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六十一章 轻松过关

长天派天梯之下,浩浩荡荡的等候着一万余人,只经过一场血神蛛的测试而已,人数竟然锐减了四分之一,此时人群中嗡嗡的议论着,只等刑堂的人一声令下,才能走上这通往长天派的天梯。

“大家都安静!”一个声音极快的由远及近,众人看时,只见几个身影高调的从人群上空掠过,在高于众人视线的天梯之上站定,是刑堂的人赶上来了。

“就在刚刚,我们亲自送走了一大批半途而废的人!信誓旦旦的说要成为长天派的弟子,最终还不是灰溜溜的离开了?”一个护法扬声说道,语气颇有不屑,刚刚经过了几场混乱,他们不开口安抚竟然还在煽动众人的愤怒。

“要不是你们用血神蛛挡路,还封了我们的灵力,他们怎么会离开?”

“命都没了,还去什么长天派?”

“为什么不来一场光明正大的较量?”

人群之中‘轰’的响起了一阵不满的声音,此起彼伏的声音分辨不出是谁说的,刑堂护法只负手看着下方混乱的人群,嘴角挂着嘲讽的笑,这些人从一开始就没有给过好脸色,这让一直娇生惯养的众人难以接受。

“你们是在质疑刑堂的做法?还是在质疑长天派的做法?”半晌,那人似乎觉得差不多了,掏了掏耳朵,运气将声音传出,这话效果很明显,所有人再次安静下来。

质疑刑堂?有吧,质疑长天派?也有些的吧,毕竟刚刚才在生死关头徘徊了一圈,长天派拿他们的生命开玩笑,也不事先透露一二,众人现在还没有完全冷静下来,愤怒积压在心底,总会有质疑的,可理智还是在的,让他们说出质疑长天派是万万不敢的!

“不管你们心里怎么想,那都是你们的事情,你们看见我身后这座天梯了没有?登顶这座天梯,就是世外域的山门!你们不是不满我们在没有通知的情况下给你们设下了血神蛛之伏吗?现在、我就明明白白告诉你们!这天梯也不是那么好过的!”刑堂的护法哼了一声,指着身后的天梯一字一顿的说道,证实了众人猜测已久的事情,果然,最后一步、也不是那么容易让过的。

“但是这一次,不封你们的经脉,不会对你们做任何手脚,一个时辰后,若是长天派的山门前没有出现你们的身影,那么将会由三千长天派弟子护送你们下山!怎么样,这个欢送的队伍是不是妙极了!能让三千长天派弟子护送下山的,够不够你们记一辈子了?”那人看着人群中惊疑不定的面孔,继续说道。

“一个时辰?这天梯根本算不出高度,但作为长天派的叩门路,定不下百丈,百丈天梯让我们一个时辰走完?”

“关键是这一个时辰内并非安安稳稳的走,还不知道有什么阻碍在路上等着我们!”

“不行!我一定要上去,不止要将今天的事情弄个明白,也要在长天派内学出一番名堂!不然怎能雪今日刑堂之辱?”

“对!我与父亲约法三章,定要学成归去,不管他们怎么阻拦,我只记得决不能退!”

竟然是规定了时间的!众人观测着眼前的天梯,神识中是一阶一阶没有尽头的路,对能不能在规定的时间内走完产生了怀疑,人群中再度骚乱。

“害怕了?既然害怕,不如现在就掉头离开!回到家族有的是优渥的生活,何必再上去自取其辱!你们也看到了,说不定进入门派之后只有更严酷的考验,而且只要你们在长天派,就别想摆脱刑堂!”刑堂护法运气说道,真真儿是每一句话都能让众人恨的牙痒痒。

“噗……”

别人都在怒气上头的时候,莲生却是噗的一声喷笑了,还好他的笑声被众人的议论声掩盖了,莲生低着头捂着嘴,把自己埋在黑压压的人群中,自己笑的根本停不下来。

卫子楚深深的吸了口气,莲生这家伙是笑点太低还是脑抽风?别人都在气头上的时候,就他一人笑的快抽过去了,真的有那么好笑吗?卫子楚伸出脚,不轻不重的踢了他一脚,莲生一跳,憋红的脸看向卫子楚,那又笑又怒的表情实在扭曲的厉害……

“你踢我干什么?”莲生语气不好的问。

“活动活动手脚,站的腿麻。”卫子楚仰着头,不看莲生那张戏剧性的脸。

“那你不会看着点吗?眼睛也瞎了吗?我的衣服被你弄脏了!”莲生呲着牙,一副炸毛的样子。

“下次不会了。”卫子楚深吸一口气,视线放在莲生脸上,无比认真的说道,因为,下次他会快狠准的把莲生踢出自己的视线范围,这样就不会有接下来的麻烦了对不对?

“……切,毛孩子。”莲生一愣,可能是没想到卫子楚认错的态度这么积极,随便拍打了两下也就不在意了,只是完全没料到卫子楚脑子想的竟然完全是另一出。

“刑堂这是把自己当成活阎君了啊,真逗!想到长天派的弟子们都跟刑堂的人斗智斗勇的日子,顿时觉得未来的日子趣味无穷啊!”刚刚还是炸毛的样子,现在马上又笑上了,闹了半天,让莲生笑个不停的原因就是这个。

“那个护法一直在煽动大家的情绪,是什么目的?”卫子楚想了想,却是问道,他始终不觉得刑堂那几人就是刁钻到咄咄逼人的地步,然而一路上言语相激,好像专挑难听的说,总觉得不只是个人喜好而已。

“呵呵,小楚楚啊,你竟然能看出这一层,挑动一个人的情绪,让一个人失去了冷静的思维,再加以某种诱导,很容易达成目的,一会面对的阻碍,估计是跟意念有关的。”慕千厷漫不经心的说道,若是真跟意念有关,那这个关卡就简单了。

“呵,小爷向来耳聪目明。”卫子楚哼了一声,自动忽略了那声让他鸡皮疙瘩掉一地的‘小楚楚’。

“那耳聪目明的小楚楚,咱们打个赌,一会就看谁先到达天梯顶端,慢的那一个嘛、一个礼拜不能见到小紫紫,你、敢不敢赌?”慕千厷狭长的凤眸一转,看向了卫子楚,在卫子楚眼里,那双妖精一般的眼睛里挑衅味十足!以至于他整个人都顿时不爽了!

“怎、怎么可能不敢?!虽然你跟乐九师傅学了不少,但是小爷不受诱惑,分分钟过去你信不信?”

卫子楚挑眉高傲的说道,只是闪烁的眼睛还是出卖了他的不确定,倒不是不自信,而是万一、他是说万一啊,万一输了不要紧,要紧的是一个礼拜不能见他家王紫殿下啊!不过面对慕千厷的挑衅,他岂有不接的道理?

“小楚楚可是答应了哦,小紫紫啊,你就给我们做个见证怎么样?一会若是子楚慢了一步,一个礼拜之内你万万不能见他哦!”慕千厷笑着靠近王紫,妖冶的笑中藏着阴谋得逞的暗光,先行堵死了卫子楚将来反悔的路,就卫子楚那作风,他再清楚不过了,想要赖账的话谁也奈何不了他。

“诶!王紫殿下你听我说,输的人一定是死妖精,到时候他要是死皮赖脸非要见你,你也要绕道走,绝对不能见他!”卫子楚食指指着慕千厷,一口气堵在胸口,这死妖精竟然敢先下手!看来他不拼尽全力是不行了,这事关他在王紫殿下面前的尊严啊!

“小紫紫,你还没有答应呐~”慕千厷提醒了一句,一定要王紫亲口应下才行。

“对啊,王紫殿下,快说你同意。”卫子楚上前一步,不甘示弱的说道。

“唔,好。”

王紫墨色的双眸在两人身上转了转,慕千厷深藏不露的样子,卫子楚则相对直接,情绪很容易猜到,慕千厷这不是在捉弄卫子楚吗?这两人之间莫名其妙的摩擦还跟以前一样,说不准什么时候就开始了,现在她竟然成了堵住,看着两人都一定要胜的模样,她竟不知是不是该做这个裁判了。

“喂,要不要下注啊,这么难得的机会,我赌慕千厷赢啊!”莲生蹭到李战身边,一手挡在唇边,鬼鬼祟祟的说道。

“两块上品灵石怎么样?慕千厷能让两个神兽交姌,估计意念比一般人要强,卫子楚也不弱,这熊孩子虽然头脑简单,但头脑简单才不容易被诱惑啊,我说,你就赌卫子楚吧!”莲生自顾自的说道,心想另外一人必须得赌卫子楚赢啊,不然这赌局开怎么开场啊。

“诶你倒是说句话啊!”

等了半晌都没有得到回应,莲生这才转头询问李战,李战的身高比他高出了几厘米,但就是这几厘米的落差,怎么压力就这么大呢!刚才一心想着千载难逢的机会,下个注玩玩也不错啊,可他为什么偏偏走在冰块李战身边了啊!又看了看其实在另一边的玄武,算了吧还是,太没情趣。

“额……没事没事,我开玩笑的,你继续,你继续啊……”莲生干笑着往回退,李战的气场是在有点冷的过分,其实人从头到尾看都没看他一眼,不过边退着,莲生倒是偷偷瞄了几眼李战,虽然冷,但是比卫子楚什么的有风度多了啊!

“我再强调一次,只给你们一个时辰的时间,最后一段路,祝你们好运!”

前方传来刑堂护法的高声宣布,而他的话音刚落,下方的人潮已经一拥而上,都在争分夺秒的往天梯上赶,王紫几人站在人潮靠后面的地方,几乎是身不由己的随着人潮向前涌进。

王紫抬眸看了一眼,刚刚还能看见的一大批人已经消失在天梯上笼罩的白雾中,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总感觉那白雾在有人走进之后,变得更加浓厚了。

“若是一会分开了,各自寻找出路,一个时辰定是不少的,不要慌。”趁着几人还走在一起,王紫在神识中说道。

“主人放心,我说什么也得早点到了山顶好给您鞍前马后啊!”莲生嘻嘻的说道。

“小紫紫跟千厷想到一块了呢,一个时辰定然不少,反倒是光顾着抢时间的人,没准儿会吃亏。”慕千厷在神识中应道。

“照顾好自己。”神识中响起一声低沉的嘱咐,王紫为抬起头看了看,李战鹰眸也正专注的看着她。

“唔。”王紫点了点头。

等几人也走上了天梯,一阶一阶的踏在乳白色的大理石上,神识放开警惕着周围的环境,奇怪的是,前方明明紧跟着的人群,却像是已经相隔很远的距离,声音和气息都飘忽不定,越往上走这样的感觉就越明显。

王紫看了看身边的人,几人还并排走在一处,微微松了口气,就在这样一直警惕的的情况下走了将近一刻钟,并没有出现什么异动,几人步伐规律的在阶梯上移动,突然,一阵兵戈交接的声音响起,四面八方似乎都传来了打斗的声音!

四周的氛围一下子变得紧张起来,众人祭出了法器踩着沉重的步伐继续前进,只有声音,没有看到打斗的场景,难免让人生出不好的想法,总感觉危险就在身边。

又过了半晌,竟还是毫无动静,那打斗的声音也是时隐时现,让众人不由得怀疑,难道只是迷惑他们,其实根本没有真的打斗?想到这层,后面的人开始加快了脚步,时间已经快过了四分之一,而他们剩下的路还不知道有多长。

王紫迈上台阶,心中渐渐浮现出疑惑,前面的人气息已经彻底消失,神识能够预见的范围也越来越小,能造成这样的效果,事实已经越来越明显了,除了阵法没有别的了!

大雾……大雾是制造迷阵和幻阵最佳的辅助,那么他们正在往阵法中走?!

王紫眼神一沉,正要在神识中将这个结论传达给另外几人,却突然跟几人失去了联系!王紫左右一看,一秒钟前还并肩走着的几人竟是突然消失了!前前后后就只剩下她一个人!

王紫心中惊讶了一瞬,从长天派最外围的护山阵法,到血神蛛那里悄声无息隔绝众人的阵法,再到现在的迷阵,一路上见到的几个阵法她竟一个都没看出来!

这太让王紫惊讶了,从学阵法到现在,遇到的阵法没有她看不出的,也几乎没有她破不了的,就在她被这样的际遇局限了思维的时候,竟然遇上了五行圣人的阵法,从领教了五行空间、混元一气两仪微尘阵之后,她就深知五行圣人对阵法的造诣真的有登峰造极之势,如今再次不知不觉走进阵法,她几乎可以肯定,这样的阵法绝对是出自五行圣人之手!

隐藏性颇高,直到将人玩的团团转,众人可能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他们是入了阵的!能布阵不算什么,能将阵法布置的如此出神入化,完全融汇在自然中,不触则不发,这才是真的高明!

知道是阵法,王紫反而不疾不徐的观察起来,先前那么久都没有下手,将人疑心用尽的时候才出现端倪,天时、地利、人和,果真一项不缺!

王紫在原地转了一圈,看着四个方向一模一样的天梯,果然是个迷阵,迷阵一般会混淆入阵之人的方向,将人困在阵内,无论选择哪个反向都无法走出阵中,这只是一般的迷阵,而迷阵通畅也会跟杀阵搭配,稍有不慎则会被卷入杀阵当中,既消耗体力,又消耗耐力,在身体上和意志上同时摧残对手。

而这一迷阵,应该是隐藏了杀阵的,他们刚才在路上听到的打斗之声应该是真的,因为被阵法挡去了一部分真实性,所以才显得飘忽。

眼下的情况,看似是四选一的路……

王紫静静的站在原地,心中想着破阵之法,迷阵最好不闯,而是直接破阵!

半晌,却见王紫挥手拿出了几块下品灵石,眼神落在脚边的几处位置,破迷阵先要找到阵中的方向!如此想着,王紫手中的灵石顿时出手,稳稳的落在右上方的地方,又连续在身边的几处掷出灵石,等灵石全部落下时,却见王紫左手中涌出一股水属性的能量,极快的将阵法串联起来!

同时右手酝酿出一个适当的能量攻击,屏住呼吸等待着迷阵的反应!本来破这个迷阵是不需要这么麻烦的,用五行能量会快捷很多,但现在她的一举一动估计在刑堂的监视下,所以还是不要乱用为好。

风口在这里!王紫眼神如电,敏捷的扔出了右手的能量攻击,同时踩着右侧的天梯跟着那一圈破开的能量圈飞身而出!

等王紫再落地时,四周呼呼的灌入充沛的灵气,比以往呼吸的任何灵气都纯净百倍,甚至比赤灵内的灵气还要滋人肺腑,似乎也是因为遇到了稀罕的灵气,王紫的经脉自行快速的运转起来,透过朦胧的雾气,王紫能看到不远处恢宏的山门,依山而建,层层叠叠贴合在悬崖峭壁之上!

视野慢慢的开阔,王紫迈开步伐,不由得想赶紧走出这层白雾,看看那山顶的风光,那白雾果真生的稀奇,在快到路尽头的时候戛然而止,王紫左右看着,墨色的瞳孔不停加深,心中竟有种豪迈之感!

她登顶过的高山之巅不算少,可直到如今,她竟才觉得,所谓的‘一览众山小’她如今才算真的见识到!眼中清晰的倒映着一片片山河,一座座人家,像是一个极其清晰的、放大了数千倍的沙盘,当空罩下的结界内,无一不在这山巅的视野中!

这长天派的山门究竟建在何处?竟能达到这样的效果!如此将整个世外域尽收眼底的感觉,当真不可思议!

王紫惊讶的同时,也不由得想,长天派啊长天派,恐怕它所代表的意义,远不止世人口中所言,外人常言将长天派吹到了天上,实际上呢?长天派也许还远在天上再九重!

王紫压下心底的猜测,看向山门前等着的众人,收回右脚,王紫彻底站在了天梯顶端。

山门前大概站着几百号人,都是身穿白色道袍的长天派弟子,居中悠闲的站着的几人,王紫见过,都是刑堂的人,那位笑的和蔼无比的中年男子,正是那个山脚下见过一面的刑堂副堂主、欧阳侨。

而此时这几百双眼睛无一例外的集中在了王紫身上,探照灯似的打量着王紫,大多数人眼中流露出明显的惊讶和不可置信,王紫眉心一跳,才发现,她竟是第一个到了终点的人……

“呵呵呵,你过来,你叫什么名字啊?”怪异的氛围中,欧阳侨笑着开口,招手示意王紫走过去,那双眯起的眼睛却不停的闪烁着精明的光。

“王紫。”王紫走上前,在距离欧阳侨两米外站定,开口说道,女子绝色的面容,镇静的神情,偏低的声线组成好听的声音,无一不让人心生好奇。

“姓王?”欧阳侨诧异的眯了眯眼睛,遍寻世外域二十八个家族,也没有一个家族是姓王的,那王紫就只能是……

“你是从仙界来的?”欧阳侨问道,因为心中猜测到,问出来时面色已经恢复了笑眯眯的模样。

“对。”王紫点头。

“呵呵,把你的铭牌拿上来我瞧瞧。”欧阳侨笑着说道。

王紫手腕翻转,将铭牌拿出,反手一扔,铭牌不快不慢的朝着欧阳侨飞去,欧阳侨接过去查看了一下信息,抬头再度看向王紫,面对刑堂一个副堂主、十几个护法,再加上几百个长天派入门弟子,这女子仅十九岁,却镇定自若,处变不惊,一点陌生和畏惧之感都没有流露,反倒是在场所有人的情绪因这女子在不停的波动着……

更为重要的是,这女子走上天梯到经过迷阵,满打满算不超过半个时辰,长天派山门前的迷阵自三百年前五行圣人布下开始,闯阵之人无数,就连长天派的授课先生和几个长天派最优秀的弟子也闯过,从未有少于半个时辰的人!

就算没有迷阵,走过天梯也要差不多半个时辰,这么来说的话,王紫几乎是完全无视了迷阵!欧阳侨心中的算盘打的噼里啪啦响,面上的笑容却愈发和善。

王紫哪知,她一心想着低调行事,却不知她这一秒杀长天派三百年来过天梯的速度,却让她无形中以极其高傲的姿态踏进了长天派!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