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八十章 横生枝节

“你这是在说什么?”那老祖心中一惊,面上却装作听不懂的问道。

王紫已经没有耐心跟这些人废话了,一道极细的黑色能量发出,伴随着一声刺耳的惨叫,‘砰’的一声,一人从高高的房顶摔下,当即死透了。

‘唰唰唰!’

一阵兵器响动的声音,由近及远,刹那间司徒府里里外外的屋顶院墙遍布伏兵!每人手中端着一把上膛的三星刺,瞄准了王紫一行!

杂乱的脚步声快速的移动着,司徒府内大大小小的路伏兵快速到位!王紫所在的院落瞬间出现了大批举着防御盾牌的修士!

没用多久,一阵白光冲天,笼罩了司徒府,一瞬间便隐没,这代表着阵成!

“哈!司徒府竟然准备了如此大礼!刚才装的人模狗样的,说要跟我们好好谈呢!”卫子楚双臂环胸,嗤笑的说道,

“你们来势汹汹,我堂堂司徒府难道要等着让你杀?真是一群黄口小儿,没见过世面!”对方一人道。

“做戏就做戏吧,竟然把自家人推出来拖延时间,啧啧……真是‘有情有义’的大家族啊!小紫紫啊,跟他们比起来,千厷真是高尚极了对不对?”慕千厷笑着说道,却无端的让人感觉到厌恶和深刻的鄙夷。

“不要和他们比,他们不配。”却听王紫说道。

“哈哈哈!对!一群老掉牙的东西,跟他们比简直降低了我们的档次!”卫子楚大笑着说道,王紫殿下说的话真入木三分啊!

“你们……死到临头还在嘴硬!今天就让你们有来无回!”一个老者咬牙喊道,几人一起后退,后方的修士举着防御盾牌上前,那几个老祖渐渐隐没在大部队后方。

“王紫殿下,怎么打?”卫子楚问道。

几人靠拢,背对背观察环境。

“这是四阶中级困杀大阵,这里有六万士兵,一万修士,先破杀阵再破困阵,杀阵需要些时间。”王紫说道,话还没说完,密密麻麻的箭雨朝他们射来,有了三星短箭的掩护,下方的修士也发出了攻击。

“杀阵的战力不会减退,会源源不断的发出重重攻击,不要从空中走,贴着地面,李战、子楚、千厷、子谦攻东北,直行两百米转向西北,一百米后停,了解了吗?”王紫道。

“了解。”李战点头,祭出轩辕剑,四人猛地攻向东北,人一出现,本来看不出多少的修士忽地窜出一大批,围向三人!

“腾蛇带着啸月、狂鸟往西北,直行两百米转东北,一百米后停。”王紫道,放心的将东北方位交给李战三人。

“好。”腾蛇肃声答应,啸月和狂鸟出现后立刻跟随腾蛇朝着西北突围出去。

“穷奇少英少武,攻西南方位,直行两百米后转东北,四百米后停,切记,速度一定要快!”王紫说道。

“是。”穷奇道,这个时候很配合王紫,虽然根本用不着他穷奇出面。

“九幽,我们往东南。”只剩下王紫和九幽,王紫说道。

“住、主人,我呢?”却听一声犹豫的声音响起,是金翅大鹏。

“跟着我。”王紫道。

“是!”金翅大鹏应道,跟在王紫身后,自觉的帮王紫挡去漫天的三星短箭,虽然九幽将王紫三百六十度保护的严严实实,他做了也是多此一举。

看着不多的修士,可一深入阵中的时候,像是永远不会穷尽一般,一*的修士蜂拥而来,王紫制止了九幽的保护,自己执剑突围,杀出一条血路!

金翅大鹏进入战斗的时候仿佛变了一个人,满身的凌厉,果决的伸手,噼里啪啦的电光围绕在双手,王紫说了不要进空中,所以金翅大鹏一直在用人行打斗。

而九幽,一直跟在王紫身后,保持不妨碍王紫打斗,又能时候保护道王紫的距离,像是经过精心计算过一般,优雅的身姿即便走在横尸无数的道路,仍然像是闲庭漫步,眼神只停留在王紫身上,天神般雕刻的面容显得那么漫不经心。

沃尔夫跟在最后面,路都被王紫开了,踩在这些尸体堆中,心想王真是耐心极了,在这一群小喽喽中那么自在随意,可苦了他了,不能随心所欲的玩,不痛快不痛快啊!

青龙坐在高高的空中,下方阵法中的情形一览无遗,虽然他瞧不上这个等经济的打斗,可是能跟王紫他们一起玩也好啊,看着四拨人从四个方位突围,虽然速度慢了些,但基本上没有什么阻碍,后方的尸体堆了一路,看着司徒府那些个老祖着急上火的样子,青龙看不不想看一眼了,王紫能连破苏施城外两大杀阵,眼下这小小的阵法又能耐王紫如何?

现如今竟然还想致王紫于死地,如此不识时务之人,死了也罢。

司徒府换乱不停,苏施城内的视线都集中在了这里,奈何只能听着,不能知道府内什么情况。

“大哥,阵法拦不住他们。”阵法的末端,以人对着司徒府的老祖说道。

“看来今天不能善了了……不是他们死,就是我们亡!”那老祖说道。

“我就说阵法不管用!早知如此我们跑了多好!死守着凌霄郡的地盘有什么用?齐皇巴望着我们早点死,凌霄郡好划归朝廷呢!”一人说道,神情越来越激动,眼瞅着生死之战就在今晚,这么个天生横祸,想躲都躲不掉!

“跑有什么用,有生之年,王紫定会寻仇,只是早晚罢了。”为首的老祖说道。

“是那不孝的司徒敬怀惹的事!我等避世多年,小辈闯了祸,也要害的我们一身骚!早知如此,当初就该随着四哥脱离……”那人愤愤的说道,只是话到最后猛然闭了嘴。

“哼,六弟,事到如今,你还想摆脱干系吗?司徒府风广的时候你在,有难的时候就想躲得远远的了?”另一人嘲笑的说道。

“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老五怎么想的!别装的那么清高,你跟我差不了多少!”那人哼道。

“你们给我住嘴!”为首的老祖气愤的喝道,吓得几人一个哆嗦,虽然老祖表现出来的修为是洞虚期,可保不准现在已经渡劫期了,他一发怒,几人顿时就歇菜了。

“都到了这个时候还在吵!名动一方的司徒府就是因为你们这群败类才走到如今这步田地!你们还有脸在这吵!”那老祖恨恨的说道,气愤的情绪表现在脸上,粗喘着气带动着胡须一起一落,瞪着眼看着几人。

几人垂下的眼睛中露出不满的情绪,但没有表现出来,老祖这话说的太过分了,把司徒府败落推到他们头上!他就没有责任了吗?再说了,司徒府交到他们手上的时候已经犹如死灰了!

“大哥,此战胜不胜司徒府都不会继续存在了,我们何必在这等死!各自找地方避避,王紫她怎么可能找到我们?”一人压下心中的焦虑和不满,建议的跟为首的老祖说道。

也是,齐国朝廷的如意算盘大的啪啪响,司徒府败了好说,就算险胜皇上也会借口司徒府无力维护一方领地,收回凌霄郡!

“到现在,你们还认为能跑的了吗?聚在一起尚有一丝胜算,分散开来就等着脑袋搬家吧!都给我把心收回来!等他们在阵中的灵力和体力消耗的差不多了,就轮到你们上了!你们以逸待劳,还怕胜不了吗?”那老祖厉声喝道,阻止了几人想撤退的心思。

王紫和穷奇两个方向距离正北最远,但也在逐渐靠拢了,李战和卫子谦两个方向距离本来就断,四个方向的人渐渐有靠拢的趋势,而如此的行进方法,看着攻入了最密集的区域,一路杀来,实则破坏了杀阵的运行,使得杀阵漏洞百出,远处的不对遵循着原先的轨迹回援不及,眼睁睁看着四拨人马越走越远!

到了后来,王紫一行人已经彼此能看到对方了,朝着正北杀阵末端汇聚!

“亥诶!竟然破了!你们都是死人吗!给我杀!给我杀!”一个老祖着急的跺脚,愤怒的吼着两边的军队,那么大的阵法,那么多人,竟然让他们生生杀了出来!

可是王紫一行势如破竹,杀阵溃败是迟早的事情,不出片刻,王紫几人再次汇聚一处,当司徒府老祖们看着王紫几人杀气腾腾的样子时,心里竟同时抖了几下。

却见王紫长剑突然插入大地,剑锋没入地下三分之一,王紫五行灵力源源不断的从输入长剑,长剑将灵力转入阵中,长剑渐渐颤动起来,幅度越来越大,只听‘轰’的一声,困阵也破了!

‘啊……’有几个老祖不由的惊呼出声,又觉得这是长别人志气了,压下心中的惊讶,凝神看向王紫。

王紫收回长剑,这等困阵,根本用不到九转阵盘,她自己的力量就可以。

却见王紫手中突然出现一面漆黑的魂幡,不给司徒府的人观察的时间,转瞬间召唤出了魂幡内的鬼奴,只会鬼奴将司徒府剩下的残兵和修士消灭干净。

鬼奴嚎叫着扑向人群,厮杀又开始了!鬼奴经过了苏施城大战,面对这些人的时候定然游刃有余!

司徒府还能安静的也只有跟王紫对峙的一干老祖了,三个洞虚期修士,八个化神期修士,十三个元婴期修士。

而几个老祖注意到,王紫唤出来的鬼奴有一个没有离开,仔细看时竟觉得这鬼奴有些熟悉!

“啧啧,这么快就忘了,这个黑漆漆的魂魄,当初也是你们兄弟啊,只是现在他这副样子,只听魂幡的,也就是只听我家王紫殿下的。”卫子楚适时地说道,有趣的看着那几个老家伙惊疑不定的表情。

“哎,认不出来了吗?也罢,等一会儿让我家王紫殿下炼了你们的魂魄,跟你们曾经的兄弟再聚一堂可好?”卫子楚笑着说道。

“大胆狂徒!真不知天高地厚!看打!”为首的那老祖大喝一声,当先冲下战场,剩下的二十几人也齐齐攻来!

各自选了对手,两条应龙、金翅大鹏、啸月、狂鸟幻化出了本体,而司徒府的老祖也召唤出了契约兽,虽然没有应龙他们的级别高,但也都是仙兽和神兽级别的,好歹能缠住几个灵兽,剩下的人王紫对上为首的老祖,穷奇、沃尔夫对上剩下的两个洞虚期老祖,剩下的人李战几人对司徒府的老祖,几乎是一比四。

王紫已经是洞虚期三层了,对付洞虚期以内的修士绝对不成问题,但跟那老祖打了两百回合还没有分晓,这老祖绝不是洞虚期的修士,莫非已经是渡劫期了?

众人战的难分难解,司徒府内混乱不堪,外围的人伸长脖子看着,放眼凌霄郡,高高低低的房屋上竟站满了人!

几百回合过后高低已现,李战还好,他的对手是两个化神期的修士,而李战仅是元婴期的修士,这时候才体现出他遇强则强的属性!一把轩辕剑竟与两个化神期修士打成了平手!

而其他人就没有李战那么好了,慕千厷、卫子谦、卫子楚渐渐处在下风,被实力高出自己的几个修士缠着,穷奇周旋在一群人中掠阵,并没有真的打,半斤要对八两,王紫的意思是让李战他们打得尽兴,是在创造他们成长的机会,不然想要杀了这些人根本无需这么麻烦!

又是几百回合,灵力和体力都在不停的消耗着,看到有人开始受伤,顾了前面的对手后方回防不及,一对多的比拼,对方士气越来越高,怎么能让司徒府的人继续伤他们!

王紫正在想着要怎么办,却听一身嗡鸣声响起,接着识海中微微晃动了一下,王紫反应迅速的看向李战等人,果然见李战、卫子谦、卫子楚、慕千厷都在停顿间被几个对手打的飞了出去!

可恶!又是这个摄魂钟!她吃过一次亏,现在摄魂中奈何不了她,竟然伤害了李战他们!

却见王紫的身形突然消失!那老祖一惊,竟然叫她在他眼皮子底下消失了!不好!那老祖不知想到什么,大惊之下已经来不及了,一声震耳欲聋的响声!几乎传遍了整个凌霄郡,远远观望的众人痛苦的捂住耳朵,半晌痛感才消失!

却是王紫劈了那摄魂钟!

竟还能这样!法器对法器!王紫用超神器劈开了摄魂钟!

“吼……”

叠加的吼声!继摄魂钟时候,又几声几乎震碎人肝胆的吼声!抬眼看去!却见五条齐刷刷出现的五爪金龙!又见五爪金龙!

五条龙冲下来攻向司徒府的老祖!司徒府盘旋的巨龙惊呆了所有的人,五条啊!事实上王紫还有五属性的龙还没有出现呢!

王紫迅速闪到李战四人面前,抿着唇看着几人口吐鲜血的样子,刚才那摄魂钟对他们的识海伤害一定不小!

“王紫,别忘了我现在是炼药师,怎么会有事,你别担心。”卫子谦支撑着身体站起来说道。

“小紫紫,我好疼,站不起来了,你快扶我一把……”却听慕千厷状似虚弱的说道。

王紫顿时急了,就要去扶慕千厷时,感觉肩膀一重,一具身体伏在她背上,下巴抵在了她肩膀上,两张侧脸贴在一块。

“子谦?”王紫迅速搀住卫子谦,有些紧张的唤道。

“我没事,先把我扶到那边。”卫子谦说道,控制住身体的重量,不轻不重的倚在王紫身上。

“好。”王紫道,扶着卫子谦走,王紫这边紧张着,可卫子谦侧面的脸却可疑的红着。

“子谦,这里的药你看看有没有有用的。”王紫把卫子谦扶到九幽一直待的空地,有九幽在,卫子谦就是安全的,从赤灵中拿出一堆瓶瓶罐罐,堆放在地上让卫子谦选。

王紫回身想要找慕千厷时,却见慕千厷已经自己走过来了,一同过来的还有卫子楚和李战。

“千厷你快坐下。”王紫道,扶着慕千厷坐下,又转去扶卫子楚和李战。

“千厷你哪里疼?头疼吗?可是……”王紫问道,精致的脸上出现紧张的表情,紧抿着唇不知道怎么办,毕竟神识的创伤不是药物能治的,不知道伤到什么程度了……

“小紫紫,我头不疼,心疼……”慕千厷狭长的眼睛紧盯着王紫紧张的表情,抓着王紫的手放在自己心口。

“心疼?心也受伤了?”王紫一惊,虽然刚才混乱,但是她有注意他们几个呀,没看到慕千厷受伤啊!

“小紫紫别急,揉一揉就好了!”慕千厷见王紫真着急了,赶紧说道。

“哦。”王紫真轻轻的揉来了起来。

“死妖精……”卫子楚在那牙咬的嘎嘣嘎嘣想,这死妖精又骗安慰。

“小公主,他没事。”却见九幽突然出现在王紫身边,用了点力气拽开慕千厷,却轻轻拿回王紫的手,见王紫看过来时,九幽立刻变成了无辜的模样。

“小公主,他们一点事都没有,休息三天就活蹦乱跳了。”九幽紧接着解释道。

“三天?”王紫不相信,她都用了三个月才痊愈的,怎么可能三天就好?

“小公主,你不信我。”九幽说道,表情更加无辜了,看在王紫眼里甚至有受伤。

“没有没有,九幽我信你,可是……”王紫不知道该怎么说。

“傻公主,他们有这个,根本没有怎么样,识海没事,身体痒痒就好了。”九幽微微叹了口气,指着慕千厷手腕上一条青色的腕带,那腕带之上刻印着密密麻麻的阵纹,竟是个神器级别的法器!

“王紫殿下,这是乐九师傅画的,爵爷师傅炼制的,等挡住对神识的伤害,刚才我们是被摄魂钟影响了,但没受伤。”卫子楚说道。

“哦……”王紫明白了,心下送了口气,不小心看到九幽的眼睛,那暗红色的眼睛里倒映着她的神情,王紫不由的揉了揉脸颊,那是她吗?

“别揉了,那就是你,小公主,你也会紧张着急了。”九幽说道,拿下那张蹂躏小脸的手,以前想着王紫各种表情是什么样子,现在却是见到了。

慕千厷只能看着九幽抢走王紫,卫子谦似乎在专心配药,反正那边快要结束的战场已经跟他们没什么关系了。

穷奇放开了手打,不一会儿就杀光了元婴期的修士,一直在上边看着的青龙也飞了下来,杀了化神期的几个修士,除了为首的司徒老祖之外,剩下的两个洞虚期的修士也没穷奇和青龙一人一个杀了,青龙看着渐渐消失的五条五爪金龙,他的魂魄离开后,那条水属性的五爪金龙就是纯粹的幻化了,不免的有些感慨。

本来已经没有悬念的事情,司徒府也就快安静了,王紫收回了魂幡,穷奇还在跟仅剩的一个洞虚期老祖打,可是这时,突然,轰隆隆的雷声从天边响起,带着天威极快的接近,雷声越来越响。

却听那洞虚期的老祖突然大笑几声说道:

“哈哈哈!天助我司徒!”

那老祖身上的气势散发出来,竟是渡劫期了!而且渡劫飞升的雷劫竟然就在今晚!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