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三十五章 两处相思

“哦?这是钢琴?”西门流云道,想到这正是当初卫子谦弹奏过的钢琴,却见王紫突然默然的样子住了口。

北秋离亦看了看王紫的神色,随后将注意力转去了别的地方。

拉出钢琴下的座椅,王紫双手搭上琴键,回想着卫子谦弹奏时的样子,指尖轻轻按下,一连串静谧悠远的琴声溢出,每一个音符都好像轻轻拨动心弦的指尖,叮叮咚咚的落在偌大的宫殿,唤醒每一处尘埃,轻快的在每一缕空气中起舞……

姬炎有些惊讶的看着,却是从没见过这乐器,王紫此刻静谧的表情,认真的侧脸,蝴蝶一般轻轻垂下的睫毛,落下一道淡淡的剪影,灵活的指尖来回在黑白琴键,竟是无以言喻的美……

时而如轻缓的细水,时而如叮咚而落的雨滴,仿佛能感受到溅起的水花四散在每个人的心里,静谧了纷杂的心,淘洗了岁月的尘,将往事渲染成了一幅长长的水墨画……

那是一幅模糊了背景的水墨画,似乎是在古色古香的长廊,似乎天空中还窸窸窣窣的下着细雨,那里也有一架钢琴,钢琴前坐着一个温文如玉的男子,轻轻的笑着,渲染着清冷的天……

斜倚在长廊柱子旁的男子,合身的西服勾勒出高挑修长的身形,狭长的凤眼含笑,嘴角亦是妖冶的笑……

亦在不远处的另一个男子,笔直的身形微微放松,俊朗刚毅的面容稍显柔和……

而三个男子视线的交汇处,却是一个坐在矮凳上的女子,却见那女子只手伸在雨中,雨滴溅落在修长的指尖定格在四散的水花之间……

却见王紫突然停下了弹奏,双手放在琴键之上,突然消失的音乐也将沉浸其中的众人拉回神智。

“……怎么、不弹了?”姬炎问道。

“不好听。”王紫将琴盖合上,站起身说道。

“不会啊,很好听!”姬炎眉毛一挑说道。

王紫没有说话,走了出来,看着眼前熟悉的装饰,心情莫名的低落,四个月来,她似乎很怀念跟卫子谦他们在一起的日子,如今想到,却是怎么都停不下来……

想卫子楚闹腾耍宝的样子,想春风一般温润的卫子谦细腻温柔的样子,想妖冶的慕千厷时不时恶趣味逗她的样子,想不管什么时候回头都能看见李战的样子……

王紫行走的脚步突兀的顿住,眉心微皱,深邃的墨眸泛着浅浅的疑惑,她的心绪何时这般起伏过?脚步再度迈开,而王紫却是没想通、这名为思念的情愫……

而此刻在一座天堂般梦幻而美丽的小岛之上,一座古典的院落,几间精致的屋舍,一个优雅的八角亭,园子极大,却见满圆盛开着粉扑扑的桃花,沐浴在细雨中娇羞的垂下,好一幅雨中笑桃花!

却见那八角亭中分设三两台方桌,桌上摆设笔墨纸砚、琴棋书画。

却见一个身着洁白西服的男子,手中拨弄着一架长琴,温润的眉眼露出不满意的神色,却见那男子弃了长琴,挥手在身边放出一架白色的古典钢琴,轻轻笑开,爱惜的抚摸着钢琴,喝着雨声弹奏起来。

听到叮叮咚咚的琴声,一旁的三人同时一顿,却见那一身暗红色西服的男子妖冶的笑着,狭长的凤眼落在案上的宣纸之上,纤长的手指执笔,笑了笑,妖冶慵懒的气质一览无遗,再度落笔。

而另一桌上对弈的二人,一人背脊笔直的端坐,鹰眸中划过别样的神色,抿着的唇角微微放松,食指和中指执棋、落子。

另一人手托着下吧,眉宇纠结,似乎对于这盘棋很头疼,听到琴声,突然眼睛一亮,抓了棋子继续下。

百折千回的琴音落下,四人同时默然,只留滴滴答答的雨声。

“战爷,我赢了哦。”

一人道,正是卫子楚,静默的氛围让他感觉很不舒服,心里突然空的厉害,看着棋盘,卫子楚试图引起几人的注意,但并没有如他所愿。

卫子楚下棋从没赢过李战,后半局的时候李战根本不在状态,尽然让他赢了,而且卫子楚疑惑的看着他家哥哥卫子谦,为什么突然弹这曲子,感觉怪怪的……

“怎么不画完?”

却听一个空灵的声音响起,只是简单几字,却如轻舞的音符,美妙的让人心醉。

却是不知何时一个身着冰蓝色丝绸蓝衫,长长的衣摆处绘着一幅静谧的海潮图案,容貌惊讶却柔和,那人淡淡的眼神看像宣纸上的女子,问道。

“师傅,千厷画完了。”慕千厷笑道。

却见那宣纸上一个模糊了的长廊,屋檐下细细的雨帘,一个女子只手伸在雨中,侧面看去,即便是画,亦能看出那女子自成一个世界的沉静,然而那女子的侧面却是隐在了长廊的珠子后。

“呵呵~小紫紫太美,千厷还没有那个功夫画出来……”却听慕千厷轻笑一声,狭长的凤眼流转着笑意和柔和,抚摸着画中女子的背影说道。

“什么我瞧瞧?啧啧……那你还画,既然这样,这幅不完美的画就让小爷帮你收了吧!”卫子楚趴过来一看,说着就要拿走那画。

“小楚楚,那可不行。”慕千厷将宣纸拿起来,瞥了一眼卫子楚道。

“喂!你又叫我小楚楚,言而无信啊魂淡!小心我告诉王紫殿下!”卫子楚一愣,突然冲慕千厷喊道。

“如果你能找到小紫紫,你就说啊。”慕千厷幽幽的说道。

却见卫子楚一蔫,肩膀耷拉下来,就连卫子谦和李战也同时一僵。

“你们想出岛?”却听那空灵的声音淡淡的问道,正是乐九。

“……想。”卫子楚顿了一下到,其它三人没说话,但答案不言而喻。

“半月后,惊鸿回岛,他可以带你们离开,你们走不走?”乐九问道,负手立在八角亭边,望着淅淅沥沥的小雨。

“不。”却听李战道,其余三人看向李战,神色各异。

却见乐九转过身来,冰蓝的眼眸看向李战,似一片深蓝的海,静谧悠远,又道:

“四个月了,你们若无心修炼便趁早离开,他日再逢战事,有王紫舍命相救,定然无恙。”

清淡而空灵的声音,却让几人同时僵住,卫子楚噌的站起,想反驳却突然住了口,四月前分离后,王紫的伤势如何,现如今是否安全,一直是他们心里的刺。

他们每天一刻不停的修炼,修为不停的上升,心却是不知丢在了什么地方,四散人看在眼里却并没有提,本来四人都是聪明绝顶之人,四个月下来却是让四散人很不满意,忍不了一时分离怎得长相厮守……

却见李战双拳紧握,瞳孔突然变成金色,复又变成黑色,金色与黑色不停转换,李战的手不停的颤抖,胳膊上青筋暴露,乐九眼神看去,却只是静静的看着,片刻,只见李战轻嘘一口气,松开手,沉声说道:

“师傅,李战明白。”

“千厷明白。”

“自谦明白。”

“子楚明白。”

之后是慕千厷、卫子谦、卫子楚陆续的声音,四人垂眸,他们竟是这样幼稚了……

乐九冰蓝色的长衫渐渐消失在雨中,脑海中却是想着惊鸿传回来的资料,王紫伤势已好,得救燕国皇宫,出走景朋涧,破上古大阵,进入仙天秘境。

这丫头是得到了玄乙传承吗?平安便好,卫子谦四人都还太小,意气用事,难当大任,若不趁此磨练几人的意志,往后再遇大难怎么应付?一起死是可以,但生命只有一次怎可轻易言弃?

而还在深海宫殿中的王紫,几乎将整个宫殿走遍了,除了豪华还是豪华,再无特殊之处。

“我们还是得接着找出口。”西门流云道,几人走了一圈回到了放着钢琴的大殿中。

“要不我先去找找,你们在这里等着?”墨玉道,问的是几人,看的却是王紫。

“好。”王紫道,墨玉擅长的水中活动,让他先去探路在合适不过。

“那我先去,若有事情用这个联系我。”墨玉道,递给王紫一个传讯灵晶,这个传讯灵晶可以传送的距离很远。

墨玉走后,几人暂时在大殿内歇息,王紫却是不停的观察者周围的壁画,这宫殿内很多地方都绘有壁画,看着都是些锦上添花的装饰,但王紫总觉得有什么东西被她忽略了。

那壁画上反复出现的战斗场面,有的是在普通的空地之上,对手是人类,有的是在妖气重重的森林之中,对手是强大的灵兽,更像是妖界的妖兽,有的是在庙宇环绕的寺中,对手是身披袈裟的高僧,有的是在滚滚黑水边,对手是黑水中浩浩汤汤的黑影,有的是在灰暗的天空下,对手是浑身散发着黑气的神秘人,有的是在雾气缭绕的池畔,对手是手执拂尘的高人……

“人、佛、魔、兽、鬼……”却听北秋离道。

“剩下的必然是仙。”姬炎接着道,原来几人都在看着壁画,研究着壁画内不断变换的对手。

“那人是谁?莫非一人单挑了五大种族的高手,将自己的丰功伟绩刻在了这壁画之中?”西门流云笑着猜测。

“呵,你说他穿梭六界找人单挑,还把这事情刻在这宫殿,然后把宫殿扔在了这鬼地方?”姬炎道,绝对西门流云的话很不靠谱。

却见王紫突然起身,而那边的北秋离也正站起身来,北秋离一笑,跟王紫的目的地竟一样!

却见两人走到了最南面的墙壁前停下,西门流云和姬炎也上前来。

“诶、你们在怀疑这地方?”西门流云道,桃花眼一亮,这个墙壁左右两边是那两道长长的走廊,仅为建的太完整,他们差点忘了这中间可是有一大片空白!

“这里边有东西?”姬炎也到,山前敲了敲墙壁,厚重的回声并不像是有隔层的。

北秋离将手放在墙面上的相框之上,轻轻一推,却发现那相框真是可以移动的。

“诶?是这个?”西门流云也移动了几个相框,几人反复试了一次,十几个相框,直到听到几声连续的咔嚓咔嚓的响声才停下来。

却见眼前高达五六十米的墙壁在下方二十几米出分开,几人戒备着,却发现一个波动的能量门出现。

“……进去吗?”西门流云桃花眼一眯,问几人,这门后什么情况,神识竟然查探不到。

“进去。”北秋离轻笑,直接道。

“为什么不?”姬炎邪笑,既然见到了,怎么可能不进去。

“王紫?”西门流云看向王紫,不理会姬炎和北秋离,不能好好回答吗?看着俩人那样子真是手痒痒……

“走吧。”王紫道。

“好。”西门流云道,看到了不进去真的不合适啊。

几人陆续进入能量门,门内的看着几人的身影消失,王紫将西武和青山召回赤灵,这才抬脚步入。

然而王紫眼前却是黑暗一片,面前是滚滚黑水,散发着阴森的寒意,明明西门流云几人先进来的,眼前却不见几人踪影!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