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六十四章 宇文乾

之前还空荡荡的演武台现在已经站着上百人,已经到了的人是长天八院的院长和先生,而此时自空中翩翩跃下的几人,看那包容万象的气度,再看深不可测的实力,再加上长天八院的院长和先生、还有长天派弟子们恭敬的态度,这陆续来的几人定是长天派七个副掌门无疑了。

“这是宇文乾,按宇文家的辈分算的话,他是宇文华的孙辈,此人在御兽方面有极高的建树,是现在世外域公认的御兽第一人,契约的上限据说是一百还有余,曾最多展现的契约团队是三十个掌神级的灵兽,自己也已经是天灵期的修为,仙龄只有三百五十岁。”

“世人羡慕他的灵兽以一当百,而他一个人的战斗力就已经是极其可怕的了,他的事情告诉了世人契约上限是可以人为突破的,让不少人为之疯狂,不过……哼,他一定不知道自己早就被主人秒成渣渣了,话说回来,主人以后在仙界还是不要展现自己的契约实力为好,不然定会引来不少狂人刁难。”

莲生指着最前方一个男子说道,那男子身着褐色的锦衣,衣服右边的肩膀上刺着一个张着巨口的金色猛虎,猛虎的身体盘踞在那人背后,颇有几分威慑。

“这个是长孙岐,长孙家系天命世家,世外域的天命者多出自长孙家族,长孙家族行事低调,在三十年前同时丧失了八个高阶的天命者之后,更是养精蓄锐起来,这长孙岐年仅两百余岁仙龄,修为却已经是天元期五层,是个天命者,从小能力出众,才能年纪轻轻胜任长天派的副掌门。”

“那个是尤礼,尤家与长孙家世交颇好,尤家是炼药世家,是六大家族内最稳定的家族,尤礼四百岁仙龄有余,修为应该是天灵期,是个炼药圣师。”

“尤礼旁边的女子是屈南荫,是七个副掌门中唯一的一个女子,仙龄三百岁,修为天元期四层,别看她是女子,她可画的一手出神入化的符箓,屈南家族就出了这么一个异类,不知为何对符箓极为痴迷,不曾想会因此坐上长天派副掌门的大位,如五行圣人一般,长天派的符宝院是屈南荫一手创立并且壮大的。”

“那两个并肩走来人,左边的人是史文斌,就是代替了五行圣人之位的人,右边的人是史烨,史文斌仙龄三百岁,修为天元期四层,是个魂铸师,哦对了,史家是炼器世家,史烨仙龄四百岁,修为在天灵期,据说已经突破了魂铸师晋入铸尊,但没有作品现世,不太可靠。”

“……最后那男子,名叫夏温竹,仙龄二百岁,修为却在天玄期,是个不折不扣的修炼天才,但此人性情淡漠,是七个副掌门之中最清闲的一人,只在长天派的先灵山深居简出,喜好种茶品茶,别无特殊之处……”

莲生在神识中一一给王紫讲述完毕,随后小心的看了看王紫的神色,并无异样,心中松了口气,他家亲亲主人的自控能力果然是超凡的!

经过莲生之前的一番讲述,王紫不确定在父母分离的那场噩梦中,夏家扮演了什么角色,她也曾想过她见到夏家之人时应该是什么心情,是恨的?还是怨的?此时隔了二十多米的距离看着那个缓缓步上演武台正中的男子,心中竟是奇异的平静,像是身处茶香缭绕的竹屋,让人异常的放松,王紫想,若两人不是如此陌生的角色,之间没有那么多顾虑和猜测,她很想平静的询问那夏温竹,夏筱莲现在可在夏家?她可还好?你、与她是何关系?

却见夏温竹着一身雪白的长衫,宽大的长袖垂在身侧,长衫底部和长袖上错落的绣着翠绿的竹节,竹节上斜伸出枝枝叶叶的竹叶,衬着那人高雅超脱的气质,在此人面前,似乎再纷乱的心都会一一归于平静。

王紫猜测着,这是夏温竹的个人魅力,远尘世而涤人心,若不是灵魂便是如此纯净之人,也不会有此效果,第一次见到夏家的人,竟是如此让她意外的人,让她准备的许久的情绪、竟是无处着落了。

似乎是王紫的注视太过直接,也太多复杂,在王紫收回视线的前一刻,夏温竹似有所觉的转眸看来,一双沉如暗夜的墨眸对上一双湖水般明澈的眸子,一个神秘的让人不敢多看,一个干净的让人忍不住几顾回眸,短短的视线交汇,两人心中均是一震。

‘这样的灵魂,何以生在夏家?’王紫不由的生出一问。

‘这样的眼睛……’夏温竹心中刻下了一双眼睛,不由得细细琢磨。

长天派七个副掌门已经全部到齐,等待许久的众人情绪明显高涨了许多,后面的人纷纷踮起脚来看着演武台,生怕错过什么,一个中年男子上前跟几个副掌门打过了招呼,这才走上演武台前。

“不用我再说,你们也知道了,我身后站着的这七人,就是我长天派的七位副掌门了!”那中年男子扬声说道,一瞬间压下了所有的声音。

“啪啪啪啪……”

一万余人齐声鼓掌,掌声经久不歇,这是对七个副掌门的尊敬。

“很高兴能得到大家如此热烈的掌声,你们已经是我长天派的弟子,由我等七人迎你们入派,亦是我七人的荣幸。”宇文乾代表七个副掌门长身立在演武台前,万众瞩目之下朗声开口。

听得此话,众人不由得一愣,长天派七个副掌门无论在家族还是长天派都是德高望重之人,宇文乾却说出以他们为荣的话,众人心中怎能不受宠若惊啊!

“呵呵,你们何以如此表情?谁知道几年、几十年乃至几百年之后,你们的成就会不会远超于我等,将荣登长天派不朽的神侠榜,到时,恐怕世人提起你们,我等七人也不少沾你们的光,怎么,你们竟是没有这个自信、不敢有此设想?”宇文乾轻笑一声,气息张扬,和着肩膀处那森森的虎口,颇有几分狂傲。

“……我等定不负七位掌门信任!披荆斩棘,荣耀长天!”片刻的怔愣,一声激动的声音自人群之中响起。

“……我等定不负七位掌门信任!披荆斩棘,荣耀长天!”一人之言万人附和,一声声气贯长空的吼声渐渐重叠,很快云雾缭绕的仙山之中尽数回荡着这誓词一般的宣言。

短短几句话,宇文乾竟是将一万于人的情绪调动到如此高的情境,还未正式开始长天派的生活,热血已经开始沸腾了!而宇文乾犀利的眼神在人群中掠过,突然一笑,一手抬起在空中做了个握拳的手势,几乎立刻,呼喊声骤停!

“我知道你们一定有着很深的不理解,甚至是怀疑你们信仰的长天派,在刚进长天派的时候,就给了你们两次措手不及的打击!你们来时两万四千余人,现在只剩不到一万四千人,将近一半的人被淘汰了下去!”没有趁热打铁的收拢人心,宇文乾却是话音一转,提起了一路上让众人愤怒难平的事情,众人的热血还未平息,情绪无法转换过来,再看宇文乾高深莫测的神情,众人竟拿不准他接下来要说些什么。

“这样的数字,你们知道意味着什么吗?”宇文乾顿了一秒,扬声问道。

意味着什么?众人一头雾水,不知该如何接话,不由得小声议论起来。

“如果这个数字不够的话,我再告诉你们一个,仙界本应前来三千修士,在仙怒海中遇海族兽潮,最终五百修士到了世外域,而这五百修士,在刚才的两次阻挠中,没有一个退出!”看着众人还是不明所以的模样,宇文乾说道。

这绝对是一组具有强烈冲击的数字,大家都知道海族兽潮的事情,对于五百人能从中逃出都感到不可思议!在他们的认识中,三千人全军覆没也完全有可能!

人总是有在对比的时候才会认识到自己身上的问题,世外域之人天生的优越感太强,他们出生以来拥有的能力就几乎相当于别人几百年出生入死换来的一切,此时他们不由得去想,自己有没有可能在传说中的海族兽潮中全身而退?再对比他们的淘汰率,仙界无一人退,而他们竟是退了一半!

此刻,面对被不知不觉下毒和肉搏血神蛛时的愤怒早已奇异的消失了!回想起刑堂一路上的刁难竟也变得不值一提,他们只知道,在这场没有甲乙方的比拼中,实力雄厚的世外域竟是输了!

“只是一个小小的考验而已,如果这是一场真正的生死较量,你们中就有三分之一的人不战而退!三分之一的人战而不知其策!剩下的人都是逞匹夫之勇侥幸走到这一步!”无论大家心中做何想法,宇文乾适时开口,却是风雨欲来的表情!宇文乾的威压有意无意的向众人逼来,众人心中一凜,半个时辰前所有人还是抱着一腔兴师问罪的心情而来,被宇文乾寥寥几句竟说的语塞难当、羞愧难忍!

“你们都是二十八个家族内的宝贝少爷小姐,如果是来体验生活的,那么本副掌门明明白白告诉你们!我长天派不伺候!就你们今天的表现,想要得到我等七人的信任,还提什么披荆斩棘、荣耀长天?也别在这开玩笑了了!几位副掌门都是日理万机之人,八大院派的院长和先生还有弟子等着上课,不是谁都有时间听你们这帮毛都没长齐的大少爷大小姐在这吹牛!”

宇文乾的态度一番反从前,几乎是咆哮着说出了这一番话,猛烈挥动的手臂带动着肩膀上金色的猛虎,隐隐有跳跃之势,属于高阶修士的威压一股脑逼向演武台下一万四千余修士,众人顶着威压站的笔直,宇文乾说的如此直白,好像他们就是那种生活在温室中的花朵,拿出来经历风霜时竟是一无是处!众人心中免不了愤怒,免不了为自己不平,因为他们也努力过,也付出过,也在生死边缘徘徊过,被一个公认的大侠将自己贬的一文不值,羞愤的情绪不停蔓延,却找不到反驳的借口!

“你们怎么不说话了?我给你们说话的时间,给你们退出的时间,这一次长天派将新弟子的仙龄限制在30岁,就已经预料到这样的结果,如果你们都是经不起打磨的废物,就马上掉头离开!”宇文乾犀利的眼神好像能洞穿人心,被宇文乾眼神扫过的人都是胆寒的低下了头,宇文乾突然放任自己的威压泰山压顶一般罩向众人,众人头顶虚汗直冒,却硬是忍住了想要后退的脚步,咬着牙扎根在原地,心中升起前所未有的情绪,那是一种急于证明自己、急于变强的情绪!眼下,就算长天派是刀山火海、龙潭虎穴,他们也绝不回头了!

“呵,竟然没有人退吗?长天派不是过家家,我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给你们退缩的机会,从此,除非你们从长天派学满出师,否则就算是死、你们也只能死在长天派!”宇文乾身上的威压突然收回,恢复了冷静,面上是漫不经心的狂傲,威严的说道。

寂静,还是寂静,宇文乾的话给众人造成的影响可想而知,也许他们还要花很长的时间去理清心中纷乱的情绪,但不仅而否认的是,宇文乾却是在他们心中树立了威严而令人尊敬的形象!

王紫动了动眼皮,撤去了身体中的灵力,看了一眼转身离开的宇文乾,他正在跟六个副掌门寒暄,虽说是寒暄,也只是短短几句话而已,但不难看出,宇文乾几乎是宇文华的副手,在七个副掌门中,尤以宇文乾最大!

真是个不错的演说家,启乘转折,衔接的天衣无缝,从谈话开始就牢牢地牵着一万四千余人的情绪走,既安抚了家族子弟躁动的不满,又収服了这许多人心,还堵住了这些人日后想要退却的后路!一箭三雕!

宇文家,果然不可小觑,王紫心中暗暗有了计较,收回视线时,却撞到一双澄澈的双眸,湖水一般淡淡的折射着波光,不知那眼睛停留在王紫身上多久了,王紫却不着痕迹的掠过了视线,很快涌动的人潮就帮她拂去了那人的窥探。

------题外话------

今天竟然错过了我自己大风这么重要的时刻!(表示我等这一天好久好久了~(>_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