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七十一章 天梯比拼

“来来来,站起来先让大家认识认识!”战文石挥手在讲台上变出一个桌子,随即一跳,很没有形象的坐在桌子上,晃着两条腿说道。

新来的弟子陆陆续续站了起来,王紫也站起来,除了王紫、邪彤、修皇三人之外,竟只有两个名叫骆雨、骆晴的姐妹花,石室外语骆家的两位小姐,原本的七十三人加上这新来的五人,演阵院如今的阵容是一个院长战文石、七十八个弟子。

骆雨骆晴两人很开朗,洋洋洒洒介绍了一堆,逗的大家直乐,世外域说小不小,说大也不大,不少人本来就是认识骆雨骆晴两姐妹的,相比起王紫三人,这些人只见熟络很多。

轮到王紫的时候,王紫只淡定的说了自己的名字。

“哦,听说过天梯迷阵昨天破纪录了,有人用了不到半个时辰不到就过了,刚巧那个人也叫王紫啊。”等五个人都介绍完了,战文石才不紧不慢的说道,眼睛看向王紫,打了个哈欠,好像并不是特别在意的问道。

听战文石这么一说,其他的弟子也是惊讶的看向王紫,其实知道这个消息的人也没几个,只因这帮人天天玩自己的都够了,闲事懒得管,但那记录如果真的是眼前的王紫破的,那就真的值得关注了。

“……正是弟子。”王紫顿了一秒,回答道。

“哦?让我想想,在你之前记录的保持者是谁来着?”战文石看向王紫,并没有特殊的表情,只是寻常聊天一般,手敲了敲脑袋,似乎在回想。

“院长啊,之前的记录保持者就是司空师兄啊!”一个声音提醒道,正是戎沛白,却见戎沛白坐在进门不远处,一手举起表示是自己发言,另一手指向指向身边坐着的男子,应该就是她口中的司空师兄了。

“哦哦,还是你记性好,你叫什么名字来着?”战文石呵呵一笑,满是络腮胡子的脸只能看到笑弯的眼睛。

“弟子名叫戎沛白。”看不到戎沛白的表情,但能听出她的声音略带无奈。

“哦,你这名字好听,好记,不过我好想在哪听过啊……”战文石口中重复了一遍,手摸着胡子说道。

“……那是因为您问过我不下五十次了。”戎沛白顿了顿,才嘴角抽搐的说道,战文石除了整天睡觉,性格也是怪咖之外,记性也很让人捉急。

“这样啊,我怎么不记得了?好了好了,这不重要,反正我以后一定会记住的啊,现在要说的是你旁边的司空……”战文石不在意的摆了摆手,随即看向戎沛白旁边的男子,可是后面的话却卡主了,因为他好像不知道那男子叫什么名字。

“司空长歌。”戎沛白很及时的提醒。

“对,就是司空长歌,你的记录被小师妹破了,没什么感想吗?”战文石问道,眼睛稍微亮了些。

“回院长,小师妹能力超群,当然是演阵院的福气,长歌作为师兄深表欣慰。”那男子的声音偏低,含笑说道。

“想不到司空还挺谦虚容人。”战文石看着司空长歌笑道。

司空长歌,六十年前入演阵院,个人的能力超群,修为地玄期四层,虽然不是演阵院资历最深的弟子,却是修为最高的弟子,人缘也是出了名的好,但这样的人好像注定了不会完全走在人群中,虽然亲切但总会有一个不远不近的距离。

他说出的话总会让人很舒服的接受,总是恰到好处,好像真的不会计较,真那么洒脱,就像现在,如此淡然的评价一个超过自己的师妹,也好像并不在意这一纪录的保持者是谁。

事实上司空长歌并不像演阵院其他弟子一样在长天派默默无闻,反而是演阵院乃至长天派的风云人物,常常活跃在长天派的各大活动中,曾经道兵院的院长甚至亲自建议过司空长歌转院前去道兵院,这代表着道兵院将会给司空长歌一路绿灯,然而所有人都没想到,司空长歌竟然委婉的拒绝了,虽然其他院派也想过挖司空长歌离开演阵院,但自那之后就绝了这样的想法,同样的面子,不会在司空长歌身上折两次。

在其他院派的弟子不理解的同时,司空长歌却是收获了演阵院弟子一致的高声拥护,觉得司空长歌也是至情至性之人,没有因为其他院派优渥的条件背叛演阵院而去。

“院长过奖了。”听到战文石的夸奖,司空长歌只笑着说道。

“这样吧,今天五个新弟子前来,我们演阵院说什么也得迎接一番的,可你们这帮兔崽子就就知道玩也没有准备这些,还要我操心,那么让我想想……”战文石笑了笑,手一撑,从桌子上跳了下来,在地上来回走了几圈,似乎真的在想什么欢迎仪式补救一下。

众人奇怪的看着战文石,欢迎新弟子这样的活动什么时候搞过?竟然还怪起他们了?虽然不知道战文石今天这是抽什么风,但如果真要弄个欢迎仪式什么的,当然越热闹越好,因此也不乏许多期待。

“今儿天气不错,演阵院的弟子也都在这里了,不如一起出去热闹热闹吧。”战文石在门口站定,眯着眼看了看明晃晃的太阳,突然打了个响指说道。

这个时间快到正午了,阳光很是热烈,再一次站在山门前,依旧是不输于昨天初见时的震撼,这样将整个世外域大大小小的山川河岳尽收眼底的感觉,着实让人心中豪气万丈,好像不管以前走过多少路,就是为了今朝能够站在如此高处俯瞰众生一般。

不一样的是,昨天王紫还是没有正式入门的弟子,今天却已经是名副其实的长天派、演阵院的弟子了,而且,只一天的时间,王紫对长天派的认知已经天翻地覆,昨天之前,她或许还带着一丝朝圣的心情来到长天派,如今,她骨子里却是充斥着对长天派的冷意、对世外域的冷意,这样的冷意,不到她父亲的事情明朗之前将会一直、一直存在。

二此时,因为战文石突发奇想的一句话,演阵院七十八人齐齐聚集在了长天派山门前,面前就是浓雾弥漫的天梯,一望无际的浓雾更让这山门好像是空之城一般,突兀的屹立在高不可攀的巅峰!

“院长啊,您有什么妙招,还请示下啊,弟子们也好给您跑跑腿啊。”众人瞧瞧的议论了半晌也没猜出战文石这突然的举动是什么意思,难道是带着他们来这看风景的?

看守山门的长天派弟子也奇怪的看着演阵院这集体出动的样子,一般情况长天派的弟子是不允许来山门这的,也是因为战文石在所以他们才能出来,那些看守山门的弟子眼神虽然隐晦,但也不难看出眼底的讽刺和鄙夷,大概心里在想,演阵院的弟子每天不务正业到处折腾就算了,这次竟然是院长带着出来玩,不过战文石平时的风评也没好到哪里去就是了。

“很简单啊,不是要热闹热闹吗,这天梯上的迷阵是当初五行圣人布下的,单以破此迷阵的速度来说,先后两次的保持者都是我演阵院的弟子,这一点让本院颇为自豪啊,既然司空和王紫都在这里了,不如就让大家见证一番,再比一次如何?”战文石站在最前方,扬声说道。

“……好啊!弟子们能有幸见证这样的大事,自然愿意!”

众人一愣,没想到战文石打的是这个主意,他们怎么可能不同意啊?司空长歌的能力是毋庸置疑的,王紫的修为却远远差于司空长歌,如果王紫昨天真的是毫无准备的情况下破了司空长歌的记录,那她来演阵院的目的就不言而喻了,或许王紫真的是个阵法天才呢!能够见识到两个高手比拼,这么热闹的事情他们脑子秀逗了才会不同意啊!

“是啊,司空师兄和王紫小师妹都是我演阵院的弟子,即便如此,在对待五行圣人留下的考验何中,我们还是慎重为好,若是能在大家的见证下分出个胜负,将新的成绩公诸于众,也算是我演阵院的大事一件!”

戎沛白从人群众中上前几步,激动的说道,好像特别热衷于此事,她昨天只出去转了一圈就回到月阴山房间内研究阵法了,竟然没有听说王紫在天梯的一番作为,现在看王紫的眼神都有了几分狂热,她比其他人更想知道王紫是不是那块阵法料子,而且,她越回想早上的事情就越觉得不对,五行圣人布置阵法一定会将所有的巧合考虑在内,半路上被破的阵法肯定不是巧合,绝对不是她自己,那么就要么是邪彤、要么是王紫,有了天梯一事,她越来越多的怀疑王紫了,既然王紫自己不说,倒不如借战文石这一提议试她一试。

“对!司空、王紫,试试吧,阵法的较量没有高低,只有切磋,我们都想知道呢。”池天翰也上前劝道,这些人中,池天翰和司空长歌的关系最为亲近,跟王紫也算刚刚认识,见司空长歌这半晌一直淡然的笑着,并未表态,因此才有此一说。

“长歌倒是没问题,正如天翰师弟所言,阵法的的较量一向只有切磋,我们只要进步,不要胜负,只是小师妹毕竟刚刚进入演阵院,距离上一次长歌过天梯迷阵也过去十五年了,让长歌跟小师妹比,好像长歌占了诸多便宜。”

司空长歌淡笑着开口,一身从容带着潇洒的气度展露无遗,司空长歌这一番话不仅说明了他创下记录的时间已经是十五年前,也就是说再比一次,王紫刚刚摘到的桂冠指不定就要奉还给司空长歌了,同时也说明白了,他在很多地方都占有优势,这是明摆着的,给足了王紫主动的选择机会,充分的展露了司空长歌进退有度的甚是气度。

战文石叉着腰站在最前面,就看着眼前的一群弟子们自己解决,笑眯眯的脸上也没有了之前梦游一般的样子。

“王紫小妹啊,你就试试呗,能跟司空师兄切磋一次不容易的,你看啊,十五年来不知道多少人想跟司空师兄当面比一场的,今儿可是我们演阵院所有的人还有院长大人给你二人捧场,师姐我是没有那个本事,要不然二话不说,师姐一定先上了!”

戎沛白上前几步凑到王紫面前劝说,眼神有点不敢放在王紫脸上,刚才激动的情绪到了王紫跟前就有点熄火了,她总觉得王紫不愿意的,所以才想着那么推波助澜一番,可真站在王紫身边了,又感觉自己做了什么亏心事似的。

“王紫小师妹,现在整个长天派现在早已传遍了,过天梯迷阵的速度保持者已经不是司空长歌,而是王紫了,司空在长天派的名声也不小,这些年想找司空的人是没有办法了,但要找一个刚进门派的新弟子,好像容易了很多,到时候挑战的帖子雪花儿一般飞来,你是应还是不应?还不如趁此跟司空一比高低,绝了以后的麻烦。”

池天翰想了想,笑着又跟王紫解释一番,不想让王紫觉得他们在逼她,一来大家只是单纯想看看热闹,二来也想确定一下演阵院是不是真的多了一位天才,不过池天翰说的也的确是非常客观的事情,演阵院不许弟子私下恶性竞争斗殴,却是自古都有着正当挑战的传统,挑战者都会递交正规的挑战贴,一旦被下了这样被冠以切磋和交流的挑战贴,被挑战的人如果不接受,会成为长天派上上下下看不起的人,是大家眼中的弱者。

王紫的名字经过欧阳侨一番可以的宣传,现在基本上已经飘的整个长天派中人人皆知,也就只有演阵院这帮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管自己玩的弟子不知道了,因此池天翰说的的确是很有可能的现实。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劝,司空长歌只是淡笑着负手而立,只等着王紫的决定,倒不是认定了自己就是赢的那个,而是好像无论输赢他都能淡然接受一般。

“不想比就不比,要不我代你比一场,这场风头,我帮你出了?”在别人还在巴巴的等着王紫回答的时候,邪彤在神识中笑道。

王紫掀起眼帘看了一眼邪彤,对于被战文石以欢迎为名弄得这一场比拼其实是有些反感的,战文石既然不管演阵院的事情,为何还要试探于她?欧阳侨怎么算计她是一回事,战文石也掺一脚是另一回事,池天翰说的轻松,当真以为她不清楚演阵院的事情吗,不管她接不接,之后的麻烦都不会少,若是接了,战文石这里定也会对她留意几分。

“不想比吗?”在王紫思虑的同时,却是另一个声音在脑海中响起,王紫微微有些诧异,竟是修皇,修皇就站在她左边,好像从演阵院出来他就一直跟在她身边,此时虽是询问,但分明是维护的语气,好像只要王紫说一声不愿意,修皇就会挺身而出。

“王紫,你无非是不想惹麻烦,不若我帮你比这一场,只是,你得先传授我一下一定能赢了司空长歌的诀窍。”修皇的话落没多久,邪彤的声音再度在王紫脑海中响起。

见王紫一直没有回答,邪彤和修皇同时迈出了一步,好像都有揽下比拼的打算,王紫心中清楚邪彤定是不愿意见她为难,但邪彤厉害是厉害,天梯的迷阵却不是光靠实力就能破了的,尤其是面对司空长歌这样对阵法本就颇多了解的对手,至于修皇,她完全不清楚修皇意欲为何,但这是她的事情,她还不至于让一个还不算认识的男子出头。

“我同意。”王紫同时按住了邪彤和修皇,自己上前两步,邪彤说的对,她就是不想惹一些麻烦,尤其是今天这场逼迫还是别人一手策划的,她处于半被动的地位。

邪彤挑眉,虽然王紫去做她不想做的事情,但是此时若是王紫能够亲自出面,那是再好不过。

修皇收回刚刚迈出一步的脚,看着缓缓离开自己手臂的手,心情莫名的飞扬了一瞬,如果是王紫决定的,他也很想看看王紫能做到什么程度。

“哈哈,既然王紫同意了,司空和王紫准备一下,一会我送你们去天梯脚下。”直到这时,战文石才笑着上前,扶了扶帽子,颇为体贴的说道,嘱咐了二人放松一些,这只是同门弟子只见小小的切磋,诸如此类的话。

苦口婆心的劝了半天,见王紫终于答应了,跟着看热闹的人们也算是松了口气了,一时间赌惯了的人又忍不住吆喝人下注了,只是刚刚喊了一嗓子就被战文石一手拍在脑袋上,顺带着把其他人那点下注的小心思也拍没了,拿刚刚入门的小师妹下注,好像的确不太合适,几人惺惺的收回了临时,只好心里猜测一下过过瘾了。

“行了,你们这帮小兔崽子待在这里,敢乱走一步回头都有你们好看,本院送司空和王紫下去就马上上来,来来来,就你吧,池……池什么来着?”战文石转过身,叉着腰跟众人吆喝,伸手指着池天翰,却又叫不来他的名字。

“弟子池天翰。”池天翰很快报上自己的名字。

“对,就是你,天翰啊,你把这些人看好了,等一会,还有这个你拿着,等司空和王紫开始了,我会将信息传给你,你马上计时,知道了吗?”战文石说道,扔给池天翰一个传讯晶石。

“是,弟子领命。”池天翰拿好手中的传讯晶石,表示自己一定会谨慎对待。

“嗯好,司空、王紫我们先……”战文石转身招呼王紫和司空长歌下天梯,可话没说完,竟然被王紫打断了。

“等一下。”王紫竟然会在中途打断,这是谁都没想到的,不知道箭在弦上了,王紫还会说什么。

“王紫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战文石抬了抬帽子问王紫,并不觉得王紫会变卦。

王紫看了看战文石,却是直接拿出了一个沙漏,操控着沙漏留下一定的砂砾时,施了法术定格了沙漏。

“一会解开这个下封印,比拼的时间定在三刻钟之内,没有出现在这里的人算输,输的人要宣布,日后要有这样无聊的挑战者,必须先过输的人那关,不能越过他挑战赢的人,我说的、清楚吗?”王紫将沙漏交给池天翰,好听偏低的女声清晰的响起,第一次听到王紫说这么多话,不只是因为那声音太好听,还是话的能容太嚣张,众人竟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呵呵,本院听说你昨天通过上来的时间是半个时辰,现在就把时间规定成三刻钟,一下子缩短了这么长时间,看到你有上进心本院深表欣慰,但是不切实际的目标只会浪费这场比拼啊……”

战文石摸了摸那扎手的络腮胡,笑着说道,虽然是在劝,但并没有多少诚意,反倒是暴露了自己之前的漫不经心,看他现在的样子,倒像是一早就知道王紫就是昨天破纪录的人,而且还知道的很清楚的样子。

“司空师兄,可以吗?”王紫转身,直接面向司空长歌问道,她是打算接受这些麻烦了,但她也心下发过誓,从此,她不会让自己陷入被动的地位。

“小师妹都有如此进步之心,师兄怎能做了不好的榜样?放心吧,师兄定会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尊重小师妹的决定。”司空长歌绅士的笑道,一切以王紫所说为准,从容不迫,而且表示不会放水,不只是关乎个人的名誉,也是对对手的尊重。

“哈哈,不愧是我演阵院的弟子,好好!天翰打起精神,等本院的消息!”战文石大笑一声,率先飞身进了迷雾中,示意王紫和司空长歌跟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