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十四章 窥天镜

经过方才一番担惊受怕,此时几人相对而坐,显得那么难能可贵。

“小公主,你与仙界有何渊源?”

这时,九幽打破了沉默,暗红色的眼眸看着王紫,以往他从来没有过分王紫这些事情,只希望她自己敞开心扉,可是进过刚才的事情,他不得不去探究,那个屡次让王紫失控的事实。

被九幽问起,其他人也关切的看着王紫。

王紫心中一顿,不是不想说,而是她不知该从何说起……

“穷奇,一个仙界的婴儿出生后,多长时间会有意识?”沉默半晌,王紫却是问道。

“在仙界,幼儿时期是决定一个人修道天赋的关键时期,母体是世上最佳的修炼场所,他们会潜意识的吸收母体中世间至纯的能量,但这样一个只能存在在母体中的亁水,一个婴儿只能吸收百分之三到百分之十不等,吸收百分之十那就是罕见的天才了,但真正有逻辑的思维至少要两岁。”

穷奇道,虽然不知王紫问来何用。

“亁水?”王紫抓住了字眼问道。

“嗯,亁水是轮回的恩赐,但一个还没有成型的婴儿,是不会有思维去吸收的。”穷奇道。

王紫沉默,想到自己有意识一来就泡在温暖的水中,那便是亁水了?

“母亲怀孕十二个月才生下我,在我出生的那天,家族不知为何请来仙界最德高望重的天命者,我出生时仙界异象频频,诡异的天象一个月不曾散去,直到我出生,天命者言我贪狼犯命,祸至仙界,再加上我的父亲,他们不知在忌惮什么,我出生的两个时辰后,世外域多个家族齐齐动手,要杀我……”

王紫极力让自己平静的讲述,可是那段记忆太残忍,那是刻在她骨血里的烙印,那上面灼烧着让她崩溃的杀戮,永远无法抹去。

她不知道她抓着九幽的手用力到了什么程度,斑斑血痕出现在九幽的手上,可是疼的却是九幽的心!

他们能清晰的感受到王紫悲伤的气息,那深沉的悲伤紧紧的揪住了他们的心,一句句话落入心底时却怎么都无法平静,他们怎么都没有想到事实会是这样的,仙界、竟然对一个刚刚出生的婴儿做出这样的事情!

这一刻,在几个人心中,几乎同时把仙界拉入了黑名单,就算是六界之首,他们也不会怯步!

“所以,那个家族是夏家?”穷奇沉声说道,那声音中听不出是什么情绪。

“嗯。”王紫点头,这并不难猜。

“我从三个月的时候就已经有了意识,我能听到母亲的话,到后来甚至能感觉到外界的一举一动,我不由自处的吸收着亁水,直到后来,亁水已经不能满足我的吸收……”

那王紫先天的将会多么深厚!太可怕了!一个婴儿吸收百分之十的亁水已经很不可思议了!王紫这样全部吸取了亁水的能量,那出生后该是多么可怕!

而且,王紫的记忆竟然是从三个月开始的!

几个男人的情绪不断的翻涌着,这意味着王紫从出生的那一刻起就背负了那样的仇恨……

“我……一直在伤害着母亲,我控制不了自己,我的意识甚至能穿过轮海吸收母亲的灵力,我想让自己停下,我不想伤害那个总是温柔低语的女子,可不管我怎么做、都停不下来,母亲的修为一直在退步,我很着急……”

“母亲总是笑,不怪罪我贪婪的吸取她的能量,她似乎知道我能听到她的话,开始不停的跟我讲话,我费力的记下,事实上我根本不明白母亲说的是什么,但母亲的口中最多是父亲的名字,提到父亲的时候总会有一团温暖的气息包围着我,但后来她渐渐变得忧虑,那些负面情绪让我疼了好久,但我想,疼也好,因为我一直在伤害母亲。”

“我一遍遍的在脑海中重复着父亲和母亲的名字,我希望出生的第一眼就是看到他们,我想了很久……”

“我出生的那天,即使在母亲肚子里,仍然能看到诺大的夏家不同于往日的忙碌,我感受到很多威胁我的气息,我并不怕,或者说我不知道什么是怕,可是我被四个长老抱去祭坛的时候,我怕了,我怕他们对母亲做什么,我、我练习了很久的母亲还没有叫出口……”

王紫哽咽着几乎说不下去,泪水涌出眼眶,王紫双手捂住脸,掩盖住了悲恸的表情。

“不要说了,小公主,不要说了……”九幽心疼的说道,此刻的他,恨不得把整个仙界夷为平地!不管付出什么代价!

穷奇紧紧攥着拳头,心口的疼痛如此清晰,那一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仙界的那些杂种为什么要这样对刚刚出生的王紫?那时的王紫或许什么都不懂,可是后来懂了呢?她一个人承受着那么残忍的现实、过了这么多年?

“不……”王紫拿开了手,她要说,她已经不是那个一无所知的婴儿,她还有他们,永远不会离开的他们……

却见王紫突然拿出了九转阵盘,划破了手指,一连串血滴滴入阵盘中心,王紫操控着九转阵盘,几人不知道王紫在做什么,但都静静的看着。

半晌,却见九转阵盘开始旋转起来,却不像以往王紫布阵时那样大的动静,只是安静的散发着一圈圈的紫色光晕,王紫在专心念着口诀,又过了半晌,却见空中的紫色光晕变得浓郁,变得神秘,吸引着人的视线紧紧的关注着,渐渐的,那紫色的光晕中出现了断断续续的画面,很快变得清晰,也变得连贯。

王紫停下了了法术,也抬头看去,画面中是那么清晰,跟记忆中的一模一样,这便是九转阵盘的三转、窥天镜!

画面的开始是一个忙碌的庭院,很多侍女焦急的穿梭在庭院内,庭院外后大片的桃花正是盛开的时候,本该美如仙境,可是血红的天却让这一切都变得诡异起来。

可能是屋内传出了什么声音,庭院更加忙碌起来,只是来来回回只有那些侍女,再无其他人,画面进入了房间内,床榻上一个女子虚弱的躺在上面,从那起伏的很缓慢的胸膛看得出她现在筋疲力竭了。

一个侍女在为那女子拭汗,眼神不时的瞥向另一边,却见一个中年女子抱着一个小小的婴儿,用一块小巧的锦被包裹住婴儿小小的身体,那中年女子不停的对着榻上的女子说着什么,那闭着眼的女子渐渐露出笑容,那笑容温柔那么温柔。

而那小婴儿,漆黑如墨的双眼不知何时睁开,身体不听话的向床榻的方向扑腾,可是那中年女子似乎是怕她摔下去,抱的更紧了,那小婴儿漆黑的眼中不知怎么划过一道暗红色的光,手中缠绕着丝丝浮浮的黑雾,那中年女子突然倒在了地上,可落地前却举着那婴儿,没有摔到婴儿。

那婴儿却扑腾着爬出了她的手掌,四肢并用幅度很小的爬向床榻上的女子,那中年女子和唯一一个侍女想阻止的时候,却见那婴儿手中蔓延出诡异的黑雾,让那二人惊讶的后退,不知榻上的女子说了什么,婴儿手中的黑雾突然就消失了!

那女子睁开眼睛,看到地上趴着的婴儿时,挣扎着想起来,那婴儿着急了,加快了速度爬,稚嫩的皮肤哪经得起这样的这样,几道殷红的血迹出现在地上,婴儿却不知道疼一般爬着。

榻上的女子着急的滚下了床榻,心疼的伸出了手,可那婴儿竟然咧开了嘴似乎在高兴。

“我的母亲,夏筱莲。”王紫说道,若不是母亲阻止,她或许会杀了那两个侍女。

明明就不过两指的距离,就在夏筱莲快要抱住小王紫那一瞬间,一条白练突然击穿了窗户,极快的缠上了小王紫的身体,接着便是飞快的收回!

只见门外几个老者飞身离去!快的让人捕捉不到身影!

突然间变得残破的房间,跌坐在地上的夏筱莲眼睁睁看着别人带走了她的孩子,悲恸的长嘶一声,画面是无声的,可就是看着夏筱莲那悲恸的神情,似乎也能听到让人心颤的声音!

夏筱莲急火攻心,突然吐出一口鲜血!一旁的下人早就吓呆了,瑟瑟发抖的躲在角落里,却见夏筱莲突然盘膝而坐,无风自动的头发,身上浮动着怪异的气息,衬着外面血红色的天,似乎有破釜沉舟的沉重!

王紫放在身侧的手不停的颤抖着,明明害怕看见母亲那样的表情,却死死的盯着,让自己疼,越疼越好,要不是她,母亲也不会落到如此地步……

九幽和穷奇不约而同的握上了王紫的手,他们不知道能做什么,只能无声的传递着能量……

画面一阵模糊,这是跟着王紫的视角走的,所以画面再次出现时,意境变成了一个宏大的祭坛,恢弘的祭坛带着让人畏惧的庄重,整整一个足球场大的祭坛中央,只有二十几个凝重的长老,而祭坛外却是里三层外三层聚集了不知多少人,都望着被天命者指出的人,竟然是一个还在襁褓中的婴儿!

有的人眼中出现不舍,可一个手执拂尘的老者看着王紫在说着什么,让所有人瞬间都充满残忍的的看向王紫,看着越发血红的天,不再妇人之仁,高声喊着什么,似乎在催促着触觉那个婴儿。

小王紫转动着墨眸看着围在他周围的人,虽然不知道这些人要干什么,但一个个不善的气息让她直觉的警惕。

看到小王紫那样反常的视线和警觉,让心怀疑虑的几个长老更加肯定天命者所言,其中一个长老激动的想上前抱起小王紫,却被两个长老架着离开了。

只剩下几个长老,分散开围着小王紫站着,蓄积灵力引动了脚下的阵法,却见以王紫位中心,几个长老为顶端的一个阵法突然出现!

那禁锢的力量出现,小王紫下意识的反抗,可那墨黑的瞳孔猛地朝一个方向看去!

却见远远的人群中,一个女子正在疯狂的挥动着手中的武器,鲜血四溅,连续伤了不少人之后,还在顾虑的人们开始阻挡,那是夏筱莲。

却见夏筱莲墨发狂舞,眼神染上了疯狂的神色,紧紧地盯着祭坛中央的小王紫,身上的衣服很快变得血红,不知道是别人的还是自己的!

小王紫焦急的想动,可是无形的禁锢牵扯着她,让她扭动脖子都费力,小王紫眼神突然变得嗜血,带着十足的恨意看着施法的长老,被那眼神看到的长老都一怔,那怎么可能是一个孩童的眼神!

本来轻轻松松就能结束的阵法突然变得困难,有什么在抵挡着他们,可是是什么?他们完全没想到那阻力就来自于小王紫,知道一阵明显的黑屋浮现在王紫的身体上,他们才凝重的加快了灵力的运转!

小王紫的眼神只看着夏筱莲,人群中夏筱莲不知受了多少伤,跌倒过多少次,爬起来多杀次,那张总是温柔的面容充斥着可怕的疯狂,见夏筱莲这样,有的人不忍心下手,毕竟这是一个母亲,她只是想救她的孩子!

可是还有人狠心的攻击,那些攻击让早就超负荷的夏筱莲趴在了地上,可就是那样,她还在拼命的向前爬,一寸寸的接近那看似根本无法接近的祭坛!

小王紫眼中留下两行泪,她好想杀人,杀了所有的人!身上的黑雾开始,蔓延,顺着阵法向几个长老蔓延!

夏筱莲的身影在小王紫的眼中变得模糊,她想看清,可是她的身体好累,小王紫小小的灵魂在上方出现,不稳定的飘荡着,小王紫努力想看清夏筱莲怎么样了,当看到一个人影突然冲入人群,帮夏筱莲挡住那些致命的攻击的时候,祭坛中央的阵法突然白光大盛!

小王紫的消失了,连带着那几个长老也砰然倒地,小王紫最后的视线中,只看到夏筱莲撕心裂肺的悲鸣!

画面极速的切换着,这样的结果让看着的九幽、穷奇、青龙、腾蛇都是一阵心悸,那样的阵法足以摧毁十几个世外域家族中的长老,那王紫呢?

王紫艰难的喘息着,当那画面再一次回放时,她还是无法承受……

然而画面还没有结束,一阵天旋地转,一个幽静的山谷,漫山清脆的绿色,空气中一阵波动,一个包裹着锦被的婴儿从天而降,惊走了觅食的小动物。

半晌,一个五六岁大的男孩出现,疑惑的看着空地上的锦被,走进拨开一看,发现是个满身是血的婴儿!可那婴儿身上弥漫的黑雾吓得他连连退后好几步跌坐在了地上。

而只是一会,婴儿身上的黑屋突兀的消失了,那男孩试探着走近,终是不忍,放下药篓,抱起了婴儿,那男孩也不到一米的瘦小身材,却万分小心的抱着怀里的婴儿。

知道走进山中的一处茅庐,那男孩大喊,一个白须老者很快出现,后来,老者和男孩悉心照料着小婴儿、小王紫,直到她醒来。

奇怪的是,小王紫醒来后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那老者只当只个被狠心的父母遗弃的婴儿,还是个哑巴,只有那男儿,每天不厌其烦的在小王紫身边说着什么,小王紫每天练习着爬行,走路。

山中的日子每天重复着,变得只有渐渐长大的小王紫,在她四岁的时候,一天夜里,不知从哪里来的一群人,带着野兽出现在了草庐前,草庐后分明有逃跑的通道,老者却把男孩儿和小王紫扔进了通道后独自走了出去!

男孩咬着牙抱着王紫直直的往前跑,外面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小王紫问道了她很熟悉的血腥味,而且,她隐约觉得他们快接近了。

果然,一个凶猛的气息极快的接近,狭窄的通道出现一只凶猛的土狼,男孩把小王紫挡在了身后,尽管他自己害怕的颤抖,那突然一个弹跳扑向了男孩,男孩没有多久就被要断了脖子,死前还在催促着小王紫跑。

小王紫只呆呆的站在原地,想用自己的能量杀死那只土狼,可是怎么都无法使出,那土狼把男孩的尸体甩到一边,扑向小王紫,生死瞬间,小王紫身上猛地爆发出一阵黑屋,而那突然黑黑雾侵蚀,砰然倒地!

小王紫眼神泛起诡异的红色,一步步走出了通道,离开草庐,外面有那老者的尸体,还有一群举着火把的人类,他们还在奇怪怎么出来一个小娃娃时,小王紫已经先发制人!

成片的人倒下,毫无预警的死去!

小王紫体力不支,失去了知觉……

直到再次醒来是被一个身形硕大的花豹圈在怀里,靠着她柔软的肚皮,身边还有六只跃跃欲试想触碰小王紫的小豹,其中一只小豹是通体黑色的。

小王紫知道她又活下来了,被那只母花豹救了,只是脑中还是挥之不去的男孩和老者的尸体。

花豹很细心的照顾小王紫,可是小王紫是人类,无论怎么照顾都会不时地让小王紫受伤,吃的生肉虽然被咀嚼的很细,可还是时不时的吐出来,一群小豹子着急的在小王紫身边转。

母花豹不在的时候,小花豹总是驮着小王紫在树林中奔跑,或者让小王紫睡在他们的肚皮上,那只最小的黑豹总是睁着蓝色的眼睛羡慕的看着。

花豹们成长的很快,一年后都已经是丛林中的杀手了,五岁的王紫生活在丛林中也练就了一身奇快的速度,她模仿着动物让自己学那些生僻的捕猎动作,而那些动物的技能也在王紫手中变得异常灵活,王紫五岁时就能够徒手杀死一只土狼,她痛恨的土狼。

在她以为她会跟这群豹子一直生活到长大的时候,不知从哪里来的一群黑衣人再次打破了她的美梦,他们手中的武器杀死了那些一直到死都在保护她的花豹。

她不记得她是怎么杀了那些人了,醒来后她躺在一群尸体中,有那些黑衣人的,有七只豹子的,没有人再出现带她离开,她,又是一个人了……

她从黑衣人手中哪了一把匕首,离开了那片尸体堆,穿行在满是猛兽的丛林,杀戮在不停的进行着,累的几乎瘫倒的身体一刻都不敢放松,一直走,一直走。

直到遇见一个男子,那男子在丛林中危险的像条毒蛇,在她准备进攻的时候,他却退后,十几个人影出现,他们身上的杀气她太熟悉,只用一把匕首,虽然落得满身是伤,可是最后赢的是她,那个毒蛇一样的男人只问了她一句愿不愿意跟他走,他可以帮她拿到想要的,她说好。

那人是Enmity,九幽沉默的看着,心已经疼的没有了直觉,他悔,生平第一次悔,为什么没有早点出现,为什么没有早点找到她……

进入杀手联盟后世更加残酷的杀戮,杀了不知道少人,执行了多少危险的任务,最后活下的只有她,她也最终成为杀手联盟的首席杀手。

那日,如往常一般执行任务,她麻木的杀了一个有一个人,可是在月夜的时候,她遇到了真正的对手、狼人。

她知道她生来带着的能量奇异的被封锁在了身体中,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突然出现,那是那么多年来她第一次遇到足以威胁她生命的对手,几个狼人非常人的能力让她难以招架,她躺在冰冷的地上等着自己的身体渐渐冷却,那些狼人张狂的笑着。

她以为,她会死,可是,她活下来,而且遇到了九幽。

她并没有理会九幽,仍然重复着每天的杀戮,也渐渐忘了救过她一命的九幽,知道有一天Enmity破天荒的给她安排搭档,见到了她的搭档,正是笑的很好看的九幽。

她有着让她无奈的记忆,只要见过了,就不会忘记,不管是痛苦的或是快乐的,不,或许没有快乐的。

她感觉到了自己对九幽的信任,她怯步了,只要被她信任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这是她后来才渐渐明白的,她不得不让自己看起来冷若冰霜,拒绝了Enmity继续给他安排搭档,拒绝再跟九幽合作。

可是,九幽对别人明明是可怕的杀神,在她面前却是甩不掉的牛皮糖,她害怕着会再次降临的灾难,又依赖者让她渴望的温暖。

直到最后一次任务,盗取混沌石。

她支开了九幽独自前去,没想过一个混沌石会让她送命,没想到最后杀的会是哪个神出鬼没的Enmity,他们一直是合作的伙伴,她想不到Enmity为什么会杀她。

她逃到了华夏,很奇怪的,她从来没有来过这个神秘的国度,因为这个国家外围似乎对她有着限制,只要她接近就会传来让她难以抗拒的痛。

Enmity想杀她,可是那二十几年不曾出现的黑雾突然出现了,她杀了所有人,包括、她自己。

既然谁也杀不了她,那她自己杀了自己好吗?死前在她脑海中出现的人是、九幽。

事实再一次证明,天命者的话是对的,谁也杀不了她,包括她自己。

她又活了,换了一个身体,换了一个身份。

紫色的光晕中,画面消失,那是王紫所有的过去,九转阵盘缓慢的运转,最终停了下来,被王紫收了起来。

而房间内安静的落针可闻,空气中流动着沉默,没有人说话,因为不知道说什么,除了九幽,其他人刚刚知道,王紫是死过一次的人,而上一世的她,经历的竟然那么多……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