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二十一章 意外收获

“小主人早安!”

王紫早晨刚刚踏出房门,迎面而来的就是一个温和的笑脸和轻声问候,一袭青衣的青龙也不知道在这里站了多久。

“早安。”王紫回道,换来青龙更大的笑脸。

王紫从走廊下去,刚刚转身青龙就紧紧跟上,走下木屋的时候,还有一群灵兽好奇的在几步外看着她,却不敢接近。

王紫来到一片空地上停下,青龙很准确的停在了王紫身后一步之外,王紫回头奇怪的看着青龙,昨天他还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今天怎么就这么轻松了,而且轻松的有点过了,这样端着一张完美的笑脸跟在她身后,莫名的怪异啊。

“小主人,是不是觉得我其实很帅?”青龙笑问。

“我要练剑,你妨碍我。”王紫道。

“……小主人要练剑,我今天还真是有眼福了呢!我这就去一边看着。”

青龙的笑僵了一瞬,很快说道,退的远了一些,王紫练剑可是不常见的事情啊,这个时候当然要百分百的配合!

王紫选了一把轻剑,凝神敛气,运气步伐,九尺长锋霎时飞舞,以腕带剑,拧转起伏,前后环顾,左右兼备,跳跃疾进,渐势大开大合,步伐愈趋轻盈,身法矫捷,招式变幻让人目不暇接!

动如猛虎下山,静若处子待闺,行如龙飞蛇舞,疾如苍鹰捕兔,忽而如夜战八方,又恰似惊天一线!

而练剑之人从容不迫,心随意动,疾舞的青芒闪耀在那人幽深的墨眸之中,更衬着那人明眸睿智,洞若观火!

青龙暮地笑着低诵:

茫茫尘寰,问几个男儿盖世?算只有锦绣阁中,乍闻英豪。

长剑一指鬼神泣,心头血溅代胭脂。

待他日素眉威震六界,慑苍穹!

试看来年流水落花,亭上丹青雨墨,卷卷缱绻美人图。

青龙想着,待那日到来,他定相伴,温柔如初,看她指点河山,与有荣焉……

而王紫,沉醉于剑法的奇妙之中,步法、身法、招式随心而动,那种所有的感官连贯在一起,能清晰的感受到自己身体的变化,时而调整者身体的速度,她不由的猜想,当拆分出来的每一部分都达到极致的速度和力量,再将其组合起来,速度要最快,招式要最狠,目标要最准!

可惜这是理想的状态,战斗中敌人不会给你调整的时间,人的身体终究是有极限、有弱点的,不可能完美无瑕,因此剑道才会永无止境,人们永远无法知道,宇宙速度的极限,力量掌控的极限,招式种类的极限。

修习剑道只能去探索,只能去接近,这是一片巨大的空白,敢走的人才是强者,走的越远,越强。

而不知何时早就出来的几个男子,皆是目不转睛的看着王紫,看她行云流水的身法,看她时而了悟,时而果敢的细微变化,王紫很少练剑,这么久以来经历的战斗,王紫的招式几乎都是现学现卖,而且效果出奇的好。

如此一个安静的山谷,薄雾弥漫,晨光微露,心爱的人起舞以剑,他们眼里哪还放得下别的事物。

招式渐缓,直到轻盈落下,王紫反手收剑,于原处静力。

“我的个乖乖!美啊,美啊……”

竹屋的支柱下方,一个人蜷缩着坐在地上,那地方不显眼的很,却能把四周的环境看的一清二楚,而那口水流了一地的人正是莲生,只见他顶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衬着那双痴迷的猫眼看起来很是滑稽。

‘跐溜’

莲生吸了口口水,又用大手一抹,可惜他自己不知道,那双大手划过,脸上顿时多了五条黑漆漆的指印,让那张本来有些灵气的脸惨不忍睹!

原来这莲生自昨天晚上就坐在这了,目睹了九幽和青龙那精彩的一幕,大气不敢喘一口,一直到今天早上,哎呀妈呀,编了这么多年史,这么一条爆炸性的新闻他可不可以写啊!

攥着那跟大大的毛笔,本子又被他抠烂几页,不写自己手痒,写了自己没准儿会下地狱,反反复复想了一晚上,可谓是心力交瘁啊!大早上看到王紫练剑,一晚上的顾虑一瞬间飞的干干净净!

不写了!他可不是怕下地狱,而是要在美女主人面前挣点形象嘿嘿!

‘啪啪啪……’

几声重合的掌声,把王紫的神智拉了回来,王紫收起了剑,这才回身看向走来的九幽、穷奇、青龙、腾蛇。

“看小主人舞剑真是一场视觉盛宴啊,小主人累了吧,快坐下休息休息,我帮你擦擦汗。”

青龙道,变出一把黄花梨贵妃椅,又变出一条柔软的火狐皮铺在上面,手中出现一条青色的手帕,抬手就要给王紫拭汗,问题是、王紫就没出汗……

“喂喂喂,青龙你干什么?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啊!”

腾蛇怪异的说道,才一个晚上,青龙怎么变成这样了,积极的有点过分啊,而且那小样跟以前的青龙渐渐重合,不要吧!他以为那个闷骚龙完美转身成沉默龙了!

“小主人快坐啊,要不要喝点茶润润嗓子?”

青龙没理腾蛇,继续说道,扶着王紫就半强迫的让王紫坐在了那张夸张的有点过分的火红色贵妃椅上,青龙在旁边变出了一张小方桌和一套茶具,点上火就要煮茶。

“他怎么了?”穷奇挑眉问道,青龙今天吃错药了吗?

“不知道。”青龙旁边就是九幽,九幽很给面子的说了三个字。

“他今天没有吃药,可能是傻了。”腾蛇道。

“小主人请喝茶。”青龙端着烹好的茶,递在王紫面前。

这茶都放在面前了,不喝不太合适,况且她也正想喝来着,王紫结果茶杯,细细的喝了。

“给我也倒一杯。”腾蛇道,既然青龙今儿勤快,何必打消他的积极性是吧?

“自己动手。”可惜青龙很自然的说了一句。

“不喝了。”直到青龙递来第四杯茶水的时候,王紫说道。

“现在还早,小主人不再休息一会吗?”见王紫站起来就要走,青龙问道。

“你怎么了?不找朱雀了吗?”王紫终于忍不住问道,之前最着急找朱雀的人不是他吗?

“找啊,不过小主人比较重要,还有三天,小主人高兴就找,不高兴就让朱雀继续在下面睡着吧。”

青龙道,说着这话,脸上的笑还是完美无瑕,要是让身为他兄弟的朱雀知道青龙竟然说出这样的话,不知道会不会跳起来揍他一顿。

“……走吧,尽快找到。”王紫不再探寻青龙到底哪里不对劲,率先往出走。

“诶诶诶主人!主人等等我啊!山顶上面我熟啊,我帮你找啊!”

这时,一个咋咋呼呼的声音响起,从木屋下面钻出一个人影,只是那人一脸抽象派的人体绘图让人一时反应不过来,但看到那双亮晶晶的猫眼,和流着口水的模样,准是莲生了!

穷奇伸出脚正要踢人,莲生快速冲来的身影一个诡异的扭转,躲开了穷奇的飞踢,继而抖着腿嘚瑟的看着穷奇,心想,哼,小样,踢不到了吧,昨天那是爷让你!完全忘了昨天晚上漆黑的天,他摸索了多久才爬回来。

“大家都是主人的人,请礼貌一点好吗?穷奇啊,要像我学习,毕竟礼貌的男子才是美女的最爱!”

莲生甩了甩头发,刚刚说完,侧面一只脚飞来,只留下一声悔恨的长吼,都怪他太善良了,竟然没有防住那可恶的腾蛇!世界再次安静了。

“我去找封印阵,穷奇去探探寻宝的人们什么情况。”王紫道。

“好。”穷奇道。

“我也陪紫姐姐去吧。”腾蛇道,实在是不放心青龙啊。

“都别跟着我,我自己去。”王紫却道。

腾蛇诧异的看了一眼王紫,青龙也奇怪,仔细看王紫时,见她并无别的情绪,只是单纯的想自己去。

“我们等你,小主人。”青龙一笑,说道。

腾蛇看着青龙觉得更加怪异了,青龙怎么这么乖?咳咳,用乖形容他好像也不太合适。

等王紫和穷奇各自离开之后,只剩下青龙、腾蛇、九幽,青龙这才躺在了那张铺着火狐皮的贵妃椅上,放松的享受安静的环境,刚才那副殷切的样子瞬间不见了。

“怎么不装了?”腾蛇道。

“我可不是在装,对小主人我是真情流露。”青龙道,青色的身影在贵妃椅上慵懒的打了个哈欠,之后就闭着眼睛不再说话了。

腾蛇无趣的耸耸肩,眼神放在了九幽身上。

“你怎么不跟着主人了?”腾蛇问,九幽这几天不像以前那么紧紧的看着王紫了,也不太对劲啊。

“小公主说了别跟。”九幽道。

腾蛇一噎,这么听话?

……

等到了中午的时候,王紫看着那一圈圈浓郁的红色,终于找打了!

确定了那的确是朱雀的封印阵法后,王紫收回了阵盘,但并没有如释重负,封印阵法的规模比她预料中的大很多,她还没有万全的把握破阵,她也没有那个时间和条件反复尝试,只能是一击破阵!

灵兽早已被灵兰芝的香气引了过去,现在这里安静的很,王紫原路返回,一路上神识中观察着落霞山的地势,手中拿着落霞山的地图反复对照着。

这时,王紫突然停了下来,眼神从地图中移开,也没看四周,说了一声“出来。”

王紫的话传出几秒之后,后方的灌木丛中才慢腾腾的钻出一个人,那人探头想看清王紫的脸色,直走到王紫面前时,才呵呵的笑了起来。

王紫看了一眼对面的莲生,才一上午没见,他的样子更抽象了,脸上的墨汁晕开,现在整张脸黑的跟挖煤要似的,衣服上沾了树叶和青草汁,一片一片的绿色,圆圆的猫眼看着王紫,浑然不知自己现在什么模样。

就他这个样子,王紫还能一眼认出是莲生,真的不错了。

“主人,我可没有一直跟着你啊,是在刚才巧合碰上的,为了不打扰你思考才一直默默地跟着,额保护你啊,没想到主人不但人长得美,洞察力也是这么的好,主人,我好崇拜你啊!”

莲生说道,眨巴着黑晶石般的猫眼看着王紫,配合的做出崇拜的神色。

说实话,王紫从不觉得一个人的外貌或者性格会对她造神什么影响,只要她不想注意的,无论是他美的人神共愤,性格还是丑的惨不忍睹,她都可以视而不见。

可是自见到莲生后,她头一次对人的大脑构造产生了怀疑,不然他怎么会无时无刻展现着人体艺术的极端化表现?他身上的衣服最起码是中品仙器级别,他是怎么分分钟把他弄成一条条的碎布的?一个修为她都看不清的人,是怎么不厌其烦的爬来爬去的?在他的认识里,这难道是他钟爱的游戏?

一个将史料撰写的严谨条理,无处可究的人,怎么会是如此一个性格?莫非这就是大智若愚?

或许是奇异录对她的影响太大,她潜意识里认为莲生应该是一个严谨甚微的人,所以如此大的反差让她隐隐有些无语?

莲生摸摸自己的脸,猫眼左右瞟着,王紫的视线竟让他有些手脚不知道该往哪里放,心里想着自己的脸蛋还行吧?发型也不错吧?衣服也挺帅气的吧?挺了挺胸膛,身板也挺壮实的吧?

所以要自信啊!现在美女是在看你啊!这个时候掉链子算怎么回事啊!

莲生反复的进行了自我安慰,猫眼‘刷’的看向王紫,可是哪里还有王紫的影子啊!一根彩色的鸟毛从空中晃晃悠悠的飘下,一只低阶灵兽鸢鸟拍着翅膀飞走,留下一连串‘嘎嘎嘎……’的声音。

莲生急了,迅速转身一看,王紫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走到二十米外了,嘴里嘟囔着‘是不是我的魅力下降了’,快速的追上王紫。

刚才被王紫打击了,短时间内莲生还没办法恢复,所以乖乖的跟在王紫身后,跟着王紫走走停停,王紫不时的在地图上标注些什么东西,莲生的口水又有往出流的趋势,这一次莲生趁它还没流出来就悄悄擦去了。

不是他定力不行,是王紫太美了好么?每一个动作都让他沉醉啊!

莲生瞧了瞧王紫,从怀里掏呀掏,最后掏出一个本精致的书,那书还挺厚,奇怪的是这书保存的也太好了吧!他的书哪本不是破破烂烂的,竟然还有这么个例外?

莲生做鬼似的,确定王紫没注意他,才翻开了书,只见内页上龙飞凤舞的写着三个大字‘红颜锦’,却见莲生快速的翻动着书页,每一页皆是风格迥异的美女,让人目不暇接,怪不得叫做红颜锦了,没一个不美的啊!

直到翻完了整本书,莲生仰头嗟叹,他一生集锦的红颜册内,竟然没有一个能与眼前之人相比啊!

要它何用?要它何用啊!

莲生忧郁的扔出了那本书,只一瞬间,在那本书快要落地的时候,莲生一个箭步把它抢救回来,大大的松了口气!

“哎呀呀,忧郁真的不适合我啊,美女们对不住了,回头给你们多加几件首饰,大爷我怎么可能抛弃你们呢!”

莲生蹲在地上跟那‘红颜锦’说话,末了还在那书上引了一个黑唇印!

“诶?我的什么时候涂了胭脂?不过还挺好看的嘿嘿……”莲生继续自言自语。

王紫停下来,额头隐隐出现一个丼字,她突然理解了穷奇每次把莲生踢到九霄云外的心情。

在王紫动脚之前,莲生突然福至心灵,噌的窜到了王紫跟前,那本书不知什么时候被他收起来了,睁着一双猫眼讨好的看着王紫。

“主人,咱们继续走,我一定不捣乱了,一定一定!”莲生说道,本来高大的身体弓着腰,跟王紫一个高度。

王紫无奈,继续走。

莲生真的一句话不说了,就好像给自己的嘴上上了拉链,一言不发,可走了很久后,莲生的猫眼突然咕噜咕噜的转,眼神有些怪异,看了看王紫,王紫还是平静的走着。

莲生心中苦恼啊,他不能说话,可是人前边就是野鸳鸯,主人真的不打算避让吗?

等一阵嗯嗯啊啊的声音传进耳朵的时候,莲生的眼神更加怪异了,主人看着禁欲气息严重,实际上也挺开放的啊!

主人都不介意了,莲生心里大笑三声,这种活春宫他平时想看都没机会,跟着主人就是运气好啊!平时懒得用的六识通通放开,直朝着那对正进行的热火朝天的野鸳鸯身上而去。

啧啧,那女子的皮肤真好啊,那曲线…竟然全裸!你们好歹遮着点啊!太诱人犯罪了吧!不过也太对爷的胃口了吧!那男人真是好福气啊,竟然能勾搭到这么优质的美女!

“好哥哥,你慢点~”那女子娇媚的声音传来,直听的伏在她身上的男子动作的更快更猛了。

莲生抖了抖身上的鸡皮疙瘩,女人,口是心非啊……突然,莲生睁大了眼睛,因为看到了那女子的容貌,竟然是红颜锦上排名一百六十三的美女诶!

这女子名叫朱雪柔,是嘉城仅次于文家的朱姓家族,朱雪柔是朱家家主三房的小女,平时乖巧灵秀,再加上天资卓越,很讨家主的喜欢,就是因为这个她才能上了他的红颜锦啊,没想到私下里这朱雪柔竟然是这么的……放浪啊。

莲生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嘴角,咦?竟然没有口水?

那两人正做到妙处,半晌,那男子仰头一声低吼,似乎是完事儿了,可是莲生看到那张脸时,一口气卡在喉咙眼,捂住嘴巴好不容易才忍住咳嗽。

好家伙,这男子名叫朱宏,是朱家排名第六的男儿,跟那朱雪柔是同父异母的亲兄妹!感情人朱雪柔刚才叫的‘好哥哥’是真的在叫哥哥啊!

这么重口味,真的好吗?

这戏不太好,还是赶紧撤吧,不然让那俩人发现了,今天绝对摊上大事儿!

莲生猫着腰想后退,到这会才发现王紫又去哪了?她不是一直在她前面的吗?

莲生安静的待在原地,四处寻找着王紫的身影,可是没有!竟然没有!主人你就这么抛下他独自走了吗?某人也不想想是谁看的入迷,跟丢了人……

“在这……”莲生的脑海中传来王紫的声音,莲生惊喜的看去,只见王紫就藏在他头顶茂密的大树上。

‘真是个好角度啊……’莲生感慨,看了一眼那还在回味的俩兄妹,身形一闪窜上了大树,坐在王紫身边,那利落的身法实在不像是他使出的。

王紫不管莲生那副傻笑,注意听着不远处那两人的对话。

“柔妹,父亲等的不只是灵兰芝吧?”朱宏抱着朱雪柔,问道,声音温柔,眼神却不是那么回事。

“六哥哥,人家好不容易可以跟你单独在一起,不要说那些扫兴的事情啦!”朱彩莲可怜兮兮的说道。

“好好好,我不说,只是大哥和三哥去了世外域,我和几个哥哥手头的生意要重新规划,我也只是想帮父亲一把,手里的权力多了,我们以后见面不也会方便吗?罢了罢了,既然柔妹不愿,我不去做就是……”朱宏叹息着说道。

“六哥哥不是!人家不是这样想的!只是我偶尔听父亲说抢那东西的人太多了,都是一等一的高阶修士,人家怕你有危险啊!”那女子急道。

“傻妹妹,如果真的有危险,我还会冲上去吗?就算我敢,也舍不得你这个磨人的小妖精啊!”朱宏见朱雪柔有松口的意思,加了一把狠料,手不规矩的动着。

“嗯……我偷听到父亲说,是璃王鼎,是化形的超神器,我只知道这么多了,好哥哥饶了我吧!”朱雪柔娇吟的说道。

“已经够多了,这是给你的奖励!”朱宏道,很快那两人再次颠鸾倒凤起来。

------题外话------

哈哈,总裁体‘磨人的小妖精’,恶趣味了。

亲爱滴们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