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五十七章 撒

这是一个单独隔出来的房间,现在屋内很混乱,六七个人一起按着床上不停挣扎的人,只见那人浑身泛着黑气,脸部、脖子还有裸露在外的所有皮肤上到处都是暴起的血管,那血管内仿佛流动着什么东西,整个人看起来很是恐怖!

“赵副将!赵副将你冷静点!”

那个年轻药师试图劝他冷静下来,可是那人根本不听,越来越厉害的挣扎起来!身边阻止的几人都是满头大汗,他们都是药童,想要制服这个结丹期的副将真的很不容易!

“你们……你们、放开、放开我……”却见那赵副将突然咬牙说道,脸部暴起的血管几乎爆炸开来!身体上浮现的黑气更加明显!

“赵……”那药师还想说什么,却见那赵副将突然一手挣开了几人的束缚,手握成爪,闪电般抓过那药师,眼中出现狠戾的神色,右手一震,身边几个抓着他的药童被猛地震出去,“砰砰砰”几声砸在墙上!

“你们都要死!”却见那赵副将猛地坐起,一手抓着那药师,一手凝聚了灵力猛地抬起,似是要批向那药师的天灵!

却见王紫的身影突然在原地消失,再看时却见王紫瞬间出现在赵副将身边,一手抓着赵副将就要劈下来的手,皱眉看着赵副将。

见有人阻止,赵副将抬起头,眼神嗜血的看着王紫,然而那手中已经凝聚的灵力却好似一点点散去,抓着那药师的手也渐渐放松,直到似乎再也没有力气一般松开,刚一松开那药师就掉在地上猛的咳嗽,脸涨得通红甚至有点青紫!

王紫的灵力先在赵副将身体中转了一圈,后聚集灵力将赵副将身体中的黑气逼向他的轮海!却见赵副将身体中的黑气像是见了敌人一般跟王紫的灵力对抗着,可还是敌不过王紫,渐渐的被迫缩向轮海。

却见赵副将突然整个人都颤抖起来,眼中的狠戾退去,血管中流动的东西渐渐安稳下去,一点点恢复了平整,身上的黑气随着王紫的动作慢慢退散,直到将黑气完全逼进轮海,却见赵副将剧烈抖动的身体‘砰’的砸在床上!

而赵副将的身体也似乎恢复了原样,只是在眉心处有一团不断流动的黑色!

“夏、夏寒大人?咳咳……您治好了他?”坐在地上的那药师刚刚恢复了些,看见赵副将回复的跟往常没什么差别,遂问道,满头大汗,方才即将咽气的后怕还笼罩着他。

“没有,我只是压制了他身体中的气息。”王紫道。

“压制?这个可以压制?”那药师站起来,疑惑的问道,看向赵副将,果然在他眉心处看到一团黑色的雾气,这是将他身体中乱窜的气息压制在了轮海?

“只能压制吗?能控制多久?他刚才的情况很不好,几乎失去了心智,还好您在,否则我们几个都没命了!”那药师说道。

“伤员中这样的情况多吗?”王紫突然问道。

“赵副将是最严重的,所以我们才将赵副将隔离出来,只是我们还没想到办法,赵副将刚开始也只是有一些黑气而已,却不知会发展成现在这样。”

“有多少?带我去看。”王紫道,眉心微皱。

“好,我这就带您去看!”那药师感受到王紫突然的凝重,赶紧说道。

正北面的房间内,地上搭建了长长的通铺,现在的伤员太多,根本没时间和空间还有人力照顾这么多人,所以大多都集中在了一起,眼前的空间是三个房间打通的,大约容纳了四百多人。

王紫眼神扫过去,这里很安静,偶尔有东西响动但并没人说话,有些看到王紫进来的站起来问候了,但大多数人垂着头并没有动静。

“夏寒,您……他们……”那药师想说些什么,但张了张口也没说出来,这里的士兵很多都不抱生存的希望了,所以才会这么死气沉沉……

王紫看去,很多人的眼神中只有麻木和空洞,没有了神采,这才几天就把这些硬汉们折磨的没了意志,看着赵副将一天天的情况恶化,药师们并没有拿出解决的方案,他们似乎都认定了他们是在等死……

药童和几个药师在人群中穿梭着记录情况,被检查的士兵也只是麻木的配合,这些人、没有暴动已经是很理想的局面了……

“段将军知道情况吗?”王紫问道,伤员的情况恶化到了这个地步为什么没有人提出来!若是真让有心之人注意到,这将近三千的受伤士兵将是军队里最大的隐患!

“知道,段将军吩咐尽所有可能医治!”那药师认真的说道,这些士兵都是段将军亲自带出来的,否则这里也不会这么平静……

却见王紫走到一个士兵面前,那士兵正要起身,却见王紫说道:

“你别动。”王紫径直搭上那人的脉,那人一惊,他可是知道王紫就是屡次想出奇招保住苏施城的人啊!王紫现在竟然亲自来检查他的身体,怎能不让他一个小卒受宠若惊!

却见王紫连续探了几个人的脉,那药师紧紧跟着王紫,却见王紫将几个黑气侵蚀程度不同的人都检查了一遍,莫不是王紫有解决的办法?刚才就是她压制了赵副将身体中的气息,否则后果简直不敢想象!

想到此处那要是突然惊出一身冷汗,这才意识到、难道这将近三千的士兵都会发展到赵副将那个程度?赵副将方才明明神智尽失,而且力量都增长了许多倍!身上散发的危险气息更是让他惊悚!若是这三千人都……

那药师猛地抬头看向王紫,想证实自己的想法是不是真的,又想从王紫那里看出她是否有解决的办法,眼神不自觉的带着希望,现在这个时候,这么严重的情况突然摆在面前,而这个突然出现的王紫似乎就是他的救命稻草,是所有人的救命稻草!

王紫走出房间,站在偌大的院子内,回想着方才几人的脉象,她并不懂医,但她却是知道,他们分明是被类似阴气的气息侵体,阴气即为鬼气,却又不是真正的阴气,阴气只有鬼界才有,那些邪修竟然有这么阴毒的东西!

“他们都是怎样受伤的?”王紫问。

“都是外伤,受伤后两个时辰便会出现黑气。”身后的药师回道,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后每个细节都仔细的回忆着。

“赵副将多长时间变成这样?”王紫问。

“两天。”那要是答道。

“你想救这些人吗?”王紫问道,突然回身看向那药师,那药师不防,抬眼间撞上了王紫漆黑如夜的墨眸。

“……想,当然想!”那要是一愣之后才肯定的说道,眼神飘忽着离开王紫的眼睛,那双眼睛太过深邃,太过神秘,他竟不敢看……

“那你听我的,若是今晚安丞相来这里,你就……”王紫说完,看着那药师又问。

“你能做到吗?”

“只是、这……能,我能,只要能救这三千将士!”

那药师听了王紫的话惊讶的看着王紫,为什么要这样提防安丞相?他只是一个小小的药师,为什么要找他做这样的事情?这里还有那么多药师,为什么偏偏是他?想问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但再次撞上王紫的眼神时,他知道她不会解释的,他只有选择照她说的做或者拒绝……

似乎脑袋中还没想出结果,口中已经说了出来,他听见他自己说“能”,似乎在说出这个字眼的时候,他自己也信了,他能!

“妖藤,你们去城外……”王紫离开安置伤员的地方,神识中跟四处的几人交流过后,将腰际不显眼的细藤握在手中说道。

只见那双生妖藤听了王紫说的,似乎兴奋的甩了甩藤蔓,人性化的弯了细藤表示“她们”一定能做到,随即‘嗖’的飞了出去!

直到黄昏时分,神识中突然传来啸月的声音。

“安丞相出现了!”一观察到安丞相的身影,啸月立马汇报!

“你马上撤离,不要让他发现。”王紫道。

“是主人,你放心吧!”啸月道,随即谨慎的撤离。

同时收到消息的穷奇,正在中军指挥部跟几个将军还有烈焰门和御天门的长老们在一起,神识中啸月的声音响起,穷奇不着痕迹的停顿片刻,却见穷奇转身面对众人,身后是苏施城的详细布防,已经在方才做了重大调整。

“我吩咐的事情都听好了吧?马上执行!”穷奇说道,幻化成安丞相的脸严肃的说道。

“丞相,为何突然掉大军防守主干道路,如此一来北门重兵把守,东门、西门、南门岂不是薄弱环节?若是任珺待人绕过苏施城从这三个城门来袭,我们如何回援?”

一个将军问道,其余人都看向安丞相,下午以来,安丞相强势的改变了城内的布放,即将散会,有人终于忍不住提出意见,虽然这三十万军队都是安丞相的,但大局为重,他们不能不谨慎!

“我已经说了,北门正面邪教大军,其它三个城门都需要绕过崎岖的地形才能到达,邪教大军移动,我们那么多暗哨发现不了吗?苏施城才多大!我们赶不过去吗?我们兵力有限,必须集中最大的兵力应对邪教大军,分散开来力量也会分散,你们想看到我们被邪教大军逐一击破无还手之力吗?”‘安丞相’义正言辞的发问。

“北门外地势宽敞,东门和西门地势险恶不利行军,南门道路狭窄,邪教那么多人不会自找麻烦选择其他门进攻,就算他们真的会,我们也不是彻底放空了这三个城门,我们还留有士兵把手,只是重点转移到了主干道路而已。”安丞相帐下的一个将军说道。

“多安排几个哨兵在西、南、东三个城门,有情况及早汇报,我赞成安丞相所说。”却听段将军沉声开口,其余人分析半晌,也没再提反对意见。

“既然如此,马上行动,半个时辰内完成调动!”‘安丞相’说道。

这么着急?几人听令,出了门之后直接飞身离开!

“段将军,晚上恐有异动,不要睡得太熟了啊。”门口,正要离开的‘安丞相’经过段将军身边时,突然说道。

“丞相此言?”段将军疑惑的看着‘安丞相’问道。

“哦,邪教手段层出不穷,恐他们夜袭,我只是希望大家多些警惕。”‘安丞相’解释道。

“应该的,末将不敢懈怠!”段将军拱手说道。

‘安丞相’听言,笑了笑走了。

“怎么感觉丞相怪怪的?”苏将军看着‘安丞相’临走前那一笑,突然说道。

“别看了快走吧,安丞相将他的三十万大军都调去主干街道,重兵把手北门,虽然严谨却也有漏洞,你马上去其它三个城门,挑选三千精兵驻守。”段将军收回看‘安丞相’的眼神,跟身边的苏将军说道。

“丞相也真是的,为何只安排了他带来的兵,我们的八千将士就不是兵了吗?”苏将军嘟囔着说道,原来‘安丞相’并没有安排他们手下的兵。

“我们的兵去了那三十万军队里要怎么安排?你还想继续做个将军?别想那些有的没的,赶快去!你只有半个时辰!”段将军拍了拍苏将军的肩膀催促道。

“好了好了我去!”苏将军说道,随后迅速走了。

一切都在有序且快速的布置着,半个时辰后安丞相回到苏施城,饶了远路从城墙翻进来的他却不知道城内的布放早已消声无息的改变,带着阴谋回来的他却不知道自己正掉入一张天罗地网之中!

安丞相隐蔽的穿梭在苏施城中,直到接近安置伤员的地方时才停了下来,观察了身边的环境,隐在黑暗中的他这才走出来。

一路上有人行礼,安丞相随和的笑着,询问了一些情况才观察了四周,随即进了调配炼制丹药的房间,

“见过安丞相!”一人正在药炉面前守着,见有人进来了,一看却是安丞相,马上站起来迎道。

“不必如此多礼,我只是来看看,听说将士们受的伤都颇为棘手,现在怎么样了?”安丞相做出很关心的样子问道。

“回丞相,下官等人无能,并未找出化解之法……”那人回道,面露愧疚和愁容。

“这不怪你们,都怪那些心狠手辣的邪教人士,有朝一日我们的将士一定能手刃所有邪教恶徒,还我燕国太平江山!”安丞相似乎痛心疾首的说道,面前的人垂着头眉宇却是紧紧的纠结着。

“你们也不必太过心切,反而找不出破解之法,这个是黄上御赐的青璃玉练,你且将它加入将士们的丹药中,但愿能有效果……”却见安丞相手中突然出现两个玉瓶,安抚着说道。

“青璃玉练?!安丞相、这万万不可!如此贵重的东西……”那人惊恐的说道,青璃玉练乃是六品药剂!疗伤极品!几乎是万能的急救药,没有对症下药之说,只要是伤都能起作用,若是真的青璃玉练,就算无法解决将士们身体中阴毒的气息,也能够拖延时间!

“你说的什么话!在贵重的药剂能比三千将士的生命重要吗?掺进将士们的丹药中,青璃玉练只有两瓶,只能这么做了,马上执行,我监督你!省的你不舍得用!”安丞相似恼怒的说道,眼神看着那人一副监督到底的样子。

“是,丞相突如此为将士们着想真是我军之福……”那人似感激的说道,转身将两瓶药剂倒进窑炉的加药口。

“只要我们能够胜利,两瓶青璃玉练有何不舍?”安丞相笑着说道,直到看着丹成才满意的笑了笑。

“刚出炉的丹药药效正浓,我先拿去给将士们服用,丞相您要一起去吗?”那人拿着一托盘丹药问安丞相。

“不了,城中还有许多事,我先行一步。”安丞相说道,随即转身走了。

“丞相慢走。”那人行了一礼道,直到安丞相的身影消失,那人还保持着弯腰的姿势看着手中的托盘。

“有没有留下些许?”却听一个好听的女声响起,那人一惊,直起身看去,却见王紫从一个角落走了出来!

“夏寒大人、为、为何如此……”

那人正是王紫吩咐的药师,直到现在他还有些不在状态,方才面对安丞相时不知道费了多大的力气才没露出马脚,虽然看不出安丞相有何问题,但是、但是王紫何以将安丞相的形事把握的如此准确?!

“将玉瓶给我。”王紫道,那人一手托着托盘,一手伸出,从袖子中划出两个玉瓶递给王紫,微张着口显示他还没平复的讶异。

却见王紫拿过药瓶,揭开盖子,将药剂倒出些许,却听‘呲呲呲呲’的声音响起,一股黑烟冒起,却见那本来平整的地面顿时出现一个一掌大小,十公分深浅的坑,还没有失去药效的药剂还在向四周扩散!那人惊讶的瞪着眼,身体一晃,托盘中的药瓶倒了一堆!

“这、这……”那人张着口却不知该说些什么,这就是他刚才冒险藏起来的‘青璃玉练’!若是让人食用,还有命在?

而王紫却沉着眼看着那不断扩散的腐蚀圈,这药剂若是让这些感染了莫名黑气的士兵服了,只会加速他们身体中黑气的扩散,不出一个时辰,他们都会变成赵副将那样,甚至更恐怖!

“传段将军的命令,所有伤员立刻转移……”王紫说道。

那药师深呼吸几次,压下心中的惊讶和联想到的事情,深深的看了一眼王紫,这才严肃的说道“是!”

安丞相离开之后径直回自己的房间,心中计划着今晚如何支开众人,现在就等着伤员那里的信号了!

“丞相?您这是去哪了?”正在这时一个粗狂的声音问道,安丞相心跳隐隐快了几分,却马上冷静下来,笑着看过去,却见是玉田郡的苏将军。

“我看了看伤员的情况,苏将军呢?”安丞相笑道。

“丞相真是体恤将士,我刚刚调了三千将士防守东、南、西门,正要回去。”苏将军说道,虽然丞相没安排他们的将士,但人员调动还是说了好。

“为何突然调动?”安丞相暗惊,心中有今晚的计划,不由得想到难道泄露了?但还是冷静的问道。

“老段说这三个城门防守弱了,怕邪教大军钻了空子,若是丞相觉得不妥……”苏将军如实说道。

“怎么会?段将军考虑周到,怎会有不妥,很好!我还有些事情要安排,先行一步了。”安丞相放了心,随即想招接口离开。

“哦您去,今日忙了一天,您别累坏了身子!”苏将军笑着说道。

“苏将军放心,我身体好着!”安丞相说道,随即离开。

两人各自散去,隐在不远处的穷奇收回了手中的能量,本来是怕苏将军露馅的,没想到两人驴唇不对马尾的对话竟‘愉快’的结束了!身体放松躺在屋顶,看着已经暗下来的天,穷奇懒懒的笑了,表演、快开始了呢……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