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四十五章 只身犯险

“夏寒误闯贵地,并无恶意,公子指条出路,我这就离开。”

王紫暂停下控水,谨慎的说道,这人定是凤陵阁之人,而且他的修为明显高于她,身上气息不显,就是这样才令她紧张。

“夏寒?”却见那男子本来落在别处的眼睛一转,看向王紫,头微侧,似乎有审视的意味。

“你破了竹林中的迷阵?”那男子又问,

“是。”王紫道,却是有些奇怪男子突然转变的态度。

“飞鸣,送她出去。”却见那男子突然唤道,话音刚落一个浑身漆黑的男子出现。

“是。”飞鸣应声,转身对王紫说道“这边请。”

王紫看向远处的男子,却见那男子安静的明眸正看向这里,王紫颔首,这才顺着飞鸣指的地方离开,心下却是疑惑,本来已经做好大打出手的准备,没想到这么轻易就离开了……

飞鸣送王紫从侧门出去后才返回来,却见主上正面对竹林站着,似乎刚才就没离开,今天是红菱大人吩咐不要拦王紫的,主上并不知道,主上从来喜怒不显,王紫破了主上布下的迷阵,不知道主上是否因此生气……

“她怎么会来这儿?”却听男子突然问道。

“是红菱大人引来的。”飞鸣恭敬的回道,正因为有了红菱的分度,王紫一路上才没遇到拦截的人。

“她去了哪里?”

“应该是罗刹门。”飞鸣回道,西北角正是罗刹门所在。

“罗刹门?”男子突然回身,语气有丝丝起伏,却见那男子转身离开温泉池。

……

王紫在离开凤陵阁不就后就见到了罗刹门的楼宇,王紫走进罗刹门,罗刹门内,似乎连空气都是阴沉的。

堂内设有接待任务的地方,但现在并没有人,诺达的大堂只有一人在柜台内整理资料。

“你是要买消息还是雇佣杀手?”柜台后的人冷漠的问道,罗刹门对外的生意主要就是这两样。

“买消息。”王紫道。

“二楼。”那人直接道,指着侧首的楼梯示意王紫上去。

王紫点头,走向楼梯,神识却快速的扫过了巨大的假山之后的情形。

刚上二楼就有一个披着宽大斗篷的人带着王紫走向一个房间,房间内陈列着二十几排书架,书架上是整齐排放的玉简,玉简下标有消息的类型,只要在凹槽内放入相应的灵石就能查阅消息。

带王紫来的人就守在门口,临走前王紫看了一眼他的袖标,是个A级杀手,A级杀手是是底层杀手,修为在炼气期。

王紫整理着刚才神识观察到的情形,心里想着找到Enmity的办法,有了头绪后王紫才看向书架上的资料,这里的信息很全,不管是人还是事情,在这里几乎都能找到,在看到苏施城的玉简时,王紫停下了脚步,放了四百块下品灵石拿出了玉简。

关于苏施城,王紫只在燕寒的藏书中知道少许,苏施城之所以沦为这样一个混乱的地方就是因为几百年前的异姓王突然消失在苏施城,苏施城没有了燕军驻守才变成后来的样子。

王紫手中的玉简介绍了苏施城如今的势力分布,很详细,这让对苏施城很不了解的王紫省去不少调查的麻烦。

王紫特别注意了凤陵阁消息,但这个玉简只是介绍势力分布,并未细说凤陵阁,在另一个书架上找到凤陵阁的玉简,却见凤陵阁的消息需要两块中品灵石!这么贵的消息倒是让王紫好奇了……

花了两块中品灵石拿到凤陵阁的消息,那玉简中的信息量很大,几乎将凤陵阁的内部人物介绍遍了,其中有王紫见过的红菱,凤陵阁的副阁主之一,掌刑罚,手段残忍可怕,是苏施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人物!

关于红菱的修为、交往的人、杀过的人就连跟谁睡过这里都记载的很清楚,这样一个危险可怕的人倒不像王紫所见的轻浮模样……

而令王紫诧异的是另一个人的介绍,是个女子,这女子拥有变异暗灵根,这里着重介绍了她手段的残忍,暗灵根本就是邪恶的属性,而死在这女子手中的人不计其数,而且都是痛苦至极的死法!

暗灵根在别的地方或许会受到正派人士的驱逐,但在苏施城却不会!这女子嗜酒,手段凶残,与凤陵阁关系密切却并没有说是凤陵阁内部的人物,在苏施城待了有二十年有余,苏施城内之人流传一句话,宁犯红菱,不惹邪彤,邪彤正是这女子姓名,人称邪仙子。

王紫的注意力集中在笔墨最多的一人身上,此人名唤惊鸿,凤陵阁阁主,只道公子惊鸿,宛若谪仙,苏施已陷地狱间,公子却是天上来!

玉简中道惊鸿神龙见首不见尾,几乎不出现在凤陵阁,凤陵阁事物由一干副阁主全权处理,王紫发现,惊鸿的资料虽多,但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边角新闻!

不止惊鸿如此,就连凤陵阁整体的资料也是,虽然多但都是些大众化的信息,关于凤陵阁到底属于谁家势力,惊鸿以及一干副阁主的身世就连修为如何都没有丝毫记载,罗刹门当今两大杀手组织中的其一,不是罗刹门的能力不够,那一定是凤陵阁太过神秘……

王紫放下玉简,微微皱眉,今天她只是随意进入凤陵阁而已,见到的三个人竟然都是大名鼎鼎的任务,想到从头至尾的细节,王紫愈发疑惑了,她确定从未跟凤陵阁有过牵扯,王紫的人际关系简单的很,却是不知道自己如何引起了凤陵阁的注意……

红菱和邪仙子都是杀人不眨眼的任务,今天却一个扮作小倌接近她,一个若无其事的请她喝酒……

惊鸿阁主神龙见首不见尾却偏偏被她遇到了,她在凤陵阁如入无人之境从头到尾逛了一遍却没有遭到半个人影的阻拦,这么多疑点她竟然现在才想到,果然是喝多了酒的原因吗……

王紫放回玉简,想要出去是却看到一个名为任珺的玉简,这个任珺正是当年丢了苏施城的异姓王!

王紫放了两百块下品灵石来看,燕寒藏书中只道任珺突然消失,却并未言及前因后果,玉简中却是记载任珺驻守苏施城,后与南大陆邪教往来密切,而任珺是弃了苏施城去了南大陆!

这样颠覆的消息真的具有可靠信吗?王紫放下玉简,不再多想,走了出去。

“有一个玉简拿不出来,能进来帮帮忙吗?”王紫开门问道。

“哪个?”那人进门,边走便问。

“前面。”王紫指了指正前方,顺手关上了门,那人刚一走向前,王紫突然出手!无声的杀了前面的人。

王紫解下那人的斗篷穿在身上,将他的尸体仍在一个储物袋中,带上帽子出了门。

从楼上下来,柜台前的人见有人下来,冷漠的交待道:

“让二层的堂主过来,有任务。”

王紫颔首,宽大的斗篷将王紫的身体遮的严严实实,那人并未发现异常。

绕过假山走向堂后,却见这里出现一个类似电梯的直梯,这直梯是由灵石提供能量,下了一层,直梯自动停在地下一层,王紫自然的走出来,地下一层的人多了许多,但都是各做各的,相互间并没有交流。

王紫向深处走去,愈发肯定裘子就是Enmity,这样谨慎的布置,前世的杀手联盟也是如此,虽然环境变了,但走在这里竟让王紫有些莫明的熟悉……

观察了房间的布置,王紫走进那件标了夜字的房间,走进去时却见有一人正站在房间中央,看向那人的胳膊,是个三A级杀手,结丹期的修为。

“夜堂主呢?”王紫压低声音问道。

“不在。”那人头也没回说道。

王紫闪电般上前杀了那人,那人瞪大眼睛死死的看着王紫,手中就是报信的晶石却是还来不及捏碎就被王紫手起刀落砍下了手!

王紫快速的处理的那人的尸体,换了斗篷走出去,这地下不知有几层,但可以肯定的是按照杀手的级别划分的,不同级别的杀手只能在规定的楼层内活动!

又下了两层,直到地下三层时,王紫才停了下来,刚才在杀一个元婴期五层的杀手时险些暴露,这地下三层已经看不到人影了,理论上来说这层的人应该都是元婴期以上的了,S级的杀手就很少见了,更别提SS级和三S级的杀手了!

王紫走过复杂的正厅,在其后的一排房间内找到了殿主的房间,路上碰到一个三A级的杀手和S级的杀手,但匆匆而过并没有注意她。

这里的房间都是隔绝神识的,王紫手中准备了攻击,若是开门Enmity在,并且看穿她的话就先发制人,她是在冒险!万一真的在这里打起来,王紫逃脱的可能性少之又少!任谁想想在罗刹门的地盘惹事,罗刹门的杀手一旦召集起来可不是谁都能应付的!

她以为她可以不再想九幽,她一直相信九幽的能力,就算Enmity真的追杀九幽他也一定可以好好的活着!可是来齐恒大陆这么久了,她对九幽的担心有增无减,尤其是现在知道Enmity竟是修真界的人,还是罗刹门的殿主!她更加迫切的想知道九幽到底怎么样了!

若是、若是九幽被Enmity所杀,她不知道她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来,九幽必须活着、必须!

王紫谨慎的敲了敲门,却并没有人应声,王紫推门,却见门轻易的开了!

王紫屏气凝神,走进房间后却发现房内并没有人!

房间内整体的黑色,所有的东西都是,纤尘不染的房间,Enmity有着变态的洁癖,这根Enmity的习惯一模一样!

直到真的确定房间内没有人王紫才撤去了凝结在手中的攻击,在房间内找了一圈,都是各种各样的资料,书桌上放着一推摊开的纸张,Enmity是绝对不允许自己的书桌这么乱的,一定是他临时有事才出去的。

王紫拿起来一看,却见资料上都是关于东龙教的信息,是南大陆的邪教,似乎是东龙教的圣地出现了让天下人眼馋的宝物!罗刹门也要插一脚。

并不是王紫感兴趣的,正要放下去看别处时,却突然看到书桌的一角对方的资料,其中一本之上标注的却是“王紫”二字!

王紫一顿,心跳有些加快,拿起来一看,却见上边事无巨细的记载了她出现在齐恒大陆的事情!Enmity心思缜密之极,前世王紫在Enmity的杀手联盟待了十几年,如今在这里又见到了她的资料,虽然并无交集,但她还是不由的去想是不是Enmity有所察觉?怀疑她就是前世的一号?

王紫正要仔细看时,却突然察觉门外有人接近!将周中的资料放回原处,四下搜寻,却见并没有可逃可躲之处!

那就战吧!

王紫蓄力,打算先发制人,却在离开书桌时不小心碰到什么东西,却听身后咔嚓卡擦的声音响起,却是一个暗门!

王紫也不多想,闪电窜进门内,暗门落下、房内的门同时被推开……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