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七十章 战文石

“怎么了?”戎沛白飞身落在王紫和邪彤身边,探头顺着二人的视线看去,一看之下却是吃了一惊。

‘快、走!’

戎沛白回头跟二人做了个口型,鬼鬼祟祟的样子,跟做贼似的,蹑手蹑脚的往后退,可退了几步见王紫和邪彤还站在原地没动,只好不停的摆手加挤眉弄眼,王紫奇怪的看着戎沛白,战文石早就发现他们了,多此一举干什么。

“站住……”还在戎沛白夸张的使眼色的时候,一个声音幽幽的响起,虽然低,但瞬间就吸引了三人的视线。

“呵呵、呵呵,院长啊,您继续睡啊,我们马上就离开这啊,不打扰您休息啊……”戎沛白干笑几声说道。

“刚才路上发生了什么事?”战文石的声音继续从那破烂的帽子下面传出,声音倒是挺好听,就是好像完全没在状态,让人听着感觉这人根本不是认真在问,而是无聊的闲扯而已。

“额?……哦哦,没什么大事,就是、就是云痕峰的阵法莫名其妙的被破了一个。”戎沛白刚开始没听明白,待反应过来战文石问的是什么的时候,身形一闪扒在了门框上,弹出个头小声说道,眼神看着摇椅上一直没动静的院长,不知道这事够不够让他移动那尊贵的脚步去看一眼的……

“……谁破的?”过了半晌,就在戎沛白以为他又睡着的时候,却听战文石幽幽的问道。

“弟子不知道啊,太奇怪了,我们刚打旁边过,一阵火光冲天而起,几秒钟之后那阵就破了,弟子想破脑袋也想不到是因为什么,难道是有灵兽不小心发了一个火球正好打中了那阵法的阵眼?院长啊,您要不要……”戎沛白疑惑的说道,随即斟酌着要不要劳驾战文石去看看,虽然战文石基本上不管演阵院,但他自己可是实实在在的阵法圣师,额,虽然这也是听说……

“你们?你跟谁?”战文石却是问道。

“哦,就我身后的这两位啊,演阵院的新弟子,王紫、邪彤两位师妹。”戎沛白指着身后的王紫和邪彤介绍道,虽然战文石根本没有看。

“……行了,玩你的去,别打扰我休息。”战文石的头转了转,身体也调整了一下位置,却是懒懒的说道,看样子是要接着睡了。

“……哦哦,弟子告退。”戎沛白嘴角狠狠的抽搐了几下,才小声说道,示意王紫和邪彤走吧,心里的小人儿正在抓狂,在她以为战文石会因此关注一下演阵院的时候,竟然就只是随便问了问,然后跟梦游似的又把她打发走了!就不该相信这个只会睡觉的院长是吧?啊?!

王紫收回视线,刚才打量的视线虽然不着痕迹,但也逃不过她的警觉,战文石,修为高深,阵师的品阶也不低,偏偏是这幅不着调的样子,虽然是演阵院的院长,但基本上就是个摆设,他从没想过整顿过演阵院吗?院长尚且如此,何以能要求弟子如何勤勉……

那边巴巴等着的一群弟子看到三人离开了学堂的范围,这才嬉笑着又凑上来,一个个上上下下的打量着王紫和邪彤,邪彤还偶尔笑笑,三分邪气、七分魅惑,本来不太出彩的容貌,却是因了那一身独特的气质让人过目不忘,再仔细看时,那张最初不引人注目的脸也越来越好看起来。

不管在什么场合下,王紫好像都有着能屏蔽窥探的本事,总是在不得已之下,那一身另类的气质才会被人注意到,就比如现在也就三人而已,戎沛白是这里的师姐,视线的焦点也就王紫和邪彤了,当然大量完了邪彤,众人的视线才不可抑制的停在王紫身上。

只是,这一看之下,刚才哄吵的氛围都有半晌的凝滞,那身穿跟他们同样的道袍的女子,第一眼看到,众人竟然齐齐失语了,不知该用何种词汇形容眼前的女子,只能一遍遍的问自己,这世间果真有如此美的无可挑剔的女子?

有的女子妖娆,有的女子清高,有的女子灵秀,有的女子艳丽,有的女子冷然,人们习惯了在这样的认识中寻找佼佼者,用各种各样的修饰词为不同气质的女子打分,可面对眼前的女子,那样美的令天地失色的容颜,顿时觉得,也许那些修饰词只是为一个不完美的女子找的借口,只因女子妖则不灵,艳则不秀,冷则不艳,秀则不魅……

而王紫的美,像是一块旷古绝今的璞玉,那样没有经过任何打磨的美,竟生生攥紧了众人的呼吸,那精致的无可挑剔的容颜静静的藏在她那好像谁也走不进的世界内,即便众人对于女子的审美观一直都是长发飘飘为美,然看到眼前的女子一头柔软的短发,细碎的刘海轻轻的拂过眼帘,半露的耳垂,更比那白色的道袍莹润了不知多少倍的肌肤,让人不由心生荒唐却真实的感慨,那衣服何其有幸,能离那女子如此近……

许是疑惑眼下的情形,王紫微微抬头,视线掠过面前围了一圈的人,同样的衣服却是造型各异,唯一一致的是这一双双眼睛都直愣愣的瞧着她,王紫眉心几不可察的皱了一下,心想自己穿白衣果然不好……

“呵呵,你们打算看到什么时候?”邪彤笑的格外肆意,伸出手在视线的汇聚处打了个响指,戏谑的说道。

“咳咳……”

“咳咳咳咳……”

“咳咳……咳咳……”

此起彼伏的假咳声响起,引的戎沛白直接笑的直不起腰来了,那帮人被邪彤一句话说的如梦初醒,表情一个个的都怪异的很,想他们也都是世外域二十八个家族内的公子哥儿,见过的美女绝对不能算少,可刚才那是他们吗?

不过,懊恼归懊恼,好笑的是一众人下意识的动作,竟都手忙脚乱的整理着自己那七扭八歪的衣服,可能是看到王紫一丝不苟的穿着,他们下意识的想找些共同点罢了,有几个竟然直接捂着脸飞走了。

“敢问、二位小师妹芳名啊?”

一个男子整理好衣服,不知道从哪摸出一把青色的羽纱铺面扇,一抹金玉丝线吊坠,故作风流的摇了摇,上前几步站在了王紫和邪彤面前,轻轻甩了甩脸颊一侧刻意梳理的头发,俊逸的面容中镶嵌着一双单眼皮的含情眼,笑容中带着恰到好处的真诚,然而眼神看着一个人的时候,偏偏有几分多情,那男子本是想直接问王紫的,但直到走在二人面前,却怎么都无法自在的跟王紫攀谈,转而视线放在了看似好交流的邪彤身上。

“邪彤。”邪彤笑着报上名字,却坏心的没有帮忙介绍王紫。

王紫垂着眼帘,似乎没有听到那男子的问询,也没有看到那人的接近,而那男子明明问的是‘二位小师妹’,没有得到王紫回答的男子面上的笑有一瞬间的凝滞,随即看向王紫,若是换做他人,他的第一反应一定是这女子假清高,然而面对的是王紫,他怎么都兴不起其他的想法,只觉的莫非自己唐突了美人?

“好名字啊,邪彤……跟师妹的气质颇为贴合,胖妹刚才说二位小师妹一人名叫邪彤,一人叫王紫,这位小师妹便是王紫喽?”那人竟然没有尴尬,愣了一瞬之后试探的问道。

“嗯。”这一次,王紫才抬起眼帘看了面前的男子一眼,点了点头。

“……在下旗子轩,是你们的师兄,以后在长天派,两位小师妹的事情就是我旗子轩的事,哪怕是芝麻绿豆大的事情也随时恭候二位小师妹的传唤!”

旗子轩一愣,心脏处狠狠一震,他自己都不知道用了多大的力气才让自己从那漩涡中全身而退,转而有些僵硬的说道,直到视线错开了那双沉的望不到底的眼睛才慢慢冷静下来,只是冷静是冷静了,却又有种怅然若失的感觉。

“子轩你会不会说话啊,小师妹的事情哪有什么芝麻绿豆大的?随便一件那都是值得作为师兄的我们赴汤蹈火在所不惜啊,你们说是不是啊?”旗子轩的话刚落,又走上来一个男子推开旗子轩笑呵呵的说道,最后一句是扬声问身后一群人的。

“当然是!”那群人不正经应和。

“对对对没错,我也就是这个意思,只是第一次面见小师妹,难免太紧张。”有了一帮朋友的起哄,旗子轩心里那点怪异的感觉好像突然就消失了,恢复了一脸带着玩笑又带着轻挑的笑。

“切,紧张?不要掩饰你不称职的表现,两位小师妹刚刚来不知道,我们还不知道你几根葱吗?见到道兵院的元蝶师姐,一准立马倒戈!所以啊,两位小师妹千万别听他的,有事喊我的就对了,我叫池天翰,呐呐,以后绝对随传随到!咱演阵院的师妹,以后绝对得供起来啊,那什么长天美人册,照我说第一名该易主了!哈哈哈……”池天翰在损旗子轩的同时不忘说王紫的好话,这话好像说的深的众人的心意,那帮男修士又是一阵响应。

“多谢几位师兄抬爱,只是,我们就在这里站着吗?”邪彤笑眯了眼,一手搭着王紫的肩膀,看似随意的搭着,其实暗中使了劲儿阻止了王紫的离开。

“那哪能,两位小师妹快请这边来,都是师兄疏忽了,竟然让两位小师妹站了这么久,来来来,快坐着。”池天翰殷勤的请王紫和邪彤来到那池塘边,一挥手在地上放置了几张桌椅,竟还有一个茶桌,俨然一个齐备的会客厅,另外一个的男子很快跑过来麻利儿的泡茶。

“这里风景真好。”邪彤环顾四周,笑道。

“那必须的,就这云痕峰,除了山上动不了的阵法,都是被师兄们玩遍了的,这上面的每个地方都是师兄们自己照料的,能不好吗?”池天翰也坐下,颇有些骄傲的说道。

“呵呵,邪彤师妹啊,就光说这看风景的地儿,整个长天派除了山门前就是咱云痕峰了,当然,帝神峰那是咱没去过的,不过这也够了,绝对比其它院派享受!”那泡茶的男子行云流水的跑了茶,端给邪彤。

“看出来了。”邪彤笑了笑接过茶水。

“王紫小师妹,思源泡茶有一手,你也尝尝。”

池天翰端了另一杯茶递给王紫,邪彤抬眼看了看,心下留意了一下这个池天翰,表面上跟众人嬉笑起哄,却是这群人中自始至终没有出现大的情绪起伏之人,可见此人的心性远比其他人高出许多,而且她和王紫一听便知是仙界来的人,这些人竟然还能如此高规格的相待,真的是因为演阵院太长时间没有新弟子了吗?

王紫转着手中的茶,喝了两口,听着邪彤和这帮人侃侃而谈,戎沛白不知道跑到到哪了,赫连妹待在老远的地方晒太阳,头一点一点的似乎睡着了,也没看到旗妩月,听邪彤有意无意的打探,这演阵院总共才有七十三人,而且全部都是世外域的人,长天派对世外域招收新弟子是三十年一轮,这些人中基本上都是近三百年间进入的演阵院,虽然他们说的隐晦,但王紫却也听明白了,这些人天资不错,却都是冲着演阵院自由的氛围来的。

正在众人聊的热闹的时候,却听到一阵奇异的钟声,并不刺耳,反而很柔和,不过众人的脸色却很奇怪。

“怎么了?”邪彤问道。

“文石老怪着急我们上课,这是上课的钟声。”旗子轩掩着唇压低声音说道。

“真是怪了,文石老怪今天怎么有心情上课?难道是因为今天有新弟子?”高思源奇怪的说道。

“走吧两位师妹,文石老怪一般不上课,但要是他召集上课就一定不许人缺了,不然这老怪整人的发自也不少。”池天翰站起身来说道,众人也很扫兴的往学堂走。

“呵呵,我也想见见这位院长。”邪彤站起身来,笑道,跟着众人往前走去。

“他平时都讲些什么?”几人慢慢悠悠的往过走,据池天翰来所,钟声响起后的一刻钟内到了就行了,中途,邪彤开口问道。

“有时候会讲几个阵法,有时候会出一些阵法模型让我们演变,也会布一些阵让我们破。”池天翰回道。

“听起来院长还挺负责啊……”邪彤笑道,她以为即便是上课也是瞎扯的。

“邪彤师妹啊,这也只是听起来啊,文石老怪的阵法要么简单的人分分钟就能破阵,要么难到人一整天都想不出什么招来,而遇到这种情况,文石老怪就会让我们集体打坐三天,再不然就会勒令我们月末滚去历练塔!”高思源在一旁补充道。

“这很过分吗?”邪彤耸耸肩道。

“哎,对于我等闲云野鹤,稍微来点规矩就会让我等如缚加锁啊,小师妹日后就会明白了……”高思源抬头四十五度角望天,做出一副高深莫测又带点忧伤的表情,叹了口气说道。

“别吹了!你不适合这个表情!”旗子轩一手拍在高思源头上,很不给面子的说道。

“喂喂,有这么拆兄弟台的吗?”高思源顿时低吼。

“别听他胡说,其实文石老怪以前是很厉害的阵师,只是三十前才突然撒手不管演阵院,而我们基本上都是三十年前入派的,不巧赶上了文石老怪失去了的带新弟子的激情,反正现在就是混日子呗……”旗子轩说道,对于他们演阵院的性质,说起来毫不尴尬,身在如此严肃的长天派,竟有如此懒散的一个角落,怪不得长天派的其它院派都瞧不起演阵院。

“嘿嘿,邪彤小师妹和王紫小师妹怎么会想到报名演阵院啊?”高思源好奇的问道,这个问题忍了好久了,实在是想知道的厉害,仙界的人拼死拼活的就是想挤进长天派得到一番修炼和成长的,可选择演阵院绝对不是一个明智的决定啊……

“因为、她啊。”邪彤笑了笑,指了指王紫,竟是把话题扔给了王紫。

“哦?邪彤小师妹跟王紫小师妹的关系好到如此地步?竟跟随王紫小师妹而来?”池天翰笑问,却轻巧的避开了了话题,没有继续深究,也巧妙的让王紫避开了这个话题,王紫看了看池天翰,池天翰回以一个坦然的笑容,竟让王紫拿不准这池天翰是什么意思。

邪彤笑着点点头,默认了,到底是没有问出原因,高思源有些失望,不过也没继续纠缠这个话题。

众人来到学堂的时候,战文石还在那摇椅上睡着,众人落座之后就没在说话,安静的氛围中只有战文石忽高忽低的呼噜声,旗子轩给二人做了个放轻松的表情,战文石就是这样,如果他不想起来,估计这课也没戏了,众人只能等着他醒来了才能离开。

听到钟声的人不论远近都在极快的往这里赶,一刻钟的时间快到的时候,七十三人已经基本上到齐了,学堂内的桌椅都是能够容纳三到四人的长桌,王紫和邪彤坐在中间的位置,虽然众人对王紫抱有十二分的好奇,但总觉无论他们如何努力都无法接近那神秘的女子,就连现在,王紫身边明明空着位置,前后都坐满了人,就是没人敢坐在王紫身边。

王紫是不会在意这些的,但过了一会儿之后,当一个男子径直走在王紫身边的座位坐下的时候,周围的人都表示了十分的惊讶,再看时,大部分却是不认识那人的,却见那男子身形较一般人健硕,穿着那白色的道袍也比别人有型许多,墨发用一根白色的发带束起,面部本事冷硬阳刚的线条,却因了左边牵起的唇角多了几分邪肆,如此沉稳和邪气融合在一个人身上,当真有些少见。

“王紫,这应该没人吧?”那男子侧头问道,竟是认识王紫的。

“没有。”王紫看去,却是那天报名之时见过一面的修皇,直到现在,她还是奇怪着他身上若有似无的一丝熟悉的气息是什么。

修皇笑的更加明显,他也很难说为什么对王紫的兴趣这么浓厚,这是他极少有的情绪,从那天见到王紫就不停到回想那无与伦比的气质和让人探究的眼睛,这与他此次的任务无关,却好像有些不受控制……

修皇仔细的看了看王紫,只是换了一身衣服而已,竟然跟那天见到的感觉完全不同了,那天的女子像是时刻潜伏在黑暗中的杀手,今天的女子却像是游弋在阳光下让人捕捉不到的精灵,不管怎样,那一身神秘的气质却无论如何不会变。

只是,他好像有点高估自己的定力了,伸手的距离就是王紫,面对那张完美的侧脸,还有小巧的耳朵下一小块凝白如玉的肌肤,修皇眼神变的有些幽暗,体内*的种子有点萌芽,握了握拳,修皇强制自己冷静下来,尊者派他出来就是看中他的冷静,他也万万没想到在任务还没有完成之前竟然会对一个女子感兴趣,他的种族表达感情最为直接和热烈,他并不觉得对王紫产生*是件荒唐的事情。

只是、只能等任务完成之后了,‘王紫,是你招惹了我……’修皇凝视着王紫侧脸,眼神中闪过一抹掠夺,却很快隐没。

“啊……都到了啊,那就上课吧。”一个声音在安静的环境中响起,讲台上竹制的摇椅发出一阵响动,是战文石站了起来,却见战文石拿下脸上的帽子戴在那杂草一般的头上,遮住了那一头乱七八糟的头发,这样反而顺眼了许多。

战文石伸了个大大的懒腰,又揉了揉眼睛才睡眼惺忪的看向众人,却见战文石脸上也留着厚厚的络腮胡子,典型的不修边幅,那身衣服更不用说了,整个人看起来真的很像个乞丐。

修皇也从王紫脸上收回了视线,却在抬眼之际看到以上戏谑的眼睛,修皇一顿,这才注意到王紫那边还坐着一人,修皇眯了眯,不是因为这个女子砍了他半晌而他发现,而是因为她身上的气息……

“今天好像有新弟子来演阵院啊。”半晌,战文石似乎清醒够了,这才看向众人问道。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