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五十五章 内应

“九幽是谁?告诉我九幽是谁?”王紫想退,姬炎却突然逼近,冷声问道。

王紫皱眉,看着姬炎紧紧的抓着自己的手,突然使力一震,姬炎顿时猛地退后几步。

“不要打扰我。”却听王紫说道,话落,手中的阵旗插向各个方位,似乎当姬炎不存在一般。

“我在这里打扰到你了?呵,我走便是。”

姬炎冷笑一声,说罢转身离开,心中却自嘲的想着,自己的情绪什么时候这么容易波动了,只王紫一个眼神就能让他方寸大乱!他以为王紫没有情商,可王紫方才的眼神怎么解释?那样充满思念和依赖的眼神……

依赖,呵……这个世界上竟然能有让王紫放心依赖的人?

他这样逃一般的离开又算是怎么回事?是在跟王紫置气还是跟自己置气?或许,只是不愿意面对在看过那样丰富的眼神后,对着他又是万年不变的平静而已……

王紫手中的动作几不可查的一顿,谁也没看到王紫眼中一闪而过的落寞……

面对东方野和姬炎相继生气离开,王紫不知道该怎么做,或许她真的是没有情商,她不会及时的解释,不会安慰,不会说很多让他们放心的话,可是,那并不代表她不在意……

“你生气了?”王紫。

“没有啊,你心里又在瞎想些什么?”九幽。

“唔?”

“我生气了,我的笨蛋小公主根本不会哄我,还会心里瞎想一堆,所以我才不会生气,我可不舍得你为我费脑筋。”九幽。

“别看了,你什么都好,就是笨了点,不过没关系,不是还有我呢嘛,你只要乖乖的不要离开我就行。”九幽。

手中的阵法再一次失败,王紫有些怔愣的看着几面烧起来的旗子,在身后坐了下来,漆黑的墨眸中倒映着跳跃的火焰,她真的、好想九幽……

手中出现九转阵盘,在仙天秘境她晋级化神期后,阵盘的二转已经解开封印,二转开天地,她已经可以划开界面到达其他位面,她要不要回去找九幽……

夜色浓郁,天边的星辰明灭不定,王紫王紫漆黑的夜空,很久后来离开……

几个将军决定连夜赶回苏施城,利用苏施城的城防暂时跟邪教大军对抗,苏施城内的势力早已撤空,玉田郡的军队剩下几千人也不利于在外扎营,天亮之前军队完成了转移。

城楼之上几人沉默望着远处黑压压的邪教,几个将军,御天门的两个长老,烈焰门的三个长老,烈焰门的长老竟也有一个王紫认识的,正是三长老。

三张来早就发现了王紫,心下疑惑王紫竟然早已安全离开仙天秘境并且来到了苏施城,但也没有多言,只笑着颔首。

“昨日下午多亏了烈焰门弟子及时赶来,否则也不会有我们如今安然站在这里,段某代替活下来的几千将士、谢谢了!”段将军突然冲着烈焰门的几个长老拱手说道。

“段将军多礼了!几位将军带领部将再次坚守十余天,死伤将士无数,我等来迟,该说谢谢的是我们,谢谢你们守住了我北大陆的大门,我们还应该道歉,因为我们来迟了。”烈焰门三长老上前说道。

王紫看向三长老,字字肺腑,并无虚言,这倒是让王紫敬佩,苏施城战事一出,消息很快传遍北大陆,然而最先来的不是燕*队,不是最近的御天门,而是远在与燕国隔了庞大的中部森林另一端的烈焰门!

三长老带来五千弟子,是烈焰门掌门吩咐用门派的一等坐骑仙鹤送来的,即便是善于飞行的神兽仙鹤,飞过整个中部森林最快也要七八天,看来烈焰门是提前得到的消息……

“不迟!烈焰门能如此快的赶来,是我们都没想到的,天下人传烈焰门光明磊落,几千年传承顶天立地浩然正气!我段宏昌今日才算见识了!”段将军有些激动地说道。

“呵呵,段将军过誉了,这是天下人的事,要天下人来管,这么一说,也是我们分内的事情,现在军情紧急,我们的人太少,我们应该先想想对策才是。”三长老说道。

“是啊,如今……”

“报!……报将军,北方四十里外发现燕国的军队,安字军旗!”段将军正要说话,却被突然而来的军情打断了,却是好消息!

“你确定是安字军旗?”段将军紧走几步来到那士兵面前问道。

“禀将军,千真万确!”那人说道,神情也很激动,援军终于到了!

“再探!查明情况,准备迎安丞相进城!”段将军说道。

“是!”那士兵喊道,转身快速离开。

“安丞相竟亲自前来,真是个好消息啊!”

苏将军激动的说道,安丞相效忠皇上,天下皆知安丞相便是燕皇的左膀右臂,现在朝廷内乱未平,燕皇竟然将安丞相派来苏施城援战,这怎能不令几个将军激动!

在场众人都兴奋于这个消息,却见城墙上空突然出现一个火红色的影子,却是一只狂鸟!士兵们正要动手擒拿那狂鸟的时候,却听王紫道:

“都别动手!那是我的灵兽。”

士兵们听罢停下了动作,但还是在段将军说道“都住手”的时候才站回原位。

狂鸟在上空盘旋几周,这才飞身下来,狂鸟拍击着翅膀停在地面上,却见狂鸟背上还有一人!那人跃下落在地面上,段将军仔细一看,却突然迎了上去。

“末将参见丞相!”段将军行礼道。

几个将军这才都上前拜见,刚才才传来安丞相的军队在四十里外,转眼间安丞相本人竟然出现在这里!

“主人,狂鸟办事不利,回来晚了!”狂鸟化成人形回到王紫身边,自责的说道。

“没事,不晚。”王紫道。

“你就是……夏寒?”却见安丞相穿过面前的几人来到王紫跟前,精明的眼睛打量着王紫。

“是。”王紫道,安丞相安右,正是燕皇后安芷琳的父亲,看上去四十多岁的模样,却是精明的很。

“哈哈,好!英雄少年,皇上之说夏寒风采当见了才知,我想,我已经知道了啊!”却见安丞相突然大笑一声说道。

几个将军有些奇怪,安丞相似乎对王紫很好奇,而且,从他的话中来看,王紫竟然是跟皇上熟识的?不然皇上为何如此说。

“段将军,我带来的三十万军队很快就到了,你且将他们安排妥当,随后立刻赶回。”安丞相突然说道。

“是!”段将军应声道,快速离开。

中军指挥部,安丞相将众人叫过来,此时天已大亮,城外安丞相带来的三十万人马已经迎进城内,终于见到援军,疲惫的苏施城也出现了热闹的场景。

“各位,感谢客气的话安某就不说了,今日三十万援军已到,明天傍晚之前还会有五十万人马前来,数量上虽然能够初步抗衡,但是邪教手段毒辣,这两天我们的士兵相信一斤吃了不少亏。”待人都到齐了,安将军说道。

“邪教非正统的功法是我们最棘手的,我们必须拿出应对的办法,这是其一,正面作战我们还可以化解,若是他们来阴的,我们只怕防不胜防,这、是其二……”安将军又道。

“任珺连番三次受挫,定不会就这么窝着,我已经让手下加固了城防和巡逻。”段将军道。

“邪教中教派杂乱,意见很难统一,任珺想要完全支配这么多人马还不太现实,我想,若是一直是昨天的情形,以传言任珺的狠辣来说,即便是死伤再多,任珺也会之意攻城,现在看来,定时小教派的人不同意。”烈焰门三长老说道。

“邪教后续的七十万人很快就到,到时我们的人数差距会更大,我觉得还是应该向其它六国借兵,再广招天下各门各派和散修前来援战,我们才有胜算。”御天门就长老说道。

“在狂鸟将消息传去皇上那里时,皇上已经派人前去游说六国,至于他们何时派兵前来就不知道了,至于各门各派,苏施城的消息我在来的途中就听到了很多,消息传遍了北大陆,只是就算有人来也是需要时间的啊”安丞相说道。

“现在抢的就是时间,若是任珺近几日下定决心不计代价攻城,我们、恐怕拦不住。”烈焰门三长老又道。

众人沉默,他们只能被动的警惕和防御对方的动作,这样的处境不知要持续多久……

烈焰门和御天门先后加入,现在又多了安丞相带来的三十万人,众人商量妥了各自的任务,还有众多细节的地方,很久后才各自散去。

王紫正要离开,却是让安丞相叫住了。

“夏寒,皇上特意交代我听取你的意见,你可有什么看法?”安丞相说道,留下王紫竟是要单独听王紫的意见。

“没有。”王紫道,行军作战她懂得不多,刚才几人已经说道很全面了。

“哦,听说、你契约了龙骑军团?”安丞相问道,眼神闪过几不可查的精明,却是笑的很随和的看着王紫。

“是。”王紫点头道,眼神从安丞相身上掠过,还是波澜不惊的模样。

“龙骑军团竟然可以契约……哦,幸好是你契约了龙骑军团,也让我们多了不少信心。”

“燕寒还好吗?自从上次离开再也没见到他。”王紫突然问道,眼神看向安丞相。

“太子一直卧病,除了皇上好皇后别人不得探视,我倒是真不知道了。”安丞相眼睛一眯,笑着说道。

“我先出去了。”王紫道。

“好,若有想法尽管跟我说就是。”安丞相说道。

“好。”王紫应道,随后转身离开。

王紫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路上碰到东方野、北秋离和姬炎,王紫停下脚步,本来想打声招呼的,却见东方野和姬炎似没看到她一般径直走过,只有北秋离停下跟王紫打了招呼,有些疑惑的看着走远的两人,跟王紫笑了笑后追上东方野和姬炎走了。

王紫也朝着相反的方向离开,这才想起来,昨天夜里东方野和姬炎都生她气了……

现在苏施城处处皆兵,随处可见巡逻的士兵,王紫在回到自己的院落时,却见门口大红色的柱子后靠着一个人,王紫走过去看时,却是认识的,参加过凤鸣谷伏击的吴校尉。

“王、王紫?”吴校尉沉浸在思绪里,感觉到前方的人影这才急忙转过身来。

“吴校尉?”王紫道,他怎么有时间待在这里?

“哦哦,我刚才安顿好了丞相带来的人,我这就走!”

吴校尉有些不自然的说道,只是偷一会儿小懒而已,没想到站在了王紫门口,这么多天以来他可是很敬重王紫的,额……虽然王紫比他小了不少,但不影响他敬重强者的心啊。

“你手里是什么东西?”王紫却问道,刚开始她就注意到吴校尉紧张的藏起来的东西。

“哦……没什么。”吴校尉说道,虽然被王紫抓到在这里偷懒,但还是背在身后的手拿了出来。

“这是什么?”王紫看着吴校尉手中的布偶问道,只见那布偶呈黑白两色,衣服和面部平均的氛围黑白两个区域,黑色狰狞险恶,白色安静祥和。

“哦,这是假面人,是……我女儿的玩具。”吴将军抓了抓头发说道。

“假面人?”王紫看着那黑白布偶呢喃道。

“哦,这是我女儿的玩具,我离开的匆忙,只带了这个玩具,她们应该安全离开玉田郡了吧,只是不知我还能不能回去了。”吴校尉说道,提到他女儿时笑的很幸福,却也有些无奈和不舍,终究是、因为战事……

“亥、我先去忙了!”吴校尉一笑,恢复成精神抖擞的样子跟王紫告辞。

吴校尉跑着俩开,王紫走回房间,脑海中却徘徊者那个黑白布偶。

“假面……”王紫呢喃。

“狂鸟出来!”王紫唤道,狂鸟应声出现。

“主人怎么了?”狂鸟问道。

“是燕皇吩咐你随军前来的?”王紫问道。

“是。”狂鸟道,有些疑惑,一直以来她的行动不是有时刻跟主人汇报吗?主人为何突然又问起?

“你是在哪里见到的安丞相?”王紫问。

“当初废了些事才见到燕皇,安丞相跟燕皇在一起。”狂鸟道。

“出发时你们在哪里汇合?”王紫又问。

“在皇城外,皇上亲自出城相送……一路上安丞相基本没离开我的视线,主人,是安丞相怎么了吗?”狂鸟道,主人一直围绕着安丞相提问,所以自觉的说了。

“想不到……”王紫却轻声道。

狂鸟云里雾里的听着王紫的话,但看着王紫思考的样子也没再问。

“西武,青山,狂鸟,你们三人待在这里,不要让人进来,记住,我一直在房间里。”王紫唤出西武和青山说道。

“是!主上!”

“是!主人!”

西武、青山和狂鸟应道。

王紫披上隐身袍离开房间,不知怎么回事,她总觉得安丞相不对劲,当时只是不着痕迹的用燕寒的事情试探了一下,他回答的很谨慎,也像回事,担心自己问多了反而不好,所以王紫没有再问,但心里的疑惑却平息不了……

王紫隐身视察了安丞相带来的三十万人,并没有发现异样,往回走着,心里疑惑却捋不出头绪,不知道自己在怀疑些什么?

“安丞相要去哪里?”王紫靠在城墙处,陷入思考时却听到这样一声问话。

“段将军?我到处看看,熟悉一下这里的情况。”安丞相说道,段将军听了又跟安丞相说了一会儿话才继续去忙。

看着安丞相离开,王紫拢紧了黑袍小心跟了上去。

安丞相的确是在巡视城防,跟守在各个地方的将士了解情况,又在整座城池绕了一圈,安丞相走走停停,这一转竟然就过了三个时辰!

王紫拧眉,难道是自己多想了?正要打道回府时,却见本来在城边走着的安丞相停了一下,感觉到神识向四周扫来,王紫屏气凝神,直到那神识掠过去王紫才松了口气。

安丞相的修为在元婴期五层,不可能会发现她啊?算了,还是回吧,王紫这样跟自己说,却在这时,安丞相竟然身形一闪消失在了原地!

王紫一顿,凝神找到了安丞相,飞身跟了上去,一路疾行,安丞相的速度极快,竟是直直向着城外飞去!

王紫更加疑惑了,小心的保持距离跟着,苏施城外的地形很复杂,小丘陵处处都是,安丞相在丘陵树木之间穿梭飞行,这里离开苏施城已经很远了,王紫眼神一沉,这安丞相的方向竟是邪教驻地!探查城防不会来邪教这里探查吧?

直到邪教驻地侧面的一座小山之上停下,地方很隐蔽,周围树木环绕,却见那地方还有一人在!

王紫没有再靠近,远远停在周围的树林中,看着安丞相径直走到那人身后。

“说了多少次大白天不要联系我,你倒好,竟然直接叫我来你这贼窝!”安丞相冷声说道。

“大白天怎么了,已经做了见不得人的事情,你还担心起自己的脸面来了?”那人不屑的说道,声音阴冷,说话间转过身来,却见那人身着紫色的锦袍,面目阴柔,双唇犯紫,嘲笑的看着安丞相。

“我们是合作的关系,别忘了没有我你也别想进了燕国的大门!你以为龙骑军团真是好对付的吗?你以为夏寒真是个天真无邪的小姑娘吗?”安丞相冷哼道。

“若不是等你来,我会耗时间待在这里?龙骑军团怎样?夏寒又是个什么东西?如果不是你,我早就过了苏施城也不一定!”那人好不相让的嗤道。

“那你怎么不过去?龙骑军团你不放在眼里,烈焰门和御天门的人你也不放在眼里,要不是我在燕皇的兵函上做了手脚,你以为你现在面对的会是这么点人而已?”安丞相不屑的说道。

“别说的这么冠冕堂皇,你为了什么我可是清清楚楚,你想要皇位,除了我谁能帮你?”那人冷道。

“哼,说吧,找我什么事?”安丞相哼了一声结束了对峙,转而问道。

两人你来我往说了一堆,远处凝神听着的王紫却是惊讶不已!甚至心跳都快了几分,安丞相竟然是内应?是他在燕皇的兵函上动了手脚所以援兵迟迟不到?那他带来的三十万人亦是他的手下?叫安丞相来这里的那人又是谁?

安丞相将苏施城内的事情说了很多,却听那人又问:

“夏寒到底是何人?你不会不知道吧?龙骑军团,我就不信你不眼红龙骑军团。”

“夏寒应该就是王紫。”安丞相道。

“王紫是谁?”那人问。

“呵,真是流放到南大陆那种野人的地盘了啊,北大陆发生的事情任王竟然不知道!”安丞相又哼道,人前那么随和的人现在竟是这般模样。

本来听到安丞相竟然知道她就是王紫就挺惊讶,却在听到‘任王’二字的时候王紫顿时抬起头,眼神直射那人,任王、是任珺?!

或许是王紫方才的视线太过直接,任珺阴鹜的眼神顿时扫过来。

“你不会还带了尾巴过来吧?”任珺冷声道。

“刚说了任王在野人的地盘待久了,没想到直觉了练得不像正常人了呢。”安丞相道。

却见一个黑色的能量球直射王紫所在的地方,那能量球落下,一堆灌木杂草顿时腐蚀一空,就连地面上都出现一个黑漆漆的凹面,砰砰两声,是两个大树倒下的声音。

王紫躲在不远处,在刚才意识到自己泄露了情绪之后迅速的换了地方,此刻心中只惊讶着,但却谨慎的收敛了气息,实在是一瞬间接受的信息量太大了,而且,任珺竟然也是暗属性的变异灵根!三个了,她见到了三个暗属性灵根的人!

“我会傻到带着尾巴来泄露自己的身份吗?任王真是‘谨慎’啊!”安丞相说道,暗嘲任珺太过小心。

“说说王紫又是谁。”任珺没有再跟他废话,问道。

“半年前以筑基期的修为打败了凌霄郡司徒府两个元婴修士和一个化身期修士,能够幻化五爪金龙,契约了远古神兽腾蛇,现在再加上龙骑军团。”安丞相说道。

“看来这女人的宝贝不少啊。”任珺道。

“光一个龙骑军团就够了,燕邵那个蠢货竟然放走了这么一条大鱼,就为了他那个已经死透的蠢儿子和那个爱的死去活来的皇后!”安丞相说道。

“嗤……别忘了,现在那个燕邵爱的死去活来的皇后是你闺女,那个早就死透的燕寒可是你外孙。”任珺嗤笑道。

“可笑了,我顶着这张脸就要到处认亲吗?”安丞相道。

“把这个混在伤员的药里,这是邢艳给你们准备的礼物呢!”任珺递给安丞相两个瓷瓶,安丞相会意的收起来。

“倒时你记得打开城门就是,你的三十万军队……”任珺说道,言语未尽戏谑的看着安丞相。

“三十万军队,呵,你莫不是不知道那是安右的,可不是我的。”安丞相说道。

随后安丞相和任珺只详细说了苏施城的布防,后面说了什么话王紫已经没时间听了,小心抽身离开,速度展开到极致飞回苏施城!

安丞相竟是内应?从战事爆发至今,燕皇的举动都被安丞相暗中做了更改,所以现在苏施城才会陷入孤立无援的地步吗?安丞相是燕皇最信任的人,怎么会出现这样的纰漏?这是王紫根本没想到也想不到的啊!

哦对了,方才安丞相说他并不是安右!王紫心思电转,仿佛有什么真相就要浮出水面了!

假面……脑海中浮现一个黑白色的布偶,一半狰狞,一半安静……

安丞相其实并不是安右?

是这样吗?难道安右早已被替换,并且在燕皇身边那么久都没有被发现?燕国朝堂竟混乱至此?任珺他们竟已经做到这个地步了?事不宜迟,现在她必须赶在安丞相回去之前布置好苏施城的事情!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