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六十三章 贪狼

莲生担心的看了看王紫,犹豫中还是继续说道:

“王胤天本是个惊才艳艳的人物,在世外域乃至整个仙界爱慕他的女子无数,可自八百年前上一轮世外域界门开启后,王胤天进入长天派,却对当时同为长天派弟子的夏筱莲一见钟情,王胤天是个极为潇洒的男子,来无影去无踪,不与人争,不理世俗,做事向来只随已心,然而爱上夏家长小姐注定不容他如此潇洒。”

“王胤天追求夏筱莲的事情曾一度是长天派乃至世外域的一大热点,夏筱莲走到哪王胤天跟到哪,为了证明自己的实力,王胤天曾在长天派创下数不清的记录,在进入长天派一百年间竟一跃成为长天派十数万弟子中的首座大师兄!而当时他的修为也只有地神期而已,修为远高于他的同门师兄弟们竟无一能在他手下讨到便宜!”

“夏筱莲也是个敢爱敢恨的女子,一旦决定跟王胤天相爱后就从没有回头过,这本是一段佳偶天成的姻缘,虽然王胤天没有宗族背景,但是他自己的实力众人有目共睹,当时他在长天派的作为也足够他匹配夏家的大小姐,然而奇怪的是,自两人在一起后,莫名其妙的阻碍就没有少过。”

“先是一些看似无关紧要的花边新闻,干扰王胤天和夏筱莲的感情,可越到后来事态越严重,长天派内交给王胤天的事务频频出错,后来更有不少世外域家族弟子直接或者间接的因此丧命,王胤天一身孤傲,坦坦荡荡,怎会多费口舌辩解?他只一件件的查明真相,还自己清白,但无论王胤天做的再好,最大的阻碍还是来了。”

“一直不甚赞同夏筱莲和王胤天在一起的夏家终于发难了,一声不响的将夏筱莲从长天派带回,硬生生的拆散了二人,夏筱莲曾几度从夏家逃脱,但夏家平日无论再怎么对夏筱莲宠爱有加,这个时候却铁了心的要拆散二人,竟封锁了夏筱莲的轮海将其软禁在夏家,同时里三层外三层的守着诸多高阶修士,以防王胤天来抢人。”

“王胤天虽然很想只身杀进夏家,但到底明白那是夏筱莲的家,一直没有轻举妄动,确定了夏筱莲安全之后,反而着手调查暗中无形的手,为何屡次陷害于他,直到三百年前,正是修真界和魔界大战前夕,世外域当时也不太平,世外域内盛传有魔界之人渗透进了世外域,妄想先拿下修真界,再以修真界为跳板进入仙界,最后与世外域中的探子里应外合控制世外域。”

“事情就是那么巧合,这个探子被某些有心之人暗箱操作之下直指王胤天。”

王紫低垂着眼帘,遮住了那双瞳孔中风云变幻的墨色,听着莲生一字一句的道来,嘴唇紧紧的抿着,夏筱莲、王胤天,她的母亲和父亲,他二人的事情她竟是要从别人的口中得知,她只知道母亲对父亲执着不悔的信任和依恋,母亲和父亲只是想永远在一起而已,何以遭到如此多的阻碍?何以跨越一千年不得修成正果?

王紫垂在身侧的手紧握成拳,用力到整个拳头毫无血色,不仅是夏家,还有谁?是谁害的父亲和母亲苦恋千年?又害得她一家三口不得团聚?

“主人,夏家连番几次巨变,都在六界大事的大背景之下,世外域本就是代表仙界实力的中心,首先被有心人利用也在情理之中,可能只是夏家不巧,正好被台风圈扫到,主人要想调查清楚其中缘由,莲生自当全力相助,但主人切莫偏激,六大家族根基雄厚,不是想动就能动的……”莲生壮着胆子说道,他是不明白王紫因何对夏筱莲和王胤天的事情感兴趣,但他决不能看着王紫一头扎进这扑朔迷离的家族之争中。

“你继续说。”王紫没有情绪的声音在莲生脑海中响起。

“……在修真界与魔界的大战开始之后,一日夜晚,万籁俱静之时,长天派一处仙山哀嚎声遍野,恐怖的气氛几乎立刻笼罩了整个长天派,却是王胤天周身以黑雾掩盖,整夜屠戮长天派弟子八千有余,当时七个副掌门同时出手都没能将王胤天制服!”

“最后还是几百年不出山门的宇文华连同七个副掌门合力将王胤天困住,然而却只能拖延,没法杀了他!王胤天就好像一夕之间被魔王附身,力量强大了几千甚至几万倍!不得已之下,长天派将夏筱莲请来,恶战中的王胤天只在夏筱莲出现的时候安静了几秒钟,竟徒手撕开了世外域的结界,从此消失!”

“一代赫赫有名的天才自此背负了万劫不复的罪名,八千多个性命,那罪孽岂是个小数目?长天派立马就宣布了将王胤天逐出师门,首座弟子的身份自然也不再作数,更为严酷的是、次日宇文华就颁布了掌门追杀令,此令是长天派创派一来第一次颁发,一旦发出,在没有完成之前永远不得召回,意为王胤天永世为长天派的重罪弟子,只要发现王胤天的行踪,长天派定集派中上下之力全力绞杀……”

“不只是长天派,世外域二十八个家族也跟王胤天结下不解之仇,夏家成为风浪中心,夏筱莲的处境更加堪忧,三百年间,夏家曾安排夏筱莲与宇文家联姻,当时宇文家已经是六大家族内不可撼动的龙头之首了,可夏筱莲一心只等王胤天,若不是宇文家后来自动放弃了联姻,夏筱莲恐怕已是孤魂一只了。”

“三百年无风无浪,却在三十年前,夏筱莲突然怀孕!这让整个世外域都警惕起来,夏筱莲苦等王胤天,宁死不从宇文家,可如今却怀了孩子,而且看夏筱莲视若珍宝的样子,众人几乎肯定那孩子就是王胤天的,设下天罗地网要引王胤天出来。”

“可夏筱莲腹中孩儿一天天长大,王胤天却一直没有出现,当时很多家族逼迫夏家以夏筱莲做诱饵引王胤天出现,但夏家态度却出乎意料的强硬,承受着四面八方的压力,硬是没有交出夏筱莲!”

“夏筱莲生下腹中孩儿的前一个月,世外域的天空几乎是被血染的,血红色的异象让世外域如此多的家族恐慌不已!到了这个时候,无论夏家再怎么阻拦都不可能有用了,二十几个家族围堵在夏家,就在夏家的祭坛,出动了世外域所有的天命者测算异象,竟测出那未出世的孩儿贪狼星犯命,若任其出生,六界将来必生浩劫,而仙界便是首当其冲!”

“贪狼是杀伐祸乱之星,在六界的历史长河中,凡是贪狼入命之人,定会搅的天下战乱四起,且命格奇硬,死天下人不死贪狼星,是世间至恶之人,却也是世间最长命之人!”

“既是贪狼犯命,世外域众多家族不敢大意,竟是耐下性子等着夏筱莲将那婴儿诞下,但却不是容这孩子活下来,而是图谋在初生之时,命格未稳之际,由八个天命者组成的寂灭灵魂之阵将其毁灭!”

莲生脑门儿上不由得伸出密密麻麻的冷汗,不只是因为王紫的气息一瞬间好像消失了,那样沉寂的氛围,即便她就站在他身边,也好像隔绝了一个世纪,这样安静的王紫简直可怕!

而且越到后来,玄武、李战、慕千厷、卫子楚也都变得一言不发,无一例外的高深叵测,但他就是觉得,这样安静的外表下一定藏着毁天灭地的爆发力,若不是现在众目睽睽之下,他真的怀疑,这些人会不会做出什么可怕的事情,他到底说了什么,能让几人变成这样?

“然而就在阵法发动之时,王胤天突然出现!这也正中了世外域家族的下怀,若是能将王胤天和那婴儿一起绞杀,岂不是一箭双雕?长天派本是不插手这件事的,但王胤天的出现立刻就招来长天派天网式的围堵,又是一场浩大的杀戮,将王胤天堵在了夏家之外,众人认定王胤天是魔界之人无疑,可奇怪的是,几次遭遇,王胤天竟都是只身前来!”

“王胤天和夏筱莲都急于救还在祭坛上的婴儿,然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那刚刚降生不超过一个时辰的婴儿,周身突然泛起黑雾,那六阶高级阵法竟然在黑雾中扭曲变形,八个天命者被莫名的力量反噬,经脉尽断,丧失了天命者的能力,而那婴儿却是被一道突如其来的金光传送走了!”

“夏筱莲几乎陷入了疯狂,杀红眼的时候多亏了夏家之人的保护,如若不然她自己非得害死自己,而剩下的人也来不及管夏筱莲了,动用了所有的人在世外域搜捕那婴儿,另外协助长天派对付王胤天,世外域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混乱,可结果是所有人都没有料到的,那婴儿有如神助般离开了,王胤天也再次鬼魅般逃脱。”

“只可惜了夏筱莲,三十年来从未踏出过夏家一步,但凭着夏家一直以来的维护,夏筱莲定还是夏家的大小姐无疑的……”

莲生几乎是硬着头皮说完了这些,身边的冷风嗖嗖的刮着,这里唯一搞不清楚状况的人应该就是他了,莲生转头四处看了看,虽然几人站在最前边,但大家都是陌生人,察觉不出王紫几人的反常,再加上这些人的注意力都在演武台那呢,莲生这才松了口气,心中想着接下来怎么开口,让这几人注意一下场合啊……

玄武眉间墨绿色的细线隐隐闪动起来,雪白的长袖下,双手猛的握紧,几秒钟之后,玄武才睁开眼睛,眉间的墨绿色细线稳定下来,在这个地方万万不能泄露自己的气息,在莲生的讲述中,他几乎立刻就猜到了夏筱莲、王胤天其人与王紫的关系,那婴儿、定是王紫无疑了!

王紫竟然背负了这样的过去,那婴儿在出生不到一个时辰就被传送走了,但看王紫一直以来的执着,定是知道她自己的身份的,那样的话,他不敢相信这么多年王紫是怎样过来的!

心疼的情绪无限制的蔓延,他从未如此动怒过,即便是对冷殇、对寒巳,他也只是屠之而后快的决绝而以,而此时,心中的恨意和狠意疯狂的滋生,恨上天不公,将上代人的仇恨加诸在王紫身上,恨道貌岸然的世外域之人的自私,贪狼犯命如何?天煞孤星如何?都不过是为他们自己的安乐找借口而已,以此扼杀一个崭新的生命!

宿雨、寒巳、冷殇,三人以创世之名自居,实力和势力同时凌驾于六界之上,然而宿雨的力量成长到寒巳和冷殇无法预料的地步时,还不是遭到了二人的合力对抗,三兄弟反目,六界生灵涂炭!

四大上古神兽与宿雨兄弟相称,才甘愿与宿雨结成契约,四大神兽传承上古意志而生,护佑正义,然而宿雨不忍兄弟战死,六界硝烟弥漫,竟宁愿自毁结束那场战争!

到底是人类对未知力量的恐惧,才让他们做出了表面冠冕堂皇、实则恶心而丑陋的决定,宿雨一事是四大神兽心*同的遗憾,而如今,四大神兽即将因王紫而再次聚首,若是王紫这次注定与世外域为敌、与仙界为敌,他们定不会再退半步!

天道是什么?人心是什么?正义是什么?天道向左他们便让它向右,人心不古何必执着?正义若对恶人用,何不以恶制恶,以暴制暴,以战止战?

这一次,为了王紫,即便真的颠覆六界,他们齐齐坠入魔道,亦绝不回头、绝不!

“小紫,无论你想做什么,有我在,有我们在。”玄武隐藏好了自己的情绪,温和的声音传进了王紫的脑海,雪白的长袖拂过,纤长的食指在王紫眉间轻轻点了点,那优雅的动作,温柔却强硬的打开了王紫封闭的世界,不容置喙的宣布,他们定会在王紫身畔,不离、不弃!

王紫在自己的世界沉浮,在听完莲生的话后,她竟莫名的感觉一阵眩晕,她果真想的太简单、太简单了,母亲和父亲的事情牵扯到的不只是夏家,还有世外域二十八个家族,加上长天派,她现在站在曾经父亲和母亲待过的地方,她会在这里一一走过他们走过的路。

然而,她却不可能用平静的心去走了,掌门追杀令至今还在生效,她现在也是长天派弟子之一,难道要让她去追杀她的父亲?

王紫轮海中黑暗的雾气诡异的滋生,在悄悄的蔓延,越是愤怒的时候,王紫反而越是异乎寻常的冷静,如果莲生所说属实,她的父母从始至终都未做过危害世外域的事情,包括世外域之人将她的父亲认定为魔界之人,杀戮八千余人也是在谣言之后。

父亲是怎么想的?若她是父亲,真要与世外域对抗的话,何不率魔界大军进犯,带着母亲远走高飞?但那样的话,父亲是魔界探子的事情就坐实了,莫非父亲不愿让母亲跟着他过颠沛流离的生活?可那三百年的消失,父亲又是去了哪里?

父亲一定另有安排,不然不可能将母亲放在世外域一直不曾带走,而且,不出意外的话,从父亲和母亲相爱不久,就应该有一双黑手在背后不停的推动着,而糟糕的是,父亲一直处在被动的地位,直到完全陷入对方的陷阱!

王紫心中蔓延出一阵寒意,若真有其人,能在世外域掀起两次大乱,一次是以长天派为引,将二十八个家族仇恨的视线集中在她父亲身上,一场大战以她父亲的消失而暂时停止,而紧接着就是修真界和魔界的大战,当时世外域一片混乱,世外域一天,修真界一年,世外域自顾不暇哪里抽得出人手去管修真界和魔界的大战?以至于修真界和魔界双双元气大伤,恶魔地狱更是以两个界面的同归于尽作为结局!

三十年前她的出生让本来要淡忘她父亲的世外域再次如临大敌,她父亲和世外域之间的矛盾一触即发,她不敢想象,若是自己在那祭坛的阵法中死去,这个由暗中之人系下的死疙瘩会把她父亲逼到什么程度?

可事实上偏偏是她安全的离开了,流离在外几十年再度站在了世外域中,此刻,王紫不由得去想,暗中之人想做的到底是什么?拿他的父亲做了盾牌,他们的目的是什么?三十年前的大祸没有酿成,他们又岂会善罢甘休?

而跨越了将近九百年的布局、操控着二十八个家族的反应,甚至包括长天派也在其算计的范围之内,能将网撒到这么大,那他背后的势力又岂能小看?

三十年了,对方可知道当初的贪狼星入命之人已经归来?

呵,王紫心头竟有些想冷笑,就算真有那么一张天罗地网,任他们想破脑袋,难道能预料到当初贪狼星犯命之人早已破壳重生?这世上无论你能勘破多少天机,唯独测不出她就是那个贪狼!这是王紫的自信,她从不言说,但不要妄想有人能够打破!

至于八千余人的性命,是不是死于她父亲之手还不一定,就算是,那对于王紫来说也不过是一个数字而已,只是今后在长天派、在世外域她定要加倍谨慎了,等着吧,她不仅要让长天派、世外域见证她扶摇直上,还要亲口告诉他们,他们是如何培养了一只狼、一只贪狼!

玄武的声音在王紫脑海中响起时,王紫经过两秒钟的沉淀,前所未有的通透,看着玄武温和的淡笑,王紫也轻轻的笑了,那笑是玄武从未见过的淡然、却包含着偌大的自信,他几乎立刻会意,这一场博弈中,王紫誓要占据主动的先机!

玄武在那样的笑靥中失神片刻,心中流淌着竟是前所未有的满足,能跟心爱的人厮守,能为心爱的人筹谋,能与心爱的人心灵相通,这世上,还有比这更畅快的事情吗?

“我早就说过了,就算你们想离开,我也不准了。”王紫带着认真的语调再一次强调,千万不要让她失望。

“小紫紫,若是可以,千厷愿把心掏给你……”慕千厷性感的声线缓缓的响起,却带着无比的认真,他想让她知道,即便这世事如何变迁,他的心亦永远不会变,只会更爱、更爱她而已,爱到忘了自己、忘了天下,他的世界只有她一人而已。

卫子楚难得的没有说话,因为他找不到该说什么了,他突然就想到还在修真界时,苏施城外王紫的痛哭,王紫当初说的每一句话他都记得清清楚楚,她无助的眼泪他没想起一次都是一次蚀骨的心疼。

‘我是不是不该回来?我只会带来灾难,我不该奢求那么多的,天命老人说的对,我注定一世孤独,我不配得到守护……’

‘我死了,可是为什么还活过来……你知道吗,他说、她说我永远不会死,就算我身边的人都死了我也不会,你看、这就是证据,我会摧毁所有的人,唯独我不会死……’

‘我想去找我的母亲,找我的父亲,这是我害怕、我害怕……’

卫子楚心脏疼的几乎窒息,再次响起当初王紫的话,才隐约知道她说出的原因,她竟是从出生就知道自己身上发生的一切,那么她说她死了,又活过来是什么意思?卫子楚不敢去猜测,因为他害怕知道他的王紫殿下曾一个人经历过多少生死,王紫的事情他们一直没有过问,如今知道部分实情的时候,竟是如此沉重的事实……

‘王紫殿下,从那句殿下叫出口的时候,我就已经发过誓,此生做你的骑士,一生守护于你,至死不渝。’卫子楚在心中沉沉的说道,此刻的他,比任何时候都认真的思考着如何让自己变得强大,强大到让王紫放心的依靠……

李战鹰眸动了动,刚硬的面部线条散发着冷意,什么话都没说,也猜不到他心中想了什么。

“额……那个,主人啊,七个副掌门来了。”几人默契的氛围中,传来莲生犹豫的声音,几乎是立刻,王紫转头看向了演武台。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