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四十五章 寻路【万更】

王紫几人跟着穷奇指引的方向向慈海深处而去,慈海的环境的确比仙怒海稳定多了。

在九天大魔蛇离开之后,王紫想了想,还是决定弃船离开,直接画了一个传送卷轴进了海底,不只是因为带着三个尾巴行事不方便,也因为她始终想不出那个简玉身上到底哪里怪异,也就是说,她防的是简玉。

“遇到麻烦了。”穷奇突然说道,示意几人停下来。

王紫看向穷奇,能让穷奇说麻烦的,那就是真的麻烦了。

“那只索命冰水凰,让我们碰到了。”穷奇说道。

“啊?”莲生惊讶,不是,都绕了半天,怎么在这么远的地方碰见了?

“先看看情况吧。”卫子谦说道。

王紫点点头,几人放慢速度接近,还不知道索命冰水凰的态度,但八成是龙族派他守在这里的,一个十六阶掌神级的灵兽,恐怕就算穷奇能够威慑住他,他也不会服。

不像慈海海底交错纵横的海岭海沟,慈海海底平坦开阔,很少有遮挡物,因此王紫几人在很远的地方就看到了那个独自坐在珊瑚群上的男子。

王紫几人在距离那人十几米远的时候落在地上,王紫看向那人,却见那人身着一件宽松的长袍,一半白色一半湖色整齐的分割,那人的头发却是长的有些夸张,漆黑的墨发蜿蜒的铺在身后的珊瑚上,还有一部分海藻一般漂浮在水中,王紫不由的想,这人的头发估计是他身高的两倍。

那人坐在一片奇特的珊瑚群中,横向生长的珊瑚像极了一个色彩斑斓的椅子,一个透明的结界笼罩在他周围,而那人手中正在雕刻着一个湖色的珊瑚,神情很专注,并没有抬头看他们。

“我们借道这里,不知阁下可否放行?”卫子谦上前问道。

“若是去世外域,几位请便,若是去别处,恐怕不行。”那人说道。

“阁下所指的别处是?”卫子谦道。

那人停下自己游走的指尖,却见那人是由指尖代替了刻刀,指腹擦去了珊瑚上的碎屑,抬头看向王紫几人,英俊而优雅的五官展露无遗,杏儿轮廓的眼尾多情的挑起,眼中似乎蒙着一层柔软的雾水,而眼底却埋着深深的冰寒,嘴角微翘,仿佛天生带笑,软化了那张面无表情的脸。

那人的眼神很自然的掠过几人,在穷奇身上稍稍停留片刻,又看向被几人围在中央的王紫。

“几位既然能过了仙怒海,定是知道一二的,何必再问。”那人说道,又低下头继续手中的雕刻。

卫子谦诧异,这索命冰水凰竟是如此通透,他的任务是守住去龙族现在的所在地,若他们只是去世外域,他也不费那番功夫。

“那就冒犯了!”王紫说了一句,同时祭出了长剑,索命冰水凰摆明了不会退一步,还不如速战速决。

索命冰水凰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擦去珊瑚上的碎屑,收起未完的作品,这才站起来向前走了几步,那人的身高大概有一米八六左右,身后锦缎般的长发缱绻的拂过斑斓的珊瑚,直到没有了珊瑚的依托,那海藻一般的墨发落在那人脚底,又在身后铺了长长一段距离,果然那头发的长度是他身高的两倍有余。

“你打不过我。”那人看了看王紫说道,转而又看向穷奇,他的对手应该是他。

“你也打不过我。”穷奇挑了挑眉说道。

“还没打,何以定论?”那人道。

“这是我的主人,你也还没跟她过招,怎知她不敌你?”穷奇道。

“你要让你渡劫期二层的主人跟我打?”那人问道。

穷奇不语,侧头看向王紫,却见王紫挽了一个剑花,直接飞身攻向索命冰水凰,穷奇笑笑,盯紧了那二人的打斗,索命冰水凰说对了,他是不放心王紫和一个十六阶掌神级的灵兽打,但王紫也不会让他去打的,他只能静观战局,以便王紫需要时及时出现。

卫子谦和莲生也分别退开,卫子谦还是担忧的看着王紫,他知道王紫或许有办法打的索命冰水凰措手不及,但这担心的情绪怎么都止不住。

索命冰水凰见王紫果真是只身一人攻来,挥袖化解了王紫的招式,任凭王紫一招一式的打,他只浅浅淡淡的化解,只当是陪她玩会,若非必要,他不会取人性命。

王紫也看出来了,索命冰水凰并无心跟她打,既然如此,她只能逼他出手了!

“如果我在三招之内让你出手,你便放行,不再管我们前去何处,如何?”王紫突然收剑,长身立在水中说道。

“三招?……好。”

索命冰水凰倒是有了些许兴趣,刚才王紫将近一百招都没有挨到他的衣角,若说三招之内让他出手,她似乎把话说的太大了,不过若是能尽快解决此事,答应下来也无妨。

“好!”正合了王紫的心意,说罢再次执剑攻去。

索命冰水凰诧异的发现王紫的招式越来越刚猛,这样霸道的剑招竟然能让一个女子使出来,他不得不多用了一成功力应对,双手拢在袖中,也想看看王紫真正的实力究竟在哪里。

王紫周旋在索命冰水凰周围,寻找着合适的出招机会,索命冰水凰却是看不出,王紫的杀招已经在酝酿当中了,王紫的身形极快的转换,在海水中只留下一道道很浅的波纹。

“好速度!”索命冰水凰赞叹出口,那双蒙着水雾的杏眸也亮了一瞬。

而此时,王紫的身形突然消失,再次出现时,索命冰水凰几乎同时就锁定了王紫的位置,本以为还是预料中的剑招,却忽觉一阵泰山压顶般的剑气俯冲下来!索命冰水凰一惊,身形疾掠,想要离开剑气的范围,可是已经晚了,一个领域突然困住了他,紧接着像是魔法一般,领域内几乎复制了几万的剑影于四面八方狂劈而来!

晋入渡劫期之后,王紫对于次元斩的领悟有了质的飞跃,从原先的几千剑影提升到了几万!这样无孔不入的攻击,要以一人之力抗下,就算是十六阶掌神级的灵兽,稍有不慎也会命丧其中!

卫子谦几人倏然而笑,王紫的招式从来都是让他们猜都猜不到,想都想不透的,卫子谦上一次见识次元斩时并无现在这般威力,没想到随着王紫的成长,她的杀招也变得如此令人惊艳!如此,他倒是放心了,王紫竟然能想得出以三招为限,这很大程度的束缚了索命冰水凰,任由王紫发挥了。

“女神啊!这招式,天下还有如此精湛的招式!亮瞎了!”

莲生不断的重复,简直看醉了!直呼这招式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啊!这样的招式几乎是一招必杀啊!今天才算是第一次看到王紫真正的战力,简直高的让他想跪拜啊!

莲生不由得上前几步,眯着眼用手比划着那个领域,这样的领域,完全是招式附带的,并非王紫的境界领域,他当真是第一次见!

境界领域与一个修士的生命值相关联,若是领域破了,修士的修为会有很大的折损!而被次元空间这样的领域困在内,在招式的威力消散前,突破出来的可能微乎其微啊,就算突破了,也不会反弹回王紫身上!

奇!莲生不得不在心中一声声的大赞!

索命冰水凰也被这样浩大的招式弄得一时间失了方寸,闪避无孔不入的剑影的同时,双手已经从长袖中伸出,凝结了一个冰水交织的能量攻击,可就在攻击刚刚成形的时候,索命冰水凰猛的撤回了能量,双手握拳收了回来!

“太狡猾,看你怎么挡!”莲生可惜的说道,在这种时候,任谁都是先打了再说,谁还会想写别的,可就在出手的一瞬间,索命冰水凰却生生将招式撤了回去!

却见索命冰水凰双腿分开,双脚牢牢的扎进地面,眉宇之间出现一道深深的沟壑,宽大的长袖无风自动,鼓鼓的扬起,而他周身的海水似乎也开始凝固起来,被那无数剑影搅动的混乱不堪的海水渐渐停滞了!

而此时,一个水晶一般色泽的巨大影子从那人背后‘腾’的飞出!却是一只冰晶一般的凰!

却见那索命冰水凰的翅膀神展开时,几乎触及到了王紫的次元空间,无形的寒气围绕在索命冰水凰身边,由他周围的海水开始,只见海水寸寸结冰,即便剑影破开这些并不难,但速度和威力都相对削弱,再强大的招式都有消散的时候,索命冰水凰采取这样的防御,几乎不用出手就可以挺过这次元斩!

“竟然真的没有出招!”

莲生说道,此时次元斩已经渐渐落幕,索命冰水凰的虚影一收,而那结冰的领域也在极快的消融,索命冰水凰自碎裂的冰山中走来,边走边整理了自己稍显狼狈的衣服,杏眸看向王紫,眼尾的弧度似乎也动了起来,虽带着寒冰之气,但经此一招,那索命冰水凰面上的表情却是更加生动了。

“这招叫什么名字?”索命冰水凰停在王紫对面,感兴趣的问道。

“次元斩。”王紫道。

“次元斩……好名字,以剑招凝结的次元空间,将招式无数倍的复制和放大,若你的修为再高一些,恐怕我也破不了!”索命冰水凰侧头思索半晌,杏眸一亮说道。

这索命冰水凰竟是个爱武的,王紫使出次元斩打了他个措手不及,他不但不觉得折了面子,反而如此激动,与王紫交谈也多了几份生气。

“我已经领教了一招,并没有出手,按照我们事先约定的,我该领教下一招了。”索命冰水凰说道,暗含精光的眼神表示出他很期待接下来王紫的表现。

王紫收回了剑,对于索命冰水凰没用一招一式过了次元斩这一关其实是有些意外的,什么招式都有时间约束,在这之前她似乎对这一点很模糊,直到现在才看清,脑海中翻涌着改善的方案,让她顿时通透了不少,若是在加大招式威力的同时让招式延长发挥的时间,定然会多出不少优势……

索命冰水凰,对控水和控冰几乎出神入化,从他刚才用冰抵消次元斩的威力就可以看出,她最出其不意的招式就在天极图,既然二人都有冰,硬碰硬如何?

索命冰水凰看着王紫收了剑,一身神秘的女子,正无声的酝酿着攻击,在不知道他将面临什么奇招的时候,看着似乎在另一个世界中的王紫,竟有种久违的感觉生出,那是、畏惧?!

索命冰水凰赶紧默念清心咒,杏眸微眯,周身的寒气有些加重,龙族召唤他之时他也只是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想法守在此处,畏惧这种情绪早已从他的情感中革除,他见到龙族的人不畏,见到深不可测的穷奇不畏,却是对一个渡劫期的女子产生了畏惧?

这多多少少让索命冰水凰惊讶,惊讶之余也生出了不知多久不曾有过的、杀心!像他这种境界的人,下意识的会清楚让自己畏惧的任何人或物,否则自己本就艰难的修为将更加不得寸劲!

穷奇皱眉看向索命冰水凰,手掌动了动,五只利爪齐齐生出,索命冰水凰何以突然动了杀心?

王紫一边注意着索命冰水凰,一边紧握着双拳,脚尖一点,猛地冲上去,却是赤手空拳跟索命冰水凰缠斗!

这样的近战于索命冰水凰也是新鲜的很,若不是现在他不能出手,不然他一定要跟王紫过过招,离得这么近的距离,索命冰水凰眼神紧紧盯着王紫,那是一张丝毫挑不出瑕疵的脸,完美的能让世间一切美景都黯然失色!

战斗时深不见底的墨眸无端的散发着慑人的威压,那是一种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镇静,是一种万事成竹在胸的掌控,亦是一种看淡身外种种而波澜不惊的超脱,世间竟有如此奇女子?

索命冰水凰感慨于眼前的女子超凡脱俗的容貌和气质的时候,却是被一阵冰寒气息惊到,他修炼冰属性的法术已经有几千年,自然对冰属性的攻击了如指掌!看向拳猛如虎的王紫,这寒气像是自王紫身上来,却又无迹可寻,但却真实的渗透着。

索命冰水凰疑惑的皱了皱眉,渐渐的那寒气似乎在整片海域都弥漫开来……

‘不好!’索命冰水凰心中警铃大作,他一直防着、守着王紫,就怕她再来一个如次元斩一般让他措手不及的招式,可即便他与王紫近战,王紫的招式却像是一张无形的网,于不动声色中铺天盖地的撒下,就等王紫一声令下!

果然,王紫再次出拳时,却是如一道惊雷劈下,带着酝酿已久的威压一瞬间爆发至顶点!

海水瞬间结成了钢铁一般的坚冰,从王紫面前疾速向前、向上延伸,彻骨的寒意直入骨髓,索命冰水凰用了最快的速度向后撤退,可那森寒的坚冰却步步紧逼,这还是一个招式吗?这还是人能做到的范围吗?!

索命冰水凰猛的停住,周身一旋化出了本体,一只在水中颇显梦幻的冰雕一般的凰!却见索命冰水凰巨口张开,一阵浓雾涌出,那浓雾撞上了不断逼近的坚冰,双方竟是生生僵持了半途!

半晌,只见坚冰之上渐渐出现了裂纹,一直向来时的方向延伸,五十几米之后,寒湮掌在索命冰水凰本命冰霜的阻挡下抵消!

王紫收回拳,松了一口气的同时落在地上,却猛地向后退了几步,直到两只手同时扶住她,王紫就着穷奇和卫子谦的搀扶旋身盘坐在地上打坐起来,连续施展次元斩和寒湮掌,尤其是寒湮掌,为了有更多的把握让索命冰水凰出手,她几乎调用了所有的灵力,索性索命冰水凰最终还是出手了。

莲生闪过来看王紫,却见王紫陷入了冥想,又看了看穷奇,这才确定王紫真的没事,此时莲生对王紫的敬仰绝对比滔滔江水更绵延不绝,比黄河泛滥更一发不可收拾啊!

莲生身形一闪又出现在那寒湮掌造成的坚冰旁,灵力和丹火一起调用才抵消了那彻骨的寒意,仰头看了看,他们现在所在的位置至少是海底五千米以下,如此看去那坚冰竟是看不到头!这几乎分割了这片海域啊!

莲生用了八成法力凝聚了一掌,猛地拍进了那坚冰之中,以莲生落掌的地方为中心,细碎的裂纹朝四面八方蔓延而去,然而并没有崩坏的迹象!

这是要逆天啊!莲生张着嘴,怎么都无法相信这样恐怖的现象只是王紫一拳造成的!

“这……我们要不要先跑?”莲生回过头来说道。

“不急,等小紫休息一会,那边既然有事,就不会轻易离开的。”卫子谦说道。

“哦。”莲生点点头,木木的回到王紫身边,在一旁坐了下来,杵着脑袋看王紫。

过了约么半个时辰,却见一个人影疾速的掠过来,远远的就感知到了是那只索命冰水凰,果然,那只索命冰水凰出现在几人面前,缓缓走来,白色和湖色分割明显的长衫略显宽松,衬着整个人都多了几份潇洒,墨发在身后如地毯一般铺着,蒙了一层雾色的杏眸神情莫测的看着王紫,就连眼底深处的冰寒似乎也减弱了些。

约定三招,若是他出手了,便要放他们过去,这才第二招,他就不得不出手了,这是第一次,有人用冰属性的功法把他逼到不得不化出本体的地步,接连几次在王紫身上出现的例外让他对眼前的女子不可抑制的产生好奇,而且那好奇犹如疯草一般正在快速的蔓延,快到他根本来不及阻止。

莲生保持着坐着的姿势,斜着身体看向索命冰水凰,这个姿势有些怪异,但莲生不觉得,反而在看到索命冰水凰那探寻的视线时,眉心跳了跳,又一个被他家亲亲主人的绝代风华折服的……

又过了半个时辰,王紫才收势,缓缓的吐出一口浊气,睁开眼睛就看到莲生崇拜的星星眼,王紫伸出手,戳在莲生头上把他推的远了一些,随即起身。

“主人,你太太太太太厉害了!这简直让我难以置信!”莲生毫不在意的又蹭上来说道。

“怎么样了?”

卫子谦说道,虽是在问,手已经径自扣在王紫脉上,静了半晌放开,已经恢复了大半,王紫的轮海远跟正常人不一样,且不说大的没边,就连恢复灵力也是常人鞭长莫及的。

王紫也自然不再回答,看向了站在不远处的索命冰水凰。

“你们可以走了,但是……”索命冰水凰适时地说道。

“喂喂,说好了三招内逼你出手你就不管我们的事,现在还但是什么但是啊?”不等索命冰水凰把话说完,莲生就喊道,本来是理所当然顺理成章的事情,被莲生那么生猛的一吼,倒像是他们死皮赖脸强词夺理一般。

穷奇的额心隐隐出现一个井字,要不是因为环境不对,他真想把这个聒噪的人一脚踹飞!

“我跟你们走,如何?”索命冰水凰只瞟了一眼莲生,又对王紫说道。

“什么意思?”王紫问道,一时拿不准索命冰水凰是何用意。

“是我放你们通过这里,我答应龙族的事情也算是黄了,且随你们去走一遭,瞧瞧热闹也好。”索命冰水凰说道。

“呵呵,那你愿意做向导了?”卫子谦笑道,心中清楚索命冰水凰想跟着的是王紫,跟瞧热闹可没有关系。

“自然。”索命冰水凰点头。

“那再好不过。”卫子谦笑道。

就这样,本以为是一场大战,却是多了一个自愿带路的索命冰水凰一同上路。

……

而就在几人离开后一个时辰,先后有几波人出现在了寒湮掌造成的那片坚冰之外,他们是顺着这里的响动来的,来了之后却是早已没有人了,看着那几乎隔断了海域的坚冰,众人不由得想,这慈海何时出现了如此寒气森冷的冰川,驻足片刻,定了方向后又各自离开。

这其中也包括三人,正是诺晨、景焕、简玉。

“这冰川生的好生奇怪,如此森寒,真是罕见的寒冰啊!”景焕说道。

“的确奇怪,哪有这么整齐的冰川?算了,这不关咱们的事,我们得越过这冰川才行。”诺晨说道,剑杵在地上有些心不在焉,这么久都没有再碰到王紫,而且被简玉那天的话重伤了,到现在都没有恢复过来。

“去海面上吧。”景焕说道。

“嗯。”诺晨点头。

景焕和诺晨向上飘起,却见简玉还在那坚冰面前一动不动的站着。

“简玉!快走啊!”景焕喊道。

“你们先走。”却听简玉说道。

“什么?什么叫我们先走?”景焕皱眉道,语气不由的加重了些。

“我说,你们想走就先走啊,我要在慈海继续转转。”简玉无所谓的语气又说了一遍。

“简玉!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到底还是不是简玉,简玉不会说出这样的话……”景焕沉声说道,却在后来,被诺晨一把掐住了肩膀,诺晨的脸色有瞬间的变化,却很快带上一贯的笑。

“景焕,你又不是不知道简玉喜欢猎奇,动这么大火气干什么,简玉也别介意,景焕是怕你遇到危险,咱们这么多年的兄弟,他是关心你。”诺晨说道。

“呵呵,我知道。”简玉说道,却是在背对景焕和诺晨的地方,墨眸中一阵红光浮现,转眼间便消失。

“慈海深处难对付的高阶灵兽不在少数,简玉不再想想吗?”诺晨说道,瞥眼看到景焕已经冷静下来,收回了手。

“不了。”简玉淡淡的说道。

“那好,我跟景焕去海面上,若是你转好了,就用传讯灵晶跟我们联系,你自己多加小心。”诺晨说道,引来景焕诧异的一眼。

“好。”简玉道。

诺晨跟景焕使了眼色让他走,看了看始终没有回头的简玉,二人转身离开。

而留在原地的简玉,双眼再次变红,越来越红,接近火红的色泽,手中也出现了一团火红色的能量,然而那能量出现后不久,简玉突然收回,眼中的红色的褪去,却是改变了注意。

“王紫他们就在这个方向,诺晨,你不打算去看看吗?”简玉突然说道,这话不轻不重,却刚好让离开一段距离的诺晨听到了。

诺晨离开的脚步一顿,景焕看向诺晨,却见诺晨脸上又出现了那种呆傻的表情,心里沉沉的叹了口气,他们兄弟三人,为何变成如此,这三人,没变的却只有他了。

“不了,若是无缘,我死皮赖脸的跟着也不合适啊,简玉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拿得起放的下说道就是我啊,呵呵……”诺晨却出乎意料的说道,背对着简玉笑着打哈哈,好像真的不在意,而他面上的表情却完全不是那样。

景焕诧异的看向诺晨,诺晨这几日心不在焉的,却是早就发现了简玉的变化,因此才如此提防……

“是吗?”简玉鼻子里哼了一声,不阴不阳的说道。

“是啊,就此分别,简玉你保重!”诺晨说道,跟景焕加快了速度向透着光亮的海面上冲去。

然而他们刚刚动作,一个火红色的攻击猛的轰来,夹杂着可怕的能量,诺晨和景焕同时祭出剑相抗,然而两人合力之下却还是被那攻击震的气血翻涌,身形不稳的落在海底!

顾不得身上的伤,诺晨和景焕各自执剑做出防御的姿势,带着敌意看向简玉。

“你不是简玉!”诺晨肯定的说道。

“你是谁?”景焕紧接着问道,终于证实了眼前之人不是简玉,现在除了对此人实力的担忧,还有对占据简玉身体的灵魂的愤怒!

“这很重要吗?”

‘简玉’转身,变得火红的眼眸看向诺晨和景焕,身上突然蔓延出凶残和暴虐的气息,残忍的牵起嘴角,看着两个刚接了他一招就已经受了伤的人,他真是好耐性,竟然陪着两个蝼蚁一般的人类走了那么久。

“简玉呢?你杀了他?”景焕问道,握紧了手中的剑,心中却是诧异于‘简玉’越来越强盛的气势。

“是啊,怎么,你想给他报仇吗?”‘简玉’扯了扯嘴角说道。

“你想干什么?”这时,诺晨沉声问道,刚才他就发现了些许端倪,想离开时却被‘简玉’拦住了,若是他有他的目的,并没有必要杀他们二人灭口啊,他刚才说到了王紫,莫非他的目标是……

“你猜不到吗?”‘简玉’火红色的眼睛一抬,明明是相对而立,却颇有丝俯视的意味。

“是王紫?”诺晨问道,虽是问句,语气却是肯定的,凝重的脸上多了丝阴沉。

“还算聪明,平时装的挺好啊。”‘简玉’笑道,只是笑声里有着莫名的血腥。

“哼。”

诺晨哼了一声,突然举剑攻击,景焕也同时攻上来,二人联手,却在‘简玉’手里没过五十招就被再次震飞出去,诺晨和景焕齐齐吐出一口鲜血,内府俱损!这人竟是如此的强!

“给你们点教训而已,也好让你们学乖一点,只是让你们跟本尊走一遭,哪那么多不愿意,你,说不准在你死前还能看到那个让你神魂颠倒的女人。”‘简玉’慢条斯理的整理了一下衣服,说道。

“真不理解你怎么会看上那种女人,她的男人,没有十个也有八个,或许还有更多,这样被别人玩坏了的……”

“你、住、口!”

‘简玉’轻蔑的说着,却被诺晨猩红着眼怒吼着打断,诺晨拼着重伤使出一个能量攻击,却被‘简玉’挥手间扔了回来,诺晨在那一击使出之后已经脱离,再加上这用了他全部灵力的一击的反弹,诺晨瞬间如断线的风筝一般倒飞出去,直到被砸在那坚冰之上又滑下来!

“噗……”诺晨不断的吐出鲜血,周身的结界晃动着,竟是连隔水的结界都快维持不了了!

“诺晨!”景焕大喊,飞身落在诺晨身边,一手架起诺晨带他原离了那森寒入骨的坚冰,拿出一堆伤药灌进诺晨的口中,刚才那一击,几乎能要了诺晨的命!

“你无非是想要两个挡箭牌而已!何必下此狠手!”景焕咬牙对‘简玉’说道,现在才痛恨自己的实力竟如此不堪,在这个人面前毫无还手之力!若是、若是此行他还能活着出去,定要成为一代强者!今天这样的困境,一次就够了!

“呵,还是你聪明一些,既然知道,那就走吧。”‘简玉’道。

“没看到诺晨在疗伤吗?”景焕沉声说道。

“又死不了。”‘简玉’施舍一般看了一眼诺晨,眼看就要动手。

“够了!”景焕大喊一声,先一步架起诺晨的胳膊,‘简玉’冷笑着收回了手在前面带路。

……

“喂,你到底知不知道龙族他们在哪里?”另一边,莲生问索命冰水凰。

“……知道。”索命冰水凰说道。

“喂,那你知不知道龙王现在是什么级别,应该没有到破天境吧?”莲生又问。

“……不知道。”索命冰水凰道。

“喂,你知不知道他们在谋划什么大事?其实我觉得他们也挺蠢,让灵兽潮守着仙怒海,这不明摆着告诉人前方有大事,你们不许掺和吗?”莲生又问。

“……不知道”索命冰水凰道,那样的灵兽潮,他都不可能一天两天突围出来,他们这样的例外,龙族怎么会考虑到,

“喂,前面还有没有看守的灵兽了,我们这都走了多久了?天黑了又亮,不休息一下吗。”莲生道。

“……不能休息”索命冰水凰道。

“喂……”莲生还想问什么。

“首先我不叫喂……”索命冰水凰道。

“这不重要,不过你想说你叫什么名字的话,我也不介意听听。”莲生脖子一昂,好像很勉强的样子。

“雪风。”索命冰水凰道。

“雪风?这么文雅的名字,为什么不叫冷风,雪天之类的?不过相比起索命冰水凰那么长的名字,这雪风简洁多了,就是不太好听,你看我啊,莲生,莲生,这么好听的名字,一听就是一个翩翩美男子的名讳,就是那种一听就让人终生难忘的……”莲生滔滔不绝的说道。

“另外,如果你再不闭嘴的话,我们之间免不了一场大战。”雪风道,他以为他的定力够好了,就如莲生说的,天黑了又亮,将近一天过去了,他竟然忍了这么久,而莲生的问题,翻来覆去重复了几百次,他竟然没有一个冰封术把他永远定在海底。

“……”莲生一顿,眨巴着猫眼看着雪风,似乎再说为什么你这人如此暴力?还好他没有说出来,不然真的一发不可收拾了。

穷奇和卫子谦都笑了笑,算起来,雪风应该是第一个忍了莲生这么久的人,在莲生那张欠揍的嘴下,脾气再好的人也会忍不住动粗。

“快到了!”又过了一个时辰,安静赶路的几人中,雪风突然说道。

“终于到了?”莲生停下对了很长时间的手指,惊喜的抬头,不用在绕来绕去的了?

“用隐身术,近处的情况我也不清楚。”雪风道,挥手使出了隐身术。

那就是真的快到了,几人都用隐身术隐藏了身形,又行了一段距离,却见前方的不远处是一座岛屿!

“竟然有岛?”莲生道,他以为这慈海平坦无边,别说海上岛屿了,海里都的石头都没有高过一人的。

“这岛是前不久突然出现的。”雪风却道。

“原来如此。”莲生道,脑补起来这其中的关系,慈海惊险岛屿,岛屿上惊现宝物,龙族那天生为寻宝而生的鼻子马上就嗅着气味来了,嗯,就是这样。

听雪风这么说,王紫也不免有些讶异,这突然出现的岛屿,按理说应该没什么大惊小怪的,就不知龙族在上面发现了什么,才要这么着急的挖掘,不惜出动几百年不见的灵兽潮放哨。

再看那岛屿,成倒三角的形态扎根在海水中,岛屿周围是层层结界还有几层阵法,几人速度骤减,收敛气息缓慢的接近那片岛屿。

“等等!”穷奇传音道,阻止了几人的前进,伸出手指了指岛屿四周的的几个点。

王紫了然的看去,巫元力探测而去,却见他们能看到的方向,每隔几百米就有一个高阶灵兽守着,修为至少都在超神兽,外围还有更加密集的神兽把守,这样的哨岗,真是谨慎之极!

“跟我走。”穷奇道。

王紫点头,换了穷奇带路,穷奇使出一个大型的隐身术将几人笼罩在内,这是巫术,除了王紫之外没人看的出来。

穷奇带着几人避开外围的神兽靠近岛屿,在接近那些超神兽的时候,几人格外小心了些,索性最后还是无惊无险的过去了,雪风倒是诧异,就算他们再小心,这么多人一同行动竟然也没有引起任何一个超神兽注意,看来他是小看了穷奇的能力啊!

几人贴着结界向上游去,不久,几人出现在海面上,入目的是一片一望无际的绿荫,大大小小品种各异的树木将整个岛屿笼罩起来,岛上很安静,干净的沙滩像是从未有人踏上去过。

“这阵能不能破?”莲生传音道。

王紫一手放在阵法形成的保护层上,输出一部分五行能量,半晌收回了手。

“能。”王紫点头。

“那结界呢?”雪风问道,阵法是外力布置的,结界却是用一个人的能量形成的,破了结界不可能不被发现。

“穷奇,能强行打开这结界吗?”王紫问穷奇。

“能。”穷奇点头,这结界是一个掌神级的灵兽布下的,他自然能破开。

“那就尽快,进入岛内尽快隐蔽。”王紫说道。

“嗯。”

穷奇点头,其他几人也点头,王紫的意思是进去就躲,反正都到了这个时候,说明龙族寻宝的事情已经不是秘密,龙族若是聪明,就不会兴师动众的让人满岛上找人,而是用最快的速度转移宝物。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