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九章 季少阳

王紫几人一出现在楼梯口,几束视线立刻就锁定过来,王紫看去,其中尤为明显的是一个年轻的男子,此刻凶狠的视线停在穷奇身上,嘭的放下了手中的茶杯,站起来就等他们下来。

那人轻蔑的笑了笑,视线掠过几人,在王紫身上停了下来,心下还在惊讶有如此美丽的女子,而王紫却只淡淡的瞥了他一眼,那丝毫没有着落的眼神,就好像根本没有把他当回事一样,那男子似乎更怒,垂在身侧的手握紧,却碍于场所的特殊,不能在这里动手。

“如果我是你们,就一定会跑的远远地,离开这辽城,既然你们非要留下来找不痛快,本少爷岂会怠慢了几位?”待王紫几人下楼,那男子轻蔑的说道。

“哦?我倒想知道,连我半招都接不了的人,还能想出什么办法?”穷奇懒洋洋的说道。

“我知道,不外乎就是叫一堆家族的修士以多欺少,就是不知道辽城哪家的家族,说出来也好让我们还有在座的诸位听听,常干这以多欺少的勾当,大家以后见了可要绕着走,毕竟人家是大、家、族的人。”腾蛇紧接着说道,红白相间的大眼睛无辜的眨着,却无端的让人觉得讽刺。

王紫这边两方对峙的紧张气氛很快就成了客栈内的焦点,此时已经是下午了,客栈内的人少说也有七八十个,还有陆陆续续的人回来,有不少认识那年轻男子的,却是没见过王紫这几个生人,这会儿已经在一边议论纷纷了。

客栈的掌柜吩咐了伙计几句话,只见那伙计一溜烟的跑进了后堂,掌柜也静观其变,毕竟这两方的人现在还算安静,没有动手的意思。

“你们不用想着给我季家抹黑!是你们抢走了本少爷猎的超神兽旌马!现在竟然还想反咬本少爷一口!真是好笑了!”那年轻男子凶狠的说道,那匹旌马是家族的任务,如今害他不能交差,还强词夺理!心中的怒火不断上升,已经快控制不住了!

周围一片哗然,原来是丢了超神兽旌马!如果是这样的话,仇恨的不可避免的了。

“有本事,出去较量!”那青年男子咬牙说道,手指向门外。

“那旌马,不是我们抢的。”王紫皱眉,突然出声,看向那个无理取闹的年轻男子,双方之间的矛盾是一回事,被人强加了罪名是另一回事,这样闷声吃亏可不是她的作风。

“如果不是,你们怎么会突然出现拦住了旌马?他还出手打了我的随从!现在你们是在推卸责任吗?哼,你们只有两个选择,要么让那匹旌马立刻出现在我眼前并且归还我,要么,留下他的性命!”

那年轻男子对上王紫的视线,心中持续高涨的怒火不知为何有片刻的凝滞,甚至没来由的心虚?见鬼这件事根本就是他们的错!嘴上仍旧是不客气的语气,话落,抬起的手直直的只想穷奇。

“如果,我都不答应呢?”

王紫淡淡的说道,心里却是不如表面上那样平静,好端端的被人无理取闹,大打一场或许避免不了,可是打了之后呢,在惹上一个不知道势力和实力如何的大家族?刚刚踏上仙界便是一番风波,但若是对方非要闹,她可不会任人欺凌!

“那还说什么,看谁的拳头厉害吧!”那年轻男子嚣张的说道,转身向门外走去,身后的几个随从紧紧跟着。

王紫表情没有变化,抬脚跟上去,要打也是在外面,那个掌柜那么明显的眼神,后堂外布置的人手,显然不会给他们一点破坏客栈的机会。

有些凑热闹的人也坐不住了,想站起来跟出去看,可是一个上扬的的声音横空插进来的时候,这场戏似乎还没有结束。

“呦!我当时谁呢?原来是三少啊。”

那男子刚走了没几步,几个人突然走进了客栈,说话的是为首的一个手中摇着折扇的男子,那男子穿扮斯文,眉宇间跟方才的男子有些相像,还算俊俏的脸露出了有些夸张的惊讶。

“三少不是去后山的森林了吗?都已经回来了啊,哎呀呀,小弟在家族都没有看到您,不知您猎到了了什么灵兽啊?不过按照三少的本事,猎个六七阶神兽那定是动动手指的事儿,说不定是超神兽也不一定啊,三少就给小弟讲讲,也好让小弟开开眼啊!”

那人摇着折扇靠近,斯文的打扮,看似恭维却是咄咄逼人。

“本少爷猎了什么灵兽,是你季元庆能过问的吗,看来上次给你的教训你并没有记住啊,怎么还想在尝尝被人扒光衣服吊在武场的味道?啧啧……以前不知道,原来你还有这样的癖好。”

方才的男子也不走了,几步退后坐在了椅子上,翘着腿十足的傲慢,心里冷笑,季元庆啊季元庆,就知道你不会安分,想看本少爷的笑话,那也要看你有没有命看!

对于这突然打断了之前对峙的几人,王紫选择了无视,找了一个空着的桌子做了下来,九幽几人也坐下,伙计适时的过来奉茶,虽然是店里的伙计,但至始至终都是不卑不亢的样子,对于不断变化的气氛也丝毫没有紧张。

这半晌通过零零散散的一轮,王紫也大致知道了那男子的身份,辽城是仙界一个二级甲等的城池,仙界的区域划分都是有城池划分的,没有国家的管辖,每个城池都是有势力大的人默契的担当了城池的主人,城池的规格又氛围三级,每级又分甲乙二等,仙界的城池数不胜数,一级的城池能数的过来,二级就普遍了,三级更是多如牛毛了。

而他们现在的城池名叫辽城,城内最大的势力掌握在季氏家族,跟王紫有冲突的男子是季家小辈中排行老三的季少阳,今年仅十八岁,修为在渡劫期二层,这个修为在季家那样的家族并不是顶尖,但偏偏季少阳是季家家主的心头肉,快把他捧上天了,季少阳是嚣张的本性得罪了不少同辈的兄弟姐妹。

眼前手拿折扇的人就是其中一个,这人名叫季元庆,是季少阳的表弟,从小跟季少阳斗到大,他就是嫉妒,他的修为已经是渡劫期五层了,无论他多么用功,家主从来不会过问他一句,在加上长期在季少阳手下吃瘪,他对季少阳的憎恨已经是根深蒂固了。

而此时,季少阳这么不顾及的说出了他的丑事,那是四个月被季少阳整的,几乎让他成了季家的笑柄!一向不把他放在眼里的家主厌恶的训斥了他,现在竟然揭他的伤疤!

季元庆已经在拼命的抑制自己的情绪了,以他的修为完全可以直接上去痛揍季少阳一顿,但是他不能动手!气氛的情绪竟让他不可抑制的颤抖起来,抓着折扇的指节一片惨白!

“呵呵,三少在说什么呢,小弟怎么会有这种爱好?三少莫在他人面前开小弟的玩笑啊。”季元庆堪堪冷静,继续摇着折扇装糊涂。

“哼,有没有大家都清楚,何必装模作样,看着让本少恶心,要是没什么事就赶紧滚蛋,别杵在那碍眼。”季少阳鼻孔里哼出一声,更加不客气的说道,似乎从来不知道遮掩为何物,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在外人面前,三少不觉得应该给季家攒点面子吗?呵呵,小弟可以马上离开,但小弟还是提醒你一句……”那季元庆虽然肺都快气炸了,却硬是维持着假惺惺的笑凑近了几步。

“明日晌午,长老会将定夺前去世外域的人选,家主也无权干涉哦,三少可要抓紧了,长老会看不到灵兽可就……哈哈哈哈……”

那人离季少阳很近的地方说道,虽然压低的声音,但客栈里伸长了耳朵的众人,想听又怎么听不到?季元庆满意的看到季少阳快要喷火的表情,大笑着走出客栈,临了扳回一句,让他感觉浑身爽快!

跟季元庆一起来的几人也瞬间离开,刚才的插曲突然落幕,那季元庆的到来好像专门就是提醒季少阳一般,来得突然走的突然。

“世外域要开启了,前去世外域的名额少的可怜,三级的城市根本没有名额,看来季家也谨慎的很啊!”

“那还用说,世外域是什么地方啊,去一趟回来绝对会扬名立万啊!”

“八百年才开启一次,这是仙界大事录中排名前三的啊!”

“看来这季三少没戏了啊,没有了季家家主庇护,他……”

季元庆临走前的话让客栈里的人纷纷议论起来,季少阳本来低着头看不清情绪,不知谁的话却让他突然暴怒的起身,一条银色的九节鞭毫无预警的甩向了那人,那人突然感觉到杀气,一桌的人纷纷跳开,躲过了季少阳的攻击。

可浑身戾气的季少阳根本没有打算罢手,九节鞭转了反向又向那人而去!

“季三少莫要欺人太甚!我让着你,你若还不收手,也别怪我不客气了!”被打的那人闪躲着说道,虽然碍于季少阳的身份不敢妄动,可是季少阳非要咄咄逼人的话,他也不会让客栈的人看了笑话!

听了那人所言,季少阳却是丝毫没有收敛,攻势反而更猛!一条九节鞭舞的密不透风,客栈的桌椅碎了一地,地面上甚至留下了九节鞭深深的凹痕,掌柜的也怒了,挥手让后堂的手下出来,这间客栈背后的主人也不是那么好惹的!

那人渐渐被逼入死角,咬咬牙正要还手的时候,却见一道黑影闪过,再看时,却见一个女子硬生生的接住了那势不可挡的九节鞭!

“你我的账待会再算,闪开!”季少阳阴测测的说道,眼中似乎燃烧着暴怒的火焰,用力抽九节鞭时,那九节鞭却纹丝未动。

“我帮你。”却听王紫说道,正是王紫突然闪过来阻止了季少阳。

“哼,你帮我?你帮我什么?现在想示弱也要看本少爷答不答应。”季少阳说道,嘴上虽说的一点都不客气,可心里却因为那双深不见底的墨眸在奇异的平静。

“季三少,您这九节鞭再来几下,小店就要拆了,小店容不下您这尊大神,还请您移步。”这时,这站的掌柜恭敬的上前施了一礼,说出的话却是没留余地,后堂涌出三十几个高阶修士,等着掌柜的命令。

季少阳皱眉,何时外人也敢跟他这么说话了。

“出去说。”却听王紫突然说道,这话好像直接送进了季少阳的耳中一般,季少阳刚要怒骂那掌柜的,注意力不得不回到王紫身上,不知为何,他很想赞同王紫的说法。

王紫拽了拽九节鞭的末端,示意一切出去解决,若是跟掌柜的冲突起来,又不知道惹出多少闲事。

“走。”

季少阳傲慢的转身,也没有跟掌柜的道歉,对不起什么的从来不存在在他的字典中,几个手下送了一口气跟上,从早上遇到王紫他们开始,少爷的情绪一直处在暴怒的边缘,现在竟然没有恶化到他们不忍直视的地步,还好还好……

王紫适时的放开九节鞭,也走了出去。

“小主人有新招啊。”青龙道,起身跟上。

“紫姐姐想做的事情那一定没有成不了的,就看季少阳这小子上不上道了。”腾蛇道。

穷奇挑眉,王紫的折服人的魅力正在不可抑制的增长,有时候随便说一句话都带着不可抗拒的命令,听着更是情不自禁的听从,恐怕王紫自己都不知道啊……

一行人直接飞身前往城外的空地,没用了多久就到了。

“怎么,想把旌马还回来?”季少阳先行问道。

“不是。”王紫道。

“那就是要打喽?”季少阳道,错开了王紫的视线,看着那双眼睛的时候他好像没办法发怒。

“我可以帮你找一个超神兽,在明天早上交给你,条件是我要知道关于此次前往世外域的所有细节。”王紫说道。

“哈,原来是世外域?就算本少爷说了你们也没资格去。”季少阳说道,而且她说的明天早上就找到一个超神兽,这也太能吹了吧。

“你不信?”王紫皱眉,看出季少阳的不屑。

“你要怎么让我相信?”季少阳反问。

“哪那么多废话,季家三少原来如此胆小?这对你百利无害,你可以带着超神兽交差,我们只是要一点消息。”穷奇嗤笑着说道。

“我再说一次,你捕猎旌马并非我们阻挠,不要无理取闹。”却听王紫说道,正好堵住了季少阳要说的话。

无理取闹?她竟然说我无理取闹?季少阳眼睛瞪得圆圆的看着王紫,为这个形容词心里翻涌不已,偏偏看着王紫冷静的面容和幽深的墨眸说不出反驳的话来,憋的他几乎内伤!

“你留下,让他们去,明天早上必须见到灵兽,哦不,超神兽。”季少阳说道,硬是将憋屈压下,指着王紫说道。

“好。”王紫道,同意了季少阳所说。

“紫姐姐?”腾蛇唤道,王紫要留在这吗?

“你们去,尽早回来。”王紫肯定的说道。

“我的主人,这种小事让他们去就行了。”穷奇踱步到王紫身边,反应极快的把事情推给了那几个人。

“小公主,我不会抓灵兽。”九幽也走过来,眼都不眨的说着慌,被穷奇鄙视的瞅了好几眼。

“紫姐姐……诶死龙你放开我!”腾蛇也想过来,这种事交给那个还在观察期的青龙做就行了,他才不去,可是刚刚走了几步就被青龙提着衣服提回去了。

“小主人放心,明早见!”穷奇抓着腾蛇飞远,话落已经在百丈开外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