行就是面上也装不出来。

“丘院长马上就到,道兵院的弟子们,还不快快列阵欢迎?”柯雅志竟然没有回应战文石的针对,反而猛地转身,跟等在远处的道兵院弟子说道。

“是!”道兵院的弟子齐声听令,一万多人顿时行动,在偌大的山门前摆开了阵势,恰巧将山门堵得严严实实的,演阵院的弟子刚要通过山门离开,就被牢牢的堵死在山门外!

这名为迎接道兵院院长、实为拦截演阵院弟子的阵势成功的激怒了演阵院的弟子,只见演阵院所有人同事摆开了架势,颇有现在马上立刻就打一场的意思,就算是寡不敌众,也不带这么被欺负的!

“柯雅志,这些果然都是你带出来的弟子……”道貌岸然却实则卑鄙无耻!战文石眯着眼说道,身上的气息第一次出现变化,有一瞬间的阴沉闪过,柯雅志咄咄逼人,今天的事情,没有一场比拼是不可能有结果了……

“彼此彼此……”柯雅志敏捷的发现了战文石的变化,气息反而变得轻松,扫了一眼快按耐不住的演阵院弟子,笑的好不得意。

“丘院长来了!”道兵院的一个先生先发现了极快飞来的几人,打破了战文石和柯雅志之间诡异的气氛,还有道兵院弟子和演阵院弟子之间一点即燃的紧张氛围。

“呵呵,别紧张别紧张,既然人都来了,就陪他们玩玩,平时你们不是挺会玩的吗?”战文石没再看柯雅志,飞身落在跟道兵院弟子对峙的自家弟子面前,还是那吊儿郎当的样子,叉着腰说道。

战文石这话绝对管用,刚才紧张的气氛立马没了,不是战文石的号召力多高,而是演阵院的弟子们一个个都在心里翻白眼了,这是一个院长该说的话吗?这种时候尽然嘱咐他们去玩,现在这情况能跟他们平时比吗?

“想怎么玩都行吗?”在众人都无语的时候,却听一个好听偏低的女声说道,这声音听得众人一愣,脑子稍微一转,才想起来这声音属于那个崭新的小师妹王紫的!

几乎是立刻,所有人的视线集中在王紫身上,惊讶于王紫会在这种时候发言,更好奇于王紫为何会有此一问!

战文石看向王紫,逆着的光线在那破烂的帽子下面打下一重厚厚的阴影,似乎也在想王紫为何接着他的话问下去了,也似乎在想他要如何回答王紫这一问。

“……当然,想怎么玩都行,只要你敢。”在七十八双眼睛共同的期待下,战文石伸了个大大的懒腰,满是胡渣的脸沐浴在正午的正午的太阳下,语气有些欢快,既然都是玩,那就玩大一点呗,他有点期待了呢。

王紫点点头,无视了众多好奇的视线,刚才也只是想跟战文石要一个保证而已,若是事情发展到了不可控制的地步,战文石都会处理,那她、该主动的时候就不会犹豫!

“你想怎么玩?王紫啊,你这人实在不好琢磨,有时候简单的我真是为你忧心忡忡,有时候一肚子坏水,就像现在,万一你把道兵院玩的栽一个大跟头,反正也是战文石收场,哎,真是个危险的美人儿!”邪彤眼睛亮亮的,露出十二分的兴趣,神识中啧啧的感慨着。

“你不想玩?就算要玩也要道兵院配合。”王紫看了一眼邪彤,一点都没在意邪彤对自己的评价,在神识中问道。

“想啊,怎么不想?这可是跟你玩的游戏,我怎么能不参与?你就说说,具体玩什么,要道兵院怎么配合?就算他们不配合,我也得想办法让他们配合不是?”邪彤笑道,体内沉寂的邪恶因子都有点复苏。

“你觉得,我能玩什么?”王紫没有直言,却是问道。

“哈哈哈……我懂了,我懂了!”邪彤低下头,一手挡在唇边,神识中大笑着答道,如果不是还记着她站在人群中,兴许就会笑出声了。

“那女人是谁啊?”这边王紫和邪彤聊的正欢的时候,那边卫子楚四人却是吃惊不小,卫子楚终于忍不住问出口,王紫和邪彤之间的气氛太和谐、太默契了!王紫何时有这样一个投机的女性朋友,他们怎么不知道?

“该不会是穷奇幻化的吧?”刚问出口,卫子楚就面色怪异的说道,实在是想不到别的答案了在,他们四人不知道邪彤也在情理之中,邪彤出现的几次都刚巧在卫子楚四人不在的时候,因此他们并没有见过,应该说是卫子楚四人没见过邪彤,而邪彤嘛……

“不会,她是演阵院的弟子,小紫的女性朋友只有邪彤,地狱七君中的邪君,这是小紫后来跟我说过的,但邪君会出现在这里吗?”玄武说道,现在距离有点远,他无法捕捉到邪彤的气息,但如果她真的是邪君,估计就算面对面站着,面对邪彤的刻意隐藏,他也不见得察觉得到。

“邪君?幽冥地狱的人来长天派?那真是有趣了……”慕千厷幽幽的说道,这里有王紫在,没有什么事情是不可能的。

“亥不管了,反正她又不是男人,我在想王紫殿下要干什么?她该不会接受道兵院的挑战吧?”知道有邪君这么个人存在,卫子楚的兴趣立马就转移了,他更好奇王紫殿下一会要干什么。

“柯雅志一定要促成异常比拼,小紫刚才赢了司空长歌,一定会被柯雅志当做话题,小紫是想把主动权掌握在手里,若是万不得已,不至于受制于人,战文石虽然表面看不管演阵院,实则在八个院长中的地位不低,也就只有些不了解情况的人以为战文石就是个摆设。”玄武温声说道。

“那就是说王紫殿下一会儿会出手了?那会是什么?现在咱们四个可是披着道兵院的皮,都不能帮王紫殿下,真憋屈!”卫子楚皱着眉头说道,这样分两个阵营站着的感觉真是不好极了!

“小紫紫会的东西太多,你认为那样拿出来对付道兵院最合适?”慕千厷笑着开口,早已经胸有成竹。

“道兵院一万多人,比什么都是演阵院吃亏啊,王紫殿下刚刚进入演阵院,那些人们会听她的吗?哎,真怀疑顺尧师傅的决定到底对不对……”卫子楚颇有些忧虑的说道。

“小楚楚,你的智商没救了。”慕千厷睨了卫子楚一眼说道。

“死妖精你有话就说,没话就闭嘴,别找小爷的不痛快!”卫子楚咬牙道。

“以寡敌众,以少胜多的办法,出了阵法还有别的?小紫紫现在身在演阵院,是水属性天灵根、地元期五层的弟子,你想让小紫紫跟道兵院的人拼法术吗?”慕千厷没有看卫子楚那不服气的样子,但也耐心的解释了。

“……阵法!我怎么……”没先到啊,卫子楚头一昂,绝不承认自己没想到!

这半晌,那道兵院的院长和刑堂的人竟是同时到了,来人除了道兵院的院长丘高义,还有闻讯赶来的道兵院其他几个先生,其中有一个也是王紫见过的,真是高蕴。

而刑堂来的人竟然是欧阳侨!身边还带着几个刑堂的人,欧阳侨还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来的路上已经基本上知道了这里的事情,一落在地上就在演阵院的人中搜寻王紫的身影,看到王紫就站在那些人中间的时候,笑容似乎更加明显了一些。

“欧阳副堂主,竟是劳您大驾了?”丘高义笑着上前跟欧阳侨打招呼,丘高义身穿一件八卦道袍,手执一柄拂尘,白发白须,颇有些世外仙人的感觉。

“连丘院长都出动了,我欧阳岂能言大驾?再说听说这里有大事,能一同热闹热闹岂不快哉?”欧阳侨拱手,亦谦虚的说道。

“哈哈,欧阳副堂主过谦了,且听柯老说说今天这是什么大事。”丘高义抚须而笑,做了个请的手势。

“诶,丘院长先请。”欧阳侨也做了个请的手势,执意让丘高义先走。

“呵呵,那老夫就不推辞了。”丘高义笑道,再推辞下去反而不好看了。

欧阳侨笑笑,二人先后来到上前。

“丘院长,欧阳副堂主,柯某今天请二人前来的确有件大事需要您二人才能做出定论,因此若有叨扰……”柯雅志拱手上前,恭敬的说道,与面对战文石时完全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态度。

“不叨扰不叨扰,柯老啊,你就直说呗,我二人好奇心正浓呢。”欧阳侨打断了柯雅志的话笑眯眯的说道。

“也好,今日柯某本打算带着道兵院的弟子再过一次天梯,却在来时,刚巧碰到演阵院也在,而且战院长的弟子刚刚结束一场比拼,胜出者据说以两刻钟的时间过了天梯,既然有此出色的速度,柯某想着,若能让您二位见证这一纪录的诞生岂不更好?因此才请您二位前来。”柯雅志三言两语交代了事情的经过,而且也巧妙的暗示了那速度是‘据说’,并没有可靠的依据。

“两刻钟?战院长?柯老说的可是真的?”欧阳侨心中惊讶,面上却是笑眯眯的问在那边悠闲的晒太阳的战文石。

“哈哈,文石啊,你的弟子中真有如此快的人?藏着掖着干什么?让老夫见识见识啊!”丘高义倒是直接的很,几步走到了战文石身边,笑着问道。

“不藏着怎么行?又让你抢了去吗?”战文石眼睛都没抬的说道,这看似不客气的话却是他一向的作风,只是奇怪的是丘高义不但没有生气,反而摸着胡须一笑。

“哈哈,你这老头真是小心眼,老夫只抢过你一个司空长歌,还没抢过来,这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你莫非要一直记着?”丘高义笑言,似乎跟战文石很熟络的样子,而且两人明明都是两个中年男子,虽然扮相都有些显老,但这样‘老头’‘老夫’的说着,真心有些怪异。

“嘿,那我就告诉你,今儿比拼的两人中其中一人就是司空长歌,另一人嘛,是我演阵院昨天才收的弟子。”战文石这才看了一眼丘高义,转而笑道。

“哦?司空是个不错的孩子,但既然你这幅表情,莫非比拼的结果出人意料,也就是那两刻钟过了天梯迷阵的人是那新弟子而不是司空?”丘高义轻抚着胡须,猜测着说道,但看大家的表情也知道自己猜中了,那这样的话,这件事就有趣了……

“那新弟子是何人?”见战文石又不说话了,丘高义也不在意,转身问演阵院的弟子,只是演阵院的弟子也不说话,丘高义略一思考,看来是柯雅志又将这演阵院的弟子们得罪了。

“司空,跟你比试的人是谁?”丘高义只能直接点名问司空长歌了,之所以不问柯雅志是因为,他不想事情接着恶化了。

司空长歌有些为难,演阵院的所有人都有意护王紫,他怎好说出口?正在他犹豫的时候,却是有人说话了。

“呵呵,丘院长,我猜我知道此人是谁。”欧阳侨笑了笑说道。

“哦?是谁?”丘高义问道。

“不满丘院长,昨天在所有的新弟子中便是此人夺得了过天梯的桂冠,当时的速度是不足半个时辰,没想到隔了一天,她的速度就直逼两刻钟,我想这跟战院长的速度也快齐平了。”欧阳侨笑着说道。

“还有此事?”丘高义更加好奇了,偏偏卖了这么半天的关子却没有人说明到底是谁。

“王紫,此人是你不是?”欧阳侨笑眯眯的看向王紫问道。

“……是。”王紫顿了顿,点头说道。

丘高义看去,却见是个气质极为出众的女子,姓王啊,竟不是世外域的人,可就说这身世间无二的气质,此人定非泛泛之辈,如何去了演阵院,还创下如此成绩?

丘高义惜才那是众所周知的,也是光明正大的,因此在说起司空长歌时才如此坦然,看到王紫这样的好苗子,当然希望能在自己的手下培养起来,战文石虽荒唐了些,但总有些天才误打误撞的到了他的门下。

“你叫王紫啊,老夫是道兵院的院长,既然你能用两刻钟的时间过天梯,可愿意再试一次,由我等见证,这一记录才能正式被长天派收录在内啊。”丘高义走近了些,却是平易近人的笑道,不远处的柯雅志心中咯噔一声,丘院长竟然对比拼之事只字未提!

“不愿意。”王紫看了看丘高义那花白的胡须,还有笑眯眯的小眼睛,竟突兀的想起很久很久以前的慧远方丈了,本以为丘高义跟柯雅志一丘之貉,没想到完全不是。

“哦?这是为何?此等荣誉,为何不想要?”丘高义有些诧异的问道,他都已经说了只是帮忙见证一番,如此还有不妥吗?

“五行圣人布此阵法本是考验进山之人,我已走过两次,一次见性明心,二次已知道这天梯迷阵道理何在,没有必要再走第三次。”王紫耐心的解释,如若对方不是那酷似慧远方丈的丘高义,或许王紫只甩给他一句‘凭什么要我走第三次’就没后话了。

“……哈哈哈哈,见性明心,见性明心啊!竟是个通透灵慧的弟子!”丘高义一愣,然后开怀的笑道,演阵院的弟子见丘高义这般反应,集体松了口气。

“王紫啊,既然你已通晓了这天梯迷阵的道理,再拿次迷阵做文章已然没有了意思,老夫和欧阳副堂主今天也不好白来,听说你想玩玩,道兵院的弟子基本上都在这儿了,你或者演阵院的弟子都想怎么玩,老夫命令道兵院的弟子奉陪,如何?”半晌,丘高义竟是出乎意料的说道。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