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五十四章 东方怒了

“马上去给我查!消息是怎么传的!不是说那个什么夏寒走了吗?怎么会回来?还带来了御天门的弟子?”任珺喝道,一脚踹翻了身边的士兵,眼神阴沉的看着突然赶来的王紫和御天门的弟子。

身边的人畏缩的退下,急忙前去打探。

“耗在苏施城外六天了,这就是你说的里应外合直取燕都,呵……”一声不咸不淡的声音响起,却让任珺听了火冒三丈!

“龙骑军团被一个女人契约了,八十万人被困在这里这么多天,任王,您说、我们该怎么办呢?”

一个女子把玩着自己的指甲笑着问道,只见在座的几人中,这女子的排场最大,侧躺在宽大的躺椅之上,衣衫半敞,身边的四个风格迥异的男子小心的伺候着,而那女子香肩半露,赤着脚,放松的享受着四个男子的伺候。

任珺沈着脸,并未看那女子一眼,虽然那女子的作风跟不远处厮杀的战场格格不入,这女子名叫邢艳,是个风骚入骨更是个狠毒入血的女人!

邢艳,南大路四大邪教其一尸修派的掌门,年龄不详,身世不详,修为不详,四百年前突然在尸修派内出现并且以极狠的手段夺取了尸修派的实权,后上位尸修派掌门!

南大路本来只有三大邪教之说,也就是血月教、毒谷、东龙教,直到邢艳执掌了尸修派的掌门之后,才有了四大邪教之说!

邢艳喜欢的只有两样东西,一个是男人,一个是死人!然而这两样之中,邢艳更喜欢的却是死人!因为在她身边的男子,无论多喜欢,多如胶似漆,也许只因一件衣服的颜色都能让邢艳瞬间杀了他炼为尸人!

在同行的这么多天以来,所有人都见识了邢艳的手段,所以即便她总是在数万人前上演香艳的场景,从未有一人敢瞥眼去看。

“哼,你们的大队人马压在后边,却让我们的门人拼命,我们做了马前卒,你们等着坐享成果,这样下去,还合什么作?”

一个男人阴阴的说道,无形的散发着威压,传递着愈积愈多的不满,这男人是一个中等教派的掌门,这两天他的人死了不少,其它小教派的情况更加不好,任珺派他们打前阵,小教派的人情绪已经很不满了!

邪教一百五十万人马有三人之二是大大小小的教派,当初让任珺做这次的总指挥已经是颇为忍让了,若是任珺处理不好现在的情况,他们的合作可不见得能继续下去了!

此时夜幕下的战场却异常激烈,玉田郡军队、龙骑军团、烈焰门和御天门联合形成长长的防线,这么长时间了,邪教大军竟没有推进丝毫!

龙骑军团战力自不必提,烈焰门和御天门派出的都是修为在筑基期以上的弟子,对付这些乌合之众显得绰绰有余,己方士气正浓,将邪教大军压的死死的!

“仁王,再打下去还有意思吗?这些人对付一些修为频频的士兵还行,对上龙骑士兵和两大门派的人,还不是伸长脖子让人家砍?真是可惜了,活生生的人,送给我炼制尸人岂不是成人之美?”邢艳幽幽的说道,没骨头一般靠在一个男子怀中。

“撤……军……”却听任珺咬牙道,眼神阴鹜的看着战场中的王紫。

“既如此,苏施城便是决战之处,四处的军队集结过来也好,也省的我们一个个打,苏施城,这个幽禁本王的地方,做了他们的乱葬岗……似乎也不错啊。”

却听任珺突然放松身体,没什么感情的语气说道,并不在意身边几个掌门的不满,他有绝对的信心,这些人还不会造反。

“来啊!有种再打啊!龟孙子们,再跟爷爷大战三百回合!”苏将军大刀横扫着退却的邪教人马,怒喝道!

“苏正豪回来!”段将军急忙喊道,只见苏将军率领部将还要追杀!

“你给我回去!穷寇莫追!赶紧回!”段将军身形急闪,拦下段将军,几乎是拖着段将军回来。

“你给我冷静!你要去送死吗?你送死也就罢了,你要让这群士兵跟着你送死吗?”段将军喝道,沾满了鲜血的双手用力的晃着苏将军,仿佛要将他晃醒。

那声音在苏将军耳边炸响,苏将军大喘着气,渐渐冷静。

“马上回营!”段将军扬声喊道。

三次遭遇战,再一次被动的收场,连续几天的高度紧张几乎让再一次活下来的士兵精疲力尽,精神还算不错的御天门和烈焰门弟子走沉默的走着,直到现在他们在真的明白事态的严重性。

当初只知道是来援战,却不知他们面对的是八十万邪教,还有七十万落在后面。

“夏寒,多谢你回来。”沉默的苏将军突然说道,王紫离开他们并不会说什么,但看到王紫回来,他却是打心眼儿里高兴。

王紫没有做声,一天之间又是一万人马折损的现实让这个时刻都精神饱满的苏将军突然沉默了,不再带头鼓舞士气,只因这不到一万人马的数字让他再也没了心情。

军营里很安静,这不同于前几天的安静,前几天士兵们或许还抱着希望,但是今天更像是什么都不在乎了,即便是有了御天门和烈焰门的支援,但是七万多人锐减到几千人,他们的血液似乎在三次战斗中凝固了……

王紫没有回营地,直接在外面布阵,这都是防御阵法和触发战阵,军队的人数锐减,王紫不得不用这些阵法增强营地的防御。

“王紫,你怎么会在这里?”身后是尾随而来的东方野,东方野疾步走来,仙天秘境王紫消失后,竟然在这里见到了她,心中不免讶异。

“你契约了龙骑军团?……哦,不出几天,全天下的人都会知道龙骑军团是你的!王紫,你既于权势无意,为何要将龙骑军团现于人前?”

东方野皱眉道,龙骑军团于此战有利,但王紫岂不是也因此成为众矢之的?龙骑军团是多少争权夺势之人梦寐以求的助力啊!

“王紫,你到底有没有听到我说的话?自一年前中部森林我们认识,我一直拿你当朋友,可是你呢?我东方野何时待人如此用心过?你的心是铁打的吗?我说的话你从来就没听过吗?”片刻,却听东方野讶异的低吼道,只因他说了半天,王紫却一刻不停手下的活儿。

“呵,也是啊,你的心里眼里只有卫子谦,慕千厷,李战,卫子楚,何时将我东方野放在眼里了?要做你的朋友真是我东方野高攀了呢,既如此、我东方野再不多嘴多舌便是!”

东方野冷了声音说道,很难想象从来爽朗自信的野狼东方野会有如此怪异的时候,话落,东方野转身快步离开,根本没有听到王紫的话。

王紫手中的动作一顿,防御阵法失败了,这么简单的阵法,是王紫第一次失手……

王紫起身看着快步离开的东方野,方才东方野身上散发的落寞让她疑惑,王紫感知别人的情绪最敏感了,尤其是她在意的人,却不知东方野此番话是为什么?

回忆着东方野说的,“我的话你从来没有听过吗?”这样的话好像听过很多次……

“呵呵,你竟然把东方惹毛了……”却听一个戏谑的声音响起,光听着声音便知是姬炎。

“嗯嗯,王紫啊,我可是牵挂了你好几天,你竟然悄悄跑到了这里?没想到你也是喜欢热闹的人啊……”姬炎晃的走来,狐狸眼笑看王紫。

“东方竟然一年前就认识你了,他可是没跟我说过,我才认识你几天都担心的吃不好睡不好修炼更不好,哎,可怜的东方原来已经被折磨了一年了……”姬炎绕着王紫看了一圈,有些夸张的说道。

“唔,你是说我让东方担心了?”王紫从他话里听出味儿来。

“哎,王紫啊王紫,你这么多年只涨修为不涨……情商吗?”姬炎弯腰看着王紫,跟王紫离的极近,见王紫正要躲开,姬炎先一步搭上王紫的肩膀阻止了她的动作。

“嗯,经鉴定,不是没涨,而是、你根本就没有情商!”姬炎狐狸眼直直的望着王紫,片刻,在王紫受不了之前先放开了她,食指弯曲,快速却轻盈的从王紫鼻尖划过。

王紫一顿,姬炎对她的动作总让她不自在,还有姬炎说她没有情商,其实,这话也是第二次听到了,第一次说这话的是九幽……

“虽然费事了点,幸好有我在。”姬炎狐狸眼一笑,眯着眼说道,戏谑的看着王紫,

“虽然费事了点,幸好有我在。”这句也听过,一模一样!

“九幽……”却见王紫突然上前抓着姬炎,一声轻轻的呼唤溢出口,漆黑如夜的墨眸似碎了冰的的沉潭,神秘却带着致命的吸引。

王紫的视线第一次聚焦在姬炎脸上,邪气四溢的五官,狡黠的狐狸眼,是墨色……

不,不是九幽……

“你在想谁?告诉我,你在想谁?”却听姬炎突然沉声说道,嘴角戏谑的笑渐渐消失,狐狸眼眯起,泛着丝丝冷光。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