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六十二章 狮占峰集结

“王紫啊,你懂阵法吗?天梯上的迷阵在你看来难度如何?”欧阳侨笑呵呵的问道,心中已经有了答案却非要让王紫再回答一番。

“略懂,那迷阵、很难。”王紫看得出欧阳侨的试探,却是没做迟疑的回答。

“那你可认得出那迷阵是几阶阵法?”欧阳侨愈发感兴趣的问道,王紫几乎没有在迷阵中浪费时间,却说很难?

“应该是三阶。”王紫道,三阶高级阵法。

“哈哈哈,你可曾拜入师门学习过阵法?”

欧阳侨突然朗声而笑,话题一转问道,眼中探寻的意味越来越浓,五行圣人的阵法高深莫测,常另辟蹊径让人拿捏不到重点,就如这迷阵,别看是三阶高级阵法,却不管修为如何,将人困住半个时辰内不成问题,这三阶的迷阵在五行圣人手中发挥出五阶低级阵法的威力亦不是空谈,而王紫却能肯定的说出这是三阶阵法,要说她是‘略懂’、欧阳侨这样的人精怎会相信?

“不曾。”王紫回道。

欧阳侨这次倒是诧异了,看王紫坦荡荡的模样,那身清冷的气质,好像多说一句谎言都是不屑的,可她不曾拜师又是从哪里血来的阵法知识?

经过一开始的惊讶,山门前整整齐齐站着的长天派弟子也兴趣浓厚的看着王紫、他们这个板上钉钉的小师妹,在俗称笑面虎的刑堂副堂主欧阳侨的试探下面不改色、对答如流,别看欧阳侨笑眯眯的样子,可通畅跟他谈话的长天派弟子都是冷汗一身一身的出,而此刻见欧阳侨失语的样子,众人不由得对王紫产生了敬佩的情绪,这绝对是长天派一大新闻啊!

“你可有准备……”

欧阳侨本是还想问什么的,可那笑眯眯的眉眼却突然看向了天梯之上,笑容在脸上顿了一下,今天是和什么日子?这一批的新弟子中淘汰的速度比往届快了几倍,可隐藏在其中的天才却也让人大开眼界!继王紫之后不久,竟然再次有人走出了迷阵?

那人玄色的身影渐渐清晰,手中空空如也,笔直坚毅的轮廓带着一身冷傲之气,却见那人拾阶而上,彻底走出天梯时,一眼都没看四处壮丽的山河,冷硬的面部线条,面容却是少见的俊逸!而那双深邃的鹰眸却是一眼就锁定了不远处的身影、王紫。

“李战,你真快!”察觉到那双如影随形的注视,王紫回身看去,果然是李战出来了,这倒是让她稍微诧异,她以为他们几个第一个出现的应该是玄武或者慕千厷。

“你快。”李战稳步走来,看着速度不变,却是眨眼就到了王紫身边,垂眸看了看王紫,说道。

“唔。”王紫眨了眨眼,没有说话,李战总是喜欢用结果说话,她快是因为她懂阵法的啊,李战是怎么破阵的?

欧阳侨看着两人的互动,心下已经有了一番计较,这先后出来的两人竟是认识的,而且李战的修为……更加让他诧异,此人骨龄有六十余年,仙龄却是不超过一年的,竟也是仙界前来的!

还不等欧阳侨再问什么,白雾之中又有人施施然走了出来!

却见那人白衣胜雪,宽大的云袖轻轻鼓起,却见那纤纤丝绸之上绣着一朵朵粉白的桃花,衬着那人贵公子般的气质中多了几分艳丽,三千丝用一根羊脂白玉发簪挽起,美玉般的容颜,春风般的笑靥,没见一抹墨绿色的细线,即便那人刻意遮掩,还是的挡不住那无形中散发的几分威严,此人不用说便是玄武了。

“你竟比我先到了。”玄武走上前来,看着李战说道,轩辕剑内封印的白虎的力量,看来真的被李战接受了。

李战剑眉挑了挑,没有说话。

“副堂主,弟子卫子谦。”玄武站在王紫身边,向欧阳侨拱手施了一礼。

“好好!你们三人是、认识?”

欧阳侨笑道,来了三个人,这个卫子谦倒是有些眼色的,比之前的两人会做事,但也仅限于此而已,此人不卑不亢,虽在施礼,背脊却一如既往的挺拔,自是一身傲骨。

“是,我三人结伴前来。”玄武回道。

“你三人……”欧阳侨正要继续说话,却没想到被一声大喝打断了,在这山门清静之地,万万想不到有人会在此喧哗!

“死妖精你耍诈!”

一声咬牙切齿的怒喝响起,王紫看去,却见白雾之中一个堇色的身影和一个玫瑰红色的身影极快的向上奔来,是慕千厷和卫子楚,这两人竟然同时出现了,然而两人赛跑的同时,慕千厷突然朝下扔出一个火属性的能量,卫子楚脚下一顿,待躲过慕千厷那攻击的时候,立马慢了慕千厷三个台阶!

卫子楚那个恨呀,果然不能相信慕千厷那个死妖精!竟然使阴招!可看着领先的慕千厷,卫子谦埋头急赶的同时也扔出一个金属性的攻击扰乱慕千厷,可慕千厷像是料到卫子楚会有此做法一般,不慌不忙的化解。

不管身后卫子楚怎么怒骂,慕千厷只红衣翩跹,在迈上天梯最后一个台阶的时候,一个潇洒的转身,红衣在空中划过一道乱人眼球的的弧线,慕千厷嘴角勾着妖冶的笑,丝毫没有觉得自己做的哪里不妥,狭长的凤眸垂下,看着满了一拍的卫子楚。

“死妖精,是你耍诈,这赌不算!”卫子楚咬着牙一字一顿的说道,脚步重重的放在最后的台阶上,食指指着慕千厷,笑笑笑!笑什么笑啊!卫子楚在心里咆哮,手心痒痒,真的好想撕了那张脸!

“哎,竟然玩不起啊……”慕千厷似失望的叹了口气,幽幽的说道。

“你说谁玩不起?如果不是你在小爷没有防备的情况下攻击,先到这的就是小爷我!”卫子楚一甩手,看不下慕千厷那张漫不经心的脸了,头一甩往前走了几步。

“赌约中只说谁先到谁赢,兵不厌诈啊小楚楚,我这也是在教你,怎么,还是不肯认输吗?”慕千厷又是一笑,相比起慕千厷优哉游哉的笑,卫子楚完全是怒气上头,慕千厷要在多说几句,卫子楚保不准当场找他‘切磋’一番。

“你……死妖精,算你卑鄙,小爷我认输……”卫子楚回头,咬牙说道。

“小紫紫,看到没有,子楚输了,从明天开始的一个礼拜,他都不能见你哦~”慕千厷这才满意的来到王紫面前,卫子楚不见王紫本来是跟他没什么关系的,但如果能让卫子楚不爽一个礼拜,他就乐见其成啊!

“等等等,谁说我从明天开始不能见王紫殿下了?”这时,卫子楚却双手环胸,高深莫测的说道,刚才那愤怒的模样也被带着坏坏的笑代替。

“难道小楚楚要赖账?这样的事情反正也不是一两次了呢,不过有小紫紫做裁判,你真的想好了吗?”慕千厷挑眉道,似乎早就料到卫子楚会来这么一手。

“你只说一个礼拜不能见到王紫殿下,可没有说是从明天开始啊,很抱歉,这个时间只能我自己选择了。”卫子楚也笑着说道,耸了耸肩,配合的做了个很无奈的表情。

“小楚楚果然长大了啊……”慕千厷狭长的凤眸眯了眯,卫子楚竟然能找到这样的说辞,可惜好好的一场赌局,竟相当于平手了,啧啧……

“切……”卫子楚吊儿郎当的一哼,踱步到王紫面前,态度马上一百八十度大转弯,给了王紫一个大大的笑脸,胜利的眨了眨眼。

王紫看着卫子楚搞怪的表情,眼中划过一丝笑意,就着卫子楚弯腰的姿势,抬手摸了摸卫子楚的头顶,以前几人都是短发,卫子楚的发质偏硬,穿过手指的时候会有扎手的感觉,现在被整齐的束在脑后,王紫不由的抓了抓那一束厚厚的长发。

“王紫殿下喜欢长发法吗?”卫子楚身体又向前倾了倾,任王紫玩他的头发,刚开始束发的时候浑身都不对劲,感觉跟假发似的,而且都没有短发帅了,可是后来也习惯了,反正他也不会像死妖精那样天天风骚的摆弄自己的造型。

“子楚这样挺好的。”王紫中肯的说道,卫子楚有他独特的个性,外形怎么变好像都没有影响。

“那、是以前帅还是这样帅?这样有没有很像大侠的感觉?”卫子楚趁机问道,王紫殿下好不容易注意到他的变化,怎么能不问清楚?

“唔,都很帅。”

王紫想了想说道,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人群中总会有那么多女子的视线集中在卫子楚身上,应该就是因为他很帅吧?王紫很仔细的看了看卫子楚,眼睛偏大,很有神,灿若星辰的眸子,停滞的鼻梁,阳刚爽朗的笑,五官很完美,应该可以给十分,王紫极少观察人的面相,卫子楚一定不知道自己就这么捡了个大便宜了。

“真、真的吗?”

被王紫这么看着,卫子楚反而不自在了,眼睛愣愣的看着近在咫尺的王紫,心跳有点加快,这是不是代表着他被王紫殿下夸了啊?被心爱的女人夸帅,那绝对比任何的夸奖都来的让他幸福啊!女人夸男人帅,那夸的绝对不是长相而是感觉啊!这么想着,卫子楚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踩在了海绵上,飘忽起来了!

“喂什么真的假的啊!”卫子楚正沉浸在自己的粉红泡泡里呢,一个粗鲁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卫子楚猛的回神,掏了掏耳朵转头看去,却见莲生弯着腰手撑在膝盖上正大喘着气儿呢,卫子楚额头上几乎跳出个字,为什么一定要在这个时候跑出来破坏气氛!

“诶你们为什么都这么早出来?我刚才一着不慎踩杀阵里了,打的大爷好累,还好出来了,我说、你跟慕千厷谁赢了?”莲生尤不知自己打扰了别人的好事,一手拍在卫子楚肩膀上,边喘气儿边问道。

卫子楚肩膀一动,往前走了几步,他忍着,不然他怕自己忍不住把莲生从这长天派至高的山门之处踹下去,这地方也不知道是怎么建的,就算是拥有高深修为的人,也不是敢轻易跳下去的。

“诶我说你怎么这样啊!我问你话呢!”莲生身体踉跄着往一边倒去,还好及时稳住了,莫名其妙的看着卫子楚,难道是这家伙输了迁怒于他?

“输了就输了,愿赌服输嘛,七天之后还是一条好汉啊!”想到那个可能性,莲生本着不能让这熊孩子一蹶不振的想法安慰道。

“你闭嘴!”卫子楚猛地回头,低吼着说道,他真的会被这个莲生弄的暴躁非常啊!

“……我是好心啊。”莲生吓了一跳,心想一个赌局,输了就输了,怎么脾气这么大,不过看在卫子楚这么生气,他就不跟一个失去理智的人计较了。

“王紫,这些、都是你的朋友?”

已经看了好半天的欧阳侨终于说话了,笑眯眯的看着王紫,实则心中的惊讶已经放到了最大,一万余人中,最先出来的是一个仙界来的女子,之后陆续出来的五个男子竟都是仙界来的,而且看几人的互动,总觉得哪里怪怪的,但几人之间那种信任的氛围确实不容错认的,从仙界来的人之中,会存在单纯的信任吗?呵呵,今天真是个极好的日子,有趣的事情一件接着一件。

“嗯,他们都是我的朋友。”王紫点头说道。

“欧阳前辈好!弟子莲生,久仰欧阳前辈大名,日后进入长天派,还请欧阳前辈多多指教!”莲生将腰间系着的下摆放下来,整理整理礼服才笑着上前施了一礼。

“弟子卫子楚。”卫子楚也顺道施了一礼。

“呵呵,你叫莲生?断史圣手莲生?”欧阳侨看向莲生,依旧是笑着问道。

“嘿嘿,名字是没错,但断史圣手的名号却万万不敢认的,弟子只是有幸跟断史圣手莲生前辈同名,这名字是弟子的父母给弟子留下的唯一一个纪念了,弟子也不好改了,欧阳前辈也不是第一个笑话弟子的人了。”被人这样直接的问,莲生毫不慌乱的否认,嘿嘿的傻笑下完全看不出说谎的痕迹。

“哦,天地下同名同姓的人多如繁星,何来笑话?不过,莲生啊,我答应你,进入长天派后会多多照顾你的。”欧阳侨善解人意的说道。

“呵呵,呵呵,多谢欧阳前辈!”莲生又拱了拱手,似乎感激的说道,其实心中不停的咒骂这只老狐狸,明知道他口中的‘请多指教’是废话一句,他偏偏应承下了,谁希望在长天派被刑堂的人照顾啊魂淡!这张臭嘴,早知道就不说话了!

山门前的长天派弟子则是惊讶的看着这陆续出现的几人,真真儿觉得长天派或许在未来的很长一段时间内都会很热闹了,几个先后用打破记录的人竟然是还没有正式入门的弟子!这让那些在长天派待了几年的弟子颜面何存?

不说这师兄师弟将来在修为上的切磋了,就是放眼不久后的派系比拼,定是异乎寻常的精彩啊!这批新弟子淘汰的多,卧虎藏龙也多!

“你们且先在一旁休息休息,等接下里的人到齐了,一起前往狮占峰。”欧阳侨笑道。

“是!”几人应道,退在一旁等着接下来的人出来。

再有人出现的时候,已经是在莲生之后又一刻钟的时候了,一个时辰过了三分之二时,出现的人多了起来,几乎是几百人一起从宽度达两百多米的天梯上出现,多数人身上残留着刚劲的气息,显然是刚刚从打斗中出来还没有调整过来。

陆陆续续几千人同时出现在山门前的空地上,但那山门前的空地至少有两个足球场那么大,容纳这些人还是很轻松的,王紫几人渐渐被人群掩盖,顺便也隔绝了欧阳侨有意无意的视线。

几个刑堂的护法和长天派的弟子跑到欧阳侨面前,汇报剩下人的情况,一个时辰的时间已经进入了倒计时,这些人如果再不出来的话,都会被请出长天派,而且看样子是绝对不容商量的。

“时间到!已经出来的所有人听着!从此时此刻起,你们已经是长天派的弟子了!”半晌,欧阳侨高声宣布,背在身后的手朝着那几百名长天派弟子做了个手势,只见那些人得到命令后从两侧快速的下了天梯冲进了白雾之中。

在众人心想他们是不是去安排没有过关的人时,欧阳侨的声音再度响起。

“看到我身后的山门了吗?进了这扇门,你们将永远被盖上长天派的章,祸福与共,荣辱共享!你们不用怀疑,你们从长天派中得到的,将远比你们想象中的多千倍万倍!但若是你们在这块招牌上抹黑了,你们收到的惩罚也远比你们想象中的重千倍万倍!”

“你们不用好奇长天派到底如何神秘,也不用在心里打小算盘怎么躲着刑堂,留着你们的眼睛,进了长天派总会有看清的一天!”

“现在,无论你们有多少好奇,无论你们多累,都马上给我打起精神,因为接下来的迎新大会,你们将会看到长天派的所有副掌门,还有八个院派的院长,拿出点家族弟子该有的气魄和风度!别刚刚进了长天派就让你们的师兄师姐看不起!”

欧阳侨在高处接连说道,笑容不变,声音却多了几分浑厚和严肃,而被欧阳侨一说,那怠慢中的一万余人很明显的严肃了起来,倒不是欧阳侨的话又多振奋人心,他说的那么多话中,最让人激动的莫过于接下来他们将会见到长天派所有副掌门了!

长天派的七个副掌门,不只是在六大家族中名声显赫的人物,而且是在世外域老幼皆知的奇人!随便一个人都能将他们的事迹如数家珍的道出,而且可以说三天三夜不带停的!

就像之前的五行圣人,也曾是副掌门之一,他在阵法上的成就一度让整个世外域乃至仙界都沸腾起来,就在他们都以为阵法从此死灰复燃的时候,五行圣人却在阵法热鼎盛的时候葬身在了恶魔地狱。

这七人几乎是所有世外域之人心目中朝拜的英雄,即将见到偶像,这些人怎么可能不兴奋?什么血神蛛、迷阵、杀阵的,他们都可以放在一边!

长天派内的布局,以山门至帝神峰为中轴线,左右几乎对称分布,帝神峰为掌门所在的山峰,而他们要去的地方在这条中轴线的三分之二处,是专门用来开办大事的山峰。

一万余人分十几拨,由仙鹤送往狮占峰,即便仙鹤的速度日行千万里,在这大的离谱的长天派还是飞了一刻钟才到。

众人早已将自己的形容整理妥当,英姿勃发的从仙鹤背上跃下,异常严肃的和的氛围很快笼罩了众人,诺达的空地之上,由长天派弟子一路开路,在一个宏大的演舞台下集结,也许是受了在场气氛的感染,大家刚才兴奋的神情也有所收敛,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演舞台,一万余人已经集结完毕,可还是没有见到几个副掌门的影子。

王紫这一次主动走在了所有人前面,几人都愣了一下,王紫一向喜欢站在视线的死角,便于观察别人却不易被别人发现,这样主动的走在所有人前面还是第一次,几人自然跟上,现在距离几人二十米远的地方就是演舞台。

“小紫紫……”慕千厷在神识中唤了一声,笑着看向王紫,本想分散一些王紫的注意力,看看王紫情绪还好吗,然而却并没有得到王紫的回应。

玄武冲慕千厷摇摇头,且看着吧,也不必打扰王紫,王紫永远会比他们想象中做的优秀,其实刚才稍微一想,就不难猜到,王紫站在这里,想要看的就只有一个人,那就是七个副掌门中出自夏家之人、夏温竹。

“莲生,宇文华会出现吗?”王紫视线还放在演舞台上,却是在神识中问道。

“不会,宇文华向来不会出现在门派内的活动上,一应事务全部由七个副掌门代为处理,而且宇文华担任掌门已逾九百余年,就长天派迄今为止担任掌门时间最长的人,就连现在的七个副掌门在他面前也得恭恭敬敬的叫声前辈,这不是一个档次的人。”莲生解释道,一遇到王紫这样正式的问题的时候,莲生从来不会掉链子。

“五行圣人死后,是谁代替了他原来的位置?”王紫又问。

“史文斌,史文斌接替了五行圣人的副掌门之位,七个副掌门之中,史家的人占据了两个席位,这也让史家的地位在六大家族内直线上升。”莲生道。

“史家……你可知道史家有史二娘这号人物?”王紫紧接着问道,不知是不是莲生的错觉,王紫这句话问出的时候,身上曾一度散发出慑人的气息,只是太过隐晦了,就连紧挨着她的莲生都不敢肯定而已。

“有,的确有史二娘其人,现在应该是史家长老会中为数不多的女长老之一,修为早已在天神期,但此人三十年前突然隐士而居,不问世事,据说是与夏家的巨变有所关联。”莲生斟酌着说道,他隐约觉得王紫对六大家族的事情多有关注,尤其是夏家的,但到底不敢肯定,也不确定自己该说出几分实情。

“有何关联?直说。”偏偏王紫像是直到莲生考虑什么似的,命令一般说道。

“……若真要说起关联,必须先说、这夏家掌门有一长女,名叫夏筱莲……”既然王紫都这么说了,莲生自然不敢隐瞒了,可这才说了个引子,王紫突然看过来的视线让他怎么都说不下去了!那一向神秘莫测的墨眸中一瞬间闪过的情绪太多,他竟然无法诠释其中一二!

“小紫!”玄武有些担心的唤道,真的要在这个时候问吗。

“莲生,你继续说。”王紫平复了呼吸,沉声说道。

“好,夏筱莲是夏家的大小姐,本是天之骄女,却与一个来路不明的男子相恋,那男子名叫王胤天,是个天神一般的人物,横空出现在世外域,曾也是长天派的弟子,而王胤天在长天派创下了诸多记录,至今都是无人能够填补的空白!”莲生也缓了口气,缓缓道来。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