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四十六章 原来是你

强行打开了岛上的阵法和结界,王紫几人用最快的速度隐匿在岛上,看着突然陷入混乱的小岛,一条赤红色的巨龙从岛内飞出,暴怒之下训斥了看守的灵兽,却果真没有下令搜查,而是重新布下结界和阵法,带了几个超神兽飞进岛内,这是打算加固岛内的防御了!

“走吧。”穷奇道,观察好了对方的防御,顺着那条赤龙离开的方向而去。

这岛估计刚出现就被龙族控制了,没有灵兽在这里驻足,茂密而安静的森林反而给他们的行踪增添了天然的掩护,半个时辰后,几人的神识中渐渐出现了守卫的灵兽,穷奇示意大家小心前进。

“妈的,守了十几天了,龙族在干什么,几百年不出现一次,一出现就喊来我们放哨,真他娘的憋屈。”

“关键是龙族找着什么宝贝也不关咱们的事啊,回头拍拍屁股走了,哼,走了也好,最好继续去保持好他们的神秘,几千年不要露面,要不然三天两头召唤灵兽潮,海上还有太平之日吗?”

“对啊,老子来这是图个清静,要是整天这样,还不如寻个混乱的外海在那混个老大来的实在!”

王紫几人停在远处的灌木中,看着前方两个背靠着树交谈的灵兽,这里是必经之路,而那说话的一人本体是一只六阶超神兽虎鲨,另一只是三阶超神兽巨水蚁。

“刚才好像有人跑进来了,龙族那边的事情看来还没完,估计卖命的事情又是咱的。”

“龙族的事情也有人敢搅和,真是闲的没事找死。”

“不过来人估计不一般,外面那结界是龙族大长老下的,那大长老怎么着也得有个三十几阶掌神了吧,这么轻易就破了他的结界,咱可小心点。”

“也是,一会看情况,若是咱不走运碰上了,也别硬碰,打不过就让他们过,反正后边还有人撑着,咱犯不着卖命。”

那二人盘算着说道,王紫想了想,龙族的大长老也来了,长老会在龙族是权力最高的机构,大长老理应是众长老之首,修为三十几阶的掌神境灵兽,似乎并没有她想象中的夸张。

三十几阶的掌神境灵兽,放在任何人眼中那都是神一般的存在了,王紫却这般想,其实王紫的参照从一开始就太高了,因此对一个如此高阶的灵兽不屑一顾,在她的契约兽中,王紫并没有真正确认过,但据她估计,穷奇和青龙对付掌神境内的任何灵兽估计都不会有问题,腾蛇在封印的作用下,修为应该也在三十阶掌神境左右,两条应龙刚入掌神境。

如此说来,除非是破天境的灵兽,其它似乎都不在王紫的考虑之内了。

“别跟这两个灵兽打,子谦,有没有能让他们短时间内失去知觉的药?”王紫在神识中传音问道。

“有。”卫子谦点头,手腕一翻,出现一个瓷白的瓶子,跟着妙绮师傅别的可以不会,制毒必须是入门功夫。

“穷奇,你能不能用龙族的气息出去,把这药用在他俩身上。”王紫又问穷奇。

“当然。”穷奇点头,接过了卫子谦手中的瓷瓶,跟王紫笑了笑站起身,他的主人真是越来越、狡猾了。

却见穷奇旋身一变,玄色的衣衫变作了一片火红,一根金丝腰带缠绕着腰间,面目竟也变了!很快出现一个剑眉星目的男子,眼中充斥着时刻可能爆发的怒意,整个人如他的衣服一般,似乎时刻都会燃起熊熊大火,这幅面容是刚才见到的赤龙。

变身后的穷奇又朝王紫丢了一个笑容,只是在那张原主人一定不常笑的脸上有些怪异,王紫不由的端详了一下这张脸,平时穷奇笑总给人邪肆和略带阴森的感觉,只是她习惯了而已,而且也习惯了心里给穷奇一个形象,却不是现在这般清晰的看到‘穷奇’的面容。

平时若看穷奇,总给人雾里看花的感觉,在你以为看清了他的容貌时,又感觉哪里被模糊了,千面穷奇啊,她甚至想过,是不是每个人看到的穷奇都是不一样的,那她看到的呢?穷奇从不以真面目示人,包括、她?

以前不觉得,现在突然想到,竟是有些想探寻了……

“什么人!站住!”‘赤龙’刚刚走出,一声厉喝传出,那两个灵兽齐齐亮出了法器,警惕的看着穷奇的方向。

“混账!敢用武器对着我!”更加威严的呵斥,同时一阵几乎可以以假乱真的龙威散发出来,‘赤龙’自灌木后负手走出,对那两个灵兽怒目而视。

“赤龙大人?”

“请赤龙大人赎罪!现在岛上进了外人,我等听到响动才以为是外人渗入,多有不敬还请赤龙大人赎罪!”

那两人见是一身火红的龙族之人出现,这赤龙他们刚刚才见过,不会认错,急忙收了法器低头拱手认错。

“我难道还成了外人不成?”‘赤龙’又道,怒气更盛。

“不敢不敢!赤龙大人身份尊贵,是我等眼拙!”那巨水蚁急忙说道,脑门儿上冒出豆大的汗珠,一来是被‘赤龙’的威压弄的,二来是怕‘赤龙’怪罪下来他们两个都没好果子吃。

“行了行了,管好你们的嘴,有时间先扯不如都给我打起精神守好了!放一个人进去首先问罪的就是你们!”‘赤龙’一挥袖子,哼了一声从二人中间走过,那两个低着头的灵兽却是没注意就在‘赤龙’挥袖这一瞬间,一阵透明的雾气弥漫开来。

“是是是,我等遵命!”那二人连声答应。

待‘赤龙’走过去后,二人齐齐抬手擦了擦汗,又相互看了一眼,心想赤龙最后走的时候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难道刚才他们俩发牢骚的话被赤龙听到了?想到此处,两人又是惊出一身冷汗,赤龙没有直接下杀手已经是格外开恩了!

二人退回原处,靠在粗壮的树干上瞪大眼睛注意着周围的动静,可渐渐的,那眼皮不知怎么就越来越往下耷拉,任凭他们怎么睁都睁不开,身体顺着树干往下滑,脑海中像是被塞进了棉花,顿时什么都不知道了。

“哈哈哈,这是什么药?也太好用了吧!”莲生噌的跳出去,伸出脚踢了踢那两个毫无知觉的人,看着卫子谦问道。

“致幻药,没人么特别的。”卫子谦说道。

“不不不不不,子谦你叫做子谦,但也不能太谦虚你知道吗?这世上的致幻药有千千万万种,能在几秒钟之内放到两个超神兽的致幻药我却是没有听说过啊!”莲生笑的很奸诈的看着卫子谦,看不出啊看不出,卫子谦还有这么一手!

“如果你想要……”卫子谦笑道。

“要啊要啊!我就知道子谦你最有同伴爱了,我也不多要,随便给我十几瓶就行了!”莲生一听,顿时跳到卫子谦身边搓着手说道。

“既然这样……一瓶的价格是三块上平灵石,十几瓶的话,既然你认了小紫主人,我也不跟你多要了,给我三十块上品灵石就行了。”

卫子谦温和的说道,莲生听了却顿时石化了,眼前白衣胜雪的温润男子,他怎么一瞬间看到了九尾狐的影子,他不应该是慷慨大方的一挥衣袖,十几瓶药就交到他手中了吗?

“咱、咱们之间提钱,多、多伤感情啊,呵呵……”莲生干巴巴的说道。

“那可惜了,致幻药,我这里没有了。”卫子谦遗憾的摇了摇头,侧身从莲生身边走过,跟上王紫。

“诶,能不能再便宜点!我们商量商量啊!”莲生急忙回身道,走之前又踢了踢那被迷倒的灵兽。

“你想把岛上的灵兽都喊过来吗?”穷奇一个冷眼瞟向莲生,莲生顿时双手捂住嘴巴,不说话了。

穷奇已经变回了本来的样子,几人继续上路,倒是雪风,看穷奇的眼神多了一丝探寻,心中暗暗惊讶,能将一个人假扮的如此逼真,反正他是分辨不出来的,据他所知,这世上只有一个灵兽能做到这样的效果,那就是、穷奇了!纯正的上古纯血脉啊,这人莫非真的是穷奇?

雪风如此猜测着,却无法说服自己,因为这简直太出乎意料了,穷奇已经消失了几百万年甚至几千万年,再次出现怎么可能成为一个十九岁女子的契约兽?!

王紫几人很快就接近了小岛中央,此处的灵兽更是三步一岗五步一哨!龙族也够下血本的,这里的灵兽任意跳出一个都是超神兽,这两百个的超神兽,现在的超神兽当真变成大白菜了吗?

“这里面有龙族的人。”雪风说道。

“他们的目标地点应该就在中央了。”卫子谦道,只是前方空空如也,难不成那探宝的地方并非在地面上?而是在地下?

“这要怎么过去?”

莲生挠了挠头说道,这防御太密集了,就是只蚊子飞过去也会被分分钟发现啊,别说他们几个大活人了。穷奇的幻化骗骗外围的灵兽还可以,这里有龙族的人把手,用这招是肯定不行了。

“我先看看。”

王紫说道,用巫元力小心的探入他们包围的地方,中央的确什么都没有,但却有五个明显的灵力形成的能量点,在巫元力的覆盖下尤其明显,王紫睁开眼睛,心想那五个点十有*是传送阵的,只是为什么会是五个,时间紧迫,闯进去之后该选哪个进去?

“什么人!”

一声雷霆怒喝,王紫几人同时绷紧了神经,手中的的攻击已经酝酿成型,本以为泄露了行踪,却见前方守卫的灵兽同时朝着另一个方向奔去,为首的是一条二十阶的掌神境土龙,而那土龙飞过去,看清来人后没有多说一句话直接动手!

“快走!”王紫沉声道,本以为这敌意针对的是他们,没想到另有其人,那边的动静倒是给他们这里制造了一个很大的空档。

几人明了,用了隐身术飞身掠去。

“跟我走!”那五个冒着青光的地方,果然是五个传送阵,王紫喊了一声,率先跳进了北方的传送阵,几人随即跟上,虽然他们用了隐身术,但能量的波动很快就引起了那些守卫的注意。

“拦住他们!”为首的土龙暴喝,丢下眼前的对手飞身前去,可还是眼睁睁的看着王紫几人的身影依次消失在传送阵内!

“该死!”

那土龙低咒,却突然感觉背后一阵猛烈的杀气袭来,夹杂着可怕的威压,土龙一惊,同时回身迎战,对上猛烈的攻击,这才看清了攻击的人就是一开始出现的那人!

几个超神兽被那人一脚一个踹的倒飞出去,而那人周身冒着赤红色的火焰,整个人身上充斥着暴虐的气息,像是要把一切挡路的人都撕碎!

“你不是人!”土龙接下那人的一个攻击,在地上滑行着退后一段距离,调整了姿势再度迎战,却是看着那人肯定的说道,这不是一个人应该有的威压!

“这很重要吗?”那人轻蔑的说道,操控着一条炙热的火炼再度袭来,周围的灵兽见土龙对付他也有些吃力,顿时抽出二十几人上前夹攻那人!

那人只不屑的冷哼一声,周身的火焰更甚,身为超神兽的灵兽在那火焰下竟不能久待!那、这竟是异火?

而在那边打的如火如荼的时候,另外两个人也在逐渐的朝传送阵逼近,仔细看时,却是诺晨和景焕!诺晨勉强恢复了些,景焕相对好一些,但面对几个超神兽还是让他们颇感吃力!

而那正在跟土龙打的当然就是‘简玉’了,三人几乎是紧随着王紫几人的步伐进了岛,刚才被土龙发现了他们的行踪,现在被一群灵兽围攻,进退两难!

“景焕过来!”

诺晨喊道,手中的剑舞的密不透风,另一手却是突然出现四枚惊雷子!景焕了然,飞身落在诺晨身边,同时,诺晨手中的惊雷子顿时脱手!一枚惊雷子的威力不亚于一个地灵期修士的全力一击,这样名贵的惊雷子诺晨直接用了四颗!

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夹杂着冲天的烟雾,围攻诺晨和景焕的灵兽感受到那惊雷子的威力,不得不抽身后退,而诺晨和景焕趁此空档,快速飞身落进王紫之前进去的那个传送阵!

现在他们二人能活多久都不一定,退肯定是退不出去了,只能进!尚有一线生机!

在场众灵兽被被惊雷子弄出的动静一时间打乱了防御,‘简玉’周身的火焰一收,冲进了浓雾之中,很快也消失在传送阵内!

待爆炸停歇浓雾消散之后,本来郁郁葱葱的森林顿时被炸出了偌大的一片荒地,土龙脸色阴沉的站在传送阵外,接连放进两拨人,跟他打的那个人气息怪异,像人又像兽,但实力绝对不可小觑,第一拨人他竟连影子都没看到!

“把这里封死!我就不信,还能有人闯进来!”土龙咬牙说道,双手凝聚了一层褐色的能量,地面突然动了起来,随着土龙的动作渐渐抬升,半晌过后,层层凝实的土墙如迷宫一般矗立在周围!

“这是太阴阵,你们把每个出口堵死,不要放任何人进来!”土龙又道,他这一手防御竟是布了一个变化莫测的太阴阵,任何一个人要进来,除了要面对风云变幻的阵法,还要面对守阵的灵兽,想要进来谈何容易!

也是龙族的人自恃过高了,若是最初就用了最强的防御,也不至于让人趁机溜进来。

……

且说王紫几人,等上边打完的时候,他们也已经落在传送的另一头。

“我操!好惊险!”莲生猛地飞起,落在地上惊魂未定的拍拍肩膀。

也不怪莲生如此反应,传送的另一头是脚下是万丈深渊,深渊底部是岩浆一般浓稠的火焰,将整个空间都灼烧起来,站在悬崖上,几人的脸也被灼的生疼。

而中途只有一面宽敞的悬崖,那么快的速度传送,若不是几人的修为都不浅,定然阻止不了下落的路径,而悬崖上一座恢宏的宫殿,大门紧闭,再无其他,外面没有龙族的人看守,不知道龙族的人是不是传送到了这个地方。

“好了,没事儿了。”卫子谦拍拍莲生的肩膀,实在是莲生那鬼哭狼嚎的样子在这空荡荡的悬崖上太凄惨太诡异了。

“还是子谦好啊!吓死我了,你瞧瞧这悬崖下的岩浆,我瞧着我们八成是遇上地煞火了!”莲生说道,往悬崖边上蹭了几步,刚看了一眼就捂着脸飞回来。

“……是地煞火的火源?”经莲生这么一说,卫子谦想了想说道。

“嗯嗯嗯,这世人想要寻地煞火的一星火种都毕生不可得,我们竟然直接遇上火源了,不过这玩意儿不稳定,我们得赶紧撤,别等着地煞火暴动,这片空间就完蛋了,诶诶,在这之前我们是不是应该先找到出路?”莲生道。

卫子谦看着去找出路的莲生,稍作思考,莲生虽表现的夸张了些,但思维却清晰的很,很快就看穿了眼下的困境……

“别找了,刚才那是单向传送。”雪风说道。

“大坑啊,那我们只能去那宫殿看看了?走吧走吧,说不准那里边有出路呢!”莲生道,突然落在了雪风身边,他怎么忘了,有这么一个冰块在,果然,灼热感马上就减退了不少。

几人准备进那宫殿,王紫也停下了观察的视线,却见卫子谦还站在悬崖边上,看着那深渊下赤红色的岩浆,雪白的衣袍被映成了赤红色。

“子谦,你想要地煞火?”

王紫走在卫子谦身边问道,卫子谦是炼药师加炼丹师,王紫一直没有问过卫子谦有没有融合异火,但肯定是有的,不然也不会成长到现在这个阶段,现在碰到了地煞火的火源,她只当卫子谦是想再融合一味异火。

“不,我只是觉得这地煞火的火源出现的奇怪。”卫子谦收回眼神,冲王紫笑道。

“这里的一切都很怪,要不要地煞火?”王紫道,转而又问。

“莫非小紫想取给我?”卫子谦笑问,摸了摸火光下更加美丽的王紫。

“嗯。”王紫点头,心想若是用红莲业火开路,从地煞火火源中捞取一枚火星应该不成问题……

“……太危险了,我已经有了异火,小紫,不许去!”

卫子谦一顿,双手放在王紫脸上,扭过王紫的头,看着她的眼睛认真的说道,火源并非火种,若是掉进火源之中,别说红莲业火,就是南明离火也保不了!他并没有想要地煞火,王紫却真的去设想了!卫子谦皱着眉,有些生气了。

“唔,不去!”王紫看着卫子谦生气的样子,确定自己是会意错了,积极点头,好让卫子谦消气。

“噗,小紫乖。”卫子谦不禁失笑,揉了揉王紫的脸颊,王紫这么认真又无辜的样子,让他没来由的生气又一瞬间忍俊不禁,放开王紫,卫子谦食指划过王紫的眉心,真是拿她没办法了。

“走吧”卫子谦道,牵起王紫打算离开。

卫子谦那句‘小紫乖’在王紫脑海里饶了几圈,总觉得这像是在哄、小孩子?王紫想了想,还是决定不提出意见,正要离开时,却感觉头顶的空间阵阵扭曲,很快两个身影从空中疾速落下,还有人进来?

“诺晨!”

那二人从王紫身边落下,直直的坠入深渊,正是诺晨和景焕,景焕尚能稳住自己的身体,在悬崖上借力旋身而上,然而诺晨却是身不由己的下落,眼看就要坠入滚滚岩浆之中!

王紫听到景焕那声声嘶力竭的喊声,离开的步伐一顿,行动已经快过思维一步,闪身来到悬崖边上,手中‘嗖嗖嗖’的延伸出一大片密密麻麻的藤蔓,那藤蔓飞速的向下窜去,而且不断在半路上生长出新的分支,诺晨取出长剑想扎进崖壁稳住身体,奈何崖壁的巨石坚硬无比,他的剑竟然无法洞穿!

长剑在崖壁上留下一连串刺耳的声音和带着金光的火星,减缓了他下落的速度,王紫的双生妖藤也已经追上诺晨,无数藤蔓猛地收紧,像个蚕茧一样把诺晨包围起来,炙热的火焰不停的烧断藤蔓,但藤蔓生长的速度也毫不逊色!

悬崖上的王紫飞身后退,掌中运起灵气一甩,藤蔓猛地向上飞起!

直到有惊无险的落在地面上,王紫收回藤蔓,看到的是狼狈不堪的诺晨,在地上大喘着气,眼睛却睁着一眨不眨的看着王紫,那双总是笑的盛满了星辰的眼睛闪过很多情绪,景焕跑了过来,庆幸的看着险中逃生的诺晨。

“你们俩,怎么变成这样了?”

莲生折回来,看着两个几天不见却像是几十年不见的诺晨和景焕,身上的气息变得警惕,狼狈的样子也没有了之前翩翩佳公子的模样,而且还带了一身伤,难道是在慈海碰到打劫的了?

“拜你们所赐。”景焕冷声说道,却被诺晨严厉的眼神阻止了更多的话。

“嘿你会不会说话啊!我们带你们来慈海的时候还好好的,分开后变成这样,不说自己学艺不精吧还怪起我们了?”莲生一撸袖子说道。

王紫转身,她救了诺晨,权当还清了当日他的挺身相助,景焕对她强烈的敌意来的莫名其妙,她也没必要待在这里。

“王紫!你别在意景焕的话,他只是担心我!”

诺晨猛的站起来,忍着肺腑内翻江倒海的痛说道,有些贪婪的看着王紫的侧脸,他发现他真的中毒了,才几天而已,他的骨血里竟然刻进了一个永远无法抹去的名字、王紫,而他对王紫一无所知……

“诺晨!”景焕低吼,为了她简玉已经死了,他们落到这步田地,他竟然还如此执着!

“王、王紫,噗……”诺晨唤道,还想说什么的时候,却突然吐出一口带着黑色血块的血,这是内府重伤的表现,而且受伤有段时间了!

“诺晨!”景焕急急地扶住就要倒下的诺晨,双臂颤抖着,他不想看着仅剩的兄弟在他面前死去,他不想!就算他们活着的时间已经进入倒计时,也不要看着诺晨先走!

“王紫,求你救救他,救救诺晨……”

景焕就着坐着的姿势跪了起来,扶着诺晨沉声说道,王紫皱眉,退后了一步,她不想承受一个人的跪拜。

“王紫,你救救他,若不是为了掩护你,诺晨也不会伤成这样,简玉,他被一个外来的灵魂夺舍,而那灵魂的目标一直都是你,在传送阵外的时候,若不是诺晨制造出动静,那人也不会对诺晨下杀手!求你救救他,哪怕,哪怕、用我的命来换!”

景焕紧闭着眼说道,将近三十年的岁月中,他锦衣玉食,是家族捧在手里的宝,如今这般落魄的样子他做梦都想不到,而这样跪在一个人面前,更是用尽了他所有的力气。

听了景焕的话,几人都是一惊,尤其是王紫,简玉被夺舍了?不,不可能!若是夺舍,她能看出不相容的灵魂,但也能从景焕的话中确定简玉并非本来的简玉了,那么她一直以来的疑虑就是真的了,那简玉的确有怪异的地方!

心里虽这般想着,王紫掌心向上,托起了景焕,景焕能为朋友做到如此地步,就冲这一点,她就不可能不救诺晨,况且,诺晨暗中为她做的事情她竟是完全不知道。

“我来吧。”卫子谦说道,已经上前查看诺晨的请况,从景焕手中把诺晨扶起来,查看之下却讶异于诺晨伤的如此严重,远比看起来严重多了!

卫子谦给诺晨喂了两颗还魂丹,这是珍贵的六品丹药,但卫子谦眼都没眨一下,不管王紫是否需要他们的帮助,诺晨伤成这样也是因为王紫,他一定会把他治好,让王紫少些负担,心里叹了口气,王紫如此就招惹了一个死心塌地的男子……

卫子谦运起灵气引导药力在诺晨体内发挥效用,外人能清楚的看到青光笼罩中,诺晨的脸色正在快速的转好,景焕长长松了口气,紧紧闭上眼睛,半晌睁开。

“王紫,对不起,诺晨刚才太危险,我过激了。”景焕站起身说道。

“没事。”王紫看了看景焕,说道。

景焕诧异的抬起头,本以为王紫定然不会回话的,却不防撞进了一双比暗夜更加深邃的墨眸,神秘的引人沦陷,景焕很快侧头,脑海中却好似回放着刚才那双几乎灼烧了他灵魂的眼睛。

“把这个吃了。”一个声音响起,将景焕的神智唤了回来,景焕握了握拳,恢复了冷静,却见卫子谦拿着一枚丹药和一个玉瓶递了过来,景焕下意识的看了看诺晨,却见他正在自行打坐。

“我不需……”景焕道。

“你的伤也很重,尽快调理好。”卫子谦打断景焕的话说道。

“谢谢。”景焕道,没再坚持,也没有询问那药是什么,先后服下了丹药和玉瓶内的药水,直到内伤和灵力都在飞速的恢复起来的时候,他才意识到刚才那一个是五品金还丹和五品气神丹,是内伤要和补充灵气的药水,而且都是各中精品!

景焕调息起来消化药力,再醒来时起色已经恢复了八成,在这地方,也不可能给他那么多时间调理,半晌,诺晨也睁开眼睛,他先是愣了一下,不可置信自己的身体竟然恢复了!虽然只有七成,但这已经是再理想不过的情况了!

“是你救了我?”诺晨看着王紫呆呆的问道,他真的才一次见到王紫了,他想起来了,刚才差点掉进火海,也是王紫救了他……

“是子谦。”王紫指了指卫子谦说道。

“谢谢你!”诺晨扒了扒头发,站起来说道,面上带笑,似乎又回到那个时刻朗笑的诺晨。

“举手之劳。”卫子谦说道。

“哦对了!你们小心简玉,他已经不是原来的简玉了,他修为很高,似乎对你们抱着很大的敌意!”诺晨不知道景焕已经说过了,很严肃的跟王紫说道,却是没有提他就是因此差点没了性命。

“嗯,好。”王紫看了看诺晨,点头道。

“你们,是在说我吗?”

说曹操曹操就到,一个轻蔑的声音传来,很快,传送的地方空气一阵波动,一个人影突然出现,那人也面临了即将掉进地煞火火源的危险,却应对的极其轻松。

却见那人身后突然生出两只巨大的翅膀,那翅膀上燃烧的火红色华丽之极!那人煽动翅膀,很快落在悬崖上,收起那炫目的翅膀惬意的站在几人不远的对面。

“原来是你,朱雀。”穷奇道,肯定的语气,刚才那双翅膀,完全显示了他的身份。

王紫也认出他来,竟是朱雀!王紫闭上眼睛,黑暗中瞳孔内划过一道隐晦的红光,再睁开眼看向‘简玉’,却见简玉的身体内只有一副灵魂,而且是简玉本身!那么朱雀就不是夺舍!

也对,朱雀现在的灵魂是残魂,不可能舍弃他好不容易得来的身体去夺舍,那么他应该就是按照莲生猜测的,选了简玉契约了,而且契约的主导方是他,他通过契约通道控制了简玉的身体!

因为穷奇这一声,所有人都惊疑不定的看向‘简玉’,简玉身体中的灵魂是朱雀?怎么会这样?诺晨和景焕想破脑袋也想不通!

莲生却是拍了拍脑门,没想到真被他猜中了,只是朱雀选择了简玉,一路上隐藏的那么好,他们竟然没有发现!

卫子谦倒是惊讶过后很快就接受了,前段时间乐九师傅曾说朱雀现世了,只是被高人把消息压下去了,当时乐九师傅也推波助澜了一把,让消息彻底湮灭在众人的视听中,没想到这件事是跟王紫有关系的,那么乐九师傅会突然管仙界的事情就说得通了。

雪风绝对是这其中最为惊讶的人,他本事朱雀属的血脉,现在他竟然见到了上古纯血脉的朱雀?而且看起来他是个大反派?

“穷奇。”朱雀也道,穷奇一直行事低调,他控制着简玉的身体跟了王紫那么久才猜到一二,没想到王紫除了收服了青龙,竟然连穷奇都收入帐下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