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七十九章 灭司徒

到了神兽、超神兽这个阶段,修为几乎是几百年几千年不会变了,他们费尽心机去找提升修为的办法,甚至把之意打到青龙的身上,如今才发现自己是多么的蠢,只要主人晋级他们就能晋级,这么天上掉馅饼的事情,他们的脑袋真是被纸糊了,现在想来,青龙穷奇逼他们真是逼的好啊,否则他们就会错过主人了啊!

“两条应龙、金翅大鹏跟我走,剩下的灵兽待在中部森林。”在众兽热切的眼神中,王紫开口说道。

“主人,我们也想跟您走!”

“主人,之前我们有眼不识泰山,但以后绝对会服从主人的!”

“我们可以帮您打架,帮您挣灵石!”

“帮你端茶送水讲故事!”

“洗脚擦背暖被窝!”

“……”

王紫这么一说,下面的灵兽顿时就忍不住了,主人这是不喜欢他们吗?怎么只带走应龙和金翅大鹏?情急之下也口无遮拦了,戴着好听就说,只是说完之后就觉得主人身后的几个男人神色都不太好……

不过这些个男人不知道,现在这只是开胃菜,头疼的在以后呢,冥冥之中,端茶送水讲故事、洗脚擦背暖被窝成了王紫所有契约兽的终极目标,生命不息,奋斗不止!

王紫抬手示意众兽安静,灵兽们很听话的闭嘴了。

“你们要留在中部森林,让中部森林所有的灵兽唯你们是从。”却听王紫说道。

众兽大惊!王紫的意思是,让他们统治这片森林?中部森林几乎占了齐恒大陆陆地部分的四分之一,是与人类交织最少的地方,尤其是内围,如果把中部森林的所有灵兽都收入掌心,那绝对是一个不可估量的财富!

灵兽习惯各自为营偏安一隅,他们从没想过统一一片区域,被王紫一说,这个工程的前景不可限量!

“主人,我等誓不辱命!”几个超神兽上前大声说道!

“你们可以通过契约通道跟我联系,我会随时召唤你们。”王紫又道。

“是!”众兽答应。

“各自散去吧。”王紫道。

众兽多看了几眼王紫,才认的主人,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见了,那依依不舍样子,就跟被抛弃的新婚小娘子,一步三回头的离开,就差没有咬条小手绢了。

半晌,这里只剩下了王紫一行,和新添的成员青龙、应龙、金翅大鹏。

“主人。”两条应龙异口同声,一模一样的脸,一模一样的恭敬。

“主人。”金翅大鹏也唤道,那金翅大鹏幻化身形后跟应龙差不多高大,只是这半晌一直低着头,似乎还有点畏缩。

“你们叫什么名字?”王紫问道。

“少英。”一个应龙道。

“少武。”另一个应龙道。

“小、小金。”金翅大鹏道。

“噗,你叫小金?”卫子楚好笑的看着金翅大鹏说道。

“是、是,我叫小、小金……”矜持大鹏说道,头更低了,都快扎进肚子里了。

“嘿我说你见不得人还是怎么地?金翅大鹏骄傲着呐,你这么这副德行?”卫子楚奇快的说道,只是那金翅大鹏听了更加畏缩了。

“我、我……”金翅大鹏嗫嚅这说不出话来。

这只金翅大鹏是三阶神兽,雷属性,成长空间极大,王紫留下他也是正好缺一只飞行灵兽而已,只是这金翅大鹏的表现实在不像是大鹏,更不像是灵兽!

“小金性子怯懦了些,但是他的战力很高!小金打起架来有时候超神兽也不是他的对手。”少武说道,随按少英和少武是双胞胎,但仔细看也能瞧出差别,少武开朗,是弟弟,少英安静,是哥哥。

“原来是只潜力股,爆发力惊人啊,不过你老是这副样子,让别人以为王紫殿下欺负你了呢。”卫子楚说道。

“不不不……我,我会改、改的……”金翅大鹏慌乱的摆手,抬起头来了,只是眼神飘忽着还是不敢看王紫。

“好了,我们去凌霄郡。”王紫道,不让卫子楚逗金翅大鹏了,再过一会儿她担心金翅大鹏会哭。

“小金啊,王紫殿下要去凌霄郡,你还不积极点啊!”卫子楚说道。

“哦哦哦!”

这回金翅大鹏懂了,呼啦一下变出本体,本来就剩点斜阳的天被金翅大鹏一出现也给遮没了,只见金翅大鹏浑身褐色,之后巨大的翅膀下面是金色的,看起来极具杀伤力的鸟喙,犀利的眼神,相比起刚才人形的模样,一点都找不到共同点。

“走啦走啦!”卫子楚扬声喊道,率先跳上金翅大鹏的背上。

九幽带着王紫飞上去,等几人陆续都上去后,却听穷奇催促金翅大鹏赶紧走,金翅大鹏一犹豫,还是听穷奇的了,毕竟穷奇他惹不起,主人更惹不起。

而被甩下的青龙只是淡淡的笑了笑,飞身冲上云霄,没有划出本体,对于青龙来说,在空中根本如履平地。

金翅大鹏带着王紫几人朝着凌霄郡疾速飞行,此时天已经黑了,夜色掩映下金翅大鹏的踪迹也不是那么明显了。

金翅大鹏背上,一行人安然坐着,没有丝毫颠簸,没有人说话。

却见王紫仰头躺了下来,随即九幽也跟着躺下,将自己的胳膊放在王紫头下让她枕着。

这俩人亲密的动作看得人眼冒红光!九幽真是无处不在啊魂淡!而写下手超快啊有木有?

考验速度的时候到了!几人嗖的闪身过去,‘砰砰砰’几声,几个人在黑暗中撞成一团,各自分开,再看时,王紫的另一边已经有李战躺在那了!

金翅大鹏晃动一下,不知道他们在他背上干什么?要是惊扰到主人怎么办?只好自己在多费点功夫,保证下次再有动静的时候不会影响他。

“战爷……”卫子楚抽了抽嘴角,揉揉脑袋佩服的看着李战。

得了,也别争了,各自散开,卫子楚蹭到另一边躺下,慕千厷揪了揪有些褶皱的西服,仿佛刚才撞在一起的人力没有他似的,卫子谦拍了拍慕千厷的肩膀,穷奇也耸耸肩,转眼间变成了几人以王紫为中心,一溜躺在金翅大鹏背上,看快速划过的气流,看漫天的星辰,看时隐时现的弯月。

彼此能听到轻缓的呼吸声,此刻,每个人的心,如夜空般安静。

而在他们上空,一个罕见的飞毯之上,一袭青衣的男子盘膝而坐,看了看下面和谐的几人,轻轻叹息一声,一手支着侧脸,有些闷闷的,他的神魂分离将近三千万年,世道变迁,当初的主人将他的灵魂封印在天极图中,费尽心机隐藏了他的真身,转眼三千万年,真的有人唤醒了他……

水天幻之中,每每召唤他出来战斗,他恨不得开口而语,可是每次匆匆而过,他的出现是由王紫支撑的,他甚至不舍得耗费王紫的灵力,他看着王紫一路走来,期盼她尽快找到他的真身,又担心起了变化。

腾蛇、轩辕剑都已出现,他也因王紫而重生,一切围绕着王紫发生,难道,这就是上天选中的人……

若是,为何是一个女子,又为何是王紫,此事牵涉重大,真要交给一个涉世未深的女子吗……

“哎……”

又是一声细碎的轻叹,飘落在风中,青龙也侧身躺下,强迫自己不去想以后的事,还是想想怎么赖着王紫吧,想他一介尊者青龙,竟然被一个女子嫌弃了,真是伤脑筋啊,能收下那么多神兽超神兽,能容下那么多男子,偏偏对他青龙敬而远之,早知如此,还不如待在天极图里,至少每次见到他时王紫也是友善的。

不过王紫今天的表现真是太棒了,没有将那些契约了的灵兽全部带走,毕竟中部森林有了这些神兽超神兽才是中部森林,一下全抽走了,齐恒大陆必定又生是非,留下他们在这里,一来给了他们自由的空间,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二来无论王紫身在哪里都能遥控这些灵兽,也就是说这个成长空间无限的中部森林就这么轻易的掌握在王紫手中。

无形中建立了好好主人的形象,王紫既掌握了对这些灵兽的绝对的控制权,又在枷锁下留下了活动的余地,恩威并施,如此缜密的思虑也不知道是王紫有意为之还是巧合而已?

几天的行程,这里次没再停留,一行人直奔凌霄郡,有金翅大鹏日夜兼程行路,第十日时已经到了苏施城。

几人都站了起来,眼前夜色中的凌霄郡,还能看到灯火通明的几处街道,他们也曾夜逛过那些地方,路过十里坡之时,几人同时散发出的阴霾让金翅大鹏疑雾重重,几个月来,他们几乎没有忘记过这里发生过的事情,至今想起来都心跳不已,庆幸,庆幸他们都安然无恙。

其他人没有经历过那件事情,但此行就是来寻仇,自然早就一清二楚,九幽牵起王紫的手,自从来到齐恒大陆,他听到最多的事情便是王紫,前世王紫没有名字,只有代号,但直觉的他就知道王紫就是他的小公主,顺藤摸瓜才找到苏施城,当初害小公主困走燕国,司徒府的账定要加倍算回来!

今夜乌云遮天,不见星月,果真应证了那句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时啊!

金翅大鹏嚣张的飞入凌霄郡,一大片黑影掠过,唤醒了沉睡的凌霄郡。

“有敌人入城!有敌人入城!有敌人入城!”

“快去通知郡守!”

城门外的守夜士兵惊慌的大喊!金翅大鹏飞的很低,足够让下方的人看清他的面貌,还有他倾斜是背上隐约现出的人影。

金翅大鹏径直朝司徒府飞去,沿途的街道混乱起来,纷纷猜测金翅大鹏为何这么嚣张的出现?那背上之人又是谁?

“司徒府欠下血债,我等来讨,不相干之人留步!否则刀剑无眼,分不清谁姓司徒!”一声浑厚的的声音传出,众人顿时安静,司徒府线下血债?条件反射的想到数月前十里坡之事,王紫发誓要灭司徒府,才短短几个月王紫就来了?!

“是王紫?”

“是王紫吗?苏施城之战已经结束,有可能啊!”

“都别去了!王紫现在今非昔比,这场杀戮不是我们能好奇的!”

“苏施城要变天了!”

片刻,众人哗然,望向司徒府的方向。

司徒府的灯火一瞬间亮起,整齐的像是早有准备,事实上月前苏施城战后夏寒即为王紫的事情才传遍齐恒大陆,司徒府得知这么重要的消息,王紫的成长快的让人害怕!仓促之余也只好想尽办法,等着这一天的到来。

司徒府大门敞开,可金翅大鹏得了主人的吩咐,直接飞进司徒府内,奇怪的是,司徒府并无任何人阻拦,相比起府外的慌张,司徒府也太过冷静。

金翅大鹏飞入司徒府,只一息只见就见到了来人,矜持大鹏盘旋在上空,王紫几人看着已经等在这里的人们。

“下去。”王紫道,金翅大鹏明白,旋身而下,距离不远不近时,王紫几人飞身落在地上,金翅大鹏瞬间变回人形,跟在王紫几人身后,似乎是感觉到非比寻常的氛围,金翅大鹏也没有表现出之前怯懦的样子,反而昂首挺胸站着。

几人站定,面对司徒府的一众人,彼此审视,对方三个洞虚期修士,八个化神期修士,这阵容,也不知打是不是出动了司徒府所有的隐世老祖,而几人面前一个跪趴着两个人,一人血肉模糊,已经看不出原样,两只胳膊似乎是被砍了,只用头支撑在地上,呼吸都似有若无,似乎也没力气呼痛了,这人也只差一点就咽气了。

另一人是个女子,衣衫早就撕扯的没剩多少了,玲珑的体态露出,只是肌肤上遍布青紫,纵横交错的伤痕,像是皮鞭留下的,全身上下已经没有一处完整的地方了,双腿大开着,流了一地红红白白不堪的东西。

这二人竟是司徒敬怀和沈怀灵!

“王紫,修为精进不少啊,果真不枉当时奇才!”却听一人说道,打破了双方之间的沉默,却是那洞虚期的老祖,笑着跟王紫说道,似乎还很赞赏,这样子,根本不像是敌人见面阿。

“当日我发誓取司徒府上下性命,你们该不会不知道?”却听王紫道,眼神施舍一般看了眼对方的人。

“当日敬怀冤枉诸位,我等早已不问世事,若是知道他们如此荒唐,定不会造成当日的局面,索性诸位平安无事,敬怀已经被我等逐出家族,这二人也受到了惩罚,现在交由诸位处置,还请诸位……”

“轰!”

“啊啊啊……”

那人还没说完,只见一片火红出现,连续不断的惨叫划破夜空,直听的人汗毛直立!

“让小紫紫见了如此恶心的东西,真是不该啊。”

却是慕千厷,打断了那老祖声情并茂的话,一团火焰笼罩了沈怀灵,早已晕过去的沈怀灵惨叫起来,如此疼痛在意让她从昏迷中行了过来,这次不是派男人折磨他了,竟然是想烧死她?

沈怀灵恶毒的眼神扫向周围,本以为又是司徒府的老贼们又折磨他了,睁眼却看到了怎么都想不到的人!也是这些人,把她从高高在上的大小姐拉进了地狱,让她收进侮辱尝尽折磨!

“你们去死!王紫你不得好死!我诅咒你被一万个、不一千万个男人啊……”

却见沈怀灵突然站了起来!双腿诡异的扭曲着,被火烧着竟然还在向前走,扑腾着手带着火焰做出掐人的手势,似乎想接近王紫,恶毒的诅咒着,可是话还没说完,头已经跟身体分了家!

头颅混落在地上,身体轰的到底,火势更猛,不一伙就只剩一大一小两块灰烬!

不知是不是被这动静惊醒了,司徒敬怀缓慢的抬起头,已经只剩下一只眼睛,半晌才看清真的是王紫!只是谁会给他怨毒的机会,一团火焰过去,惨叫声中又一具尸体化为灰烬!

“你们!”那老祖火气上头,却是忍了下来。

“我们怎么了?不是说这两人交给我们处置吗?”慕千厷幽幽的说道。

“既然你们处置了这两人,心中的不满定然消失了不少,我们何不坐下来好好谈谈?何必大开杀戒?”那人突然又笑了,似乎劝解的说道。

“如果,你们不是布下这困杀大阵,我还可以相信你们的诚意。”沉默中,却听王紫突然说道。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