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五十八章 合围!

黑暗完全笼罩了苏施城,一切都在暗中进行着,漆黑的夜空中流动着不安的因素。

“我这眼皮不停的跳,总感觉有不好的事情发生。”屋内,苏将军突然说道,却没看到不远处站在窗前的段将军也是一副眉头深锁的样子。

“老段你说邪教会不会来夜袭?我的直觉一向很准的啊。”苏将军说道。

“你今天见到夏寒了吗?”段将军突然问道。

“没有……诶?怪了,夏寒今天也没去议事,好像一直待在房间里,不知道是不是在忙什么。”苏将军也奇怪的说道,这些天干什么事情王紫都在,他也习惯性的去听王紫的意见,可是今天一天竟然没见到他。

“去找夏寒。”

段将军说道,说罢转身就出门,不只是苏将军,就连他今天晚上也一直心神不宁,夏寒一整天不见人影,也没见到她的契约伙伴,心里想着马上去见王紫,却也拿不准为什么。

“诶老段你等等我,我也去!”苏将军跳起来也跟了上去。

……

穷奇懒懒的躺在安丞相的屋顶,看着屋内安丞相手中的两块虎符,安丞相脸上那贪婪的模样让他薄凉的扯了扯嘴角,眼神中一片淡漠,穷奇是凶兽,最易看穿人的贪婪,只要是穷奇想,他可以无限放大一个人的贪婪!

曾经穷奇也曾以此为乐,看着一个个贪婪的人在他的引诱下做尽坏事,桑尽良心,可是那样无限重复的游戏不知在多久之前早就厌倦了,甚至开始厌恶,千年前甚至甘愿被一个人类男子封印在胤蓝紫府。

被王紫放出来,本来觉得王紫挺有意思,以为找到了新的玩具,可是竟然被王紫看穿了,被他视为无物的契约却将他锁的死死的,在王紫说道‘我也可以让你死’的时候他笑了,他当时很想说‘那就来啊’,可是莫名的,他没说,早已看淡了生死的他却突然、想活着了……

人类都是贪婪的,这世上没有比穷奇更清楚这一点的,可是几千年之后的今天,当他想再一次用早已厌倦的游戏时,却在王紫身上失去作用了……

想到这里,本来被安丞相影响的淡漠的心情突然活跃起来,脑海中浮现王紫精致绝美的脸,却是一副从没有表情的脸,最多的是眨眨严谨,皱眉,抿唇,似乎每一个细节他都记得很清楚……

她迷惘的时候会眨眼,她生气的时候眼睛会变得深邃无垠,她不满的时候会皱眉,她情绪起伏很大的时候会抿唇……

原来、他记得这么清楚……

说她悲天悯人,她却能杀人不眨眼,顷刻间将人的*灵魂一起湮灭,说她穷凶极恶,却能因为点滴之恩以一己之力跟整个南大陆的邪教为敌!

正气能撼天地,魔气能震寰宇,非正非邪,才让人捉摸不透……

穷奇换了个姿势仰躺在屋顶,看着天空稀疏的星辰,眼睛放在了北方极亮的一颗星辰之上,如此天象,真是罕见啊……

……

“段将军,苏将军。”狂鸟唤道,看着走进院内的两位将军。

“你家主人呢,我有事找她。”段将军说道,眼神看像屋内不甚明亮的光。

“主人在修炼,不宜打扰。”狂鸟说道,身体站在门前,并没有让两个将军拜见的意思。

“夏寒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今天一天都不见人影。”苏将军说道,有些担心,现在这个时候夏寒可别出什么乱子。

“那倒没有,两位将军放心。”狂鸟说道,这两个将军倒是真的担心王紫。

“那好,我们明天再来。”段将军说道,看出狂鸟的拒绝之意。

两个将军正要转身离开,却突然传来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惨叫声!那声音像是一根尖刺,划破了沉寂的夜空,也划破了众人时刻紧绷的神经!

“怎么回事!”苏将军惊道,看向段将军。

“声音从安置伤员的地方传来,快走!”段将军凝神观察,这才说道,随即两人飞身离开!

方才那声音仿佛是序曲,接下来此起彼伏的惨叫声响起,夹杂着诡异的‘桀桀’笑声,打斗声传来,一片片的能量颜色在夜空中炸开,动静越来越大,彻底惊醒了夜里的苏施城!

狂鸟听着越来越明显的动静,挥手灭了屋内的灯,知道这是王紫那边开始了,飞身前去跟王紫汇合!

而还在安丞相屋顶的穷奇,看着屋内惊做起来的安丞相,走入院中观察片刻,捏碎了一枚传讯晶石,脸上带着变态的笑飞身前往北门,

穷奇轻飘飘落在地上,转眼间又变成了安丞相的模样,同样前往北门。

“都别慌,原地待命!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许给我慌!”穷奇幻化的‘安丞相’飞往主干道路,厉声将潜伏在暗处的将士劝住,将士们听命行事。

而已经赶到现场的苏将军和段将军却沉重的望着眼前黑压压的一片鬼影!对,就是鬼影!而且两人都默契的看向最前方浑身冒着黑气的赵副将!

却见赵副将手中抓着一个士兵,那士兵满身是血,身体扭曲的被赵副将拖着,看样子早已没有了生息,而身后一大片鬼影,在夜色的掩映下显得特别诡异,沿途都有死去的士兵,一大片鬼影正在逼近主干街道!

现在安丞相的的十万士兵几乎全部集中在了北城门和主干街道,这些鬼影还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杀伤力和危害多大,苏将军和段将军对视一眼,没想到当初心软留下的伤员现在成为这般模样,若是现在内部混乱起来,邪教大军来袭他们岂不乱了阵脚!

两人顿时祭出佩剑,飞身杀向这些曾经是部下,现在是敌人的鬼影!

然而一声突兀的‘住手’生生阻止了两人的动作……

……

北门处,支开几处兵马,又杀了守门士兵的安丞相,缓缓开了城门,现在他真的好想仰天大笑!若是邪教大军踏过了苏施城,沿途并无大军阻拦,直抵燕都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那么那个皇位、也触手可得了!

暗夜中尘土飞扬的远方,邪教大军融在夜色中极速的推进,但肉眼可以看到他们的身影时,安丞相兴奋的笑了。

身后的动静愈演愈烈,隐隐有接近主干道路的意思,安丞相转身看着乱成一团的内城,邢燕的手段果然效果非凡。

那边邪教人马极速推进,这边王紫和穷奇也在紧锣密鼓的布置,要让三十万将士在这么大的动静下安静的潜伏,穷奇废了不少功夫!

当邪教的人踏上进城的大桥时,城内所有知情的人都屏气凝神,这张动用王紫所有力量铺开的网、就要收口了!

“你们来的真慢。”安丞相看着走在前方的任珺说道。

“你的动作也不算快。”任珺说道。

任珺的坐骑缓缓进入城门,与任珺并肩的几人都看了眼安丞相,这就是任珺所说的内应?

“我的兵力分散在四处,沿着主干道路往南,尽量快,不要惊动四处的人马,尽快突破南门!”安丞相召唤出坐骑,与任珺他们一起上路。

浩浩荡荡的邪教进入苏施城,在主干道路上快速的行进着,然而在走了一段时间后,最前方的任珺和几个邪教首领不约而同的慢了下来!

“你确定城内是你布置好的?”任珺侧头问安丞相。

“这个时候你怀疑我?”安丞相有些恼怒的问道,他现在就跟他们走在一起,任珺问这话是什么意思?

“那可不一定呢……”一个妖娆的女声说道,声音在耳中连连几转,只一个声音便让人浮想联翩,身影如此魅惑,人又该是怎样的风骚入骨?

“停!”

任珺做了个手势,所有人停止前进,苏施城内太‘安静’了,他们进来这么久竟然没有一个兵卒前来阻挡!就算是前方的惨叫声和动乱声不绝于耳,也不能破坏这份‘安静’,反而那些声音听起来……就像是、假的一般!

“竟然被包围了!”任珺身边的一个男人嗤道,身体罩在宽大的黑袍中。

“又一次、被算计了呢!”邢燕把玩着指甲说道。

“这……”

安丞相脑子顿时炸开,今天的事情明明没有任何人知道,现在怎么会这样!眼神和神识都急切的在四周搜寻着,想要找到不安的存在!可是没有!没有任何破绽!那他们所指的‘包围’又是何意?

不久前还信心满满的安丞相现在这番着急模样显得异常滑稽!任珺嘲笑的看了一眼安丞相,本来还以为这人有点用,没想到、呵……

“仁王,您说,这次、还退吗?”邢燕妖娆却戏谑的问道,八十万人锐减到七十万,就算是七十万,今天不闯过这苏施城任珺将再也没有能够号令所有邪教的资格!

“准备战斗!”任珺咬牙,只说到。

众人摆开架势,却在这时,一阵更加喧闹的声音响起!更甚前方的惨叫声和打斗声在后方响起!进了苏施城后,邪教大军在主干道路上的队形拉的长长的,根本不知道后发生什么事情,可是那一阵胜过一阵的动乱声却让前方的人也渐渐喧闹起来!

“怎么回事!”任珺怒喝!

“报!城门关了,我们的大队人马被截断在城外!”一人急急飞来报告消息!

“城门关了不会砸开吗!你们这帮蠢货!”任珺怒道。

“砸、砸不开!”那人在任珺爆发的怒气下有些瑟瑟发抖,努力的想解释,可是脑海中想着那些可怕的景象竟然解释不出来!

“蠢货!为什么砸不开?”看那人的样子,任珺更怒!

“因、因为,有妖怪!是妖怪变成的藤蔓,将苏施城外包围的密不透风,连一只苍蝇都飞不进来!不用说我们那么多……”那人只好用自己的说法解释,可是话还没说完就被暴怒的任珺一个黑色的能量轰死!

“真想知道、这是谁布置的呢……”邢燕这才抬起了头说道,眼中闪烁着兴奋的光芒。

“我们通过城门的人有多少?”任珺沉声问道。

“不到二十万!”身后任珺的手下回道。

这个数字让任珺更加恼怒,看了一眼安丞相后吩咐手下马上筑起防御!

安丞相被任珺那看死人的眼神一惊,情况变成这样他绝对没想到啊!是谁?到底是谁看穿了他的身份,这么隐蔽的事情,伪装成这个身份快一年了,他自己都快相信自己就是安丞相了,怎么可能露出破绽?!

任珺越想越不安,这次带来的三十万军队都是真的安丞相的部下,若是揭穿了他的身份这三十万人定会马上脱离他的掌控!而他自己的军队远在燕都!若是任珺对他下手,自己孤身一人定难逃一死!

无论这些人各自想了什么,混乱的环境中众人的安排也就几息之间而已!城门外到底是什么鬼东西阻止了他们的后续部队,竟然无法攻克!

突然,所有人都惊恐的看向四周!只见本来空无一人的主干街道上顿时出现了无数严阵以待的士兵!街头巷尾,就连沿路的屋顶满满的都是铠甲披身的将士!

这、这是怎么回事?!所有人都震惊了!这么近的距离,为什么刚刚那么久他们的直觉和神识都没发现!

却见突然间城内亮起无数火把,顿时夜色中的苏施城如在白昼!突然亮起的火把将整个苏施城暴露在所有人的视线中,主干道路上的十几万邪教,将主干道路团团围起的三十万士兵,北门外隐隐可见挥舞在空中的藤蔓,像极了一条条索命的绳索,将苏施城围得密不透风!

却见渐渐出现在视线中的黑压压的鬼影,任珺几人的眼神都亮了一瞬,也只一瞬,马上更加凝重,这些鬼影本是他们今天通过苏施城的关键,可现在看却不是呢……

邢燕的眼神泛着异常诡异的神采,几乎兴奋的看着那些渐渐逼近的鬼影,这才是真正的鬼奴!这是她研究多少年都只停留在尸体上没有突破的鬼影!她没办法将人的灵魂炼化,所以一直停留在尸修之上,可是她如今看到了什么!她竟看到了真正的鬼奴!体内每一个细胞都叫嚣着兴奋,完全不管现在他们是什么处境!

安丞相也惊疑不定的看着那群鬼影,那些药是他亲眼看着掺进伤员的丹药中的,为何现在他却觉得哪里不对劲?

越来越出乎意料的情形让所有人都绷紧了神经,双方对峙,默契的等着最后的掌控者出现!

却见那群鬼影突然从中分开,很快两个人影出现。

“段宏昌?苏正豪?”安丞相惊道,不可能啊,是他们?

却见段将军和苏将军站在一边,很快又有人出现,最先出现是一身黑衣劲装的王紫,静静的站在无数黑影面前,那一身沉静的气场在肃杀的氛围下显得异常耀眼!

身边紧随一只优雅却危险异常的黑豹,随后是一头银发的啸月,一身火红的狂鸟,飘在空中的司马戍,最让人惊讶的是那跟安丞相一模一样的另一个‘安丞相’!

“夏寒!是你!”安丞相惊道,表情因为惊讶和怒气扭曲着,算了所有人却算漏了夏寒!

“你是谁!”安丞相紧接着看向另一个‘安丞相’,为什么他丝毫看不出伪装!他分明将原来的安丞相杀了的,怎么会……

“夏寒?”首先出声的是邢燕,看着乖乖的站在他们身后的鬼奴,这些鬼奴是夏寒养的?可笑了,正派人士也会样这么邪恶的东西?

这时,却见那些黑影手中抓着的或者地上躺着的浑身是血的‘尸体’突然爬了起来,还活动了下手脚,很快整齐列队在后!而那浑身黑气的赵副将哪还有什么黑气,回复了真长的样子,只是眉心处还有一团黑色!

‘啪啪啪’三声突兀的掌声,却见任珺缓缓放下手,愤怒惊愕的表情顿时隐藏起来,换上一副欣赏的样子,开口说道:

“精彩!真是精彩啊,半天的时间布置,不到一个时辰的表演,真是让本王大开眼界呢!”

“仁王过奖了,这样的表演能入得了仁王的眼也不枉我们忙碌了呢。”却见穷奇伪装的‘安丞相’笑着说道。

“夏寒与燕国并无关系,我只要燕国,只要你带着你的人撤离这里,我保证南大陆邪教从此不惹夏寒你,有你夏寒在的地方,邪教人士退避三舍……如何?”却听任珺看着夏寒说道,妄想以此劝退王紫。

“呵呵,这真是个诱人的注意,仁王难道要让此处七十万邪教,还有七十万未到的所有邪教人士,起誓不成?”穷奇一笑,问道。

“只要夏寒同意,起誓何尝不可?”任珺笑道。

王紫身边的苏将军和段将军神色复杂的看着王紫,这一瞬间发生的事让他们惊的回不过神来,安丞相何以成了内应,跟任珺勾结在一起?王紫如此强大的力量更让他们不敢置信!

几个阵法将三十万大军隐藏的没有一个人发现!穷奇一力劝服了安丞相带来的三十万人马,直到现在所有人看到了真相!看到了安丞相打开城门,看到了他带着邪教大军入城!

“可是,我家主人不同意呢……”却见穷奇笑着说道,完全代替王紫跟任珺交谈着。

“不再考虑考虑么?”任珺笑着说道,神情已经带着危险。

“……不。”却见穷奇转眼间变回了本身的模样,口中清晰的说道。

“你们、你们竟然合起火来算计我!”

安丞相突然怒道,手指着穷奇,气愤的情绪让他整个人都颤抖着,原来如此,这人竟然能够随意幻化别人且丝毫没有破绽!定是今天下午趁他不在调动了城内的布放,可是他们又是怎样知道今晚的事情呢?今天的事情只有他和任珺知道,难道是有人跟踪了他?!怎么可能?他那么小心!

“恭喜你想通了呢,可惜没有奖励。”穷奇耸了耸肩说道,看着安丞相的眼神仿佛说明了他知道所有的事情!这让安丞相更加怒不可揭!瞬间飞身直取穷奇!同时召唤出两个契约兽一同攻向穷奇!

穷奇似乎不在意的笑了笑,面对安丞相愤怒的攻击只挥了挥手就化解了,反而是安丞相被穷奇的能量震的倒飞出去,两只契约兽更是可笑,在接近穷奇的时候就从空中掉落颤抖的匍匐在地上!

安丞相的攻击就像是导火索一般,瞬间引爆了整个战场!

“杀!”看着穷奇的手势,三十万士兵齐声高喊!一瞬间,对峙的双方陷入混战!

安丞相这一飞出去,才清醒了脑子,对方的实力深不可测,他竟然傻到去送死!道路上的双发已经战在一处,任珺和几个邪教头领却还在在跟王紫几人对峙着,似乎身后的战场并没有影响到他们,评估着彼此的实力,默契的等着先动的一方……

安丞相想趁乱溜出去,现在逃命才是最重要的!身体贴着地面缓缓的后退,就在他以为已经退出所有人的视线时,一股巨力拉扯下身体突然腾空!再看时自己竟然被穷奇抓在手中!

安丞相想做最后一击的时候,却见穷奇根本没给他动作的余地,一手突然兽化!变成一只狰狞的利爪!

“啊……”一声撕心裂肺的嚎叫!却见那利爪毫不留情的撕破了安丞相的肚皮,刺进轮海,生生捏碎了他的元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