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五十三章 相继来援

那身影刚刚出现在人群中,一阵突兀的威压直冲王紫而来,这是渡劫期的威压!御天门现任掌门薛异已是渡劫期三层的威压,因御天门的下任掌门没有选出而一直担任掌门之位。

王紫咬牙,调动全身的灵气抵御着周身无孔不入的威压,一手握着御天门的牌匾,一手仍然稳稳的握着西门流云的手,均匀的温热气息输入西门流云的经脉。

“噗……”

却见西门流云突然口吐浓血,王紫眉头一皱,急急放开西门流云,身体因为突然撤回能量和薛异掌门的威压猛地后退几步!

王紫迎着威压上前扶起跌坐在地的西门流云,心中讶异着,西门流云明明是受极寒之气侵体,为何会跟她的红莲业火产生冲突?这不应该啊!王紫本是想帮西门流云的,反而害他更加痛苦,王紫抿唇,有些自责……

“夏寒,我没事,真的,很舒服,好多了呢。”西门流云强忍着疼痛笑道,虽然笑容看起来真的有些勉强,但是那桃花眼中却闪烁着开心,毕竟这是王紫第一次与他如此亲近,也是第一次这么关心他……

“他体内的寒气是御天门寒池内的寒气,只能他自己炼化,旁人做任何事都会害了他。”却听一个低沉的声音平板的说道,王紫周身的威压顿时不见,是那掌门薛异。

原来如此,王紫松了空气,方才差点害了西门流云,万年寒池,虽如此说,但寒池的出现的年限并无人知道,当初御天门选址之时寒池已经存在,传说寒池是上古灵池,御天门也因此在几千年间视寒池为庇佑门派之处。

寒池寒气极重,御天门内只有内门弟子并且是元婴期修为的才有资格进入寒池修炼,二期时间不得超过一个钟,只因寒池中的寒气若是不能炼化,则有性命之忧,若是炼化了,那便是难以想象的收获!

御天门内门弟子有这个福利也颇让外人艳红,一年中坚持在寒池内修炼,顶别人十年!

“你今日擅闯御天门,九长老,御天门门规如何处理此事?”薛异说道,年轻的面孔,却是苍老悠远的气质,似乎毫不在意的问道。

“废去修为,扔出御天门。”九长老道,话音刚落,一阵齐齐的举剑之声,是周围里三层外三层的御天门弟子。

“掌门,两位长老,夏寒并、并无恶意,只因事态紧急,请掌门三思!”西门流云急急说道。

“夏寒只因急于见到掌门,请掌门三思!”却听另外一个声音插入道,却是不知何时赶来的北秋离!只见北秋离亦是一身白衣只是领口衣摆均以艳红丝线搂边,给分外妖娆的眉眼添了几分出尘。

“薛长门,苏施城危及,燕国危及,北大陆危及!恳求掌门派人下山,今日冒犯之罪他日夏寒上门请罪!”

别人还没反应过来两个炙手可热的内门弟子西门流云和北秋离竟然为这女子求情,却见王紫起身突然说道,眼神看着薛异,仿佛在传递这她的认真。

“夏寒!掌门,今日之事是我知会夏寒如此做,并非夏寒本人主意!请掌门降罪!”

西门流云突然说道,眼神坚定的请求降罪,然而心里却是震撼的,在他心中,王紫从来都是应该坐在神坛发号施令的人,何时如此谨慎小心的说过话?

“流云!”王紫皱眉看着西门流云,他这是在做什么,她还没有到需要别人担当过错的时候!

一片抽气声响起,人们想不通西门流云此举为何!这不是在自毁前程吗!

“好,罚西门在寒池内浸泡十天。”却听薛异没什么感情的说道,似乎并没有思考这件事情的真实性。

“掌门,这……西门所说非实,请掌门收回成命!”九长老说道,西门流云是门派内极有前途的弟子,前几日在寒池内待了六天已经是奇迹了,再来十天岂不是真的要了西门流云的性命!

人群内一阵喧哗,这是怎么了,那女子的事情怎么突然就牵扯到西门流云身上了?

“御天门避世修炼,我却知道御天门以天下安为己任!若不是形势紧迫我怎么出此下策?如今苏施城危及,御天门竟知情不援!若是忘了组训,这前人留下匾还要它做什么?”

王紫声音微冷说道,手中一紧牌匾,似要毁了那匾。

“黄口小儿,当真不知天高地厚。”却听薛异轻声说道,周身其实暴涨!更胜之前试探的威压直逼王紫而来!

王紫双拳紧握,周身的气场顿时暴涨!化神期二层的威压,天极图霸道的气息跟薛异的威压在两人之间相撞!

薛异本来空洞的眼神突然转向王紫,有些压抑的看了王紫一眼,威压顿时暴涨!竟认真起来!

王紫亦凝神相抗,周围的意中人被两人的威压压迫,顿时身形不稳的后退几步!都惊讶的看向两人,掌门的修为那是不容置疑的,然而对面的王紫竟然能够跟薛异平分秋色!怎能不惊!

北秋离早已将王紫身边的西门流云扶着走开,两人都皱眉看着掌门和王紫拼威压!

只见两人只见的威压渐渐凝成食指,两个弧线形的威压抗衡这,片刻,只见薛异的威压渐渐占了上风!一点点推近王紫!

薛异认真了,王紫亦认真了,两人似乎将此次谈判的钥匙默契的放在了这场威压比拼伤,御天门的威压不容挑衅,苏施城的援军一定要请到!坏着各自的目的都丝毫不敢松懈!

众人激动的看着薛异的威压越来越盛!这便是要胜了!有人崇拜的喊着掌门,似乎已经认定了胜的一定是薛异。

王紫紧了紧手,这是第一次跟人拼威压,几乎将身体中的能量全部调动出来了,然而承受是一回事,战胜是另一回事!

脑海中回荡着豪气爽朗的一张张笑脸,鲜血蔓延的战场,视死如归的战士,夕阳下寂寥而无奈的段将军,坚持着留下来已经不是为了最初的报答燕皇,她不想深究是为了什么,她只需要知道,她一定要请到援军!一定要!

王紫一边抗衡着薛异的威压,一边手中突然出现一块鲜艳的布!仔细一看,却是一面浸染了无数鲜血的旗子!这是燕军的旗子,这代表了五万牺牲的士兵誓死守卫燕国!守卫北大陆的大门!

众人奇怪着王紫突然拿出的东西,都不明白这是为何,而西门流云、北秋离、薛异和两位长老却是明白了……

王紫看着旗子的眼睛似乎也染了红色,渐渐变成深红的色泽,只见快要落败的王紫气势突然间暴涨!那相抗的弧线竟迅速的朝着薛异推进!

众人的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这又是怎么回事!

却见王紫突然收回了威压,并没有完全打败薛异,薛异也收回威压,眼睛稍稍眯起,心中千年来不曾起伏过的心绪突然一阵压抑,却是并没有显现到面色上,只因王紫最后一刻突然暴涨的气息他竟然捉摸不透!这小丫头、不简单啊……

“薛掌门承让。”却听王紫突然说道,眼中的红色顿时退去,抬头看着薛异。

“回议事堂。”薛异说道,话音刚落身影一旋,飞身向主峰而去。

“都回峰修炼,今日之日掌门自有定论!”九长老扬声说道,众人跟虽好奇,但长老的话不能不听,主峰也不是谁都能去的,只好依依不舍的转身离开。

“姑娘请。”九长老道,神色间不知道思索了什么,方才别人只注意掌门和王紫两人只见的比拼,他却是注意到了最后掌门收势之时脚步几不可查的移动,掌门竟是败给了王紫!

议事堂中,薛异坐在首位,陆续到来的几人站在堂下。

“九长老,你即刻召集三千弟子前去苏施城援战,今日之事……作罢。”待人到齐,薛异直接说道,冷静的态度宣告着他的决定,不容置疑。

“……是,我这就去办。”九长老顿了片刻道,心中明白这是掌门和王紫之间的博弈,只不过是王紫赢了。

“请长老务必从速。”王紫说道,九长老步伐一停,没有作答,随即离开。

“今日夏寒自知鲁莽,他日薛掌门有何吩咐尽管直言!”王紫又道。

薛异靠着椅背闭目养神,不知有没有听到王紫所说,也没有再说话。

西门流云和北秋离都有些惊异的看着王紫,以前几乎没有见过王紫说过一句超过二十字的话,今天却是听了个够,多久不见而已,王紫何以做到如此地步?

“西门请求前往苏施城!”

“北秋离请求前往苏施城!”

却听西门流云和北秋离同时道,说完两人相识一眼,又若无其事的转开。

“秋离去,西门留下。”薛异闭着眼说道。

西门流云想再争取,却见薛异突然起身走入后堂。不再理会几人。

“流云你留下。”王紫也道,看向西门流云。

“好,你们、小心……”西门流云道,方才急了,现在才冷静,如今他去了也帮不上忙,反而累赘。

一个时辰后,王紫和一行三千御天门弟子赶往苏施城,带队的是方才的九长老和十五长老。

九长老的动作很快,从各个峰内挑选了弟子,清一色筑基期以上的弟子,其实西门流云之前就已经劝服掌门派人,选人已经进行了两天,今天调人才会这么快。

三千人浩浩荡荡的飞往苏施城,这些人并不是很清楚苏施城的战事,虽然满脑子的疑团,但也不得不跟着王紫和两个长老拼命的赶路。

众人赶往苏施城的速度远比王紫来时慢,王紫只用了三个时辰,但众人在到了苏施城已经是六个多时辰以后了,又是一天过去,天已经泛了黑,经过苏施城时,整座空城让众人都惊了一下!

刚过苏施城,只听死后喊杀之声渐渐传来,王紫凝神一看,只见邪教再次来犯!前方正在鏖战!

“长老待人速来,我先去!”王紫只匆匆留下一句话,身形已经远远飞出,留下一道渐渐消失的残影!不知这场战争持续了多久,段将军他们……

“我们也快点!”九长老道,也加快了速度!

王紫飞身到达战场,却见邪教浩浩荡荡的人马有条不紊的进攻着,果然对方调整了战术,不同的教派施展不同的打法,相互配合,有使毒,有使蛊,有使猛兽,功法更是层出不穷!

王紫唤出龙骑军团加入战斗,有人注意到龙骑军团的到来,都开始畏惧了!

这边浴血的几个将军却是激动的看了眼王紫,没想到王紫竟会折返!

在混乱的战场中王紫却是看到了一片红色!仔细一看,却是烈焰门的弟子!王紫离开的期间烈焰们竟是最先前来支援!

不多久,御天门的弟子也来了!烈焰门和御天门的人相继支援令军心大振!一时间双方战的难舍难分!

而在仙雾缭绕的御天门主峰之上,薛异执手而立,璀璨的星辰似乎触手可及。

“掌门,为何突然派人前去支援,不是说天象不利吗?”身后一长须老者问道。

“岂止不利,此乃大凶之象。”却听薛异道。

那老者更不明白了,既然大凶,为何还做出此举?

“贪狼星有异,这天象前所未有的,我从未见过,齐恒大陆将逢打劫,闭门不出,不见得多的了祸事……”薛异道,突然止住了话题,看着天边明灭不定的星辰出了神……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