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二十二章 仙天秘境

陆续收到集结的信号,谷中顿时沸腾起来,所有人都朝着入口飞去,本来挺大的地方都开始交通堵塞起来。

距离入口百米处设了关卡,由几个门派和家族的人看管,只有持有令牌的人才能顺利进去,而大部分想最后碰碰运气的人都被挡在外面。

王紫和西武青山从大批人的头顶飞过落在关卡面前,还没等王紫站稳脚跟就听到一阵不耐烦的驱赶声。

“走远点都走远点!就算进来了没有令牌也是白搭!自觉点退后,说你呢怎么还往前凑!”

却见那修士所指之人正是王紫,不客气的态度让一众修士恨的牙痒痒又碍于人是大门派中的弟子不能动手。

“没看见里边的人都够了吗?你们进来又能怎么样?快散了快散了!”

那修士又喊道,手伸出就要赶人,眼看着就要碰到王紫,西武上前一步抓住那人手腕,胳膊微微一震,只见那人顿时倒飞出四五米远!

西武这一手顿时招来门派中一众人士不善的眼神,被西武扔出去的修士在一阵眼冒金星之后一个鲤鱼打滚起来就要找西武算账,他是圣皇派的外门弟子,又是筑基三层,竟然让一个武夫折了这么大的面子,让他以后怎么在师兄弟们面前抬起头来!

“哎哎这位小师兄!那三位是我的朋友,冒犯了小师兄还请小师兄不要在意了!”

这时却见一个素粉色的小巧身影快速的挡在了那个怒气冲冲的修士面前,俏皮又不失可爱的声音响起,光听这声音那修士的火气就降了一半,再看低头看向灵动活泼的女子,眨着俏皮的杏眼甜笑着看着他,他何时被这么可爱的女子注目过,顿时就忘了刚才发生的不快了。

再看这女子怎么在哪见过呢?哦哦他想起来了,这个女子就是星河派掌门的千金舞月蝶!这次可是多名长老陪着这个掌上明珠来历练的,这可是各大门派都没有的事情!

还有她说什么了?朋友?她要跟他做朋友吗?脑补中的修士顿时脸红成了苹果。

“哎呀我们就等他们三个了,小师兄快放他们进来吧!”却听舞月蝶又道。

什么?!等谁?那修士愕然抬头,这才反应过来她说的朋友是王紫三人,而星河派空缺的三个席位竟然是留给这三个男子的?

围在王紫周围的众人也或羡慕或不屑的看向王紫,羡慕的是王紫三人有机会进入仙天秘境,不屑的是这三个人是什么时候勾搭上星河派千金小姐舞月蝶的,要知道星河派的女子很少跟男子打交道的!

“哦哦原来是这样,既然是月蝶小姐的朋友那我就不跟他们计较了,我这就放他们进来。”那修士虽有些失望,但还是努力维持着大度的形象说道。

“谢谢小师兄,小师兄你真好!”舞月蝶甜笑着说道,这样的话她张口就来,平日里不知道说了多少遍了,然而第一次听到的那修士却是更加脸红了,动作都各种不自在起来。

“喂,你们既然是月蝶小姐的朋友,那此事……”那修士来到王紫三人面前说道,只是话还没说完就被王紫没有起伏的声音打断。

“不用,我们也不是朋友。”不用是不接受舞月蝶自作多情的邀请,不是朋友当然是澄清两人的关系。

面前的人和一直甜笑的舞月蝶都是一愣,那修士是想这人真不识好歹,而舞月蝶则是一瞬间变了脸色,仿佛受了莫大的委屈一般杏眼含泪,咬着嘴唇看着王紫,他是在生气那天的事情吗?

“月蝶小师妹乖,那人不识好歹咱不理他了,快跟师姐回去吧。”这时两个星河派的弟子来到舞月蝶身边劝她回去,本来几个长老是想随舞月蝶开心就好,只是见那人竟然不领情,让舞月蝶不开心的人她们绝对不会喜欢。

“师姐……”舞月蝶小声唤道,眼神还是看着王紫。

然而王紫似乎对这些都没看进眼里,从怀中拿出一枚还在泛着荧光的令牌,面前本来不满的修士顿时愣住了!身后看好戏的修士也愣住了!就连舞月蝶也愣愣的看着王紫,感情她真的自作多情了,以为自己那是莫大的恩惠了,谁知人家王紫自己就拥有一块令牌!

“这位道友快请进!”看着那修士还在不敢置信中,另一个及早回过神来的修士快速的给王紫让开,乖乖,令牌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拥有的,还好他刚才没有跟着起哄。

王紫三人径直向前走去,留下一众捶胸顿足的修士们,三个人!才三个人啊!这么条肥硕的大腿放在面前他们竟然没有发现!眼看着王紫不紧不慢的走进去,众人丧气的垂下了头。

王紫三人目不斜视的从舞月蝶身边走过,挑了快空地站定,其他门派世家的人不少人感兴趣的看着王紫,才三个人,是哪个家族的吗?为什么他们并没有见过。

倒是王紫一身安静疏离的气质和隐隐的神秘之感,身边两个男子寸步不离的跟着王紫,倒像是护卫,即便是护卫,面对众多门派高手扔目不斜视,那些人是瞎了眼才会认为他们好欺负吗?

而还站在原地的舞月蝶更加委屈的看着王紫,那模样好像王紫怎么欺负她来着,泪珠在眼眶里打转像是强忍着不掉下来一般,这般惹人心疼的模样顿时让在场的大多数男士怜香惜玉起来,不善的眼神瞟向王紫,但王紫愣是半天没给一点反应!

也是挫败王紫这么久都没正眼看她一眼,舞月蝶低头快速的回到星河派长老们面前,让几个长老一阵心疼,想要教训王紫却师出无名,不过这却是记在心里了。

这时却见一个黑衣劲装的男子穿过人群径直朝王紫走来,高高竖起的墨发衬托的那人精神绰绰,行走间步步生风,直到停在王紫身边,其他人一看,这不是刀锋佣兵团少主、烈焰门如今的内门弟子东方野吗?

莫非东方野认识这三人?都竖起耳朵想听听这三人到底何方人士。

“这位道友,在下东方野,敢问道友如何称呼?”

却听东方野开口就如此问道,竟也不认识王紫,东方野说的坦坦荡荡,但神色略有尴尬,因为他也无法解释他这可以理解为示好的举动是因为什么。

“夏寒。”东方野已经做好了被冷遇的准备,却听王紫清冷的开口。

“哦,夏道友只有三个人吗?仙天秘境内凶险万分,夏道友要不要再找几人同行?”

东方野一愣,随即道,他并不是多嘴的人,但不知道为何,对这个叫夏寒的人他忍不住想多说几句,好像以前王紫也是,虽然实力很强,但对齐恒大陆一无所知,他总是忍不住给她解说,也许眼前的男子给他的感觉跟王紫太像了……

“不需要。”王紫道。

听王紫这么说,东方野也不在意对方的态度,反而像是已经意料到王紫会这么说似的。

听到两人说话,众人都好奇这野狼何时这般好脾气了?还有,夏氏、没听过齐恒大陆有什么家族是姓夏的啊?

虽然王紫并不主动说话,东方野也找不到话题,但即使是这样彼此安静的站着也并没有突兀之感。

就在大家的注意力逐渐从王紫这边转移开时,几人的到来又一次引起了众人的好奇,正是西门流云、北秋离、姬炎。

西门流云一袭紫衫,额间一抹银色发带,手执折扇翩翩而来,几分潇洒,几分随意,贵公子说的西门流云这般吧。

北秋离不改张扬的红衣,锦缎般垂在腿膝的墨发,勾笑的唇角,无论何时何地,北秋离都能将张扬演绎的淋漓尽致。

而这姬炎,一身藏青色的长衫,慵懒的晃着步伐,浑然天成的慵懒邪肆,细长的狐狸眼半垂,薄唇似笑非笑。

齐恒大陆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姬姓家族,齐恒大陆二十四家族之首,根基深厚,甚至能跟六大门派并肩而论,这姬炎正是如今姬家家主的小儿子,姬炎还有两个兄长,因此人称三少姬炎。

姬炎天赋极高,家世又是极好的,就算不入门派家族也会给他最好的教育,然而姬炎生性放肆不羁,做事情随心所欲,不听从家族内的统一调派,让家族长老和教习师傅又爱又恨。

今年六大门派大选姬炎竟然不说一声去了凌霄郡,姬炎的父亲气的差点亲自去凌霄郡逮人,后来一想,这孩子想做什么事情从来不会在意别人同不同意,抓他回来还不如就让他离开家族去外边闯闯,也许跌跌撞撞的会收敛一些,这样一想顿时觉得这主意挺不错,也就没再管他。

却说西门流云停在王紫面前,桃花眼含笑看着王紫,笑道:

“这位道友,我们是不是在哪见过?”

“没有。”王紫道,没想到西门流云问的这么直接,虽然她并没有刻意的隐瞒他们,但也不会在这么多人面前承认身份。

“哦、我想起来了,前天在刀锋小队驻地见过,在下西门流云,敢问道友如何称呼?”西门流云长长的哦了一声,精明的桃花眼轻轻眨了眨,问道。

“夏寒。”王紫道。

“夏寒啊,相逢即是有缘,你我名字相称,夏寒不会介意吧?”西门流云又道,语气中的随意似乎肯定王紫会同意似的。

东方野有些奇怪的看着西门流云,他们几个人中西门流云可是最谨慎的,长期打理九州盟事务的他早就养成了一副表里不一的狐狸性子,表面笑的人畜无害,心里的弯弯绕绕可是连他们几个平时都猜不到的,这个时候怎么会轻易跟王紫示好?

“唔。”王紫点头表示不介意。

西门流云笑了,桃花眼眯了起来。

“哦,这是……”西门流云眼睛一转正要介绍身边的两人,却听北秋离自己说了。

“北秋离,我叫北秋离。”北秋离细长的眼睛转向王紫笑道,声音跟他的人有着如出一辙的醉人。

“姬炎。”姬炎懒懒的吐出俩字儿,薄唇似笑非笑,抬起眼皮看向王紫,却似乎根本不在意王紫清冷的气场,狐狸眼在王紫遮了一般的脸上转了几圈,流露出明显的兴趣。

东方野又疑惑的看了看北秋离和姬炎,北秋离别看外表张扬的跟什么似的,什么迷倒万千少女,当年不知是谁传出的‘得见秋离红衣,甘饮黄泉杯盏,从此了却红尘痴怨。’,就是这句话不知道害死多少女子。

即便是一票女子当着北秋离的面自尽,北秋离也不会斜一下眼色,外表热烈,内心比谁都冷,他们几个里只有北秋离是皇宫里出来的,要不是这样的性子估计也不会安然无恙的活到现在。

齐笑尧也是,只是,他选择了一个皇子基本上都会选择的路,而这条路现在已经与他们背道而驰……

而姬炎,以前就久仰大名,进了烈焰门之后才知道姬炎跟他同是这一批的内门弟子,又是拜在一个师傅门下,相处四个月,自然对姬炎有一定的了解,不管是待人还是做事都是随性而为,高兴就看一眼,不高兴永远都是那副懒洋洋的模样。

也因为姬炎这性子,刚进烈焰门就被不少师兄弟看不惯,烈焰门又是崇尚武力的门派,门派内提倡以切磋进步为前提的挑战,而在门派内的三个月,姬炎已经突破了百日内接到挑战次数最高的记录!

而不管是修为比姬炎高的还是低的,不管是被打的遍体鳞伤还是胜的轻而易举,姬炎从不哼一声,反倒是后来失败的次数越来越少,姬炎本就天赋极高,经历这么多场挑战不进步才怪了。

可他这举动看在众人眼中就成了‘胜不骄败不馁’的良好典范了!大家也渐渐明白了姬炎就是那死样子,烈焰门的弟子普遍不拘一格,后来反倒是对姬炎尊敬不少,也没有找茬的了,作为一个新入派的弟子,姬炎的名字迅速被门派中广大弟子熟知。

正因为了解姬炎才觉得奇怪,东方野再瞧瞧王紫,除非特别关注,否则并不能从人群中一眼发现王紫,那让姬炎感兴趣的又是什么?

“东方和姬炎是烈焰门弟子,我跟秋离是御天派弟子,夏寒你、不像是拜了门派之人?”西门流云接着道,对于北秋离和姬炎‘装模作样’的样子已经无力吐槽了。

“唔,没有门派。”王紫道,抬眼看了一眼西门流云,却见西门流云那双精明的桃花眼也正一眨不眨的看着她,这西门流云是在试探她?

“呵呵,夏寒可去过凌霄郡?……哦,我是说四月前凌霄郡六大门派大选,夏寒没有去锻炼锻炼吗?”却见西门流云桃花眼一眯,看着那双眼睛不自觉的问出口,但很快巧妙的圆了话题。

却见东方野和北秋离同时看向西门流云,就连姬炎也瞟了一眼西门流云。

“有事。”却听王紫道。

“那真是可惜了,不然我们指不定是同门师兄弟呢。”西门流云折扇拍在手上,随意的笑道。

这时一阵喧哗之声响起,却是一个巨大的能量幕出现在不远处,秘境要开启了!

“每个持有令牌的人为一组,进入秘境的地点随机而定,夏寒多多小心,我们秘境再见。”西门流看了一眼道,见王紫点头才转身离开。

东方野也嘱咐了王紫几句离开。

炼器宗的弟子率先进入了能量幕中,只见十五人身影很快消失在能量幕后。

陆续有人走了进去,王紫将令牌拿在手中,在三人之间布下结界以防分散,西武青山亦寸步不离的护在王紫身后。

似乎迈进了一个急速旋转的漩涡,始终加上无处着力的眩晕,即便用尽了办法也无法稳住身体,干脆不再白费力气,直到过了大概一刻钟之后,一阵刺眼的银光闪过,王紫还来不及反应就‘噗通’一声,却是掉入水中!

直掉入水中三四米深,王紫在水中睁开眼睛,这水清澈之极,有十几米深,脚一蹬浮上水面,抹了把脸,缓和了一下刚才下落时的眩晕感。

这才看向周围的环境,静谧的花草树木在,淡淡的鸟语花香,而王紫三人正掉在了一个清澈的湖水中,因为他们三人,湖泊上荡开一层层水波,这跟王紫预想中凶险的场景极不相符。

王紫正准备上岸,却突然从天而降几人,“噗通噗通”连续几声巨大的声响起,陆续溅起一人多高的水花。

待十几人陆续浮现在水面,王紫看去,却正好看见了东方野还有姬炎,这是烈焰门的弟子们?

“……夏寒?”东方野适应了一下环境,却正好看到王紫,他们竟然落在了同一个地方?没有发现自己语气中有着意外和惊喜。

“先上岸。”王紫说了一声便转身上岸,刚刚有了动作,突然一根极粗的藤蔓缠上了王紫还在水中的脚踝,而且越缠越紧,一瞬间像是要生生勒断她的腿一般!

“卧槽这什么鬼东西!”

“果然不能被这平静的假象迷惑,水里有东西!”

变故发生在一瞬间,只见清澈的水中顿时蔓延着密密麻麻的藤蔓,藤蔓上遍布着尖刺,鲜血从被缠住的地方渗出,顿时丝丝浮浮的鲜红漂浮在水面之上。

西武和青山不顾自己同样被缠,同时挥剑斩断了王紫脚踝的藤蔓,却见斩断的藤蔓并不似一般的藤蔓,断裂的地方竟流出了鲜血一般红色的汁液!

“大家小心,这是血藤蔓,不要恋战,尽快脱身!”这时却听一个浑厚的声音喊道,是烈焰门的带队长老!

王紫一边斩落身边的藤蔓,一边回忆着血藤蔓的信息。

草木亦有灵,世间万物皆可修行,灵草灵药是为众人熟知,只是大多数灵草灵药还不等修成正果就被寻仙问药的修士摘了去,故此草木修行极其困难。

不同于温顺的灵草灵药,世间有妖藤之说,妖藤是草木中的异类,并非单纯的吸收天地灵气修炼,比如这血藤蔓,以吸食血液为养,再比如三生石畔的彼岸花,以鬼煞阴暗之气为养。

世间妖藤按照危险系数分九级,而这血藤蔓正好榜上有名,排名第七。

血藤蔓的生长速度极快,主藤蔓一瞬间可以生长出数以万计的藤蔓,杀不死,砍不完,藤蔓上的尖刺就像一个个针管,刺入人体后会迅速的吸取血液输送给主藤蔓,最主要的是主藤蔓跟其他藤蔓并无两样,极难寻找,这也是烈焰门长老吩咐尽快脱身不要恋战的原因!

此时无数的藤蔓已经挥舞着在湖面上结成了密密麻麻的大网,拦住了众人上岸的路,而不断斩落的藤蔓流出鲜红似血的汁液渐渐染红了清澈的湖面,煞是壮观!

上一章
下一章