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五十九章 长天派

此时正是下午的时候,长天镇内更比上午热闹了些,街道两旁的店铺客人也比其他时间多,这时,却见往来的路人视线都集中向了一处,很快跟身边的人窃窃私语,但在遍地都是地元期以上修为的人,哪里存在什么悄悄话,若是有心,周围的每一言每一语便尽数落在耳中。

顺着那些人的视线看去,却见三个风华出众的男子陪同一个女子走在大街上,在世外域见到气质上乘的男子不算稀奇事,只是这三人着实太让人惊艳,一个身着玫瑰红丝绸衣衫的男子,未见其面,就被那浑身的妖冶夺去了魂魄,长及腰际墨发散在身后,在肩膀处弯出一个很自然的弧度,锦缎一般的墨发更衬得那人肌肤莹白如雪,

而最妙的是那人的容貌,一颦一笑都如惑人的妖精,狭长的凤眸每一转都流动着风情,嘴角上翘的弧度随时都保持着妖冶的笑,而那人身量八尺有余,妖冶却不女气,惑人的笑容下偏偏好像时刻都暗藏着危险,一种带着危险的诱惑冲撞着人们的视线,让人明知危险却忍不住深陷。

另一个男子是个特别让人舒服的男子,身着堇色的长衫,同系堇色的一根发带将墨发高高的束在脑后,光看着那男子爽朗的笑,跑前跑后精力旺盛的样子,就让人忍不住放松。

第三个男子,紧紧的跟在一个女子身后一步外的距离,玄色的锦衣应和着他身上冷傲的气场,在他走过的地方,似乎连空气都冷了几度。

人们不由的看向居中的女子,若不是好奇如此让三个男子簇拥而行的女子是何方神圣,众人估计不会注意到这样一个人的存在,那像是隔绝了一个世界,等你找到参照物的时候,穿过那无形的隔绝地带,才惊讶的发现,如此人潮汹涌中,竟藏着一个那样绝美的女子!美的让人瞬间忘却了所有能够形容的词汇,即便是用了最华丽的辞藻,也难说出那女子风华之一二!

那女子的装扮再简单不多,一身黑衣劲装包裹着凹凸有致的身材,修长的身体在腰际分割了一个完美的界限,那女子是少见的短发,柔软的碎发会随着走动间擦过的风轻轻起伏,碎碎的刘海拂过眼睛,遮住了让人遐想的神秘,直到那女子走过,路人的脖子扭到了最大的程度,脖颈处传来阵阵拉伤,路人才惊觉,不管男女,他们竟看一个女子看的如此失魂!

当一个女子美到让所有人嫉妒的时候,这个女子就是真美,而当一个女子美到让女子都爱慕的时候,这个女子已经超脱了美,那是一个世人不曾达到的境界。

“她是谁……”

“世外域何时出现了这样的女子?”

“长天派的新弟子已经陆陆续续到齐了,难道二十八个家族内尽然雪藏了这样一个女子?”

“若能得如此女子相伴左右,用长生不老的仙途来还在下也在所不惜!”

“天哪!为什么会是女子?我可不可以喜欢女子?”

“小晶小晶我先到了,这女子十有*是长天派的新弟子,后天一大早我们就去长天派盯着,看看他去哪个院派,到时我们就报哪个院派!”

人群中顿时炸开了锅,不仅是男子,就连女子都激动的说着,声音不加抑制,有的人不远不近的跟了好远才依依不舍的离去,本是因那三个男子而起的探寻,却是因那女子蔓延的无边无际。

慕千厷不动声色的观察着路人的神色,那些杂乱的声音也进入落入耳中,小紫紫本来就是世间无一的完美,这些人只是见了容貌气质就欲罢不能,若是知道她一分半分才华岂不是得跪着把心捧上来?他不介意让小紫紫的好让天下人都知道,那是小紫紫该得到的荣耀,但若是动了别的念想,他是断断不会允许的,小紫紫身边的男人已经够多了……

“王紫殿下,进了长天派后,除非是门派的任务,否则是不让下山的,而且长天派的男女修士分两处仙山安置,到时候我们能在一起的时间恐怕很少诶。”卫子楚倒着走,停下了滔滔不绝的讲解,突然情绪有些低落的说道。

“唔,也不是见不到。”王紫看向卫子楚,本是想安慰的,只是说的有些生硬。

“对,最起码我们还在一个地方啊,比起之前我们在修真界的时候,这已经好多了,只是王紫殿下一个人住进那么多女修士的地方,我不放心啊。”卫子楚摸着下巴担心的说道。

王紫一顿,慕千厷则干脆笑了起来,就连一直沉默的李战也抬起眼帘瞟了一眼卫子楚,王紫摸了摸鼻子,颇有些无奈,她跟女修士住在一个地方,卫子楚又什么好不放心的?而且听他的口气,好像她跟一群男修士住在一起才算是正常?

“喂喂死妖精你笑什么啊,女人都很坏的,谁知到会不会突然就给王紫殿下下绊子啊,我的担心很正常好吗?”

卫子楚说道,只是自己这话刚说完,四周就一阵莫名的冷气夹杂着杀气,卫子楚眼睛转了一圈,这些路人不好好走路偷听他说话干什么啊?不过也不敢再多说‘女人很坏’的言论了,不然招了更多仇恨真的去对付他家王紫殿下可怎么办?

不知不觉,在长天镇的主干道路上,几人竟走到了尽头,店铺茶楼自此而至,前方是一条于之前道路三倍宽的路,一直在一百米外向左拐去,而那方向就是长天派山门脚下,出去对门派的尊重,所有生意人自此止步,不会轻易踏上这条路。

“从那拐进去,要翻越几座高山才会看到真正的长天派。”卫子楚指着前面的路说道。

王紫看去,疑惑于卫子楚所说的‘翻越几座高山’,从这里看去,七个起落就能到长天派啊。

“小紫紫,这长天派看着近,但长天派周围的山中都布有疑阵,让人摸不透长天派究竟是何不惧,就连那最明显的参照物、历练塔也不一定真的就在哪个方位,千厷也是从收集来的资料得志,小紫紫是懂阵法的,仔细琢磨琢磨,定然会知道其中原委。”慕千厷似乎知道王紫的疑惑,轻笑着解释道。

“就你会说,抢我的话!”卫子楚哼哼道,不爽慕千厷总是在关键时候出声。

“唔。”

王紫点头,如果真的是疑阵的话,那布阵之人真有些本事了,来的时候随没仔细看,但在仙鹤背上也稍微观察了长天派的布局,丝毫看不出有阵法混乱视觉的感觉!长天派如此大,若是真用阵法,定是大型的阵法,她很容易就察觉到的,可想这其中的阵法并不一般了。

王紫五指动了动,一股极细的能量自手中涌出,那是五行能量,王紫控制着五行能量从地面快速的蔓延至山脚下,五指快速的动着,果然在山脚下发现了阵法,但也只是发现而已,这样的大阵她还不到用一点五行能量就探测出来的。

“山中的阵法有多久了?”王紫问道。

“应该有三百多年了,是长天派副掌门五行圣人留给长天派的最后一套阵法。”卫子楚抢先说道,好不容易碰到王紫感兴趣的话题,不能让死妖精再抢了去。

“五行圣人?”王紫抓住字眼惊讶的看向卫子楚,五行圣人竟曾是长天派的副掌门?长天派为世外域六大家族手中培养人才的重要场所,竟然会有五行圣人这样的外人存在?而且担当重任?

“对啊,王紫殿下知道五行圣人吗?他也是凡间界来的,而且在世外域的成就颇为不凡,长天派七大副掌门之中,唯一一个非世外域六大家族担任的名额就是五行圣人,只可惜后来五行圣人前去修真界与魔界大战之后再也没能回来,但这套护山阵法却是自他离开以后,从未换过,因为再也没人能布的出如此完美的阵法了。”

卫子楚说道,当初得知这样的事实的时候也挺惊讶,一个凡间界来的人能混到如此举足轻重的地位,的确是让人难以置信,但要说再也没有人能布得出如此完美的阵法,他确实不信的,他家王紫殿下就一定可以,就算现在不可以,以后也没问题!

王紫点点头,再次听到五行圣人的消息竟然关于长天派的,好想从进入那个五行空间,后来的诸多事情都多多少少的牵涉到了五行圣人……

“长天镇内夏家的驻地在什么地方?从事什么生意?”暂时将五行圣人的事情搁置下,等挑个时间她仔细问问机械兽才是,现在王紫想到了另一个问题,刚才一路上卫子楚给他介绍的街道上所有的店铺,唯独没有夏家的。

“……夏家啊、就是这个,灵茶社。”突然听到王紫提到夏家,卫子楚快速的看了一眼慕千厷和李战,慕千厷和李战又不约而同的看了一眼王紫,卫子楚顿了顿,才伸出手,指向道路尽头一个别致的店面。

王紫将三人的神色看在眼里,三人一瞬间的紧张哪里逃得过她的眼睛,她从未跟三人提起过她跟夏家的关系,倒不是不说,而是还没来得及,但现在看来,他们更像是已经知道多半的。

“这也是乐九猜到的?”王紫问道,看向最不会掩饰的卫子楚,果然,卫子楚眼神飘忽着,支支吾吾的点头了。

“小紫紫,乐九师傅又不是天命者,能猜到的只是皮毛,你一直以来到世外域的心那么执着,乐九师傅有这里的根基,仔细联想不难猜出一二,若是小紫紫保留着什么秘密,大可放心,乐九师傅还没想到那一层,就算想到了,乐九师傅也断断不会说出去。”慕千厷揉了揉王紫的发顶,垂眸笑着说道,让王紫宽心。

“进去看看。”对慕千厷的话,王紫没有多说,她并不觉得乐九会真的猜到什么,鬼瞳天命者都无法知悉她的前尘往事,何况是别人,她只是好奇于乐九对她的事情如此放在心上而已。

“小紫紫……”慕千厷唤道。

“王紫殿下,现在天不早了,我们要不先回去吧,我哥也快回来了。”卫子楚则干脆跳到王紫面前拦着说道,但很快讪讪的收回来张开的双臂,心里骂自己是不是傻了,这不明摆着不然王紫去吗?而且看这那边还半挂在西边的太阳,恨不得抽自己一巴掌。

“乐九不让我找夏家?”王紫想了想,只能是这个可能性了。

“不是啊……”卫子楚连连摆手。

“小紫紫,若你真的跟夏家有渊源,见夏家之人我们还是从长计议为好。”慕千厷侧头看着王紫,仍旧端着妖冶的笑,这话却是传音说的。

王紫看了看三人,何以如此激动?是不是把她想的太冲动了?心中叹息一声,也许是吧,若是放在十几天前,或许刚来到世外域她就会第一个找上夏家,毕竟那里有她找了两世的母亲,绝不可能在长天镇安静的待一分一刻,但直到那次卫子谦的‘死’和九爪孽龙的出现,虽然都是虚惊一场,但却真真实实的让她意识到自己还是如此的弱……

如果现在闯进夏家,不但找不到母亲,弄不好会将她自己连同慕千厷他们一起牵扯进来,她总以为她有足够的能力保护他们了,可是那天卫子谦身体在她怀中消失的时候,她第一次觉得自己竟然那么自大、那么幼稚!

直到那个时候,她才懂,两世为人,她只知道杀戮,只知道报仇,她从未怀疑过自己走的路,从未怀疑过自己的决定,因为她从出生以来就是一个人,一个人面临不停的生生死死,没有人会纠正她的决定,没有人会伸出援手,可现在呢,她竟一直忽略了致命的一点、她不再是一个人了!

她有除父亲母亲之外不可割舍的人,她做的任何决定都不能那么任性的由着自己任性了,以前她可以毫无顾忌的淌在生死边缘,可现在呢,她怎么能拉着这么多人陪她?她又如何保证自己面面俱到,在自己杀戮的同时保护好身边的人?

前世她有九幽,帮她处理好身后的尾巴,今生她碰到的玄武、慕千厷、卫子楚、李战、穷奇、青龙、腾蛇,他们几乎无条件的相信她说的每一句话,贯彻她每一个决定,他们肯为她出生入死,她真的要拿着他们的命去赌吗?说好了不分开,她就要负责到底!

不管他们到有多厉害,她也要靠自己的力量站在夏家!

“只是看看,你们放心。”王紫放轻了声音,想让他们相信现在她的情绪很稳定。

“好,只是看看。”李战鹰眸看进王紫的眼中,一秒钟后,抬手示意卫子楚让开。

“呵呵,买些灵茶而已,何必如此纠结。”慕千厷笑道,性感的声线缓慢的说道,好像的确是他们太紧张了。

卫子谦眉头纠结了一瞬,转身先行开路了。

“几位相要些灵茶还是灵茶种子?”几人刚刚走进店内,就有一个清秀的女子迎上来问道,端着七大好处的热情和客气问道,看到来人资质出众也没有露出惊讶,倒是有些心性。

“灵茶。”王紫抬眸看向那女子,说道。

“……请跟我来,这里都是本店的灵茶,各种品阶的都有,若是仙子看中了哪些,我可以帮您泡一些尝尝。”

那女子淡雅的微笑在看到王紫的眼睛时明显的僵了一瞬,之一晃神,很快回过神来做了个请的手势,带着几人来到一个里侧货架旁,这里的货架都是只到人腰际的矮架,灵茶都分门别类的封在玉盒中,只是玉盒的盖子都是透明的,客人一看便知。

王紫绕着矮架几乎把所有的灵茶都看了一遍,眼神在形状各异的茶叶上掠过,这些灵茶不下几百种,王紫对茶是知之甚少的,灵茶在仙界是一门很深的学问,到了地元期的修士一般很少使用五谷肉食之类,但灵茶却是万万不可少的,一来是修身养性的绝佳之物,二来灵茶中蕴含着天然的灵力,堪比灵丹妙药。

而此时王紫心中却是想着别的事情,这灵茶社至少有一百五十平米,分成四个区域,分别是灵茶区、灵茶种子区、茶具区、品茶区,茶具区后面是一道通往二楼的楼梯,一楼只有这个跟着她的女子,这女子虽也沉稳,但一看便是训练出来的,多半是这里的店员而非夏家人,本想能见到几个夏家的人,听点无关紧要的消息也罢,却是没机会了。

王紫看了看那楼梯,罢了,不见也罢,打消了去二楼的想法,点了几样灵茶让身后的女子装起来,离开了灵茶社,萦绕在心头几许莫名的情绪,让对那些玲琅满目的店面完全没了兴趣,几人径自回了半山腰的宅子。

“方才来的是谁?”而在王紫几人离开后,那接待的女子来到楼上,刚站定就传来一个温声询问。

“是月前突然来到长天镇的慕千厷、李战、卫子楚,还有一个女子……”那女子低着头,回答的语气中带着恭敬,眼睛盯着地面上的一点,一来是因为她不敢造次,二来是、那样的男子,她真的不敢多看,每多看一眼,都会在她的心脏周围多加一层牢笼。

“是何女子?”温和的声音问道,那声音一入室内飘渺的茶香,新人心脾,让人不由自主的放松、沉醉……

“是个很特别的女子,雨梅说不上来。”女子回想到那双漩涡一般的眼睛,沉的让人跌进去就再也出不来,语带疑惑的说道,虽不想瞒主子,但却真的无法形容。

“你下去吧。”那温和的声音说道。

“是,雨梅告退。”女子道,身形退至楼梯口,这才转身下楼。

而二楼靠窗的位置,地面上铺着洁白的绒毯,一方矮桌放置在绒毯中央,那矮桌上摆放着一套青花瓷的茶具,茶叶在一双骨节分明的手反复的冲洗下散发出阵阵茶香,带着浅绿的茶水倒进那瓷白的茶杯中时,一直专注于沏茶的男子才轻轻的放下了手中的茶具,抬眼看向了已经渐渐消失在视线中的几个身影,能一袭看到居中行走的女子窈窕的黑色背影。

那男子漫不经心的垂眸,好像何时都惊不了那双湖水般明澈的眸子,那男子抬手端起还冒着热气的茶杯饮了一口,雪白的宽袖铺展开,两根翠绿的竹节栩栩如生的镌绣其上,如此看着,便仿佛能闻到那竹叶上雨后新晴的清爽。

玄武在天完全黑了之后才回来,而且给李战几人传递了几个凝重的眼神,王紫装作没看见,既然玄武不打算让她知道她就不会去插手,卫家宗祠的事情一定不会是小事,也是,能牵扯到世外域,怎么会是芝麻绿豆大的事情?

王紫本想着寻了合适的时间把夏家的事情告知几人,但是看现在四人手头卫家宗祠的事情还未摆平,那夏家的事情晚一些说也无妨。

三日的时间很快就过,玄武四人一直在轮流奔波着卫家宗祠的事情,在进长天派之前他们必须把手头的事情安顿妥了,但最少也会留一个人陪着王紫,王紫本想说不必,但太清楚就算她说了几人也不会同意的。

……

第三日一大早,刚刚踏出房门的王紫几乎立刻就感受到了异常兴奋的长天镇,从半山腰向下看去,涌动的人群都是朝着长天派脚下而去,距离长天派山门开启的时间还有三个时辰,可长天派脚下的几条马路已经挤满了人群。

“啊哈哈,我莲生终于自由了!”一声兴奋的有些过头的吼声从隔壁的院子传来,震的头顶飞过的仙鹤在空中晃了一下才稳住身形继续飞走,王紫几不可查的叹了口气,离开了院子。

“哈哈哈,主人我回来了!没有我在的这三天是不是像过了三年那么久?”王紫走进主屋的时候,莲生竟然已经翘着二郎腿先坐在那了,看到王紫之后马上跳起来说道,天知道这暗无天日的三天,他是多么想他的亲亲主人啊!

“他的神识好了?”王紫推开使劲儿凑过来的头,无视那双眨的频率超高的猫眼,侧头问玄武。

“是啊,好了。”玄武道,要仔细听,就能听到那声音里微微的遗憾。

“是啊是啊,多亏了子谦医术高明啊!主人我们也快去长天派吧,那下面热闹啊!”莲生兴奋的说道。

“晚点去。”王紫再次无视那双星星眼,头也没抬的说道。

“……晚点去也好,主人才不跟他们挤。”莲生肩膀一耷拉,可惜的看了看那摩肩接踵的热闹场面,言不由衷的说道。

“你想去就先去啊。”卫子楚说道,很不适应的看着莲生,总觉的这人脑子不太好使。

“我怎么能丢下主人先去!我莲生可不是那样的人!”

莲生猛地抬起头低声喝道,卫子楚刚刚捏在手中的灵果pia的掉在地上,嘴角抽搐的看着莲生‘义愤填膺、慷慨就义’似的模样,仿佛还能看到他根根倒立的长发,他只是说了一句让他先去长天派,又不是让他送死!

“你的身体还没大好,不要激动。”

玄武温和的说道,笑的也很温和,手指起落却是丝毫不拖泥带水,弹出的能量钻进莲生身体,刚刚还活蹦乱跳的莲生身体一软,倒进了宽大的椅子里,只剩下那双圆溜溜的猫眼可以转,使劲儿的瞪着玄武,可是瞪的他的眼珠子都快掉出来,玄武愣是没看他,莲生眨了眨眼睛,猫眼蒙上了一层水雾,扮可怜的看向王紫。

“好好休息。”王紫动了,就在莲生以为他家亲亲主人会给他解开定身术的时候,却见王紫的手只在他头顶顺了顺,像是给小动物顺毛一般,还说了让他彻底没了希望的一句话。

“小紫,进入长天派你打算选哪个院派?”没了莲生的闹腾,玄武才问道,自他们来到世外域之后,这算是几人第二次都聚在一起。

“唔,我想选、演阵院。”王紫回想了了长天派的院派,说道。

“演阵院?为什么啊王紫殿下?虽然你喜欢阵法,但是演阵院绝对不是一个学习阵法的地方,如今的演阵院是连长天派都不管的院派,在哪里学不到东西的。”卫子楚疑惑的说道,这些他之前都跟王紫说过的。

长天派由世外域六大家族合力打造,所有的权力集中在六大家族中,如今长天派的掌门是宇文家族的宇文华,掌门下设七个副掌门,分别为长孙琦,史烨,史文斌,宇文乾,曲南荫,尤礼,夏温竹,副掌门下设刑堂和护法,刑堂和护法都是由二十八个家族的人抽调人选担任。

因为长天派的权力几乎完全掌握在六大家族,因此并没有设立牵制掌门的长老会,只有配合掌门命令的刑堂和护法。

再下来才是长天派八院,分别为道兵院,药王院,天工院,荡魔院,御兽院,符宝院,传动院,演阵院。

若放在三百年前,长天八院叫起来自然没有问题,但放在现在,已经有不少人擅自将长天八院叫成了长天七院,是在是因为演阵院已经相当于名存实亡了,没有了五行圣人的教授,再没有人能够担任得了演阵院的授课先生了啊!

“虽然小紫的拥有的功法很齐全,但长天派的道兵院自古都是口碑极佳的,也有不少强者出自这里,道兵院的先生也远比其他院派的先生修为高深,小紫不考虑一下吗?”玄武建议着说道,长天八院只能选择其一,还是希望王紫慎重一些。

“而且过段时间会有门派内的派系比拼,胜出的院派可以得到掌门的奖励。”卫子楚也劝道。

“我知道。”王紫看着试图劝说她的几人说道,几人一听王紫这话,那接下来的话不用王紫说他们也知道了,肯定依然是去演阵院。

“五行圣人创造的派系,定不会完全消失,只是继承的人不会用而已。”王紫眨了眨眼,解释道,省得几人再为她操心,其实对她来说,选哪个派系都没有多大差别,倒不如选她喜欢的。

“可是……我们晚上不在一起就算了,白天上课也不能在一起。”卫子楚闷闷的说道,就差对手指了,他们几个必然是选择道兵院的,有顺尧师傅的嘱咐在仙,他们不能跟着王紫去演阵院。

“我有时间去看你们。”王紫说道,只能这样了。

“一定要啊,不然我会特别特别没心情练功的。”卫子楚使劲儿点头,演阵院根本不上课,王紫能去看他那再好不过了!

在莲生眼睛的不知道眨了几百下的时候,玄武终于‘善解人意’的加开了他的定身术。

“我要去演阵院!我要跟着主人!”莲生已得到自由,马上运气护住自己的经脉,然后高举起一只手说道。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