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五十二章 独闯御天门

今天能够见到龙骑军团已经是大大超出了所有士兵的预料了,直到突然之间邪教全军撤退他们都有点反应不过来,然而龙骑军团突然之间又凭空消失,当有人渐渐反应过来那龙骑军团是被王紫契约了之后,所有人的大脑瞬间死机了……

“夏、夏寒,你、你到底是谁啊?你其实是是神仙吧?”

苏将军右腿收了伤,蹒跚的走到王紫面前,颇有些哭笑不得的问道,如果他没看错的话,刚才的龙骑军团是王紫召唤出来的,又是王紫召唤回去的。

而且,苏将军看向还留在原地的西武和青山,他们两个已经收回了惊雷兽,现在一身铠甲覆身,方才肃杀的气场还没有褪尽,这样站在他们面前竟让他有莫名的压力!

怪不得初次见到西武和青山的时候他就觉得两人像军人而不是灵兽,原来、原来人家是龙骑士兵!

可是、可是龙骑士兵消失几千年,是怎么样被王紫找到的,又是怎样契约的?当年风光战皇也只是他们的主上,并没有契约啊!

“……邪教定是畏于龙骑军团,我们先撤军回营!”段将军说道,随后下令快速的带走己方士兵的尸体,所有人撤回。

士兵们拖着疲惫的身体动作迅速的完成命令,可是亢奋的神经却是怎么都停不下来,时不时的明里暗里的瞟向王紫,尤其是参加过凤鸣山设伏的士兵们,就差没有一头撞死了,是谁当初藐视的说王紫弱的?是他们吗?卧槽能征服龙骑军团的人他们竟让敢说人弱!

西武和青山面目平静的接受着所有或明或暗的视线,不管是崇拜还是蠢蠢欲动的好奇,龙骑军团承受了太多,这些早已不能对他们造成一丝一毫的影响。

不过龙骑军团带来的影响没有多久就平复了,原因无他,收拾着一个又一个战友的尸体,那些残全不全的尸体,满地的鲜血,似乎再热的血都会冷了,这些昨天还跟他们讨论胜利之后的场景,讨论回去之后跟父母朋友提起今日之战,然后或许娶一个情投意合的妻子,生几个可爱乖巧的孩子,可是现在呢……

现在他们只冷冰冰的躺在这里,战后、他们的家人只会收到他们战死的消息……

六万一千人仅剩不到两万,这个让所有人都沉默的数字……

战后的军营显得格外安静,除了站岗和巡逻的士兵,所有人都待在自己的帐篷里,或坐或躺,战死四万余人,即使他们活下来了,但他们没有资格庆祝,也没有时间庆幸,邪教大军还在三十里外,下一场战争在什么时候他们谁也说不准……

“邪教大军后退三十里安营扎寨,似乎此次推举的总指挥是任珺,几个大派血月教、尸修派、东龙教也到了,其它小的教派编入大派指挥,虽然表面上这样划分,但邪教做事向来我行我素,协议对他们的约束也不一定多持久”

段将军将新的情况情况说了一下,主帐内,再次聚集了几个将军和王紫,王紫并没有受伤,而其他几人都在一边听着军情以便处理伤势。

“他们是在商量怎么对付龙骑军团,我们怎么办?就等着他们想招吗?”苏将军说道,不时看向西武和青山,再看看王紫,王紫的身份真是让他好奇的心痒痒啊。

“邪教今天没有准备,大举进攻却碰到了龙骑军团,待他们缓过神来想到办法,再来战时,龙骑军团能挡住他们吗?后续的七十万人马很快就到,到时候……”段将军说道,凤鸣谷和今天两次险险的拖住了战局,以后还有这么幸运吗?

“而且邪教还没有拿出他们的看家本事,今天只是面对面的打,若是等他们准备好了,邪教的阴招层出不穷,我们根本防不胜防!”隆将军说道。

“只几个大派来说吧,尸修派圈养阴尸,极难对付,毒谷之人浑身是毒,若是用在战场中,我们的士兵如何防备?再者邪教中鬼修、魔修数不胜数……”李将军沉声说道。

这都是大家心知肚明的,只是被李将军说出来了而已,王紫算是了解鬼修的,极其各门各派最阴毒的功夫修炼,不走正途,只会越练越不成人形,正邪大战史上少有,但每一次都绝对是极其惨烈的战斗!

龙骑军团几乎没有弱点是真的,但若是将龙骑士兵的身体毁灭,那他们的灵魂也会跟着消失,否则不管多严重的伤都不会有事,但这点这世上只有王紫和已经飞升的风光战皇知道,若是在战场上的情况瞬息万变,哪有绝对的胜利存在……

龙骑军团有如今的战绩,这过程中谁知道他们受过多少伤、流过多少血……

“将解毒丹都派发下去,让将士们提高警惕,小心布放……”段宏昌说道,神色有些无奈,这个时候他们能做的似乎只有这样。

八万人锐减到不足两万,这样的数字让几个将军都很是沉重,两万人死守苏施城,真的是死守啊!这个时候消息早就传出去了,可是援军却迟迟不到!

王紫看着夕阳下坐在哨岗边上的段将军,陆虞走后段将军成了众军之首,夕阳下拉的长长的影子显得颇为寂寥和无奈,苏施城正是危急存亡之时,然而此刻的燕国朝堂却让他前所未有的心寒……

看着自己手下的兵一个个死去,他不知道还能说什么,做什么……死,他不怕,怕的是他死了却没守住苏施城……

“夏寒,你若想走便走吧,你做的够多了,你跟我们不同,我们是军人,我们必须坚守到最后一刻……”

王紫的身影极速的奔走在夜空中,脑海中回荡着傍晚时分段将军突然找她说的话,竟然让她走!段将军无奈却坚定的申请一直回放在脑海中……

记得出门时碰到的苏将军,见了她却仿佛没看到一般走过,他们竟然商量好让她走吗?现在他们最大的希望就是龙骑军团了,可是仍然做出这样的决定吗?

王紫的身形一刻不停的在夜路中奔走,速度展开到了极致,直到奔袭三个时辰来到一座仙山之下,这里正是寒池御天门!而此时已是天将破晓!

御天门位于赵国境内的寒山内围,因寒山内的晚年寒池得名,王紫在山脚下稍停片刻,随后脚步不停的飞上山顶!

山门前高耸入云的天梯,根本看不到天梯的尽头,仿佛只看着这几乎直入云端的天梯就让拜访者没了胆子,只担心那天梯的镜头是否是巍峨的断魂山?

进山者本应拾阶而上,表示对御天门的尊重,也为了考研拜访者的心性,然而王紫却是没那个闲心,直接飞身而上,就算此举会给御天门留下不好的印象,王紫也不得不做,苏施城的两人将士还在坚守,现在每分每秒都浪费不得!

越往上寒气越重,然而灵气却是越浓郁,身边浓的几乎看不到任何东西的浓雾,若是换了别人,这看不到前路亦猜不到退路的处境定然免不了慌张,毕竟这是几千米的山顶,稍有不慎都会有性命之忧!

王紫只记着最初的方向,直直的向上冲,直到飞了几乎有一刻钟才看到尽头!

很神奇的,直到脱离了天梯,那浓雾顿时散开,眼前根本望不到边的山峦叠嶂,碎玉珠峰,荫绿满山,锦绣楼阁镶嵌其中,灵山药田数不胜数,烟雾缭绕,霞光铺散,没有不胜收!

山中的日出总是比山下早很多,此时正是一天中灵气最为浓郁的时刻,鼻尖清新的味道直让人通体舒畅,然而王紫却没那个闲心体会这些,指引王紫脚步还没落下,四处围上来的御天门弟子已经举剑相向!

“哼,你是何人?竟敢擅闯御天门!就连各大门派的掌门来了都要一步一步走过这天梯,你竟敢如此不把御天门放在眼里?!”一人扬声喝到,态度很不好,显然是把王紫当做挑衅门规的不善人士了。

虽然几人鼻孔朝天,大门派的做派尽显,并没有一开始就动手,但王紫却是不知如何答话,王紫的名字不见得御天门会在意,夏寒的名字他们更是不知道,想要直接进去见到掌门又该怎么做!

“怎么了?刚才还闯了天梯,现在竟然没胆量了?”一人嗤笑道,若是这人再不说他们可就就地正法了啊!反正大早上也也可以松松胫骨练练修为!

王紫仍旧没有说话,眼神却是看向了冲天的拱门之上金色的牌匾,那牌匾之上龙飞凤舞的刻着三个大字“御天门”!笔锋遒劲,布局精美,字字生寒!

就如这寒山、寒池的名字,字字透露着刺骨的寒意和源源不断的威压!

本来这威压已经是极其厉害的了,不只是哪任掌门提的字,若是换了一般化神期的修士估计都无法好好的站着了,但王紫在毫无修为的时候就领教过【天极图】之上笔迹的威压,天极图之上的笔法并未刻意融进威压,竟也远远比这几字超然!

“你是哑巴吗?擅闯御天门者、死!”几人见王紫竟然屡次不回答他们的话,没了耐心,搬出冠冕堂皇的话准备捉拿王紫!

再看王紫竟然看着牌匾这么久了,每次轮到他们守山门的时候他们都不敢看那牌匾,不然他们的识海定会疼上个几天,看来王紫的修为远高于他们,既然如此,他们一起上也不辱御天门的名声!

二十几人一拥而上,本来直取王紫的剑锋却突然失去了目标!一道残影划过,几人来回寻找,却惊讶的看到王紫直冲高高的山门顶端!

待他们反应过来王紫是要摘他们御天门的牌匾时!大惊之下却丝毫没有办法!这个女子疯了吗?这个牌匾挂在山门处不知多久,从来没人敢触犯御天门威严!这女子竟然敢先闯天梯再摘他们的牌匾!

胆大包天四字她知道怎么写吗?如此一来她还有活路吗?此举传出去御天门颜面何存?!

“不得了了!快去通知长老!”一人惊道,几人顿时跌跌撞撞的御剑飞向主峰!

这女子早不来晚不来为什么偏偏这个时候来?他们今日轮值守山门竟然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日后定然少补了处罚!

山门是一座巨大的直冲天际的拱门,王紫飞上顶端,双手握着牌匾上方,使力一震,只见牌匾已然握在王紫手中!

王紫提着牌匾旋身而下,那牌匾直有三米长、两米多宽!王紫将牌匾立在身侧,看向几个紧张的看着她手中牌匾的御天门弟子道:

“我要见你们掌门。”

“掌门岂是……哎你小心点小心点!别磕坏了!”一人本要呵斥王紫狂妄,却见王紫手中稍一动作,顿时紧张的说道,摘了牌匾也就算了,要是毁了,他们会不会给这块牌匾陪葬啊!

“快去通知掌门!”那人赶忙道,又是两人御剑而去。

几人紧张的看着王紫手中的牌匾,生怕王紫一个不小心给磕着碰着,没有过多久,只见远处人影渐渐飞来,片刻坐在山门前,两个急步走来的长老,身后跟着一众弟子,那些人上了主峰一阵喊叫,让许多人都听到消息。

两个长老的神色都不好,一人更是怒显于色,另一人还好些,看了眼王紫手中的牌匾并无损坏,这才看向王紫说道:

“姑娘,你先将牌匾送来,有什么事都好说。”

“我来御天门有事相见你们掌门,取此门匾也是事急无耐之举,并无恶意。”王紫说道,王紫竟然说出这样一番话,相当于认错的话,这要是以前,王紫根本没有那个概念,几个月而已,王紫竟然改变至此。

“你还敢说没有恶意?闯天梯摘门匾如此挑衅之举,叫我们如何相信你并无恶意?”另一个长老恶声说道,本来他脾气就不好,御天门几千年都没有过如此恶劣的事情,何时御天门也是任人欺凌挑衅的存在了?!

“……请帮我唤来你们掌门。”王紫只道,将手中的牌匾旋了一圈,那气氛的掌门也一众弟子顿时禁声。

王紫认定几人将她定位恶人,这本是无所谓的,但为了尽快达到目的只好用手中的牌匾让他们闭嘴,然而在别人眼中,王紫的恶略程度定然又添一笔,只因他们认定王紫用牌匾威胁他们。

“姑娘,你有何事见掌门,不妨说出来,我是山中九长老,与我说或许能解姑娘燃眉之急。”那张来安抚着说道。

一众弟子都有些蠢蠢欲动,这人都找上门来了,不能执剑相向真是憋屈!

“此事只能见到掌门说。”王紫道,十几天了御天门还没有动静,两个长老怎么能解决了事情。

“……姑娘手稳一些,掌门片刻便到。”那长老冷了脸色,只带着些警告的说道,好言相劝她不听,他到要看看这女子到底有合适,只要牌匾安然离了她的手,有何罪责再行清算!

山门前聚集的人越来越多,只因王紫此举太过惊人!山门前的喧嚣愈演愈烈,都指指点点的议论着王紫,无非是说王紫到底是谁、修为如何、容貌怎样之类的。

王紫却泰然自若的站在层层包围的人群中,一身清冷的气质,仿佛再多的职责和议论都进不了那双沉入暗夜的墨眸,一身黑衣劲装包裹着凹凸有致的身材,手轻轻的搭在门匾之上,微微垂着头,略长的碎发遮住了那双神秘的眼睛,只露出形状美好精致的半张脸……

一时间双方无话,那两个长老对视一眼,这半晌才仔细的看了王紫,王紫那令人看不穿的修为,要说他们都是化神期的修士了啊!淡然的气质,一旁的弟子们宣战的话他们并没有阻拦,而王紫竟似乎超然物外,根本没有听到!

如此自成一个世界的气场,本应是落落自然不于世争的作风,更惊奇的是这些难以言说的气质竟然生在一个十八岁的小姑娘身上!

二人惊讶,方才来的突然,也只听了弟子们的话,再加上到来时看到王紫手中的牌匾,难免失了判断,此时才重新思量王紫此举何为?

不管如何,今日王紫削了御天门的面子是真的,两个长老暗中决定只待掌门到来,且听听王紫所言何事再行定夺!

却听喧嚣的嗡嗡声中传来一个突兀的惊叫。

“王……夏寒?!”声音中满含惊讶!

这声音似乎是、西门流云?王紫心中一动,抬眼看去声音传来的方向,只见一个身着门派弟子同意白衣的男子拨开人群冲了进来,一步步惊讶的看着王紫走来。

“夏寒、夏寒?”西门流云声音竟然有些颤抖的唤道,桃花眼没了往日时刻存在的精明,有些意外又有些庆幸的看着王紫。

“流云?”王紫唤道,墨眸中流露出点点疑惑,才多久不见,西门流云为何这般憔悴?只见西门流云蓝色惨白,甚至透着丝丝青色,嘴唇犯紫,换下了平日里华贵的紫衣,从未卸去的贵气现在也没了踪影,正剩憔悴!

西门流云一步步走来,似乎每一步都走的很艰难,仿佛时刻都会倒下一般!

王紫有些紧张的几步上前,空出的一直上顿时但上了西门流云的手臂,扶着他站着。

冷!王紫只有一个感觉,本来王紫的体温已经是低于常人了,西门流云的体温几乎结冰了!

“怎么回事?”

王紫问道,眼神顿时变得更加深邃无垠,抓着牌匾的手有些收紧,前些日子王紫将游说御天门的事情托付给西门流云,西门流云如今变成这幅模样,内府几乎已经凝固了,这两件事情有什么联系吗?

“夏寒、不是你想到那样……”西门流云说道,话落急喘几口气,这才继续说道:

“夏寒,你将牌匾还给门派,我已经与掌门谈妥了你交代于我的事情,只是、只是消息传来邪教大军已到……你、你没事就好……”西门流云有些吃力的说道,心中对王紫平安的事情刚刚放下心,却又担心起来王紫此举鲁莽,触怒了掌门王紫如何安然离开御天门?

“流云……”王紫唤道,不知道该说什么,她只心西门流云虽从商,却有着一身正气,将事情交给西门流云只因相信他,但西门流云到底如何回馈她的信任的?他似乎太认真了,他分明是被极寒之气侵体,这样他的修为……

“我没事,真的……真的!”西门流云顿时说道,似乎王紫刚出口就知道了王紫的意思,嘴上说道没事,可话音刚落就是一阵急喘。

王紫突然将手紧握住西门流云的手,在西门流云怔愣间,调用轮海之中沉睡的红莲业火,控制着温暖均匀的气息传入西门流云身体中……

然而此时,一个低沉的男声传来,话音刚落,便是急射而来的身影,稳稳的停在王紫不远处,只听那人道:

“是何人闯我御天门?”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