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四十七章 沂元阵

黑豹顿时转了方向跟在那人身侧,帮忙化解两边的杀手,不知那人是何修为,出手间就算是化神期的修士也瞬间秒杀,眨眼间几人已经闪到了直梯前。

“拦住他们!”却听Enmity在后面喊道,可是已经来不及了,黑豹和双生妖藤挡在直梯前,那人已经抱着王紫上了直梯。

王紫被那人抱着,鼻尖淡淡的暗香,似乎是莲香,那人脸上带着一个银色的面具,王紫却是知道这人是凤陵阁阁主、惊鸿!

他为什么要救她?看着惊鸿在两次直梯开启的时候利落的解决了众多杀手,在飞出一楼大堂时,几乎没给守在外面的杀手反应的时间,抱着王紫一闪离开了罗刹门!

惊鸿频繁出手王紫却是没看出他的修为!但可以肯定的是一定远远高于他,不然也不会这么轻易的在罗刹门逛了个来回!

而地下三层还在战斗的墨玉、黑豹和双生妖藤却突然间凭空消失!留下一众面面相觑的杀手。

“看什么看,给我追!”Enmity阴沉的说道。

当所有的杀手都聚集在罗刹门门口的时候,哪还有王紫的影子!行人惊讶的远远驻足,罗刹门在苏施城几乎扮演者隐形人的角色,今天何以集体出动!

Enmity站在最前方,阴沉的气息让身后久经生死的杀手都不由的瑟缩!只见Enmity的眼神锁定在东南方向的凤陵阁,现在正是日暮时分,凤陵阁内色彩艳丽的灯火已经亮了起来,凤陵阁何时插手过苏施城的一丝一毫事物?今天却这么明目张胆的在罗刹门抢人!可恨的是他还不能跟凤陵阁对峙……

凤陵阁惊鸿居处,惊鸿将王紫轻轻放在房间内的大床上,人刚回来几个人就风风火火的从外面跑进来!

“阁主,呵呵呵呵,我们、我们有事情汇、汇报啊……”一个男子被推了出来,那人僵硬的说道,这群家伙,明明是想看让主上出手相救的人到底是何方神圣,关键时刻竟然让他出来挡箭,这群魂淡啊!

惊鸿却是看都没看他们一眼,号了王紫的脉象,却意外的发下王紫身上的毒素正在自行化解!

惊鸿摘下面具,俊美的容貌稍显错愕,本来还在担心她的毒,没想到她根本没事……

王紫看向惊鸿,他面目平静,刚刚一番奔走并没有影响他的气息,王紫心中疑惑着,惊鸿为什么救她?还有那边站着的红菱和邪彤,虽然是凑热闹的,但好像都知道其中缘由一般,心里想着王紫嘴上也问了出来。

“你为什救我?”

“你的毒要一个时辰后解,今晚你便在这里住下。”惊鸿却是没有回答而是说了这样一番话。

“主上,她住这里你要住哪里啊?”却听身后的红菱一笑,挑着眉问道。

“是啊是啊,主上你住哪里?……额呵、呵呵,我是说主上可以住、住我那儿嘛,我去红菱那就、就好……”另一人也跟着道,可一见惊鸿的眼神扫过来,语气一转不敢调笑了,红菱从来不怕主上,可不代表他也不怕啊!

“你们出去。”却听惊鸿突然道。

几人一愣,随后一步三回头的出去了。

“诶主上也没说今晚住哪啊。”

“废话那肯定是主上自己的房间呗!”

“可是不是那女子在吗?”

“嘿你傻啊,不能住一起吗?”

“一起?那岂不是同居?”

几人渐行渐远,可是说的话还是完整的传进了屋子里王紫和惊鸿的耳中,惊鸿却仿佛没有听到一般坐在了窗边。

“你为什么救我?”王紫又问,支起身体靠在床上。

“不要这么冲动,总有你料想不到的人,总有你应付不了的招式,要是不想你的朋友牵挂,就谨慎一些。”

却听惊鸿说道,声音如叮咚的泉水,令人听着莫名的安心,方才一场紧张的战斗,仅剩的惊心也消失在他好听的声音中,却见惊鸿手中握着一把棋子,月白色的长衫在莹白的能量石光泽下显得有些梦幻,他就那么随意的坐着,却给人无比从容、优雅的感觉。

王紫一顿,不知道他如何能对她说出如此自认的话语,今天她的确有些冲动了,Enmity的手段的确让她吃了亏,而且,从他属下的态度来看,惊鸿平时定不是同情心泛滥的神,那么他救她就更让她理解不了了……

等等、他说她的朋友?说到朋友,她脑海中第一时间浮现的便是卫子谦几人,难道、难道他跟逍遥四散人有关系?

王紫愕然,凤陵阁能在苏施城被所有人忌惮,罗刹门的消息库没有他们丝毫实质性的调查,惊鸿拥有如此出神入化的修为!莫非、莫非惊鸿是逍遥四散人门下弟子?

“你是逍遥四散人的徒弟?”这样想着,王紫也问了出来,有些激动。

“那李战的伤势如何了?没有性命之忧吧?”不等惊鸿回答,王紫又问,自从他们分开后她最担心的就是李战。

“他很好。”惊鸿点头道,眼睛离开棋盘看向王紫,只见王紫的身体微微前倾,精致的面容并无表情,但深邃的墨眸中还是透露着紧张,王紫、在她自己陷入危险的时候面不改色,却在问及李战的伤势时如此紧张……

王紫放松身体靠在身后,心中终于放下一块大石,李战没事……

“我可以带你去逍遥岛。”却听惊鸿又道。

“……我不去。”

王紫顿了顿说道,她认识逍遥四散人已经是幸运了,无缘做师徒便罢了,她已经是化神期修士了,修炼【天极图】也早就步入正轨,还接受了玄乙传承,再拜入逍遥四散人门下倒不合适了……

惊鸿的注意力再次回到棋盘,此前乐九师傅就说王紫不会答应,只让他问了便可,果然王紫没有答应。

王紫闭目休息,心中想着今天一天经历的事情可真多,见到了两个暗属性的人,跟Enmity正面交战了,竟然还遇到了逍遥四散人的徒弟!

逍遥四散人的徒弟在齐恒大陆何等神秘!然而惊鸿竟然在她面前说明的身份!逍遥四散人身份如此尊贵,竟然待她至此,这让她如何相报……

感觉身体渐渐恢复,王紫内视了身体,已经没有大碍。

“我回客栈。”王紫道,不在这打扰他了。

“罗刹门的人就在客栈守着,你真的要回吗?”惊鸿说道,眉心微皱,带动着额间莲花印记微动,仿佛在宁静的面容上起了波澜,无声的宣告着不赞成。

“过了明天罗刹门就会离开,何必急于一时。”惊鸿又道。

王紫顿时看向惊鸿,心中惊讶,她是在暗门内听到Enmity的计划,明天罗刹门将分头行动离开苏施城,而惊鸿是怎么知道的?又想到逍遥四散人徒弟如何如何神通广大,这才明了,一定是惊鸿早就知道了南大陆邪教要攻打燕国,而且连罗刹门接下来的动作都预测的准准的!

“一百万邪教攻打燕国是真的?”王紫问道,想要确定一下消息。

“不是……是一百五十万。”惊鸿淡淡的说道,本来否定的答案稍一补充,却是更加可怕的人数!

“十五日之内到苏施城?”王紫问。

惊鸿点头,手中的棋子从容的落在棋盘上,正如那盘棋,似乎接下来的所有事情惊鸿已然掌控于心,运筹帷幄。

“凤陵阁不会插手?”王紫道,虽是问话,但神情却是肯定的,逍遥四散人亦正亦邪,他们的徒弟必然也是,就算齐恒大陆的势力天翻地覆,他们也不会有丝毫反应,若是他们在乎齐恒大陆的格局,那他们手中的实力又何以隐而不出?

果然惊鸿再次点头,棋盘中的黑白量子相互对峙,竟是平局!惊鸿一人掌黑白两子,竟然下成了平局!就好像他的态度,南北大陆,他不会偏向任何一方。

“你要回逍遥岛?”王紫问,凤陵阁撤离苏施城是迟早的事情了。

惊鸿点头,玉石般细腻的手指捻起一颗颗棋子,将棋盘清理了出来。

王紫走到房中的书桌旁,挥手拿出了笔墨,还有一副空的卷轴,惊鸿看到王紫的动作,稍稍惊讶,她是要画卷轴?

却见王紫调整了呼吸,拿起符笔沾了墨水,这墨水是用高阶灵兽血和墨水兑成的,王紫屏气凝神,符笔落下,谨慎小心的勾勒起来。

王紫已经很久没画过附了,何况这次画的是高级传送卷轴!

没错,王紫画的是传送卷轴,自从在凌霄郡尝试过一次画卷轴之后,王紫队符箓的掌控突飞猛进,现在将阵法封印在符箓卷轴中也顺手了很多。

但是王紫这次画的可不是简单的符箓,而是玄阶中级的符箓!更重要的是,王紫封印的阵法是四阶高级阵法!

无论是符箓的等级还是阵法的等级都是齐恒大陆之人不敢想象的了!

画符箓的经理已经有过无数次了,越是画的多王紫就越谨慎,何况这次的卷轴非比寻常!

不知何时惊鸿已经站在了王紫对面,看着王紫认真的绘制,注意力全部集中在卷轴中的王紫却是没有看到惊鸿光华流转的双眼,惊鸿本来就对奇门异术有些了解,从门外竹林中的迷阵就可以看出。

调查和保护王紫的任务是师傅下达的,惊鸿只是当做任务而已,直到现在惊鸿才第一次认真的看了眼王紫,让他感兴趣的事情已经很多年没有出现过了,而现在王紫、算是一个了!

惊鸿当然看得出这卷轴不是普通的卷轴,王紫竟然真的能将如此高阶的阵法封印在卷轴内?惊鸿目不转睛的看着,就连额间的莲花印记似乎都多了一抹光华。

王紫现在的修为绘制卷轴轻松了很多,直到符笔离开卷轴,王紫擦去额间的虚汗,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这是什么阵法?”惊鸿问道,却见王紫并没有回答,而是咬破手指,将鲜血滴在了卷轴之上,而这是只见卷轴之上白光闪现,这才是完成了卷轴!

“沂元阵,只要在同一个卫面,撕碎卷轴就能找到我。”王紫道,稍稍解释了一番。

“是要给李战他们?”惊鸿问道。

“是,可以帮我带去吗?”王紫问道。

“当然,你都绘好了。”惊鸿道,虽是依然从容的声音,却有调侃王紫的意思,王紫和分明是先斩后奏。

夜渐渐深了,惊鸿离开了,到底将房间让给了王紫。

“狂鸟。”王紫唤道。

“主人。”狂鸟应声出现。

“你前去燕国皇宫,将邪教十五日内到达苏施城的事情告诉燕皇。”王紫道,将夏寒的面具交给了狂鸟,苏施城的人都可以离开,但她却不能……

------题外话------

推荐好友墨染邪新文《嗜宠宦妃》!妞们快戳戳看啊!来个小剧场看看哦~

【剧场壹:吃醋】

“小青衣,过来爷这。”墨彧轩无暇的俊颜上挑起一抹玩味,看起来十分的危险。

“爷,您会温柔的对吗?”

“嗯,爷会,很温柔的。”声音愈发的温柔,百折千回。

络青衣窃喜,停下手中的玩意儿噌过去,经验告诉她这个时候态度绝对要好!

可是当她被扒的的只剩下小红肚兜还有凉飕飕的小内内的时候,络青衣欲哭无泪,捏着嗓子讨好道:“爷……”

“他碰了你哪里?这里?这里?或者……这里?”

低沉的声音充斥着莫名的危险,感受到那双冰冷的手不断游走,络青衣顿感来自这个世界森森的寒意……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