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四十章 分组

外面看着不大的房间,却内有乾坤,房间分内外室,空间比看上去大很多,这定是炼制法器的时候加入了空间延展,将本来不大的房间实际上扩大了两倍,开辟空间一般只能用在法器中,而且能够容纳生命的空间凤毛麟角,就比如王紫的赤灵,那是所有人可望不可即的东西。

但这船竟然能将空间运用至此,看来炼制之人定是有炼制生命空间的想法,只是不得其法,能做到这样的效果已是罕见了。

内室为休息室,外室用作会客和小坐等,除了那金漆木雕大床和一架围屏之外,余下家具多低矮型,一张长几,一台漆案,一方软榻,地面上铺着编制的精美席子,外侧的墙面上有一个长一米高一尺的窗口,用结界封了起来,王紫挥开结界,马上看到了窗外碧蓝色的大海。

这船为上品仙器,但内部的细致之处却远远超出了一般的炼器师的作品啊。

王紫在窗口站了一会,重新布下了自己的结界,这才转头看向从进门就一直在笑的穷奇,刚才还杀气腾腾,怎么突然间杀气消失的无影无踪,反而身上的愉悦感让人怎么都忽略不了。

“呵呵,我的主人,我从来不知我这一根头发竟如此珍贵呢。”

穷奇说道,从身后拂过一缕头发,王紫刚才那句‘别说三千人,就是三千万万人,怎比得上他们一根头发’深得他心啊,从听到那句话开始,他的整个心都软了,从可怕的杀气中蓦然跌入温柔之中,情绪转换之快连他自己都不敢置信。

“……只怕我还说的轻了。”王紫一顿,看着穷奇戏谑的表情,却是出乎意料的说道。

“哈哈,主人啊主人,你是不是学坏了?这样油腔滑调的话不像是你能说出来的啊?”

穷奇一愣,随即大笑,起身走到王紫面前,不由得捏了捏王紫的脸颊,王紫这是一定要让他的心化成水才甘心吗?他当然知道王紫只是据实而言,可正因如此,他才无法控制自己的感情,因为王紫那般真实的感情,真实的让他感动。

“油腔滑调?”王紫疑惑的说道,这样的形容词好像从未出现在她的身上过。

“呵呵……”

卫子谦在一旁轻笑出声,再次见面,王紫的每一个表情他都仔细的观察着,看到此处不由得笑了,有些东西,或许王紫永远都不用学,但无意间做出来的却比刻意为之效果惊人千倍万倍。

“子谦,我有话想问你。”王紫拿开穷奇的手,转眸看向卫子谦。

“不用小紫问,我也会一一解释。”

卫子谦笑道,牵起了王紫的手走向软榻,其实这样的动作在以前他很少做,他心里隐隐害怕,害怕被王紫拒绝,害怕王紫有丝毫不愿,可三十一年的时间真的够长了,长到让他再也不想压抑自己的感情。

从目睹了王紫吻别九幽,再看到穷奇和王紫之间一些列互动,他很清楚的感受到王紫的变化,跟九幽、跟穷奇之间亲昵的表现,他以为他会很疼,实际上却没有,他欣喜王紫这样的变化,欣喜王紫因此开心,只要她高兴,又有何重要?

他只遗憾错过了那段时间,重新回来,他只想陪着她,一直一直……

“李战,千厷,子楚已经随四位师父先行一步前去世外域,算来有一个多月了,二十天前,我从岩城到洛水港,本想接应你,却等到今日才见到。”二人坐下,卫子谦方才说道。

“逍遥四散人?如何去得世外域?”王紫疑惑的问道,心中震惊,逍遥四散人一直是她最看不透的人,在齐恒大路之事就颇为神秘,现在竟然还有这般本事?

“世外域对外人是禁地,对域内之人却不是,四位师傅身份成迷,我知道的也不多,一别数十年,四位师傅对你颇为挂念,若是看到你如今已是这般本领,定会开怀。”

卫子谦说道,如他这般讲,定是他也不清楚了,只是逍遥散人既是世外域之人,身份定然尊贵,竟然在齐恒大路待了那么多年。

王紫歪了歪头,想到空灵的乐九,沉稳的顺尧,妖艳的妙绮,老顽童爵爷,当初没能成为师徒,却欠下颇大的情谊,四位前辈明里暗里的照料,一直都是她心里的一处暖阳,被卫子谦如此说起,她竟也想他们了。

“你去了岩城?”王紫问道。

“嗯,算着时间,我二十天前就等在岩城,直到那日岩城倾覆,才前来洛水港等你。”卫子谦说道,如此轻描淡写,中间的心急如焚却是轻飘飘的带过了。

“你在岩城等了二十天?”王紫问道,也就是说,她曾跟卫子谦同时出现在岩城,只是错过了?

“嗯。”卫子谦点头。

“我也是在岩城毁了之后离开的,只是我用传送阵离开,才等到今天。”

王紫说道,伸手拽过了卫子谦宽大的云袖,手中丝柔的触感,那上面零落的桃花瓣颇为真实,王紫不由得拿起来闻了闻,一股淡淡的药香,她差点以为是桃花香了。

“我们猜想你定会乘此船前去世外域,乐九师父只留我一人在这里等,好在等到你了,乐九师父让我带话给你,进了世外域先入长天派,长天派势力纵横加错,摸清了世外域的结构再行谋划其他不迟,切勿一时冲动。”

卫子谦拂起自己的袖子,全部送在王紫面前,温和的声音说道。

“……乐九怎知我有事谋划?”王紫问道,眼睛还在钻研着掌中栩栩如生的桃花,愈发好奇乐九,为何将她的行踪算的如此之准。

“乐九师父精于测算天命,加上过人的谋算,许是猜到些许。”卫子谦说道。

“唔。”王紫点头,不管乐九能猜到多少,她并不觉得这是个威胁。

“谨慎些总是好的,今后,你便记住有我在,有我们在。”卫子谦认真的说道,他不知道王紫将要做的事情是什么,也不逼王紫去说,但他决不允许她再一个人去面对了。

“唔,我记得。”王紫点头,也认真的说道。

“呵呵,小紫何时变得这么乖了?”卫子谦不禁摸了摸王紫的头顶,好像他说什么王紫都照单全收了。

“这是你绣的?”王紫转移了话题,指着雪白的锦衣上粉白的桃花,抬眼看向卫子谦,幽深的瞳孔中竟闪着晶亮的色泽,煞是迷人。

“不是,这是炼制的。”卫子谦眸色更加温和,早知道王紫喜欢桃花,才在炼制衣服的时候加了进去,看王紫如此喜欢他心里也甚是开心。

“你学了炼器?”王紫问。

“嗯。”卫子谦点头。

“那你就是炼药师,炼器师了!”王紫眨了眨眼睛说道,卫子谦短短三十几年修为暴涨至地灵期二层,炼药师、炼器师双重身份,是当之无愧的天才啊!王紫冲着卫子谦伸出了大拇指。

“呵呵……”卫子谦低笑,倾身在王紫的手上落下一个吻,笑的如春日的暖阳,直照进人的心底。

“小紫若是喜欢,我帮你炼制几件,不知小紫穿起罗裙是何模样,只怕太美,让世间万物都失了颜色。”卫子谦又道。

“裙子不方便,我穿这样就好。”王紫指指自己的衣服说道。

“这个,看你穿。”紧接着,王紫又指指卫子谦云袖上令她爱不释手的桃花说道。

“呵呵好,改日我炼制一件满是桃花的衣服,让千厷穿给你瞧如何?”卫子谦笑道,突然使坏的说道。

王紫当真想了想,慕千厷那身妖冶的模样,穿上满是粉色桃花的衣服,不知会变成如何祸国殃民的妖孽,却很赞同的点了点头。

远在世外域的慕千厷摸了摸有些发痒的鼻子,唇角挂着妖冶的笑,很快引来卫子楚嫌弃的眼神。

“死妖精你笑什么啊,这里又没有小姑娘,你那身骚气收敛一下好吗?”卫子楚低头擦剑,嫌弃的说道。

“我猜小紫紫现在一定在想我。”慕千厷斜倚在床榻上,懒懒的说道,没有计较卫子楚挑刺儿的话。

“王紫殿下想你?别逗了好吗,王紫殿下想谁也不会想你啊,比如本小爷,你这个死妖精还是靠边站把!”

卫子楚擦剑的动作一顿,很快鄙视的看了一眼慕千厷,说的话颇有些咬牙切齿,这厮修炼了这么久,真的快修炼成妖精了,他一定打修炼开始就打了勾引王紫殿下的主意!布局长远、处心积虑、图谋不轨啊魂淡!

“小楚楚,你何必嫉妒,你的样子勉强还是拿的出去的,昨天长孙家小姐追着你跑了两条街,你不……”慕千厷幽幽的说道,只是还没说完,卫子楚顿时就暴走了!

“死妖精你给我住口!那还不是因为你!那个花痴瞄上的是你,要不是你把小爷推出去,小爷至于陪那个疯子跑吗?!”

卫子楚挥剑斩去,砰的一声巨大声响,好好的床就这么被分尸了,至于慕千厷,早就轻飘飘的落在椅子上,笑看卫子楚那暴躁的模样。

“要是让小紫紫看到你这没长进的模样,啧啧……”慕千厷摇着头似叹息的说道,可是那表情却不是那么回事,越看越气人。

“死妖精,小爷要跟你决一死战!”卫子楚大喊一声转身攻去。

“别闹了!”一个低沉的声音响起,挥出一掌化解了卫子楚的招式。

卫子楚被挡住,不甘心的看了看像是预料到这种局面的慕千厷一眼,收了剑坐下,李战说话他不能不听,否则李战以暴制暴很可怕的!

“子谦,应该见到王紫了。”李战说道。

“哼,肯定见到了!”卫子楚说道。

“四十天,才能见到小紫紫啊……”慕千厷说道。

“先把你们的事情做好。”沉默片刻,李战说道。

“战爷说的没错,不然到时候还怎么陪王紫殿下?不行,我现在就去找妙绮师父!”卫子楚猛地站起来,一阵风似的跑了。

“宗祠有眉目了?”只剩下慕千厷和李战,慕千厷开口问道。

“快了。”李战道。

“去看看吧,也许症结就在这了。”慕千厷起身说道,李战点头,也站起身。

……

夜晚降临海上,茫茫大海中漂泊的船只显得那么渺小,这个时间船舱内相对安静,休息室内的人各自回了房间,王紫站在室内的床边,看着月光下透露着森寒气息的海面。

“现在还在外围的海域,明天会进入仙怒海,十天后入幻海,二十天后才进入慈海,这船上还能安稳几日,海族多生活在仙怒海深处,加之仙怒海海上气候变幻莫测,因此进了仙怒海就不会平静了。”卫子谦在王紫身后说道。

“海族会主动攻击船吗?”王紫问。

“会,而且不管伤亡如何,世外域都不会过问,世外域位于仙界整片海域的正中央,可以说是海族为世外域打造了层层防御,船上的这些人最终剩下多少世外域都不会真正心疼,美其名曰,他们要的是经得起考验的强者。”卫子谦道。

“唔。”王紫点头,大致了解了,海族的灵兽,她还没有真正接触过。

“子谦知道的真不少啊。”一人说道,卫子谦看去,说话之人是莲生。

“请问阁下尊姓大名?”卫子谦拱手问道,从见到王紫到现在,他还没有去注意这人,只是这人一直待在王紫房中,显然是王紫信任之人。

“哈哈,不必如此见外,大家都是自己人!你叫卫子谦是吧?我叫你子谦不介意吧?”莲生笑呵呵的说道,很热切的跟卫子谦攀谈,毫无第一次见面的生疏感,这莫非就是所谓的自来熟?

“当然不介意,只是莲生这名讳,该不会就是断史圣手莲生?”卫子谦温和而笑,问道。

“哈哈,子谦知道的果真不少!断史圣手那是外人给的虚名,我现在就是为主人效命的小奴仆,当然王紫就是我家主人啦。”莲生走过来说道,双手做捧心状看着王紫,猫眼眨巴着说道。

“小奴仆?”王紫一手戳在莲生脑门上把他推远了一些,一边问道,莲生这个定位真的好吗?她什么时候把他当奴仆使了?

卫子谦则好笑的看着王紫,竟然收服了这个百晓生,只是世人口中史断春秋笔,名扬郜金册,随心所欲,不理世俗,行踪更是无人知晓的莲生竟是这般无厘头的模样。

“嘿嘿,反正你是主人,我是什么无所谓啦!”莲生摇头晃脑的说道。

……

第二日,黎明时分,不少人都离开房间前往船上第三层,那里是一个露天的场所,场地很宽敞,海上日出时分灵气正是一天中最盛的时候,众人自然不会错过。

王紫跟穷奇、卫子谦、莲生出现在三层的甲板上时,看到的就是一个个修士盘膝而坐专心修炼的场景。

如此安静的氛围,灵气又是这般纯净,王紫寻了一处地方打坐修炼,卫子谦、莲生亦修炼去了,只有穷奇靠在围栏边,一边给王紫护法,一边看着平静的海面。

不久船上的几个负责人来到此处,看到专心修炼的大批人,满意的点点头,随即等着那些人一个个清醒过来。

王紫陷入冥想,晨曦的灵气果然比平时好过百倍,王紫体内的经脉自动的吸收灵气开始运转炼化,根本不需要她照看,奇怪的是,王紫的气血也渐渐运转沸腾起来,经脉、气血,两个完全不同的修炼体系同时在身体中各自运转,神识和心阙同时展开,把周围的一点一滴描绘的详尽之极!

如此奇妙的修炼,王紫不由的想到之前的猜想,莫非道术和巫术在修炼上是可以互补的?想到就做,王紫强行切断了气血的运转途径,操控轮海中的灵力渗入气血,一段时间后,果然气血开始运转起来,而且速度比刚才快了二十几倍!

王紫惊讶,轮海中的灵气是经过提纯炼化的,因此输进气血时那般通常,而她轮海中的灵气几乎是个无底洞,那她平时用轮海中的灵气供巫术修炼用,岂不是事半功倍?

有此发现,王紫及时收回了灵气,停止了巫元力的转化,此时情形不宜修炼巫术,虽然修道者看不出巫术的施法路径,但也要保险行事。

等王紫睁开眼睛时,缺见大多数人都醒了过来,太阳已经离开了海平面,此时的灵气纯度正在直线下降,没过多久,所有人都从修炼中清醒。

“好了,我宣布一件事情,你们应该都知道,今天下午我们的船就会进入仙怒海,仙怒海正如它的名字,喜怒无常,若是它高兴,我们可以一路无风无浪无海族攻击过了这仙怒海,若是它不高兴,我们整个船在仙怒海载个大跟头也有可能!”

一个负责人运气说道,只见那人中年模样却蓄了十公分长短的胡须,面色倒是比其他几个负责人和善,这人就是昨天莲生死缠烂打不让他走的人,名叫高蕴,是这六个负责人中修为最高的一个,也是他们这船的总负责人。

其他五人分别是伍德厚,许安平,徐文成,余豪政,周乐山。

“但是我们这船上有三千零八十六号人,是仙界个顶个的天才,如果船还没到世外域就翻在了外海,你们还有何颜面去世外域?”高蕴接着说道,如此一番话自然说的多数人热血沸腾,一方面自豪于高蕴称他们为天才,一方面出于对战斗的热血!

“此番第一个关卡仙怒海,此处盘踞大批的群居海族,到时你们必须集体配合,不能只顾自己生死!若是存了保全自己不管他人的想法,我明明白白告诉你们,这仙怒海你们过不了!”看着众人的反应,高蕴又道。

“前辈说的是,仙怒海的群居海族动辄几百几千,我等若不结阵相抗,定不敌对手!”这时,人群中一个男子说道。

“这位小道友倒是有些见解,你叫什么名字?”高蕴看向说话的男子,赞赏的点点头问道。

“在下羽子平,承蒙前辈夸奖!”那男子共收道,面露微笑,能让一个高阶修士看好,对以后的路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好!羽子也平,我记住了!希望你最终到世外域的人中,你是其中之一!”高蕴大笑,毫不遮掩的说道。

“在下定不负前辈期望!”羽子平也高声应道,信心十足。

“你们听着!仙怒海气候瞬变,非一般湖海能比,到时掌船之人必定不能出丝毫纰漏!另外防御、进攻、远程攻击的配合必须万无一失!昨天上船之时我这里已经预留了你们的身份信息,我会根据你们的修炼属性做出分配,将你们众人分组,由我等六人带领负责各个环节!”

“所有人分为六组,驾船室一组,进攻两组,防御两组,远程攻击和辅助攻击为一组,名单我已经整理出来,你们各自看好了,两个时辰后,各自进入攻防位置,不得擅自离开!你们听明白了吗?”高蕴运足灵力,声音如洪钟一般敲响,震得众人耳根发麻。

“听明白了!”众人齐声应和。

高蕴长袖一挥,只见天空之中蓦地出现一大片能量光幕,上面浮动着密密麻麻的名字,分六组,是已经排好的组别,六组内还有十余个小组细分出来。

王紫抬头看去,很快就找到了自己的名字,在许安平的组内,另外是一个二十八人的小组,组长是随机分配的,名叫黎晰。

“主人我们在一组啊!还好还好,白紧张了,子谦也在我们这一组,那个高前辈真是太善解人意了!他一定是知道我们是一伙儿的哈哈!”莲生看了半晌后满意的说道。

卫子谦也放下心来,分配在一个组内,也省了他不少事情。

“没想到,你们竟然能赶上啊。”这时,一个傲慢的声音插进来,王紫看去,却看到一个双手环胸,一副流氓相站着的年轻男子,虽语气傲慢,但那人不凡的相貌却带着不羁的笑,傲慢之下隐藏着不易察觉的惊喜。

“季少阳。”王紫唤道,这嘉城的公子哥,四十多天不见,虽还是那么嚣张,却多了许多沉稳,看来这一路上经历的事情让他成长不少。

“还记得我啊,不枉本少爷闲来无事时挂念你们,看到你们没死,本少爷心中甚慰。”季少阳眼神微微亮了一瞬,却仍旧没有好话。

王紫收回视线,不再看他,还有两个时辰,她还想去准备一些东西。

“喂!我跟你们一组!”见王紫转身就要走,季少阳紧走了几步说道。

“那还不去准备东西,你可是在进攻组里,你要去肉搏吗?”莲生一手挡住季少阳说道,让他就此打住。

“我的房间也在这个方向。”季少阳耸耸肩说道,示意莲生赶紧拿开他的手。

“切!”莲生不屑的哼了一声,转身离开。

而看着几人离开的一个女子,面上露出阴霾的神色,红唇勾起,露出一抹冷笑,这人正是昨天找王紫麻烦的女子,全名叫做木易水,是个仙界一级城池的家族小姐,修为地元期三层,年仅二十七岁,是家族重点培养的弟子。

心机颇深,长袖善舞,与船上诸多修士之间关系密切,本是个喜怒不显于色的女子,只是初来洛水港之日见到卫子谦,心生爱慕,却在昨天看到卫子谦对王紫那般热切,让她一时怒火攻心。

昨天两个冒失鬼已经代她试探了王紫的深浅,果然不是什么简单角色,她还没有跟卫子谦认识,若是贸然对付王紫,卫子谦不视她为敌才怪,前往世外域路途凶险南侧,难免不发生什么意外,木易水冷笑,就看谁斗得过谁了!

进攻组负责近距离战斗,是体力消耗最快,也是最危险的位置,若是面对的海族灵兽太多,王紫必须准备些大规模攻击的法器,她的信息中记录着水属性灵根,到时最好不用别的属性攻击,海族灵兽基本都是水属性,到时相同属性的对打,就看谁的法术精湛了!

两个时辰之期快到时,王紫几人出现在了二层的甲板上,所有的修士已经以各自的小组为单位分区站好,王紫几人的小组有二十八人,组长黎晰是个修为地元期四层的年轻男子,沉稳内敛,不骄不躁。

“你叫王紫是吧?我们在一个组诶!”一个身着天蓝色长衫的男子从人群的缝隙探出身体说道,随即冲王紫这边走了过来,那男子笑容清爽,引人亲近。

“唔。”王紫点头。

“哈哈,我们这也算是有缘对不对?”

诺晨笑道,看着王紫的眼神带着欣赏和赞叹,落落大方,不遮不掩,只是看王紫清冷的模样,话也不多,诺晨摸了摸鼻子,觉得王紫这般性格的女子真是少见,自己也不说话了,回头张望两个好友,见景焕抱剑走了过来,简玉却还站在原地。

“这是我的朋友景焕,那个是简玉,快进仙怒海了,若是遇到海族攻击,到时我们相互照应,你是女孩子,选择攻击相对较弱的地方便好。”诺晨说道,指着两个好友跟王紫介绍。

景焕身着雪青色长衫,抱剑而立,跟王紫几人点头招呼,叹了口气看着诺晨,这家伙自从昨天见到王紫,回去就一直挂在嘴上,看不出人的拒绝之一,自在的很。

简玉姗姗来迟,碍于诺晨热情的介绍,只跟王紫点头示意,疏离之感很明显。

“你顾好你自己吧,我家主人不需要你担心哦。”莲生冲诺晨说道。

“你是他的随从?”诺晨却诧异的问莲生,他说了这好半天终于有一个人接话了,因为莲生那句主人,他又是拥有独立铭牌的人,自然想到莲生是王紫的随从。

“你猜啊。”莲生道。

“虽然你们的人挺多,但场面混乱的时候还是要多加小心。”诺晨说道。

“那是自然。”莲生道,心想这船上还有诺晨这样的好好孩子。

“大家都到了,我分配一下位置,我们二十八人采取金刚阵对敌,我、翰墨、羽子平……卫子谦、景焕、简玉十二人于前排进攻,季元庆、季少阳、木易水……诺晨、莲生十人于第二排施放能量攻击,王紫、季少阳……元香,凌怀六人于第三排辅助攻击。”

所有人都到齐时,黎晰召集组内的人宣布道,金刚阵阵前安排战力高的修士,依次向后递减,第二层掩护,第三层辅助,按照王紫表面上的修为,理所当然的安排在了第三层,这样的安排合情合理,一时间并没有人反对。

“既然大家没有意见,马上按照此阵布防。”黎晰说道。

“哈哈,这样也好,王紫,你在第三层,压力会小一些。”诺晨一边说着,一边向前排走去。

只有二十八个人的小组,竟然有许多是认识的,王紫退在最后,只留下穷奇在身边,不知什么时候来到的季少阳晃悠着走到第二排,他旁边不远处就是季元庆,季少阳眼角都没有扫一眼,季元庆一路上盼着他死,他好好地活着就永远是季元庆的心头刺。

穷奇看了眼木易水,这个女人昨天的账还没有算,今天若是再敢出什么馊主意,他可不会那么轻易放过她,眼神回到王紫身上时,却见王紫正看着一个白色的背影,那人刚才也见过,是简玉。

“看他做什么?”穷奇在神识中问道,昨天王紫就给过这个男子关注。

“总觉得他有些怪。”王紫说道,却说不上哪里怪。

“怪就怪吧,又不关我们的事情。”穷奇道。

“唔。”王紫点头,收回了视线。

------题外话------

我的大多数公告都会贴在书评区,以后妞们看文的时候顺便关注一下,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