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二十五章 岩城【万更】

莲生的办事效率也出乎意料的快,那杆一尺长的毛笔在一个破烂的本子上奋笔疾书,末了在最后一页落下了莲生的字样,就让森林中的灵兽带了出去,有腾蛇的逼迫,那些灵兽定不敢怠慢。

不管成事与否,王紫几人下一个地方定在了万里之外的素有仙途易寻,岩城难过的、岩城。

世外域位于仙界海洋深处,通往海口的路上,岩城是必经之路,凡是来仙界的人必定知道,岩城是仙界唯一一座死城,也是一座不详之城。

据说岩城是兴建在一个战场上的城池,至于那战场又是哪个战场,至今没有统一的说法,有说是仙界的高阶修士对战屠城后掩埋的地方,也有说是两座城池之乱同归于尽的地方,更有说是魔界之人与仙界之人对战后魔界之人大败的地方。

但第三种说法并不被大部分人认可,现在也鲜少有人去追根朔底了。

岩城已经有了现在完整的格局,是仙界唯一一座没有被划分级别的城池,因为岩城内的人极为混杂,并没有家族宗室,大多是飞升仙界的散修,也有一些仙界明目张胆做些杀人越货的团伙,在岩城做任何事都不会被管束。

只要是前往世外域,岩城必定是这条路上的中轴线,前往世外域太平之路将自此结束,从岩城出来,前往世外域的人必定会被进行一次大的洗牌,仙界的散修和没有拿到名额的世家子弟必定早已在此处摩拳擦掌了。

前往世外域的令牌必定是要抢的,既然有这么个天然的场所,王紫几人也不必再寻地点下手了。

当天,几人在森林中休息一晚,将身体调整到最佳状态,再商量妥了前往岩城的细节,王紫按照地图绘制了前往岩城的传送卷轴,第二天上午,几人经过两次传送,到达了目的地、岩城。

王紫几人站在岩城城外,看着那座坚如磐石的城墙,更像是一座牢笼,外围设有几层结界,直到站在此处,才明白何谓‘独特的自然环境’。

仙界的灵气是六界内最充裕的,也是最适合万物生长的地方,处处都是灵山宝树,这里几十里外还是肉眼可见的绿洲,中间却是一座突兀的孤城,屹立一片荒漠中!

真是怪了,王紫试探着在脚下的沙土中扔了一颗种子,运用木属性的法术催生种子,可那种子全无反应。

“别试了主人,这岩城是连仙界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地方,如果能长出东西就不叫一座死城了。”一旁的莲生说道。

王紫收回了法术,看着那弥漫着危险的岩城,那异常高的城墙像是一个牢笼,完全隔绝了岩城和外面的世界。

还有陆续的人进城,这时,王紫看到城门口的一人被跟守城的人发生了冲突,很快就大打出手,那修士似乎修为还不低,守城的几个人见打不过顿时喊来了城内的一伙人,那人寡不敌众,不多久就被那些人拖进了城,不用说,那人的下场一定惨不忍睹,而路过的修士则面不改色的经过,一点怜悯的神色都没有露出。

“进入岩城要缴纳五块上品灵石,这是岩城素来的规矩,那人定是不肯交灵石才会这样。”莲生解释道。

“对了主人,我们既然要在岩城待一段时间,进去的时候还是避其锋芒为好,我们人多,主人若是交得出这么多灵石,反而会让他们盯上,但主人身为女子,身边也最好有人,所以要不九幽留下,让青龙几人先回契约空间暂避一时?”莲生道。

“自然没问题。”青龙道。

等王紫召唤回了青龙、腾蛇、穷奇,莲生又道:

“主人跟九幽你们先进,我远远跟在后面,进城后汇合。”莲生又道。

“你可以吗?”王紫向莲生确认,其实心里还是知道莲生肯定有办法的。

“没问题,主人尽管放心!”莲生很自信的拍拍胸脯,要是连岩城都进不去,他在仙界这么久不是白混了?

“那好,我们先走。”王紫点头,跟九幽飞身接近城门,快到城门口的时候落下来。

王紫一落地,十几双眼睛就情不自禁的挂在王紫脸上,只一眼就口水横流,心想岩城何时来过如此美人儿?那十几个守卫露骨的眼神在王紫身上徘徊着,看着王紫一步步接近。

“九幽别!”王紫传音道,即使制止了九幽的动作,九幽杀人从不会流露出杀气,从来都是一击必杀!

九幽侧头看了看王紫,终是没有动作。

“哟这位仙子!进岩城的规矩,二十块上品灵石,怎么样,有没有啊?没有可别想进这岩城啊!”一人上前操着恶心的口吻说道,眼神放肆的盯着王紫,一副流氓相站着。

“二十块上品灵石?”王紫问道。

排在后面较远地方的莲生皱眉,竟然这么刁难王紫。

“是啊,二十块上品灵石,要是仙子愿意陪哥儿几个快活一晚,别说你,就是旁边这个小白脸,哈哈,大爷我就放你们过去!保你们在岩城相安无事!”

那人突然恶心的笑道,他的话一说完,后面实际个守城的人一起发出肆无忌惮的淫笑。

王紫在那人刚开口说话的时候就猛地握住了九幽的手,九幽血红色的能量在手上徐徐盘亘着,暗红色的眼中暗潮翻涌,却终究在王紫的坚持下散去了攻击。

“我记得是五块上品灵石啊。”王紫不慌不忙的跟那人说道,垂下的眼中划过一道诡异的红光。

“五块上品灵石?不可能,从未……哦,我怎么忘了,的确是五块上品灵石。”那人大笑着说道,笑声却突然一顿,眼神在王紫的注视是下变的呆滞,随后木讷的说道。

“是吗?五块上品灵石?”王紫的眼神扫过那些还在淫笑的十几人,平淡带着冷意的声音问道。

“……是,五块上品灵石,岩城的规矩。”那些人此起彼伏的说道。

王紫扔出一个储物袋,为首的那人木讷的接住,看都没看就说了句“放行!”

等王紫和九幽入城,那十几个守城的人顿时恢复正常,为首那人掂量了一下手中的储物袋,正是十块上品灵石,只是刚才过去什么人却是没印象了,他只当见的人太多了,刚才估计见到的也是两个没钱货,所以他才没记住,随即凶神恶煞的向下一个进城的人索要灵石。

排在远处的莲生心中惊讶,面上却不显,刚才他还在担心九幽会忍不住动手,没想到这么奇怪的摆平了,看那几个人的样子倒像是被……控制了,啧啧,该不会主人还有这样的本事?

……

进城后,九幽反握住王紫的手,暗红色的眼神看着王紫,虽然没什么波动,但王紫不回头也能感觉到九幽的控诉。

“九幽,这时候最好不要杀人……”王紫说道,她不习惯这么生硬的跟九幽说话,却不知怎么解释。

“我只是不想让他们看你。”九幽说道。

王紫一顿,抬眼看九幽,果然九幽控诉的眼神变得委屈,她最受不了九幽这样的表情,不论是什么事,她都会觉得是她错了……

“九幽,不管有多少人看我,我喜欢的人只有你……”王紫道,可话还没说完就猛地被九幽转过了身体。

“什么?小公主你说什么?你说你喜欢我?你、你再说一遍好不好……”

九幽突然惊喜的说道,王紫愣愣的看着九幽,看着那双暗红色的眸子像是瞬间散开的烟火,直落进了她的心里,那张天神般的容颜第一次出现了堪称明艳的笑,王紫的心跳不受控制的加快了频率,不知道那一瞬间的眩晕是因为什么。

“再说一遍,小公主,再说一遍,说你喜欢我……”九幽一遍遍的重复,他无法相信刚才听到的是真的,此生,第一次怀疑自己的听觉。

“我说、说喜欢你,我喜欢九幽,喜欢你。”王紫眩晕的脑海中传来九幽的声音,她似乎下意识的在重复。

王紫的话刚落,九幽猛地低头,吻上了王紫,嘴唇珍惜在王紫的唇上厮磨,王紫墨眸连闪几下,看着近在咫尺的九幽,墨眸中清晰的倒映着九幽盛满了笑意的暗红色眼眸。

可那暗红色的眼睛为何有些模糊?王紫突然瞪大眼睛,指尖放在九幽的眼角,一滴晶莹的水珠落在她的指腹,王紫甚至忽略了她还在大街上跟九幽接吻,愣愣的看着那一滴水珠,这是眼泪吗?九幽的、眼泪?

为何如此灼热,她做了什么?九幽明明流泪了,却还是笑的像个孩子?这样的九幽,她从未见过,为何心脏一抽一抽的疼,她突然感觉有什么东西她不知道,甚至无知的可怕……

王紫记得九幽依依不舍的离开了他的唇,记得他说“小公主,这是我此生听到最动听的话。”,她记得九幽当时眉目飞扬,笑容璀璨。

他记得他还说“小公主喜欢九幽,九幽爱小公主。”,她记得很清楚,他说的是‘爱’,她甚至看到那双暗红色的眼中永恒的情愫,那双眼睛似乎也在说话,说了什么她却不懂,她急切的想探寻,可是她用尽了力气,却终究无果。

随后进来的莲生一眼就看到了秀恩爱的两个人,他俩是疯了吗?满大街都是眼线,这么怪异的举动真的不担心被人盯上吗?就算不担心,在这沙尘漫天,气氛诡异,行人匆匆的岩城内当街接吻真的好吗?

莲生嘴角狠狠的抽搐几下,虽然离得远,但还是很想做个不忍直视的表情啊魂淡!

九幽带着神游天外的王紫离开了,已经恢复冷静的眼神冷冷的扫过周围的角落,被那双眼睛掠过,暗处的人无端的生出寒意。

莲生见九幽恢复了正常,拔腿赶上他们,在找到客栈的时候,莲生伺候着付了灵石,九幽很大爷的直接带着还没有回过神的王紫去了房间,一间房要十块上品灵石啊魂淡!莲生咬咬牙,再看看那根本没得商量的刀疤脸掌柜,忍痛又交出十块上品灵石要了一个房间。

客栈内零零散散的坐着几个人,早就把九幽、王紫、莲生几人打量了个遍,莲生虽心中愤愤不平,可面上一副清冷的模样,负手走上二楼,直到进入房间下了结界,莲生才恨恨的跺脚,灵石到底还不还啊!

九幽带着王紫进来房间,两人坐在椅子上,九幽撑着下巴看着王紫好半天,心想呆了这么久,怎么还没反应过来,以后还敢不敢吻她了?

过了很久,王紫才有了动静,墨眸忽闪了几下,缓缓看向周围,是一间还算整洁的房间,陈设很简单,但相比刚才城外的风沙漫天好多了,眼神转了一圈,最后停在了九幽身上。

九幽就坐在她有边,隔着一张桌子,暗红色的眸子盛满笑意。

“小公主,你刚才睡着了吗?”九幽问道,略带笑意的声音有些戏谑。

“……没有。”

王紫迟钝的说道,一瞬间想到了不久前的事情,她跟九幽在大街上接吻了?原因是她说了一句‘喜欢你’!她似乎知道他们回到了客栈,只是她闷着思绪想想通那些让她困扰的事情,可最终也只能泄气的发现,她想不通。

“小公主想说什么,尽管说啊。”九幽说道,一眼就看穿了王紫欲言又止的模样。

“我不知道,九幽,如果你希望我怎么做,可以直接告诉我。”

王紫抿唇说道,刚才在街上,她分明感觉到九幽的隐忍和惊喜,她只说了一句喜欢,能让九幽九幽如此失态吗?九幽的眼泪灼伤了她的心,她一直以为她最了解九幽,可是他们之间到底哪里出现了她不知道的空白?让她苦思冥想也想不出她究竟该怎么做。

九幽听了一顿,王紫此刻心里想的就是这些吗?

“小公主说喜欢我,就是我希望从你口中听到的,你已经做到了啊。”九幽说道,笑意扩大。

“可是……”王紫说道,她突然觉得接下来的话不应该说,那会让九幽不开心。

“可是什么?”九幽问。

“可是,我也喜欢穷奇,喜欢子谦、千厷、李战、子楚,还有……”王紫说道,看着九幽的笑意一点点消失,暗红色的眼睛蒙上了一层失望的灰。

‘啪嗒’茶杯倾倒的声音,沿着桌面匀速滚落,留下一连串细微的声音,最后掉在地上摔成了碎片。

王紫看着九幽,看着那双眼睛中流露出她从未见过的疏离和疼痛,王紫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要说什么,为什么会这样?她说错了吗?青龙的话犹在耳边“喜欢的意思就是,你想跟一个人在一起,什么事都愿意跟他说,愿意分享你的快乐或者悲伤,你视他为身体的一部分,绝对不能割舍。”

她的哪一句话让九幽如此失望,如此疼痛了?

王紫紧抿着唇,颓丧的靠在椅子上,她突然觉得这一刻,跟九幽之间有了距离,心脏处突兀的空了一处,她闭上眼睛,不去看九幽,那双暗红色的瞳孔中流转着失望让她心疼,让她无措。

过了很久,沉默在两人之间蔓延。

一个轻柔的吻落在王紫的额心,九幽撑在王紫上方,嘴唇贴着王紫的额头一遍遍的开合,说出一声声“对不起,对不起……”

“小公主,对不起……”我不该让你心慌的,刚才一定是他流露出不该有的表情,他从很久很久以前就发誓,不再让王紫自己烦恼的,可是他又犯错了,看到如此无措的王紫,他真的很想抽自己两巴掌。

“对不起,小公主,你喜欢卫子谦,喜欢李战,喜欢慕千厷,喜欢卫子楚,喜欢穷奇,喜欢青龙,还有谁吗?不管还有谁,只要小公主喜欢,他们都会是小公主的……”你之所愿,我愿赴汤蹈火以求之!他曾说过,那便会做到……

“小公主,快睁开眼睛,刚才是跟你开玩笑的,现在我知道错了,以后再也不会了。”

九幽心疼的吻着王紫紧闭的双眼,他早就知道的,王紫的身边不会只有他,可是那一刻的惊喜来的太快,而那当头一盆冷水也来的太突然。

我把整个世界给了你,你的世界却不止我一个人,所以,小公主,给我点时间,尽量短的时间……

“九幽……”王紫轻声唤道,睁开了眼睛,九幽的眼里还是她熟悉的笑,带着宠溺,把他的心伤深深的埋下。

王紫的眼睛对上九幽的,他还是他,从来都是先妥协的那个……

突然,王紫笑了,就着现在的姿势,直起身将一个轻吻落在九幽的额心,她不想看到九幽如此小心翼翼,她想,若是真的有那一段空白是她不知道的,那么给她时间让她懂,尽量短的时间……

九幽倾身抱住王紫,够了,王紫愿意为他这么做,真的够了,他满足……

……

半晌,一阵响亮的敲门声响起的时候,二人才分开。

九幽揉了揉王紫的发顶,这才去开门,却见外面的人是莲生。

莲生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虽然九幽不会像穷奇一样随便动脚,可是沉默的人才最可怕不是?

“那个,我进去说。”莲生说道,侧身从一小处空隙钻进房间,九幽在后面关上了门。

莲生进了房间后才发现气氛有些怪异,地上还有一只破碎的杯子,眼睛直勾勾的看着那一堆碎片,脑补着刚才主人是不是大发脾气把九幽打了一顿?

好在还知道现在不宜联想,手一运气,把地上那一堆碎片吸起来,却见莲生操控着那一堆碎片用丹火炼制,不一会收回丹火,出现一只完整的杯子。

“这要是被那群强盗看见,指不定又是十块上品灵石,岩城的东西没一个不要钱的。”莲生忍不住嘟囔,把杯子放回原处,这杯子放在这里就不是让喝水的,而是用来坑人的。

“哦对了,我来是跟你们说,已经有一队前往世外域的人进城了,花了不少钱,现在正往西门疾赶,咱们要不要去凑个热闹?”莲生说道。

“当然去。”王紫道,说着就站起身来。

三人下楼,却见来事零零散散的人也不见了,整个客栈空空如也,只有那个刀疤脸的掌柜仰头靠在椅子上似乎睡的正香。

“这是明抢,在外面见不得人的勾当,在岩城那都是理所当然。”路上,莲生说道,只见黄沙中路人都是朝着一个方向而去,不用想也知道正是冲着那一队人马前去的。

这一队前往世外域的人共有四十三个,还是一个一级城池的人,只是现在都是独自上路,再大的背景在岩城也派不上用场。

已经有至少三千个修士虎视眈眈的围绕在他们四周了,现场的气氛诡异之极,只有风沙呼呼的吹着,那些人在尽量快的赶路,一定打算在天黑前出城,此去西门也不过二三十里远,若是运足功力飞出去,一息之间便至,只是这过程注定不会安宁。

所有的修士维持着相同的警惕,剑就时刻横在手中。

有修士绕到了那四十三人前面,有一个就有第二个,很快,抢夺的修士形成了包围之势,那些人被迫停下了脚步。

突然,一个修士率先攻击,选中了最外围的一个年轻男子。

大战一触即发!几千修士同时攻击,那四十几人似乎也事先商量过,在攻击开始时,他们竟然排开了阵势!共分五层,最外围强攻,直面攻来的修士,第四层配合第五层,交替攻击,第三层使用法器延缓对方的攻势,第二层防御,第一层少数人救护。

四十几人应对的仅仅有条,反倒是单兵作战的彼方修士方寸大乱。

王紫三人站在街道的隐蔽处,看着前方打的如火如荼的场景,这些人中修为最低的也是渡劫期,混战的破坏力更是惊人,这地方还是挑在了沿路最开阔的地方,否则这里的房子哪经得住如此破坏!

眼花缭乱的攻击在空中乱飞,修士之间召唤出的契约兽也是层出不穷,王紫看的相当仔细,毕竟这是她至今为止见到最高修为的比拼。

“主人,我们抢不抢?”莲生在一旁问道。

“不了,他们快出去了。”王紫说道。

“哦。”莲生点点头。

虽然带队的人一般不会管人员的变更,但也不会作视自己城池内的人完全败光,这四十三人中的带队之人站在那五层阵势中央,有条不紊的指挥着阵法的变幻,这是实战阵法,在打斗之间他们也在一步步的向西门推进。

最终,那四十三人基本顺利的出了岩城,而成功抢下令牌的只有四人,而被抢的那四人,意味着年轻的尸体将留在这片沙漠中。

那些修士渐渐散去,出了岩城就容不得他们想杀就杀了,现在才是第一波,正确的做法是休养生息,等着下一个目标。

……

这场混战持续了两个时辰,等人们渐渐散去之后,王紫几人也随着人群往回撤,岩城城内的屋舍并不那么整齐,看着道路两旁称得上残垣断壁的房子,看来他们住的客栈还是岩城内极好的。

那些房子多数缺了墙面或者房顶,每个房间都会有十几个修士隔着一段距离坐着,看似冷静,但每个人的神经都是时刻紧绷着的。

这些人多数是付不起昂贵的灵石的,相对于他们,能住得起客栈的人才显得鹤立鸡群。

王紫的视线很仔细的扫过每一处房间,这让身边的莲生紧张不已,这路上的人乱看一眼都会惹麻烦,王紫这么明目张胆的看,已经有几处气息开始动荡了。

“主人,别看了……”莲生传音给王紫道,再看就出大事儿了!

王紫听到莲生的传音,也感觉到了那些不善的气息。

等王紫收回视线,径直往回走的时候,却是有人不打算就此罢休!

左右两边残破的房间内缓缓走出几人,看着缓慢,却是很快就落在了王紫几人前方,挡在了路中央。

来人有十二个,经过的路人都绕道走,不来掺和王紫他们这里的事。

那十几人直接拔剑攻击,一句废话都不说,王紫祭出长剑迎战,快速的出击,灵活的闪躲。

对手太多,莲生也不做犹豫的迎上去,却见莲生的武器也是那杆一尺长的毛笔,但对上那些修士手中的长剑却毫不逊色,毛笔灵活的在手中旋转,每一次看似轻松的落笔都是一次致命的攻击!

王紫和莲生各自对上六人,九幽只看着王紫游刃有余的穿梭在六人之间。

这十二个人中修为最高的是一个四阶地元期的修士,其余都是刚入地元期,在仙界相当于菜鸟的级别。

王紫以渡劫期的修为对六个地元期的修士,完全胜在了招式的出其不意和速度上,王紫的年龄和修为被这些人一眼就能看穿,之所以上来挑衅也是打着捏软柿子的注意,可是真正打起来才知道不是那么回事!人年龄小,修为浅,实力却不浅!

这个时候想安身而退也不可能了,既然如此,没过多久,几人的都变成了不要命的打法!要么赢了王紫分了钱财,要么输给王紫命丧岩城!

时间久了,王紫单凭剑术已经无法压制住这群亡命之徒了,六个人,六个方向的攻击,难免疏忽!在被攻击扫到几次后,王紫突然又祭出一把剑,本来右手使剑的王紫左手也多了一把剑!

相比起王紫两手用剑,更吸引人眼球的是王紫手中同为低阶神器的长剑!渡劫飞升的时候,只允许修士空手而来,除了本命法器,一切法宝都要留在修真界,因此在仙界每一件法器对他们而来都是诱惑的,何况是两把神器级别的剑!

抢夺之心更甚,攻势更猛!

王紫在右手毫不停歇的情况下,左手配合攻击,可很明显王紫不适应双剑,几次被对手钻了空子,在她身上制造伤痕。

王紫只冷静的适应着左手的长剑,调动着识海快速的运转着,几乎分离出两个思维,一个控制右手,一个控制左手,这是理想的状态,实施起来并不能一蹴而就。

王紫的眼睛敏锐的观察者四周的敌人,脑海中生出招式、再到分别反射给左手和右手,右手总是快一步,左手显得有些力不从心!

再一次被一个修士伤到,而且伤的正是她不太灵活的左臂,王紫皱眉,忍着疼继续,分明是可以做到的,要的只是速度、是再快一步的速度!

王紫能清晰的感觉到识海中开始融化的蓝色冰晶,神识中突然明亮起来,左手的灵活度正在明显的提高,直到她脑海中的指令可以同时传达到左右两只手!

王紫心中一喜,她做到了!

王紫的招式变得更加快,他们伤了王紫,王紫却是要他们死!

王紫一开始是右手剑术,左手法术,这也是她一贯的方法,可是就在刚刚,她发现了弱点,以前的对手多数与自己平手,她有足够的速度优势,能让对方措手不及,可是面对这些修士,一般的法术奈何不了他们,近战中剑术才是主打!

‘若是两手都使剑是否能胜一筹?’王紫的脑海中冒出这样的猜想,随即毫不犹豫的实施,果然如她所想,左右兼顾,平均分散了六个敌人无处不在的攻击,她的胜算大大提升!

所有明里暗里看戏的人都忍不住惊讶,这女子分明是刚刚了悟的打法,双手执剑,那效果就好像两个心意相通的修士并肩作战!关键再强大的神识也不能一心二用啊!双手的招式是完全不同的,她只有一双眼睛,一个神识,如何把两处战况做两种思考再做出两种应对?

更可怕的是,那女子只有不到二十岁年纪,渡劫期修为!

跟那女子一起的莲生,打的也毫不费力,期间还有心思观察王紫那精彩的双手使剑,猫眼流露出赞赏,手中的毛笔翻飞,任凭那六个对手怎么打都是围着他转圈圈,看似没有胜负,但估计只要那男子想,就可以不费力气的灭了那六个地元期的人,众人惊讶,那莲生的修为到底是什么级别的?

再看那一直没有动的九幽,一身跟这个世界隔离的气场,说不出的感觉,不仔细看时,觉得那人完全不能引起众人的注意,可仔细看时,却是令人没来由的畏惧和胆寒!

众人大惊,埋下头不再看了,在同样水平的修士中混的时间长了,竟开始忘了这世界上是有高人的,越是深藏不露的人越是气息平淡,九幽在那里站了那么久,竟然被他们当做了空气!

王紫左手长剑一挑,毫不留情的刺破了一人的轮海!直接结束了那人的性命!

这场打斗快结束了!王紫速度奇快的一招一招攻击,剩下的五人一步一步溃败!

又是一人被王紫斩杀,莲生那边也解决了两人,似乎刻意跟王紫保持一致,王紫每杀一人,他就杀一人,比起平时时常犯二的样子,莲生打架杀人倒是意外的流畅,丝毫不拖泥带水!

先后六人被杀,剩下的六人似乎也明白今天是必死无疑了,王紫的三个对手中,两人突然后撤,只留下一人不要命的缠着王紫,王紫隐隐觉得不对,却见离开的二人落在地上,身体以肉眼可以见的速度膨胀!五官被挤得严重变形!

“不好!他们要自爆!主人闪开!”莲生大叫,突然暴起,杀了仅剩的三个对手,出手着实狠戾,直取那要自爆的两人!

“莲生回来!”王紫大喊,她本可以撕破卷轴离开,可情况危急,莲生定是没想到!

本来两边的屋舍内坐着的众修士纷纷飞速离开,两个地元期的自爆,完全可以毁了一座城!近处的人更是神仙难救!

自爆元婴是修士剑对战最底线的一招,打的是同归于尽的注意,只要有一线希望,任何一个修士都不会选择如此极端的打法!

那两个修士的身体已经膨胀到了原来的两倍大小,莲生手中的毛笔飞出,裹挟着一道强光飞入其中一人的轮海处!那人的元婴顿时被摧毁,可是变形的轮海还是引起了不小的爆炸,莲生顾不得被波及的伤,想要收回毛笔再对付第二人,可是那人的轮海已经完全变形,现在他不确定他的元婴在哪个方位,当然也不确定能否一击杀死他并且让他停止!

心中正着急的时候,却见一个红色的能量从他身边擦过,飞入那人的身体,莲生心中一惊,筑起了防御,可只是一个微小的爆炸,那个红色的能量准确的击碎了那人的元婴!

一场混乱,在紧张中结束,莲生回身,见九幽正抓着王紫,王紫安然无恙,几个横在地上的尸体,还有蔓延开的血腥味。

莲生松了口气,呵呵的笑了两声,太特么惊险了!

街道两边的修士也在刚才一溜烟窜的没影儿了,打斗结束后安静的有点厉害。

王紫处理了自己的伤,又扔给莲生一瓶药剂,这次是她大意了,自爆元婴这样的是她从未遇到过,几乎忽略了它的可怕性。

……

半晌,却见王紫走进了右边的房屋,三个相连的房间,没有了屋顶,墙壁也破败不堪,在莲生疑惑的眼神中,王紫循着墙壁慢慢的看去,似乎那墙上有着什么让她感兴趣的东西。

莲生也进去看,墙体上只有很不明显的刀刻印记,乍看以为是自然风或者修士打斗无意间留下的,但仔细看的话,能看出是一些不完整的符号,只是整面墙上能勉强看清楚的也就不到十个符号而已,王紫是怎么发现的?

那刚才在路上王紫一直关注的也就是这些个符号了?

为了撰史他可是通晓不少语言和文字的,可这墙上的符号他确定他从来没见过呀!

“这是什么啊?主人?”

莲生问道,伸出手摩挲着一道深深浅浅的刻痕,使出一个小法术,清洁了墙面上沉积的灰尘,却见那刻痕旁边还有隐约的痕迹,还不少!

“不知道,你见过这些符号吗?”王紫道。

“没见过,但看起来像是日常的记事,这是在人类还没有习惯用史料系统记载历史之前的做法,但这样的记事只是给自己家族看的,很零散、没有规律。”莲生说道。

“唔、先回去吧。”王紫说道,放弃了研究这些符号,其实她隐约觉得这符号有些熟悉,但她确定自己没有见过……

“也好,先回去。”莲生也道,刚才闹了那么一出,虽然都是外来的十几个小虾米,但最好别让岩城的难缠人物盯上。

回到客栈时,相比起之前的隐晦,这一次那个刀疤脸的掌柜一双虎目直直的随着王紫三人的身影,但没有出声赶人,直到三人回到房间隔绝了那视线。

王紫回到房间,立刻拿出了笔墨,在宣纸上描绘出那些墙上的符号,直到一张纸上满是不规律的符号,才停下了笔。

“岩城是何时出现的城池?”王紫突然问道。

“一千年前现在的岩城在旧址上重建,这里恶劣的自然环境却是几亿年前就有的,从没有人关注过这里。”莲生说道。

“但这个符号,至少是二十亿年前的。”王紫说道,她突然很想探寻,这些符号记载了什么事情。

“对了,在还没有现在的岩城之时,也就是一千年前,这里被称为无回之地,凡是到这里的人都会莫名的死去,岩城建起来之后,仙界没有插手这里的事情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他们认为岩城压制了这里的杀气。”莲生又道。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