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五十九章 意外考验

等接近中午的时候,王紫几人也下了山,站在人潮汹涌的外围,随着不断涌进的人群移动着位置,这一批的新弟子入派,仙界前来的人只是九牛一毛,主要的还是世外域本土的修士,不管这些人平日在家族内身份多么显赫,进了长天派,都跟平凡人没两样。

“人也太多了吧!”卫子楚不得不张开一只手挡着人群,不让他们总往王紫这挤,可是这些人好像都疯了,长天派的人还没来,他们难道想挤开长天派的山门不成?

“这就是长天派的号召力你懂不懂啊,什么叫一呼百应?长天派屹立世外域多少年了,早已脱离六大家族有了独立的威信,要说六大家族支撑着长天派,谁说不是长天派罩着六大家族?长天派的水深着呢,你这小娃娃还是多学着点吧。”

莲生走在最前面,一边看热闹,一边给王紫开路,嘻嘻的笑着回过头来说,看着卫子楚颇有点鄙视的意味,但他这话一出倒是让卫子楚诧异的看了他一眼,慕千厷嘴角勾笑,赏了莲生一个正眼,能看清这一层,的确不是一般人。

“小爷我风华正当年,气质永不老,我知道你羡慕我风流倜傥铁骨铮铮,但小娃娃这词跟小爷屁关系没有,可你就不是了,长了一副永远十五岁的脸,再加上弱柳扶风的身段,但这都不是你的错,你还是看清点吧啊。”

卫子楚眼神挑剔的在莲生身上掠过,出口的话直直戳中了莲生的硬伤,莲生这人自我感觉绝对是好的不能再好的,唯独不愿意承认自己的脸是一副正太脸,经常把自己搞的乌漆抹黑的也多少跟这个有点关系,不知道活了多少年了,这厮照镜子的次数张开手都能数的过来,可这一事实被卫子楚无情的揭开的时候,莲生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

卫子楚本来得意的看着莲生的脸色渐渐黑的跟锅底似的,还挺高兴,结果就那正太脸上扭曲的样子实在有点吓人,他仿佛又看到了莲生冲天而起的头发和冒着黑烟的头顶,卫子楚揉了揉眼睛,不至于吧,不就是开玩笑的一句话嘛,用得着这么炸毛吗?

“老子羡慕你?老子十五岁?老子出生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条畜生道轮回呢!老子弱柳扶风?信不信老子一拳把你揍出十万八千里穿过世外域结界都不带停的!”莲生黑着脸低吼,誓要跟卫子楚争个高低。

“噗哈哈哈……十万八千里,你当你是孙悟空呐!”

卫子楚忍无可忍的喷笑了,干嘛这么较真儿啊?而且注意到莲生那好笑的言论,四周听到的人也忍不住笑了几声,意识到这是别人的事情,也不好笑的像卫子楚那么张狂,莲生猫眼瞪的几乎冒出火来,黑烟都快蔓延到发丝了,他说的是实话,这些人当他开玩笑呢!……虽然,后面的有点夸张了咳咳咳……

“子楚跟你开玩笑的。”这个时候王紫不出手绝对平息不了这场争执了,王紫手放在比她高了一头的莲生头顶上,给他顺了顺毛,顺便劝这熊孩子冷静下来。

三秒钟过后,莲生浑身的毛同时偃旗息鼓,猫眼也一转,转回了对着王紫的方向,可怜兮兮的看着王紫。

“主人啊,我这么阳刚的男人被他而说成十五岁的奶娃娃,他这是在污蔑啊!我说的可都是真的,他竟然不信,主人你可一定要相信我啊,不然……”莲生吸了吸鼻子控诉的说道。

“唔,我信。”还没等莲生说完,王紫头一点,紧接着说道,至于信什么,她是有选择性的。

“哈哈哈……”卫子楚忍不住又笑,要不是这里人多,他一定捧着肚子笑个够啊,王紫殿下也会被这厮说到烦,罕见啊罕见!

“这有什么好笑的啊!”莲生猛地扭头瞪着卫子楚。

“没有没有啊,我相信,你说什么我都信!”卫子楚勉强憋住笑,连声说道。

“这还差不多。”莲生得意的一甩头发说道,完全不在意卫子楚那敷衍的样子,不过一转头,竟看见道路的尽头突然出现了一群人!那些人穿白色的道袍,颇有些道骨仙风的味道。

“赫!是长天派的弟子!”莲生踮起脚尖看了一眼,回头跟王紫说道,好奇心立马转移的干干净净。

“长天派的弟子出来了!”陆陆续续的有人看到了前方的动静,又是一阵躁动。

王紫只安静的待着,也没去看那黑压压的人头,算算时间,现在也该到了,约定进入长天派的时间是午时,长天派的人也该出现了。

“大家安静一下!”一个洪钟一般的声音从躁动的人群中掠过,众人心中一凛,立马噤声,热闹了很久的人群终于安静下来。

“我知道大家都久等了,也知道大家想进入长天派迫切的心情,但长天派是圣地,你们需怀着虔诚的求学之心而来,如果是这样的,我们欢迎,但如果你们有人就此沾沾自喜,以为成为长天派板上钉钉的弟子,你们就大错特错了!”

待人群中安静下来之后,那人运气说道,本是平淡的语气,越说到后来语气越重,声音也更加刺耳,众人不由的运气压下汹涌的血气,抵制住那人突然而来的威压,心中一时难以平静,来的人修为最起码在天元期!

而且再一回想那人话中的内容,他们都是经过层层选拔被送上来的人,是家族里最优秀的人,长天派也跟所有家族之间事先有所约定,到这个时候难道还会将他们拒之门外?出尔反尔,这不是公然打自己的脸吗?

“呵呵,大家应该都知道,每一次新弟子入长天派,就只有一个规矩,那就是脚踏实地的走到长天派的山门前,只要退一步,就没有资格再妄想成为长天派的弟子,你们,听清楚了?”

然而那人却突然一笑,状似轻松的说道,这样态度的前后反差,让众人都一时接受不来,这时王紫才抬头看了一眼,那人站在高处,微微欠身笑着,白色的道袍将他身上变化的气息很好的掩盖住,而那笑面虎一般的面容还是让人很容易辨认。

“这人是刑堂副堂主欧阳侨,是世外域欧阳家族的人,刑堂没一个正常的人,都是变态,让他们负责接待新弟子,想要到长天派山门绝对不可能像他说的那么轻松,十有*路上还有什么绊子呢。”卫子楚适时的在王紫耳边介绍道。

“我说,你们没有听清楚吗?还需要我再把话说一遍吗?”欧阳侨又道,虽笑容满面,但周身的威压却突然再次逼向人群。

“听清楚了!”

“我等听清楚了!”

许是都对欧阳侨说的话抱有怀疑,众人都在欧阳侨再次问话之后才相继高声回答,也怕这个阴晴不定的刑堂副堂主又给他们出些什么鬼点子。

“那就好,大家一定是太激动了,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我理解,好了!既然大家都如此迫切,我就不在这里耽搁大家的时间了,从这里进去,一路上都有你们的师兄师姐们为大家开路,长天派的山门为大家敞开,我们山顶见!哈哈!”

欧阳侨似乎善解人意的说道,随即长袖一挥,身形向道路尽头掠去,很快就消失在郁郁葱葱的树林中,只是走之前那一声笑莫名的让所有人警惕了起来,以至于在一个刑堂几个护法宣布可以进去的时候,站在最前面的人都愣着没动。

“怎么着?都站在长天派脚下了想反悔吗?出口就在那,想离开趁早,不要挡着后面的路!”一个护法笑着说道,只是神色不是那么友好罢了。

“长天派怎么派刑堂的人做这迎新的事情,这不是在给本来就臭名昭著的刑堂拉仇恨吗?王紫殿下,一会咱们千万别分开,以防里面有什么陷阱。”卫子楚传音道。

“唔。”王紫点头。

“切,这不明摆着嘛,没有陷阱我莲生的名字反过来叫,长天派怎么会做亏本的买卖,这么做自然有他的道理,刑堂是臭名昭著,但却一直摆在世外域举足轻重的位置,没准刑堂准备了什么狠招呢,欧阳侨的意思是不一定这些人都会顺利的进入长天派,那估计真会有被刷下来的人,这群人刚才多兴奋啊,转眼就会来一个晴天霹雳,这是长天派的第一堂课。”

“这你都知道了?”卫子楚做出了一个很夸张的表情,让莲生那虚荣心顿时蹭蹭蹭的飙升。

“都是些小把戏而已。”莲生哼道。

“那莲生‘前辈’,您再说说这第一堂课的内容是什么啊?”卫子楚笑着请教。

“我又不是天命者,怎么知道别人怎么做?”莲生理所当然的说道,看了看卫子楚,虽然这人叫他前辈了,可总觉得还是不太对啊。

前面的人已经陆续进了山,王紫几人也跟着人群往前走,走进森林的时候,山上此刻还是幅度较大的缓坡,每间隔五米站着一个长天派的弟子,手执长剑分立两排,中间弯弯曲曲的路是留给众人走的。

王紫一眼扫去,这些人不像是开路的,倒像是重兵看守他们的。

“搞得跟押运囚犯似的。”

有人无心之中说了一句,很快被十几双寒冰似的眼睛盯上,是道路两旁的长天派弟子,那人意识到自己失言,懊恼的皱了皱眉头,紧紧的闭上了嘴,好在那些人并没有借此对他做出什么惩罚。

王紫几人随着人群缓缓的走着,刚开始还有人交流,渐渐的,不知为何气氛渐渐冷了下来,或许是因为那些所谓的师兄师姐面上毫无表情的样子,给众人无形之中多了不少压力,只小心谨慎的走着。

大约在一刻钟之后,山路愈趋陡峭,上山之路规定所有人只能一步一步走上去,只是不知道这山路到底有多长,他们还要走多长时间。

王紫不动声色的观察着周围的环境,想看出五行圣人布置护山阵法的痕迹,但那些长天派的弟子盯得太紧,好像她随便看看都不允许一般,王紫索性不再观察了,进入长天派后,这些她定然会弄清楚的,反倒放空心思专心走起路来。

一个修士从筑基期开始就学习御剑,到元婴期就可以临空飞行,对于总是长途跋涉的修士来说,这样悠闲的走路已经不存在在生活中了,此时却叫人一步一步的走,还真能考验修士的耐性。

在即将走出一片茂密的松林的时候,却见一阵大雾突然笼罩了松林,这突然的变化让行走中的众人都停顿了一瞬,但没有一个人后退,他们都牢牢的谨记着欧阳侨说的‘退一步就不能是长天派的弟子’。

王紫几人站定,神识观察着四周的环境,若是真想在路上设什么绊子,也不可能先降一场雾宣告大家吧,半晌松林都没有任何异动,山中的气候多变,众人渐渐放下了警惕心,想着自己可能是太紧张了。

“为什么停下!一点雾就把你们吓成这样?就这样还想上长天派?”路上传来刑堂护法的呵斥。

“都给我继续走!迎新大会不会等你们,几位副掌门也不会等你们!要是耽搁了时辰,你们自负后果!”那护法几乎喝到,比之前的态度差了好几倍。

众人心中憋着气,硬是让自己忍气吞声,他们在家族哪里受过这样的呵斥?谨慎一些却被说成胆小怕事,只能加倍小心的继续走。

“刚才是毒瘴,掺杂了特制的阻塞筋脉的药,你们先不要动用灵力!”玄武在神识中跟几人传音道,为防几人用灵力探查,先行警告了一声。

“继续说。”慕千厷不动声色,亦传音道。

“这毒瘴渗进人体经脉,本是没事的,一旦在动用大型的法术的时候才会猛的扩散阻塞经脉,刑堂的护法和长天派的弟子引导我们走进这片松林,定是事先安排好的,一会可能会出现打斗,你们务必做出跟大家一样的反应,解药我趁乱给你们,但我们最好按兵不动,看看刑堂要做什么。”玄武说道。

“啧啧,进来这么久了才开始出招,刑堂忍的够久的,连我都快相信他们真的没下套了,哈哈,看来大爷的名字保住了!”莲生面上笑了笑,神识中说道。

“什么声音?”人群中有人突然停了下来,疑惑的说道。

“你听到什么了?除了风声没有别的啊。”旁边的人说道,保险起见也侧耳听了听,的确没有动静啊。

“可我的确听到了。”那人你说到,长剑突然出鞘。

“别!”一旁的按住他的剑,应该是他的朋友,这次进山的人有几万,分几批进入,别人都没发现动静,要是他先动了,定会被刑堂护法拿住把柄,惹出什么事来就不好了!

众人也觉得那人紧张过度了,绕过他继续往前走,可就在这时,茂密的树叶中传来沙沙的声音,可现在根本没有风吹过!众人心中一凛,警惕的望去,却见视线中极快的闪动着极其细小的黑影,那黑影飞速的在空中划过,沿着某种轨迹在树叶之间飞速的穿梭!

待那些黑影停下来的时候,却见本来空无一物的空中已经出现一个闪烁着红光的蜘蛛网!而一个拳头大的蜘蛛正牢牢的挂在网中央!众人捏紧了手中的剑,抬头一扫,这一扫不要紧,却见视线内遍布着无数的蜘蛛网,无数的蜘蛛!他们竟然被悄声无息的包围了!

王紫这一批人是第九批进山的人,总共两千余人,他们跟前面的八批人理应走的是一样的路啊,为何一点都没有察觉到前面的人有动静?王紫神识观察了一下,可神识中前后几百里都没有那些人的动静!

他们的速度不可能相差不这么多,前面的人理应还在她的神识范围内,可现在却感受不到,这说明,要不这些人根本就没跟他们走一条路,要不、这周围有阵法!将几批人之间隔绝开来!王紫更倾向于相信后一点,也许,这山中的阵法远不止一个护山阵法而已!

“是血神蛛!”王紫观察着那些蜘蛛的外形,在心中给出答案的同时,也有人喊了出来。

血神蛛,竟然在这里见到了二阶蟲兽!血神蛛剧毒无比,而且极其嗜血,被血神蛛咬到的人,很难从它的口中逃脱,因为血神蛛的速度极快,它会用最快的速度将口中的猎物牢牢的封在自己的网中,而血神蛛的蛛丝是炼器材料中的极品,是炼制蚕丝铠甲绝佳的材料,就算是神器级别的剑也斩不断它的蛛丝!

众人几乎是同时看向开路的长天派弟子,却见那一路上都站的纹丝不动的白衣弟子不知何时竟然消失了!只留下他们这群被包围的人!

“靠!我就知道路上不会太平!竟然把我们往沟里引!”

“既然想考验我们,为什么不来点光明正大的,放这么多血神蛛算怎么回事?”

“刑堂竟然有蟲兽这种恶心的东西!”

“就是!不放些掌神境的灵兽跟我们打吗?我们两千人,修为最低的也是地元期,血神蛛虽然难缠,但岂能拦住我们?”

“对!大家杀吧!杀光这些额心的蜘蛛,别叫人看遍了我们!”

“哼,最好再扯点蛛丝,他们要给我们下绊子,我们偏不如他们的意,还要每人得一件铠甲!”

“哈哈,对!抓紧时间,先练练手,保不准后面还有什么呢!”

人群中传出一阵一阵的高声交流,丝毫不把那些虎视眈眈的血神蛛和蛛丝放在眼里,王紫几人安静的待在一旁,这些人现在如此自信,却不知待会会是什么表情了。

王紫看了看玄武,想着一会要怎么做,长天派不会坐视血神蛛杀人的,这毕竟还在长天派的地盘,那么刑堂的人和长天派的弟子一定就隐匿在附近看着,他们也不能真的用灵力对付,可那样的话,几乎是用凡人之躯对付血蜘蛛,她有些不放心。

“呵呵,拿些蛛丝也好,回去之后我给小紫炼几件铠甲穿穿。”玄武却在神识中笑道。

“小紫紫不必担心我们,对付这些血神蛛还是没问题的,这么多年又不是白练了。”慕千厷垂眸,狭长的凤眸一转,看进了王紫的严谨,嘴角勾着妖冶的笑说道。

“王紫殿下,你要对我们多点信心好吗?你现在该想的是保护好自己!”卫子楚也道,眼中充满了自信。

“唔,先拖着,长天派会出来收场的。”王紫点头,接着说道。

“呵呵,好,不过我们也该动了。”卫子楚看了看已经开始攻击血蜘蛛人,说道。

“血神蛛!把你们的蛛丝交出来吧哈哈!”莲生喊了一声,祭出了长剑攻了上去,那些血神蛛还在增加,不断的从空中吊下来,拳头大的身形飞速的穿梭在树枝和树干之间,将它们的网结的到处都是!

所有人都发起了攻击,信心满满的准备收拾了这群血神蛛再拿点蛛丝离开,可是突然,一声惊异的大叫自人群中传出,那人发出的攻击突然失去了目标,本来是瞄准血神蛛的,可却偏离了方向扔向一个修士!那修士一躲,以为是那人故意放冷箭,愤怒之余想要反击的时候,自己也大叫一声,手中的剑砰的掉在地上,而那人也坐在地上不停的大喘着气!

这像是一个开始,惊异的大叫声此起彼伏的响起,倒在地上的修士喘着气平复体内气血翻涌的感觉,一运气经脉内就传出即将爆裂一般的疼痛,众人互相看了几眼,明白了现在他们的情况竟然是一样的,继而都惊讶的睁大了眼睛,显然想到了,一定是长天派之前就做了手脚!

“一定是松林的大雾!”有人突然说道。

“太卑鄙了!封了我们的灵力,却让我们对付这些嗜血的血神蛛,这不是要我们的命吗?”

众人的愤怒被一瞬间点燃,可是再多的不满也来不及发泄了,失去了主动的先机,那流窜在树林中的血神蛛已经将所有的网结完了,红色的蛛丝极其纤细,看上去就像一束束激光一般,只能在特定的角度发现,否则突然撞上去了也不知道!

两千多人被同时困在这里,再看那些蛛丝的时候,已经不是一件件未成的蚕丝铠甲了,而是一个索命的天罗地网!而此时那些等待已久的血神蛛似乎也知道这些人都是待宰的羔羊,飞一般的射出,主动攻击!

“卑鄙!不能让他们得逞!”

众人暗咒,既然经脉被封住,众人活动了下身体翻身站起,剑起各自的剑,有的换了品阶更加高的剑,不然想要在血神蛛的蛛丝下逃脱,就真的不可能了!

王紫也从地上站起来,手中拿着玄武趁乱塞给她的解药,但她并没有受那毒瘴的影响,果然,几乎没有毒是能奈何的了她的。

混战开始之后,玄武几人十种游弋在王紫周围,几人虽然都服了解药,但也都只用硬功夫对抗者无孔不入的血蜘蛛,真的一点法术都不用时,才发现这血神蛛果然难缠。

血神蛛的身体只有成人拳头那么大,腹部呈红色,背部是坚硬的甲壳,血神蛛的弱点在下腹的储丝囊,可血神蛛本来就那么点大,再加上它的速度对于现在的众人来说,是在快的有点离谱,想要在如此快的速度中准确的捕捉住它的弱点,几乎不可能!

卫子楚这边大开大合的跟血神蛛纠缠,躲避着血神蛛的蛛丝,偶尔瞥到王紫的时候,眼睛睁大,闪过惊讶的神色,但很快回神面对自己眼下的困境,脑海中却回想着王紫刚才诡异的速度和身形!

一直以来,他就知道王紫无论在法术和剑术上都是无人能及的天才,就连在华夏的时候,王紫的硬功也让他称奇,所有的动作几乎能一遍记住,而且能在自己擅长的基础上飞快的改进,可他刚才看到了什么?要不是他干肯定王紫的确没有用灵力,他简直不敢相信那样的速度和身法是不用灵力能够施展出来的!

卫子楚捏紧了拳头,身形猛然加快,发狠的刺进一个血神蛛的储丝囊,得了片刻的空档,再次看向王紫,那身法,简直太完美了!再快速的扫过了王紫的步法,无迹可寻!明明是在众人包围的圈子中,王紫却像是一个日行的影子,那身形转换间竟然丝毫捕捉不到她的轨迹!

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在那些速度奇快的血神蛛面前,王紫的速度比它们还要快,可想那些血神蛛怎么可能占得了王紫的便宜?卫子楚体内的血液有些沸腾,想看清王紫的步伐,可惜自己的火候还没到,参透不了,回头一定要请教王紫,这套步法简直让他痴迷!

没有灵力竟然也能做到这个地步,卫子楚脑海中飞快的过滤了很多东西,一个人强不止要法术强,剑术强,修为强,更要在任何场合下都强!就像王紫,无论环境如何变化,她都能出人意料的应付!

卫子楚回身继续对付血神蛛,堇色发带竖起的长发在身后甩出一个个潇洒的弧度,脸上多了些许通透的笑意,他心中只觉王紫总会带给他诸多的醒悟,在这一方面,从一开始卫子楚甚至是有些崇拜王紫的,他哪里知道,之所以王紫能如此从容,是因为她先一步遇到过没有灵力的绝望而已,在岩城地底的苍府,那才是真正的较量!

自那以后,王紫曾多次训练自己没有灵力时的反应,不光是速度、力量,还特意找不同等级的灵兽练过手,不断的尝试才有了现在的成绩,王紫最高的记录是完全封闭灵力的情况杀死一只神兽!

玄武的力量对付这些血神蛛本来是绰绰有余的,但考虑到他现在隐藏着实力,只能且战且退,制造假象,不过看到王紫那样出色的身法心中的自豪却不停的扩大,这就是他的主人,就是他的爱人!

而注意到王紫的人不仅是卫子楚几人而已,躲在暗处的人已经观察了王紫很久了。

“陈护法,那个女子该不会没有吸入毒瘴吧?”一人皱着眉头问身边的另一人。

“不可能,她周身并没有灵气波动。”陈护法很肯定的说道。

“那她这也太快了!就算我用尽神识观察,也记不住她的步法!按说,她那一系列的反应都应该建立在她的速度上,也就是她的步法上啊!”那人带着深深的疑惑,要知道他的修为可是天元期四层的!若那是法术,可能有口诀,他看不出来就算了,但这分明是纯粹的步法,他连这个都看不出来就不对了!

“我也看不出来。”并没有感觉到看不出来怎么折损面子,陈护法也说道。

“啧啧,两千个人里,能挑出这么一个宝来也算,能在这硬功上做的这么好,估计修为上也不差。”那人点着头说道。

“嘿!这事情是你能决定的嘛?给我盯好了,出了人命就晚了!这些血神蛛关的久了,现在狠着呢,咱们的任务就是等着差不多点的时候收场,别瞎操心!”陈护法一手拍在另一个人头上,手中拿着一个金色的葫芦,葫芦底部刻着一个‘卍’形的突然,要是被王紫看到了,肯定会惊讶,这葫芦跟她手中的一模一样!

而长天派内,还有一处地方密切的盯着这里的情况,只见那是一个巨大的房间,房间的格局却是十二边形的,而十二面墙上正同时上演着十二幅厮杀的场景,再仔细看时,这分明就是山中正上演的十二幅场景,其中一幅就是王紫那一批人面对的血神蛛!

“啧啧,这十二玲珑阵当真是妙极,能将相隔不远的这么多人完全隔绝在各自的领域,五行圣人真乃奇人啊!”一人感慨的声音响起,却见房内陈列着整齐的木桌和椅子,还有一些低矮的书架,像是一个现代化的监控场所,而此时也有不少人坐在这里观看十二个场所内的情况。

“那是当然,五行圣人的阵法乃当世登峰造极,可惜一代圣人竟殒命于恶魔地狱……”另一人也感慨道。

“感慨这些干什么,这阵法就不由天助,是天道不许的,你们看啊,哪个阵法天才不是刚刚名声显赫的时候就莫名其妙的陨落呢?阵法就不是正道,真不明白掌门和副掌门为何还把演阵院留着。”一个反对的声音响起,说的理所当然,而且振振有词。

“柯先生,五行圣人对长天派的贡献有目共睹,我长天派曾靠五行圣人的护山大阵度过大难,难道也是天道不许的?”一人笑着,客气的问道,但任谁都听得出那话却是针锋相对的。

“当然不是,百里先生怎可曲解我的意思?”那柯先生不悦的说道。

“呵呵,是我曲解了吗?”百里先生笑着道,似乎也不在意的样子。

“当然,阵法就算再厉害那也是曾经的辉煌,我们有则用,没有也有没有的用法,难道这护山阵法真的能让我们高枕无忧?哎,五行圣人的先去让大家都遗憾不已,然事实就是事实,我们何必执着于过去,就像演阵院,现在就是个、就是个废物收容所嘛!我们何必再留着,让长天派跟着蒙羞啊!”

柯先生突然变了语气,似痛心疾首一般说着,表情也恰到好处的纠结着,可这话一出,房间内几乎立刻蔓延起了火药味,就在有的人忍不住要说什么的时候,一声震天的呼噜声使得凝滞的空气突然破碎,随后继而连三的呼噜声不停的响起。

众人看向声源处,却见最后面几张桌子拼在一起,一人仰躺在那上面,还翘着二郎腿睡得正香,头上盖着一个破破烂烂的帽子,身上的衣服也不似在座所有人光鲜,而是粗布一般的衣服,像这样的装饰,着实奇怪了些。

不过被这人的呼噜声一闹,刚才的事情也好像没必要接上了,否则就是摆明了找茬了,刚才说话的那柯先生回头看了一眼,眼中几乎流露出厌恶的情绪,随即封闭了听觉,不想听见某人不雅的呼噜声。

“咦……”怪异的氛围中传来一人疑惑加惊讶的声音,那声调不停的上扬,很自然的引起了别人的注意。

“怎么了井缘?”那百里先生问道。

“快看快看!那女子……”

井缘指着一副影像中的情形说道,而那影像正是王紫所在的地方,而这井缘就是当天负责登记王紫的井缘,其实井缘倒是没有特意找王紫的身影,只是在刚才看到这边的异样,多留心了几眼,却见那人就是王紫!真是带给他不少的惊讶!

“那女子怎么了?”有人问道,同时也仔细看起来。

“这是,她没有使用灵力?!”百里先生看了出来,语气带着惊讶说道。

“是啊!绝对没有!”有人肯定的说道,派着那么多人盯着呢,怎么可能会有漏洞?

“那这个女子不简单,她的速度几乎快过了血神蛛,周旋在蛛丝当中,不出手则以,一出手定然会取一个血神蛛的性命!”百里先生赞叹的说道。

“是啊,那女子的步法几乎毫无规律,整个连贯起来像是一个快速闪动的影子,血神蛛是厉害,但也没有厉害不到能捕风捉影的地步!这女子是哪里得来如此精妙的步法,我竟从未见过!”有先生道。

“若是让这女子用现在的状态对付一个地元期的修士,两相缠斗,估计这女子也能毫发无损的纠缠一段时间。”又有人道,竟都是赞赏!

“我竟看不出她的步法。”井缘则直接的说道,不觉得这样有失他先生的身份。

“我想,不是你看不出啊井缘……”百里先生沉默了半晌,突然说道。

“那是为何?”井缘问道,眼睛却还是盯着那个鬼魅一般闪烁在影像中的女子。

“因为她根本就没有步法!”百里先生道。

“没有步法?!”井缘惊讶的重复道,收回视线看向了百里先生。

“她的步法在五十招之内都没有重复的,这你仔细记录便会发现,她能准确的击杀血神蛛,很有可能是她早已洞悉了血神蛛的运动轨迹,那么她的观察力一定是惊人的!在这样惊人的观察力之下,她的步法能做出几乎与思考在一个频率的反应,那么她的行动力也是可怕的!当然,最主要的是,这女子的身体素质一定远远高于一般的修士!”百里先生轻点着头说道,脸上爬上笑意,竟发现了一个天才!

“你是说……”井缘道。

“对,这女子跟一般的修士不一样,她可能很早就意识到修士不能完全依赖于法术和法器,从而锻造新的优势,竟在血神蛛的试探下被我们发现了!”百里先生说道。

“就不知这是哪家的小姐,修为如何,若是能将这女子收进我们院派,新弟子比拼定是一大主力啊!”有人好奇道。

“哈哈哈哈……”井缘突然笑道,不知说了真相后,这些同僚们会是什么反应。

“井缘你笑什么?莫非你知道这女子是谁?”百里先生疑惑的问道。

“不瞒你们说,我的确知道这女子是谁。”井缘道。

“那你还不说?难道是身份太尊贵,你还需要隐藏?”百里先生道。

“那倒不是,也不跟你们绕弯子了,说出来就怕你们不信,这女子啊名叫王紫,是三日前从仙界来的,而且……”井缘说道,果然看到众人不信任的眼神,但后来的话拖的长长的,直到众人都追着问了,他才接着说道:

“而且,应该是前不久才经历了九重雷劫,因为老高之前对这女子印象极深,当时她还是渡劫期,可三日前我登记的时候她已经是地元期五层了。”井缘说道。

“……这速度,不简单。”消化了几秒钟,百里先生才摸了摸短短的胡渣,眼中闪过精光,是仙界来的,那更好了,无主之人,更好训练不是?

显然别人也想到了,顿时看向王紫身影的眼神各有不同,井缘也笑,只是清隽的面容多了几分不正经,回想起当日王紫冷清的拒绝几人的样子,在场的各位同僚想什么,估计都不会如愿啊……

“差不都了吧。”又是半晌的沉默,一人说道。

“是啊,可别出人命了,往回退的人就让他们退,剩下的人马上分配解药,让他们继续走。”一人拿着一个传讯灵机,很快将消息传递了出去。

“哎,这次闹情绪的家族估计不少啊。”有人感慨。

“可不是吗?这次有点狠了,不过这是掌门好副掌门的意思,我们尽力完成才是。”有人道。

“嗯,剩下多少人了?”另一人问道。

“直接退了的又四分之一,还有不少人觉得我们耍他们,虽然过关了,也要离开的。”另一人答道。

“啧,太年轻……”一人感慨,世外域的家族实力强盛,每个人的修为都是年纪轻轻就很高深了,只可惜阅历不够,真的拿出些考验的时候,远不必外界的人坚韧。

“掌门估计也是这个意思,不能让年轻的一辈如此懈怠了……”有人说道。

“那好,只要是想离开的,都让他们走,我们只管善后!”居中的一人直接说道。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