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三章 了却旧事

所有人都停手,鬼士远远后退,让开了前方的路,穷奇松开冥阎君,冥阎君一得到自由,噌的窜起,按耐住即将爆棚的火气回到黑白双煞旁边。

王紫看向不远处的湖泊,移步前去,身后跟着九幽、穷奇、青龙。

从里三层外三层的鬼士中间穿过,片刻,王紫几人停在岸边,湖中的水呈奶白色,赶紧却看不到湖底,清楚地倒映着几人的身影,湖水流淌的很缓慢,不仔细看几乎是静止不动的。

一架泛着柔光的白色拱桥横亘在湖泊当中,却只能看到三分之二的桥身,另一侧的桥身突兀的隐没在浓浓的白雾之中,桥面上有两个不苟言笑的鬼士,这半晌发生的事情并没有引起他二人的注意,始终纹丝不动,二人看守着一个小方桌,一个翠绿的竹筒伸过来,均匀的流出奶白色的水。

这湖便是黄泉,这水便是忘川,这桥便是奈何。

王紫几人停在距离黄泉有些距离的地方,看向湖中的孤岛,绿荫中看不到人影,但这个让地府阎君恭敬的人是黄泉老人没错了。

“前辈,我等来归还七星神篙,忘川难渡,请前辈指示。”却听穷奇扬声喊道。

“呵呵,穷奇也会彬彬有礼,老夫可是开眼了……”却听苍老的声音不疾不徐的笑道,声音听起来让人莫名的放松。

“小女娃,你过来。”黄泉老人又道。

“这……”穷奇皱眉,这里虽然距离孤岛不算远,但是黄泉之上无浮物,没有人能够在横渡黄泉水。

“七星神篙在,竟渡不了黄泉?”黄泉老人笑道。

“放心,我能。”王紫冲几人说道。

“我带你去。”九幽道,说话间就想拿过七星神篙。

“旁人莫动,七星神篙托付于这小女娃,定有她的本事,莫不是你们想沉入黄泉为奈何桥添一块地基?”黄泉老人这时说道。

“九幽你操纵不了七星神篙,让主人自己去。”穷奇说道。

“九幽放心。”王紫拍拍九幽的手,九幽这才放开,刚才竟是忽略了,七星神篙由灵力趋使,他帮不上忙。

“小公主当心。”九幽道。

“唔。”

王紫点头,离开几人走近黄泉,仔细丈量了河岸和孤岛之间的距离,心中思考着七星神篙的支撑点,准备必须相当充分,过程中绝对不能沾到水面,黄泉水一沾便沉,神仙难救。

却见王紫忽地操控七星神篙变长,运气飞起,刚飞入黄泉上空,一阵巨大的力量拉扯着她掉向湖面,王紫将七星神篙插入水中,骑着七星神篙的支撑向下一个预定的地点飞去!

七星神篙从水中拔起!王紫的身形呈现向下的弧形,在快要接触湖面的前一刻,七星神篙终于落入下一个地点,王紫的身形骤然拔起,再向下一个地点转移,王紫的身形起起落落,让岸边的几人也提心吊胆的,直到王紫落在那孤岛之上,几人才算深深放松。

穷奇心中有些好笑,看着面上并无变化的九幽和青龙,其实三人心中的担心如出一辙,虽然无数次的告诉自己给王紫多一点再多带点信任,可是一碰到这样危险的事情,他们的担心就怎么都收不住,而王紫,反而是一直以来最冷静的人……

王紫踏上孤岛,收回七星神篙,顺着一条小径进入岛内,很快茂密的绿荫就掩去了王紫的身形。

王紫走了几步,眼前开阔,一个刻意清理出来的空地,一个不大的木屋,地方虽然小,却精致的很,能把五十多平米的空间利用至此,这黄泉老人倒也细致。

“黄泉老人。”王紫拱手道,世人尊称看守黄泉的守卫者为黄泉老人,她如此称呼不亲近也不疏远。

“免礼免礼,过来坐下,站着干什么。”黄泉老人没有抬头的说道,手中正在忙活着煮茶。

王紫看了看茶桌另一边的矮凳,上前坐下,黄泉老人穿了一身干净的白衣,卷起袖子用镊子淘洗杯具,明明是深不可测的修为,坐在那里却像是个普通的老人,王紫坐在一侧毫无压力。

黄泉老人专心煮茶,王紫也没有说话,静静的看着黄泉老人行云流水的动作,看的久了,竟有种享受的感觉,纷乱的心归于平静,渐渐问道茶香,光闻着就莫名的通体舒畅。

不知多久,一杯清香四溢的茶放在王紫面前,笑声传来,王紫睁开眼睛,才发现不知不觉沉浸在这寂静的环境里了。

“谢谢。”王紫道,端起茶杯,闻了闻茶香,却没有喝。

“呵呵,这茶我喝了不知多少岁月,你尽管放心。”黄泉老人笑道,径自端起茶杯品尝。

王紫放下心来,这煮茶之水取自忘川,忘川之水能让人忘却前尘旧事,却不知黄泉老人如何提炼的,且不管其他,王紫喝了一口,温热带烫的茶水顺着喉管留下,几天来积攒的疲惫一扫而空,经脉放松的舒展,灵台空前清明,王紫不由的呼出一口浊气,她喝过的灵茶也算不少,却跟手中的茶有着云泥之别,真是奇了。

黄泉老人放下茶杯,满意的点头,他这茶天上地下仅此一家,此茶见性明心,对心智至诚至纯之人只有益处,若非如此,饮了此茶如饮了忘川水一般,前尘皆忘。

王紫疑心这茶有陷阱,却因黄泉老人一句话打消了疑虑,黄泉老人面上和蔼如斯,却不知刚刚见面就已经出招试探了,若非王紫心性至纯,今日岂不是大事不妙?

二人对饮半晌,黄泉老人才算说话了。

“七星神篙依约还来,倒是比老夫预料的早了些,小女娃,你从何处得来这七星神篙?”黄泉老人问道。

“修真界一处洞府,意外得来。”王紫道。

“那倒是小女娃你的机遇了,你怎知七星神篙理应归属老夫?”黄泉老人又问。

“穷奇告诉我的。”

王紫道,七星神篙如此神物,是六界兵器簿普上有名的,七星神篙归黄泉老人所有自然也是无人不知,但王紫知道黄泉老人问的不是这个意思,当年的神秘人跟黄泉老人约定会在以后归还七星神篙,可如今来的却是王紫。

“穷奇?”黄泉老人问。

“唔,穷奇当日跟七星神篙封印在一处。”王紫道。

“哦,哈哈,也罢,七星神篙已经还回,各种曲折老夫也不打听的。”

黄泉道人笑道,拿起王紫放在茶桌边的七星神篙,当日之人也不知身在何处了,不过王紫拿到这七星神篙定不是巧合,穷奇乃上古凶兽,能横行时间千万年怎会是一般的角色,被封印起来?穷奇岂是那么轻易就被封印的?八成是自己愿意的,而且答应那人看守七星神篙,不过那人倒真是聪明的很,只是不知他这时间跨度如此久的安排是为何?

黄泉老人明了王紫定不清楚这其中的原委,也就不再纠缠于此事了,只是心中难免叹息,这十*岁的小女娃,不知冥冥之中背负了什么责任?

“小女娃,今日你前来鬼界,不但是来还七星神篙的吧?”黄泉老人问道。

“嗯,另外还有两件事。”王紫道。

“你这小女娃也算聪明,今日只是虚张声势,意在闯过黑水,没有真的祸害阴魂、搅乱地府,有些天不怕地不怕的胆量,老夫喜欢,你且说说所图何事?”黄泉老人道。

“你会帮我吗?”王紫却问。

“哈哈,你这小女娃,老夫只说听听你所为何事,你竟顺杆爬了?”黄泉老人大笑,长长的白须一抖一抖的,遇到如此直接的人,虽然不客气,但他却着实欣赏。

“你问我不是想帮我吗?”王紫道,漆黑的瞳孔甚至带着疑惑。

“哈哈哈,你是谁家的小女娃,真是讨人喜欢!”黄泉老人笑的更欢了,王紫的直觉真是敏锐,换做他人定会心中百折千回的思量,王紫却长了一双看破世间万象的眼睛和心啊!

王紫没说话,黄泉老人只是顺口一说,她却无法回答,她是谁家的孩子……

“想什么呢?”黄泉老人停下笑声问道,察觉到王紫瞬间的低落。

“没什么。”王紫道,在黄泉老人面前似乎很难有戒心,刚才竟然出神了。

“刚说了你爽快,转眼就遮遮掩掩了,你如此年轻,还需脚踏实地,切莫想着一步登天,天大的很,失足掉下来可就是万劫不复喽……”

黄泉老人幽幽的说道,像是随意一说,王紫却认真的记下了,黄泉老人乃六界中的高人,能得黄泉老人一眼相劝是她的荣幸,前人的奉劝都是历尽风霜总结的箴言,一直以来她都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成长,不敢浮夸,不敢懈怠,正如黄泉老人所言,若是没有脚踏实地,终有一天临空落下粉身碎骨。

“你还没说是什么事情,再磨蹭一会,保不准老夫可就改变主意了!”黄泉老人道,心中越来越满意王紫,聪明而谨慎,天才而谦虚,年少而沉稳,有胆有识,敢作敢为,他敢预言这女娃将来的作为定会震动六界啊。

“第一件,我想带走一个魂魄,第二件,还请黄泉老人允我放一人过奈何桥。”却听王紫说道。

“哈哈,你这两件都不是简单的事情啊,魂走鬼界,如何定论都是鬼界的规矩,你这是在让地府开小灶啊,这样的事情传出去,岂不是人人都来鬼界讨人,也无需六道轮回了?”

“至于放人过奈何桥,也是坏规矩的事情,老夫虽看守黄泉,但魂魄去路还是只有地府才能定断的,若是将魂魄随意放入轮回,再世重生出了乱子,岂是小事?小女娃你莫非以为鬼界就是用来办家家的?”

王紫刚说完,黄泉老人就不客气的说道。

“你说的严重了。”王紫看向黄泉老人说道,是他让她说的,她说了他却用鬼界的规矩吓唬她。

“哈哈,是有些严重,却也是事实啊,你先说这二人系为何人?”黄泉老人说道。

“我要带走的是我的契约兽黑豹,要送入轮回的是一个普通人类。”王紫说道。

“送入轮回的灵魂老夫可以做主,但必须将此人的魂体录入地府,他日此人作恶,地府不会手下留情。”黄泉老人说道。

王紫放心,这样做很好,完全出于各方都均衡的考量,一件事解决,只等黄泉老人说另一件。

“至于黑豹,你先说是何时归入地府?”黄泉老人问道。

“修真界四月,鬼界两个时辰。”王紫道。

“那便好,地府应该还没有审判,只是你需入地府商议,老夫只能帮你引荐。”黄泉老人说道。

“谢谢。”王紫道,心中明白黄泉老人的安排已经是最好了。

“走吧,外面几个小子快呆不住了。”黄泉老人起身说道。

王紫起身跟随黄泉老人出去,站在小岛边缘,却见黄泉老人挥手放出一条渡船,而那渡船漂浮在黄泉之上并没有沉下去,这应该就是与七星神篙同出一脉的九曲渡船吧,黄泉老人飞身落在渡船之上,示意王紫跟上。

黄泉老人拿出七星神篙,竹节深入黄泉,九曲渡船载着二人不疾不徐的驶向岸边。

知道完全靠岸,王紫和黄泉老人才离船上岸。

见王紫和黄泉老人如此轻快的气氛,定然谈的很顺利,穷奇和青龙向黄泉老人颔首,而地府的两个阎君和黑白双煞急急地上前行礼,黄泉老人独自掌管黄泉,就连界王也会对黄泉老人客气三分,别说他们这些手下了。

“行了,先安抚界内的引魂,今日之事只是虚惊一场,无需追究。”黄泉老人挥手说道。

这话一出,不止两位阎君和黑白双煞惊讶了,就连王紫也没想到,她只想着找到黑子,时候如何离开鬼界再想办法,还没见到传说中的界主,黄泉老人现在竟直接给她颁发了赦免令?

“愣着做什么,九重黑水马上恢复运作,冥阎君、殇阎君留下,其他人各回其位。”黄泉老人又道。

“是!”黑白双煞应道,领着鬼士快速撤离了。

半晌,等所有鬼士都离开了,黄泉老人才道:

“今日地府你二人当值?”

“正是。”殇阎君回道。

“小女娃,你要送入轮回的魂魄在哪里?”黄泉老人回头问王紫,那询问的一起明显个方才对他们强硬的语气不一样了。

“……在我身体里。”王紫顿了一下说道,知道那天凌霄郡晋级、识海出现了大的变化后,她才算真正找到了当初晓竹的灵魂,一直被封存在识海的最深处。

“身体里?”黄泉老人惊讶,又仔细看了王紫半天,并没有发现多余的灵魂啊?

就连九幽几人也惊讶了,都不由自主的上前观察王紫,一个人的身体只能容纳一具灵魂,王紫身体中何时藏了另一个灵魂,他们怎么不知道?

“小公主,怎么回事?”九幽问,穷奇和青龙也着急的等着答案。

“九幽,日后再解释好吗?”王紫道。

“好。”九幽深深看了眼王紫,点头道。

王紫看向黄泉老人,见黄泉老人点头,才走向奈何桥,踏上桥面的时候,桥的尽头蒙在浓雾中,却隐隐能看到种种繁华景象,也有混乱的战争场面。

王紫盘膝坐在桥上,凝神抽取晓竹的灵魂,操纵着神识裹上晓竹的灵魂,一点点的从识海深处抽离,越来越强烈的抗拒感产生,痛感传来,王紫只好咬牙继续,这曾是晓竹的身体,让晓竹的灵魂切断最后一丝牵挂,虽然晓竹已经沉睡已久,但还是本能的反抗着。

晓竹的灵魂离开一般,进行的特别缓慢,王紫忍着识海内撕扯的痛继续,可是突然,晓竹的灵魂剧烈的挣扎起来,想要挣脱王紫的牵扯!

“晓竹、晓竹!你听着,你活下去的机会只有这一次,如果你再反抗,你永远没有活的机会了!”

王紫在识海中跟晓竹沟通,当初答应让晓竹活下来,她隐约知道晓竹还在这具身体里,只是一直没有得到验证,晓竹的灵魂太虚弱,想要重塑身体必须有一个强大的灵魂,让她进入轮回是最好的原则,如果晓竹执意不出来,她也救不了她了!一个身体只能容纳一个灵魂,随着她修为的提升,晓竹迟早会灰飞烟灭的!

不知道是不是听到王紫的话了,识海中撕扯的力量弱了下来,王紫趁机加速,记住全部灵力猛地一扯!

只见王紫的身体一震,剧烈的疼痛让她霎时满头大汗,突然,一个幽绿色的魂魄从王紫体内破体而出!

“小公主?”九幽不知何时出现在奈何桥上,扶住了王紫快要倒下的身体,不知哪里变出来的手帕擦拭着王紫头上的汗水。

王紫剧烈的喘息几番,这才睁开眼睛,看到的就是一双疑虑重重的眼眸。

晓竹的灵魂忽闪着,还是那么若,脱离身体太久了,要是没有新的身体,晓竹的灵魂就会散去,晓竹的脑海中有半晌的空白,后来眼神不断的变化,才算是稍微明白了眼下的情形。

晓竹看向王紫,这个身体,完全不是她所熟悉的身体了,灵魂也是一具全新的灵魂,不想她一样软弱,晓竹的眼中出现羡慕,又不可抑制的出现嫉妒,可当一束森寒的眼眸望向她的时候,她顿时惊醒!抬眼看时,却是九幽。

一触及那双冰冷的仿佛看一切都是死物的眼神,晓竹立马低头,不敢多想,她只是有些不甘而已,要是这具身体还是她的,她会不会也有今天的成就?不过晓竹很快就打消了这些想法,当初她已经死了,她是医者,对于这点清楚的很,当初王紫答应会就她,果真兑现了,她、应该感激才是……

“谢、谢谢……”晓竹说道,太久没有说话,加上对眼下情形的畏惧,声音有些胆怯。

“我兑现了当初的话,你只需过了奈何桥,便可以活。”王紫说道,闭着眼睛靠在九幽怀中平复着呼吸。

“你起来。”却听一个男子的身影响起。

晓竹抬头,见那冷面的男人看的人正是她,她慌忙站起,却不适应灵魂状态,晃悠了几下才算停住。

说话的人士殇阎君,却见殇阎君拿出一个一尺长的本子,打开空白的一页面对晓竹,只见晓竹的灵魂一晃,一个小型的人影印在了白纸之上,晓竹还没反应过来这是在干什么,却见殇阎君抬手覆在了晓竹头顶,白光泛出,晓竹痛叫一声,那痛感很快消失,而殇阎君动作利落的将她推走,又是一声惊叫,晓竹的灵魂快速的冲进了桥另一端的浓雾中,殇阎君收回那本子下桥,这一系列动作快很准,完全例行公事。

半晌,王紫调整了呼吸站起来,或许是因为晓竹的灵魂完全离开了身体,神识前所未有的轻松,身体也像是卸下了背负已久的负重,此时顿感轻盈。

“竟然瞒了我这么大的事情。”九幽佯装生气的说道,揉了揉王紫的头发。

王紫自知理亏,也没有反抗。

二人从桥上下来,黄泉老人笑呵呵的看着九幽,心想这小女娃竟然把这么个大人物笼络在自己手里了,这才仔细看了看跟王紫一起来的人,果真是穷奇,只是恶劣的性子收敛了很多,看到青龙时,笑眯眯的眼神一凝。

“青……”黄泉老人惊道,只是极快的收住了话口。

“黄泉老人,你还是这么精神。”却听青龙道,笑看着黄泉老人。

“你真是、真是?”黄泉老人惊讶的重复,黄泉老人如此大的反应让两位阎君也大感好奇,是什么人能引起黄泉老人如此注意?

“是啊,年月久了,竟还能碰到认识的人。”青龙道,虽然笑着,却莫名的带着沧桑的感觉。

黄泉老人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心中的惊讶渐渐平复,是啊,年月久了,何止是久,沧海桑田,日月变迁,如今早已不是当初的世界了。

“好,好!你还活着!”黄泉老人连叹两声,想不到青龙还活着!三十万多万年,鬼界也有千年有余,若不是身在鬼界,他也许早已被岁月磨去了耐心,如今却看到那场大战之后青龙还活着,这绝对是千年来最让他开怀的消息!

“是啊,好!”青龙应和,见到故人,即便有许多话想说,也吞进肚子里了,就算他不说,黄泉老人也明白,当年黄泉老人在大战中给予到底帮助,他感激在心。

“其他人?”黄泉老人问道。

“我正在找,或许活着。”青龙道,虽说受过黄泉老人的帮助,但事情牵涉太多,也不便详说。

“好,那就好!”黄泉老人道。

这话说的两个阎君一头雾水,不知道两人没有没尾的话到底传达了什么意思,不过有一点是懂了,这男子跟黄泉老人认识,而且还很熟!

“你跟着小女娃是什么关系?”黄泉老人这才问道。

“哦,我正在努力让小主人认可我。”青龙笑着说道。

“哈哈哈,你小子也会有被人嫌弃的一天!小女娃干的不错啊,就该晾着他!”黄泉老人顿时大笑。

“不过晾一阵子也就罢了,多个帮手也不错啊!日后他会让你满意的。”黄泉老人话口一转说道,青龙现在身上还有重重封印,现在根本不是青龙真正的实力,不过这些也就在心里想想,不能言说。

“黄泉老人,我要去找我的契约兽。”半晌,王紫提醒着说道,黄泉老人突然跟青龙‘眉来眼去’,都把她的事情丢在一边了。

“老夫今天难得如此高兴,你这小女娃还催,行了,老夫也不跟你计较,殇阎君,今日你当值,生死簿是你带着了?”黄泉老人正色,问殇阎君。

“是。”殇阎君嘴上快速的答应着,心里却是转个不停,黄泉老人莫非真要擅自做主释放魂魄?

“你无需紧张,先查一下两个时辰前进入鬼界的黑豹,修为在四阶超神兽,查到知道小女娃会找界主商议。”黄泉老人说道,这样的线索很好找,四阶超神兽这么稀罕的修为,很容易查到。

“是……什么?”殇阎君松了口气,还好没有为难他,正要按照黄泉老人所说的线索找的时候,却突然提高声音无意识的说道,惊讶的问出口后,殇阎君脸上出现懊恼的情绪,这下想毁也毁不掉了。

“怎么了?说!”黄泉老人沉声问道,这分明是有事,而且还是关于黑豹的!

“前辈、这……那只黑豹……”殇阎君犹豫着说不出口,眼神不自觉的看了眼一直没有说话的冥阎君。

“黑子他怎么了?你快说!”却听王紫的声音响起,质问冥阎君,心中有不好的预感。

“没什么,就是他闯进了幽冥地狱!”冥阎君强压住心中的不安说道,看向王紫,只要他死咬着不说,她能把他怎么着?

“幽冥地狱?你再说一遍,幽冥地狱?”王紫沉声问道,一步步逼近冥阎君,身上渐渐释放出强烈的压迫,一股脑袭向冥阎君,漆黑如夜的墨眸紧缩这冥阎君,让他后退不得!

“我、我说黑豹、进、进入了幽冥……地狱……”冥阎君想淡定的回答,可是那双眼睛像是锁定了他的灵魂,让他动弹不得!

“为什么?是你把黑子逼入地狱?”王紫问道,身上可怕的气息更加浓郁,一想到是这个人把黑豹逼近地狱,她恨不得撕碎这个人!幽冥地狱是什么地方!黑子进去还……她不敢想,不敢想!

“不……不是、是我……”冥阎君挣扎的说道,想移开视线,可怎么都控制不了自己!

殇阎君想推冥阎君一把,却被穷奇拦住,不让他妄动。

“是他、是他自己闯进去的,我只不过让他做我的魂兽!”冥阎君控制不住说了部分真话,事实上在王紫他们到来的前两个小时,他一直在跟那只心来的黑豹缠斗,可是那黑豹竟然见打不过他,转身闯进了幽冥地狱!

“你找死!”王紫阴沉的说道,杀气迸发!闪身空手去擒冥阎君!

王紫的速度太快,根本没有给所有人反应的时间,就算有,九幽、穷奇、青龙也不会阻止,至于黄泉老人,是根本没有料到王紫有此一举!

王紫怒了,黑子怎么可能做他的魂兽?若非迫不得已,黑子怎么会进幽冥地狱?地狱有此阎君,死了也罢!

王紫招式快的让人根本追寻不到痕迹,冥阎君刚开始抵挡片刻,发现招式上完全不是王紫的对手!想祭出法器时,却被王紫冷不防的捏住了脖子!王紫的指尖上缠绕着黑雾,掐着那人的脖颈,黑雾涌出,只手收紧,冥阎君的灵魂在王紫的指尖颤抖着,到了这个时候他才是真的怕了!王紫真的会毁了他的灵魂!

“求求你放、放……”冥阎君向王紫求饶,而王紫不知何时变成红色的眼睛根本没有听进去。

“你杀了他就别想出鬼界!快放了他!”殇阎君大喊,虽然冥阎君抓黑豹犯了鬼界的规矩,但也不至于死啊!

“小女娃表冲动!界主会还你公道!”黄泉老人也急道。

而王紫,却见手突然离开了冥阎君的脖颈,却不是放开了,而是生生的将冥阎君的魂魄扯出了身体!

“啊……”冥阎君惨叫,几人大惊,可还是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王紫就那么硬生生的捏碎了冥阎君的魂魄!

她竟是一瞬间毁灭了冥阎君!再无生还的可能!

嘭……冥阎君的身体这时才倒在地上,现场鸦雀无声……

黄泉老人怎么都按耐不住内心的震撼,那一瞬间,王紫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场简直可怕!连他都颤抖了一瞬,一个洞虚期的修士竟然分分钟毁灭了一个早已超脱鬼祖的鬼修!

黄泉老人看向青龙,他到底找到了一个什么样的主人?方才饮茶时以为她是至善之人,可刚才的表现,简直是个杀神!那仿若修罗一般的人真的是那小女娃吗?

王紫方才涌起的气息渐渐消散,暗红的眼睛快速变回黑色,方才她并没有失控,自从觉醒全部的灵根之后,她就能在这种情况下保持清醒了,她不要什么公道,还她公道的话黑豹会马上出现在她面前吗?不可能!她必须亲手处置了害黑豹的人!

“我要去幽冥地狱。”王紫清楚的说道。

“什么?不行!”黄泉老人下意识的拒绝。

“我要去幽冥地狱。”王紫回过身来,又说一遍。

“幽冥地狱的入口在哪里?”王紫看向殇阎君问道。

“在下面。”殇阎君指着下方说道,幽冥地狱还在地府之下,不知道是不是被王紫刚才的一手震慑到了,下意识的没有反抗。

“小女娃,幽冥地狱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你进去就出不来了!”黄泉老人上前劝阻,希望王紫打消了这个想法。

“……我能出来。”王紫沉默,就在黄泉老人以为她冷静下来是,却听到这一句,这还是要去了!

“不行!你们几个劝劝她!想让她送死吗?”黄泉老人跟九幽几人说道。

“小公主,必须去吗?”九幽上前问道,去一趟幽冥地狱也无妨,他只担心以王紫现在的修为不能全身而退。

“必须去!”王紫肯定的说道,她告诉过自己无数遍,不能让身边的人在离开了,若是只为了最后她达到目的,她身边的人却一个个死去,她还有何颜面活着!

“那就去。”九幽道,他保护她。

“我陪主人去哦。”穷奇道,语气平淡的像是想去哪都行。

“我也得跟着小主人去。”青龙道。

沃尔夫耸耸肩,他就算不想去也得去啊魂淡!

“你们……”黄泉老人气结,让他们劝,他们却一个个的倒戈!

“我这辈子去过的地方数不胜数,却唯独没去过幽冥地狱,见识见识也好啊!”穷奇说道。

“呵呵,看来地狱热闹了,那老夫只能祝你们好运了。”黄泉老人怒极反笑,说完这话就跃上九曲渡船乘船而去,这是不管了!

“你放心!我们会活着出来!”青龙喊道。

黄泉老人听了,不没有回头,不管了,让他们去吧,他是不是真的老了?竟如此畏首畏尾起来,他可惜王紫这块好苗子,可人家却用不着他多操心,罢了罢了,随他们去吧……

“麻烦带路。”穷奇跟殇阎君说道。

殇阎君点头,向远处走了一段距离,停下后,却见他驱动了地面上一个隐藏的阵法,示意几人过来。

传送阵的另一头是幽冥地府,幽冥地府森严的布局并没有引起王紫多大的注意力,王紫只问殇阎君幽冥地府的入口到底在哪里。

殇阎君叹了口气,知道无法改变王紫的注意,转身带着王紫几人朝着幽冥地狱的入口处行走。

穿梭在地府右侧密密麻麻的屋舍中,走了很长时间,直到像是横穿了真个地府,来到地府的后方,不用殇阎君说,几人也明白,这里就是幽冥地狱所在了。

这是一片望不到头的空地,数不清的鬼士整齐的布局了三层,守卫者中央巨大的高塔!

这高塔并不是幽冥地狱,而是镇压幽冥地狱的!幽冥地狱还在地府之下,而这座宏大的高塔是很久很久以前由佛家、道家、鬼界、仙界的高阶修士合力打造,只为镇压幽冥地狱。

“塔身上唯一的门就是幽冥地狱的入口了。”殇阎君说道。

“都说了跟你去了,你还看我们做什么?”穷奇笑道,因为王紫带现在还在疑问的看着他们,难道她还想自己去?

“走了,小公主。”九幽拉着王紫先行靠近层层防御的高塔。

那些守卫的鬼士本来是要阻止的,看到殇阎君的手势后都按兵不动了。

殇阎君眼神复杂的看着义无反顾的几人,看得出来那几个男人都是陪着王紫去的,王紫杀了冥阎君,就算冥阎君有很多让他也不能忍的地方,但毕竟共事这么多年,没有惋惜是不可能的,最开始他想过让王紫进入幽冥地狱也好,为她今天在鬼界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可是现在竟然无比的担心起王紫他们的安危,说到底是冥阎君错了,王紫他们十有*会命丧幽冥地狱……

哎……殇阎君叹息,理不清啊。

王紫几人停在塔前,门上有一道封印,但很轻易就破开了,幽冥地狱进去好进,出来却是不肯能的事情。

九幽牵着王紫的手迈进一片黑暗的塔门,站在后面的穷奇眼疾手快的牵起王紫另一只手,跟着进入。

青龙和沃尔夫都进去后,半晌,塔门合上,恢复了原样。

------题外话------

之前有的读者说不用填晓竹的坑了,但我还是换了个办法填了,否则心里放不下哈哈O(∩_∩)O

对我的错别字很无奈,我只有晚上的时间码字,传了章节后第二天修改错字,所以妞们担待担待啦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