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四十八章 玉田郡报信

狂鸟的速度最快,来回一趟最少也要十日,不知道能不能抢在邪教大军翻过莽山群之前拿来调令!

“墨玉,你是见过西门流云的,你马上动身去御天门,找到西门流云,将邪教即将越过莽山群的事情告诉他,你只需说完即刻赶回。”

王紫又如此吩咐墨玉,寒池御天门位于赵国进内,是距离这里最近的门派,六大门派绝对不会坐视不理的,尤其是圣皇派,只是王紫认识的人甚少,西门流云精于游说,只要他相信王紫提供的信息就一定会说服门派相信。

狂鸟和墨玉离开后王紫一夜没睡,两人不知何时能返回来,距离这里最近的燕国守军在距离这里三百里之外的玉田郡,然而燕国太平几千年,玉田郡的郡守岂会轻易相信将有战事?

就算无法说服玉田郡的守军前来,王紫也要一试,总好多坐以待毙,到时候邪教大军跨国苏施城将再难阻挡!

第二天天亮,王紫准备动身前往玉田郡,却在刚出门就碰到了惊鸿!

只见惊鸿背对着她负手而立,不知道在这里站了多久。

“你要留在这里?”惊鸿问道。

“是……不要跟李战他们说起。”王紫道,又不放心的说道,若是李战他们知道她处在这么危险的环境中一定会跑来的。

惊鸿转过身看着王紫,他是知道王紫受过燕皇的帮助,如今留下来也是为了还人情而已,可是此间事情的危险性非同一般,师傅交代的事情已经办妥了,王紫的伤势也早已痊愈,修为更是已经到了化神期。

乐九师傅说过,若是王紫不去逍遥岛那便海阔天空任她翱翔……

“把这个拿给玉田郡的郡守看,他会信你的话。”

惊鸿停在王紫面前,玉石般莹润的手中却是出现一枚印章,递在了王紫面前。

“……谢谢。”王紫拿了印章,惊鸿这是在帮她,他竟已猜到她定是前去玉田郡搬守军。

“万事小心。”却听惊鸿又道,

王紫一顿,微微颔首,随后离开。

却见惊鸿月白色的身影在远处站了半晌,安静的双眸目送王紫离开,这才转身离去,长长的墨发披散在身后,与月白的长衫相互映照,显得格外出尘优雅。

王紫循着记忆中的放行离开,却在路上碰到一人,王紫停下脚步,却见一女子背靠假山,手中提着一个酒坛,笑着看她,正是邪彤。

“你说你没事找个帅哥什么的多好,苏施城破事儿一堆难道你要管到底?天下糟心的事情多了去了,你也要一并管了?就算你神经搭错了多管闲事,有人会领你的情吗?”

却见邪彤提着酒坛漫步上前,明明是笑着的眼神却多了丝嘲讽。

王紫没有回答,也没必要回答。

“都几百年过去了,任珺准备了几百年,你以为燕国仓促间真的可以应对吗?你该不会不知道,燕国的护*队只能在五粉虎符全部凑齐的情况下才能调用吧,半月之内,你以为能找到那神秘的第五份虎符吗?”邪彤继续道,似乎在嗤笑王紫的天真。

王紫想绕过她离开,这些她当然知道,与其在这里听她说,还不如早点想办法。

“虎符是先帝授予的,先帝能将苏施城这么重要的地方给任珺,你说给一个虎符过不过分?”却听邪彤突然扬声说道,喝了口酒戏谑的看着突然停下的王紫。

“你说第五份虎符在任珺手里?”王紫问道,眼神看着邪彤,这可不是能随意开完笑的事情啊。

“我没有说啊,我只是随口说说而已,不过也可能既然给了任珺苏施城,虎符便赐给别人喽!”邪彤耸耸肩膀,赖皮的说道。

王紫却是定定的看着笑的没正行的邪彤,不管她是不是随便说的,她都会谨慎考虑的。

王紫再次转身。却又突然回头,只见一个沉甸甸的酒坛朝着王紫飞来,王紫接下。

“虽然你死板的很,又很没情趣,好歹还有点酒量,最好还能陪本仙子合上几次,别两三个月后你死的渣都不剩了。”邪彤说道,挑剔的看了王紫几眼,提着酒坛转身走了。

这邪彤明明是想提供消息给王紫的,竟然说的这么不客气,王紫将手中的酒坛收回空间,再看了一眼邪彤,这才继续上路。

罗刹门在黎明前就无声无息的撤出了苏施城,凤陵阁不出几日定然也会消失,苏施城的其他势力在陆续收到消息后定然也会迅速撤走,苏施城、也许在王紫返回之时,便会成为一座空城。

王紫一路急行来到玉田郡,在交了入城灵石后直奔城内的郡守府。

“站住!你是什么人?”府门前的守卫拦住了王紫。

“我要找郡守。”王紫道。

“郡守是什么人都能找的吗?”守卫看了眼王紫,却见王紫身上气息不显,他已经是筑基期的修为了,他可不认为这么年轻的人是世外高人。

“怎么才能见到郡守。”王紫皱眉,这守卫分明是不让进的意思,可是她又不好强行进去。

“郡守忙的很,不是你这小女子想找就找的,你赶紧哪来回哪去,别让我们动手啊!”那守卫不耐烦的赶着王紫。

“我有军情上报!”王紫道。

“嘿!你还有军情了!真能扯,要是有军情,我们玉田郡军队还没上报你就发现了啊!竟敢在郡守府门前散布谣言!哥儿几个把他抓……”

“什么军情?”

那守卫以为王紫口出狂言,喊了身边的一众守卫就要上前抓人,可这时却听另一人问道,打断了那守卫的话。

“廖公子,这女子竟然在这里散布谣言,我们正打算把她抓起来!”那守卫拱手行礼后说道。

那廖公子看向王紫,却见王紫气质非凡,容貌更是让见过无数美女的他一愣,虽然看不出王紫的修为,但凭她的气质也不像是随意扯谎之人。

“姑娘说有军情?是何军情?”那人好奇的问道。

“你是谁?”王紫问道,此事非同小可,若是跟旁人说了,引起不必要的恐慌,于调用军队更无益处。

“哦,姑娘谨慎也是应该的,在下廖风扬,陆郡守是在下的舅舅。”廖风扬说道,一旁的守卫见这庆幸退了下去,廖公子这么谨慎的对待王紫,他们也不敢再说什么抓王紫的话。

“你能带我去见郡守吗?”王紫问。

“这个时间舅舅定是在处理公务,姑娘若是没有特别重要的事情,告诉在下便是。”

王紫岂会听不出他的推辞之意,王紫身份不明,他不相信也是人之常情。

“苏施城将有战事,我必须见到郡守详述。”王紫传音给廖风扬道。

廖风扬眼神一凝,看向王紫,却见王紫面目平静,那漆黑如夜的墨眸似乎已经说服了他。

“姑娘请。”廖风扬做了个请的手势,守卫见识廖风扬同意的,也没再阻拦王紫,只是心想王紫别真是什么大人物吧,那他们方才无力会不会遭到秋后算账?

廖风扬走在王紫身侧,虽然带着王紫去见郡守,但心下却是疑惑的,苏施城是燕国城池早已名存实亡,苏施城内暗斗不断,但从来没有升级到战争啊,这所谓军情又如何解释?而且玉田郡也没有收到消息啊!

虽然燕国对苏施城早已失去控制,但玉田郡却是一直都有燕皇钦点的军队护城,以防苏施城有乱,正因为如此,廖风扬才出于谨慎带王紫进来。

廖风扬问了下人,这才带着王紫前去郡守的书房,郡守似乎真的在处理公务,书房内还有几人。

“风扬何事?进来说话。”廖风扬本来和王紫等在外面,却听一个男生突然喊道。

“姑娘稍后,在下先去跟舅舅说一声。”廖风扬跟王紫说道。

片刻后,廖风扬唤了王紫进去,却见房内正南宽大的书桌后坐着一个儒雅的中年男子,面目随和却眼含精光看着王紫,这人应该就是陆虞陆郡守了,而下首两侧分别坐着六个健壮的男子,却是各个身披铠甲!

“姑娘你且说来,苏施城有何战事?正好今日几个将军都在,让几位将军分析分析也好。”却见那陆郡守看着王紫说道。

却见六个将军也侧首看向王紫,似乎有审视的意味,更多的是不信任的感觉,似乎在等着王紫接下来将编出什么样的谎言。

“任珺集结南大陆一百五十万邪教,十五日便能抵达苏施城。”王紫冷静的说道,眼神看着陆郡守。

“哈哈哈,小姑娘说谁?任珺?我没会意错的话是几百年前就死透的那个任珺?小姑娘你是在开玩笑吗?”其中一个粗犷的将军在王紫话音刚落就不给面子的笑了起来,其他几人也是一副不相信的样子。

“一百万邪教?邪教之间打还来不及,怎么会抱团来北大陆?再说了,我们的人为什么没有传来消息,反而是你这个小姑娘来了?”

“还十五日?那你的意思是他们已经上了莽山群?一百五十万邪教集体行动,整个齐恒大陆都没动静,就被你这小姑娘发现了?”

“既然来了,那苏施城那帮混杂的势力怎么没有丝毫动静?难道是脑抽了还想做一回英雄抵挡邪恶势力不成?”

陆续的几人嗤笑着说道,权当王紫是在开玩笑,一口一个小姑娘甚至有讽刺的以为在其中。

廖风扬皱眉看向王紫,也在思考着王紫所说之事的真实性,几个将军虽然说得过分了些,但都是实话,这件事的确有些天方夜谭。

“都别笑了!”却听陆郡守突然一挥手说道,儒雅的面目敛去笑容,眼中精光闪过,看向王紫道。

“你既然到来如此消息,也就是说你从苏施城赶来?”

几人一听,收起玩笑也看向王紫,陆郡守倒是问的好,这弱女子是来自苏施城。

“是。”王紫道。

“你是何时收到的消息,如何能证明你说的是真的?”陆郡守又问,几个将军惊奇的看向陆郡守,他竟相信王紫说的是真的?

“昨夜收到消息,罗刹门已经连夜撤出了苏施城,你们很快就会收到消息。”王紫道。

“你连夜赶来玉田郡?”却听旁边一个将军耐不住好奇问道,不管罗刹门是不是真的撤出了苏施城,此去苏施城三百里,眼前这小姑娘竟然如此快?

“我今天早上出发,一刻不停赶来这里。”王紫却纠正道。

“什么?!”几人同时道,不相信的看着王紫,现在才下午,王紫只几个时辰就奔袭三百里来到玉田郡?

“小姑娘,你知道牛是怎么死的吗?”一人哼道,他们也真是无聊过头了,竟然在这里听一个小姑娘瞎掰。

“你们都闭嘴!”却听郡守突然道,儒雅的面貌带着愠色,几个将军倒是乖乖的住了嘴。

“此事非同小可,我们尚未得到消息,姑娘在府中稍后,待我派人打探!”陆虞说道。

“你看看这个。”王紫将惊鸿给的印章拿了出来,现在该是争分夺秒的时候,待他们打探了消息要到什么时候了!

“你……”却见陆虞突然惊起!快速的绕过桌子来到王紫面前,接过那枚印章的手竟然有些颤抖。

“大人,苏施城的探子有急事禀报。”这是却听外面的人扬声禀道。

“让他进来。”一个将军说道,只因陆郡守看着娜美印章失了神。

“报大人、几位将军,昨夜不知为何,罗刹门突然消失,连夜撤离了苏施城!”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