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六十二章 盗取虎符

“夏寒将军,还不接旨?”那人笑道,将圣旨合起来向前递去。

“夏寒……接旨。”

王紫走下来,接过圣旨说道,看着手中的圣旨,有些怔愣,脑海中是燕皇那明黄色的背影,似乎一切掌控于心运筹帷幄,燕皇怎会下这样的圣旨,对一个仅有几面之缘的人,这是一个一国之君应该做的决定吗?

“夏寒,皇上口谕,让我转告你,他信你。”那人说道。

夏寒抬头,信她?

“还有,皇上说这里胜利之后,回去看看皇后,她很想你。”那人又道。

王紫一顿,抓紧了手中的圣旨,皇后?不可抑制的想到那个雍容华贵的皇后,那个慈爱的母亲,总是絮絮叨叨的在她耳边说话,哭着让她保重身体一定要平安……

“夏将军,三十万将士已经进了苏施城,还等您的安排呢。”一个男子笑着说道,唤回了众人的思绪。

王紫抬头,却见是一个三十岁左右的俊朗男子,那人身边正是几天不见的陆虞陆郡守。

“夏寒,哦不、是夏将军了,这位是当朝太傅高远,这位是晏城城主安羽,安城主带来了三十万军队,高太傅和我们中途相会,总算是赶到了。”

陆虞说道,庆幸自己带来了援军,直到他到了晏城才知道晏城驻扎的军队早已调离,也才明白是段将军骗自己离开的,经过一番曲折才终于返回来,还好,没晚……

“高太傅,安城主上座。”王紫收起圣旨说道。

“段将军去安排安城主带来的军队。”王紫吩咐段将军,段将军听令离开。

“哈哈,夏将军请,皇上都说了,苏施城的军队由夏将军全权指挥,方才说到哪了,快继续吧,别因为我们几个耽误了。”安城主笑道,身为晏城城主,安羽并没有端出什么架子。

士兵动作利索的添置了椅子,会议继续。

六大门派已经到了三个,烈焰门和御天门又是支持王紫的,其余大多数人也都同意王紫指挥部署,再加上王紫现在名真言顺的身份,对于王紫的指挥地位基本上没有分歧了,只有一出场就被压的死死的圣皇派心有不服,总是针对王紫的部署提出意见,但也没有讨到好处。

原先有二十八万军队,今天新到三十万,再加上四处前来的两万修士,现在苏施城能够参与战斗的兵马总计六十万。

散会后,王紫,穷奇,段将军,高太傅,安城主几人留下。

“探子来报,邪教剩下的七十万人也到了。”段将军说道,即便今天来援助的人不少,但邪教的人数是一百二十多万,一倍于我方的数字。

“司冥和勾曲今天刚到,邪教内部的指挥问题一定会重新确定,几次失败,他们也不会占着人多的优势贸然前来攻城。”高太傅说道。

“嗯,他们定不会傻到还认为人多是优势。”安城主说道。

“安城主,你可知安丞相……”半晌,却听穷奇说道,未完之话,但众人一定能懂。

“我知道,父亲已经被郑川害死,只恨我没能识破郑川的诡计……”安城主说道,刚毅的面孔流露出悲痛,他是安丞相的义子,安丞相给他的恩情太多太多,他还没有回报……

几人都沉默了,那日穷奇杀死的安丞相其实是左丞相郑川假冒的,郑川一年前就策划跟任珺勾结,陷害安丞相,直到前几日燕皇才查明原委,然而那个时候郑川假冒的安丞相已经到了苏施城,还好王紫最后识破他,穷奇杀了郑川才没有让郑川和任珺的阴谋得逞。

现在燕国大权在握的左右丞相相继死去,两个丞相跟整个燕国朝堂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可想而知现在燕国朝堂乱成什么样子了,燕国内乱一波接着一波,外患又起,燕皇不能离开燕都,又没有能够担当大任的人。

从这个角度来看,燕皇似乎只能相信王紫,也只能将胜负赌在王紫身上,就算王紫掌握了兵权后患无穷也要先稳住燕国江山才是!

“夏寒,你且将这些拿着,燕国的八十万护*队驻扎在离此处不远的津竺区,只是燕国历代燕皇明令规定,只能在五枚虎符齐全的情况下调动这八十万军队,否则……”高太傅说道,话没说完,那大家都明白,否则、即便是亡国,也不可调用……

夏寒接过高太傅递过来的两枚虎符,加上自己已经有的两枚,现在已经有了四枚……

燕皇竟然将自己手中的虎符也交给王紫,若是王紫找到第五枚虎符,那燕国的八十万护*队也将听从王紫的调遣……

直到所有的人都离开,王紫都一直沉默着,第五枚虎符很有可能在任珺身上,若是她拿到最后一枚虎符,那她手中就掌握了将近一百四十万燕*队,还有燕国的传奇龙骑军团也在她的手中……

燕皇知不知道,王紫现在几乎掌握了能够轻易燕国的能力……

她本是来助一臂之力,何以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

“我的主人,若是主人想走,还有谁能拦住你?除非我的主人真的想把燕国的江山拿在手里玩玩。”穷奇在一旁说道,似乎知道王紫现在烦恼的是什么。

王紫抬头看向穷奇,他竟然知道她在想什么,不过穷奇说得对,她无意于燕国江山,到时她将军队完好无损的送还燕皇,她从来来去潇洒,怎会因此烦恼?

“我的主人,莫非你突然发现其实我也是很英俊潇洒的?”穷奇见王紫看他,笑着说道。

“我们去盗虎符吧。”王紫说道,没理会穷奇的自恋。

“盗虎符?哈哈,我的主人,听你的!”穷奇眼睛一亮,这个主意太棒了,想想都好玩,但他现在却是更高兴于王紫口中‘我们’二字。

紧锣密鼓的清理出主干街道,所有人到了各自的岗位,苏施城内井然有序的备战,一天忙碌过后,夜晚,王紫却是没有惊动任何人直奔邪教驻地!

王紫披着隐身黑袍,经过几重防御进入邪教营地,后续的七十万邪教已经到了,邪教营地也是一副忙碌的景象,王紫沿着暗处直奔中军大营,小心的在几个营帐穿梭,寻找任珺的营帐。

直到发现任珺,王紫小心的贴近他的帐篷,宽大的黑袍罩在身上,将王紫的身形完全隐在黑暗中。

“仁王真是好定力,这个时候了还有闲心把玩这个东西,听说这是燕国的虎符呢,话说仁王行事真是让人猜不透呢,放着轻轻松松的闲散王爷不当,却非要跑到南大陆跟我们这群邪教人士为伍……”娆媚入骨的话传来,是邢燕。

“要说上任燕皇待仁王真是不错呢,竟然将虎符这么重要的东西交给……”邢燕自顾自的说,只是后话淹没在一阵噼里啪啦的摔打声中,却是突然暴怒的任珺掀翻了桌椅。

“别提上任燕皇,他待我不薄会坐了我的江山?”任珺低吼道,压抑着想杀人的情绪。

“邢掌门若是没有其它事,何不回去享受那些个美男?”任珺阴着脸说道,明显的在赶人。

“呵呵,那些美男虽美,怎比得上仁王英俊风流……”邢燕可以压低的声音,几度婉转,妖娆之极,诱惑的说道,只是任珺更加危险阴沉的气息让邢燕无趣的轻哼一声。

“仁王何必如此拒人千里……”邢燕说道,看了一眼任珺之后转身离开,妖娆的身形出现在帐篷外,心中想着她看上的男人何时失手过?且等过了这苏施城罢……

直到邢燕远远离开,王紫才唤出穷奇,穷奇现身,挑眉看着王紫,这是要让他幻化邢燕?

王紫点头,表示的确如此。

“我的主人,这么有损我形象的事情,做好了有没有奖励?”穷奇靠近王紫,传音道。

“奖励?”王紫疑惑。

“对啊,就按照我说的好了,主人就穿一次漂亮的女装怎么样?”穷奇看了看王紫身上的黑色劲装,突然说道,早就好奇他家主人穿上女装是何等姿色了……

“女装?”王紫重复道,下意识的看了眼自己的衣服,曾经九幽也这样说过,他们说的女装、是像邢燕那样的吗?

“记住了哦我的主人,我完成了任务你也要穿女装的哦!”

穷奇笑道,这次不待王紫说什么就突然幻化成邢燕,临走前妖魅的眼神瞟了王紫一眼,那风骚入骨的姿态跟邢燕一模一样!就连身上散发的香味都一样!王紫眨了眨眼,刚才那一眼着实让她怪异了,尤其是那妖艳的邢燕是残暴危险的穷奇幻化的……

“哼,邢掌门,若是想要男人,在下可以在军营里给您找十几二十个壮汉,若是不够,邢掌门尽管说就是。”

任珺头都没抬,眼睛只盯着手中的虎符,不断的摩挲着,但却肯定是邢燕去而复返,因为不管是邢燕那一身风骚入骨的气质,还是那远远就传来的香味都不同错认,有些讽刺的说道,因为心情糟糕,本来看不惯邢燕,现在更是不想遮遮掩掩了。

“仁王真是无情,枉我如此惦念,竟然去而复返。”‘邢燕’说道,娇中带嗔,若是换了一般男人,兴许早就把持不住扑上去了。

“哼,多谢邢掌门抬爱,任某消受不起。”任珺哼道,压抑着怒气,若是邢燕继续纠缠下去,他保不准会出手。

“即便美男千万,人家只钟情仁王呢……”却听‘邢燕’说道,身体轻盈的一掠,竟将妖魅的身体直直靠向任珺怀中,任珺没想到‘邢燕’会有如此大胆的举动,竟没防住,一阵芳香扑鼻,怀中已经抱着一具香软的身子!

不知是故意还是无意,‘邢燕’扑向任珺是碰到了任珺拿着令牌的手,那令牌竟脱手而出!任珺怒极,聚集了黑色的能量攻击‘邢燕’,只是被‘邢燕’轻巧的躲过了,这一躲,‘邢燕’顺理成章的离开任珺的怀抱。

那黑色的能量穿过帐篷,在外面的地上轰出一个大坑,巡逻的人停了片刻,见是两个惹不起的头儿在闹矛盾,瞬间装作没看见夹着尾巴走了。

“仁王真是狠心呢,人家都做到这个地步了……”‘邢燕’嗔怪的说道,身子一扭,捡起地上的虎符,斜眼看到任珺的身体僵了一下,似乎是怕她动这虎符。

“仁王若是改变主意,尽管通知我哦,邢燕扫榻相迎……”‘邢燕’妖魅的说道,纤手拿着令牌递给任珺,任珺接过,什么都没说,赶人的意思很明显。

‘邢燕’笑了笑,转身出门,若是再不走,任珺真该急了……

王紫和穷奇疾速穿过邪教层层防御,竟没有惊动任何人在邪教中军大营盗走了虎符,穷奇一路上很兴奋,几次提醒王紫的女装的奖励一定要兑现,事实上穷奇何以幻化万物,幻化女人更是玩剩下的游戏,只是今天突然想起来以此‘威胁’王紫。

两人奔走在暗夜中,却见王紫突然停下了身形,穷奇站定,看向王紫。

“莫非我的主人想现在就穿女装给我看?”明知道王紫是有事情要说,穷奇还是忍不住开玩笑。

“你拿着这五枚虎符,即刻赶去津竺区,将八十万军队调来苏施城。”王紫道,语气认真,将五枚虎符全部交给穷奇。

“这次跑腿我就不跟主人要奖励了,主人只需记得要在我面前穿女装就是。”穷奇说道。

“主人小心,我先去。”

看着王紫眨巴着眼睛,穷奇不由的笑了,说完就飞身离开,方才在任珺营帐时将虎符调换了,那假的虎符是用他的灵气幻化的,完全可以以假乱真,但幻化的虎符最多只能维持三个时辰,之后便会消散,最晚天亮任珺就会发现虎符被调换了,定然也会联想到他们盗取虎符一定是前去调动津竺区的八十万军队,所以现在一刻都不能耽搁!

王紫唤出黑豹带她回去,黑豹的速度更快,黑色的身影完全融在黑暗中,疾速的朝着苏施城奔去。

只是在接近苏施城时,黑豹突然停了下来,全身戒备着。

“小七,有人。”黑豹传音道,而且来着并非善类。

王紫从黑豹背上下来,没想到她前去敌营盗虎符,邪教的人在苏施城也有动作!回来的时候放松了警惕,竟然在快到家门口的时候遇上了邪教的人,而且,他们彼此已经察觉到了双方的存在。

空气中流动着紧张的气氛,对方动了,王紫和黑豹也迈开脚步,拉近了双方的距离。

“夏寒?”一个阴沉的声音说道,那人看了看跟在王紫身边的黑豹,据悉,王紫身边的确有一只超神兽黑豹。

王紫没有说话,对方身上的气息明显比自己强出许多,修为也比她高出一大截,而且身上阴沉森寒的气息感染着周围的空气也危险起来,只唤了王紫一声,声音中暗含的血腥气息明显的传到了王紫的感官中。

先前的邪教首领们王紫都已经见过了,四大邪教如今都已经到齐了,方才在邪教中军大营的时候她也可以留意了那里的人,毒谷的勾曲现在邪教大营,其他人也都在,只没见到血月教教主司冥!

方才她还疑惑了一瞬,没想到这么快就见到了传闻中神秘危险的司冥!

血月教居四大邪教之首,血月教以鲜血修炼功法,传闻血月教的血潭便是取经于幽冥地狱的血池,血月教的功法修炼的越久,人就会变得越血腥阴毒,而且嗜血的本性会逐渐加深,直到必须以血为养的地步!

“司冥。”王紫道,肯定的语气让对方低低的笑了,即便是笑也充斥了危险。

“应该叫你王紫的。”司冥道,王紫用夏寒的名字在苏施城做了这许多事,他们却是知道夏寒即为王紫,他在苏施城逛了一圈,王紫的防御布置的滴水不漏,却是没找到王紫,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了,而且她竟然也去他的地盘逛了一圈,只是不知道有何收获。

王紫并没有意外,苏茂之前就把他是王紫的事情告诉了任珺,他们没理由不知道。

“没想到,本座今天也不会空手而归。”司冥勾唇笑道,身上的血腥气弥漫开来。

黑豹突然飞身先攻上去,司冥迅速跟黑豹战在一处,司冥的功法极为阴毒,而且修为竟然是洞虚期了!

司冥并没有使用属性攻击和法器,只是手中凝结了一条可随意变换长短的血红色丝线,黑豹速度极快的跟司冥打斗,而司冥手中的红线像是一个不断编织的网,没过多久,黑豹已经被那丝线伤了几处,而且伤口不停的冒着血,以黑豹强悍的自愈能力竟然没法止住血!

而司冥见到黑豹流出的血反而更加兴奋,双手飞一般编织着手中的丝线,隐隐有将黑豹网在丝线中的意思!

王紫飞身上前,不再观望,连番换了几把剑都没有斩断司冥手中的红线!反倒是一把仙器竟然被那丝线截断!倒是司冥看着王紫不停的变换着法器,意味深长的笑了,传言王紫的宝物多的数不胜数,这世间没有一个人是嫌弃宝物的,自然是越多越好!

见王紫也参战了,司冥的动作越来越快起来,似乎才认真起来,十指飞快的舞动着,血红色的丝线漫天飞舞,王紫和黑豹配合着,想穿过密不透风的丝线攻击司冥,但那丝线却紧紧地缠着王紫和黑豹,让他们根本没法抽身出去!

这丝线斩不断,他们又出不去,司冥似乎要将这丝线织成一个足以杀死王紫和黑豹的网,交织的密密麻麻的丝线渐渐包裹了王紫和黑豹,黑豹已经被那丝线伤了好几处,血不停的往外冒着!

王紫召回黑豹,快速的处理了身上的伤口,默念口诀,顿时一阵金光闪现,只见一副金色的铠甲瞬间包裹了王紫的身体!

当那些丝线再碰到王紫的身体时却没有对王紫造成伤害!司冥惊讶的看了眼王紫,竟然还有这样的东西,他这丝线名叫血绫罗,是集齐三千个筑基期以上的修士,用他们的鲜血锻造的,炼成初始就没有确切的品阶,但绝对是神器级别的法器!而且是成长型的法器!

现在这血绫罗跟他心意相通,是他的本命法器,从来没有任何法器能挡住血绫罗的锋利,却没想到王紫身上的铠甲竟出现了例外!

司冥手中的动作不停,身形疾速的在空中变换,密密麻麻的丝线渐渐呈现三角形的形状,眼看着三角形最后的三个棱角就要出现了,王紫的双手突然出现一团金红色的火焰,双手裹挟着火焰伸向那血绫罗,却见血绫罗竟噗噗响了两声竟然没断!

王紫这才真的惊讶了,红莲业火自融进王紫的身体后从未遇到过挫折,没想到竟在这不甚起眼的血绫罗上碰了钉子!莫非、莫非这血绫罗是由比红莲业火更加高级的异火锻造而成的?!

“王紫,你真是没让本座失望啊,竟然收服了红莲业火!要不是你灵魂和身体同属一体,本座真要怀疑,你到底是不是十八岁的小姑娘了……”

司冥说道,手中的动作却是不停,竟然又让他发现了王紫的一项宝物,若不是他这血绫罗是超神兽凤凰的本命之火锻造而成,这血绫罗岂不是毁在了王紫手中?

火凤凰的本命之火并非异火,但却能跟红莲业火对抗,当初他为了借火凤凰的火可是付出了惨痛的代价的,如今看来,却是超值了,血绫罗已经在他的轮海中孕养了千年有余,若是毁在了王紫手中他岂会甘心!

“省省力气吧,死在本座手中,也算你的运气了!”

司冥说道,血绫罗交织的巨大三角形已经形成,司冥勾了勾唇,单手收紧丝线,只见那巨大的三角形中密密麻麻的丝线突然绞动着收紧,整个将王紫包裹在内,几乎看不见王紫的身影了!

所有的办法都试过了,竟然无法冲出这血绫罗!看着渐渐收紧的丝线,王紫眯了眯眼,打算进入赤灵,只是这一消失,王紫最后的倚仗也会暴露,暴露赤灵是她从没想过的事情……

然而电光火石间,一个裹挟着巨大压力和危险的能量直冲这边而来,王紫和司冥同时察觉到,还来不及意外什么,只见那不断绞紧的血绫罗突然断了一角!那危险的能量准确的擦过三角形中的一角,破了那血绫罗!

王紫趁机闪出!一个次元斩挥出,方才本命法器被损伤,司冥也收到了创伤,王紫这突然地一击竟然没有防住!瞬间被困在次元空间中!无数剑影袭来,司冥震惊中只能使出全力应对!

脱身的王紫快速的扫视着四周,然而视线中、神识中均没有发现任何一个身影!方才她身处危险没有发现有人接近,而司冥身为洞虚期的修士竟然也没察觉到!

方才那突如其来的能量接近她时,她轮海中的红莲业火竟然有瞬间的退缩,而那能量轻松破了血绫罗,只能是异火中排名第一、无色的南明离火了!

竟然在这个时候出手相助,并且王紫直觉得,暗处的人是王紫认识的人,可是谁呢?为什么不出现,那人的修为定然远高于司冥,否则不会出现的这么无声无息!

“你是谁?为什么不出现?”王紫提高了声音问道,直觉那人一定还在,若是刻意躲藏依他的修为定然可以瞒过王紫。

然而黑暗中只有王紫的声音一圈圈的隐没在无边无际的夜中,并没有人回答。

而此刻在次元空间中的司冥手忙脚乱的应付着无数剑影,每一道都是完全复制的化神期二层的攻击!当初王紫的次元斩用在三个化神期修士身上时只一会儿就灭了那三人,可司冥竟然坚持了这么久!

“是逍遥散人吗?”却听王紫又问,在修真界她知道的深不可测的修为就只有逍遥四散人了,而且也只有逍遥四散人会帮她。

然而这一次还是没有回音,王紫沉默,看来那人是绝对不会露面了……

“谢谢你……”王紫说道,神识探入次元空间中,却见司冥还在坚持着!

王紫的次元斩现在已经可以同时复制几千剑影了,洞虚期的修士果真不一样!

不多久,却见还在次元空间中的司冥眼神渐渐充血,不断闪躲的身体突然急速膨胀起来,撑裂了身上的衣服,身体暴涨了一倍!浑身的肌肉膨胀着,血管暴突!突然间,却见司冥身上爆发一阵血红色的光芒,那红光竟冲破了王紫的次元空间!

这事情发生的突然也发生的意外,王紫根本没想到这个时候的司冥竟还有还手之力!方才司冥的能量几乎一瞬间达到了渡劫期的水平!只是司冥刚一突破次元空间就化作一道光线消失了,临走前留给王紫一个血腥的眼神,仿佛在说这个仇他一定会讨回来的!

王紫的警惕放松,方才司冥爆发的能量让她惊讶,但现在也明白一定是他用某种秘法提升的能量,这样的法术一般持续的时间很短,而且很伤修为。

王紫也该回苏施城了,在原地停留了半晌,却见暗处的人还是没有出来的意思,王紫也不再等,飞身前去苏施城,司冥一定打探清楚了苏施城的布防,现在必须赶快回去调整,司冥今天受辱回去,任珺很快就会发现虎符被调换了,王紫隐隐觉得苏施城正邪终极大战就要爆发了……

而在王紫离开之后,远处出现两个人的身影,一人身着冰蓝色丝绸蓝衫,曳地的衣摆处绘着一副静谧的海潮图案,一手抱着古韵长琴,一手垂着身侧。

一人身着月牙白长衫,墨发披散在身后,出尘离染的气质丝毫没有被身旁之人掩盖了去,眉间莹白的莲花印记更衬得那人清雅如斯,安静至此。

“师傅?”那月白长衫的男子唤道,正是惊鸿,而那手抱长琴之人正是音祖乐九。

惊鸿剔透的双眸看着乐九,有些疑惑,其实十天前他并没有离开苏施城,原因无他,正在他要离开的时候乐九师傅竟然来了,四位师傅从不轻易离开岛屿,尤其是面相柔和内心却比谁都淡漠的乐九师傅……

惊鸿剔透的双眼眨了眨,俊美不似凡人的容貌泛起疑惑,轻轻皱了皱眉,带动着那莲花印记也似活着一般转了转,那样子仿佛不染尘埃的谪仙却遇到了想不通的事情,而轻轻皱起的眉宇又带着天真的执拗。

惊鸿想不通,想不通为什么乐九师傅一再为了王紫破例,想不通十天以来乐九师傅几乎亲自暗中保护着王紫,想不通王紫身上到底有什么特别,想不通为什么几天来他的视线越来越多的集中在王紫身上……

“不知她能否渡过这一劫……”

惊鸿还在自己的思绪中,却听乐九说道,空灵的声音消散在夜空中,也带起了惊鸿又一个疑惑,所谓劫难……又是什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