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二十九章 遗落的文明

“巫之法术,承于气血,固于气血,故气血为巫之本……”

王紫一边消化这那些文字,一边心中想道,巫术入门之术竟然是救人之法,只这一点就完全与传言相悖。

时间在王紫认真记忆和学习中不知不觉的过去,等王紫环绕房间看完所有的图案时,不禁活动了下身体,身上的伤已经愈合了,但因为自己的巫术还不成熟,恢复的并不如灵药来的好,不过这也够让王紫惊叹的了。

伤口的痊愈让王紫的身体轻盈了很多,这一关应该是过了,果然,很快墙面上逐渐变形,最后出现一个一人高的黑色的门,王紫不做犹豫,走了进去。

这一次的场景倒是出乎她的预料,身体刚刚站稳,阵阵呼啸的寒风迎面而来,王紫惊讶的看着这万山之巅,远处的山层峦叠嶂,在夜色中不太清晰,但偶尔闪烁着晶莹的光点,举目望去,王紫所在的地方正是至高之峰。

脚下容人通过的地方很窄小,一个于山峰之上斜伸出来的巨大岩石,往前一步就是万丈深渊,王紫刚刚抬起的脚又放回了原地,如此一处绝地,脚下还是皑皑白雪,不禁小心起来,从这掉下去可不是闹着玩的。

奇怪了,把她放在这样一处地方是干什么?

高处的风太大,脚下又不能太用力,否则雪地太滑,在寒风中站了许久,王紫颇有种进退维谷的感觉。

看了看十几米的狭窄岩石,王紫脑海中思考顺利走过去的概率,岩石上的积雪足有一尺高,由于寒风的关系,积雪之上覆盖着一层冰渣,要想万无一失的走过去,真的不太容易啊。

可是总在这里站着也不是事儿啊,王紫试探着走了一步,重心的切换着实小心,直到一只脚稳稳的迈出一步,探明的了路,这才试探着继续走。

余光中划过一条极亮的细线,在暗夜中显得特别扎眼,王紫不由得侧首一看,可就这一看的功夫,脚下一个不稳滑了开去,身体不可控制的向一边倒去,王紫心中一惊,极快的调整自己的身体,可无处借力的她根本阻止不了自己的下落!

在身体就快要掉落岩石的时候,王紫双手紧紧的抓住了岩石的边缘,双手陷入雪中,伴随着掌下白雪的融化,王紫悬空的身体还在不断的下滑,这种感觉真不好,在一个自己完全不清楚的环境中,面对不知生死的去路。

王紫惟有紧紧的扣住了岩石的表面,十指在粗糙的岩石表面划出了道道血痕,王紫下意识的用法术,可完全使不出来,对了这是巫术的世界,可是巫术呢?她知道的那么一点东西完全解决不了她当下的困境!

当王紫的双手再也无力支撑的时候,身体离开岩石极快的向那深不见底的深渊而去,自由落体中的王紫颇感无奈,如果灵力还在,她可以轻轻松松的悬浮在这空中,可是现在只能亲身去实验自由落体。

一切的感觉都是真实的,快速刮过的寒风犹如细细密密的刀子割在皮肤上,王紫不信自己会命绝于此,此刻情形虽然危险,王紫却很从容,这时她才看到了那片美丽的星空,刚刚来到的时候站在那么一块悬空的岩石上,让她没有仰头去看着这些。

漫天的星辰,她从没见过如此美丽的夜空,没有月亮,原来星辰也可以这般绚丽,方才自己看到的应该是流星吧,身体还在不停的下落,面对如此浩瀚的宇宙,她顿时觉得自己如此渺小。

突然,王紫只感觉脑海中轰的一片空白,身体顿时麻木的失去了知觉,不知过了多久,王紫的思维渐渐回来时,她发现她竟然完好无损的盘膝坐着,而脚下的地方还是刚来时那悬空的岩石,万山之巅。

这一次王紫没有再动了,下意识的看了看浩瀚的夜空,对于刚才突然被莫名其妙的送回来,王紫已经不想追根问底了,再说了这个地方也不会有人给她解答。

然而突然,王紫的眼神定格在前方,那里正整齐的放着三本书籍,仍然是那些符号,翻译过来却是预思上、中、下,三册书籍!

“巫之力,以血为祭,源于自然,应于周天,人发地元,地发天乾,天发皆众……”

“风为自然之灵,巫当掌八风消息,通五运之灵……”

“天象,预思之根本,巫当洞观天机,静握时运,善运筹帷幄,熟天下皆兵,能决胜千里……”

“渺则断人前程,浩则逆转乾坤……”

“……”

王紫心中惊叹,几乎怀着敬意在看手中的书,每一字凝结的智慧都让她难以言说,字字珠玑,虽只看着,她竟有种窥了天机的感觉,她看的才是上册,此书清楚明白的说了,巫术源于自然,完全搬用自然之力,这无疑是在揭秘天机!

巫之术,入门为气血,其后为预思,预思是观天象,熟地理,而后运筹帷幄、趋利避害!

这样的空间内好像完全没有时间的流逝,若是按照仙界的时间算,到现在起码也过了两三天了,可是这里一直都是寒风簌簌,星辰漫天。

王紫手中翻动着书页,不知道疲惫,也不知道时间,不时的口中默念着什么,偶尔停下来陷入沉思。

不知不觉换了第二册书,第二册书一打开便是一幅幅星象图,一旁批注着小字,王紫不甚理解的看着,反复比对着头顶的天空,寻找着类似的星象,从前的她从来不知道这满天凌乱的繁星会蕴含这般多的东西。

第二册书中的星象图起码上百,可上面的批注却说了,这只是预思入门之学。

王紫按照批注中的文字掐着手决,观察星辰的位置、明灭的时间,当第一个预测的结果在心中形成的时候,王紫颇感惊奇,这是完全不一样的体验,在如此特殊的环境中,她好似早就忘了这是那危险的悬崖,完全融入了浩瀚的夜空,跟这些星辰在对话。

第三层也是形象图,只是更加复杂,渐渐的,王紫可以很准确的叫出一个星辰的名字、找出它的位置并且说出它代表的星象,王紫摸索着身下的岩石,身体慢慢后仰,完全躺在上面,夜空中的星辰完全倒映在那双墨色的瞳孔中。

等王紫看完了三册书,视线又在那片夜空中停留了许久,这才长长呼出一口气,坐了起来,就算她沉浸在星象的研究中,仍然能感觉到时间的流逝,现在不知过了多久了,这里的时间有没有跟外界同步?

若是有,她不免的担心起来,九幽和穷奇他们一定会着急的。

正在王紫想九幽他们在哪里时,右侧的空中一阵扭曲,王紫看到手中的书突然消失,空中出现一道黑色的门,此关已过,该离开了。

罢了,她快点出去比想什么都好!

如此想着,王紫站起来走进了那未知的门。

一落脚便是凹凸不平的地面,视线所及遍地的尸体,包括她的脚下,空中还飘来飘去的黑影,这是一个巨型的凹地,看起来像是一个乱葬岗!

王紫的警惕一瞬间重新开启,经过了三个关卡,她差点以为巫术是善意的了,这才想到,巫术有她难以想象的邪恶面。

王紫一出现,那些随处飘荡的黑影便循着她飘了过来,却是里三层外三层的围在她周围,并没有攻击,也没有攻击的意思,一双双幽绿的眼睛看着她,偶尔歪着头跟同伴似乎在交流什么。

王紫嘴角隐隐有些抽搐,这些事脱离身体的灵魂,她再清楚不过了,这里能够封锁有关道术的所有能力,却是封不了她的眼睛,她生来就具有的能力,能看穿所有灵魂,甚至更多意想不到的东西,至今,她都不知道她的眼睛为何如此。

可是现在,那些灵魂在讨论的竟然是‘为什么她跟我们不一样?’‘为什么她的灵魂和身体在一起’诸如此类的,这时间有如此‘单纯’的灵魂,她真的是第一次见。

再看脚下,刚进来时,她以为这是满地的尸体,可现在看来,那些人样貌、身体毫无尸体之象,反而像是活人,王紫看着那些还在好奇的灵魂,这些灵魂竟然都是地上这些身体的!

这地方完全不按照常理出牌,王紫现在真不知道该怎么做了,等着关卡给她出题吗?

“她好像能看见我们。”

“可她明明跟我们不一样。”

“那怎么办?”

那群黑影又开始了新一轮的讨论,王紫心想,必定是之前也有人来过这里。

“不用怎么办,照规矩办啊,她如果做不到的话,也会留下来陪我们的。”一个灵魂说道,这话倒是引来王紫的侧目。

以往有人被留在这里吗?这里不是一定会通关,也是存在死亡的?

却见那群灵魂突然从中分开,尽头的一个灵魂一手指着地上,一手朝王紫挥动,似乎是在让她过去。

王紫迈开脚步走了过去,却见一个被专门挖出的小块空地,放置着两本厚厚的书籍,上面一层薄薄的结界在她伸出手的时候就自动打开了,王紫拿出那两本书,知道这就是这一关的考题了。

可当王紫看到封皮上的字时,突然愣了一下,却见上书‘摄魂’!

遍地都是躯体,王紫只好尽量寻了缝隙站着看书,摄魂,道术中也有这样的法术,主要是短暂或者长久的控制一个人的神识,并不是什么好法术,通常不会闹出来大肆宣扬。

王紫的眼睛本来就能控制一些人物,而且是完全不着痕迹的,最容易控制的是灵魂状态的人,也就是鬼魂,因为她本身就拥有这样的能力,所以在看到摄魂二字时格外的注意。

“摄魂,能控灵,专生死之术,通鬼魄之门……”

王紫翻开书页,一行行看去,果然,摄魂少不了控制他人意识的能力,可这在摄魂里却是次要的,摄魂最主要的是连通于人界和鬼界,一个巫能够未经鬼界裁决,令人起死回生,长生不死!

王紫心中唏嘘,修道之人练的就是长生,而巫一个法术就能让人不死,巫术啊巫术,气血之能力能让自己永生不死,预思之能力能让天下无隐晦之事,摄魂之能力能轻易断他人生死,横亘在人界于鬼界之间,鬼界向来以幽冥地府为最高的裁决地,怎能忍巫族干涉不休?那么后来清缴巫族,鬼界参与也说的通了。

摄魂,练的是眼睛,是心神,王紫的眼睛几乎具备了最得天独厚的优势,虽然摄魂是巫术中最难的一关,于她来说却是相当简单,反而比气血和预思来的容易。

但看这两本书籍还是对王紫帮助颇大,以前关于她拥有异能力的眼睛,使用的场合很局限,直到看完这本书,倒是让王紫受益匪浅。

等王紫合上手中的书,却见方才那一群魂魄都在围着她,眼巴巴的看着,幽绿的火焰跳跃在眼眶中,似乎是在疑惑。

“你学完了?”一个魂魄忍不住问道,这么这么快。

“嗯。”王紫点头,也在疑惑这些魂魄到底是真是假?

“把我们都复活,你就可以走了。”那魂魄见王紫点头,遂说道,提到复活,那些魂魄也并没有兴奋的情绪,好像都是一副例行惯事的样子。

王紫将书本放回原处,闭了闭眼,再睁眼时,墨色的瞳孔中划过诡异的红色,同时王紫口中念咒,手中掐诀,却见空中的一个灵魂突然飞出,直直冲进了地上的一个身体中,不过半晌,地上的身体缓缓动了起来,这是成功复活了!

刚开始王紫在适应,后来她的速度变快,灵魂一个个扎进身体,成片成片的复活,可到了后来,王紫渐渐的感觉力不从心,像是突然精疲力竭的感觉,王紫奇怪,心脏处的紧缩让她突然想到,‘巫术由来,起源于心’,她怎么会忽略了这一点,巫术也并不是巫能够连续不断的发出的!

还有十几个灵魂,王紫估算着能够成功复活完的概率,最后还是决定一次性复活他们,这样她也可以早一点出去。

等没有再剩下灵魂时,王紫这才捂着心口狠狠的咬牙,心脏处针扎一般的疼痛持续不歇,多来几次她会怀疑这样会不会造成心脏衰竭。

还没等王紫缓过劲儿来,一阵拉扯的力量袭来,王紫的身体不受控制的飞出,再落地时,却是落在了一个柔软的垫子上。

王紫坐在那个垫子上,尽管很想观察一下周边的环境,可是窒息一般的感觉挥之不去,四周也没有动静,等过了很久,王紫的呼吸渐渐平缓,逐渐恢复正常时,才抬起头来。

入目是一排排的灵位,乍一看根本数不清,王紫一愣,再看四周的布置,像一个祠堂,处处散发着庄重的味道。

王紫看去,那些灵位上的符号,翻译过来姓氏为苍,看来这是一个家族,那掩埋在岩城下的这个家族,就是苍氏家族了?

“哈哈哈哈……”

一声爽朗的笑声传出,在本来颇为安静的环境中,当真让王紫一惊。

“哈哈,小姑娘莫惊,老夫只是高兴,等的我这一缕神识都快消散了,竟然还会有人来,哈哈哈……”那个浑厚的声音又道,带着很明显的高兴,也有惊讶。

王紫看去,却见最首位的灵位处,一个鹤发老者的渐渐出现,笑的好不畅快,一双精明的眼睛在直直的打量着王紫,不时点头微笑,像是很满意的样子。

“哈哈,这样,老夫也能安心的走了,小姑娘,到现在你也应该知道了,我苍氏是上古巫族,见到我,你不害怕吗?”那老者笑着说道。

“不怕。”

王紫说道,巫在世人的构想中,好像就是应该凶神恶煞,杀人不眨眼的模样,可是眼前的老者却是给人安详慈善的感觉,这让王紫多少有些不解,但那老者对她的赞赏她一眼就看的出来,何来怕不怕之说?

“哈哈,不怕就好,不怕就好啊!哎呀,巫不该绝,苍氏不该灭啊,我苍氏的家族掩埋于此有十几亿年之久,太久了啊!”

那老者突然变得沧桑,似乎这话题对于他来说太沉重了。

“哎,老夫今天高兴,竟语无伦次起来,见到能被巫术选中的人,老夫心中大慰!哈哈!”那老者很快又道,越看王紫越满意。

“老夫是十七亿年前留在这里的一缕神识,等着能被《巫典》再次选中的人,《巫典》乃苍氏之荣耀,亦是巫术之宝典,若是真的烂在老夫手中,老夫亦对不起苍氏列祖列宗,对不起巫祖啊!”

那老者又道,王紫只静静的听着,她直觉的会从老者这里知道很多事情。

“小姑娘,你今年仅十九岁,可这灵魂却是二十九岁了,小小年纪经历不凡,再加上十系灵根,亦正亦邪,若说这天下人都怕巫术,老夫却知道,你是不怕的,对不对?”那老者笑着问道。

王紫惊讶,能看出她两世为人的,这老者绝对是第一人,能看出她是十系灵根的,她敢说这世上也再没有人!

“对。”想归想,王紫还是冷静的说道。

“小姑娘无需谨慎,老夫是要把苍氏交到你手中的,不会陷害于你,只是感慨。”那老者似乎看穿了王紫的心思,说道。

“交到我手中?”王紫问道,不确定他说的是什么意思。

“哈哈,拿着这个。”那老者笑,拂袖向王紫扔过来一本厚厚的书籍。

王紫伸手接住,却见上面写着‘巫典’二字,这就是那老者方才口中所说的《巫典》?

“你且将这本书收好,日后再看,老夫的时间不多了,暂且不解释这许多,《巫典》是苍氏祖先编撰的巫术,是巫术中至高的法术,我苍氏的家族能在仙界掩埋这许多年,全靠了巫典。”

“你是被巫典选中的人,是能将巫术再次发扬光大的人,小姑娘,你看人不是看外表,看的是灵魂,你善恶分明,不受乱世纷扰,你已经接触了些许气血、预思、摄魂,定当知晓,巫术不分善恶,只分用途,当善则善,当恶则恶!”

“巫典选中了你,虽然你让苍氏、让巫术久等了,但如今老夫却觉得,等的好啊!若非是你,巫术不知会不会再沉寂二十亿年……”

“道术本是与巫术一起诞生的,可是巫术太过逆天了,让人防不胜防,当初巫族也未加隐瞒和防范,有些破坏了平衡的巫,竟然引起了六界之人的忌惮,直到双方的矛盾到了不可调和的地步。”

“哎,说这些无益,太过久远的事情,如今已经是新的天地,只要巫术能重新出现在这个世界上,巫族的祖先便能安息。”

那老者说道,回忆过去总免不了感慨。

“小姑娘,你自当知道分寸,巫术现在出现定是众矢之的,你的命运轨迹奇特,少不了坎坎坷坷,但都会化险为夷,天机不可勘破,再说你也不一定按照命运既定的路线去走,老夫只叮嘱你珍惜身边人。”

“这个你也拿去,好歹你也算是苍氏的子孙了,老夫这点礼物还望你喜欢。”

那老者说道,王紫不太明白那老人眼中翻涌的感情是什么,像是遗憾,像是怀念,像是欣慰。

王紫伸手接住那老者扔来的东西,那莫名其妙的成了苍氏、上古巫族中的一员,虽然她的血缘跟这个家族一点关系都没有,但看着那老者苍凉却欣慰的样子,她好像只能默默的接受他的安排,她只知道,她不反对。

“外面那些个小子是来找你的吧?”那老者突然笑着问道,而且笑得有些……怪异。

王紫疑惑,找她?突然睁大眼睛,难道是九幽他们也进来了?

“有个西方的小子,还是十三代该隐的传承者,啧啧,该隐的力量也能有人承受,真是奇了,还有个穷奇,青龙,腾蛇,应龙,哎呀呀,小姑娘,都不是简单的人物啊!”

那老者更加戏谑的说道,王紫突然站了起来,同时也疑惑,这老者真的那么厉害吗?一眼就看穿了所有人,就连她都不知道九幽继承了哪一个血族之王的力量。

“不用看,他们远着呢,你看不到,这西方现在彻底跟东方划开了,可在很遥远的以前,东西方的通道是自由的。”那老者说道。

自由的?这个信息她可是第一次听说啊!

“过了这么长时间了,大千世界的格局在不断的变化着,遗落了太多的文明,小姑娘,你可以答应老夫吗?让巫典重新面世,让巫术再回六界!”那老者说道,神情中露出了期盼。

“可以。”

王紫几乎没有犹豫的就说道,事实上在气血那一个关卡的时候她就有了决定,直到拿到手中的巫典,只要她的能力能达到那个层次,她就一定让巫术再掀狂潮!

“哈哈哈哈,老夫心愿已了,困在这里十几亿年,老夫也倦了。”那老者释怀的笑道,身形变得有些透明起来。

“巫族真的消失了吗?完全消失了?”王紫突然问道。

“呵呵,也许消失了,也许没有,小姑娘,不如你代替老夫去寻找一番?”那老者却没有正面回答,笑着说道。

“如何离开这个地方?”王紫又问,既然他不肯说就算了,但她隐隐觉得,巫族并没有完全消失,否则这苍氏如何幸免于难?

“这里有当初老夫精心准备的好多东西,你还是去玩玩吧,离开了这里,想要练习巫术需慎之又慎,过不了几日你们便可离开的。”那老者说道,身影越来越淡。

王紫抿唇,看着那老者就快消失了,想说什么却又找不到要说的,或许是他身上的苍凉让她恻隐,或许是因为她接下了巫典,站在后辈的角度,对先祖的不舍。

“小姑娘,老夫希望你不改初心,无论多久,珍惜身边人。”

那老者完全消失,却是留下一句叹息一般的话,王紫好像又看到了他眼中翻涌的情绪,像遗憾,像怀念,像欣慰。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