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六十章 武道?

等王紫一行再次踏上上山之路的时候,他们所在的这一批人已经只剩下一千五百人左右,受伤和放弃的人由长天派的弟子护送下山,直到场面快混乱到不可收拾的时候,刑堂的人和长天派的弟子才出现,好多人已经徘徊在生死边缘,对刑堂的人心存恨意,着实经过了新的一轮混乱才有了接下来的继续。

剩下的人一声不吭的往前走,对付血神蛛已经让众人精疲力尽,解药正在慢慢发挥作用,整体的气氛很沉闷,大家似乎都不信接下来的路会顺顺利利的走完。

“王紫殿下,你刚才实在帅呆了!等以后你一定教教我好不好?”卫子楚在神识中兴奋的问道,虽然身体很累,但是精神却很亢奋。

“教什么?”王紫疑惑的看了看卫子楚,却见卫子楚身上有不少被血神蛛的蛛丝划伤的地方,衣服的下摆系在腰际,汗湿了发迹,但精神奕奕的样子多了几分明爽。

“教……教那套步法吧,那是步法吗?我看不出来,还有,为什么王紫殿下的速度可以那么快?”卫子楚睁着好学的眼睛渴望的看着王紫。

“那不是步法,是身体反应……唔,你想知道的话,我想办法教你。”王紫恍悟,卫子楚以为她刚才的速度来自于步法,随后想了想说道。

“真的不是步法?!”卫子楚惊讶的问,光靠身体反应能达到那么快的速度吗?

“子楚不用奇怪,身体的反应快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完全可以做到不依靠灵力发挥出小紫那样的速度,但是一般的修士根本做不到这一点,因为他们并不觉得放弃轻松而且威力大的法术而去强化身体有什么优越性,今天的血神蛛是长天派安排的,大多数人就算经历了这次险种逃生也不会认识到重要性,因为这不是真正的生死较量。”玄武说道。

“光靠身体就可以做到这样的速度?人的身体终究是有极限的啊,哥你怎么知道的?不对,你现在是玄武的,知道的自然很多。”卫子楚脑子转了转说道。

“这些本大爷也知道好吗?谁说人的身体是有极限的?这样说的人都是没有突破过极限的,六界之内其实有很多小部族,他们分散二居,而且总能巧妙的避开世人的视线,生活在原始的环境里,而这些小部族中有很多部族并不是修习道术的,道法深奥,世人只知道以气入道、以剑入道,却不知以武入道。”

莲生也抬了抬下吧说道,就他的状况最糟糕,头上和脖子上的汗水到现在还在下雨似的往下淌,不过他硬是咬着牙走着,也不用灵力恢复身体。

“以武入道?”卫子楚想了想,条件反射的想到了古武。

“这个武是以身体为基础的武力,修炼的是身体的协调和坚韧,但由于人生之苦多由来于肉身,所以这一类的修炼是道术中最为艰苦的一类,一般人根本坚持不了多久,更别提触摸到道法的那一天,据说武道分为几个层次,层层深入,刚开始能以肉搏虎,之后渐渐能以身挡抵刃,力能擎天,快如闪电,这是不断突破身体极限的过程。”莲生说完,伸手抹了抹脖子上的汗。

“这么夸张?那要是这样的人面对血神蛛,岂不是一手一个就捏死了?”卫子楚幻想着人猿泰山一般的黑影,想着要是自己修炼成那样,多不、美观啊……卫子楚嘴角抽搐了半晌,如果是那样的话,还是不要了吧……

“武道的秘辛只有在小股的部族内流传,强弱对比根本没有参照物,但是我想真要是修习武道之人面对血神蛛,应该会很轻松。”莲生说道。

“武道可能已经是失传了,但我想,小紫应该是无意间触摸到了武道的门槛,她的身体正在朝着完美的协调发展,观察力和行动力几乎在同一频率。”这是,玄武温润的声音响起。

“噗咳咳,什、什么?真的假的?”

卫子楚还在幻想修习武道的人都是人猿泰山,可玄武突然就来了这么一句,他的思想还没来得及转换过来,自己心目中最最最完美的公主殿下触摸到了武道的门槛?卫子楚下意识看了看王紫完美的身材比例,脑子一热,差点扇自己一巴掌,不会的不会的,修习武道没准会修习到黄金比例,而不是什么见鬼的人猿泰山!

“武道?”

王紫本是诧异的,但在从莲生口中知道这个概念,并且由玄武提出设想之后,她不由的沉思起来,以身体为基础的修炼,她不由的想到很久以前在千人冢时候的事情,因为那次没有任何帮手的情况下对战九十九个龙骑战士,那是第一次突破自己的身体极限,而自那以后,她就觉得身体速度几乎是没有极限的,这也是她后来一直能在速度上不断突破的原因。

现在想来,若是武道真的存在,或许真如莲生所说,那是不断突破身体极限的过程,再加上后来因为巫术对道术的克制,她下意识的提高在没有灵力支撑情况下的战力,以异灵神出鬼没的速度为参考,不断累加对手的实力。

效果是显著的,面对她现在幻化出的最高级别的异灵,她完全可以捕捉到对方的轨迹,这要放在去岩城之前,她是万万做不到的,这么想着,王紫的心跳的有些快,莫非她误打误撞真的合了以武入道的本源?

“以武入道……以武入道……”

想着想着,王紫不由的呢喃起来,玄武看王紫的样子,竟是不由自主的又沉浸在了思考之中,能让王紫专注的事情,绝不是小事而已,玄武不由的温润一笑,说不定王紫又能给他们带来什么惊喜呢!

巫术能克制道术,可若是面对武道呢?武道并非以灵气为引,那巫术能克制武道吗?王紫心中隐隐有些通透,武道亦是道,何以被世人忽略,或者说携武道之人为何避世修行?若她的思维没错,那武道一定是巫术和道术之间唯一一个例外,巫术不能克之,道术亦不能兼容之!

思维一旦打开,几乎停不下来,那么巫术的消失跟武道有没有关系?一直强于道术数倍的巫术会被道术压制以至于完全驱逐,是她心中一直以来的疑惑,但道术这个概念的出现像是让她找到了一把钥匙,令她不由自主的将三者串联起来。

巫法主其内,道法主其外,武道主其身!

王紫眯了眯眼睛,为心中得出的结论惊讶,缓缓吐出一口气,紧抿的唇角渐渐放松,而那如暗夜般漆黑的眸子突然化作两个深沉的黑洞,那黑洞卷进了只有她能猜到的事情,并且深深的掩埋了起来,待她日后定会探寻!

“小紫紫想到了什么?”直到这个时候,慕千厷才轻笑着出声,边走边侧着头,狭长的凤眸一转不转的看着王紫,不管那眼神多专注,总带着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的诱惑。

“我想到了武道,若是日后有幸能见到道术的隐世部族,定要探访。”王紫歪了歪头,说道。

“小紫紫对武道感兴趣?”看着王紫下意识的动作,慕千厷眼神晃了晃,手轻轻碰了碰王紫的脸颊,才笑着问道。

“唔,很感兴趣。”王紫点了点头。

“莲生,你不觉现在应该秀秀你的珍藏吗?难道断史圣手的郜金册中竟然没有提到武道这一篇?”慕千厷向莲生看去。

“赫,被你猜中了,我的确专门调查过武道隐士的部族,但可惜一无所获。”要不然怎么可能在亲亲主人面前藏着掖着?莲生耸耸肩,表示很无奈。

“既然是他们想躲,这么久都没被外界找出来,我们要真的找定是一番大工夫,不过我猜,能让小紫放在心上的事情,就算我们不找,早晚会碰到的,你们信不信?”玄武笑着说道,好像很轻松的样子。

“信。”出乎意料的,第一个响应的不是别人,正是王紫自己。

“……哈哈哈,王紫殿下这么自信,我怎么会不信?那必须拭目以待啊!”卫子楚一愣,不由的笑了起来。

“呵呵,小紫紫,怎么还是这么认真?”

慕千厷妖冶的笑几乎晃花了王紫的眼,为什么一定要笑的这么……诱人?这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慕千厷挤到了她的身边,路那么宽,可他的身体偏偏快倚到她身上了,鼻尖一股玫瑰味道的暗香,让她恍惚想着,若是能将赤灵中的那片花海送给慕千厷,不知道他会是什么表情?

王紫侧身躲了躲,跟慕千厷隔开一段距离,看向慕千厷的时候,他眼中的笑意似乎停滞了一瞬,不过王紫却没在意,反而认真的看着慕千厷,她越来越觉得,慕千厷是不是学了什么诱惑人于无行的法术?她记得乐九就是有这般本事的,难道慕千厷得了他的真传?不然为什么她总是在慕千厷无意识的举动下失神?

“小紫紫,你想继续跟前千厷眉目传情千厷当然乐意奉陪,只是我们已经到了天梯脚下,走进了长天派,千厷任小紫紫看,看多久都没有问题,如何?”视线中那张妖孽脸突然凑近,王紫下意识的后仰,却听男子性感的声音响起,而且,突然之间不知怎么响起一片议论声,一双双眼睛火辣辣的集中在她这里。

“啧啧,还有时间在这*……”

“你这是*裸的羡慕嫉妒啊……”

“我倒是想*,可也得有个天仙一般的女修士在啊。”

“听说长天派的美女修士很多的,咱们这一批也不少,想想将来能在一个演武场练习,也不错啊!”

“进了门派哪有那么多时间让你调戏美女的?”

王紫看了看她跟慕千厷的姿势,就快叠在一起了,唇角抿了抿,见慕千厷笑的愈发妖冶的样子,垂下了眼帘,慕千厷一愣,王紫这是什么反应?本来是逗弄逗弄她的,莫非他过分了?

慕千厷眼中几不可查的闪过懊恼,正要撤开,却见王紫突然抬起了眼帘,慕千厷的身体毫无预警的一僵,早就知道王紫的眼睛很美、很神秘,每多看一眼就会深陷几重,然而此刻,那双沉如暗夜般的墨眸突然闪过妖异的色泽,毫无痕迹,他不知道是不是他看错了,但他知道,现在他整个身体都好像不是自己的了。

“千厷……”王紫唤道。

慕千厷身体一震,王紫的声音是比一般女子低了几度的声线,挺起来特别入耳,特别好听,然而他从不觉得她只是叫了他的名字就让他几乎软了身体的,慕千厷眼神转向那张轻轻开合的唇,几乎用尽了所有的力气才制止了自己咽口水的冲动。

“你诱惑不了我,别白费功夫了。”却听王紫如此说道。

那一声声婉转的声音钻进慕千厷的脑海里,慕千厷那张堪比妖孽的脸上飞快浮起一片胭脂一般的红色,狭长的凤眸半垂,只盯着王紫的唇,露出些许似微醺的媚态,王紫眉心一跳,看着几乎进入臆想的慕千厷,他的反应好像不对啊!

王紫闭了闭眼,撤去了摄魂,这诱惑的能力是她第一次对人用,慕千厷本是懂的,不至于如此啊?王紫也顾不得其他,站直了身体,抓着慕千厷的前襟摇了摇,心想她是不是不应该随便用摄魂的?

“呵呵……”一声格外愉悦的低笑声响起,王紫看去,却见慕千厷早已回过神来,眼中的朦胧不在,面上的红霞也散去,只是比往日更加明显的上扬的嘴角显示了他此时多么高兴。

王紫放开慕千厷,顿时恍悟,他应该早就醒来来了,只是在装而已,王紫退开几步,懒得跟他玩了。

“小紫紫,千厷不诱惑你也可以,换你诱惑千厷啊……”慕千厷在神识中愉悦的笑道,丝毫没有被拆穿的尴尬。

“你跟着逍遥四散人只学了这些吗?”王紫没有看慕千厷,只在神识中问道,对慕千厷这样的文字游戏有些无奈。

“当然不是……”这只是入门而已。

慕千厷这话说的有多假,笑的就有多真诚,他一直担心王紫会对此有所反感,因此并没有真的去诱惑,没想到王紫竟然如此、嚣张?而且刚才王紫对他的诱惑是真的让他差点陷进去,呵呵,慕千厷心中笑的无比开心,这也算是棋逢对手,人逢知己了不是?此招不管用,那就换一招如何?他三十年苦学的功夫,岂是王紫软绵绵一句威胁能阻止的?

“王紫殿下,你别刺激死妖精,在岛上的时候,他曾经诱惑两只八阶神兽打野战,为防他做出什么丧尽天良的事情,你还是离他远一点好。”卫子楚咬牙看着慕千厷得意的样子,忍无可忍的爆料,果然看到慕千厷眼中警告的光,卫子楚下巴一台,嘿!小爷这才舒服点了!

王紫一顿,嘴角有点想抽搐,慕千厷这个恶趣味真的是、太离谱。

“噗哈哈哈……没事啊没事……”莲生则直接就笑喷了,突然爆发的大笑让周围的修士都怪异的看过来,莲生连连摆手,示意他们不必注意他,自己的拼命忍住笑意,憋得满脸通红,肩膀不停的一颤一颤的。

“你……你竟然这么重口味?那两只神兽是兽形还是人形的?”

莲生神识中问道,这样的话题实在不适合在众目睽睽之下聊,而莲生的八卦系统顿时开启,猫眼带着十万分的好奇询问的看向慕千厷,慕千厷只是笑的很妖异的抚了抚头发,莲生对这妖孽还不了解,他笑的越妖异,说明这厮心中的点子越邪恶,而悲催的莲生,那每秒钟几亿次裂变的八卦因子早就把他的直觉淹没了!

“刚开始是人形,可能是觉得不尽兴,后来变成了兽形。”卫子楚双手环胸,很‘好心’的解答。

“这么激烈?那是两只什么神兽?”莲生干脆问卫子楚,好像问卫子楚更便捷一点。

“一只烈焰雄狮,一只钻地熊鼠。”卫子楚瞥了瞥慕千厷,继续说道。

“都是雄性吗?!”莲生嘴巴张的快能塞下一颗鸡蛋,整张脸都震惊的变形了。

“你怎么知道?”卫子楚奇怪的看了看莲生,这个他可没说吧?又看了看王紫,王紫纹丝不动,跟没听见似的,又看了看已经快暗化的慕千厷,他想、他该停下了。

“你说的,一只烈焰雄狮,一只钻地雄鼠啊!这也太重口了!我最多看过雌雄蛇类的交姌,毫无美感啊!”莲生怪异的看着卫子楚,这人刚说了怎么就不记得了。

卫子楚额际留下一排排汗,他说的是钻地熊鼠,而且,是莲生的智商现在一定被狗吃了,才能想到这世上还有‘钻地雄鼠’这个种类!还好意思用嫌弃的眼神看着他?

“诶你是不是也围观了?要不然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莲生继续八卦,如果卫子楚说个是,估计他还会兴致勃勃的问接下来的细节。

“咳咳咳……”卫子楚突然以手捂唇咳嗽了起来,一旁的玄武也轻咳了两声。

“诶……”莲生皱着眉头想催促,他还等着答案呢。

“呵呵,莲生,你这么感兴趣,有机会我一定为你精心安排一场……”

这时,一个性感的声线缓慢的在莲生一侧响起,明明是好听之极的声音,为什么莲生却觉得一阵莫名的寒气从脚底直窜脑门?刚才求知的热情像是被浇了一盆冷水,莲生有些后知后觉的回神,首先脑袋一转看向王紫,却见他家亲亲主人不动如松,气息稳稳的,那就是没问题了,又猛的转向慕千厷,那妖孽一般的男子笑的无比诱惑,莲生的危险预警系统迟钝的开启,猫眼飘忽着,他要怎么回答呢?

“好吗?”还没等莲生想出个所以然来,那性感的声线又响起来了。

“好、好啊……”在慕千厷异常‘亲切’的笑颜下,莲生磕磕巴巴的回答,可回答完了才想,刚才慕千厷问了什么来着?

“呵呵,你同意就好,改天,不管是钻地熊鼠,还是钻地雄鼠,千厷都会帮你找到,定能让你尽兴,答应别人的事情,千厷向来会做到。”慕千厷‘真诚’的说道,那样子好像是在让莲生无论如何相信他。

“什、什么?不!不用啊千厷,其实我不好奇的,真的,我不好奇这玩意儿,我清心寡欲一心放在修炼上,再加上现在我要时刻陪伴在主人左右,以防主人突然需要我什么的,所以旁的我是万万不敢好奇的,真的!不用劳驾千厷做这样的事情……”

莲生连珠炮一般的说着,现在他一个头两个大,叫你好奇,叫你好奇啊魂淡!莲生隐隐觉得他踩到了慕千厷这个妖精一般的男子不该踩的地方,现在一股一股的寒气往上冒啊,莲生双脚在地上挪了挪,话说是不是这山顶的寒气太重了?

“别吓他了千厷。”玄武轻咳了一声,适时地说道。

“我何时吓唬过人?我说的都是真的啊!”慕千厷的笑道。

“我错了啊千厷大哥,饶小弟这一回,小弟定当涌泉相报啊!”莲生可怜兮兮的说道,甭管怎样,先求饶了再说。

“呵呵,涌泉相报?”慕千厷挑眉道。

“对对对对对!涌泉相报!”莲生猛点头,说的再认真不过。

“我考虑考虑……”慕千厷收回视线,轻飘飘的扔下一句。

“行,您考虑,什么时候考虑好什么时候跟我说。”莲生狗腿的说道,暗暗抹了抹汗,跟这帮人周旋真特么费事儿!

卫子楚耸耸肩,看着这场剧目不轻不重的落下帷幕,又看了看已经基本上到齐的修士,落在他们后面的几批也到了,眼前直入云端的宏伟天梯,其上笼罩着浓浓的白雾,也不知道这天梯有多高,这应该就是他们最后一段路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