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五十六章 终入世外域

五日后。

“诶诶,我现在是病号,你们应该对我好一点!尤其是你啊子谦,表现好一点啊,我为了你可是豁出命了好吗?”

“诶我说话你们到底有没有在听啊,怎么可以这样啊?我平时是怎么教你们的,别人说话要积极响应知道吗?”

“快把那个盘子给我端过来啊!”

风平浪静的慈海,应和着上方碧空如洗的蔚蓝天空,只能见到大海中漂泊着一艘船型法器,看着飘飘荡荡,实则快速的向远方驶去,本是相当惬意的环境,若是没有那吆五喝六的声音就好了。

“嘿你们还装没听见了是吧?是不是嫌我拖累你们了……”不用说这声音也是莲生了。

诺晨实在受不了莲生那无赖的样子,端着盘子给他送了过去,盘子里放的都是些灵果,也不知道王紫如何种出如此可口而且灵力充沛的灵果。

“还是诺晨好,哈哈……”

达到目的的莲生惬意的往榻上一趟,给嘴里扔了一片切好的灵果,五天以来莲生身体的伤早已大好,神识的伤还需静养几天,可大家伙有意让他静养,人自己不愿意啊,不就是受了点伤吗,每天嘚瑟的跟捡了天大的便宜似的,前几天穷奇和青龙在的时候还能让这家伙安静点,现在只剩下玄武,莲生似乎认定了这玄武还跟子谦一样好脾气,就快蹬鼻子上脸了。

“话说我们快到了吧?”莲生嘴里塞了一堆东西,支吾着问道。

“马上。”

玄武道,不知道什么时候,玄武换下了那身玄蛇和墨色交织的衣衫,仍旧穿着之前那件雪白的衣衫,上面的血迹也被他处理干净,别说,人靠衣装,玄武这衣服这么一换,身上的凌厉马上褪去不少。

“马上是多久啊?”莲生得寸进尺的问道,太享受这种发号施令的感觉了,不过这厮也不想想,等他伤好了,估计他的末日就到了。

“一刻钟。”这次是王紫说道。

“啊!那我是不是应该整理一下着装?”莲生大张着嘴巴说道,结果嘴里还没吃完的领过啪嗒掉出来一块,诺晨抽了抽嘴角,就您这形象,再整理也是那样……特别啊。

“别动。”王紫眼睛一直看着窗外,却是扔出一句,正要坐起来的莲生又乖乖的躺回去,不能动不能动,这对于一个热爱运动的人简直是酷刑啊!

“那是不是就是世外域?”半晌,诺晨趴在窗口指着远处的一点惊喜的说道。

“应该是了。”景焕走到窗边,看着越来越清晰的结界,说道。

只见视线内渐渐出现一个庞大的结界,那结界直冲天际,望不到尽头,像是突然出现在慈海中的另一个世界,模糊的结界表面看不清内部是什么情况,就像是一副抽象的油画,只能看到大片大片的色彩,然而即便如此,人们对于它的幻想也是美好到极致的。

现在穿上就只有王紫、玄武、莲生、诺晨、景焕,其他人王紫都召回了赤灵,带着强大的灵兽进去,多多少少会引人注目,在还不清粗世外域是个什么情况的时候,暂时不要惹到麻烦为好。

龙族的人被青龙派回去五个,龙族大长老已死,必须尽快放了被软禁的龙族族长主持族内事物,但有了青龙的命令,他们并没有说事情是青龙化解的,二是一个路过的高人。

越来越接近世外域的结界,几人从船舱出来站在甲板上,远远的就看到几处停泊的船只,看来也有人最终来到了世外域,在那大得离谱的结界脚下,一个圆形的能量门隐约可见,应该是一个临时的入口,几人同时放下心来,看来他们没有错过。

王紫的船渐渐慢了下来,直到完全停下,还不待王紫几人上岸,那边已经有一个修士朝他们这里招手了。

“过来这里等级!”那修士扬声喊道,正是在叫王紫几人。

“这么热情?”莲生也走了出来,诧异于世外域的人态度怎么这么好。

“先下去吧。”

玄武说道,一手提起莲生向岸上飞去,白衣翩翩,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可手中提着的莲生就不那么美好了,被提着后领整个人都缩了起来,加上衣冠不整的样子,真怀疑是不是没人教过莲生该怎么穿衣服。

诺晨和景焕也飞身上岸,王紫最后离开,顺手收回了船型法器。

“你们这是、五个人?”一个中年男子笑着问道,就是刚才招手的男子,一眼瞧去,王紫几人已经先后到来,那男子是看着玄武问的。

“对。”玄武点头道,放下了莲生,莲生赶紧整理了下衣服。

“哈哈,一路凶险,能来到世外域的都是出类拔萃的修士,快快来此等级,进去以后先找处地方歇息,等养足了精神再去长天派,此次海上磨难重重,不在我等预料之中,能活下来的都是最优秀的人,长天派一定不会亏待你们!”

那男子说道,干净的脸上洋溢着真诚的笑,听闻世外域的人都是鼻孔朝天的,刚来就见到一个如此和善的人也让几人轻松不少。

“多谢前辈指示。”玄武拱手说道。

“哈哈,分内之事,你们先跟我来,做些等级,这是必要的程序。”那男子说道,负手向不远处的一排桌子那走去。

“老吴,今儿好日子啊,来了不少人啊。”他们刚过去,那边的一个男子冲着带着那男子说道,看了一眼王紫几人。

“没准儿真是。”那男子笑道,绕道桌子后面,顺手拿过几卷玉简。

“你们先将铭牌交予我。”那男子说道。

王紫几人把铭牌送上,王紫看了一眼刚刚登记好离去的六人,六人脸上都是兴奋的神色,但也掩盖不住身上的疲惫和飘忽的气息,王紫顿时明白了坐在桌子后面的几个男子为何看着他们都是兴趣浓浓的样子了,能来到这的人都是在鬼门关走过几遭的,疲惫不堪加上精神不济,一眼就看出来了,可王紫几人偏偏像是刚度完假,轻松的很,这路是一样的路,那就只能证明王紫几人深藏不露了。

“你叫什么名字?”那男子问道。

“卫子谦。”玄武道。

“测试一下灵根和修为。”那男子在玉简内做了记录,拿出两个水晶球,一个是测试灵根的,一个是测试修为的。

“风属性天灵根,一阶地灵期,不错不错!”那男子看了玄武的测试结果,颇为赞赏的说道。

“诶你们几个过来这等级啊,没看着我们都闲着呢?各个儿堆在老吴那干什么?”一个男子在一旁笑道,冲王紫几人招手。

“井缘啊,这就是老吴的高明之处了,趁我们在这等级,一个人溜到岸边,果然等到几个好苗子,这进了门派,还不得先归他选啊!”另一个男子笑道。

“去去去,本先生一视同仁,是你们不愿意动动那金贵的腿脚。”被称作老吴的中年男子说道,但手上的记录不停,这七人都是长天派的授课先生,修为最少也在地玄期,已经在这里等了三天,本是三千个名额,现在来的三百个都不到。

“你叫什么名字?”王紫几人分赛开等级,负责王紫的先生正是那个被唤作井缘的男子,井缘是个看似三十岁的男子,隽雅的气质掺杂了些许不正经,让他看起来多了几份平易近人。

“王紫。”王紫道。

“哦,那测试一下灵根和修为。”井缘说道,拿着水晶球的手突地一顿。

“王紫?”井缘惊讶的说道,却听旁边还有一声惊讶的重叠声。

“怎么了?”王紫不动声色的问道,玄武几人也看过来,怎么他们这表情,倒像是知道王紫这号人一般?

“哈哈没什么没什么,你先测测灵根和修为。”井缘笑道,那双带着笑意的眼神却是更加感兴趣了,也不顾忌,摸着下巴打量着王紫。

“水属性天灵根,修为是地元期五层?”测试结果出现后,井缘愈发惊讶的念到,一旁的老吴也探过身体来看,那边玄武的记录刚刚做好。

“应该没错啊,三千个人里也没有一个重名的,可是高蕴明明说王紫是渡劫期的修为啊。”井缘说道,这话也没遮掩,就正常的说了出来。

“高蕴就在门派,改天一见不就明白了,不过我看错不了。”老吴道。

“哈哈,那先让我瞧瞧高蕴赞不绝口的王紫,十九岁,地元期五层,是个天才。”井缘笑道。

王紫几人也明白了,看来高蕴已经安全回来了,知识没想到高蕴对王紫的评价如此高,看几人感兴趣的眼神就知道了。

“王紫啊,先认识一下,我呢叫井缘,水井的井,缘分的缘,你能在我这里接受登记际咱们的缘分,我是长天派符宝院的先生,若是你对符宝感兴趣,不妨考虑来我的课上啊。”井缘说道。

“符宝有什么意思啊,小女娃可不必浪费那个时间,道兵院是长天派最大的院派,现在小女娃正应该是学法术的时候,还是多用些时间在道兵院学习的好,我们三个都是道兵院的先生,你可记住我们的名字喽!”另外一个男子说道,这男子名叫奇文。

“哦对了,高蕴也是也是道兵院的先生,来道兵院,别的不说,想参阅什么功法我们可是能给你整个特殊的!”奇文很快又说道,抛出了诱饵。

“我会考虑,谢谢。”

井缘似乎还想说什么,却被王紫一句清冷的话抢先了,还没进长天派就被几个先生抢,若是放在一般修士身上定是意出望外了,可王紫却好像完全不感兴趣一般,当下几人眼神都有些变化,有的或许认为王紫心性过人,有的则认为王紫不识好歹了。

“好了,这个是代表长天派弟子的身份铭牌,你们收好了,三日后是长天派的迎新大会,所有人必须到齐,切莫忘了时间。”最后那老吴统一跟王紫几人说道。

“多谢先生。”玄武结果铭牌,道了声谢跟王紫几人一起离开。

“到底还年轻,有点成绩就不知天高地厚了。”王紫几人进了那能量门之后,奇文靠在椅子上说道。

“现在给她机会那是她的机缘,竟然如此怠慢,高蕴将她夸的天花乱坠,我看也不过如此。”另一个男子说道。

“诶,天才总要有点脾气的嘛。”井缘却是说道。

“我看井缘说的对,高蕴不可能看错人,而是几天前这小女娃还是渡劫期,现在已经到了地元期巅峰,这说明什么啊,这一路上,她不仅闯过了一关有关生死劫难,还在危难时候晋级了,这样可怕的晋级,就是放在世外域那也是罕见的天才啊。”老吴枕着手说道。

“……啧,我刚才怎么没想到,这人都走了。”一个男子忽然坐起来说道,有些后悔就这么把人放走了,等到了长天派,院派众多,哪还有机会啊。

不管那几个人怎么说,王紫几人自进入那能量门的时候就进入了另一个世界,眼前的景象令人叹为观止!首先是灵气更比仙界充裕几倍的环境,这里并非想象中一个平坦的岛屿,视线中高高低低若隐若现的仙山,绿荫成片,长长能见到仙鹤和飞行法器在空中划过,市集上热闹非凡,往来的人神色轻松,这世外域竟是比王紫见到的任何一个地方都轻松。

几人顺着一条羊肠小路走下去,这里依山而建,是个很小的城镇,路过的人好奇的看了看王紫几人,心想刚进来的这几个人容貌气质倒是比之前见到的强出不止一点点。

“这里应该不是长天派所在的地方吧。”诺晨说道,周围没有高山,也没有大规模的建筑,倒是这往来的人,随便一个妇人也是地元期的修为。

诺晨的话音刚落,只见天空之中一只仙鹤突然俯冲下来,盘旋在几人的头顶。

“几位是否要去长天派?”那上面坐着一个少年,扬着微笑问道。

“是!道友可否带我们几人前去?”莲生亦扬声问道。

“当然,只是你们五人,我需收取两块上品灵石才行。”那少年很自然的回道。

“可以,劳烦道友了。”莲生道。

“几位道友请上来。”那少年笑道,心想这几人倒是明白人,也省了他一番口舌。

王紫和诺晨的灵石是分开出的,虽然诺晨很想帮王紫把灵石一起付了,奈何王紫根本不给他那个机会,几天以来雀跃的心情顿时有些萎靡,王紫始终当他们是外人啊……

“几位道友真是好本事,这三日我送了也有几批人了,初次见到像几位道友一般气质出众的。”那少年盘膝坐着,笑着跟几人聊天,这少年看上去只有十六七岁,竟是地元期二层的修为了,真是罕见,知识这少年莫非缺灵石?竟做起了这样顺路的买卖。

“道友过奖了。”诺晨说道。

“哈哈,我说的是大实话。”那少年笑道,灵动的眸子颇显纯真,与他的修为是在落差太大。

“世外域的仙山果真不少。”诺晨透过结界看向快速掠过的景物说道,这一路上基本上都是穿梭在云雾中,下方都是美不胜收的山间景色。

“几位既然都来了世外域,也迟早会知道的,这世外域便是以六座大山,二十余座小山布局的,六座大山分别为六大家族所有,二十余座小山亦为其余中小家族所有,划分明确,日后走过一片各位自然就认全了,至于这长天派,就在六大仙山侧面,是块宝地啊。”那少年说道。

“怪不得,我们刚进世外域的时候,镇上的人你来我往亲切招呼,倒像是一家人,被道友这么一说,还真是一家人。”诺晨道。

“是啊,一个家族旁系众多,但终归是一个家族内的,仙界都说世外域跟战场似的,其实不然吧?”那少年笑问。

“哈哈,果真是。”诺晨道。

那少年摸着身下的白鹤跟几人聊天,其实主要就是跟诺晨说,景焕偶尔附和几声,王紫和玄武基本上不发言,这白鹤是个六阶神兽,这一路上他们见到这样的白鹤已经至少与几十只了,白鹤是世外域最普遍的交通工具,看来此言非虚啊。

“跟李战他们联系过了吗?”半晌,王紫突然测头问玄武。

“没有。”玄武笑了笑说道。

“为什么?”王紫问。

“给他们个惊喜,看看他们什么反应。”玄武点了点王紫的眉心,笑道,很期待李战三人看到王紫时的表情。

“你知道他们在哪里?”王紫问道。

“知道,因为他们已经给我发过不止一个信息了。”玄武转动着手中的传讯晶石,有些使坏的说道。

“好吧。”王紫眨了眨眼睛,说道。

那少年滔滔不绝的话突然顿了一下,就在王紫转头的一瞬间,落在阳光下的侧脸,正好让那少年看了个真切,心不规律的咚咚急跳了几下,青涩的面上一红,匆匆转过头跟诺晨继续聊,可是在之后的聊天中,那少年眼神不时的向王紫瞟去,他以为不着痕迹,诺晨却看在眼中,暗暗笑了笑,却是带着苦涩的笑。

“还有多久到长天派?”景焕问道,已经过了两个时辰,他们从早上进入世外域,现在已经是正午了。

“还要再过一个时辰,世外域的家族简单,但无主的仙山却很多,因此世外域远比世人想象中的大。”那少年笑着回道。

还有一个时辰,王紫干脆打坐了,似是怕打扰到王紫,诺晨和那少年的交流也不知不觉停了下来。

“马上就到了,看那,那个高耸入云的楼阁就是长天派的历练塔,也是长天派的活招牌。”一个时辰快到的时候,那少年说道,手指着远处一座仙山中的高塔说道。

“历练塔?倒是没听说过。”诺晨说道。

“这历练塔总共有六十四层,塔内设置机关无数,一层更比一层可怕,是锻炼修为的绝佳去处。”那少年简单的解释,说话间几人已经见到了人烟。

“这里算是一个城镇吧,就叫长天镇,建在长天派脚下,仙界的家族基本上都有生意或分支设在这里,是世外域最热闹的地方,三日后你们才能前去长天派,几位道友暂且在长天镇找个旅社住下吧。”那少年说道,拍拍仙鹤,让他在人少的地方停下。

“多谢道友了。”

诺晨起身相谢,王紫也站起身来,打量着这长天镇的情形,车水马龙,人声鼎沸,而且气氛颇为和谐,真是怪了,这里的人随便拿出来一个都是地元期,但反而生活节奏和心态明显比仙界慢了很多,这让她有种置身前世凡间界的感觉。

王紫几人飞身跳下仙鹤,那少年眼看着王紫几人离开,懊恼的揉了揉头发。

“白鹤啊白鹤,我怎么这么笨,还没有问那个女孩叫什么名字呢……不过应该会在长天派见到吧?哎呀快回去吧,都这个时间了,母亲肯定又要说我了,白鹤!回去之后,母亲问什么都不能说哦!不能说我偷偷赚灵石知道不?”那少年自言自语的说道,后来又拍着白鹤的身体威胁的说道,白鹤认命的答应,又盘旋了一周才身形一转向远处飞去。

行走在青砖砌成的马路上,道路两旁商店林立,有的店主就站在门口,看着往来的人,有客人上门的时候招呼一下,没有的时候跟旁边的店主聊聊天,如此安逸的环境颇有种世外桃源的感觉。

“话说子谦啊,你要带我们见的到底是什么人?”莲生东张西望够了,这才问卫子谦。

“见了就知道了。”卫子谦说道。

“好吧。”莲生努努嘴说道,越来越神秘了。

而此时在意见华丽的客栈,上下三层,后院还有几十套小院,临街的楼上,二楼靠窗的位置,这可是个好位置,二楼二十几扇从房梁一直落在地上的双开工艺门,门外是一条长廊,门边是二十几个酒桌,就冲这得天独厚的观景位置,到了现在热闹的中午,这么一个位置的价钱是别的位置的十几倍。

而此时一个居中的位置上,三个风格迥异的男子颇引人注目,已经不止一次的听到二楼其他桌子上的窃窃私语了,无非是猜测这三人是哪家公子,修为如何之类的,而那三人只淡定的饮茶,对周围明里暗里的打探完全视而不见。

最引人注目的是一袭红衣的男子,玫瑰色泽的上好丝绸,锦缎一般散在身后的墨发,长及腰际,更衬的那人肌肤如雪,侧坐着看向楼下,只留给众人一张侧脸,却即便是一张侧脸,也妖冶的让人呼吸一滞,翩飞入鬓的眉毛下是一双狭长的凤眸,半垂的睫毛像是慵懒的猫,上翘的嘴角时刻都保持着一抹妖冶的弧度,偏偏还柔和了一身尊贵的气质,让人过目难忘。

那人修长莹白的五指缓慢的转着手中的茶杯,视线一直放在楼下,引得不少注意的人也开始疑惑,莫非楼下有什么好东西,让这位红衣公子看了快一上午。

而那红衣男子对面坐着一个与之气质天差地别的男子,那男子只着一件玄色锦袍,墨发被一个玉冠高高竖起,美人尖左侧一缕头发垂在脸侧,只见那男子刀刻一般的面部线条,五官俊朗却冷漠之极,鹰眸内漆黑的眼睛闪烁着冷冽的光芒,高挺的鼻子下,完美的唇高傲的抿着,如此冷傲之人,多看几眼竟有种心惊肉跳之感。

面对门外的的一边,坐着另一个男子,不同于另外两个让人难以接近的男子,这个男子给人舒服的气质,一根堇色发带简单的将一头墨发束在头顶,一袭堇色衣衫衬得那人尊贵而飘逸,阳刚的面容充满了朝气,让人不自觉被那舒服的气质感染,这男子似乎急切的寻找着什么,一束头发在身后摆来摆去,看得出主人的心情也不平静。

路过的店小二端着茶水盘情不自禁的又停了一下,为什么说又呢,别的客人不知道,他却是知道,这三个男子三天以来每天一开门就会坐在这个位置,一整天动都不动的,店小二超下边张望了下,也没看到什么稀罕人物啊,不过这三个男子成了店里的活风景,引来不少女修士,让店里多了许多热闹就是了。

“我哥简直太过分,收到传讯不回信,让咱们几个在这着急上火的等,气死我也!”那身着堇色衣衫的男子咬牙启齿的说道,手中的被子快被他捏爆了,这人正是卫子楚。

“是啊,看来他一定是忘了,这边的事情可是一直都是我们处理的,他回来了也该自己负责了。”那妖冶的男子转动着茶杯,性感的声线缓慢的说道,这人正是慕千厷。

“包括宗祠的事情。”那玄色锦衣的男子说道,每句话都是决定,不容商量一般,此人却是李战。

“战爷你太英明了啊!这个事情就由死妖精宣布给我哥,毕竟我也不好亲自算计我哥的是吧?”卫子楚说道,眼神看像慕千厷,等着他回话呢。

可卫子楚的话刚说完,就感觉眼前红影一闪,哪里还有慕千厷的影子?只有那椅子孤零零的待在原地,还有那杯冒着热气的茶杯,卫子楚条件反射一躲,以为慕千厷要打他呢,谁知道是跑了,又看向李战,可一道黑影闪过,李战竟然也不见了!

卫子楚一愣,手‘啪’的拍在脑门上,不管三七二十一跟着俩身影掠出了二楼,直往远处飞去,等了三天,怎么在关键时刻掉链子了啊魂淡!一定是王紫殿下出现了,这俩人才这么着急!

三个男子竟同时离开了,带走了不少殷切的芳心,刚才那店小二走过来,使劲儿往下瞅,见三人飞远了,本来还想看看让三人等着的人是谁呢,又瞧瞧根本没动过的灵茶,还好已经付过茶水钱了。

而王紫这边正走着,突然感觉视线中一抹红色疾速飞来,待她抬起眼眸时,只看到一抹翩若惊鸿的影子,和华丽的玫瑰色衣衫,像是盛开的玫瑰,在她的视线中轻舞。

“小紫紫……”一个性感的声线响起,来人双手环抱起王紫,宽大的红袖几乎将丸子整个笼罩在内,那人埋在王紫颈窝深深的吸了口气,才闷闷的唤道,半晌抬起头,额头抵在王紫头上,薄唇牵起高高的弧度,狭长的凤眼溢满了笑意。

“千厷。”王紫伸手回抱住慕千厷,明显感觉到慕千厷更加妖冶的笑,刚才在看到那玫瑰红色的时候,伴随着心跳不规律的异动,王紫几乎肯定了来人就是慕千厷。

“小紫紫,你知道我有多想你吗?”慕千厷轻声说道,似有若无的热气落在王紫脸上,王紫摩挲了一下面颊,有些痒。

“王紫殿下!你终于来了!”

一个激动的声音响起,那颤抖的样子就差没当场激动哭了,最后到来的卫子楚使劲儿掰着王紫腰侧的咸猪手,可慕千厷愣是不松手,卫子楚一怒,好歹让小爷抱抱啊,一个暗招甩过去,慕千厷身形一扭,被迫放开王紫。

见到如此出众的几个男子当街争抢一个女子,周围的人顿时停下了脚步,想看看热闹。

卫子楚还没抱到美人,就见一直站在一旁的李战上前,铁臂环上王紫的腰,一提气带着王紫快速的朝半山坡掠去。

“战爷!”卫子楚愣愣的唤道,不带这样的啊!人也马上追了过去。

慕千厷看了一眼玄武,有些诧异。

“回去再说。”玄武说道,他的变化慕千厷肯定一眼就能看出来。

慕千厷挑眉,身形掠去,玄武跟上,不忘提上莲生。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