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六十五章 报名风波

宇文乾的话说完之后,七个副掌门竟齐齐退场,其余六人只是亮了个相而已,至于后来长天八院的院长又说了什么,似乎不是那么重要了,之后就变的冗长的迎新大会,在安排新弟子入派的各项事宜中结束。

无论大家心中所想如何,接下来的事情都是必须完成的、选择院派,一旦定了院派,基本上是不能更改的,更改的条件极为苛刻,因此在选择最初就要慎重。

“主人啊,你还是要选演阵院吗?”人群之中,莲生闷闷的问道,虽然很想跟着他家亲亲主人去演阵院,可他明知自己不能专于阵法,学了也对王紫帮助不大,倒不如去别的院派。

“是。”果然,王紫的回答一如既往的肯定。

“那我去传动院好了。”莲生考虑了半晌才道。

“传动院最长天八院中最忙的院派,你确定你能安分的待在传动院吗?”

莲生刚说了决定,玄武就质疑的问了一句,其实问归问,他是真心希望莲生能去传动院的,传动院的性质有些特殊,并非专一的学习某一项本领,而是同时教授法术、炼药、炼器、御兽、符宝等种类,旨在飞扬全能型的辅助人才,传动院也是唯一一个为完全为全日制修炼的院派,而是会抽调一部分时间让传动院的弟子参与长天派的运作管理,从最边缘的管理开始,随着一个弟子能力的提升,会逐渐接触到核心的部位。

直到现在,长天派各个运作环节不少是由传动院的弟子担任,而传动院的弟子离开门派后,也多担任家族内举足轻重的职位,传动院的弟子接触的事情最杂,甚至与二十八个家族多有来往,活动的范围也最为广泛,是沟通长天八院只见不可或缺的桥梁,莲生搜集信息的本领本就一流,若是能让莲生进入传动院,混在这么多势力之间,定是再好不过。

“是啊,到时候万一我忙的脚不沾地,我还怎么去见亲亲主人啊?要不我去荡魔院吧?”莲生肩膀一耷拉,可怜兮兮的看着王紫。

“唔……就去传动院吧,莲生,你应该知道我想让你做什么的。”

王紫边走边看了看莲生那黑溜溜的猫眼,莲生既然能想到去传动院就一定知道她想让他做些什么,对于莲生,她是第一个强制把人带在身边的,本来只是想要一些信息的,没想到一直以来的莲生做的那么优秀,到现在她已经不得不把莲生继续拴在身边了。

不同于别人,她对莲生的控制仅限于一个誓言,若是莲生避开誓言的部分,亦能将她的事情捅给天下人,曾经她有过这样的担心,但从莲生拼着神识重创想办法救卫子谦的时候,她的怀疑几乎去了大半,莲生一直在用他的办法渗透她的怀疑,这次若是让莲生去传动院,就是第一次将莲生从自己的视线范围放出去,这何尝不是王紫尝试给他的信任?

“……我当然知道!我办事你放心啊主人,保证完成任务!”莲生的猫眼有一瞬间的怔愣,随即嘻嘻的笑道,只是笑的比往常开心许多,夸张许多,他何尝不知,收集信息是其次,他家亲亲主人更想看到一个无论如何不会背叛她的莲生!

莲生在三跳两跳的往前边抛去,挤开人群去看长长的报名桌上属于传动院的标志,心中却滋生着奇异的感觉,王紫愿意相信他了,这一天他等了很久很久了,虽然他一直以来都扮演着不着痕迹的角色,可是王紫对他的警惕他又怎么会察觉不出来,他多想亲口告诉王紫,她多虑了,自从落霞山谷誓言起,他就不再是天下人的莲生了……

“我找到传动院了!”突然莲生回过头,在人群中跳着跟他们挥手,王紫几人停下脚步,果然从人群的缝隙能看到桌子上摆着传动院的标志,一群师兄师姐正在登记报道的弟子,队伍排了老长,莲生正皱着眉看着那长长的队伍。

等王紫几人过来的时候,却见莲生跑到队伍前面,跟一个派对的弟子小声说了什么,却被那人礼貌的拒绝了,莲生又往前走了几步,这次是被人态度很不好的赶走了,莲生鄙视的看着那人离开,王紫几人前去的步伐一顿,这莲生一定是在想办法插队了,卫子楚抽了抽嘴角,控制住了自己想要扶额的冲动,反正这家伙马上就被关进传动院了,他暂且忍一忍。

莲生就那么厚脸皮的问了好几个人,有些修士皱着眉很厌恶的看着莲生,可最后,莲生愣是排在了队伍的前二十,而且还跟前后几人嘻嘻哈哈的聊的正欢。

“诶主……诶你们快过来啊!”莲生跟前后打好了关系,才发现王紫几人一直站在远处没有过来,本想喊主人来着,但想到可能给王紫带来不必要的关注度,所以莲生还是及时收住了。

“你们在这里陪陪我呗,明天你们可能就见不到英俊帅气的我了,没有人给你们讲笑话,没有人陪你们玩,所以你们要珍惜跟我在一起最后的时光啊!”莲生吸着鼻子说道,一步步的向前挪着,看着他家亲亲主人,‘王紫’什么的实在是叫不出来,他是不是主人叫的时间太长了,真的培养出奴性了啊!叫声名字都觉得那是造次了啊!

“你又不是去死,珍惜什么最后时光啊!”卫子楚双臂环抱着,翻了个白眼说道。

“呸呸呸!什么死不死的啊?卫子楚你看本大爷不爽吗?不要老是找本大爷的不痛快好吗?”莲生夸张的弯腰呸了几声,皱着眉冲卫子楚喊道。

“你也知道小爷看你不爽啊……”卫子楚浓眉向上一挑,嘟囔了一声。

“你说什么?切不用说了!肯定不是什么好话!这个时候本大爷不想跟你计较了。”卫子楚的话是含在嘴里说的,莲生并没有听清楚,不过很快挥了挥手制止了卫子楚再发言,眼看着前边就剩下三个人了,马山就会轮到他。

“喂喂这位师兄啊,晚上禁行的时间是什么时候啊?”莲生等着等级的那师兄把手头的玉简都收拾好了,才笑着问道。

“我正要说呢你就问了,亥时一刻啊,记住了,晚上待在家里好好修炼活着休息,明天的任务可不轻!”那师兄抬起头,看着挺讨喜的莲生,也笑着祝福。

“是是,我记住了!”莲生连连点头,笑着接过自己的铭牌和房间的房卡。

“为什么关门的时间这么早?为什么为什么啊!”等跟着王紫几人走远了一些,莲生脸色一垮,郁闷的嘟囔。

“你没听那人说起床的时间是寅时三刻吗?这是根据长天派的灵气浓郁程度定的时间,所有的课程几乎集中在了上午,一天中精力最旺盛的时候,你的脑子没带吗?真怀疑让你去传动院是不是个错误的决定啊……”卫子楚一边说着,一边左右看着。

“你怀疑亲亲主人的决定吗?哼,白天的时间见不到主人,晚上也不让我们幽会、哦不对,相会吗?”莲生说道。

“就算你有时间,你以为王紫殿下有时间陪你玩吗?”卫子楚鄙视的看了一眼莲生。

“切,主人没时间陪我,也不会有时间陪你,你嘚瑟什么?”莲生同样回以一个鄙视的眼神。

“子谦,你不去药王院吗?”王紫从那俩互相看不顺眼的人身上收回视线,转而问玄武,刚才路过的就是药王院的报名处,可玄武好像没那个意思。

“嗯,去道兵院。”玄武道,本来他的药师等级也不适合在去药王院浪费时间一步步的学习,再加上有了玄武的记忆和能力之后,玄武本就专于炼药,现在更不需要去药王院了。

“你的气息不会被认出来吗?宇文乾会不会察觉?御兽院的人呢?”王紫转而在神识中疑惑的问道,玄武能瞒天过海进入长天派,那是因为遇到的都是小鱼小虾,若是见到高阶修士,他的处境岂不危险?

“不会,我用法力和法器同时掩盖我的气息,若是天神期的修士或许会发现,这长天派目前天神期的修士早已卸任隐世,宇文华也不会出现,宇文乾的修为远远不够,小紫就放心吧,哦对了,就算宇文华察觉到我是灵兽,也看不出我是玄武。”玄武在神识中温声解释。

“唔,那就好。”王紫点头。

“天哪!道兵院的人也太太太太太多了吧!”前面传来莲生的惊呼,其实王紫几人也看到了,那排的看不到头的队伍,登记处的长天派弟子是其它院派的六倍,可那缓慢移动的队伍还是不减少。

“我们要在这里等着吗?!”卫子楚额头掉下一大滴汗,早知道道兵院的竞争凶残,也猜到报名的人一定不少,可等几人施施然走过来的时候,竟然是这么壮观的景象!若是排队过去,那今天接下来的时间是不是都耗在这里了?

卫子楚头疼的看了看望不到头的队伍,突然眼睛一亮,放光的看着莲生。

“你干什么!”莲生正东张西望着呢,感觉到那‘火辣辣’的视线,几乎立刻就回头警惕的看着卫子楚,双手揪着胸前的衣服一拢,跟防狼似的。

“我说,如果你不想今天剩下的时间都跟着在这等的话,去弄一个前排的位置来啊。”卫子楚懒得挑剔莲生那不合时宜的表演,开门见山的说道。

“喂喂喂,那是你在报名不是我诶!我为什么要帮你?再说了,我可以先带着主人去找演阵院啊,你们在这里等着好了!”莲生想都没想的拒绝,王紫是他的亲亲主人,他乐意什么都听王紫的,但不代表卫子楚这毛孩子也能随随便便命令他好不?

“这不是在考验你的能力吗?反正王紫殿下是会陪着我们在这里等的,你看着办吧。”卫子楚懒洋洋的说道,斜着眼等着莲生的反应。

“你你你你你……”莲生恨恨的伸出食指指着那个无赖之极的人,这不是在威胁吗?用他家亲亲主人威胁他!

“王紫?”

那边莲生和卫子楚还在僵持着呢,却听到远处一个带着惊喜的声音响起,几人看去,却见一个身着深蓝色长衫的男子朝着这边挥手,卫子楚不明所以的看了看那男子,心想他刚才叫的是王紫,难道他认识王紫殿下?

“咦?诺晨?”莲生转头去看,很快认出来那人就是分别三天的诺晨,他身边依旧站着抱着剑的景焕。

诺晨跟景焕说了一句什么,很快小跑着朝王紫这边过来。

“再见到你们真好,刚才一路上都在找你们,可是人实在太多了,你们都要报名道兵院吗?我占了位子,一会你们跟着我过去吧?”诺晨停在王紫身边,脸上带着大大的笑,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王紫,他自己似乎并没觉得,那样子很是迫切。

“唔,他们是我的朋友,都报名道兵院,我不是。”在诺晨的注视下,王紫平静的开口,诺晨似乎愣了一下,眼底的希望有点落空,他以为,会有几乎在一起修炼和生活的。

“那也没问题啊,一会你们跟我一起过去好了,不过王紫你是要报名那个院派?”

在王紫刻意提到之后,诺晨才移开了视线,这才看到玄武几人,玄武、莲生他是认识的,其他人也见过,那日在初入长天镇的时候,三个突然出现的男子带走了王紫,现在近距离的看到三人,三人身上逼人的气势他怎么都忽略不了,诺晨突然发现,无论他的心脏多么多么强悍,也还会毫无预警的受伤……

王紫身边似乎总有让人意想不到的男人环绕着,他们强大、却总能在王紫身边安静的作陪,诺晨几乎是命令自己维持着不变的笑,找话题跟王紫聊着,他怕、若是沉浸在羡慕或者嫉妒的情绪中,他连跟王紫这么一小会交流的时间都会失去。

“演阵院。”王紫道。

“竟然是演阵院?哈哈,那演阵院段时间会不会雄风再起?”诺晨一愣,却是出乎意料的说道,卫子楚诧异的看了一眼诺晨,对他家王紫殿下这么信任啊……

诺晨心中惊讶是惊讶,但他是亲眼见过王紫的破阵能力的,而且在他见过那九转阵盘之后,心中虽然隐隐有所猜测,但他强制自己将那样的猜测烂在了心里,他想去多了解王紫,却又害怕去了解,越是了解的多就越是陷得深,而他与王紫之间的距离,在慈海的小岛上那次誓言之后,就永远的存在了。

当玄武要求他和景焕发誓将那几天看到的任何事都不能透露出去的时候,看到王紫默认的态度时,他的心里几乎在淌血,那就是他与王紫之间的距离,无论他怎么努力,都跨不过的距离……

“来长天派不入道兵院也就罢了,再差也不能是演阵院吧?”一个高傲的声音在几人面前响起,紧接着一个身着淡紫色锦衣的男子出现在几人的视线中,手中晃着刚刚拿到的房卡和铭牌,样子有些吊儿郎当,眉宇间还是那么高傲,好像不管经历什么事情,都无法泯灭他身上嚣张的气息,这人竟是季少阳。

“你竟然没死?”莲生仔细瞧了瞧这人,在船上的时候见过几面,这人是跟他们一组的。

季少阳冷冷的看了一眼莲生,这人倒是见过的,嘴怎么这么欠?

“呵呵,我的意思是,你竟然也活着,活着好啊,或者好啊!大家同行一场,看着你活着我可是衷心的为你高兴啊!”莲生呵呵的圆自己的话。

季少阳不太感兴趣的移开了视线,眼神绕着王紫身边看了一圈,诺晨也见过,只是再次见面诺晨的气息强了很多,玄武也见过,而且、玄武的变化好像不着痕迹,却总感觉多了几分危险,其他人都没见过,但看那几人一个赛一个的俊逸,而且一个比一个深藏不露,季少阳突然哼了一声,心想每次见到这女人,身边都是不一样的男人,也未免太花心了吧!

“你们在这里等着,我去找找演阵院在哪里。”王紫只扫了一眼季少阳,季少阳的修为竟涨到了的地元期四层,也是经历过雷劫了,看来他真正的实力并不像表面纨绔少爷的样子,能一路走到现在,的确挺让她诧异,不过现在这些都不重要了,她跟季少阳早已没有了关系,没必要花时间在他身上。

“演阵院是不是没有在这里设登记处?小紫要不也等等,景焕那快到了,一会我们陪你去找演阵院。”玄武斟酌的说道,除了演阵院外的七个院派登记报名处他们都已经见过了,演阵院或许根本就没有料想到有人会报名、所以没有设置登记处?

“刚才欢迎大会的时候根本就没看到演阵院的院长,很显然演阵院也不在这其中,这样不成器的院派,为什么一定要去?”被王紫无视了的季少阳脸色隐隐有点发黑,语气更加不好的说道,说完马上看似很嚣张的等着王紫的反应。

“王紫殿下先去也行,这里的空气不太新鲜,反正我们这里也很快,马上就会追上你。”卫子楚旁一边踱了几步,刚好站在季少阳的前面,摆着手嫌弃的说道。

“你敢说本少?”季少阳脸彻底黑了,浓眉皱在一处,怒气表现的很明显,如果卫子楚再呛声一句,估计季少阳也不会顾忌这是什么地方直接挥拳上去。

“小爷说这里的空气不新鲜,你是个什么东西?”卫子楚才不看季少阳的脸色,一个小纨绔而已,他以前见多了好吗?

“还有啊,你是哪家的少爷?世外域有季姓的家族吗?”看着季少阳马上就要暴走的样子,卫子楚却在这个时候补刀,这话刚落,一阵劲风袭来,一个包裹着金色能量的重拳朝着他的面门砸来,卫子楚哼了一声,同时金属性灵根,这样的攻击对于他来说简直小儿科。

卫子楚还没有伸手化解,一个带着水波的能量突然从身后飞来,快速的缠上那气势汹汹的拳头,那能量缠上季少阳的拳头,一只蔓延到肩膀处才停下,而很快,季少阳手中金色的能量正在极快的散去,只听几声不太明显的‘咔嚓’声,是季少阳肩胛处的关节破碎的声音。

季少阳散去手中的能量,同时那水属性的攻击也消失了,极少用的胳膊软软的垂下,而季少阳只震惊的看着王紫,不是因为王紫出手这么快的阻止了他,而是、而是王紫竟毫不犹豫的直接伤了他!虽然这样的伤只需要他打坐几分钟就好,可是王紫为什么这么做?

“你在干什么?想找麻烦的话,你最好换个人。”王紫沉声说道,他以为现在的季少阳一定不会像在家族中那样嚣张,可没想到依旧如此,而且,刚才他要出手的对象是卫子楚!她可以当季少阳是若有若无的存在,只要不惹她就好,可他偏偏惹了!

“你这个女人!看不出是他先找我麻烦的吗?”季少阳黑着脸,晃着一直脱臼的手几乎是低吼着说道,而且现在受伤的是他!

王紫眉心微皱,季少阳为什么一定要这样招惹她?不管季少阳的愤怒多么不可抑制,王紫的眼神只越来越冷的看着他。

季少阳简直要被眼前的女人气炸了,也快被自己气炸了,他明明是想问问王紫一路上还顺利吗?再劝劝她,别去报名什么演阵院,那不是自毁前程吗?可是看到她不把他放在眼里的样子就来气,他也以为他的脾气早就在来世外域的路上磨干净了,拜这个女人所赐,他竟然还留着!

“怎么?”王紫声音微冷的说道,却见跟他大眼瞪小眼半天的季少阳突然摊开那只未受伤的手伸到她面前,态度还是一副嚣张的样子,只是刚才那无名火好像下去了。

“你把我打伤了,不该给伤药吗?”季少阳理所当然的说道,不愿意再看这女人冷冷的视线,选择用这样的方式揭过刚才的事情。

“呵呵……”

一直看戏的慕千厷意味不明的笑了笑,伸手抓住王紫准备拿药的手,果然看到季少阳犀利的视线,慕千厷笑的更加妖冶,小紫紫啊,不管你做的再低调,却还是能让一些人不管不顾的追上来,诺晨是、那一直注视着这里的景焕是、这口是心非的季少阳是,还好啊还好,小紫紫的态度让他满意极了。

几乎是慕千厷牵上王紫的同时,玄武扔出一个玉瓶,季少阳下意识的接住,王紫看着季少阳,那毫无变化的眼神,但季少阳好像就是能读出来‘好了吧?’‘满意了吧?’‘可以离开了吧?’诸如此类的意思,季少阳捏着手中的玉瓶,黑着脸看了一眼慕千厷和玄武,只能恨恨的咬牙。

“那个……我们过去?景焕那快到了。”诺晨询问几人,

“嗯。”玄武点点头,率先向那边走去。

“小紫紫,就等一会哦~”慕千厷捏了捏手中柔软的手,性感的声音响起,只是那语气倒像是哄一个小孩子不要乱跑,让王紫一阵不习惯。

“唔。”不习惯是不习惯,王紫还是点头。

几人一走,季少阳又是冷冷的哼了一声,揭开瓶盖闻了一下,虽然不是王紫送的,但不用白不用,右手握在肩膀上,运起治愈术将脱臼的肩膀接上,又把碎裂的骨骼处上了要。

“你这个女人,可真狠心。”季少阳一边用灵力帮助灵药吸收,一边指控的看着王紫说道。

王紫没有看他,并不觉得自己有错,她下手已经很轻了。

玄武几人跟着诺晨过去的时候,本来很顺利的等着,可突然从后面的长队中传出几声嘟嘟囔囔的不满声,是在说玄武几人插队,插队的人很多,有朋友占位子的情况也很多,后面的人顶多说几声就没音儿了,可是这一次,好像诚心跟玄武几人过不去似的,那声音越来越大,说的人也越来越多,而且隐隐骂了起来。

卫子楚眼神冷冷的扫过那些叫骂的人,可并没有阻止那些人,诺晨的脸色也很不好,是他带几人来的,可是这些人却找他的麻烦!

“原来是几个仙界来的人啊,以为宇文副掌门夸了你们几句就了不起了吗?竟然在这里插队?真当自己是个宝了?”一个尖刻的声音响起,诺晨几人不是世外域家族的人。

“哎哟喂!是仙界的人?快让我看看长什么样子?”

“这位道友也别置气,可能他们从小没有接受过像我们一样的教育,不懂什么叫做素质吧……”

“是啊,虽然咱们都没去过仙界,但听说他们为了一个下品神器都会争个你死我活,莫非插队也是他们的习惯?”

“哎呀呀,那我们可得小心了,也许人家转眼就跟咱们拼命呢!人家是从海族兽潮中全身而退的人,我们怎么可能是人家的对手啊!”

抓住了几人是仙界之人的事情,越来越多的人加入讽刺的行列,而且肆无忌惮,不只是不怕跟几人发生冲突,还是觉得就算起了冲突,他们那么多人也定是占便宜的一方。

“呵呵,小楚楚啊,为什么这里这么吵啊?”半晌,慕千厷漫不经心的一笑,性感的声线缓缓的响起,看似轻声细语,却好像风一般挂过了每个人的耳朵,众人或讽刺或看戏的神情都有一瞬间的凝滞,不知不觉停下了口中的话。

“哦,可能是谁家的狗在吠吧。”卫子楚这个时候竟配合的说道,抱着胸看着那些被慕千厷短暂催眠的人,心想慕千厷这死妖精也真敢用,不过不得不说、用的好啊!

“可是,世外域还有狗吗?”慕千厷疑惑的说道。

“有吧,你要知道,人说不出这样的话,发不出这样的声音啊,世外域不是很厉害的样子吗?狗啊,就喜欢倚仗人势,说什么海族兽潮啊,估计他们看到就会吓得普滚尿流,还喜欢吹牛,他们吠的时候就让他们吠,毕竟我们是人,应该有身为人的‘素质’,不能跟着他们吠。”卫子楚一本正经的分析道,可他没说一句,后面的人群脸色就越是黑一分。

“也是啊,万一他们发狂了上来咬人呢?”慕千厷头轻轻的点了点,紧接着又问。

“哎,这里是在长天派啊,不是在他们家,要是他们的主人真的不顾及的话,我们当然也不能任他们要了,出于自卫,就拿出杀海族兽潮的那股劲儿,来一个杀一个,来两个杀一双呗。”卫子楚耸耸肩,状似很轻松的说道。

“呵呵,对付一群狗,哪用得着那么兴师动众啊?”慕千厷却缓缓的笑道。

“嗯也对,那随便对付对付得了,狗咬我们我们不能返回去咬一口,但我们我们得打啊,狠狠地打,打掉他们咬人的牙齿,抓人的利爪,反正我们现在是长天派的弟子了,断断不能给长天派脸上抹黑啊。”卫子楚煞有介事的点头,然后很认真的说道。

“呵呵,对。”慕千厷笑道。

莲生憋着笑听着两人一唱一和,好家伙,这俩人真是气死人不偿命的啊!看看那一溜世外域的人都气成什么样了?头顶都快冒烟了,可愣是被卫子楚一口一个‘我们都是长天派的弟子了’气的动不了手!

要是动手了,他们就成了他们口中恼羞成怒的‘狗’,不动手吧,更显得他们是心虚,一时间众人愤怒的情绪在胸口和憋着,竟然被两个人几句话气到这个程度!

“呵呵,怎么我刚过来就听到什么狗不狗的?你们在说什么吗?”一个带笑的声音在嗡嗡的吵闹声中几位明显,是那人用了灵力的传话。

而那人话音落下后,几秒钟之后才出现,却见一个身着白色道袍的中年男子缓缓走来,那人手背在身后,干净的面部带着恰到好处的笑,眼睛也看似很亲和的弯起,这人在场的所有人都见过,竟是刑堂副堂主欧阳侨。

“见过副堂主!”在一旁忙着的师兄师姐们看到欧阳侨出现,纷纷停下手中的事情站起来行礼。

“免礼免礼,你们快继续,抓紧时间,还有那么多人呢。”欧阳侨挥了挥手说道。

“是!”那些人应道,随即接着手头的事情。

“卫子楚啊,刚才你说什么、‘狗’?好像很有趣的样子?”欧阳侨走到卫子楚面前,竟是问道,卫子楚诧异欧阳侨竟然记得他的名字,后面的众人也诧异,欧阳侨为什么认识卫子楚?

“呵呵,没什么,也没趣,副堂主若是喜欢听有趣的,弟子改天转成给您讲啊。”卫子楚呵呵一笑说道。

“是吗?”欧阳侨笑眯眯的问。

“是啊是啊,怎么敢对副堂主您有所隐瞒?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副堂主您日理万机,怎么有时间来这啊?”卫子楚端着人畜无害的笑问道,看出些许这欧阳侨并没有刁难之意,也没心思追问刚才到底是什么事情,所以他才敢这么嬉笑着转移话题。

“当然是惦记你们几个,我可是说过,进了长天派,我会尽可能给你们关照的啊!”

欧阳侨笑着说道,却让竖着耳朵听的众人眼珠子掉了一地,欧阳侨竟然认识这几个仙界之人?而且看两人热络的样子还关系匪浅?为什么?为什么要给他们这么特别的待遇?刚才他们的气就白受了?他们以为欧阳侨一定会对卫子楚几人兴师问罪然后在狠狠惩罚一番的!

“什么?副堂主竟然还记得?能让副堂主惦记着,我们实在是受宠若惊,可是让副堂主亲自前来我们又过意不去,所以副堂主您就放心吧,我们会照顾好自己的!”卫子楚一福感激涕零又忍痛拒绝的表情说道,其实心里在暗骂这只老狐狸,突然出现在这里,而且是直奔他们而来,不知道又打了什么主意。

“诶,怎么会?你们几个都是半个时辰刚过就闯过了天梯,这样的速度可是跟几个门派顶尖的师兄齐平的,你们表现的如此优秀,我怎能不特殊照顾?哦对了,跟你们一起的王紫啊,可是打破了长天派上上下下十几万弟子过天梯的速度记录的!这样的成绩,刚才就应该在演武台宣布的,可我当时正在忙别的事情,竟然给忘了!”

欧阳侨突然欣慰的看着卫子楚和他身边的慕千厷、李战、玄武,卫子楚不好的预感成真了,这老狐狸果然没想着要他们好过!本来过天梯的事情悄悄的揭过了,这厮竟然专门在大庭广众之下宣布了!再后来,卫子楚恨不得上去捂住他的嘴巴!说他们就够了,竟然把王紫也捅出来了!

“诶?王紫呢?她不是应该跟你们在一起吗?”欧阳侨疑惑的左右张望,卫子楚满头黑线的看着欧阳侨在那自导自演,然后很‘惊讶’的发现原来王紫就站在离他们不远的地方,然后很‘激动’的快步走了上去。

众人现在才算听明白了,看着几人的视线更加诡异了,有的是有增无减的愤怒,有的是跃跃欲试的挑衅,有的则是怀疑和不相信,总之,欧阳侨‘特殊照顾’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哎呀,王紫啊,你是要报名道兵院吗?来来来,跟我来,还排什么队啊,子楚、千厷、李战、子谦你们也都过来啊!愣着干什么?”

欧阳侨走到王紫面前,不由分说的就要拉王紫往前走,王紫极快的闪开,但却顺着欧阳侨的方向走了,没有让他下不来台,欧阳侨高声喊着卫子楚几人的名字,慕千厷笑着离开队伍,反正现在也被推上风口浪尖了,不顺便利用一下这地方的便利,反倒不合适了,只是这欧阳侨算计他们几个的账嘛、慢慢算吧……

负责登记的师姐怪异的看了一眼被欧阳侨领着过来的几人,随即快速的吩咐了一旁的几人,单独给卫子楚几人登记报名,速度很快,让几人等了半天的事情马上就好了。

“诶王紫你不登记吗?快啊,一会我还有些事情。”欧阳侨笑着看向王紫说道。

“不,我要报名演阵院。”王紫在欧阳侨的注视下平静的开口。

“演阵院?”欧阳侨虽还是笑着,瞳孔却紧缩了下。

“对。”王紫点头道,再次肯定,而王紫的这一回答也让登记的几人、包括听到的人都震惊了!天哪,竟然有人报名演阵院?这人还是欧阳侨极为看好的一人?她到底知不知道演阵院是个什么情况?!

“哈哈,天才的思维果然不一样啊,我也不劝你了,省的你觉得本副堂主不理解你的报复啊理想的!不过啊,你要是哪天想离开演阵院了,或者有什么需要帮忙的,都要跟我说一声,我一定尽量做到,知道吗?”

欧阳侨竟是朗声一笑,很理解似的说道,只是、最后那句光明正大的说出等着她走后门的话,欧阳侨啊欧阳侨,你这是非给王紫找一堆麻烦才肯罢休啊!

“好,一定。”王紫静静的看着笑眯眯的欧阳侨,却在欧阳侨的诧异中开口。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