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六十七章 奇葩扎堆

快到亥时的时候,王紫一个人回到了月阴山,此时整个长天派都归于安静,王紫在月阴山的结界外停下,将那个长方形的房卡拿出来试了试,从演武场离开的时候,旗妩月特意嘱咐过她,房卡可以打开这里的结界。

刚进结界,入目的一排排整齐而宏伟建筑,都是古色古香木质建筑,却出乎意料的建成了公寓的形式,按照地势的起伏选在平坦的地方而建,有的五层,有的六层,错落有致,这样的建筑在这里很少见,一次性见到这么多,视觉上的冲击力还是很明显的。

“把你的房卡拿来我看看。”一个沙哑的声音在一旁响起,在黑暗中显得有些诡异,乍一听也听不出是男是女。

王紫侧头看了看,刚进结界的右手边有一个两层的独立房屋,墙面上的一扇窗户砰的打开,伸出一只手,连人都没看到。

“看守月阴山的人是一个瞎子女修士,名叫灵柔,人有点、奇怪,她说什么你照做就行了,不要去看她的眼睛,好了,总之你早点回来吧。”王紫脑海中回想起赫连妹之前神神秘秘说的话,思考间已经几步走上去,将手中的房卡递了过去。

“叫什么名字?”灵柔道,这样的声音却叫了这样的名字,违和感真的不是一般的强。

“王紫。”王紫回道,不去想为什么房卡上都有记录,灵柔却多此一举的问这个。

“姓王?”那边沉默了一会,沙哑的声音像是问又像是自言自语,很快,一道轻微的波动闪过,王紫快速的伸手一接,是灵柔将房卡扔了出来。

“弟子告辞。”王紫说了一声,只是在她那声‘辞’还没有说完的时候,‘砰’的一声,那窗口就当着她的面关上了。

王紫也不在意,只心想这灵柔的性格果真有点怪异,随后按照房卡上的指示,穿过几幢建筑找到她所在的房间,是在月阴山靠后山的位置,一个六层的建筑,王紫的房间刚好在第六层。

等王紫用房卡打开门的时候,还没有看清房间内的情形,一声突然的爆炸声响起,几块木板极快的朝着她的方向飞过来,王紫只一挥手,那几块木板乖乖的躺在了地上,王紫在门口稍作犹豫,还是关门走了进来。

本来就不算整齐的房间现在更是乱成了一堆,房间内是楼中楼的格局,住的房间应该都在二楼,一楼是很宽阔的客厅,楼上很显眼的地方,一个被炸的黑烟还没有散去的房间,楼下到处散落着木屑、石板和灰尘,这样木质的房间,被炸这么一下还这么坚固,真是为难它了。

“我操!戎沛白!你又把房间炸了!你他妈有完没完了!老娘跟你说过今天有师妹进来,你他妈不知道收敛一下啊!”几秒钟的安静之后,一声暴躁的河东狮吼自房间内传出,那声音似乎掀的整个房间都震了震。

这种时候,王紫竟然想的是,房间的隔音结界不知道震坏了没有,再看那说话的女子时,却是白天已经见过的旗妩月,现在的旗妩月跟白天见到的完全不一样,那身被她改的乱七八糟的道袍随意的挂在躺在一旁的椅子上,而旗妩月只穿了一件黑色的皮质超短裤,上身是同样为皮质的布条,在胸上缠了几圈做成了裹胸。

旗妩月现在正大喇喇的躺在一个贵妃榻上,火爆的身材展露无遗,伴随着刚才那一声底气十足的怒吼,现在旗妩月也好像是个一点就燃的火药,浑身充满了暴躁的气息,跟白天魅惑的旗妩月完全是两码事。

“我他妈也不知道会这样啊!今天这个阵法我已经几百年没有出错过了,谁能想到今天会出错啊!一定是太生疏了,不行不行,我得在练练!”一个不输于旗妩月嗓门的声音从楼上黑烟弥漫的屋子里传来,然后是一阵翻腾的声音,也不知打那人在干什么。

“还他妈练你大爷的姥姥啊!给老娘滚下来!”没见到那人出来,旗妩月果然怒了,胸脯剧烈的起伏着,身子一侧,一个风刃直朝着那间摇摇欲坠的房间飞去,王紫看了一眼,那个点正好是现在那间子的重心了。

‘轰……’

“我操!”

那房间彻底毁于一旦,结构缜密的模板哗啦啦的掉了一地,又是一阵灰尘,而自那灰尘中忽然闪出一个身影,要不仔细分辨还真看不出来那是个人,很快,一楼的地面上出现一个全身都被染成黑色的人影,像是刚刚从矿难现场挖出来的,伴随着那人愤怒的吼声,只能看到一口森森的白牙和瞪大的眼中小片眼白。

“旗妩月你他妈疯啦!老娘又不是不收拾,你至于这么做吗?老娘房间里还有很多宝贝材料,待会丢了一两样你他妈赔给老娘啊!”

那黑漆漆的人影儿似乎也怒了,一路踢开椅子直直的站在旗妩月躺着的贵妃榻上,居高临下的看着旗妩月,伴随着那人风风火火的举动,那几乎束起来一米长的头发扑簌簌的掉着灰,旗妩月想来也是嫌弃那人带来的污染,提早设了个防尘结界。

“就你那点玩意儿,你想要多少老娘可以给你弄多少,只是给你再多你也只会拿来炸自己的家!”旗妩月身体往贵妃榻上一倒,语气里含着深深的不屑。

“老娘这么伟大的事业你这只成天只知道勾引男人的老女人怎么知道?别他妈废话,这是清单,最好明天就给老娘弄齐备了!”

那黑人女子抱着双臂,双腿呈剪刀姿势流氓似的站着,一甩手扔出一张跟她那双手对比极其明显的白纸,那白纸跟刀子似的直穿过旗妩月的结界落在旗妩月面前,奇怪的是旗妩月嘴上虽然还在骂着,趋势一挥手把那张白纸收了起来。

“呜王纸小侄妹怀来咯……”在那边争吵的两人暂停的空档,一边一个声音趁机插入,在场的几人都是一愣,可能因为都没听明白那人说了什么。

王紫看去,却见客厅的正中央,地面上铺着一个长约四米,宽约三米的杂色绒毯,一人圆滚滚的人正坐在上面,本来挺大的地毯被那人一座,顿时感觉像个小号的坐垫一样,那人嘴里啃着一只不知是什么灵兽的腿骨,两只胖乎乎的爪子抓着堪比人类整条腿那么长的腿骨,虽然那肉是烤熟的,但看那人吃,活像是手撕野兽肉,血腥指数蹭蹭飙升!

一个性格超级两面的旗妩月,人前是妖精,人后是汉子;一个没见过面的人,虽然现在见到了,但那完全变了形的装束,还有完全被染成黑色的身体,伪装指数百分之二百,跟没见过一样;一个食量堪比恐龙的肉食女子赫连妹,王紫默默地从赫连妹身边堆着的一堆骨头上收回了视线,勉强维持着冷静,看那几乎是全套的骨骼,赫连妹这是啃了一只一百公斤左右的彩角鹿的节奏……

据她所知,这个屋子里包括她应该是住了五个人,那么还有一个没有见到……

静立半晌,王紫抬脚向前走去,脚步踩在没有被那些断壁残桓波及的区域,朝着还完整的楼梯走去,这时,房间内除了赫连妹那颇有些让人毛骨悚然的咀嚼声之外,突然变的安静,旗妩月和那黑漆漆的女子、包括还在啃着骨头的赫连妹,三双眼睛六只眼珠子都随着王紫的走动移动着,在王紫一只脚刚踏上楼梯的时候,身后传来一声突然的喝止声。

“等下!你你你那个,哦就是说你,你就是我们的另一个小师妹王紫?”是那个黑漆漆的女子,一闪身出现在了楼梯上,变成了居高临下的看着王紫,而几乎在那女子闪身过来的同时,王紫身形更快的往后闪了几步。

“啧啧啧……小师妹速度不慢啊!哈哈哈,反应也快得很啊,一看就是学阵法的料,师姐我跟你说啊,首先你报名演阵院你就做了人生最正确的决定你知道吗?其次你住进这个房间你就赚了你知道吗?知道世界的名字吗?”那女子从楼梯上走下来想靠近王紫,可王紫却随着她的接近慢慢往后退,听到她最后发问,王紫只轻轻摇了摇头。

“胖妹和旗妩月太不够意思了!竟然没有把我的名讳告诉你?!好好好,看来我不得不自己介绍了,小师妹听好了啊!咳咳……”那女子愤怒的瞪了赫连妹和旗妩月一眼,这一瞪眼,那黑乎乎的脸上一对眼白更加滑稽起来,袖子一撸,又露出两节没有被波及的洁白手臂,清了清嗓子看样子接下来说的会很多。

“师姐我就是打遍长天无敌手,人见人爱、花见花开,一枝梨花压海棠,姿色天然,占尽风流,一貌倾城,秀色可餐的戎沛白是也!小师妹你记住了吗?虽然前缀有点多,但是我这已经是擅自帮你裁去了百分之九十九了,可能是太受欢迎,大家给的封号,师姐不好拿出来跟你炫耀,毕竟要混到我这个层次实在不容易,师姐不愿意看到你还没有开始长天派的生活前就对自己失去信心啊……”戎沛白似乎很体贴很担忧的说道,王紫只看到一口白牙在黑乎乎的脸上不停的闪现。

“戎沛白其人嘛,炸遍长天无敌手,人见人躲,花见花残,一包炸药吓神兽,煤色天然,炸尽风流,一炸倾城,再炸倾国,三炸鸟兽藏,炭色可燃,哦,我这也是裁去了百分之九十九的,毕竟有把她那些前缀都记下来的时间的话,我可能已经修炼到天神期了。”戎沛白的话音刚落,那边紧接着就响起旗妩月懒洋洋的声音,而赫连妹呢,眼睛滴溜溜的转着,只看着几人之间你来我往的样子,也不说话就知道吃。

“切,小师妹不要听那个精神分裂的老女人说话,她今天肯定是在哪个野男人那碰钉子了,我告诉你啊,这老女人觉得自己就是祸国殃民的妖精,全天下的男人都应该拜倒在她的超短裤下,其实她完全是得了臆想症了是吧?今天她的脾气异常火爆,告诉你吧,每当这种情况,绝对是被男人拒绝了饿,百分之百!没有例外知道不?”

戎沛白一个胳膊抬起,作势要哥俩好的放在王紫身上,王紫直接避开,戎沛白愣了一下,好像才反应过来现在自己的形象不宜靠近,嘿嘿笑了两声就放下了,也不再靠近了。

“戎!沛!白!你他妈找死!你这个跟男人绝缘的怪咖!羡慕嫉妒恨也悄悄地好吗?非要这么大喊大家的让人知道你没人要吗?”戎沛白这里话音刚落,果然成功的把那边刚刚冷静的旗妩月引爆了。

“切,老娘有没人又要关你屁事,毕竟有你勾搭男人外加来者不拒的时间,老娘也修炼到阵尊了。”戎沛白双臂环抱,吊儿郎当的站着,翻了个白眼一点都不惧旗妩月的怒气。

“戎沛白你皮痒……”旗妩月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本来躺着的身形顿时闪身站了起来,紧接着一个残影闪过,下一幕就已经是旗妩月和戎沛白赤手空拳的搏斗起来,也没有用任何灵力和法术,纯粹是谨慎搏击。

王紫往旁边让了让,旗妩月的招式刁钻,经常是虚招打出,实招却在落下的前一秒才会出现,虚虚实实让那人很难分辨,戎沛白的则是在防御的同时,集中精力专攻旗妩月的下盘,似乎对旗妩月的弱点很是了解,戎沛白的速度比旗妩月快了一些,果然,二十几招之后,旗妩月不得不分出更多的经理稳固自己的下盘。

一个白花花的身体和一个黑漆漆的身体缠斗在一处,本来完好无损的桌椅又破损了几个,王紫抬头看了看二楼,打算直接飞身上去,对进门之后见到的三个奇葩室友,她不想多做发言了……

“王纸小侄妹,咯……咯……王紫小师妹,他们两个这是每天一架,你习惯就好了,其实你沛白师姐和妩月师姐都是很好很好的人,就是沛白太专注阵法,妩月太喜欢男人,进了演阵院,我们都会罩着你的!”

王紫刚想有动作,就听见身后一个模糊的声音响起,是赫连妹,赫连妹使劲儿咽下口中的肉,手往后一扔,那根已经被啃干净的大腿骨准确的跟那堆彩角鹿的残骸汇合,那只彩角鹿,虽然被肢解了,最起码还是全尸……

赫连妹从地上站了起来,身上的肉随着她的动作不停的颤啊颤,圆滚滚的身体朝着王紫这里接近,带过来一股浓重的烤肉味,伴随着木质的地面咯吱咯吱的响。

“你们给我住手!王紫小师妹刚刚进来,你们不欢迎就算了,竟然还给我打个没完!”可能是因为吃饱了,赫连妹尖细的嗓音再次出现,而且好像更加中气十足了。

“胖妹你别阻止我,今天我不把戎沛白这张嘴撕烂就我就不是旗妩月!”旗妩月喘着气,线条匀称的肌肤上露出女子特有的健美,汗珠在身体似掉不掉的缀着,仍旧画着浓妆的脸上带着较真的狠劲儿,让她看起来有种别样的性感。

“对!胖妹你今天一定不能组织我!就因为王紫小师妹今天来了,我才要跟着老女人一较高下,不然让王紫小师妹看扁了我怎么办?”戎沛白也大喘着气儿,两人都是纯粹用身体的力量在打,现在体力已经有点消耗了大半,却谁也不先住手。

“哪天你们不是这样的鬼话?可哪天你们分出胜负了?你们这根本就是小孩子掐架,让王紫小师妹笑掉大牙了好吗?”

赫连妹那圆滚滚的身体突然变得异常灵活,闪身冲到了二人面前,两只肥硕的大手一手一只抓上戎沛白和旗妩月,紧接着却见赫连妹跟玩儿似的分开了两人,顺带着一扔,再看时,只见戎沛白被扔出去的身影在空中一个翻转,倒挂在了二楼的凭栏上,再轻松的一个翻身,站在二楼居高临下的看着几人,可能是刚才没打够,抬了抬下吧,挑衅的看着旗妩月,只是刚才还黑乎乎的脸,因为出汗的原因,脸上出现一条条蜿蜒的痕迹,等旗妩月一看的时候,顿时爆发出一阵畅快的大笑!

“哈哈哈哈……戎沛白,你现在的样子,真应该用记忆水晶录下来,我旗妩月见过的歪瓜裂枣也不算少了,你这样独树一帜的绝对是头一个!”旗妩月在空中翻转了几圈落下来,光着脚踩在地上,笑的直不起腰来,正巧旁边就是那个贵妃榻,旗妩月捂着肚子笑倒在贵妃榻上。

“哼!姐就当你是夸姐了!”戎沛白似乎是懒得再跟旗妩月贫嘴了,哼了一声说道。

“王紫小师妹,让妩月带你去你的房间看看吧,今天早点休息,虽然我们演阵院不需要那么早去,但是寅时的时候灵柔大婶会赶人的,晚走一会都不行!”见两个人终于累的分开了,赫连妹转身跟王紫说道。

“嗯,我自己去。”王紫点头,说了一句,看了看楼梯口,这才看到楼梯下其实还有一个房间,只是那房间没有设门,她以为是跟客厅连在一起的,现在看来,那房间应该就是赫连妹的了。

“呼……小师妹来来来,我带你去,顺道去泡个澡,今儿晚上睡个美容觉。”那边的旗妩月翻身坐起,闪身来到王紫身边,懒洋洋的说道,晃着身体往楼上走。

“早点休息!诶沛白你快把你的房间恢复原样啊,不要吵着我睡觉!”身后的赫连妹深了个大懒腰,踩着模板咯吱咯吱的先移到自己的房间,走之前不忘用尖细的嗓音吼了戎沛白一声。

“好了好了,胖妹你快睡,你睡着了鬼才吵的醒啊!”

戎沛白应了一声,就在楼上施起了法术,快速的恢复了一楼混乱的客厅,顺带收拾了赫连妹吃了一堆的骨头,在王紫和旗妩月踏上二楼的时候,手一挥干脆把她房间那一块的东西全部收进了空间袋,刚上二楼的左手边突兀的空出了一块,但没有那黑漆漆的木板,脚下利索了很多。

“这是我的房间,那是另外一个小师妹的房间,可能是太累了,她今儿一来就窝在房间没有出来,不知道你们见过没有,也不重要了,反正明天都会见到,这就是你的房间了。”旗妩月在王紫前面走着,一边介绍道,二楼的四个房间是两两相对的,戎沛白和旗妩月的房间在刚上楼梯不远处,紧挨着的两个房间一个是王紫的,另一个也已经有了主人。

“自己收拾,今儿先这样,明天记得早起。”旗妩月转了转有些酸的脖子,一身汗也不舒服的很,交代了王紫一句后就晃着往自己的房间走。

王紫看着旗妩月离开,又在门口站了一会,有些莫名的看着对面紧闭着的门,竟然有些好奇这今天跟她一样刚来的人是何方神圣,短短不到半个时辰的时间,她已经见识到了另外三人惊人的破坏力怪异的性格,这第四个人不知道是什么样子……

房间是小套间,内室是卧室,外室是书房,房间内一应家具齐全,就连床上的被子都是备好的,卧室里有一个小隔间,里边是沐浴的设施,总体来说还算不错。

从刚才吵闹的环境一下子变得安静,王紫走进内室,把自己仍在那张软乎乎的床上,闭着眼躺了一会,纷乱了一天的思绪渐渐放空,过了半晌,王紫打算在房间的沐浴室冲个澡的时候,却听到房门被敲响了。

“谁?”王紫问了一声。

“小师妹啊,我是沛白师姐啊,你开开门啊。”外面传来戎沛白的声音,只是听起来有些做贼心虚的样子。

王紫顿了一秒,还是挥开了结界,看着还是刚才那一身打扮的戎沛白。

“额……小师妹啊,不巧师姐的房间还没有弄好,更不巧的是、师姐不小心把沐浴设施也弄坏了,更更不巧的是、对面的小师妹可能在修炼所以没给师姐开门,更更更不巧的是、胖妹已经睡的天昏地暗了,更更更更不……”戎沛白走进门来,本来准备好的措辞,在单独面对王紫的时候,竟然有点紧张!奇了怪了,这样看的话,王紫的气场简直有点骇人啊,尤其是那双深不见底的眼睛看着你的时候,你会感觉说什么都是错的一般……

“快点。”不等戎沛白说完,王紫重新躺会了床上,只留下清冷的两个字。

“哦哦哦,师姐很快的,还是王紫小师妹比较乖!”

戎沛白一愣,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在下意识的小鸡啄米一般点头了,戎沛白pia的拍上自己的头,是不是傻了啊?面对副掌门也没这么没出息过啊魂淡!随即胡乱说道,给自己找点心里安慰,一定是人太冷,其实心一定还是暖暖的,不然怎么会借给她洗浴室呢?哈哈哈……

王紫躺在床上闭目养神,等着戎沛白出来,没有让她等很久,戎沛白已经一身清爽的走了出来,身上只穿了一身翠绿的丝绸里衣,洗去了刚才那一身挖煤窑似的造型,冲天的头发恢复了本来的样子垂在身后,出乎意料的,戎沛白是个很娟秀的女子,个子偏低,只有160cm左右,看着这个形象的戎沛白,好像实在难以跟刚才凶悍的戎沛白联想在一起。

“哈哈哈,小师妹,师姐已经好了,够快把?哦,师姐把你的洗浴室收拾好了,你放心去洗吧,师姐还要去修房子,你早点睡啊!”

戎沛白站在王紫床前,看着穿戴整齐的王紫,那双神秘的眼睛就那么无波无澜的看着你,拿不准到底什么意思,是讨厌还是喜欢也完全捉摸不透,就像现在,戎沛白光着脚站在那,留也不是,走也不是,正常人不都应该或多或少寒暄两句的吗?可是王紫这样平静的视线,戎沛白只感觉说的越多越词穷,越词穷就越想跑。

于是、戎沛白不等王紫的回应,蹬蹬蹬的就转身跑了,王紫睁着眼睛看着床幔上的纹路,心里倒数着‘三、二、一’,果然,像是按了退回键一样,那奔跑的声音又倒了回来。

戎沛白离开之后才发现自己竟然没有把那身炸的焦黑的衣服带走,尴尬的跑回来要取,要敲门的时候才发现王紫压根就没有阖上结界。

“嘿嘿,我忘了东西……”

戎沛白嘿嘿的笑了两声,极快的跑进来收走了那黑乎乎的一片衣服,又从空间戒指中拿出一块干净的布擦干净地上的水渍,盯着王紫精致的不可思议的脸,本来退后的步伐一顿,见王紫看过来了,戎沛白一个机灵回过神来,随即加快步伐离开,心里却想着,乖乖,这才是祸国殃民的妖精吧,就算那衣服穿得多保守,禁欲的气息多浓厚,也挡不住那让一个女人都膜拜的容颜啊……

又过了半晌,王紫站起身来,又把洗浴室收拾了一遍,现在也不早了,就不去赤灵了,正要脱衣服的时候,房门再一次被敲响。

王紫第一反应是戎沛白又怎么了?刚刚解开了一个口子的手转了一圈,又系了上去,接着挥开了结界。

这一次却不是风风火火出现的戎沛白,那人在门口站了几秒才推门进来,进来也没有说话,任由那两扇门吱呀呀的开启,那人只倚在门口看着背对着她的王紫。

感觉到那带着兴味的打量,王紫疑惑的转身看去,不是戎沛白,但王紫墨色的瞳孔却亮了一瞬,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站在门口的人,明明是女子,偏做男装打扮,但高挑的身材配上那身衣服也并没有违和感,墨发披在身后,抱着双臂,不甚出彩的容貌却带着一抹似笑非笑,让她整个人多了一丝奇异的魅惑。

“邪彤?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王紫还是不太相信,自落霞山匆匆一见之后就没了消息,她万万没想到再见到邪彤会是在长天派!她以为以邪君的身份,能混进仙界已经是极限了,没想到竟然能够在无人察觉的情况下进入长天派!

“我为什么不能出现在这里?我不是说了吗,很快就会见的啊。”邪彤轻描淡写的说道,抬脚走了进来,顺便关上了身后门。

“你就是住在对面的另一个新弟子?”王紫有些诧异的问道。

“对啊,如果你早点跟那几个男人分开,回来不就早见到我了。”邪彤挑眉道。

竟然真的是,那她和邪彤岂不是都成了长天派的弟子?而且邪彤也是报名了演阵院!

“我看看。”懒得去想别的,不等邪彤走进来,王紫迎上前几步,直接扣上邪彤的脉搏,邪彤只是笑了笑,竟然没有躲避。

“看出什么来了?”等王紫放开手,邪彤才笑了一声问道,想进了自己的房间一样,身体软软的倒在那唯一的一张床上。

“你身上的煞气怎么不见了?”

王紫疑惑的问道,上前几步站在床头,居高临下的看着邪彤,完全跟一个正常的修士没有差别,修为大概在地元期五层,仙龄竟然也是二十七岁,其他的可以伪装,因为莲生就是伪装过的,但是煞气,对于邪彤来说理应跟呼吸一样,她是怎么隐藏起来的?就连她也看不出来……

“我们这么久不见,刚见面你就急火火的问这些?这事情说来有点长,以后慢慢跟你说吧。”邪彤翘起一条腿,身体往旁边让了让,示意王紫也躺上去。

“唔,我要去冲澡。”王紫点点头,那就改天说吧,幽冥地狱派邪彤来到底干什么,真是怪了……

王紫有些奇怪的看着邪彤突然又变得兴味的眼神,身体在床上翻身侧躺,长发在身后铺展开,邪彤只手撑着头,挑眉笑道:

“洗快点,我等你……”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