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六十八章 灵柔大婶

“你洗过了?”诧异的声音响起,是已经等了半晌的邪彤说的。

“嗯。”王紫走回床前,不明所以的看着眼神有些怪异的邪彤。

邪彤翻身坐起,踢掉了脚上的鞋子,往里边挪了挪,手托着腮从上到下把王紫打量了一遍,本以为会看到美人出浴,可这冲了个澡出来跟进去的时候一模一样是要怎样啊?衣服倒是换了一身,但还跟之前一样一丝不苟整整齐齐,领口的扣子还是系到了喉咙口,头发用灵力烘干了,只能从那服帖带着潮湿的样子看出是刚刚洗过的。

“你穿着衣服洗的?”邪彤唇角一勾,有些戏谑的说道。

“……脱了洗的啊,你不回你的房间吗?”王紫墨眸中露出些许疑惑,看着邪彤并没有打算走的样子问道。

“久别重逢,不应该耳鬓厮磨互诉衷肠吗?这床够大,睡两个人足够了,你担心什么?”邪彤笑着,却理所当然的说道。

王紫顿了一秒,翻身躺在了邪彤让出来的地方,可能是没有跟别人如此同床共枕过,有些奇怪罢了,但这个人如果是邪彤的话,她似乎并不排斥,对于这个认识之初就抱有莫名好感的同性朋友,王紫似乎很愿意给予更多的信任。

“又怎么了?”王紫虽闭着眼睛,却还是能感觉到罩下的一片阴影,伸出一手轻飘飘的抵住伸过来的爪子,这才睁开眼睛看向邪彤,却见邪彤正盘腿坐在床上,微微向前探过身体,双手正放在王紫领口处,只是被王紫及时挡住了。

“睡觉穿这么严实干什么?这衣服是长在你身体上的吗?难道是因为明天就得换长天派的道袍,所以今天晚上最后回味一下穿自己衣服的感觉?”邪彤那张不甚出彩面上扬起一抹戏谑的笑,离得近了王紫还能闻到她身上灵酒的味道,没有用力的手被邪彤一手扔开,自顾自的去解王紫的扣子。

“我自己来吧。”

王紫忽略了心里那点怪怪的感觉,制止了邪彤继续的动作,自己伸手快速的脱了上衣,然后是裤子,邪彤倒是没料到王紫比她想象中的自在,顺势收回了手,托着腮看着完全变了样的王紫,虽然只是脱了那身严谨的劲装,现在穿着一身乳白色的丝绸里衣,可那一身强势而清冷的气息竟然奇异的淡了好多,反而多了一些不曾在她身上出现的、柔弱?

领口终于不是那禁欲气息严重的样子了,邪彤如愿以偿的看到那乳白色的里衣下堪比婴儿白的肌肤,从稀疏的里衣扣子中间看进去,似乎是个粉白色的肚兜,碎发在眼帘处恰到好处的遮住了那双神秘莫测的眼睛,鬓角的头发遮住了一半耳朵,贴合在侧面脸颊的线条处,从某个角度看去,竟有种雌雄莫辨的美。

“你的里衣和肚兜是谁帮你炼制的?……卫子谦?”半晌,邪彤竟是感兴趣的问道。

“我自己。”王紫扯过薄被,双手垫在颈后,对于邪彤感兴趣的东西,她表示难以理解。

“你还会炼器?我怎么不知道?”邪彤眉毛一挑,诧异的问道。

“没有试过别的,但衣服还是没问题的。”王紫耐心的说道,她的衣服都是按照以前珍妮系列的西服自己炼制的,不然买来的衣服怎么穿都不舒服,炼器需要的时间太多,她关于炼器的经验,也仅止于能炼出她穿得衣服而已。

“啧啧,那你是不是炼丹也会?”邪彤很快接受了王紫好像什么都会的事实,转而问道,手上也没闲着,三下两下脱了那身男装,反手仍在了床前的屏风上,王紫只看见一件玫瑰红的肚兜在眼前闪过,身上的被子一起一落,邪彤已经钻了进来。

“试过三品的丹药,于我无用,所以也相当于没有。”王紫回答着邪彤的问题,身边另一个身体传来的温度,让她一时难以适应。

邪彤干脆挥手熄灭了房间内的照明水晶,顿时一片黑暗笼罩了房间,两声轻缓的呼吸交错着响起,不知是累了还是享受这样安静的氛围,二人都默契的没有再说话。

……

再睁眼时已是接近寅时。

王紫睁开眼睛,先挥手打开了照明水晶,掀开被子下床,走在内室的衣柜处,那里边正挂着属于她的那件长天派的道袍,王紫拿在手中犹豫了几秒,她从来没有穿过除了黑色之外的外衣……

“呵,别告诉我,你不会穿衣服啊。”在王紫还在跟手中一根根系带作斗争的时候,身后传来邪彤取笑的声音。

“我的确不会。”王紫丝毫不觉得尴尬,放弃的停下了手中的动作,转过身面对邪彤,却见邪彤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穿戴好了,一身跟她一样的白色道袍,只是穿在邪彤身上有些莫名的轻挑。

“很简单啊,你无与伦比的识海都用来记什么了?”邪彤又是一声轻笑,看着王紫放手不管的样子,了然的去帮她系好衣服上的带子,再抽过一旁的腰带系在腰间。

“……”对于邪彤开玩笑的问话,王紫选择了沉默,其实她也很无奈,不管是修真界还是仙界,衣服上里里外外都是带子,她也曾试过,但总是把各种带子系在错的位置,因此她的衣服从来都是扣子。

“好了。”邪彤退后几步,审视着王紫新鲜出炉的造型,啧啧,别说,没有了那身跟隐身衣似的劲装,乍看上去既像是瑰姿艳逸的绝世女子,又像是静谧沉香的美型王子。

“话说,你这个样子,得迷倒多少寻芳的男人?当初在凤陵阁初见的时候,我可是深深的为你担忧过,以为你这辈子都不会近男色,啧啧,这可是我第一次看走眼,事实证明,你的男人只会多不会少啊……”邪彤轻倚在屏风一侧,有些轻挑的说道。

王紫收起自己的衣服,听到邪彤这一番话也是愣了一瞬,显然也想到了初见邪彤的时候,除了那几坛酒,短短的交流都是围绕着男人,她以为邪彤热衷于此间情趣,后来也没有当回事,只是在她快要忘记这茬的时候,邪彤突然提起来,让现在懂了些许的王紫怪异之余有些尴尬,她似乎没办法在这个话题上听邪彤侃侃而谈。

“本以为会花点时间调教你的,没想到你的男人先迫不及待了,男人的味道怎么样?”

邪彤闪身上前,扣住了王紫的脉搏,唇角斜斜的勾起,面上的戏谑和邪气一览无余,一时没有躲开的王紫,竟极快的领悟了那双满是笑意的眼睛里饱含的戏谑是什么意思,下意识的想到曾经跟九幽*一度的那一次,王紫的思维几乎停滞了,她自己都不知道,那张精致的无可挑剔的脸上极快的浮起两片红云,很快将那张清冷的脸晕染的极其惑人。

“哈哈哈,看来是不错的!就不知道是哪个男人手段这么厉害,哈哈哈……”邪彤盯着王紫的脸看了几秒,眼中的神色几番变化,却突然爆发出一阵畅快的大笑,王紫竟然脸红,简直让她难以相信!

王紫不禁摸了摸自己微烫的脸颊,半垂着眼帘看着邪彤笑的前仰后合,不知道心里什么滋味儿,这本该是*的事情,好像一张白纸一样摊在了邪彤面前,而被明目张胆窥探了*的她,除了最开始的尴尬,竟只是有些无奈而已……

“笑够了就走。”王紫揉了揉眉心,好听偏低的声线清冷的响起。

“行行行,等我想起来再接着笑,现在就是好奇那个男人是谁,不过这不着急,我早晚会知道。”说停就停,刚才还笑的那么肆意的邪彤马上直起腰,一手搭在王紫肩上,轻笑着说道。

王紫墨眸没有情绪的看了一眼邪彤,如果邪彤足够了解王紫,就应该知道那眼神的意思就是‘这跟你有关系吗?’‘你好奇这个干什么?’诸如此类的疑惑。

失去了倚靠,邪彤重心不稳的闪了一下,却极快的稳住了身体,晃悠着跟在了王紫身后出门,嘴角挂着几分似笑非笑,她自认对王紫还是有几分了解的,所以,她只是想看到那张冰块脸加面瘫脸上出现的各种情绪罢了,一如最初相见之时,她口中滔滔不绝的男人论,王紫听到时无奈的表情,像是热衷于这样的成就感,一旦染上了就戒不了了。

“王紫小师妹早啊,我正要叫你呢,没想到……”

刚刚打开门,就看到正举着手打算敲门的戎沛白,偏低的个子让她站在王紫面前时不得不微仰着头说话,清秀的小脸上挂着灿烂的笑,一身整齐的白色道袍,帽子也戴的整整齐齐的,可话还没说完,在看到晃晃悠悠走上来的邪彤时,惊讶的瞪大了眼睛。

“你你你……邪彤小师妹?你俩昨天睡一起了?”戎沛白看了看邪彤,又看了看王紫,惊讶中声音不由的拔高了几度,邪彤手臂一伸,又搭在了王紫肩上,轻笑着似乎在等戎沛白把话说完。

“这很明显啊沛白师姐。”邪彤笑道。

“哦哦,小师妹之间感情好是好事、好事啊,呵呵……呵呵……诶你们是不是早就认识的?”

戎沛白愣愣的说道,又干笑了几声,关系再好,同床共枕也会怪怪的啊,而且、而且面对王紫那令下好几度的气场,邪彤竟然敢这么‘放肆’,而且王紫也没有加以阻拦,真是怪啊怪,她昨天就看了王紫两眼,结果晚上睡觉做梦,梦里飘来飘去的一直都是那双神秘莫测的眼睛啊!

“见过几次吧,沛白师姐,我们不走吗?”邪彤笑道。

“哦哦走啊,怕你们误了时间,我本来是要叫你们的,快走吧!”戎沛白回神,率先转身向楼梯口走去。

“妩月师姐早安!”路过旗妩月房间的时候,正巧旗妩月开门出来,邪彤侧头说道。

“呵呵,两位小师妹早安……看样子,你们相处的不错。”旗妩月关上门,回应了邪彤热情的问候,画了浓重眼影的眼睛魅惑的看了看邪彤和王紫,笑了一声没有多问。

“妩月师姐今天光彩照人,这么早起来就见到美人儿,今天一准儿整天好心情!”邪彤也笑了笑,看了看完全变了样子的旗妩月。

“呵呵,邪彤小师妹真会说话,你这话师姐爱听,不过,要说美人儿,你今儿不应该睁眼就见到一个了?”旗妩月艳丽的笑开,戏谑的说道。

“若是养眼的美人儿,自是不嫌多的。”邪彤笑道,跟上了已经快下楼的王紫。

旗妩月魅惑的笑了笑,果然,来演阵院的人都是如此、另类的。

“快点快点,今天有点晚了,一会让灵柔大婶关在结界内,咱们几个就惨了!”楼下传来赫连妹的催促声,提到灵柔的时候似乎真的很忌惮。

“胖妹你先走,我们你尽管放心,绝对不会犯在灵柔大婶手里!”戎沛白喊道。

“也好,那我先走了!”赫连妹应了一声,紧接着楼下就没了赫连妹的气息,王紫看了看那只有一米宽两米高的门,赫连妹不是从这里出去的。

“哈哈哈,王紫小师妹是不是很奇怪啊?胖妹房间里有我布置的传送阵,能够直接传送到楼下,怎么样,我厉害吧?”戎沛白得意的跟王紫说道,本来想看到一点赞叹的,结果王紫只是点了点头就接着下了楼。

“诶诶?王紫小师妹应该不太清楚阵法吧,不是那种一次性的传送阵哦,而是永久性的定点传送阵,虽然距离短了点,但师姐我正在努力的突破这一限制啊,相信过不了多久,一个穿越卫面的阵法就会在师姐的手中诞生了哦!怎么样,是不是听得热血沸腾?!”以为王紫不懂,戎沛白兴致勃勃的在王紫身边解释道。

“嗯。”王紫很给面子的点了点头。

“哈哈,小师妹要是想学,师姐我定然倾囊相授啊!这阵学吧,怕的就是后继无人,虽然师姐我知道的不多,但也要把伟大的阵法知识弘扬光大!”见王紫点头了,戎沛白更加兴奋,平时那帮兔崽子没有人听得懂她的话(其实是没人愿意听),今天好不容易见到一个聪慧的,能不把她乐坏吗?

这一次,王紫倒是侧头看了一眼戎沛白,那张清秀的脸上扬着实实在在兴奋的笑,不管她是有意还是无意,那句‘怕的就是后继无人’确实让王紫对她高看一分。

“得,今天就让你见识见识那个传送阵,小师妹快来!”想一出是一出,戎沛白朝楼梯下面跑去,一边跑一边回头使劲儿招呼王紫过去。

“呵呵……”

王紫身边响起一声意味不明的笑声,王紫看了看邪彤,有几分明白邪彤笑的是什么,戎沛白对于阵法的痴迷好像真的有点异于常人,只是在演阵院也有些年了,可惜阵法几乎没有进步,邪彤笑戎沛白在王紫面前班门弄斧,也笑王紫面对戎沛白的热情时想拒绝又找不到理由的样子。

“快走吧,师姐要为你展示她的作品,你可不能拂了她的面子。”邪彤说道,先一步踏进了赫连妹的房间。

“咦?你们都来了?那就邪彤小师妹先下去吧,这个阵法一次只能传送一个人。”戎沛白见两人一起走过来,于是说道。

“好啊。”邪彤没有意见,走进了那个传送阵。

“正好,王紫小师妹你看了啊,这是最简单的五行传送灵阵,这地面上的隐形符文是我画的,只有在启动阵法的时候才会出现,最难的就是这个阵纹了你知道吗?这里边必须封印阵师的能量,还有短距离的地图,不然无法完成定点传送,画阵纹极耗神识,一个合格的阵师必须拥有强大的神识……”

王紫看了看只闪现了两秒的阵纹,这样的阵纹,王紫只看一眼就能临摹下来,而且就现在的阵纹而言,王紫能提出不下十种的改进方法,能将这个传送阵在不改变原本设计原理的情况下,距离延长三百多米,而且,王紫看了看五行灵位上放置的五块中品灵石,依靠灵石的能量支撑传送阵,这个阵法最多能用两个月,若是改用提取长天派异常浓郁的灵气作为阵法的支撑的话,这个阵法在不破坏阵纹的情况下,完全可以永久性的循环。

“我是不是说的太多了?小师妹别急,记不住也没关系,我日后慢慢给你讲,现在我们也先走吧,不然真的不早了。快点过来,我先送你下去。”戎沛白讲了一堆,暗自懊恼自己一说起阵法就忘了时间。

王紫走进传送阵,眼前的景象恍惚了一瞬,很快双脚踩在了地上,不远处是背靠着墙面正等着她的邪彤。

“师姐的传送阵怎么样?”邪彤问。

“不错。”王紫道。

身后紧跟着出现的戎沛白,笑嘻嘻的看着两人,催促着二人快走,此时天刚刚泛起鱼肚白,连太阳的影子还没有看到,但从各个楼内飞出的修士都极快的飞向结界的出口,长天派十几万弟子中的所有女修士都住在这月阴山,现在这么多人同时奔着一个方向飞的景象实在壮观。

“怎么没看到妩月师姐?”邪彤一边飞,一边问戎沛白。

“不用管她,她机灵着呐,没准儿现在早就出去了。”戎沛白摆了摆手很不在意的说道。

“坏了!两位小师妹快点!灵柔大婶出来了!”半晌,快到结界出口的时候,戎沛白脸色突然一变,夸张的催促道,同时速度也陡然加快。

王紫和邪彤并不知道这灵柔到底哪里吓人了,只是从赫连妹和戎沛白口中听到过几次,只是他们口中的灵柔好像是个极其恐怖的人物似的,不过听戎沛白的总是没错的,二人同时提速,几乎是同时就跟上了戎沛白的脚步。

“你们……”戎沛白着急的回头看王紫和邪彤,心想她也是傻了,刚才情急之下用了她最快的速度,王紫和邪彤肯定跟不上她,可在回头之际,王紫和邪彤就在身边!戎沛白是地灵期三层的修为,王紫和邪彤都是地元期五层的修为,能这样轻松的赶上她,怎能不叫她惊讶!

“师姐快走啊!”邪彤说道,拍了一把戎沛白,戎沛白顿时回神,几人冲着那个开了一个口子的结界极快的闪了出去,王紫向后看了一眼,只看到那个两层的小屋中,一扇门缓缓的开启,然后是一片灰白的衣角,一根扭曲的拐杖,并未看到人影。

“呼呼,真是好险,还好灵柔大婶走的慢,要不然我们就赶不上了,明天早点,一定要早点!”等几人飞的远了一些才落在地上,戎沛白拍拍胸脯,似乎心有余悸的说道。

“呵呵,那个灵柔大婶真的那么恐怖吗?为什么三位师姐如此害怕?”邪彤笑了笑问道。

“何止恐怖啊!简直是太太太太太恐怖啊!月阴山的结界在规定的时间开启和关闭,听说灵柔大婶从来没踏出过月阴山,一直都是她掌管着月阴山的所有大权,凡是没有按规定时间离开的人,都会被灵柔大婶带走特殊照顾,最诡异的是,凡是跟灵柔大婶接触过的人,身上都会发生很离奇的事情。”戎沛白表情的夸张的给二人讲着。

“曾经有一个女修士,被灵柔大婶扣了一天,第二天离开的时候好好的,可过了几天就开始胡言乱语,整天说什么奸贼不灭,长天该亡的话,那女修士是世外域家族内的成员,本来应该是死罪了,长天派念在她可能是有了心魔,只是将他逐出了长天派,让家族的人带回去,可你们才后来怎么着?那女修士竟然在离开的时候,就在长天派山门之前,亲手割下了自己的头放在了山门前,身体顺着天梯一路滚落,血洒了一路,让长天派很是混乱了一阵。”

“呐呐,这个还不算什么,另外一个女修士,也是晚走了那么几步,同样被扣押了一天,之后大家都躲着她,都观望着她身上会发生什么事情,可竟然风平浪静的过了二十多天,就在大家以为她逃出了那个魔咒的时候,一天早晨朝华殿,所有的修士正在冥想打坐,吸收一天中最浓郁的沐晨灵气,可那女修士突然站了起来,没有任何征兆的情况下抽剑杀死了周围十几个同门弟子!”

“当时朝华殿的长天派弟子估计有两万多人,按理说分分钟就能拿下那女子,可那女子本来是地灵期的修为突然诡异的暴涨,一直涨到天灵期!朝华殿那么多弟子竟然一时难以压制她,而且她的情况很诡异,像是入了魔一般,眼睛泛红,身体冒着黑气,直到夏温竹和长孙岐两位副掌门出现合力才杀死了她!”

“可到死的时候她竟然喊出了跟以前的女修士一样的话奸贼不灭、长天该亡的话,那场混乱中她整整杀了一百二十名长天派的弟子,刑堂和护法可是费了很大的功夫才把这件事情平复下去的。”

戎沛白手中摇晃着一个树枝,像是亲身经历一般,绘声绘色的讲着,而她却没注意道,在她讲的过程中,王紫和邪彤面上都有不同程度的变化,王紫讶异于第二个女子按照戎沛白的讲述的确是魔气入体,两个女子神智都是突然出现了变化,这绝不是自身的变化,倒像是被控制了的,还有他们说的‘奸贼不灭,长天该亡’的话,这样的话,不应该让长天派上下恐慌吗?

邪彤虽还是那似笑非笑的模样,只是眼中藏着深深的思索,无意间抬头,正好看到王紫正看着她,那双漆黑如墨的眼睛静静的无波无澜,让人猜不透她此刻所想。

“这些都是什么时候的事情?”邪彤朝王紫眨了眨眼,问戎沛白。

“我说的第二个女修士是十五年前发生的事情,是我听师姐亲口说的,她当时就在朝华殿,参与了事情的全过程,至于第一个嘛,那好像是四十年前的了,还有很多这样的例子,都是几十年几百年前的事情了。”戎沛白说道。

“这有些荒谬吧,或许是心魔发作,乱人心智而已,怎会跟灵柔大婶有关系?若是跟她有关系,长天派岂会容她一直待在月阴山?我当时多大的事情,原来就是这样啊……”邪彤不甚在意的说道,微微抬起的眼帘看到急吼吼的回过身想解释什么的戎沛白。

“小师妹你可千万千万不能这么想啊!不要去挑衅这件事情的真实性!这都几百年了,这可是长天派众所周知的秘密,就是有人不相信才遭殃的,你想想啊,死不可怕啊,可怕的是你声名狼藉遗臭万年的死!大家说这事情跟灵柔大婶有关系那就是有关系!你相信了不就完了?再说了,能勉励你早出晚归好好修炼岂不是也是一桩美事?”戎沛白急切的说道,眼睛死死的盯着邪彤,那样子好像说‘你快说同意,快说赞同啊!’。

“呵呵,也对。”邪彤轻笑一声,在戎沛白期待的眼神下轻松的说道,戎沛白长出了一口气,好像放心的样子。

“王紫小师妹乖啊,过段时间就会习惯的,反正对于修士来说,时间完全是由自己掌控的,不会存在睡过头的事情,就算你真的睡过头了,不还有师姐我在呢吗?其实有时候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灵柔大婶会直接把人扔给刑堂,然后刑堂也会有不少变态的法子惩罚女修士,比如让女修士照顾一个月长天派的圈养灵兽,再比如让女修士打扫演武场一个月……”戎沛白继续晃起了树枝,悠哉悠哉的在路上走着。

“诶看那!那是历练塔,每个月只开启四天,塔内总共六十四层,那绝对是长天派最有价值的去处……之一,呵呵,那么多人对长天派趋之若鹜,不少人就是冲着这个历练塔来的啊!”戎沛白边走边介绍着清冷的白光中的长天派。

“师姐去过吗?”邪彤看了看那历练塔,笑问。

“去过,想当初世界刚进来的时候,第一件事情就是瞄准了那个历练塔的,结果一年后才被允许进入,结果……结果我宁愿没进去过啊魂淡!那根本就他妈不是历练塔,而是地狱啊,太他妈惊险了,闯了四层,差点死翘翘,后来果断下来了,师姐我的性命还是留给伟大的阵法复兴事业上吧,才不去赶着送死呢。”戎沛白心有余悸的打了个机灵,忍不住爆了粗口,手中的树枝也被她折的七零八落。

“地狱?”邪彤挑眉,不禁笑了。

“哎我发现邪彤小师妹你怎么什么都好奇啊?这才长天派可是大忌啊!这长天派的好东西是多,但好奇心一多这些好东西就跟你远了,既然报名了演阵院,跟着师姐在长天派镀层金在滚出去混,师姐罩着你!想那些干什么,地狱是什么地方?那是生不如死的地方啊,或者多好啊,你这个思想绝对要改改啊,学学王紫小师妹,多乖啊!”戎沛白摇着头上山下下的看着邪彤,苦口婆心的劝告。

“呵呵王紫啊,师姐说你乖啊……”邪彤意味不明的笑着,戏谑的看着王紫说道,乖了会去闯鬼界、闯幽冥地狱,还收走了幽冥地狱的极炎地狱之火吗?

“你也乖点。”王紫写着眼睛看了邪彤一眼,丢给她一句话,神情不变的继续走。

“哈哈哈,好啊,我也乖一点……”邪彤大笑一声,他们两个会同时出现在长天派,会乖了才怪,只是王紫长了一张太具有欺骗性的脸而已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