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六十九章 云痕峰

一路晃晃悠悠的来到演阵院,从月阴山到演阵院所在的云痕峰几乎横穿了整个长天派,一路经过荡魔院、御兽院、药王院、天工院所在的山峰才到达云痕峰,此时已经是旭日东升了。

其它院派的修士已经结束了沐晨的冥想,各自回到院派上课,也能看到各个山峰之上大批的修士在练剑和法术比拼,披着一身晨光的长天派此时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

戎沛白一路上把看到的地方给王紫和邪彤介绍了个遍,王紫和邪彤没有问为何三人如此悠闲,戎沛白也没有说,好像这长天派再忙也不关他们的事情,只有在碰到戴着刑堂袖标的修士时,戎沛白会鬼鬼祟祟的带着二人躲起来,待那些人走过去之后三人接着晃悠着走。

王紫看着山路两旁郁郁葱葱的森林,这便是云痕峰,上了云痕峰之后,戎沛白很明显更加放肆了,好像回到了自己的领地,干什么都没人管似的,王紫大概也明白了,这就是演阵院,除了在月阴山那一点点管束,其它时间和空间对于演阵院的弟子来说,完全是自由的。

“王紫小师妹,邪彤小师妹,你俩千万跟进了我,云痕峰到处都是阵法,一不小心走错可就别想出来了!”上山的时候,戎沛白神色认真的嘱咐王紫和邪彤,直看到二人点头了才率先带着二人上山。

戎沛白带着王紫和邪彤七拐八拐的走在郁郁葱葱的森林中,乍一看去,山也就是那样的山,树林也无特别之处,王紫却是眼睛不停的动着,在树林中的各个点游移,虽然一路上戎沛白介绍了不少长天派的招牌仙山和趣闻趣事,但很明显,王紫对这云痕峰的兴趣远远超过了那些。

“呵呵……沛白师姐,这里有些什么阵法,你是否了如指掌?”邪彤盯着王紫看了半晌,笑了笑问戎沛白,王紫的喜好一向很明显,对于喜欢的事情会给予无限的关注,对于不喜欢的事情几乎不会看一眼。

“赫,要是知道就好了!演阵院诞生六百多年了,在六百年前,云痕峰完全是一座荒山,这里放逐着长天派仙山群中品阶最高的灵兽,是供长天派的弟子历练用的场所,可是你们也感觉到了吧,云痕峰地势很陡,山势太险,来这里历练的修士也十有*有来无回,因此云痕峰一直都是长天派内无人管辖的一座仙山。”

“直到五行圣人出任长天派副掌门,游说了所有副掌门和掌门宇文华才有了演阵院,然而长天派的仙山早就已经被分割干净了,已经没有适合落院的仙山了,可五行圣人只说给他两个月的时间,他要在云痕峰上建演阵院,当时所有人都觉得他疯了!以往几百年间,登顶云痕峰都几乎是不肯能的事情,那是一座险山,把一群弟子放在这危险环绕的云痕峰,即便是长天派同意了,二十八大家族也不会同意!”

“可五行圣人才不管那些,只身前来云痕峰,花了两个月的时间,在云痕峰上布置了大大小小几百个阵法!在云痕峰顶落成了演阵院!你们知道吗?这云痕峰简直就是神迹!掌门宇文华曾说过,就连他,也不能系数破解云痕峰上的阵法,哼,照我说,别说悉数破解,就是三分之一他能破解了我也算服他!”

戎沛白给二人解释着,神情出乎意料的激动,而且提到五行圣人的时候一副崇拜的样子,反而在提到宇文华的时候表情淡淡。

“沛白师姐这么高看这些阵法?”邪彤笑问。

“高看?不不不不,这些阵法是我毕生的追求,真的,五行圣人最擅长的布阵就是将天地之力化为己用,几乎将天时地利用到了极致!如果能将云痕峰上的阵法学会破解一二,才能算在阵法上小有成就……”戎沛白回头,竖起食指在邪彤面前摇了摇,非常认真的说道。

王紫收回视线,因为听到了戎沛白那句话‘五行圣人最擅长的布阵就是将天地之力化为已经,几乎将天时地利用到了极致’,她有些不太相信这话是戎沛白说的,以她对阵法的领悟,应该还没到这一层,但这句话却是完全正确的,她领教过五行圣人的五行空间和进入长天派时的几个阵法,五行圣人几乎将自然之力用到了极致,静则无声无息,动则困若牢笼,就算将阵法明目张胆的布在你的脚下,你也发现不了!

“可惜啊可惜……”本来兴致很高的戎沛白突然感触的直叹气,很沮丧的样子。

“可惜什么?”王紫问道,对这个戎沛白倒是有几分高看,只可惜她是世外域的人……

“可惜自从五行圣人走之后,这云痕峰上数不清的阵法、都成了死阵……”戎沛白叹了口气说道。

王紫了然,这些阵法一来是平衡云痕峰的险势,而来是囚困云痕峰上的灵兽,第三个嘛,应该不乏五行圣人借势发挥,在这样得天独厚的山峰之上布置阵法以备教学练习之用,可几百几千年来,这世上只有一个五行圣人,他的阵法、再无人能破。

不过,王紫墨色的眼睛变的有些深沉,戎沛白并没有发现,从一进云痕峰就缠绕在手中的五行灵气,倒是邪彤,在发现王紫竟然一直有这小动作的时候,嘴边的笑就没有停止过。

“乖……一……点……”感觉到肩膀上被拍了一下,王紫侧头向邪彤看去,却见邪彤做了个口型,下巴抬了抬,眼神看的正是她缠绕着五行能量的手。

王紫眼睛微微转了转,看到戎沛白正心事重重的在前面走着,似乎没有从刚才的沮丧中回过神来,收回视线的王紫,却是无视邪彤戏谑的眼神,手中突然出现一团火焰,另一只手的五行能量极快的涌出,眼神定格在右边树林中的一点,手中的火焰猛然脱手,直冲着其中一棵树飞去,在戎沛白察觉到之前又闪电般的发出五团火焰!

而此时,只见树林中一棵参天大树‘轰’的燃烧了起来!而且火势异常猛烈,火焰几乎从树根一瞬间烧到了两百米高的树顶!同时,以那颗树为中心,另外五棵树先后燃烧起来!这一点火星在正片树林中也许不算什么,但放在云痕峰绝对是大事!

戎沛白猛地从思绪中回过神来,感受到不远处灼热的温度,转过头看到的竟然是六棵火势猛烈的参天大树!几乎想都没想的,戎沛白挥手在三人面前连续布下了十几层结界,同时还祭出了一个中品神器用来防御!

“怎么会这样!王紫、邪彤小师妹,你们马上用最强的防御,云痕峰上的阵法环环相扣,几百年不曾出现变化,今天我们不走运,这是哪里来的火,不知道会不会引动这里的阵法,如果会的话,我们就麻烦大了!”戎沛白表情严肃的沉声说道。

“呵呵,都让你乖点了……”邪彤挑眉,在神识中给王紫传音道,她也没想到王紫会直接去破这里的阵法。

“一会就好。”王紫只说到,有些安抚的意思,完全没有闯祸的意识,她知识没料到戎沛白的反应如此大,但也不好跟她解释。

“你吓到的是戎沛白,你以为我会怕?”邪彤好笑的说道。

戎沛白如临大敌的防御了半天,却见刚才还很恐怖的火势像是幻象一般,火焰在冲上树冠几秒钟之后,竟突兀的消失了!再看刚才被火焰包围的六棵树,竟然完好无损!

这还不算,只见一那最先燃烧的书为中心,突然出现一条莹白色的光线,像是有人操作着一般极快的在不远处画出一个复杂的阵纹,那阵纹只显示了几秒,在那阵纹消失的一瞬间,眼前的景象一变,虽还是大树参天,但很明显多了很多东西,几处山石,几处灌木,还有一个天真的啃着灵果的长尾鼠,不明所以的看着几人,不明白为什么转眼间就多了几个人类!

戎沛白看向那长尾鼠,大眼瞪小眼几秒钟之后,那长尾鼠手中的灵果一扔,嗖嗖嗖的窜向了树林深处,眨眼间就不见了踪影。

“天哪!这是、这是破阵了?”戎沛白不敢相信的说道,紧张的神经一放松,撤去了防御,同时收回了法器,向前走了几步,但没有敢直接走进去,而是站在边缘试探。

王紫和邪彤也撤去了象征性的防御,跟在戎沛白身后走了过去。

“这些阵法、真的是可以破的吗?”戎沛白呢喃的说道,抬脚走进了那小片树林,东瞧瞧西看看,在确定了阵法的区域之后,仔细的查看起来。

“沛白师姐?”半晌,邪彤试探的叫了一声,戎沛白已经自言自语了很久了,对于一个阵法造成的这样的效果,说实话邪彤难以理解。

“啊?”戎沛白应了一声,但还是没有回过神来,自顾自的继续在阵法中做着记号。

“刚才应该是火属性的陷阵,若是不小心触发了阵法,一定会陷入一片火海……”

“刚才的阵纹太复杂我没有记下来……”

“我以为五行圣人的阵法无人能破……”

戎沛白断断续续的自言自语,王紫和邪彤干脆倚在树干上等她回神。

“啊!王紫小师妹!你刚才有没有看到那火从哪里来的?”戎沛白突然从地上跳起来,眼神亮晶晶的看向王紫。

“没有。”王紫淡定的摇了摇头。

“你仔细想想,刚才就在你旁边啊!”戎沛白不死心,非要让王紫再想想。

“……没有。”王紫垂下眼帘,似乎真的再想,等再抬眼的时候,面对戎沛白期待的眼神,还是一样的回答,戎沛白肩膀顿时一耷拉,好像很失望的样子。

“噗哈哈……”邪彤忍不住笑了出来,手掩在唇边,怕自己笑的太夸张,她以为、王紫一定是不会说谎的,现在看来,以前她不是不会、而是不愿意,说起谎来脸部红心不跳,眼神都没有一丝变化,绝对是说谎的最高境界!

“邪彤师妹你怎么了?是不是你看了?!”戎沛白奇怪的看向邪彤,但转而打了鸡血似的问道。

“嗯,我只看到几束火光从天而降,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就连沛白师姐都没发现,我就更不可能了。”邪彤收住了笑说道。

“是吗?”戎沛白有些怀疑的看着邪彤。

“当然,沛白师姐不相信我?”邪彤很认真的点点头,但她本身就是那种带着不正经的模样,再认真也会让人觉得有失诚意。

“邪彤小师妹,你说师姐对你怎么样啊?昨天可是师姐一路把你带回月阴山的,而且也是师姐帮你收拾的房间,还有哦,今天也是师姐一路给你们介绍长天派的哦!”戎沛白眼珠子一转,不知道打起了什么主意。

“嗯没错,师姐对我还有王紫那是好的没话说。”邪彤瞟了一眼王紫,回答的同时不忘捎上王紫。

“还有啊,我们可是同住在一个屋檐下的伙伴、朋友,朋友是什么?那可是有福同享有难同担的啊!你说是不是?”戎沛白继续说道,邪彤仿佛能看到她身后张牙舞爪狐狸影子,只是这样的引诱是不是太低级了?

“是是是,这话没错!”邪彤几乎没做犹豫的说道。

“那师姐问你话,你都会如实回答的是吧?”戎沛白突然睁大眼睛问道,那希冀的眼神里写满了‘一定是一定是吧?’的意思,不知道是想缩小点两人之间的身高差,还是太迫切,戎沛白垫着脚尖靠近邪彤。

“当然。”邪彤挑了挑眉,不着痕迹的往后退了退,又拉开了两人之间的距离。

“那这阵法是不是你破的?!不许隐瞒,是不是你?”戎沛白突然高声问道,眼睛探照灯似的锁定了邪彤,不放过她脸上的每一个表情。

“哈哈,沛白师姐,你为什么不问问王紫,没准儿是她呢……”邪彤忍不住又笑了,戎沛白做了这么多铺垫,竟然要问的就是这个?邪彤看了看王紫,那个正牌的黑手正在那站着呐,竟然怀疑她?

“喂喂不许笑,不能蒙混过关,邪彤师妹啊,你可是火属性的灵根,王紫小师妹是水属性的灵根,这里又只有我们三个人,这里能这么纯属的控制火焰的人出了你还能有谁?”戎沛白振振有词的分析道,好像越来越觉得这个人就是邪彤了。

“不瞒你说啊沛白师姐,我于阵法一窍不通,怎么可能破阵?而且这可是五行圣人布的阵,我怎么可能看一眼就破阵?那样的话我还来演阵院干什么?”邪彤笑道。

“你真的不懂阵法?”

戎沛白怀疑的看着邪彤,其实心里已经相信了七分,刚才的时间那么短,她不相信有人能够不经过仔细查看的情况下直接破阵,而且最重要的是,刚才的阵法并没有牵动周围环环相扣的其他阵法,这一定是一个高级阵师的手笔,可是……戎沛白神识向周边延伸出去,并没有人在周围啊。

“真的真的,昨天我还差点走不出那天梯的迷阵,要是我真有那个本事,何必藏着掖着?”邪彤笑道,在澄清自己的同时本想拉王紫下水的,但她说的这么明显了,戎沛白竟然只是点了点头,却没有往王紫身上联想!

“我们先上山,等我找师兄过来看看,我刚才还跟你们说过,自从三百年前五行圣人离开之后,云痕峰的几百个阵法都成了死阵,就是因为没人能也没人敢来破阵,就连我们现在走的路,也是三百年来唯一一条活路,通往云痕峰峰顶的路只此一条,可转眼间就被破了一个阵法,而且没有引起连锁反应,这太不正常了!”

戎沛白给二人解释道,邪彤和王紫跟上,都挺诧异戎沛白说的,云痕峰的阵法,真有那么玄吗?

“你们别不相信,要说又人能够尽数破除云痕峰上的阵法,那一定是得到五行圣人的真传之人,若是真有这样的人出现,那一定是阵学的又一个鼎盛时代,我做梦都想成为那个人。”戎沛白很肯定的说道。

王紫不禁又回头看了看她刚才破除的阵法,这个云痕峰、竟是囊括了五行圣人毕生所学吗?

“知道为什么演阵院能够一直安然至今吗?因为五行圣人留给长天派宝贵的阵法太多了,三百年前长天派一夜之间被杀八千弟子这件事情,你们应该有所耳闻吧?”戎沛白继续说着,却是突然牵扯到了看似与此无关的话题。

“两者有什么关系?”几乎是同时,王紫清冷的声音问道,引的邪彤诧异的看了她一眼。

“当然有关系,那男子名叫王胤天,能让整个世外域都恐惧的力量,你们以为最后真的是掌门和副掌门合力压制他的吗?当时王胤天一路从山门杀进门派,要不是因为有五行圣人的重重阵法,死的就不是八千人,而是八万人甚至更多了!直到最后,王胤天那毁天灭地的一击,也是因为有五行圣人的指挥,掌门和七个副掌门以阵身布阵挡住了王胤天,王胤天才撕开空间离开的。”

“直到现在,长天派的护山大阵也是五行圣人三百年前所布,长天派若是散了演阵院,怎么对得起五行圣人?三百年后的今天,很少有人知道五行圣人当初到底有多么辉煌了,我却不一样,从小母亲就给我讲五行圣人的事情,因为当初她就是演阵院的弟子,云痕峰上每一寸土地都是五行圣人的心血,长天派也希望这笔摆在这里的财富有一天有人能够挖走,将阵法再度弘扬世间,了却这么多年对五行圣人的亏欠……”

“可惜三百年了,刚才那几束火光,竟是第一次出现在云痕峰上的色彩……”

戎沛白有些伤感的说道,从小母亲给她讲的最多的就是关于阵法,尽管她对于阵法的执着和热情简直到了走火入魔的地步,可要命的是,好像她根本就不死那块料,学了这么久都没有起色……

戎沛白招呼这王紫和邪彤跟着她走,却见王紫和邪彤都异常的安静,王紫的眼神又藏进了那碎碎的刘海下,不知是在想什么还是什么都没想,邪彤竟然没有嘻嘻的笑了,也难得安静的走着,戎沛白诧异的摸了摸后脑勺,难道是她说的太沉重了?

“其实这是好事啊,最起码我们知道云痕峰上的阵法不是破不了的,也许是五行圣人的亡魂都等不及了,送了一团鬼火下来,催促我们赶紧的继承他的衣钵哈哈……”戎沛白嘻嘻的笑道,想让气氛恢复起来,效果却并不明显,只有邪彤配合着的笑了笑。

“好啦好啦,我们快点上去,我好找师兄下去看看那个阵法,诶对了,你们刚才有没有几下来时的路,上山的路和下山的路都只有这一条,千万别尝试走其它的路,一定要记住哦!不过也没事,你们跟着我夺走几次就记住了。”

“来了云痕峰那就是进了演阵院的地盘了!不可能有外人进来的,因为他们根本记不住路,曾近有很多人硬闯过云痕峰,结果几十年几百年都没有出来过,哈哈,从此云痕峰在长天派其他人眼中那可是神秘而危险的存在啊,就连刑堂的人也不会上来,从这一点来说,演阵院绝对是长天派最自由的院派,哦哈哈我们崇尚自由!”

戎沛白颇为自豪的说道,邪彤配合着时不时点点头应和几声,看了看从刚才就一直在沉思的王紫,邪彤斟酌着要不要问问,却还是打消了这个想法。

王胤天的事情出的太蹊跷,到现在都是悬而未决的事情,王胤天本是长天派和世外域黑名单上的人物,可看王紫的样子,却对王胤天有着特别的关注,邪彤暗自记下此事,待有机会,她先将此事的各方消息集齐了再说不晚……

说话间三人也终于来到了云痕峰的峰顶,走出了大片大片树林,峰顶的景色格外好,四下望去,长天派的各个仙山、各处山谷尽收眼底,没想到这云痕峰竟然是长天派东南角的一处制高点!

山上的布局也很精妙,除了基础错落有致的房屋之外,东面一处竹林,西面一汪池塘,王紫只一望去,就看到好多演阵的模型,表面上这演阵院的确是很专业的,只是实际上嘛……

现在太阳高悬在东边的天空之上,这本该是一天当中最宝贵的时间,其他院派紧锣密鼓的修炼,对于演阵院完全是另一番景象,

一阵高过一阵的喝彩声从三人的右前方传来,王紫和邪彤看去,却见那宽敞的空地之上,一只吉祥九火狸跟一头倚月幻仙狼正打得不可开交,那吉祥九火狸是三阶神兽,倚月幻仙狼是四阶神兽,但吉祥九火狸的身形小,速度快,把高了它一阶的倚月幻仙狼玩的团团转。

而那两只神兽周围围着一圈的人,中间摊着一堆灵石,不断有人加注,这竟是在赌两只神兽谁胜谁负!而这山顶不止这一摊而已,不远处还有两伙,也是赌神兽,让山顶上到处充斥着高昂的喝彩声。

再看那些人,明明是清一色的白色道袍,却被穿成了百八十种造型,每个人的感觉都不一样,话说当初这长天派道袍的设计者,定然没想到一个设计被穿出了百种理念!

稍远一点还有打的如火如荼的两个男子,不少女修士围在下面看的起劲儿,山顶上热闹的像是繁华的闹市,而那宽敞的书院大开着门,却是不见一人在那里边坐着。

“哎呀,你们怎么才来!我担心了好久了,生怕你们被灵柔大婶扣下!好啊你沛白,是不是你带着两个师妹去逛了,也不给我来个信儿!”几人刚刚站定没多久,一个尖细的嗓音冲天而起,这再明显不过了,是赫连妹。

一个圆滚滚的身影快速的向几人接近,邪彤后退了几步,顺带着拉着王紫也退了几步,地面上传来隐隐的震动,邪彤有点担心,赫连妹这圆滚滚的身体,会不会直接滚下山去。

“诶诶诶!胖妹你停下!我们刚上来诶,你想把我们震下去吗?”戎沛白急急地伸出双手做了个停的手势,喊着让赫连妹停下来。

“哦哦……我太激动了嘛,谁让你们这么慢的。”赫连妹却灵活的一个原地刹车,准确的停在几人面前,嘿嘿的笑道,对于她胖的有些过分这件事情、赫连妹似乎很看得开。

“亥,说来话长,司空师兄呢?我找他有急事啊!”戎沛白边说边东张西望的找人。

“别找了,司空师兄在朝华殿,还没有回来,什么事啊?”赫连妹一直胖手在戎沛白眼前晃了晃问道,同时也让开了路,领着几人朝里边走去。

“刚才在……”戎沛白本来是要说的,可刚开口,眼前突然跳出几个人嬉笑着拦住了几人的去路。

“嘿嘿,听说有师妹?今天演阵院是不是犯桃花啊,哥儿几个也跟着沾光啊,刚才已经见识了几个天姿国色的小师妹,还有小师妹吗?胖妹别藏着啊,给我们看看呗!”一个男声响起,应和着几声不着调的笑声。

“是啊是啊,终于不用瞅着一个妩月流口水啦哈哈”

“诶胖妹你倒是让开啊!”

“哪里有小师妹?哪里有哪里有?快先帮我看看是恐龙还是仙子!”

几个声音先后响起,都是被赫连妹刚才那一嗓子招来的,那边的一摊赌局刚刚结束,一溜人哗啦啦的站起来往这奔。

“你们都给我让开!没见过女人啊!”赫连妹一声大吼,挡住了前赴后继的一群人,那小山一般圆滚滚的身体,把跟在她身后的王紫三人挡的严严实实。

“见是见过,没见过你身后的啊!”

“胖妹咱还是不是朋友啊,快让开,你挡这一下有什么用啊,反正迟早我们都会见到的啊!”

前面的人吵成一团,戎沛白给了王紫和邪彤俩人一个无奈的眼神,演阵院就这么一拨人好多年了,好不容易有些新鲜血液,这些人都有点疯了。

邪彤笑了笑,表示不在意,却是侧头的时候朝王紫眨了眨眼睛,食指指了指上面,王紫会意的点点头。

“行了行了,我不是怕你们吓到小师妹嘛,瞧你们那模样,小师妹见到会喜欢才怪!”赫连妹尖细的嗓音拔高,作势要让开,那些人嘿嘿的笑着,目的即将答道,当然不再纠缠了。

可是当赫连妹让开那圆滚滚的身体的时候,众人只觉视线中两道白影闪过,然后就只看到了冲他们幸灾乐祸笑着的戎沛白。

“哈哈哈,小师妹是害羞吗?”一人喊道,顺着刚才王紫和邪彤离开的方向看去,却见二人停在了几乎没人的学堂门口,二人都是背对着众人的,虽看不到容貌,但光看那两个窈窕的背影也敢肯定绝对是美人儿没差了。

“呐呐,快去看看啊!”被那人一说,二十几人哄抢着飞身前去。

“诶今天文石老怪是不是在?”那群人中,一人不确定的扬声问道。

“我没看见,宋岩你看到了?”另一人答道。

“好像有看到他一闪而过啊……”

其中一人说道,此时二十几人已经到了那学堂门口的上空,却突然面面相觑的静立了一秒,然后齐齐的一个空中急停,想要掉头跑的时候,却不用他们费劲儿了,只见一道肉眼可见的雄厚气劲从下方的学堂中射出,直朝着那群人飞来,紧接着只听一连串的惨叫声,那兴致勃勃飞来的二十几人纷纷被打的倒飞出去。

“失策啊失策,宋岩你为什么不早说啊!”一人怪叫着问道。

“我不是也刚想起来嘛,小师妹还没看到啊……”那宋岩也悔恨的说道。

王紫和邪彤看着这戏剧性的一幕,还有那些精力多的无处发现的修士,也太能演了,以他们的修为,怎么可能来不及防御被打中,而且还飞那么远,还叫的那么凄惨。

“呵,这里貌似真的不错……”邪彤肩膀撞了撞王紫,笑道。

“唔。”王紫点点头,表示赞同,她赞同的是这座云痕峰不错。

“你心里想的是别的吧?”邪彤转身,胳膊搭上王紫的肩膀,挑眉问道。

“你既然知道还问什么?”王紫没看邪彤,却是说道。

“就是想听你亲口说呗,放心吧,总有一天我会治好你的语言障碍。”邪彤嘴角邪气的勾起,颇为满意的看到王紫轻轻抽搐的嘴角,在王紫无语的空档又补充道:“还有你这张面瘫脸。”

“所以,你来长天派的目的就是我?”王紫转头,墨眸看向邪彤,不知为何,在双目相接的时候,邪彤笑的更肆意了。

“你猜啊。”邪彤模棱两可的说道,明知道王紫是认真问的,偏偏不说实话。

“你会说的。”

王紫道,意思就是懒得猜了,收回视线看向学堂内,正对门口的讲台上有别于其他的学堂,没有放讲台,却是放了一个竹制的摇椅,那上边正躺着一人,那人的装束也是极为怪异的,竟是身着一身粗布,松松垮垮的挂在身上,有些地方尽然能看到极快其它颜色的补丁!

那人翘着二郎腿躺在摇椅上睡得正香,不时发出或高或低的呼噜声,脸上盖着一个有些破烂的帽子,演阵院的弟子再放肆也都是穿长天派的道袍,就连刑堂的副堂主欧阳侨也是一身刑堂统一的道袍,这人竟然直接穿了这样一身,而且看刚才那些修士对他的躲避,多半不是长天派的弟子。

那是这里的授课先生?可昨天她才听赫连妹说演阵院没有授课先生的,只有一个不着调的院长,抽风起来将两句,一半时间都在睡大觉……

那这人、就是演阵院的院长战文石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