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五十章 设伏凤鸣谷

通过时发出的呼啸之声像极了凤鸣之声,凤鸣谷因此得名。

而现在,王紫和苏将军还有段将军三人正在这凤鸣谷入口处,遥望着看不到头的另一侧,两边的山峰亦是绝壁,这样的山高阶修士或许还可以攀上去,然而军队内的士兵修为参差不齐,根本无法在两侧山上潜伏。

“一旦他们进入凤鸣谷,我们采取任何攻击都是可以产生效果的,只是这对于对方一百五十万人马来说根本不痛不痒。”苏将军说道。

“这么高的山,啊、就算我们的士兵上去了,丢个石子儿下来那也要时间啊,真他娘的憋屈,要是能直接炸掉这凤鸣谷,就算他们日夜不停的开路也要开上个五六天!”段将军来回踱步着说道。

“炸掉?”王紫却是轻声说道。

“我们也想过炸掉,但是这两侧的山绵延几百里,炸掉一个小角落倒是做得到,可是那样的话不出一个时辰就能修通道路。”段将军说道。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我看我们就干脆大刀长剑面对面的干一仗吧!”苏将军愤怒的说道。

“你能不能收收你那臭脾气,我们的任务是要拖住他们的步伐不是要死拼!”段将军周围说道。

“我想,我有办法。”却听王紫突然说道。

“你有办法?”段将军问道,看向王紫。

“什么办法什么办法?夏寒姑娘你倒是说啊!”苏将军焦急的问道。

……

回去的路上苏将军不停的在王紫耳边念叨着,让王紫给他多透露一点,苏将军也是一副疑惑的样子,不确定王紫说的到底可不可行,只因王紫只说了两个字——“阵法”。

“夏寒姑娘你真懂阵法?前几日有消息说那王紫在仙天秘境出现,而王紫用了几个阵法那传的更是神乎其神,我还没见识过呢,你说要在凤鸣谷布阵,怎么个布法啊?”

“就一个小小的阵法真能炸了凤鸣山?”

“要是真可以,我看这阵法炸的不是凤鸣山,是军心啊!世人还不知道邪教大军来犯,可我们可是第一道防线啊,要是我们挡住了、才不至于成为燕国甚至整个北大陆的罪人啊!”

苏将军不停的说着,但说着说着不由的沉重起来,步伐也缓慢下来,这几日他们日夜不停的布置和跳帧该战略,没给自己想这些的时间,现在突然想到,却是如此沉重。

军营内士兵有条不紊的执行着任务,这几日所有副将的任务几乎都是鼓舞士气,让这些士兵们时刻都保持着饱满的能量,因此即便战事越来越近,并没有出现很多胃战的士兵。

王紫一路看着经过的士兵,有些只有十六七岁,齐恒大陆的男子十四岁成年,那些稚嫩的脸庞山有着誓死战斗的勇气,只是还有不可忽视的稚嫩,他们只知道自己能够为国战死,但他们到底知不知道死意味着什么……

自回到帐篷,王紫就一刻不停的研究者凤鸣谷的地形,不停的写写画画,桌边堆积了大队的稿纸,苏将军站在一旁,边研究地图,边看看王紫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其他将军都去忙别的事情了。

“还没完呐?”苏将军进门就问,一下午了王紫还没画完,这都天黑了。

“你那边怎么样了?”段将军没停下手中的活儿,低着头问道。

“亥、别提了,今天竟然有一个孬种兵逃了,逮回来让郡守直接砍了,到现在还没有个最终的战略,那帮兔仔们开始嚷嚷了。”苏景军粗鲁的扒了扒头发,坐在一旁灌了口水。

“怎么会有这样的事?其他的将士呢?”段将军直起身问道。

“没什么大事,郡守和老隆还在处理,我怕我再待下去会杀人,所以回来了。”苏将军说道。

“好了吗夏寒?”段将军有些激动的问道,只见王紫停下了笔,桌上正摆着一张已经绘制完全的阵法。

“画好了?就是这个阵法?”苏将军顿时起身快速走到王紫面前,伸手就想拿起那阵法瞧瞧,却被顿将军一巴掌拍了回去,苏将军惺惺的收回手,他又不会弄坏的好吧,真是、不看就不看。

“好了,我需要一百五十个金属性筑基期以上的士兵,还要十块中品灵石和尽量多的下品灵石。”王紫道。

“这么多灵石?这阵法这么烧钱?”苏将军顿时惊讶道。

“灵石好说,一百五十个筑基期士兵也好说,但是金属性是要单一属性吗?那我们七万军队里估计找不出那么多。”段将军说道。

“多种属性也可以,但单一金属性最好保证有十个。”王紫道。

“十个或许能凑齐,光我知道的就有四个,我这就去办。”段将军说道。

“哎老段,他们几个都在老隆那,你直接去那吧。”苏将军说道。

几个将军放下手中的事情,都挑了人给王紫送来,现在王紫帐前,一百五十个士兵已经齐了,可单一金属性的只有九个人。

“我是单一金属性,夏寒姑娘尽管差遣就是。”却见隆英隆将军上前说道,那么加上隆将军,单一金属性的人就刚好十个了。

现在正是晚上,这一百五十个人都是临时从各个将军手下抽调出来的,各个都看着王紫,眼神中有好奇也有不满,王紫这个空降到他们军队的人,不知道哪里出色了,竟然让郡守和几个将军都可么客气,现在竟然将他们调给王紫管!

让他们听从一个小丫头片子的话,尤其是九个单一灵根的士兵,有五个是在军队里担任了官职的,修为都在结丹期内,就更不服气了。

“你们是单一金属性?”王紫问前排的九人。

“我们应该称呼‘您’什么?”却见一个男子问道,看着王紫,将您字咬的很重,他已经是四十几岁,修为是结丹期四层。

“夏寒。”王紫却没理会他明显的挑衅,只平淡的说道。

“夏寒,您竟然是长官,难道看不出来吗?”另一个男子问道,这是在讽刺是不是王紫的修为连结丹期都不到。

几个将军心知肚明,就算他们强制手下过来,这些士兵都是敬畏强者的,不可能乖乖的听王紫的话,这个时候虽然担心王紫,但想要让这些士兵听话必须她自己来。

“你知道我们面对的是什么敌人吗?”王紫却突然问道,眼神看像说话的男子。

“当然知道,末将斗胆直言,正因为知道,在这紧要关头才不能将成败压在一个弱女子身上!”啊士兵本是一个校尉,虽然前方还站着自己的直属将军,但还是壮着胆子说道,话音刚落,现场一片寂静,众人都看向王紫,显然这人说出了所有人的心声。

“弱?”寂静中传来王紫的声音,似乎在反问那校尉,又似乎在问自己。

的确是弱了,如果不弱,她就不会被驱逐出仙界,至今不知母亲下落,如果不弱,她就不会眼看着一个个人死在她面前,如果不弱,她就不会平生第一次逃避,将九幽仍在凡间界,如果不弱,她就不会让李战四人身受重伤……

“是,我很弱,弱到不能保护自己心里的人,可是你呢?你们呢?我弱不弱岂是你们有资格评说的?”

本来众人得意的看着王紫突然沉默,却在片刻后突然听到这样一番话,虽然语气冷静的丝毫没有起伏,但每一字落下都似乎伴随着排山倒海的压力!话落之时,前方一百五十个士兵已经颤抖的站都站不稳!

身后的几个将军惊讶的看向王紫,这是什么级别的威压?若是针对他们,不知道他们能不能扛住啊!

王紫化神期二层的威压不停的向一百五十人而去,不出几秒,已经没有人战着了,几个天灵根的士兵也只勉强的抬头看着王紫,心中的惊讶怎么都抑制不住,这明明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小姑娘,但只凭威压就让他们结丹期的修士没了还手之力!

“今天我要安排布阵之事,想必几个将军也跟你们说了,谁觉得这么弱的阵法侮辱了你们无敌的修为,马上离开。”却听王紫说道,说话间收回了威压。

“……末将知错,末将愿听从姑娘调派!”却见那小唯起身说道,低着头,一改方才的傲慢,显的极为恭敬,心里却是惭愧的。

“我们愿

听从调派!”一百五十人齐声说道,无一人退出!

“乖乖,这招太狠了,夏寒藏的也太深了!”苏将军胳膊肘碰了碰身边的段将军,看着一瞬间收服了一百五十个士兵的王紫不停咋舌。

“既然如此,所有人分成十组,每组内一个天灵根的士兵,马上行动。”王紫随后吩咐道,虽然平淡的说道,声音却准确的传到了每个人的耳中。

“说你呢,还不快去。”苏将军朝隆将军说道,隆将军耸了耸肩,快速的跑上前。

“你们手中的图纸是要在凤鸣谷布置的阵法,你们看不懂没关系,我在十个方位标注了数字,天灵根居中,在标有红色旗子的位子,剩下的一到九,各自找好并且记住自己的方位。”王紫又道。

“此阵为活阵,你们是开启阵法的钥匙,开启阵法需要你们十人一起配合,在我发出指令的同时,九人尽最大可能将灵力输送给天灵根之人……”

“天灵根之人将能量灌入旗内,你们要在白光亮起的瞬间离开阵法!这过程必须保证你们的速度!”

“你们要做的只有这些,听明白了没有?”王紫调理清晰的说道,这才问道。

“听明白了!”众人齐声道,说白了就只要传递灵力跟逃跑,肯定是会的啊。

王紫只开始安排他们演练,这阵法成败之处就在十人之间的配合,灵力传送必须不早不晚同时开始同时结束,稍有差池十人便会丧生在阵法内,而且阵法也不能完全发挥出效力!

王紫用灰灵石布了威力几千倍缩小的小型阵法,阵法开启只会炸起尘土,本来信心满满的一百五十人也在连续几次失败后谨慎起来,灰头土脸的一众将士这才明白了此阵的成败所在。

整整一个晚上众人都在练习阵法,王紫不停的重复着布阵,一百五十人也没有灰心,反而卯足了劲儿练习。

“凤鸣谷设伏,成败就在这一百五十人身上了啊……”远处的陆虞说道,身边站着段将军和苏将军。

“对啊,他们的默契已经开始显现了,今晚一定会有效果。”段将军说道。

“西武和青山那边什么动静?”陆虞又问。

“夏寒上午就跟我说过,他们已经接近了邪教大军,人数如王紫所说,确实是一百五十万左右,这么多人,一路上基本上没什么阻碍,应该就在三天后到达凤鸣谷。”段将军说道,三天啊!这个字眼让在场的三人同时紧绷了一下。

“比预计的早了两天啊……”陆虞说道。

“阵法必须在明晚布置完毕,我们几个已经开始安排后续的拦截,苏施城外的三层防守,后天早上就会妥当。”苏将军说道,紧锣密鼓的准备,也没有多少时间了……

直到下午的时候,王紫将演练的阵法布置的提高了几个级别,阵法开启会将地上炸出一个深坑,若是人被困住了,至少也要受些外伤。

不断在尘土蔓延的场地上联系这阵法,一百五十个士兵身上已经看不出铠甲的模样,只清一色土黄色的外衣,联合上那个只露出两只黑黝黝的眼睛,阵法的等级在不断提升,直到尝试了用下品灵石和王紫的五行灵力布置的阵法,一百五十人安然退出!

本来平整的地面坑坑洼洼凹凸不平,在王紫的一声“可以了”之后,一百五十人顿时瘫坐在了地上,几乎一天一夜不间断的联系,灵力大量的消耗着,但是十个人之间完美的默契却是让众人都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成就感!

在大家坐在地上大眼瞪小眼的互看时,一瞬间爆发的笑声让紧张的氛围顿时温馨起来,一各个嘲笑这别人的模样,自己也被身边的人取消着,这样阳刚豪气的氛围,让许多围观的士兵的跟着笑了起来。

若是能在这场战争中活下来,那么以后的无数个岁月了,再忆起今日的情形,定然也会轻声笑开……

王紫吩咐了众人马上回营整顿休息,明天早上必须拿出最饱满的精神,这才转身离开,心中却是有种特别的感觉,面对一群阳刚正气的军人,而她前世做了几乎二十年的杀手,Enmity一直灌输给她的只有冷血。

她不知道她有没有变成冷血动物,也许在前世是有些的,但今生,就算她做不到慧远方丈口中的‘可爱’,就算她无法像很多人一样灿烂的笑,但她却觉得她暖了,那感觉就像一直在黑暗中走着突然走到了阳光下……

带给她阳光的似乎是不断出现在身边的人,她不知道这样的变化到底意味着什么,但她肯定,她不会选择再回到黑暗中……

第二天早上,王紫走出帐篷后就看到不远处整齐列队的一百五十人。

“夏寒,我们出发?”隆英说道。

“好。”王紫只道。

陆虞和几个将军只简单的送别,越是这个时候,越是没有可交代的,王紫等人前去凤鸣谷设伏,战争已经要开始了……

一行人踏上了前去凤鸣谷的路,一路上士兵们倒是信心满满,士气高昂,虽然不知道王紫布阵之后真正的威力在什么程度,但他们愿意相信王紫,他们已经有了死的打算,又岂会怕拼这一把?

“隆将军你带领五组士兵上右侧山峰,我带剩下的热去左侧,待我布好了阵法即刻去右侧。”王紫说道。

“好,那我们就此分开,我从西面绕行上峰顶,两侧山陡,你们也要小心。”隆将军说道。

一行人兵分两路,开始征服这两座号称云中山的山峰。

好在这山荒芜,并非灵兽出没的地带,因此众人上山的路顺利许多,只遇到一些绝壁中生存的灵兽,但也很快解决了。

一路上不停跋涉,却往上空气和灵气都开始稀薄,这倒是王紫没有想到的,没有源源不断供给的灵气,那阵法的威力岂不是要受到影响?

即便一刻都不敢停,一行人上了顶峰时也已经是两个时辰之后了,果然山顶浓雾环绕,在地平面上看到的两峰之间的距离很近,在这里却发现哪有什么近?根本就远的连神识都过不去!

“夏寒,我们、我们现在开始布阵吗?”吴校尉问道,这么长时间的跋涉让结丹期的他都气息不稳起来,王紫却丝毫没有收到影响。

“不,你们马上恢复灵力。”王紫说道。

吴校尉坐下来调息,心里明白他们必须尽最大可能保证阵法的威力,所以恢复灵力才是最主要的。

士兵们调息,王紫却是开始布阵了,这次用的是中品灵石和下品灵石,还有她连夜赶制的阵旗,用九转阵盘炼阵,每一步都做的慎之又慎!

光是布阵就用了又是两个时辰,本来其他人是想帮忙的,奈何王紫做的事情他们一处也帮不上。

在准备去西侧的山峰时,却见王紫径直从山顶飞了出去!

众人惊惶的站起想叫回王紫,这么高的地方,王紫怎么可以轻易尝试!玩意有什么意外那可如何是好!可众人的惊惶只换来王紫一句平淡的“放心。”

果然在三个时辰后,王紫的身影再次从浓雾中出现,让守在这边的士兵们都长长的出了口气。

“夏寒,你没事真是太好了!”一人上前说道、

“我们要开始也吗?”吴校尉问道。

“嗯,你们拿着这个,我吩咐的时候都喝了。”王紫说道,分给每人一个瓷瓶,众人也没问,都收了起来。

其实这是恢复灵气的药剂,隆将军提出的解决山顶灵气不足的办法,只是王紫拿出了赤灵内更有效的药剂而已。

“开始吧。”王紫说道。

五组士兵马上行动,分别在五个阵法处站好,只等着王紫一声令下,七十五人各自在各自的方位盘膝坐下,阵法已成,就等着开启了!

西武不断的传回信心,王紫凝神计算着距离,在这么高的山顶,不管是视线和神识都无法延伸到凤鸣谷下。

耳边风声呼啸着,像极了嘶嘶凤凰的鸣叫之声,阵法内的士兵凝神闭幕,将所有的掌控权都交在了王紫手上!

“他们已经进入了凤鸣谷,没有警惕,一刻钟后到达预定地点。”神识中传来西武的汇报声。

王紫计算着,原定计划是邪教大军的先头军进入预定地点后启动阵法,让对方措手不及!既可消灭一部分邪教,又能起到阻拦的作用。

“准备!”一百五十人耳中同时出现王紫的声音,众人动作整齐的喝下了瓷瓶中的药剂。

“启!”王紫一声令下,十组阵法同时发动,在连片的白光射出之后,一百五十人丝毫不拖沓的飞身离开,用最快的速度头也不会的向远处冲去!

身后传来震耳预控的爆炸声,脚下的山峰剧烈的震动起来!一众人只埋头撤退,知道撤出将近三四百米之后,迅速的回身看了一眼身后,却见无数巨石崩裂!尘土石屑满天都是!整个山峰都倾斜起来!

众人更加速了撤退的办法,心中却是豪气干云!他们此行凤鸣山设伏,定是成功了!

王紫在瞬间召回了西武和青山,一行人背着尘土直冲山下,凤鸣谷两侧山峰的崩裂之声,谷内绵延不绝的惨叫声,便是他们一百五十人胜利的凯歌!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