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三十七章 不眠夜

“一定是朱雀,高阶修士的修为对于魂魄不稳的朱雀来说是最好的补品,看来朱雀的残魂等不到到世外域已经先采取了这么危险的做法,现在大家都存了能躲则躲的心思,但是哪有能做的天衣无缝的,到时候朱雀的身份一定会暴露,那残魂现在只想着早一天占据朱雀的身体,就算被发现了,他也破罐子破摔,不会多么在意。”

房间内,有些凝重的氛围中,莲生首先说道。

“还有三天登船,我们也拿不准朱雀的残魂会不会再次出现。”穷奇说道。

“这一次前去世外域的要求必须是仙龄三十岁以下的修士,朱雀是灵兽,他要怎么逃过世外域之人的审查?”王紫问道。

“这个容易,朱雀可事先找一个修士契约,以他的能力,契约过程中做些手脚,到了世外域杀了主人,仍然可以逍遥自在。”莲生说道。

“……残魂和身体的契合度越高,朱雀就越难对付,我们要等到世外域再找他吗?”王紫问道,对现在的朱雀来说,做事情无所不用其极,根本不能用常规的思维去猜度。

“要在洛水港抓他,定是一番天大的动静,无数双眼睛看着呢,到时恐怕抓不到朱雀还耽搁了前去世外域的时间,当务之急是先拿到铭牌,进入世外域,既然他一定会去煅魂水,到时我们在飘渺山伺机设伏。”穷奇说道。

“穷奇所言甚是,朱雀二十天内连取三十几人性命,他如此急躁,吸取的修为虽多,但短时间内也炼化不了,反而会让他难熬一阵子,三天时间说来也不长,现在盯着那些铭牌的眼睛太多了,我们想抢一个回来也不是说说就行的啊,朱雀之事再行谋划不迟。”莲生说道。

穷奇撇了一眼莲生,那样子好像在说‘你竟然知道这么多’,这一眼看的莲生那张严肃的脸立马就绷不住了,朝天翻了一个白眼,他知道的很多很多的知道吗?断史圣手的由来给你们说三天三夜也说不完的好吗?本大爷也是六界响当当的人物,不要这么不把大爷当回事儿好吗好吗?!

“……铭牌,找谁抢?”这时,王紫问道,杀人的事情没少干过,但杀人越货却是不曾有过,这铭牌要去生抢,王紫却是没有注意了。

“……哈哈,主人,这事包在我身上,保证那人该死又该交出铭牌!”莲生笑道,笑王紫那一瞬间的呆萌模样,王紫聪明是聪明,可抢东西这样的小聪明王紫好像从未尝试过。

“那你怎么办?”

王紫没在意莲生笑的是什么,问他道,莲生也是要跟他们一起去世外域的,他的仙龄定然不低,起码她是猜不出来的,但他一直都是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似乎并不担心他会不会通过世外域的审查,现在事情就在眼前了,王紫才有此一问。

“我?主人放心,我常年服食红颜果,再加上之前的巫蛊,我的真实年龄连我自己都快忘了,若是想糊弄一番世外域的人,我也自有办法!”

莲生翘着二郎腿笑着说道,却是让王紫一愣,莲生身上的巫蛊莫非是限制生长的?红颜果她是知道的,能让人的年龄一直停留在二十几岁左右,因此莲生的容貌才有些类似少年,只是红颜果有剧毒,二十年为一循环,当初收莲生的时候,许诺解了红颜果之毒、巫蛊,现在巫蛊已除,独留红颜果之毒了。

“你上次服食红颜果是什么时候?”想到此处,王紫不由得问道。

“六年前了。”莲生说道,嬉笑的模样看不出别的情绪。

“青璃,你可以炼制红颜果的解药吗?”王紫看向在一旁呆坐许久的青璃说道。

“可以,但要先找到七星果、银角树。”青璃很快说道,被遗忘了这么久,终于被想起来了,找到了能插嘴的话题,他回答的很认真。

“还有十四年,只要在这十四年找到就好了!”莲生笑嘻嘻的说道,以前觉得活着是一种习惯,现在却觉得活着是一种追求啊,不然他怎么追随他的亲亲主人啊!

“主人,你的巫术,在去世外域之前最好再熟悉一下,世外域高人太多,最好不被看出来,巫术本就有隐藏的属性,只要你能掌控它。”商量妥了当下的事情,要离开时,穷奇对王紫说道。

“唔,好。”王紫点头。

几人离开王紫的房间,九幽在王紫的房间外加了一层结界,却是没有各自回房,都走向楼梯。

“你跟来干什么?”穷奇问道,这话问的是莲生。

“没什么啊,大家都是主人的人,一起谈谈天说说地不好吗?再说了,青璃也跟来了,你怎么不问他啊。”莲生道。

“我不需要休息。”青璃抬起头疑惑的看了看莲生,说道,随即又低下头研究手中的灵茶,试探着喝了几口,然后很嫌弃的放在了远远的桌子另一头。

穷奇懒得再跟莲生说话,不然他会忍不住一脚把他踢飞出去,现在客栈还有不少人,他暂且忍忍。

“外边人还很多啊,马上子时就过了,不知道谁会是今晚朱雀的猎物啊。”莲生小声嘀咕。

“你想去看吗?”这时,青璃突然转过头来问莲生,那清澈的眼睛波动着水光,似乎表示他也对此挺感兴趣。

“想、诶你给我坐下!”莲生刚说了一句话,青璃就有‘那我们走吧’的意思,被莲生一掌拍下。

“你不要再这样打我,下次我会还手的。”青璃皱着眉头说道,揉了揉自己的头。

“好了好了你坐下,没听到主人说不要去惹是非吗,他想干什么就让他去吧,他迟早会栽在主人手里的。”莲生讪讪的说道,本来想在青璃身上找点平衡的,但璃王鼎要是真的发怒,他被一拳打出去不知道还找不着得到回来的路。

“诶?不对,是我们家的主人,你只是蹭在主人身边的,你要是敢惹事,或者把我们今天的事情说出去,就别想跟着我家主人了!也别想吃到香喷喷的人间美食了!”莲生似想到什么,突然威胁的跟青璃说道。

“我不说。”青璃道。

“就这样?我怎么知道你说不说?”莲生道,这人怎么这么不自觉。

“我不说就是不说,你怎么不相信我?”青璃很不赞同的说道,似乎莲生就应该理所当然的相信他。

“哼哼,你难道没有被人骗过吗?你就一句话让我怎么相信你,告诉你哦,世外域你知道是什么地方吗?再过三天,我们就去启程去那里,到时候你就不能跟着我家主人了!”莲生侧着身体坐着,一手拄着头,看似随意,眼神却紧盯着青璃的变化。

“为什么?”

这一次青璃睁大眼睛急切的问道,那怎么行,他还没有找到王紫身上好闻的味道是什么,还没吃够那好吃的东西,要是不跟着小紫,是不是又有很多人来找他,然后凶神恶煞的想要收他,然后回到以前无聊的生活?等走啊走再也不愿意继续走的时候找个地方把自己封存起来,睡好久好久以后再醒来?

“诶诶你这是什么意思啊?”

莲生嘴角狠狠地抽搐,看着魂游天外的青璃不知怎么就嘴角一撇,那双清澈的眸子凝聚着水汽,越来越大,就快要滴下来了,美男啊美男,可是你在我面前哭,在老子心里也没有梨花一枝春带雨的感觉啊!老子可是为了亲亲主人放弃了一大片森林的人!莲生蹭的往远处坐了坐,表示这人哭可跟他没关系啊!

“我说了可以帮小紫打坏人的,我听话就行了,我不管,我要跟着小紫!”青璃那眼泪吧嗒吧嗒的掉,眼神渐渐变的凌厉,甚至带着防备的看着莲生,好像莲生就是那个要赶走他的人。

莲生眉心也是微皱,这青璃的性子简单却也不简单,若是跟他想做的不对路,八成会真的跟他开打,视他为仇敌!

“青璃,世外域的结界可并不是你想去就去的,我的主人也不是你想跟就跟的,你现在的敌意,要是让我的主人看见,你就可以直接走了。”这时,看了半天戏的穷奇淡淡的说道。

“我……”青璃警惕的看了看穷奇,那模样看起来像是他才是那个被欺负的人,青璃咬唇考虑片刻,刚才的敌意突然间散去,有些颓丧的低下了头。

“你从诞生之初有几千万年了,漂泊了这么久,我的主人可不是你想靠近就靠近,汲取够了温暖,想走就走的,都这么久了,你知道以物换物不欠人情,不知道此时也该付出代价吗?”穷奇看着青璃,一字字的说道。

“你……”

青璃突然抬头,清澈的仿佛什么都不懂的眼睛中一瞬间闪过很多情绪,穷奇怎么会知道这些,他就是喜欢王紫身边不吵闹也不紧张的氛围,他就是喜欢在王紫身边不会有空落落的感觉,他就是不想再漂泊了,那样的生活他早就厌倦了,甚至是厌恶,厌恶到想杀人的地步!

“还有三天,我们会离开,希望你记住你说的话,别把我的主人的事情说出去一个字。”穷奇靠着椅背缓缓的说道,给足了青璃思考的时间,青璃却是没有再说话。

莲生不得不佩服的看着穷奇,每个字都直戳要害啊!看青璃那纠结痛苦的模样,啧啧,有待学习啊!

青璃盯着穷奇的眼睛看了半晌,心中的思绪不停的翻涌,几乎用尽了他所有的脑细胞,最后,青璃敛下了眉宇,他不要主人!不要!为什么跟着小紫就一定要认主,他从被锻造之初就是被遗弃的,在他心里主人并不是一个好的身份,他不想!

“诶他……”

莲生看着那空荡荡的座位,又看了看穷奇,这明着暗着说了半天,最终把人逼走了?

此时子时已过,客栈内的修士只剩下零零散散几个,只感觉一阵清风拂过,一抹石青色的影子极快的消失在了头顶,众人只心里感慨着这人速度真快,却也没有再去探听,又有些人结了茶水钱,快步上楼离开。

洛水港的街道灯火也开始暗淡下来,想来那些摊主也趁早回家了,要放在以往,洛水港的接头交易可是彻夜灯火通明的,看来这二十多天以来,朱雀这里的人们带来的恐惧还是不小的。

穷奇挑眉,其实他也拿不准青璃会不会再回来,可是若是让青璃继续这么跟着也不算回事,看来他低估了青璃对主人这一词的抵抗程度……

“你把那尊大神给吓跑了。”莲生干巴巴的说道。

“你去追回来?”穷奇道。

“不,他的审美观要是正常的话一定会回来的,哦不,他的思维要是正常的话一定会回来的,哎也不对,他要是有点脑子想得通的话,一定会屁颠屁颠回来的哈哈哈哈……哈……”

莲生说道,笑声渐渐消失,太安静了,他自己都笑不下去了,穷奇不说话了,九幽更没话说,其实大多数时候,莲生是直接忽略九幽的,因为要是去注意的话,一定会弄得自己心啊肝儿啊颤啊颤的,主要九幽的世界太独立,别人根本走不进去,这么久了他也发现了,只要不是王紫的事情,别人说什么他都不会在意的,因此他才敢这么‘放肆’啊。

这回客栈已经打烊了,伙计们关了门,掌柜的开启了客栈的结界,也准备离开了。

“几位道友,本店已经打烊,几位是……”一个店小二走上来问穷奇几人。

“你们尽管走,我们一会便自行回房,不用照看。”莲生说道。

“诶,好嘞,那小的告退!”那店小二听莲生这么说,自是愿意,说完便离开了。

整个客栈就剩下他么这一桌三个人了,他们做的位置是一楼,用简易屏风隔开的座位,客栈的窗户早被关上了,拐角处就是楼梯,这里基本上是客栈视线的死角,但抬头却能将王紫那个房间收入眼底。

三人就这么安静的坐着,大有一晚上就这样过去的意思,莲生看着两人,几次想走,但又担心错过的什么事情,也跟着一只守着,只是他已经从一开始的端坐到两手托腮,直到现在整个人扒在桌子上了。

“还有三天,你要在那个时候离开吗?”过了很久,穷奇说道,他们周围下了结界,说这些很保险。

莲生耳朵一跳,终于有人说话了,赶紧直起身体,穷奇这话不是跟他说,那就一定是九幽了?九幽要走吗?莲生猛地转头看向九幽,眼珠子一转,似乎在落霞山山谷的时候,有一晚九幽跟青龙谈话,被他偷听到了,虽然他选择性的遗忘了,不过这会儿想起来,九幽还真要离开啊!

“嗯。”这次九幽很干脆的给了答案。

“你等的人到了?”穷奇问道。

等人?等什么人?莲生在脑海里思考着。

“快了。”九幽道。

穷奇了然,到现在,他似乎也知道九幽所指何人了。

喂喂喂,不能多说点吗?这么几个字让他怎么猜啊?莲生脑海里的疑问滚成了毛线团,乱糟糟的又不好问出口。

“大概什么时候回来,你要怎么跟她说?”穷奇又道。

“尽快,直说。”九幽靠在椅背上,回答道。

“她会不会不开心?”

半晌,穷奇突然道,其实也就是突然想到,王紫习惯了有九幽在身边,九幽离开王紫会不会情绪不好,随即穷奇也有些好笑自己,心里竟然有些嫉妒的情绪,要是自己也离开一段时间,王紫会不会花时间想他?

“……你们陪她。”九幽抬眸看了看穷奇,暗红色的眼眸中静静的没有情绪,却是说道。

“嗯,自然。”穷奇很理所当然的点点头,他也好抓紧时间把自己在王紫心目中的形象升级一下啊。

“嗯嗯我会陪主人,让她开心的!”

莲生很自信的说道,刚说完,两处视线同时看了过来,而且眼神都不善啊,穷奇的话,他基本上已经习惯了,免疫力也不错了,可九幽的……为什么他好想钻桌底啊!刚刚莲生给自己鼓足了勇气,‘噌’的转头,准备直视九幽,可是自己看过去,人九幽已经若无其事的移开了视线。

又是很久的安静,穷奇和九幽都在闭目养神,好像今天就打算一直守着了,莲生有些丧气的窝在椅子里,自从被九幽那么轻描淡写的秒杀之后,他似乎都陷入了深深地自我纠结中。

此时已是深夜,整个洛水港都是一片寂静,这时,却见穷奇突然睁开眼睛,直起身体,侧着头面露疑惑。

“怎么了?”几乎同时,九幽睁开眼睛问。

“我感觉……主人……”穷奇不确定的说道,却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

“什么?”九幽立马追问。

“主人的气息很混乱,我说不准,上去看看。”

穷奇皱着眉说道,说着站起身来,挥开结界身形一闪出现在王紫房间门口。同时出现的还有九幽,落后几步的莲生疑惑的看着两人,又看向王紫的房间,主人怎么了吗?

“小公主?”九幽试探着唤道,没有直接闯进去,担心此刻惊扰了王紫的修炼。

“主人?”

穷奇也在契约通道唤王紫,他和王紫的契约通道一直是打开的,他能轻微的感觉到王紫的情绪变化,却不明显,王紫现在的情绪起伏很大,难道是在巫术上遇到了麻烦?想到此处,穷奇有些着急,关于巫术,王紫只能自己摸索,但应该不会有大的问题啊!

九幽询问的看向穷奇,穷奇摇了摇头,王紫没有回应。

“进去吧,我担心……”

穷奇说道,还没说完就见九幽挥开了他布下的结界,又祭出一团血红色的能量,缓缓地破开了王紫的结界,其实这样的结界九幽挥挥手就能破解的,只是为了不惊动王紫,九幽才费了些时间。

九幽和穷奇同时推门而入,担心的看向床边端坐的王紫,却正巧看到王紫身体倾斜,软软的倒下床,二人同时闪身去接,心中突生担心!

九幽抱着王紫坐回床上,穷奇坐在另一边,手按着王紫的脉搏,只是二人刚刚触碰到王紫、再看到王紫的脸色时,二人脸色一变,不由得互看一眼。

“小公主……”九幽轻声唤道,面色冷静,可暗红色的瞳孔中不可抑制的翻涌着巨浪。

王紫没有回应,只是皱着眉,紧闭着眼睛,微张着口大口的呼吸着,胸膛跟着小幅度的起落,面色潮红,那诱人的红潮一直延伸进绣着精致暗纹的领口内,王紫的体温一直是冰冷的,现在却烫的近在咫尺的九幽和穷奇生生屏住了呼吸!

王紫的表情一直都很细微,他们也乐于捕捉她的任何变化,王紫的一个轻笑都能让几人窒息,何况现在,不止是美的倾国倾城,更是魅的勾魂摄魄!

“她怎么了?”九幽的视线一直停在王紫脸上,却不忘问穷奇。

穷奇紧了紧握着王紫脉搏的手,心跳不可抑制的失了频率,说道:

“战巫,张扬七情六欲,突破铁甲战巫必须先过此关,但凡知道此中意义都不成问题,在这一点,战巫与道术背道而驰,主人全然不知,一定是久久突破不得铁甲战巫,巫元力堆积,直接把她的七情六欲放大数倍,相当于、相当于烈性的媚、媚药……”

穷奇说道,墨色的瞳孔连连闪烁,王紫传承的为什么是战巫?他完全没有想到这一点,关键是、如今……

“……何解?”九幽一顿,问道,抱着王紫的手隐隐收紧。

“她自己解不得,需与男子阴阳交合,气血通畅方可……”穷奇说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手中持续升高的温度,让他不舍得放开……

“小公主?小公主……”九幽在王紫耳边连续唤了几声。

王紫仍然没有反应在,只是呼吸更加急促了,身体在九幽怀中小幅度的扭动着,手中突然出现一团黑色的雾气,却只盘亘在手上,面上淡淡的桃红渐渐变得殷红,像是渗了血一般,九幽和穷奇一惊,当然看出了王紫的变化!

“怎么回事?”九幽紧张的问道,怎么突然变成这样?

“巫元力不得出口,试图冲破王紫的身体,你、快些……”穷奇赤红着眼睛说道,猛地松开了王紫的手,就怕晚一刻自己放不开。

九幽听得穷奇如此说,抬头深深地看了一眼穷奇,手中出现一团血红色的能量,放在了王紫的赤灵上,很快,九幽和王紫的身影凭空消失!

穷奇紧握着双手,闭着眼保持不变的姿势站在原地,很久后才长吁一口气,坐在了床上,天知道,他刚才经历了一场怎样的心里挣扎,这一天比他想象的来的快了很多,他本以为自己可以淡然的看着王紫身边这些男子,他曾想,只要她好、只要她好,可是就在刚才那一瞬,他简直嫉妒的发狂……

王紫的身体如今十九岁,修为渡劫期,此时破了童子之身于她修炼不益,可她传承的为什么又偏偏是战巫?战巫在所有巫中也是万里挑一的,修道讲求抑制七情六欲,战巫却是不抑反扬!

此刻穷奇心中不免有了另一层担心,这两种截然不同的修行,王紫破身后不知有没有不好的影响……

而同样看到了事情始末的莲生,脚下生了根一样扎在地上,猫眼没有焦距的瞪的圆圆的,脸上飞着两团可疑的红晕,半晌,却见两股殷红的鼻血缓缓淌下,莲生下意识的摸了摸很痒的鼻子,直到看着自己一手的血,才狼狈的背过身去。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