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七十二章 比拼升级

“你二人准备好了没有?”到达天梯底部,稍事片刻,战文石才向王紫和司空长歌问道。

“小师妹?”司空长歌点点头,又转而看向王紫询问,之等王紫点头就可以开始。

“嗯。”王紫点点头。

“那好,虽然是切磋,但既然王紫规定了时间,你二人也需全力以赴,本院期待你们精彩的表现。”战文石抛了抛手中传讯晶石,再一次嘱咐王紫和司空长歌。

“弟子明白。”司空长歌应道,王紫则只点了点头。

“好,准备、开始!”战文石打开的传讯晶石,宣布比赛开始!

王紫将道袍的下摆系在腰间,从容的跨上天梯,司空长歌侧头看了一眼王紫,这才也走进迷雾之中。

看着两人都消失在迷雾中,战文石才伸了个懒腰,帽檐下的眼睛笑的眯了起来,说实话,今天这场比拼本是他突发奇想的一个游戏而已,但在王紫后来补充了规定时间那一项的时候,这就不是一个简单的游戏了,这天梯上的迷阵虽然只是三阶阵法,但变化却是远远超出一个三阶阵法该有的,三刻钟,不是他不相信王紫,从客观的角度讲,就算没有阵法,一路直上山门,至少也要一刻多钟的时间!

再加上天梯之上至少五个迷阵的阻挡,就连他这个熟悉天梯之上所有迷阵的人也要堪堪两刻钟才能通过,换做是王紫和司空长歌嘛……双双过去了,演阵院今后的趣事定是不少,若是过不去,只不过在一望无数场的笑话之上再添一项而已。

战文石扶了扶帽子,快速的踏上天梯,天梯上的迷阵有几百上千个,而这些迷阵每三秒钟就会变幻一次位置,因此王紫和司空长歌在这场比拼中完全是处在公平的位置,不存在司空长歌比王紫更熟悉天梯的可能性,而战文石却不一样了,当年五行圣人布阵的时候他作为副手辅助这里的布阵,因此对天梯上的迷阵了如指掌,现在嘛,他必须从这些阵法的缝隙中用尽量快的速度到达山门前,不然王紫和司空长歌已经到了,他这个院长还被甩在后面就太荒唐了……

“他们进去了!可是雾太大,我们看不到里面是什么情况,好想知道司空师兄和王紫小师妹的进度!”山门前,众人巴巴的站在顶端,伸长了脖子往下看去,但无论他们怎么看,还是什么都没有。

“是啊,我记得这些迷阵不只有迷阵的,大多数是双阵,若是遇到难缠的战阵和陷阵,在实力上肯定是司空师兄占优势的。”

一人说道,觉得司空长歌胜出的可能性大,其实不只有他这样认为,演阵院的大多数人都是这样想的,司空长歌是演阵院唯一一个修为和阵法都遥遥领先的弟子,比起他们这些半吊子来说,司空长歌虽然没有经过阵法工会的认证,但他的阵师等级估计已经是阵法大师了。

“三刻钟,这也太悬了,王紫小师妹是不是玩的有点大,虽然我们也不会在意结果怎么样,但是这样挑衅司空师兄,若是二人在三刻钟之内都没出来,那要怎么算?莫非是两人都输?”旗子轩眼睛盯着那扑簌簌的流动的沙漏,心里为王紫和司空长歌都捏了把汗,让他一个时辰上来他都得玩命,这俩人倒好,直接把速度限制在三刻钟之内!旗子轩手一甩,又拿出了那本来是用来故作风流的扇子,这会儿扇着给自己降低点紧张感正好用。

“文石老怪过这迷阵只需要两刻钟啊,要放在五行圣人身上,估计只要优哉游哉走上来而已,至于速度吗、只有更少。”池天翰很认真的端着沙漏,却是说道。

“话不能这么说啊,这阵法是五行圣人布的,文石老怪当初是副手,对这里所有的阵法都一清二楚,就算不清楚吧,据说五行神人已经是阵尊了,就连文石老怪也是阵法圣师了,你把王紫小师妹和司空师兄跟他们二人比,你是太高看谁还是太小看谁啊?”旗子轩眼睛还盯着沙漏,却是不赞同池天翰说的话。

“只剩下两刻钟了,我们直接看结果。”

池天翰只说了一句,虽然理智上觉得就算三刻钟内真的有人能出来,那个人也一定是司空长歌,与其他人无异,他也有点觉得王紫有些自大过头了,可池天翰回忆起在人群中看到的王紫,冷静的好像完全抽离了这个纷乱的世界,他心里就隐隐有种疯狂的直觉,总觉得王紫会给所有人带来意想不到的结果,他越是提醒自己理智一点,这种直觉就越是疯狂。

“真希望两刻钟马上飞过去……”旗子轩有些焦躁的说道,加快了摇动扇子的频率。

“呦呵,前面那是那个院派的弟子啊?一个个都快滚下天梯了啊!”正当演阵院的人们紧张的等着结果的时候,一个刻意放大的声音突然从山门前传出,隔了一段距离,但却清晰的让演阵院的所有人都听见了。

“师弟今天第一天来演阵院不知道也实属正常,这应该是演阵院的弟子。”另一个人像是在回答前一个人的话,只是话中带着非常明显的不屑。

“啊?他们就是‘大名鼎鼎’演阵院的弟子啊!要不是刚才仔细看了一眼确定他们穿的就是长天派弟子的道袍,不然我真的会以为看到呀一群土匪,啊,师兄我这样说是不是不太好啊?”另一个弟子似乎恍然大悟的说道,虽然嘴上说着是不是措辞不妥,但那声音和语气却丝毫没有那个意思。

“不会,放心吧师妹,就算你说他们是土匪、是流氓,他们也不会在意。”另一个人神秘的说道。

“为什么啊?”果然,一个女子好奇的问道。

“因为他们就是以此自居的!哈哈哈……”一个男修士大笑着回答,同时伴随着很多人不加掩饰的嘲笑。

“那岂不是、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一个女子惊讶的说道,似乎很快就适应了这种气体讽刺演阵院的队伍。

“他们哪知道这个?在他们进入演阵院时候,早就没有了所谓的羞耻心呢……”那群人此起彼伏的应和着,尤其是见到他们说了这半天,一向听到风声就是动手的演阵院弟子今天竟然没有被他们激怒,真是罕见啊罕见,不过这丝毫不会影响他们借题发挥的心情。

“妈的,今天出来是不是应该算算日子的,竟然跟这群臭虫赶在了一个点,真他妈扫兴!”演阵院的一个弟子做了一个很恶心的表情,虽然不能现在撸袖子上去打,但是骂两句解解气还是必须的。

“哎,何必跟这群臭虫动怒,咱这儿还有正事呢,回头在慢慢算账,反正咱时间多的是!”演阵院的一个弟子扬声说道,演阵院的弟子一声接一声不屑的哼声,却硬是忍住了没有转身跟那群人对峙。

“怎么回事?”一个铿锵的中年男子的声音由远及近,一听这声音,刚来的那群人立马停止了奚落,齐齐转过身去迎接那飞身而来的男子。

“回副院,天梯已经有人在了。”一个男子站出来回道。

“谁?”那中年男子问道,此人正是道兵院的副院长之一、柯雅志,此时已经落在山门前的空地之上,身边还有几个道兵院的先生,还有一批弟子紧跟着几人落在山门前。

“回副院,是演阵院。”那人恭敬的回道。

柯雅志显得有些诧异,随即很快意味不明的笑了起来。

事实上来了这里的人是今天道兵院所有有课的修士,足足一万人有余,由柯雅志和几个先生带着前来,本来的意图也是想让这些弟子再过一次天梯,可是没想到竟然有人捷足先登了!而且是他们万万没有想到的演阵院!

山门前没有院派授课先生或者更高级别的人物许可,是不能随便来的,演阵院的人会出现在这里,那么就只有一个可能了,战文石一定也在这里,不然就算演阵院的弟子们再嚣张也不可能在长天派山门前撒野,这里看守的修士可不管他们背景如何,会无一例外的捆了他们然后扔给刑堂。

比起看到演阵院的弟子,战文石的出现更让来人注意,尤其是柯雅志,柯雅志此人能坐上道兵院副院一职,能力定然不弱,但柯雅志与战文石之间颇有些宿怨,柯雅志从不放弃能让战文石臭名远扬的机会,虽然他每次出招都不会在战文石那里得到响应,但这一次嘛……

“院长!”

几十个重叠的声音响起,是演阵院的动静,他们眼巴巴的看着那浓雾,好不容易看到了人影,却见是极快的走出来战文石,那身土黄色的粗布衣服越来越清晰的呈现在人们的视线中的时候,演阵院的弟子都是虚惊一场的表情,本来以为结果出来了呢。

“本院刚离开不到两刻钟,你们就这么想我?”战文石看了看那沙漏,随即开玩笑的说道。

“院长啊,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您知道王紫小师妹和司空师兄现在进展到哪里了吗?”旗子轩凑上去问道,是在等的着急。

“不知道。”面对旗子轩求知欲极其强烈的小眼神,战文石只幽幽的说道,余光中看到站在远处的道兵院的大批人,却没哟理会。

旗子轩有些失望,不过注意力很快也又回到了沙漏上。

见战文石已经出现了,而且从他们这半天的话中,也隐约猜到竟是演阵院的弟子在这里比拼!柯雅志不屑的笑了笑,觉得演阵院的人会出现在这里本身就是一件极其讽刺的事情,战文石打算组织完自己的开路,他却不打算就这么放过战文石。

战文石瞥到柯雅志正往这里走来,竟是从未有过的反感,平时不管柯雅志做什么他都可以当做没看见没听见,但是现在王紫和司空长歌的比拼进行到最紧要的关头,可不是他能来捣乱的时候!

“有人出来了!”

正在战文石想着怎么对付柯雅志的时候,赫连妹一声尖细的嗓音顿时把战文石视线吸引过来,条件反射的,战文石猛的转头,却见一个白色的身影极快的在白雾中穿梭,战文石那好像什么都放不下的眼睛中露出一抹不可置信,现在的距离还有些远,别人没有看出来,他却已经知道这人是王紫了!

在池天翰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战文石已经在沙漏上做了记号,他刚刚在这里站了不过两息的时间王紫就出现了,几乎是跟他同时出现的!也就是说、她过天梯迷阵的时间是、两刻钟!

“是谁?是谁啊?”有人急切的下了几阶去看。

“天哪!是王紫小师妹!”一人惊讶的大喊,这一嗓子几乎让所有人的眼珠子都掉了一地,这跟他们心中想的完全不一样!不管是人、还是速度,都完全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

“看到的司空师兄了吗?”戎沛白的神情很是激动,真的是王紫先出来了!那是不是可以说明,上午云痕峰破阵之事并非巧合,真的是王紫做的?那王紫岂不是阵法天才?!不不不、说不定她已经有了级别不低阵师等级!

“司空师兄竟然没有出现!”旗子轩惊讶的说道,记下了沙漏上的时间,手中的扇子也忘了摇了。

在众人惊讶的当口,王紫已经从容的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中,白色的道袍一丝不苟的穿在身上,足可见王紫一路几乎畅通无阻,像是在天梯上散步了一圈走上来的。

“王紫小师妹!你是怎么做到的?”戎沛白第一时间闪身过去,实在是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

王紫却是没有回答戎沛白的话,径自走到了池天翰面前,看了一眼沙漏,这个时间、其实比她预想中的晚了……

“王紫小师妹你知道吗?你几乎是跟院长同时出来的!”戎沛白好像没感受到王紫的冷淡,又激动的凑上来说道。

“呵呵,王紫啊,你遇到几个迷阵?”战文石比其他人都快的回神,笑眯眯的问道,整张脸上只能看到那双眼睛有些发亮的看着王紫。

“五个。”王紫回道。

战文石点点头,这是很正常的数字,演阵院、竟真的出现一个让他惊喜的人……

“王紫小师妹,你真的遇到五个迷阵吗?这也太快了!”

“该不会王紫小师妹本来就是阵法大师了?”

“不不不,你跟文石老怪不对不对,你跟院长同时出现,该不会你也是阵法圣师了?”

“那司空师兄岂不是输了?”

“天哪,我竟然忽略了这一点,司空师兄……”

等众人回神,都七嘴八舌的询问起来,对这个打破所有人认知的事情,实在是难以接受!司空长歌会输给一个刚入门的小师妹!

“干的不错……”不管别人怎么说,王紫走回了邪彤身边,邪彤胳膊往王紫肩膀上一搭,神识中赞赏的说道。

“你真让我惊喜,王紫……”这另一个带笑的声音是修皇的,王紫看了一眼修皇,却见修皇左边的唇角邪邪的勾起,眼中的兴趣表示的很浓烈,浓烈到甚至有种势在必得的感觉,王紫眉心微微皱了皱,莫名的有些抵触。

在王紫想着修皇对她的兴趣从何而起的时候,思维却突然因为视线中突然出现的人跳跃了,王紫微微侧了侧头,从演阵院一群弟子站着的缝隙中看去,后面的一群人中,她看到一双熟悉的眼睛,那双眼睛带着她熟悉的专注,也在穿过人群注视着她,是李战!

王紫动了动脚,却很快被肩膀上的手阻止了。

“别过去,现在你们可是两个阵营的。”邪彤也往那边看了看,提醒王紫,王紫看去,果然,李战那边的人很多,看样子倒像是道兵院全体出动了,而且正在朝着这边走过来的一个中年男子,看样子来者不善……

王紫收回脚步,再看向李战,这才看到李战身边还站着玄武、慕千厷、卫子楚,四人都是一致的一衣服,玄武倒没什么,白色的道袍更突显他温和的气质,卫子楚穿什么衣服好像都无法阻挡他身上的活泼。

倒是李战和慕千厷,李战穿白衣依然不改的冷然,却好像有另一种令人赏心悦目的俊逸,是他平时一身严肃的黑衣很难注意到的。王紫自见到慕千厷起就没见过她穿红色意外的衣服,也下意识的觉得慕千厷就应该配着那玫瑰一般妖冶却危险的色泽,可直到此时见到,才恍然发觉,慕千厷的妖冶是与身俱来的,那张扬和危险并存的气息,并不会因为一件衣服的改变而改变。

卫子楚伸出一只手挡在了李战的面前,朝着王紫做了个鬼脸,似乎在抱怨为什么先发现的是李战。

王紫的眼神有些软化,连带着从到了天梯就一身冷然的气息也有些淡化,看到四人让王紫现在的心情很好。

修皇顺着王紫的视线往后看了一眼,眼睛眯了眯,这四人在那天已经见过了,当时并没有在意,因为他的注意力几乎都放在了王紫身上,但现在嘛……王紫对这四人的态度明显跟所有人都有差别,有趣的是那四人看王紫的眼神,同时男人,他再清楚不过了……

“司空师兄也出来了!”戎沛白喊了一声,再次将众人的视线吸引了过去,众人看去,果真见司空长歌快速的向顶端掠来。

司空长歌停在众人面前,从容的放下系在腰间的下摆,依旧是离开时衣冠楚楚的模样,先是看了一眼池天翰的手中的沙口,三刻钟还没有到,却是随即诧异的发现沙漏上的另外一个记号。

再联想到此刻众人落在他身上欲言又止的样子,司空长歌几乎马上就明白了,王紫竟然比他先到了,而且看那几号,她到的时间竟然远远快过他,这些认识在脑海中很快处理好,再抬起眼帘时,司空长歌已经恢复那从容而绅士的淡笑,也很快看到了站在一旁的王紫。

“我输了,小师妹。”司空长歌上前两步,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淡笑着说道。

王紫看了看司空长歌,这人任何心思都不显于色,这种人要么真的心性淡薄,超脱世外,要么心机深沉,深谙隐藏……

王紫点了点头,输了就输了,让她说什么共勉的话也不太可能。

“师兄还是那句话,演阵院能有小师妹的加入,定是大家的福气,当然,我不会忘了最初的约定……”对于王紫的寡言,司空长歌似乎并不在意,仍旧淡笑着开口,在后来,司空长歌竟是停了下来,眼神扫过演阵院的众人,又看了一眼看笑话似的看着这边的道兵院所有弟子。

“今日我司空长歌在山门前与同门师妹王紫借五行圣人的迷阵比拼,如今胜负已分,王紫小师妹以两刻钟的时间通过天梯,我司空长歌以三刻钟的时间通过,胜负不言而喻!”

司空长歌将灵气集中在声音上传出老远,让后来的道兵院弟子也明白了这里到底在干什么,而且意识到事情的主角之一是司空长歌时,更多了几分关注,只是听到输的人是司空长歌,再加上王紫那可怕的速度,众人立马就不淡定了!

“比拼之前,我与师妹约定,日后若有人想挑战这一纪录,必须先过输的人那一关,也就是日后若有人想找王紫小师妹挑战,必须先过我这一关,到时还请大家守着这一规矩!”司空长歌加了几分法力,声音压过突然起来的议论声宣布道。

“呵,两刻钟?谁知到这样的速度是真是假?只凭你们宣布了,就可以作为长天派的记录吗?”反对的声音不少,但此人的声音一出,别人的声音几乎立刻就安静了,说话的人正是观望已久的柯雅志。

演阵院的人同时愤愤的看向柯雅志,却终是碍于身份不能逾矩,遂将眼神放在战文石身上,现在道兵院和演阵院的弟子都在这里,柯雅志是道兵院的副院长,战文石是演阵院唯一一个院长,若是战文石不做出明确的反击,演阵院的人很失望的。

“看到全过程的出了我演阵院所有弟子,还有这看守山门的几百弟子,是不是真的还要解释吗?柯老啊,你做不到的事情,也没必要怨艾我的本院的弟子能做到嘛。”战文石吊儿郎当的站着,指着那些伸长脖子往这里看的弟子说道。

“弟子们的确看了全过程,与司空长歌所说并无出入。”那些还来不及掩饰的弟子也只好证明,本来他们是没在意的,但被王紫那三刻钟的约定弄的好奇的厉害,因此才伸长脖子看了这好半天。

“那又如何?长天派的记录都是在至少两个院派的院长和刑堂之人共同监督下才产生,并且更改的,战院长,您该不会忘了吧?哦,我想起来了,您放任演阵院自生自灭已经有几十年了,不知道也正常……”柯雅志很没有诚意的笑了笑,铁了心毁了这场比拼结果。

“是吗?本院还真是不知道,既然这样……”战文石脸上并没有出现柯雅志希望看到的尴尬,反而很从容的说道,摸着那络腮胡不知道在想什么。

“那就当本院带弟子出来玩了,好了都听着,打道回府!”战文石想了半晌,却是出乎意料的说道,柯雅志想逼他做什么他再清楚不多,却偏偏不往他的坑里跳,反其道而行的说道,就算今天这比拼非正式,不出明天,也会传遍长天派。

“诶,战院长怎能如此说?既然大家都在这里见到了,这么着急回去干什么,不若再比一场,也好让我道兵院的弟子领教领教演阵院弟子的高招,哦对了,本副院已经派人去请道兵院的院长,稍后便至,还请战院长稍后啊。”柯雅志假笑着,却是闪身挡在了战文石身前,眼中有着算计得逞的光,等着看战文石变脸。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