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六十五章 连战连捷

第六十五章地煞阴霾阵

法器组便是修真界战争中的机动组,装备有相对大型的法器,对后方的人形成保护和防御,大规模的攻击对手,这样大规模的法器都是由灵石驱动,高阶的法器会由兽核驱动。

月深入阵中,对方安置的法器级别越高,乱轰乱炸一通,多如繁星的能量攻击落入王紫这方的军队中,似乎想打散他们的队形!

对方的法器组配备了专门的炼器师,法器类型很多,而王紫他们没有准备,仓促防御,可邪教的攻击太过密集,颜色各异的能量攻击在军队中炸开,方才前进的队伍不得不再次停滞下来!

几个将军和龙骑军团迅速吩咐部下在外围筑起防御,奈何实力悬殊太大,他们的伤亡又开始迅速增加!

“下令让他们分开吧!”高太傅急道,四十万人集中在一起目标太大,对方的法器组集中火力攻击,他们坚持不了多久啊!而此时他们的队伍只深入阵中三分之一而已!

“不能分开!分开更容易让对方围攻歼灭,要想办法打掉他们的法器组!”萧长老道。

高太傅不禁看向王紫,这又该如何?他是太急了,这才入阵三分之一,越往内围邪教的手段越多,攻击越猛,等他们的人进了阵中岂不是所剩无几?!

集中在一起时给法器组当了活生生的靶子,分开是给了对方各个击破的空隙!现在该如何是好?

“派高阶修士去打他们的法器组……”萧长老说道,但后续的话却是没说,就算高阶修士打掉了一组两组,越往深入越难走,没有可以跟邪教的法器组相抗衡的实力,高阶修士有多少都不够用!

王紫沉眸,这阵法变化的如此快,后方的阵法也有了眉目,王紫有些疑惑的看了看萧长老和高太傅,后方阵法中渐渐聚集的黑气难道只有她看得见吗?

王紫已经吩咐高阶修士捣毁对方的法器组,但这绝不是长久之计。

“夏寒?”高太傅加重了声音唤道,我们的伤亡越来越大,他没办法不着急!可是见王紫如此镇静,无暇思索其它,他现在只想知道办法、办法!

现在最重要的是防御,可是怎么防?

“啸月、狂鸟、司马先生出来!”王紫唤道,三人出现,王紫吩咐他们立刻进入战场。

随后却见王紫飞身站在空中,手中出现一面漆黑的鬼面魂幡!那魂幡之上一只幽绿的眼睛半睁着,似乎知道它的大餐又来了,划过一道暗光,似乎在表达着他的兴奋!

王紫口诀落下,鬼面魂幡涌出一团浓烈的黑雾,瞬间笼罩了那片天空!却见无数鬼奴飘忽着出现,纷纷或高或低的叫喊着,王紫挥动魂幡,只见无数鬼奴嚎叫着扑向下方的战场!

当王紫再次落在城门上的时候,却见萧长老和高太傅惊异的看着王紫,眼神凝在王紫右手中抓着的魂幡,怎么都收不回来!

听闻前夜王紫的计谋中出其不意、克敌制胜的关键就是这无数黑漆漆的鬼奴,王紫识破邢艳的计谋,将鬼奴替换了受伤的士兵,压制了邢艳的尸人和其他邪教的鬼修。

只是,王紫竟然有这样的东西!如果他们没有认错的话,此乃练魂幡,那黑雾乃煞气!煞气是幽冥地狱的养分,就连鬼界也只是鬼气,远远逊于煞气!

这王紫到底是什么身份?这么阴毒的魂幡早已在几万年前被修真界和鬼界一起革除!练魂幡乃邪物,将灵魂鬼怪禁锢炼化,最终成为只会成长和听从命令的鬼奴!

练魂幡于天道不合,违逆了魂魄死后归于鬼界的天理,扣了灵魂,断了轮回,杀孽太重!

而王紫手中的练魂幡能生煞气,这该是多么逆天的魂幡?

若不论王紫的功德,不论她如何收录灵魂,就光说她这面魂幡,那比起邪教的危险毫不逊色!从古至今,练魂幡每次出现都会被不容分说的销毁,持有练魂幡的人更是人人得而诛之,而如今,王紫的魂幡又该如何定论?

因为有鬼奴的加入,暂时牵制了邪教的法器组,那些鬼奴砍不伤杀不死,虽然普遍战力并没有多高,但骚扰他们却是够了!

萧长老和高太傅的眼神不小心撞在一块,都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到震惊和忧虑,王紫个人的实力太可怕了!在她身上发生的事情又太过逆天,他们将信任交给了一个什么样的人、此刻却是毫无答案!

而此时,却见邢艳放出了她的尸人,尸修派的弟子都召唤出尸人跟鬼奴对抗,现在双方陷入了僵持的状态,军队不进不退。

“后方的阵法什么时候布成,我们无法突破这个大阵还怎么组织后方的阵法?你不是说此阵若成大劫便至吗?”萧长老忍不住问道,王紫太冷静了,他修生养性千年有余,在王紫面前竟然几度沉不住气!

“萧长老,炼器宗的人很快就到,就算有破阵之法,也要有相当的实力!”王紫说道,两束眼睛一直盯着她,她不得不稍作解释。

“炼器宗?你怎么知道?”萧长老问道,下意识的放开神识观察,却见两百里外疾奔而来的人、就是炼器宗?

高太傅也发现在,两人一阵尴尬,他们竟如此不冷静,两个大了王紫六十几轮的人竟然让王紫看了笑话,两人均是一噎,说不出话了……

王紫在两个时辰前就街接到穷奇的消息,说炼器宗的人已经在路上,方才法器组出现时炼器宗的人就进入了她的神识范围,所以她才没有担心这点。

片刻,却见一个火红色的稀有赤鹤盘旋在城门之上,几人飞身跃下赤鹤,停在王紫面前。

最前方的是一个精神烁烁的中年男子,一身红袍更是衬得他神采奕奕,身后的两个中年男子都是身着红衣,前方的男子修为是洞虚期一层,两个中年男子都是化神期的修为。

“夏寒?需要炼器宗做什么直说就是!”那老者看了眼下方的战事,看着在场唯一一个年轻女子、王紫说道,声音浑厚,态度爽快,并没有大门派的做派,也没小看王紫的意思,将注意力更多的放在的战争上,他知道此刻战事刻不容缓。

“炼器宗副宗主池熠?”萧长老问道,虽是问话神情却是肯定的,当年门派比拼曾见过此人。

“萧长老也在,此时战事晋紧急,旧事莫论,先说如何应对吧!”池熠说道,眼神只看着王紫。

“迟宗主,炼器宗的弟子能否压制对方的法器组?”王紫问道。

“这个没问题,阵法我是不懂的,没法参与你的指挥,你只说如何打,什么时候打,我炼器宗的弟子听凭吩咐便是!”池熠说道,刚来三句话不过就表明了立场,完全听从!

“有没有可以远程攻击的法器?”王紫又问,心里盘算着之后的事情。

“有。”迟熠点头,精明的眼神看着王紫,心里的赞赏怎么都止不住。

“精准度如何?”王紫问。

“百分之百!”迟熠道。

“那好,炼器宗留下部分弟子在城门上架起防御,剩下的人归入中军,配合破阵!”王紫随即下了命令。

从赤鹤上跃下二十个炼器宗弟子,动作迅速的布置法器,而剩下的人在被赤鹤带着直冲阵中!

赤鹤放出本命火焰,只见一片火红冲进战场,奈何赤鹤速度太快去势又太猛没能拦住,炼器宗三千余弟子迅速跃下,炼器宗弟子均着红衣,大片的红色在战场上显得特别扎眼!

赤鹤飞身退出,来的快去的快!邪教的人没能拦住赤鹤,让炼器宗弟子轻轻松松进了阵中,让远处指挥的任珺几人气的跺脚!

“炼器宗的人也来了,这个阵法怎么这么慢?”任珺咬牙道。

“若是顷刻间就能成的阵法,还有什么威力可言?”刑艳魅惑的声音响起,可一听到刑艳的声音任珺就冷哼一声。

“仁王自己将他人错人成我,现在何必迁怒?”刑艳轻飘飘的说道,艳丽的笑容下看不出她真正的情绪。

任珺不睬,昨夜被盗虎符让他失了冷静,差点跟刑艳大打出手,还是被刑艳提点才冷静下来,只是没想到王紫竟然有那么大的本事,从他手里拿走了虎符,是他自己丢的虎符,他确实是在迁怒。

“我倒是想知道,那虎符到底有什么故事,让仁王如此挂念,若真是喜欢那样子,我吩咐人做个一模一样的便是。”刑艳看着任珺笑道,看到任珺在她的话说完后一副又爱又恨的模样,刑艳笑的更妖媚了。

“刑掌门莫非不知道?当初仁王跟上任燕皇情同手足,平日里兄弟相称、同榻而眠,听说两人志趣相投,常在一块阔谈治国之事,二人惺惺相惜……”

“大战之时,几位还有心情闲聊?”那人还没说完,任珺阴测测的打断,看着说话那人,眼神带着警告的意味,似乎他在说一句任珺就会动手,而任珺身后三个死士通不过实际上前一步,宣告着任珺的态度。

“此阵若成,我们岂有败的可能?南大陆等了几千年,不就是在等今天吗?”鬼羽教教主鬼申说道,在场的人心知肚明,也放下心来,不是他们自信,而是他们相信此战便是难大陆的转机。

“罗掌门倒是继续说啊,你还没说,仁王如何对那虎符如此在意?”刑艳却又道,似乎根本不想结束刚才的话题。

“哦哦……”那人愣愣的说道,却是刑艳目不转睛的看着他呢,关于刑艳的事情南大陆那个人不是清清楚楚,要说起来肯定能说他个三天三夜,但他门谨记的却是、远离刑艳!可当性感真的看过来时,这个叱诧一方的掌门魂儿都丢了一半儿了!仓皇转头,心跳还有些快,却是能继续说话了。

“可能是仁王和燕皇太像了,他们做一样的事情喜欢一样的东西,就连喜欢都的女人都一样,可惜最后娶到那个女人的是燕皇……”罗掌门说道,期间隐晦的擦了擦额头冒出的冷汗,庆幸自己没被刑艳迷了去,只是这话却是在一次被打断了,只因任珺突然攻击了他!

化解了几道黑色的能量,罗掌门祭出法器准备开打,毕竟他身为一个掌门可不是随便让人这么挑衅的!

“呵呵,仁王何需如此动怒,你不喜欢听罗掌门不说便是。”刑艳突然说道,出手化解了两人来往的攻击,阻止了进一步的打斗。

其他人耷拉着眼皮无趣的看着这帮人,邪教从来都是落井下石的,别指望他们良心发现去劝架。

“仁王,如你所说,战事要紧。”刑艳说道,虽是劝阻,但却笑的愈发妖媚了,只因现在的任珺双眼血红,杀气一股脑涌出,全身的肌肉紧绷着,刑艳心中啧啧几声,欣赏的看着任珺此刻的样子,这反应竟比昨天晚上丢了虎符还大,一个死了几百年的女人竟然有这么大魅力,真是让她好奇呢……

听说任珺当年谦谦君子,朝野内外人人称赞,慕名前来的女子更是数不胜数,可惜了任珺谦和却从不近女色,渐渐的有人甚至猜测任珺和燕皇有断袖之癖,如此言论越传越盛,关键是任珺和燕皇也不避嫌。

修真界风气普遍开放,但这种事情发生在皇室、尤其是几代单传的燕皇身上就另当别论了,就在反对的声音开始传出的时候,任珺和燕皇竟然戏剧性的喜欢上了同一个女人,过程怎么样那就长了。

只是结果那女人死了,燕皇隐世修炼,退出三人之间的任珺当时远在苏施城,只身杀去寻找燕皇却吃了闭门羹,任珺退回苏施城安静五年,谁也没想到任珺养精蓄锐竟抛却了以往的报复,带着军队直奔南大陆并且在那扎了根!

当时的故事如何暂且不说,燕皇定是存着当初的信任,即使任珺在恨他也不会私愁国恨不分,以为时间会冲淡这一切,却不想任珺真真儿是个痴情种,弃了苏施城归入南大陆,背了一世骂名,只待有朝一日血洗燕国祭奠他一世的爱!

见任珺和罗掌门最终分开,刑艳才掠回座骑,妖娆的身段儿斜躺着,眼睛一直看着任珺,任珺对她的厌恶越来越深刻呢,此刻任珺浑身戾气,厌恶的背对着她。

邪教大军停滞在苏施城外,最急躁的是任珺,若是邪教能在北大路站稳脚自然皆大欢喜,若是失败了,她带着门人回到南大陆还是称霸一方的主儿,但任珺却不是,若此次燕国不毁,任珺定会崩溃!任珺在南大陆隐忍了几百年,她可不信已任珺现在的状态还能再来几百年。

啧啧……刑艳眼神挑剔的看着任珺,心想如此暴戾易怒的人,当初传言谦谦恭子该不是传言严重有误吧?

“洪掌门,该你出场了!”东龙教教主枭傲冷声提醒,别看戏看的忘了正事。

“看我的吧,上次没用我的宝贝们对付他们,早就憋着火呢!这从绝不会让它们轻易过了我这关!”奎兽派掌门洪霸大声道,身形疾速掠过,几个呼吸间就闪到了阵中!

众所周知,奎兽派是御兽门派,且驯的都是猛兽、毒兽!可想而知奎兽派守阵定是以灵兽为主!只是亲眼见到的时候还是让众人大惊!只因那些密密麻麻的灵兽,多数灵兽相貌怪异,攻击更是让人防不胜防!

步步严谨的布阵,在识别方向时已经费了不少力气的军队还要应付层出不穷的攻击,而这次又是换成了等级不一的灵兽!

而此时距离阵中的距离刚刚过半!邪教的人不知疲惫的变换着阵型,让军队前进的极为困难,而且一路走一路折损,到现在已经折损了十五万人有余!

此刻军队中所有人都召唤出自己的灵兽,但数量远远不及奎兽派放出的灵兽多,又是数量的压制!这一次又该怎么办?前两次顺利的过了,这次又该如何?

“虎王、白鹰出来!”却听萧长老唤道,只见一黄一白两个巨大的身影出现,是一只六阶神兽虎王和四阶神兽白鹰!

“岩兽出来!”高太傅唤道,却是一个一阶超神兽岩兽!岩兽外形似犀牛,有角,体型庞大,攻击力很强,防御更是强悍,更别说这只岩兽已经是超神兽了!

“炎龙出来!”却听迟熠环岛,而迟熠的契约兽竟然是一只三阶超神兽炎龙!事实上,这是王紫第一次见到真正的龙,虽然威龙,但给她的感觉却没那么强烈,那龙似乎还比不上她幻化的龙。

几只神兽超神兽同时奔向阵中,加上已经出现的北秋离的火凤,姬炎的青鸾,陆续出现十几只神兽超神兽让洪霸的眼睛越来越亮,那些人真是太自信还是太小看他?奎兽派是御兽门派他们当是开玩笑吗?把这些神兽超神兽派出来岂不是白送的大礼?既然人家送了,岂有不接受的道理?

本来已经抵挡住奎兽派猛烈的攻势,但奎兽派竟然变了策略!奎兽派的人和灵兽分开两拨,灵兽继续攻击军队,洪霸却是带着人围向了几个神兽!

奎兽派也有不少神兽级别的灵兽,一时间竟然谁也没有优胜的苗头,却见洪霸带人先围住炎龙,这可是真龙啊,谁见了都眼红,别说是对灵兽颇为了解的洪霸了!

却见洪霸的人在炎龙周围灵活的周旋着,炎龙作为超神兽应该分分钟就能撂倒这些人的,但过了半天那些人竟然安然无恙!反而是炎龙竟有迟缓的迹象!

“快召回炎龙!他们在催眠炎龙!”王紫突然道,让迟熠惊了一下。

“炎龙回来!”迟熠唤道,强制唤回了炎龙,只见炎龙化作一道红光飞了回来。

“怎么回事?”迟熠拧眉道,方才他召回那一瞬间竟然感觉到他们的契约联系有了松动!

“他们有切断契约的邪术,悄无声息,我是知道的,只是识海中再清楚也无法将信息传给主人,还好主人在关键时刻召回了我。”炎龙化作一个男子说道。

“能轻易的控制一个超神兽,还能悄声无息的切断契约联系,这是什么邪术?是否召回其他神兽,不然让他们……”

“迟宗主不必担忧了,你看那。”萧长老打断迟熠的忧虑,手指向方才炎龙在的方位,却见方才围着炎龙的二十几人突然倒地,全身的血管爆开,一瞬间死的干干净净!

“这么恶毒的法术?”迟熠道,想必这邪术定是以二十几人的性命作为引子,一旦法术失败,这些人也必死无疑!

而那边被破坏了好事的洪霸,恶狠狠的看着城门的方向,是谁识破了他的法术?这法术不用施法只需念咒,做的再隐蔽不过,只要在几秒钟、或许用不了三秒钟,炎龙和迟熠之间的契约就会失效,竟然在那么关键的时候被破坏了!

“夏寒真是好洞察力啊!”迟熠看着王紫说道,掩不住的欣赏,从路上听来的种种事情就对这个夏寒赞赏不已,亲眼见到真是有过之无不及啊!

夏寒眨了眨眼睛,心里对这个迟熠也很赞赏,萧长老和高太傅在好奇她如何知道而没问出口的时候,迟熠竟然毫不在意!对王紫抱有纯粹的欣赏之意,没有不停的试探。

“我来的真是时候啊!”却听一个男声响起,很快黑影掠过,那人已经停下?

“他是我的灵兽!”王紫道,及时组织了几人的攻击。

萧长老和高太傅见是穷奇放下了心,而迟熠却是多打量了几眼。

“我的主人,任务完成,因为太想念主人,所以我迫不及待的飞来了!”穷奇笑着说道。

几人看着穷奇毫不着眼的话,眼神奇怪的看了眼王紫,又若无其事的转开眼。

“能不能把奎兽派的灵兽逼退?”王紫伸手抵住穷奇越靠越近的脸,问道,这个穷奇真是越来越奇怪了!

“能,虽然奔波了一天一夜很累了,但只要是我的主人希望的,我都愿意去做!”穷奇快长的说道,笑的好不开心。

王紫看着穷奇,在苏施城穷奇一直都用现在这张脸,事实上她从没见过穷奇真正的面目,千面穷奇,据说没有人见过穷奇的真容,就连诞下他的上任穷奇也没有!

“快去,天黑前破阵!”王紫道,打断了心里的怪异。

“是,我的主人。”穷奇撇撇嘴道,身形一闪进入阵中!

穷奇的速度太快,快到谁也没看到混乱中多了一人,但很快的,一阵恐怖的威压突然出现,凶猛的蔓延开来!混乱的战场出现了片刻的凝滞,而奎兽派的灵兽竟开始颤抖的后退着!

所有人都惊了!今天一时间出现一堆的神兽超神兽也就罢了,他们就当是大白菜,该干什么干什么吧,没有那个闲时间惊讶,可是这威压、这是什么级别的威压?!

奎兽派的灵兽呜咽着后退,守阵的邪教弟子渐渐离开位置,任凭洪霸怎么呵斥都不管用!

“洪霸回来!变阵!”远处的枭傲传音道。

洪霸恨恨的离开,此环被破!而且破的如此憋屈!只一个来历不明的灵兽就坏了他整盘布置!不、不是灵兽了,现在他几乎可以确定,那人定是穷奇了!

穷奇是上古四大凶兽之一!论凶残恶劣他手下的灵兽岂是穷奇的对手?可恨,这样御兽之人心中梦寐以求的上古凶兽竟然被王紫那个奶娃娃收入囊中了!

却见阵型再次变幻,穷奇和军队停下来静观其变。

之后又会有什么花样?这是所有人心中疑问?

不管城下如何,城内踢踏声响起,大批的军队已经入城,城门之上几人都是一喜。

“津竺区的军队调来了?”高太傅忍不住问道,不然哪来如此多的军队!

“是。”王紫点头,总算是来了,心中悬着的心也渐渐放下。

王紫上前几步,一个身着铠甲的军人大步走来,带着风尘停在王紫面前。

“津竺区八十万将士到齐!听后夏将军调遣!”那人浑厚的声音高声道。

王紫正要说话,却见城门之上又一人出现,那人着白衣,身量高挑,墨发及腰,双手负在身后,只十六七岁的模样,只是面上却覆了一层面具,那人看到王紫时似乎顿了一下,随后迈着稳健的步伐走来。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