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五十七章 不再分开

李战带着王紫飞进半山腰的一处宅子,径直落在主屋,诺大的宅子只在主屋外见到一个男子,可那男子也在李战的示意下风一般消失了。

“等了你很久。”李战放下王紫,鹰眸深深的看进王紫的眼中,像是用灵魂在交流,半晌才传来李战低沉的话语。

“以后不分开了。”王紫迎着李战的视线,李战变了很多,但他专注的眼神从未变过,直到二人站在如此近的距离,王紫才确定了,一直以来不时萦绕在心头、那名叫‘想念’的情绪。

放在王紫腰际的手一紧,李战鹰眸内似乎涌动着什么情绪,最终化作一抹笑意一闪而过,快的让人捕捉不到。

“不准反悔。”李战轻轻开口,却是不容置喙的语气。

“唔,不反悔。”王紫点头。

“你们在说什么啊?王紫殿下,我好想你的,想你想的吃不下饭睡不着觉啊!你都不知道这几十年我是怎么过来的啊!好不容易来仙界了吧,师傅又只派我哥去找你,明知道在一个地方却见不到,那比像隔两个界面都难熬啊,关键是我哥他使坏,来了世外域也不通知我们,害的我那个抓心挠肺啊……”

这边温馨的氛围没有维持多久,一个大嗓门横插了进来,李战放开了王紫,卫子谦立马就扑上来给了王紫一个熊抱,一个比王紫高出许多的大男人,整个把王紫罩在自己的身体里,可惜这熊孩子太激动了,也不看自己把王紫捂成什么样了,也不怕他家王紫殿下呼吸不畅啊!

“拱什么呢,你谋杀啊!”不等王紫动手,玄武快几步走进门,一手捏着卫子楚的脖子把他揪开,跟进来慕千厷带着王紫一转,两人落在了一旁的椅子上,王紫就那么被安置在了慕千厷腿上。

“哥,你干什么,你怎么帮那个死妖精!”卫子楚大叫,眼看手里王紫就那么被慕千厷抱走了,卫子楚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

“安分点呆一边去!”玄武抽了抽嘴角,他顾着抢救王紫,没顾到慕千厷捡漏。

“……我还没说完呢,我跟王紫殿下的话三天三夜也说不完啊,话说哥啊,你这次回来怎么这么凶?”卫子楚稍微平复了点激动的心情,也不往王紫那扑腾了,就是眼睛冒火的瞪了一眼慕千厷,然后回过头奇怪的上下打量玄武。

慕千厷刚刚整理好王紫乱七八糟的头发,按着王紫不让她站起来,下巴搭在王紫肩膀上,也疑惑的看着玄武,李战转身坐下,鹰眸看过来,等着玄武解释。

“说来话长。”见这么快所有人的视线就集中在自己身上,玄武也坐下,喝了口茶才说道。

“那就长话短说啊,哥啊,你现在是什么修为,怎么还高深莫测起来了?”卫子楚趴在桌子上问玄武。

“身为上古四大神兽之一,玄武的修为不高深莫测那一定不合适啊!”一个声音吊儿郎当的说道,几人看去,却见是那个玄武提着来的男子,现在大大咧咧的坐在椅子上,双腿交叠一直抖啊抖的,当然这人就是莲生了。

“谁是玄武?你又是谁?”卫子楚奇怪的说道,看着那跟一滩泥似的摊在椅子里的莲生。

“我啊,在说出我的名讳之前,你必须调整一下呼吸,以防被我的名讳吓得不敢出声。”莲生晃着腿说道。

“没关系,你说吧。”卫子楚一笑,抬了抬下巴让莲生继续。

“一手郜金册,一手春秋笔,断史圣手莲生,就是在下!”莲生晃着脑袋说道,斜睨着眼等着卫子楚惊讶的模样,可卫子楚的确惊讶了一瞬,接下来说出的话却是差点让莲生内伤。

“哈哈哈……我还以为断史圣手莲生是个多么风度翩翩的世外高人呐,要不是你自己介绍,我还以为见到乞丐了呢,失敬失敬,在下卫子楚,没什么名号,就不介绍了。”卫子楚一笑,装模作样的拱了拱手。

“咳咳咳……”莲生一口气卡在喉咙口,迅速低头看了看自己,哪里像乞丐了啊?哪里哪里啊?

“子楚,安排个房间让莲生去休息。”玄武说道。

“哦,凯风。”卫子楚点头,朝外面唤了一声,刚才风一样消失的男子又快速的出现在了房门口。

“主子。”凯风低头唤道,身着一件铁灰色长衫,看着挺斯文,中规中矩的行礼,低着头看不出样貌。

“你把这位客人扶下去休息。”卫子楚道。

“是。”凯风回道。

“诶谁说我要休息了!我都休息了一路了,不需要再躺床上啊!”莲生双脚抬起网椅子里一缩,手抓着扶手说什么都不走。

“莲生,快去,还有三天进长天派,在那之前你必须养好身体。”这时王紫开口道。

“……好,听主人的。”莲生瓮声瓮气的说道,他可以不听别人的,但绝对不能不听他家亲亲主人的!

“他身体还有伤,切记不能离开床榻半步。”在凯风带着莲生刚刚走出门的时候,玄武的声音从后面响起,莲生脚下一滑,还好有凯风扶着才没有摔个狗啃泥。

“他真的是莲生?”等莲生走了之后,卫子楚奇怪的问道。

“是。”玄武点头。

“玄武是怎么回事?”李战看着玄武,开口问道,卫子楚和慕千厷的视线也聚焦在玄武脸上。

“玄武就是我,我就是玄武。”玄武说道。

“……哥,你开什么玩笑?你是玄武?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你出去晃了几个月一转眼变成上古神兽了?不要这么吓我们把!”

卫子楚惊讶的站起来,使劲儿盯着玄武的脸,希望在那脸上看出是开玩笑之类的痕迹,可是没有,那样子要多认真有多认真,而且卫子楚的眼神突然停在玄武眉间的一抹黑色上,这玩意儿也不像是画上去的啊。

“小紫紫,子谦说的是真的?”慕千厷在王紫耳边问道,不知是故意还是无意,出口的热气不停的往王紫耳朵里钻。

“唔,我们在慈海巧遇了玄武的真身,子谦的灵魂破开身体跟玄武身魂合一,子谦就是玄武。”王紫不由得躲了躲,好听的声音解释道。

“……所以,子谦变成兽了?”三人都沉默,似乎在消化这个信息,从王紫口中说出的话,他们已经相信了十分,半晌,慕千厷低低的笑了起来,说道。

“哥你现在真的是玄武了?你你你变出本体让我看看啊!是不是一只乌龟跟一条蛇啊?那是乌龟比较厉害还是蛇比较厉害啊?还有你现在是什么修为啊?对了对了,你是第几代玄武,该不会跟青龙是一代,然后都曾是宿雨的手下?”震惊过后,卫子楚却是噼里啪啦的问出一堆,睁着很好学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玄武,等着他回答呢。

玄武眉心跳了跳,嘴角抽了抽,竟无言以对……

“哥你倒是说话啊,你说这事要是让卫家老祖知道,他是该哭还是该笑啊?”卫子楚催促着说道。

玄武揉了揉眉心,从来没有觉得卫子楚如此聒噪过……

“小紫紫,那子谦现在是你的契约兽喽?”

慕千厷狭长的凤眸一转,看向近在咫尺的王紫,眼前就是朝思暮想的容颜,那般美的让人窒息,果然,再多笔墨,再多颜色都难以描绘她的美,慕千厷唇角勾起,只要他轻轻一动,就等吻上那片日思夜想的唇。

“唔。”王紫点头。

“契约兽!”卫子楚不淡定了,几乎是跳起来说道,李战鹰眸内也闪过诧异。

“好了好了,差不多点够了。”玄武无奈的说道,想让咋咋呼呼的卫子谦赶紧安静下来,心想,以前的兄弟中没有像卫子楚这样性格的人,真想不出卫子楚是谁的转世,或者他根本就不是?

“哥啊,这么大的事情我怎么淡定啊!”

卫子楚把自己扔进椅子里,牛饮似的喝了一壶灵茶,灵兽啊,那意味着可以跟王紫殿下分享所有所有的空间和时间啊,而且再也不要分开,这样的话,做个灵兽好像比做人强多了啊!而且这灵兽还是玄武!这么牛叉闪闪的身份,为什么没让他赶上啊!这么想着,卫子楚的眼神马上就变的幽怨了。

“这次在路上,除了我的灵魂跟身体重合之后,还碰到另一件事。”过了好半晌,见几人的情绪都恢复平静了,似乎已经完全接受了卫子谦就是玄武这一事实,只是这里边的细节,事后他再慢慢讲吧。

“什么事?”卫子楚问道。

“我们碰到了朱雀。”玄武道。

“上古四大神兽,朱雀果然也出现了?然后呢?”慕千厷挑了挑眉,拿不准玄武想要说的是什么,示意他继续说。

“穷奇跟他交过手,只是被他跑了。”玄武又道。

“等等等等……你说朱雀跑了?青龙呢?他们不应该哥俩儿好吗?朱雀跑什么?哥,你把我绕晕了,敢不敢一次性把话说完啊。”卫子楚听得云里雾里,看着玄武说道。

“小紫在落霞山解开了朱雀的封印,可封印解开之后才发现朱雀本体内生出了残魂,朱雀趁几人不备夺路而逃,后来在慈海又让他逃了,很快他应该也会出现在世外域,目标是缥缈峰的煅魂水,朱雀是一定要抓的,但现在我有另一个担心……”玄武喝了口茶,将事情的原委简化了道来,说完,眼神看向慕千厷。

“我有什么好担心的?”慕千厷下巴搭在王紫肩上,漫不经心的说道。

“对啊,死妖精有什么好担心的?”卫子楚说道,‘死妖精’仨字儿几乎是磨着牙说出来的,慕千厷的胸膛贴在王紫后背,那享受的模样让他看着就来气。

“因为你体内的灵魂应该就是朱雀真正的灵魂,朱雀的残魂来到世外域,一定会找你下手,而你现在还不是他的对手。”玄武把剩下的话说完,却让在场的几人神色瞬间都变了。

慕千厷嘴角的笑一滞,凤眼微眯,似乎在考虑这件事情的真实性,接受卫子谦是玄武这件事并不难,但放在自己身上则有些勉强了。

王紫也诧异于玄武的话,之前玄武和青龙并未提及此事,王紫一转头,唇瓣却好巧不巧的擦着慕千厷脸颊而过,留下一道柔软而灼热的痕迹,这一动作立马唤回了慕千厷的神智,凤眸中的笑意加深,眼尾翘起的弧度带着莫名的诱惑,下巴一台,轻笑的嘴唇印上王紫的唇瓣,舌尖伸出在王紫唇上快速的扫过,又快速的离开。

王紫一顿,精致的面上在自己不知道的情况下微微泛红,顿时引来了几双痴痴的视线。

“小紫紫,你别做出这样的表情,千厷可是经不起诱惑的。”慕千厷欣赏着王紫的变化,面上保持着妖冶的笑,心中却欣喜王紫没有拒绝他的举动,一瞬间心情都飞扬起来了。

王紫眨了眨眼,转过了头,在他们面前,她的心绪越来越不由自己控制了,自打决定让自己敞开心扉去感受他们的感情的时候,心如止水便跟她再也没有关系了,她说不清那是什么感觉,就像现在,她的心不由自主的失去了节奏,她想从慕千厷腿上下来,让自己冷静一下,却强迫自己不要动,她几乎可以肯定,若是她动了,慕千厷眼中的笑意也会垮下来。

“咳咳咳!死妖精,现在是说你那身体里装的可能是朱雀的灵魂,麻烦你认真一点!”卫子楚故意很大声的咳嗽了几声,让那个得寸进尺的人注意正题,他绝对不承认,他是嫉妒慕千厷偷香成功的!

“好事啊,若我是朱雀,岂不是跟子谦一样,可以跟小紫紫契约喽?”慕千厷漫不经心的开口。

“在你跟小紫契约之前,你还得有命夺回朱雀的本体,否则不仅朱雀的残魂会威胁到小紫,你也会成为他的快餐!”玄武幽幽的说道,提醒慕千厷他没抓住的重点。

王紫脑海中快速的一转,慕千厷的灵魂是朱雀,依据……应该是因为慕千厷的本命火焰,那类似于本命妖火的火焰?再者宿雨会把玄武的灵魂放进人间界的轮回,当然朱雀也有可能啊,而且腾蛇也是在凡间界找到的,王紫突然看向李战,自然而然的联想到李战是否也是其中之一?最早契约轩辕剑的人,有最大的怀疑。

李战几乎立刻就抬起了眼帘,迎接着王紫的视线。

“那李战是不是白虎?”王紫问道,给本来就够紧张的几人又扔出一个信息炸弹。

“是。”玄武点头。

“你怎么知道?”李战问道,相比起慕千厷,李战似乎更随意了一些,或者从他契约轩辕剑开始,他和白虎冥冥之中的牵扯让他更容易接受这一点,如果真的是事实的话。

“在凌霄郡,你跟小紫一起迎接屠魔劫的时候,青龙曾看到你身体中出现白虎的虚影。”玄武解释道。

王紫诧异,当初她忙于应付屠魔劫,当然没有在意到这个,那照现在的情况,上古四大神兽都已经出现了?青龙玄武已经身魂合,朱雀这里有些麻烦,白虎的本体还没有眉目,其中三人竟是卫子谦、慕千厷、李战!那么卫子楚呢?

“……那我呢?”卫子楚愣愣的说道,那三人都是上古神兽的信息堆在心里没有消化,就条件反射的问道,只觉的现在一看,他要不也是一个什么灵兽的、反而奇怪了啊!

“不知道。”玄武看着卫子楚说道。

“……”卫子楚没话了。

“朱雀会先来找我还是先去缥缈峰?”半晌,慕千厷问道,若他真如玄武猜测的是朱雀的灵魂,他也必须做出准备不是?

“应该……先去缥缈峰,朱雀现在来是势单力薄,他应该不会光明正大的找上来,而是先巩固好自己的灵魂,然后伺机找你。”玄武道。

“缥缈峰啊……”慕千厷念着这几个字,凤眸垂下,不知在思索什么。

……

玄武带回了这么大的事情,几人消化的时间着实不短,王紫在慕千厷亲自安排的房间睡了一下午,其实对于王紫来说,睡觉和打坐的差别并不大,一般只有自己的时候,她都是在睡觉中修炼的,因为天极图和巫典教授的功法都能让灵力和巫元力自行修炼。

也许是对环境的信任,王紫整个身体都放松了许多,几个月以来的疲惫堆积在一起,王紫竟真的睡着了。

李战推门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王紫绝美的睡颜,毫无防备躺在床上,现在天已经黑了,但丝毫不妨碍他的视线,李战本想来看看王紫醒了没有,意识到王紫睡得很沉时,李战回身关上门,在原地站了半晌,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气息,不想让自己冰冷的气息惊到王紫,这才轻轻走了过来。

李战坐在床沿,不用刻意,身体也奇异的放松下来,鹰眸中的冷厉在黑暗中消失殆尽,只静静的看着王紫,眼中有着谁都没见过的柔软,王紫睫毛动了动,就在李战以为她要醒来的时候,却没有等到反应,李战眼中划过一抹笑意,这是不是代表着对他的放心?

李战伸出手,将王紫的手放在自己手中,一大一小两个手掌,一个白皙,一个蜜色,一个柔软的不可思议,一个骨节分明刚劲有力,李战注视着两个对比明显的手,心中缓缓流淌着安逸,他知道,他等这一天很久很久了,在白天王紫说出那句‘再也不分开’的时候,他简直不敢相信他等到了。

从小在军营里长大,军衔在一路往上爬,他习惯了发号施令,习惯了用一身孤傲的冷气面对所有人,能让他暂时松懈的只有卫子谦三个幼时的玩伴,这一辈子的兄弟,就连跟父母,都是格式化的交流。

直到遇到她,王紫,一个谜一样的女子,她带着谁都融入不了的世界出现在他面前,他还记得第一次看到王紫的眼睛,带着略微疑惑的视线,直直撞进他的心里,突然的让他招架不住。

从来没有觉得自己的表达有问题过,即便以前的妹妹总是说他面瘫,说他每一个字儿都是掐着省的,也许是习惯了,也许觉得没有必要说,可直到见到王紫,在他想说什么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语言真的如此贫瘠,很多很多情绪在心中翻涌着,却最终归于平静……

他不曾懊恼过,这样的情绪从未在他身上出现过,比起花费时间去懊恼,他更愿意将更多的时间放在王紫身上,他乐意去解读这个谜一样的女子,他乐意去记住她的每一个神情,每一个微小的动作,每一个细微的心里活动,她的喜,她的忧……

他乐意去想她所想,做她所做,在还是一个平凡的军人的时候,那面军旗是他的信仰,而现在、甚至在将来所有生命、时间内,王紫才是他的信仰!他乐意沉默的守护,矢志不渝。

直到修真界三十一年的分离,他心里第一次出现迫不及待的情绪,他想尽快见到王紫,想在她很近的距离内永远别分开,他诧异于自己真的用到了‘永远’二字,那时,他比任何时候都清楚,他从一开始就想做最了解王紫的人,想做、他的男人。

一如以前无数次,他想诉说三十一年的相思,那发酵的情绪在心中蔓延,却又慢慢归于平静,看着王紫熟睡的脸,他想,或许、王紫是懂的……

“你不会反悔的,对吧?”一声呢喃的轻语消散在黑暗中,王紫的睫毛轻轻跳了跳,却没有醒来。

……

王紫这一觉睡到第二天太阳高高升起的时候才算结束,阳光穿过窗户落在她身上,带来太阳特有的暖意,王紫拂开身上的薄被坐起身,却突然看着自己的手,愣了好半晌才继续起床。

打开房门,明媚的阳光肆意的洒在院内,这里是半山腰,视线内一层一层的房屋一直延伸到山脚下,热闹的长天镇悉数映入眼帘。

“王紫殿下你醒了?哈哈,我哥还说让我别来叫你,还好我来了,这不正巧赶上你醒来了吗?”

耳中传来卫子楚的声音,却见卫子楚刚刚走进院内,脸上带着爽朗的笑,一根堇色发带将墨发高高竖起,衬的他颇为潇洒,卫子谦沉稳了不少,却不改他爱笑爱闹的本性,王紫恍惚觉得,其实中间分开的时间不存在,一如很多个早晨,卫子谦都是这样扬着微笑出现在她面前。

“子楚。”王紫唤了一声。

“诶,我在呐,先走啦,我带你看看这里。”卫子楚笑道,说话间已经小跑着过来,伸手牵起王紫的手,正要走时突然又回过身来。

王紫正想着卫子楚还是这样咋咋呼呼的时候,就感觉一个阴影罩下,一个吻落在王紫的额头,发出‘啵’的一声,王紫还没说什么,却见卫子楚先脸红了,阳光下两团红色特别显眼。

“嘿嘿,早安吻,快走了!”卫子楚急急地说道,转过身掩饰自己的不自然,手却紧紧握着王紫,这会心里早笑开花了。

王紫和卫子楚出现在主屋的时候,却见只有慕千厷和李战在,二人不知道在说着什么,大多数时候是慕千厷再说,李战偶尔说几个字,见到王紫过来的时候,二人同时停了下来。

“我哥已经走了吗?”卫子楚说道,把王紫安置在椅子上,挥手让凯风把东西端上来。

半晌,却见那小桌上摆放了几样精致的糕点,在那糕点刚放下,王紫就拿起一块粉白色的糕点,手指碰触的时候掉落了许多碎屑,糕点上散发着淡淡的桃花香味,是桃花酥!王紫放在嘴里细细的嚼着,这一块还没吃完就又拿起一块,自从卫子谦不在后,她就再也没有吃过这些,应该说卫子谦不在,这些五谷之物她就不曾碰过了。

卫子楚看着王紫吃的那么香,王紫对什么事情的兴趣都淡的可以,唯独对桃花酥,还有带着各种花香的糕点,兴趣从来都特别特别浓厚,卫子谦手拄着下巴,突然也想尝尝了,真的有那么好吃吗?

王紫拿着桃花酥的手转了个弯,放在卫子楚面前,卫子楚一愣,很快笑眯眯的一口咬进嘴里。

“好吃好吃!”卫子楚捂着嘴说道,这桃花酥是什么味儿他压根儿没尝出来,反正就是好吃!

“下次让子谦少做点,不然他做多少小紫紫就要吃多少吗?”慕千厷笑着,性感的声线缓慢的说道,只见王紫面前摆放着五六个碟子的糕点都被王紫吃干净了,卫子楚也笑,觉得王紫实在可爱。

“不撑。”王紫擦了擦嘴,又摸了摸肚子说道,也许再来点也可以。

“是不是穷奇他们饿着你了?”看王紫的动作,慕千厷实在觉得好笑。

“那倒没有,他们不会做这些。”王紫想了想说道。

“哈哈,我哥太狡猾,早就知道王紫殿下喜欢这个,现在他可得意了。”卫子楚笑道。

“玄武去哪了?”这会王紫才想起来,玄武早上就没出现过。

“额?哦,派他去做苦力了。”卫子楚愣了一下在说道,王紫这一声玄武让他暂时没反应过来。

“做苦力?”王紫疑惑道。

“哦,我们找到了卫家的宗祠,已经调查了很久,今天让我哥去盯着了。”卫子楚说道,这跟外人是秘密,跟王紫却没什么不能说的。

王紫诧异,卫家的宗祠竟然会在世外域?

“王紫殿下不用费心,我们调查清楚再慢慢跟你说啊。”卫子楚看似很随意的说道。

“唔。”王紫点头,他们四人的能力本来就是一等一的,跟着逍遥四散人这么久,也不可能处理不好这些事情,她只是意外卫家竟是跟世外域有关系的。

“逍遥四散人呢?”正巧想到了,王紫问道,还真想见见他们了呢。

“呵呵,小紫紫,这个不是我们不说,而是四个师傅特意交代不能说哦……”慕千厷低笑一声,有些神秘的说道。

“为什么?”王紫疑惑。

“王紫殿下,不着急见四位师傅,他们等着你慢慢找到他们,然后给他们个惊喜啊!”卫子楚道,其实心中想的是跟四位师傅分开的时候他们说的话,咳咳,原话是这样的。

‘你们几个,别把我们的行踪透露出去,就让那个小没良心的小面瘫来找,培养了四个徒儿,一个个儿的魂儿都让那个小面瘫勾走了,趁着这段时间,我也得想想该要些什么彩礼,再给你们四个小混蛋备点嫁妆。’这是妙绮师傅说的。

‘师傅,您别激动,您是不是说反了啊?’这是卫子楚弱弱的问题。

‘你怀疑我说的话?’妙绮阴森森的问。

‘不敢不敢!’卫子楚立马怂了,心里却龇着牙反对,他是娶不是嫁啊!

‘别听那个死老太婆的,她是看见你们师伯嫁女儿眼馋了,你们就跟王紫小女娃说时机未到,她啊、去处理自己的事情,等手头的事处理的差不多了也就该见我们了,王紫小女娃应该还及得我们几个吧?’这是爵爷的话。

‘肯定记得,小紫紫过目不忘的啊……’这是慕千厷的回话。

‘长天派卧虎藏龙,你们切勿眼高于顶,珍惜这次进去的机会,不学到东西不准出来。’这是顺尧师傅的叮嘱。

‘是。’这是他们一致的回答。

‘世外域的家族盘根错节,你们四人务必在旁提点王紫,不可轻举妄动,三思而后行。’这是乐九师傅的托付。

‘是。’这是他们齐声领命。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