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三十章 月凝草

黑豹看像九尾狐,却见那浴血的九尾狐突然被一阵白光包裹,很快白光过后一个身着白衣的女子婷婷出现,肤如皓雪,墨发在身后飞扬,漂亮的容颜带着浑然天成的魅惑,眼神看像黑豹,露出欣喜的笑,黑豹看到了吧,她的幻化……

一行人重新踏上探险的路,跟九尾狐耽搁了一上午,走在路上时不时朝各个方向投过来的视线,王紫仿佛没看见一般继续走,身边是紧紧跟随的黑豹和落后一步的西武、青山。

九尾狐死后留下的兽核王紫收了起来,黑豹埋头走着,其实从刚才九尾狐死的时候到现在他都有点莫名其妙,九尾狐死前看他那一眼,他不理解里面到底包含了什么情绪,她想杀小七,害小七受伤,就算亲手撕碎她都不为过,可是现在他竟然在因为那不知道什么含义的眼神心烦意乱?

黑豹突然甩甩头,心里把自己骂了一百遍,竟然同情伤害小七的臭狐狸,抬头看看小七,嗯嗯,等到小七保护小七才是他这么多年坚持的事情,以后也不会变!

话说小七也太厉害了吧,刚才他在灵兽空间提心吊胆的看着,没想到小七竟然打败了二阶神兽的九尾狐,还有现在安静下来他才有时间观察了一下自己的小伙伴们,身后这俩大块头竟然不是人!还有一只腾蛇!

“小七,当初带我来的那个人气息跟你很像。”黑豹走着走着突然给王紫传音道。

“什么?”王紫顿时停下道,一开始黑豹说有人知道她会来她就已经很好奇了,只是她不认为黑豹知道的事情会很多,所以没有追问而已,没想到黑豹竟会突然说到这个。

“嗯,他跟你的气息很像,很亲切,也很强大,最起码我不知道他是什么阶层的修为,而且他能够自由出入先天秘境。”黑豹又道,努力的想也只有这些了。

“黑子,你应该在这里待了二十八年对吧。”王紫迈开步伐继续走。

“对啊,母亲和哥哥们死了,我被带到这里,我都不知道你被谁带走了,安不安全,我就一直在这里等,因为那个人说会等到你的,这里跟小树林不在一个世界,我好害怕你找不到。”

黑豹用叙述的语气说道,但王紫却沉下了眼,心脏的地方有隐隐的疼痛,黑豹的母亲和五个兄长都是花豹,只有他是黑豹,在她被目豹叼回他们的洞穴时,当时的小黑豹刚刚出生不到两个月。

母豹把她当做自己的婴儿一样照顾,五个花豹和黑豹也最照顾她,总是把猎到的东西最先推在她面前,小黑豹不懂事,但每天都会下意识的用厚厚的皮毛帮她挡住风寒,她清楚地记得小黑豹不小心咬伤她的手腕时惊惶的样子,之后的一个月都不敢接近她,最后还是风雪天里看到她冻的通红的小身体才壮着胆子凑到她面前。

在黑豹眼中她一直都是自己的亲妹妹,小小的身体,没有他和哥哥们灵活强壮的身体,她需要被照顾,需要被保护,所以在面对那一群突如其来的杀手时,黑豹和母豹还有五只花豹才会不顾一切挡在她面前。

小小的她,在记忆之初,记的最深刻的就是那漫天的红,她无法释怀那场血腥的杀戮,她从没想过还会遇到黑豹,她更无法想象黑豹从一只甚至连灵兽都不是的普通黑豹怎样走上的修炼之路,二十八年,这样短的时间内他又是怎样成长到的神兽?

也许是带他来的人有逆天的办法,但从黑豹身上偶尔流露出的血腥气息,她还是可以想到这么多年在先天秘境他到底是怎样活下来并且成长的……

感受到黑豹的舌头舔到了她的手腕,王紫垂眸,看着黑豹晶亮的蓝色眼睛,她何德何能,让黑豹这样牵挂……

黑豹蹭蹭王紫的手心,有些期待的看着王紫,王紫一愣,随后侧身坐在黑豹背上,果然看到黑豹蓝色的眼中溢出来的笑意,小时候的记忆渐渐苏醒,因为小黑豹年龄最小,每次带着王紫出去都是他的花豹哥哥们的事情,看着花豹们带着王紫奔跑的样子,小黑豹总是一副羡慕嫉妒的样子……

黑豹走的很稳,几乎感觉不到颠簸,王紫强制自己将思维集中在不久前领悟的疾风战甲和次元斩之上,回忆出现的太突然,她没办法想下去,黑豹还活着,这让她不由自主的期待着,是否还有人、在她不知道的地方活着,或者等着她……

气氛有些怪异的沉默,平日里时刻都在闹腾的烈焰门弟子们都沉默的走着,他们被王紫刺激到了,一个女子,竟然逆天到这样的地步!

烈焰门提倡在竞争中进步,可是现在才发现他们所认为的竞争真的太狭隘了,好像被一个既定的思维约束了,没有人想到去突破,没有人去开拓那些未知的领域,看了王紫的几次出手,竟有种醍醐灌顶之感,比如那远远超出自己极限的速度、比如那他们从没想过的招式、比如武技与法术的结合……

感受到众人的深思,三长老欣慰的点点头,虽然两天来实质性的收获并不多,但能让弟子们深思反省,这是他们长老平日里求之不得的事情,修炼一途最重要的是自己的感悟,感悟与修为是同步的,这也算是此行意外的收获了。

只是没想到夏寒的竟然是女子,他们俩长老都没看出来,结丹期五层,会阵法,武技与法术运用自如,为什么这些信息不由得让他想到前段时间名声大噪的另一个女子,那女子是水、木、火三系灵根,夏寒也是火属性……

那十里坡的王紫他是没有亲眼所见,但夏寒的功夫他是知道的,若是水、木、火三系灵根的话不可能达到这样的修为,这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

水、木、火……三长老表情变的凝重,心里一个大胆的猜测渐渐成型,灵根的划分自古没有人能跳脱出来,例外的就只有、五行灵根,完全对立于五行废灵根,五行灵根是上古流传的血脉,到了今天已经基本上没有人具有五行灵根了!

五行灵根中的五种属性分布均匀,修炼时五种属性同时进行,不必担心顾此失彼,修炼速度奇快,齐恒大陆有记载的只有千年前突然出现在齐恒大陆的一个男子,但那个男子五百年前又突然失踪后再没有五行灵根的消息……

刚才的金色战甲,并没有法器的特征,莫非、系幻化而来?双生藤蔓所在的湖泊,那日突如其来的动荡,混乱中只顾上逃脱,并没有注意是何人施为,现在想来,那么大的动静,驾驭水的能力定然已经纯属之极……

如此说来、夏寒便是王紫?王紫便是夏寒?五行灵根、阵法天才?

三长老呼吸一滞,如此逆天的之人,真让他碰到了?还有一点绝对不能忽略的,王紫跟逍遥四散人还有着关系,六大门派跟七国朝堂并无关系,别说凌霄郡的司徒府并不能跟烈焰门比肩,就算可以,烈焰门能得到王紫这样的徒弟,就算与凌霄郡为敌亦无二话!

只是、王紫连逍遥四散人的邀请尚且拒绝出口,只怕也并不把烈焰门放在眼里,况且王紫现在已经是这般本事,烈焰门有谁能担得起师傅一职?再者王紫若研习阵法,别说烈焰门、这天下也找不出个师傅来啊……

十五长老瞟了一眼三长老,他正在纠结王紫是女子这事,烈焰门的功法大多是适合男子修习的,若让王紫去了烈焰门要怎么安排,却不知道心思细密的三长老这一瞬间想了多少事情。

左溢从见到那个杀了三十多个修士的阵法时就觉得自己中毒了,现在满脑子都是阵法,想接近王紫问问,想让王紫教他两招,奈何一只黑豹虎视眈眈,两个护卫寸步不离,两个师兄还凑热闹,他根本没办法凑过去啊混蛋!

东方野就算了,人家认识的貌似比较早,但是姬炎你也霸占一个地方是要怎样?你不是应该无所谓的晃悠在队伍最后边吗?到底哪里让吸引了您老的注意了啊?再说您走在那为什么不说话?扮高冷有意思吗?

左溢腹诽着走在几人身后,欺负他是师弟怎么着?欺负他打不过师兄还是怎地?别让他学会阵法,否则一定亮瞎你们的眼!

渐渐走出了黑豹和九尾狐的领地,黑豹也戒备起来,这里的高阶灵兽领地意识很强,平时跟附近的几个神兽井水不犯河水,若是一会儿有了冲突,他一定要保护好小气,让小气见识见识他的本事!

直到进入了一个三阶神兽耳鼠的地盘,却并没有收到耳鼠的攻击!这可奇怪了,耳鼠最小心眼,喜伏击,趁其不备,可是这么半天都没动静,别人都戒备的走着,以防出现突发状况,黑豹却是知道他们现在进入了耳鼠的地盘,所以才奇怪啊!

“怎么了?”注意到黑豹的戒备,王紫问道。

“这里是一只三阶神兽耳鼠的地盘,可是它竟然不在家?”黑豹将自己的疑惑说出来。

众人听了顿时更加谨慎起来,可是又在脑海中在转着黑豹的话,不在家什么意思?

“这里并没有灵兽。”王紫仔细的用神识检查了一边,风平浪静啊。

“这里最近可有什么大事发生?”

三长老突然问道,是问黑豹的,要不然他们来了先天秘境两天怎么可能只见过一个被封印在阵法中的双生藤蔓和黑豹、九尾狐?这与遍地危机的先天秘境并不相符啊!

被三长老这么一问,黑豹到真的认真思考起来,这两天的确安静的厉害,要不是他被那三十几个埋伏了好几天的修士拖住了脚步……

“对了,落雷池的凝月草快要成熟了!”黑豹突然道,响起前几千九尾狐跟他说过,只是他没当回事,那些天材地宝对于他来说并没有多大吸引力。

“月凝草?!”众人惊道。

月凝草系天草地宝,极为稀有,一千年发芽,一千年长成,集两千年月华而成,然而它真正的成熟时间只有在晚上月华最盛的一个时辰而已!

落雷池?竟有这样的地方!月凝草稀有是因为它生长的地方必须有雷系元素孕养,雷系本就稀有,四百年前南大路发现一小片紫荆竹,后来才发现竟也有一注月凝草!吸引了齐恒大陆无数修士不顾南大路危险重重集聚。

只是那后果惨烈之极,灵兽、修士、邪修的争斗持续了将近三个月!月凝草在争夺中超出了成熟的时间,两千年才成熟的月凝草就那样枯萎了,没有了月凝草,紫荆竹成了新的争夺对象。

紫荆竹是罕见的雷系植物,是无数炼器师梦寐以求的东西,那片紫荆竹最后被抢夺一空,只是那战场却是惨不忍睹罢了。

现如今这落雷池又是什么东西?竟然赶在这个时候月凝草成熟,月凝草是好多高阶灵药的药引,也因为缺少月凝草,很多灵药根本无法炼制,灵兽若是直接使用月凝草能够晋级怔怔一个级别!

这样的诱惑,几乎所有的灵兽都无法拒绝!一个级别基本上相当于一千年的时间啊!若是,这个时候就算是有再多的高阶灵兽都不会阻止他们一拥而上。

“长老,我们……”有人问,可以解释为什么走了两天都没见高阶灵兽的影子了,只是现在拿落雷池一定很混乱,若是他们被卷进去,那些灵兽可不是好对付的……

“去!”三长老没有犹豫道,富贵险中求,若是绕道离开,来仙天秘境还有什么意义。

“检查装备,现在灵兽的注意力都在月凝草上,不会有什么危险,但是月凝草成熟之时肯定会有变故,大家见机行事,若是分散了记得用传讯石联系我,若实在不行,一定要记得在时间到时赶到出口,听到了没有!”三长老凝重的吩咐道。

“是!”众人齐声应道,心理很清楚若是混乱发生,分开是十有*的事情,那样会让他们在仙天秘境的处境很危险,但他们不会畏惧!

“我们也去。”王紫道,是在回应黑豹征询的视线。

“嗯,我们也去。”黑豹点头,反正小七去哪他去哪,落雷池他去过,那里是一条蛟的地盘,反正比什么都不知道强。

有黑豹带路,即便尽量用最快的速度赶来,到达落雷池外的时候已经是一个时辰之后了。

落雷池是一个直径约三百米的湖泊,湖泊正中央一个很小的岛屿,奇怪的是岛屿周围的水有密密麻麻的青光缠绕,偶尔闪过火星,里的这么远仿佛也能听到噼里啪啦的响声,竟是雷电!

想来那落雷池名字就是源于这里了,那么雨凝草肯定就在那小岛只上了。

此时水中岸上都是密密麻麻的灵兽,安静的匍匐着,灵兽之间默契的没有攻击,一心注意着月凝草的动静,月凝草成熟之际释放的清香远达百里,就算能闻到味道也受益匪浅。

一行人隐在离岸不远的树上,静观其变。

王紫放开六识观察湖中心的情况,守着月凝草的是一条巨大的蛟,那蛟长长的身体盘踞在小岛上,还有大半身体在水中,大大的眼睛一眨不眨的注视着月凝草的动静。

却见那蛟头上一只金角,这蛟竟然已经化出一角,修为已经是八阶神兽了!看来这只蛟是要化龙,对那月凝草定是势在必得了!

还有不少禽类灵兽盘旋在湖泊上空,却见大多灵兽都自觉的远离了一只巨大的鸟兽,只见那鸟兽一身棕色的羽毛,身形似鹰,双翅展开是一般鸟兽的三四倍,这样都不一定是它的本体!王紫仔细看时,却惊讶的发现那竟是一只大鹏鸟!

大鹏鸟,上古鸟兽后羿,血统高贵,战斗力超强,是鸟兽中的王者,这只大鹏鸟同是八阶神兽,看来是那只蛟最大的对手。

月凝草对于王紫也没有很大的吸引力,王紫不懂炼药,拿到月凝草也不能物尽其用,王紫空间的长生果都吃不完,争夺月凝草并非王紫的本意。

但是月凝草成熟之际凝结的露珠却有一项独一无二的作用!那是炼制引魂丹的成丹之药!引魂丹是七品丹药,但是最难的不是药方,而是集齐了药方却唯剩月凝草凝露!

而引魂丹的作用、却是将灵魂引入另一具身体,这样逆天的做法,有了引魂丹却可以万无一失!华夏来到齐恒大陆,王紫一直没忘记小竹的灵魂,只是一直没有头绪,现在既然有了办法,不试一试怎么可以?

虽然她的目的并不是月凝草,但只要接近月凝草的人一定会受到蛟的无差别攻击,想要接近月凝草谈何容易!

时间在众人观察与蛰伏中一点点过去,到黄昏的时候一阵芳香四溢出来,众人顿感通体舒畅,灵台清明,他们倒真是幸运!这月凝草成熟之际定是在今晚了!

将近百万灵兽将月凝草所在的小岛围的水泄不通,灵兽群已经开始躁动了,到处可见的晋级兽纹出现在渐渐暗下来的夜空,晋级的疯狂让他们忘记了队高阶灵兽的害怕,都蠢蠢欲动起来!

凝露在月凝草成熟的瞬间凝结,王紫反复思考几次,并没有捷径,若是能在一瞬间拿到凝露闪进赤灵……只是即便是一瞬间,时刻盯着的蛟和大鹏鸟估计都不会给她机会!

顾不了那么多了,王紫召回黑豹,黑豹却是不同意,他能看出王紫要去争夺那月凝草,他怎么能让王紫一个人涉险?

灵兽群越来越躁动,不少灵兽已经大打出手,月亮渐渐升至正当空,月凝草的香气越浓,天上地上水中混乱越来越明显,区间那大鹏鸟忽然摇身一变变换出本体,几乎笼罩了整个落雷池的巨大身形,让水中的蛟瞬间戒备起来!

趁着混乱,王紫示意西武青山还有黑豹跟上她,悄悄的离开隐藏的地方,并不是不想通知烈焰门的人,只是王紫要做的事情太危险,没必要让烈焰门的人知道。

再说东方野此行是为历练,若是她说了,东方野定然不会不管她,一会儿混乱中无法顾及东方野,她可不想东方野因此丧命……

王紫绕着树林来到另一个方向,却在停下时一愣,她明明走的时候很小心,竟然还有人跟过来,王紫回头一看,本来以为是东方野,没想到却是姬炎!

却见姬炎狐狸眼一闪,嘴角似笑非笑,见王紫发现他索性飞身落在王紫身边,并没有解释为什么跟来,一副一定会跟王紫同行的样子。

------题外话------

五千五、啥也不说了,我去挂东南枝……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