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二章 七星神篙

“快去通知大人有人闯入!组织阴魂后退,马上封桥!”为首的鬼士快速的吩咐,一人听令迅速过桥传递消息,派出几个鬼士清理场地,眨眼间混乱的岸边只剩下鬼士和王紫两拨人。

沿途的鬼士迅速集合,两百多个鬼士杀气腾腾的面对王紫四人,反倒是王紫四人淡定的可以。

“生人避鬼界唯恐不及,尔等竟然闯入鬼界,今日算你们运气好,过了一重白玉桥,识相的束手就擒,界主大人或许会判你们一条生路!”

为首的鬼士说道,想避免这场打斗,对方虽然只有四个人,但能在鬼界安然待了这么久,定不是泛泛之辈,而且对方的修为均是深不可测,鬼界多少年间相安无事,今日之事最好善了!

“如果我们非要闯了这地府呢?”穷奇道,并不把对方的劝说放在眼里,今天就是来抢人的,大战一场是必然的。

“天堂有路偏不走,地狱无门闯进来,既然如此,就看你们有没有本事通过这九重白玉桥了!上!”那人道,剑戟一指,鬼士蜂拥而上!

“尽快过桥!”王紫快速说道,迎上杀来的鬼士。

这些鬼士的修为都是鬼皇、鬼帝级别,打起来后那鬼士大惊,王紫几人势不可挡,想要拦住他们几乎不可能,看来今天真的遇到踢馆的了!

“死守白玉桥!不准放他们通过!”为首的鬼士大喊,知道拦不住,只好集中所有人守住白玉桥,等着地府派鬼士前来支援。

“若是你们放行,我保证鬼界相安无事!”王紫扬声喊道,她只想找黑子,并不想将鬼界陷入混乱后患无穷。

“你们硬闯鬼界,还说什么相安无事?笑话!有种就杀了我们,我倒要看看你们几个人类如何与鬼界抗衡!”

那鬼士大喊,毫不退让!也是,王紫想不惊动鬼界带走黑子是绝对不可能的,既然如此,王紫也不再犹豫,就算搅乱了鬼界,日后再无安宁之日,也要把黑子带走!

却见王紫突然飞身离开战圈,直奔黑水!

所有人都是一惊,黑水宽阔无边,其上毒气环绕,黑水之中怨魂恶鬼不计其数,能通过黑水的只有那架白玉桥,王紫难道是想找死?

青龙也吓了一跳,这么久以来,他看着王紫做了无数出乎意料的事情,也深知王紫不为人知的能力很多很多,可是王紫如今的此番举动还是吓到他了!黑水的由来比修真史更加深远,没人能说得清黑水形成至今有多少年了,也许几万年,也许几十万年,也许几亿几百亿年!

黑水之所以能够屹立地府之上如此久,就是因为它有着六界之人都不敢小看的可怕之处!黑水能融万物,实力再强悍也不能挑衅黑水!

青龙想要飞身将王紫拉回来,可是刚刚飞出就被穷奇喊住了。

“别去,她马上回来!你去了我们还得想办法救你!”穷奇说道,一点也不担心王紫。

“当然,救不救那也得看我心情!”穷奇又道。

那帮鬼士真的不理解了,少了一个对手当然好了,只是在看到王紫手中出现的一根迅速变长的竹竿形状的法器时,都惊的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她要引动黑水!赶紧撤!”为首的鬼士反应过来大喊,身形疾闪,瞬间远离了黑水,不停的向远处飞奔。

听了鬼士的大喊,一些脑子还清楚的阴魂呼啦啦一大堆掉头就跑,只一瞬间,黑水畔就只剩下了九幽几人。

一些见过世面的鬼士认出王紫手中的法器是七星神篙,七星神篙是黄泉老人撑船的法器,看似跟普通的竹篙并无不同,可却是普天之下唯一能够入黄泉而不腐的法器,传言几万年前,黄泉老人与一个神秘人物打赌,结果却被对方将这七星竹篙赢了去。

要说为什么有人认准了王紫手中的法器就一定是七星竹篙?只因黄泉老人输了七星竹篙之后再没有离开黄泉一步,常言时候到了七星竹篙会再度回归,这世上再无第二个七星竹篙,所以今日便是七星竹篙回归之日?

鬼士心中的疑团怎么都想不明白,现在确实没有那个时间了,七星竹篙引动了黑水,黑水暴涨几乎漫过白玉桥!无人敢接近!王紫到底要做什么?黑水作为幽冥地府的护府之水,关系着整个鬼界的命脉!王紫再不停下来后果将不堪设想!

王紫借力七星竹篙,一路砍杀黑水中的怨鬼开路,直接从黑水之上飞身跃过对岸,王紫突然消失在对岸,看来是进入地下三重了!却见九幽动了,上前破开了白玉桥上的封印,悬浮在空中没有接触黑水,炸开沿途残缺不全的怨鬼快速走向对岸,身后紧随着穷奇、青龙、沃尔夫。

黑水九曲回肠,绕府九遭盘旋而下,七星神篙引动黑水,九重黑水顷刻间同时暴动,鬼界一片混乱,地府护卫立刻出动,人道阎君、修罗道阎君、黑白双煞立于地府之前,仰头看着其上九重黑水肆虐,只等制造混乱之人前来。

王紫借着黑水混乱的时机,闯过之后的七重白玉桥如入无人之境,白玉桥之上的封印根本奈何不了九转阵盘,一路飞奔而下,知道进入地下九重,控制身体平稳的落地,可刚一落地,周围的剑戟绳索顿时伸来,无数人包围着缩紧战圈。

王紫观察了眼下的情形,青山白水云雾缭绕,如入仙境,一座泛着柔光的拱桥横亘在巨大的湖泊之中,湖泊一侧傍山,哗啦啦的流水之声不绝于耳,竟是一个瀑布,高山隐于云雾间,让那瀑布之水仿若天上来,一座五十平方米的孤岛坐落在湖泊之中,孤岛之上绿荫环绕,这、便是黄泉?

如此美的让人如痴如醉的地方便是传说中凶险难测的黄泉?

王紫收回视线,看着分开的人群中渐渐走来的几人,身上均带着不善。

“你是自己认罪还是要我等捉拿你?”几人站定,两人同时问道,手缠锁链,一黑一白,这便是黑白双煞了。

“你二人是地府阎君?”王紫的眼神看向没有说话的两个人,问道。

“正是……”其中一人回答,正待继续说话,却见几个身影从天而降,周围的鬼士戒备,却见三个人直接落在王紫身边。

九幽走近王紫,见到王紫没事才放下心来。

“几位这是想挑衅鬼界?鬼界沉寂多年,莫不是外人都以为鬼界人人可欺了?”一人说道,正是地府人道阎君殇,多看了几眼穷奇、青龙。

“血族乃西方种族,难道血族想渗透进我东方地界?”修罗道阎君冥说道,冷笑着看向沃尔夫,今天来的人身份可一个个都不简单的很啊,看来他并没有看出九幽的身份。

“我想看幽冥地府的生死簿。”却听王紫说道,与其这样打哈哈,还不如直接说意图。

“几位都不是我六道轮回中之人,看我地府生死簿做什么?再说了,你们搅乱我鬼界黑水,还有什么好说的?”殇阎君道。

却见王紫伸出手,一阵光晕发出,一道影子从天而降,极快的落入王紫手中,是已经恢复了正常模样的七星神篙,一个两米多长的青绿色竹竿,七星神篙离开黑水,肆虐的黑水像是突兀的按掉了关闭键,怪叫着的无数怨魂随着黑水安分下来。

两个阎君和黑白双煞见到七星神篙,神色都有些微妙的变化,却很快恢复了冷面。

“二位阎君该不会不知道此为何物?”穷奇的声音不紧不慢的响起,手指向七星神篙。

“比起此物,我更好奇千面穷奇何时认了主人?还是个乳臭未干的小奶娃。”冥阎君哼笑着说道。

“冥阎君可以说我的主人年少才高,但别如此不客气,虽然我很不想让我的主人看到我的手段,但是你若再多说一句,我不介意活动活动拳脚。”穷奇幽幽的说道,不甚清楚的容貌无端的散发着怒意。

“哈哈哈,真是好笑了!当年为祸六界无恶不作的穷奇竟然维护一个小奶娃!这是本君几百年来听到最好笑的笑话!我说小奶娃啊,你可真是天真的很啊,说不定哪天穷奇挖出你的心下了酒你都不知道啊!哈哈哈……”冥阎君突然大笑,讽刺着穷奇,根本没把穷奇的威胁放在眼里。

突然,只见王紫的突然从原地消失,与此同时一道黑影划过!却见王紫突然出现在冥阎君的面前,不给冥丝毫反应的时间,手中的七星神篙变成一米长裹挟着巨大的能量敲向冥,冥阎君一躲,七星神篙落在肩上,痛感袭来,咔嚓的碎裂声,是骨头断了!

而另一道身影几乎同时出现在另一边,阴森的寒意袭来,一个可怖的手爪抓上冥阎君的另一侧肩膀,撕拉一阵撕扯声,从肩膀道手腕,留下几道深可见骨的抓痕!

王紫和穷奇一击得手随即离开,却把冥阎君气的肺都快炸了!

“我的主人,你这是在为我出气吗?我以为我的主人从来不会管我的死活呢……”穷奇笑着说道,低头看着王紫。

“你有什么手段?”却听王紫问道。

“呵呵,那些都是以前玩剩下的,不好玩,所以我的主人还是不知道的好。”穷奇愣了一下笑道,王紫怎么会突然问这个,害他差点没反应过来。

“还有心思腻歪,也是,反正你们今天也不会或者离开,交代交代遗言也好。”冥阎君咬着眼说道,两侧受创的肩膀快速的恢复着,受伤是小事,他决不能忍受在地府、他的地盘上,让两个外人把他伤了!而且其中一个还是个小奶娃!

“冥阎君!你该不会不知道七星神篙出现在这里的意思?多少年没来鬼界了,如今看来,鬼界难道是冥阎君做主了?”穷奇回身,笑着说道,实则不屑。

“冥阎君……”黑白双煞唤道,想让他冷静下来。

“七星神篙再回鬼界,可不是用来作恶的!你们扰乱鬼界,其罪难赎!所有鬼士听令!给我杀!格杀勿论!”冥阎君喊道,毫不留情。

一直等待命令的鬼士听到阎君的指示,杀气腾腾的冲向几人。

“哈哈,冥阎君胆识过人啊,可惜还是差了些,若是需要我穷奇助你一臂之力,鬼界界主之位唾手可得,也不用常年奔波于鬼界的事务,做个听命的阎君了!”穷奇突然大声笑道,一边扫杀着围上来的鬼士。

“你找死!”冥阎君一惊,亲自攻向穷奇。

“恼羞成怒?若是你没有这个心思,我也不会知道啊,你说鬼界鬼界若知道跟了自己多少年的手下这么想,会是什么反应啊?”穷奇一边跟冥阎君周旋,一边火上浇油。

“你休要胡说!”冥阎君更怒,下手更狠,招式更猛!

“是不是胡说冥阎君心里清楚。”穷奇冷道,毫不犹豫的反击。

殇阎君心思几转,七星神篙出现,今天这场仗不能打,可是冥阎君被穷奇牵着鼻子走,已经无法冷静了,穷奇会把人心中的*和贪婪无限制的放大让一个人清楚的看到心底所想,不管冥阎君是不是真的抱有如此想法,待界主归来,冥阎君都不会好过。

“都给我住手!”却听殇阎君喊道。

“给我打!不许停手!否则格杀勿论!”冥阎君紧接着喝道,吓得重鬼士也打也不是停也不是。

“冥阎君!你清醒一点!”殇阎君厉声喊道,可是冥阎君根本不予反应!

“你们是怎么招待客人的?”一个苍老的声音突兀的在混乱的打斗中响起,悠远的似天外传来,又像是就在耳边。

那声音钻进冥阎君的耳中的时候,冥阎君动作一顿,眼神顿时清明,却被穷奇一脚狠狠的踢在地上!冥阎君瞪着赤红的眼睛看着穷奇,这个家伙,竟敢诱惑他!

“前辈,有人带七星神篙前来,惊扰了前辈还请……”殇阎君突然朝着湖泊的方向拱手说道,态度很恭敬。

“请来……”那苍老的声音打断了殇阎君的话,直接说道。

“是!”殇阎君应道,没有再多问。

“请几位移步,前辈要见几位。”殇阎君回身说道,做了个请的手势。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