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六十六章 演阵院

王紫几乎是一路上顶着各种诡异的视线离开了拥挤的报名处,整个演武场他们都转了一圈了,也没有看到属于演阵院的报名地点,几人只好向出口走去。

“演阵院真是太过分,主人能报名演阵院他们就偷着乐吧,竟然连报名处都不设,还要我们找上门去,真是的……”莲生不满的说道。

“你们说欧阳侨那是什么意思,为什么一定要把我们几个推到风口浪尖上?”卫子楚沉思了半晌,还是没想出个所以然,干脆问出来了。

“他想用这种办法探我们的底。”玄武道。

“就因为我们闯过天梯的速度快了?这理由有点不太充分吧?欧阳侨这样做未免太兴师动众了吧?”卫子楚不太相信的说道。

“小楚楚啊,你那个脑子恐怕永远都聪明不起来了,小紫紫过天梯的速度的确值得他关注,但也不至于如此试探的地步,而我们先后以压倒所有人的速度出现才是让他这么做的原因,刑堂是干什么的?长天派上上下下一应大事小事都不能逃出刑堂的眼睛,就在这几个时辰之间,欧阳侨怎么可能不把我们几个的资料翻个底儿朝天?”慕千厷性感的声线缓慢的响起,这样的声音,无论在什么时候听好像都是一种享受。

“你的意思是……他对我们的身份有所怀疑?”卫子楚惊讶的说道。

“小紫紫和子谦是三日前来到的世外域,也是通过正常的登记进来的,我们三人可是一个月前跟着师傅进来的,这些刑堂只要花点时间就能调查得到。”

“那会调查到师傅那里吗?不太可能吧,师傅既然这样安排,就一定是不怕长天派的人调查的。”卫子楚想了想说道。

“能自由出入世外域的人,整个世外域也没有多少,刑堂也不会傻到真的去调查,所以欧阳侨才把视线放在我们几个身上啊,一来我们并非世外域之人,给我们拉了那么多仇恨,往后的日子肯定不会太平,二来有宇文乾煽动的话在仙,所有仙界前来的人都会成为世外域这些人的假想敌,无论是哪一点,我们都是风暴中心,要么自己顶住压力,要么搬出师傅的名义。”

慕千厷接着说道,上翘的嘴角弯起一抹妖冶的弧度,挑起的眼尾却带着危险的弧度,欧阳侨的算盘打得是不错,但也要看看他们是不是由他摆弄的柱子!

“师傅的名义连我们都不知道,怎么可能搬的出来?就算知道,刚进长天派,区区小事怎么能让师傅出马?要是那样做,估计妙绮师傅一怒,我们都没好日子过……”卫子楚想象着妙绮师傅从来没有重复过的毒招,小心肝立马颤了颤。

“呵呵,所以现在就看看世外域的弟子们怎么出招了,我们见招拆招就好。”玄武笑道。

“哥你说的是没错,可万一闹大了呢?世外域和仙界的人彻底分化开对长天派也没有好处啊,让仙界的人对长天派失望,损失的一定是长天派啊,在海族兽潮中已经死了那么多人了,长天派没有对此负责就算了,要是不再用温和的手段安抚剩下的人,长天派乃至世外域的名望都会下滑啊。”卫子楚说出了另一重疑惑。

“嘿!还不算蠢啊,宇文乾会在迎新大会上公然拿世外域和仙界的弟子做对比,表面上是夸仙界而贬世外域,可他最终的目的是想用这表面上的差距激起世外域弟子的求胜之心,世外域这些年太安逸了,长天派这样做是想给世外域的所有人敲响警钟,有时候胜负的决定不是修为的高低,而是心智的高低,世外域的人成长太快,阅历太浅,长天派是想吧仙界的人作为跳板,让世外域的人认识到自己的缺陷在哪里。”莲生瞟了一眼卫子楚,自己侃侃而谈。

“这次世外域把招收弟子的仙龄限制在三十岁之内,足可见长天派想从世外域后辈着手,定是各大家族共同商议的结果,至于闹大了嘛,如果达到他们的目的,就算闹的再大,也有长天派的人出面收拾,只是不巧的是,欧阳侨选你们几个切入,一方面这是他们肯定会做的事情,另一方面也好看看你们几个承受压力的程度在哪里。”

莲生说着,猫眼滴溜溜的转,就慕千厷几人的身份,他都好奇的心痒痒,别提长天派了,还有他们口中的师傅,绝不可能是二十八个家族内的人,那么能在世外域有一手遮天的本事,就只剩下了……

莲生猫眼一阵放光,却聪明的没有发问,要真是他想的那样,不只是慕千厷几人,就是王紫在世外域的安全也会多一层保障啊!莲生惊叹的点着头,怪不得这几个人这么嚣张呐……

“我们是没问题啊,可王紫殿下怎么办?女修士休息的地方都集中在月阴山,我们在正阳山,相隔太远,要是那些女修士趁晚上回去的时间找王紫殿下的麻烦怎么办?”卫子楚担心的说道,那天只是随口一说,但现在可是真正存在的隐患啊,是不是他乌鸦嘴啊?

经卫子楚一说,几人也有些担心的看向王紫,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在长天派王紫又不能随心所欲的运用自己的能力,这样束手束脚的情况下,他们真的担心王紫会被人算计。

“……我没事,你们不用担心。”听了半天的王紫,见话题突然转到自己身上,颇有些无奈的看着几人,她在修真界和仙界也不是一两天了,怎么几人都跟担心小孩似的担心她?如果真的有人找她麻烦,他们难道不信她有能力处理?

“小紫,长天派的规矩太多,我们担心到时候你也身不由己。”玄武看着王紫淡然的表情,笑着开口,眉间却锁着担忧。

“身不由己?”王紫驻足,重复道,她怎么会把自己陷入那样的境地?在她还没有将父亲当年的事情调查出眉目的时候,谁也别想妨碍她。

“对啊,身不由己,不是打一架就能解决的困境,小紫,不是我们不相信你,是不相信世外域之人的嫉妒之心,你又铁了心要去演阵院,演阵院太混乱,现在又不为其它院派所容,若是遇到存心找事的人,小紫能避则避,不能避的话……找欧阳侨吧!”玄武伸出食指轻轻点了点王紫的眉心,温和的笑带着宠溺。

“噗哈哈……对啊对啊,可以找欧阳侨帮忙的啊,反正刚才欧阳侨再大庭广众之下已经承诺了王紫殿下了!”卫子楚忍不住大笑,他以为玄武会说出什么好办法呢,没想到却说了这个!想到刚才王紫顺着欧阳侨的话应下的时候,欧阳侨那诧异的表情,脸上的笑差点维持不住抽搐,真是回味无穷啊!

“诶主人啊,你刚刚该不会就想到这一层?所以才顺势在欧阳侨那要了一块求救符?”莲生跳到王紫面前,突然好奇的问,如果是那样的话,他家亲亲主人真是未雨绸缪啊!

“唔,那倒不是,只是不想让他顺心……”王紫眨了眨眼,出乎所有人意料的说道。

“呵呵,小紫紫也会有这种想法?”慕千厷一笑,讶异王紫有这样让人内伤的手段,不过,这样的手段,最好只多不少!

“当然会,你们不必担心,没有人能从我手里讨到便宜,要不试试吧,虽然没怎么斗过,但效果应该不会差。”王紫不管几人的惊讶,偏低的声线依旧冷静的响起。

“哇喔!王紫殿下!你还是我的王紫殿下吗?”卫子楚夸张的探过头来,使劲儿的在王紫脸上瞧,王紫在某种程度上跟李战很像的,都是行动派的人,不会在言语上多说什么,也只有在指挥战斗的时候,王紫的话才会自然而然的多起来,而这样随意跟他们交谈,实在是罕见啊罕见!

“不然你们要跟我住进月阴山?”王紫推开卫子楚的头,有点无奈。

“嘿嘿,我倒是想啊……”卫子楚顺着王紫的力道起来,嘿嘿的笑道。

“还有穷奇,我不会吃亏的。”王紫补充了一句。

“呵呵,有穷奇和青龙在,差点忽略了。”玄武一笑,竟然忘了这茬。

“来了世外域后他们就没有出现,我也差点忘了这俩人了,啧啧,这就是契约的好处了啊,时刻潜伏在王紫殿下身边啊……”卫子楚嘟囔着说道,越来越羡慕了,王紫一定会先后契约慕千厷和李战的,话说他有点着急啊……

“喂喂喂你们快点啊!人报名都快结束了,都怪你们,玩的差点忘了时间!哎呦……谁啊谁啊?快点给本小姐闪开!”

正在几人走到演武台出口的时候,一个大嗓门儿的女声极具穿透力的响起,声音尖细,像是捏着嗓子喊出来的,紧接着一个圆滚滚的身影从演武台的拐角极快的闪了进来,卫子楚走在最前面,正要出去,那女子双手挥舞着,直喊着让卫子楚让开。

卫子楚一愣,不用那女子再喊,自行让的圆圆的,要不是那人的声音听起来是个女子,他很难把那样圆滚滚的不明物体跟一个女人联想到一起,却见一个穿着特制长天派道袍的女子快速的向这里跑着,身上的肉颠儿的极具艺术性,不知道是头太大还是跑的太快,帽子在头上歪歪扭扭的挂着,那女子边跑边抽空整理了一下帽子。

“胖妹,你那么着急干什么?反正也不会有人报名我们院,早去了还不是看那些人白眼吗?”

另一个声音响起,像是刚刚睡醒一般,懒洋洋的说道,光听这声音就如此慵懒而魅惑,不知见到人是否也如此?却见那被称为胖妹的女子身后还跟着两人,一个是身形高挑的女子,穿着有些夸张,虽也是跟长天派其他弟子的道袍一样,可从侧面道袍的开叉处看去,却只看见一双白花花修长的大腿,走动间若隐若现的极惹人注目。

那女子的长发也是精心梳理的,衬托着那张施了浓妆的脸极其美艳,几束小指粗细的麻花辫从颈后分出,在波涛汹涌的胸前弯起一个诱人的弧度,直垂到了腰间,而那道袍上身也是被那女子改过的,领口一直低垂到胸前,露出一道深深的沟壑,腰带更是只松松垮垮的一个结,看到此处,估计大多数人的反应是、要是这女子动作再大一点,那腰带会不会很自然的解开,然后、然后是一大片惹火的春光?

那人身边还有一人,是个清秀的少年,白色的道袍在身上规规矩矩的穿着,走在那两个极端的女子中间,三人这样混搭的组合,实在让人很难不注意。

“胖姐,明明是你在玩啊,要不你别带那个帽子了。”那少年无奈的说了一句,看着那女子东倒西歪的帽子,要是这会一阵风刮过来,这帽子就悲剧了……

“那怎么可以?迎接师弟师妹那可是大事!本师姐怎么着也得注意自己的形象啊!”那女子底气很足的反驳道,莲生让在身边,嘴角抽搐的看着那女子,真的有形象一词可言吗?

“小烁啊,姐跟你打个赌,今儿肯定没人报名,你赌不赌?”

那妩媚的女子边走边伸了个懒腰,妖娆的曲线展露无遗,惺忪的睡眼在空中懒懒的划过,本是无意识的,可在看到跟他们擦肩而过的王紫几人时,刚才还懒洋洋的女子突然直挺挺的站好了,面上勾起魅惑的笑,画了浓厚眼影的眼睛感兴趣在几个男子身上一一掠过,屈起腿,摆出她认为最诱惑的姿势,优雅而妖娆的面对几人。

卫子楚本是奇怪的看着那三人组合,见那妖娆的女子突然这么直白的诱惑几人,心里翻了个白眼,一点没犹豫的收回了视线,眼睛很快放在了王紫脸上,乖乖,他可是王紫殿下的,除了王紫殿下,他谁都不要看!

玄武目不斜视,给那风风火火跑过去的胖女子让开之后就自顾自的继续走,紧紧的跟在王紫身后一步外的李战,更是不可能注意这些,莲生倒是看了看那女子,只不过满眼的挑剔,比如妆太浓,他家亲亲主人就不化妆,比如头发梳的跟某种花枝招展的鸟类似的,他家亲亲主人短发才是最好看的,再比如衣服穿成那样,打架的时候要裸奔吗?

慕千厷狭长的凤眸微微抬起,漫不经心的划过那三人,且不说那孔雀开屏的女子,长天派内怎么会有这样装束的人?这太符合长天派的作风了,除非这些人是……

那女子本来在那摆着poss,看到几个几乎当他不存在的男子走过去之后,简直快石化了!她在长天派混了有五年多了,这样的情况从来没有出现过!今天一时兴起才打算逗这几个小师弟玩玩,竟然前所未有的吃了闭门羹!那女子面上魅惑的笑有些僵硬,却在这时,看到那长的比女子还要好看几分的男子驻足看了过来。

那女子心中一松,看来她的魅力没有下降,抬手拨弄着胸前的头发,眼睛诱惑的看着慕千厷,心中却有些可惜,虽然她喜欢美男,但绝对不会愿意对方是个比她还要妖三分的男子,而且这男子妖是妖,更有着她掌控不了的危险。

“死妖精你不走吗?”卫子楚回头喊了一声,哼哼,瞧瞧他多好心,竟然在这种紧要关头拉慕千厷一把。

“妩月师姐,我跟你赌,我不就是今天报名的吗?而且我也不信没人来,演阵院不会就这么下去的,嗯嗯,我们也快走吧,别让报名的人等的太久了!”一直抱着玉简埋头走路的少年突然回头说道,往回走了几步,打算拉着还在跟慕千厷‘眉来眼去’的师姐离开。

“你们是演阵院的弟子?”性感的声线轻飘飘的响起,总给人漫不经心的感觉。

“是啊,怎么,这位道友想报名演阵院吗?”那女子精心描绘的眉毛一挑,语带轻笑的问道,只是这笑不同于刚才纯粹魅惑的笑,而是多了些讽刺的笑。

“不是我,是我的朋友呢。”慕千厷笑道。

“什么?”

那女子有些惊讶,刚才只是开玩笑的一问,以刚才那几人的修为和气度来看,绝对不可能是报名演阵院的,她只当又是一个没事找事的公子儿而已,正想若是慕千厷要是找事的话,她不介意戏弄戏弄他,没想到他的回答竟是这样!

“你的哪位朋友?我们就是负责演阵院报名的弟子,有些事情耽搁了,你们一定就等了吧?你稍等,马上就可以登记报名!”那走回来的少年正好听到有人要报名,顿时扬起热情的笑,有些开心的说道。

“胖姐!胖姐你回来!这里有人要报名啊!”那少年朝还在前面跑的女子喊道,虽然那女子一直在用跑的,但那圆滚滚的身体却没有跑出很远的距离,反而跟正常人走路的速度差不多。

“什么什么?谁?小烁啊,那还不快操家伙?”那本派中的女子一个急刹车,然后圆滚滚的身体一个急转弯,完成了一向高难度的转身动作,被脸上的肉挤的几乎看不见的眼睛搜寻着王紫几人。

“哦对哦,登记的玉简在我这里。”那少年尴尬的笑了笑,脸有些微红,往道路一旁退了退,挥手拿出一张桌子,快速的摆开了玉简。

“你们是谁要报名?你?你?你?还是你们都来?”那胖女子走过来,地面似乎也颤了颤,手指着慕千厷几人,声音尖细的问道。

“我。”在几人都被那胖女子堪比小山的身体,却配了一副尖尖细细的声音雷得外焦里嫩的时候,王紫平静的声音响起。

“谁?你?就你一个?”那女子伸长了脖子往那边看,正好看到往过走的王紫,那女子有些不相信的问道。

“对,只有我。”王紫说道,闪身直接来到了那负责登记的少年那,将自己的铭牌放在桌子上。

“咦?是你?我们又见面了!”那少年接过铭牌,本是要询问的,却在抬头看到王紫时,有些惊喜的站起来说道。

“那天、那天你们来长天镇的时候是我带你们来的。”见王紫并没有反应,那少年似乎也意识到自己的反应有点大了,摸了摸后脑勺,青色的脸微红着说道,心想王紫可能已经忘了。

“唔,我记得。”王紫点头,也看了看这少年,地元期二层,没想到竟是演阵院的弟子。

“你竟然记得我?我以为那天你都没看到我,呵呵,你等等,我马上给你登记上。”那少年笑道,说着坐下来快速的记录王紫的信息。

“小烁,你们认识?”

那妖娆的女子走过来,靠在桌子上看着王紫,刚才光顾了看男人,竟然没看到还有这么个绝色的美人儿,短发,精致的无可挑剔的脸,每一寸肌肤、每一个棱角都巧夺天工,气息够冷,够神秘,修为、也够高,这样的女子,到那个院派都应该是炙手可热的人物,可偏偏选了演阵院,够、个性……

“哦,那天见过一面,以后我们就是一个院派的伙伴啦,很快会熟悉的啊。”那少年一边一丝不苟的将玉简卷起来,一边笑着说道。

“王紫,这是你的铭牌和房卡,演阵院的人不多,你的房间跟妩月师姐还有赫连师姐在一起,哦对了,这是旗妩月,这是赫连妹,她们二人是我们的师姐,我叫辛烁,也是今天刚刚报道的弟子。”

那少年收起玉简,这才站起来介绍道,真诚的笑里带着开心,在来到路上他还在想,不知道能不能碰到王紫,听说仙界来的人里边没有被淘汰的人,他才松了口气,没想到现在就碰到了王紫,而且她还是报名了演阵院的!

“你今天刚刚报道就来干这些?”卫子楚走过来说道。

“我在演武场没找到演阵院的报名处,就直接去了演阵院,反正也闲着没事,就来帮帮师姐。”辛烁笑着,从刚才开始,脸上两团红色就没有褪去,不知道是这孩子小脸本就白里透着红,还是这半天一直害羞着。

“小师妹,要不要师姐先带你会房间看看?”旗妩月笑道,坐在桌子上,两条白花花的腿在下边晃着。

“要不去看看吧,我也去!”卫子楚最先说道,他很想看看王紫今后的住处啊。

“呵呵,小师弟啊,你该不会不知道,月阴山禁止男修士踏入的吧?”旗妩月笑道。

“我的确不知道啊,这个时间也不可以吗?”卫子楚遗憾的问道。

“不行。”旗妩月轻轻的摇头,笑道。

“走吧,去别的地方转转。”玄武道,现在已经是戌时了,他们自由的时间也就不到两个时辰了。

“好吧……”

卫子楚点头,揪了揪王紫,示意王紫也走,然而王紫却没有动,眼神却是看着另一个方向,卫子楚顺着王紫的眼神看过去,是那个肥妞?看她干什么?不对,卫子楚偏了偏头,却见一个挺拔魁梧的男子稳步朝这里走来,身着黑色的锦衣,衣服的边角处都是用颜色对比十分明显的白色描绘,高高竖起的墨发也是被一根白色的发带绑着。

犹如那男子衣服上的颜色,黑色沉稳而危险,白色明亮而睿智,那男子亦给人如此感觉,棱角分明的俊脸带着男子特有的阳刚和凌冽,左边的唇角带笑,牵起一抹流畅的弧度,让那张刚毅的脸上生生多了几分邪气,这样沉稳和邪气碰撞的感觉,当真少见了些。

卫子楚摸了摸下巴,这男的挺帅,但自己也不输他啊,王紫看他干什么?

“王紫殿下?不走吗?”卫子楚又揪了揪王紫的袖子催促道。

“等等。”王紫却没有听卫子楚的,反而说道,让卫子楚一阵讶异,又向那男子看去,哪里特别了?竟然让王紫殿下如此关注?

王紫看着那男子快速的接近这里,心中的疑惑越来越大,为什么在离得很远的地方,她就感觉到这个男子身上有些怪异的气息?好像他身上不只有灵气……

王紫看了看玄武,却见玄武眼神并没有异样,也就是他没看出来?

“怎么了小紫?”玄武问道,那个男子有问题吗?

“……没什么。”王紫顿了一下说道,不是隐瞒,而是她也不确定那男子身上的气息怪在哪里。

“这里是、演阵院的报名处?”在王紫观察的当口,那男子已经走了过来。

“是啊,这位道友也是来报名演阵院的?”旗妩月魅惑的笑着,眼神勾魂的看向那男子。

“也?”那男子一边的唇角更加邪气的勾起,却是抓住了旗妩月话中的一个字,转而看向还站在旁边的王紫。

“这是刚刚成为我们小师妹的王紫,你到底报不报名啊?”一旁的赫连妹问道,还是那副独特的尖细嗓音,如果她不说话,众人也就强迫自己选择性的忽略这号人物了,可这声音冷不丁儿的响起吧,还挺吓人的。

“当然,不然我为什么要来这里?这是我的身份铭牌。”那男子说道,直接将铭牌递给了辛烁。

“哦,那请稍等。”辛烁接过铭牌,笑了笑说道,手脚麻利的摊开新的玉简做记录。

“你叫王紫吗?我叫修皇,从明天开始我们就是同窗了,提前认识一下吧。”趁着辛烁做记录的同时,那男子却是转过身直面王紫,伸出一只手笑道。

王紫抬眸看向那男子,这么近的距离,她愈发能感觉到这男子身上隐藏着什么气息,而且好像是她熟悉的……

而那男子,在王紫抬眸的一瞬间,带笑的眼睛变得有些深沉,嘴角更加邪气的勾起,手就停在空中,也不觉得尴尬。

“……你好。”几秒钟之后,王紫才握上了面前的手,虽然只是一触即离,但也够让身后几人惊讶的了,慕千厷瞳孔收缩了一瞬,这男子身上有什么东西吸引了王紫?

“修皇,这是你的身份铭牌和房卡。”辛烁做好记录后将东西递给修皇,很高兴演阵院又收了一个实力强悍的弟子。

一旁的旗妩月瞧着面前的几人,两手拨弄着胸前的头发,心想她今天桃花煞吗?见到一个个顶尖的优质美男子,竟然没有一个钓上的,前几个压根儿就是别人的,后来的一个,竟然刚来兴趣就到了别人身上。

旗妩月勾魂的眼神看着王紫,啧啧,真是个不简单的小美人儿,演阵院会不会比以前更热闹了啊?想到其他的伙伴们,旗妩月暗暗期待王紫和修皇的表现,可别让她失望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